逆社會觀察

高鐵不該延伸到屏東嗎?

By
on
2018-01-06

高鐵不該延伸到屏東,非台北都會區不該蓋捷運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六都春秋)

 

最近一陣子,高鐵是否延伸到屏東的話題又鬧上媒體版面。

 

不知為何,媒體似乎更愛反對派的說詞,刊登了不少反對派的論述。反對派的論證重點,不外乎是造價昂貴、使用率低,能縮短的時間有限,未來將會造成財政虧損,不應該投入興建。

 

支持派則大多將反對派打成「台北/天龍人看天下」,認為反對派自己享受不少大眾運輸的好處,卻不許非都會區的居民能夠享受便利。

 

高鐵個案的特殊性比較大,或許可以單獨討論,不過,如果擴大來看,不難發現那些反對高鐵延伸到屏東的論者,通常也反對公共運輸系統全面往非都會區乃至非人口密集區推廣興建,論點也大多和反對高鐵興建一樣。

 

然而,如果反對派願意認真一點深入調查更多數據,很可能會發現一件事情,那就是政府出資興建道路交通系統本身應該就是虧錢的,如果用反對派那套將道路運輸系統從社會系統中獨立出來進行會計帳評估的計算方式來考量的話。

 

讓我們想一想,遍及全台的道路交通設備除了高速公路外,幾乎都免費提供國民使用,並不另外收過路費,只有支出而沒有收入的情況下,興建道路不是賠錢生意嗎?為什麼國家要花錢興建道路?

 

或許你會說,因為交通建設是國家基礎建設,有了便利的交通才能讓人與貨物順暢往來,是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基礎建設。因為有了道路之後所創造的經濟收益,國家可以抽稅,再由稅金來支付這些道路的興建與養護費用。

 

那麼,同樣的道理,為何不能放在公共運輸系統的興建上來審視?

 

眼下台灣負責大眾運輸的客運業者,能夠獨立自負盈虧而不需要政府稅賦制度補貼的有多少家?

 

好比說台中市的公車八公里內免費,難道不是政府出錢補貼的嗎?另外,新北各區都有免費市民公車,難道不也是政府出錢補貼?

 

雙北捷運轉客運或客運轉捷運的折扣優惠,敬老優惠等等也是補貼機制下出現的。

 

在台灣,公共運輸中的價格,是由政府過費率委員會審定後決定,根本不是市場機制決定,也因此,客運業者的營收除了乘客支付的票價之外,還有政府針對每一個乘客支付的票價所給予的補貼,例如台北市政府必須支付每一個乘客的每一段公車票價兩元多的費用,公路客運部分公路總局則是得支付客運業者每一個乘客三元。

 

也就是說,現行的公共運輸系統早就存在某種政策補貼,而且是使用率越高的地方補貼量愈大。那麼,如果眼下的大眾運輸業者本身就已經是收受補貼才得以維持運轉,那麼為何不能擴大補貼?為何補貼剛好只是讓人口密集的都會區民眾享受而已?

 

再者,還有一點很重要,是反對將公共運輸擴及非都會區派很少談及的,那就是因為公共運輸普及化之後所減少的社會成本支出。

 

日前日本公布年度車禍事件與傷亡人數,人口有台灣六倍多的日本,年度車禍亡故人數約3700人,僅比台灣的2500人多出1200人。以人口比例換算後,等於是台灣的四分之一。

 

有人將日本車禍事故的低傷亡率歸咎於交通法規的嚴格,這固然是原因之一,卻也有人點出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日本的公共運輸系統綿密而完整,人民出入大多可以使用公共運輸系統而不需仰賴私人車輛。當在路上跑的車輛減少時,是否車禍事故也可能同步降低?更別說私家車輛減少也可以同步減少環境汙染和能源使用。

 

也就是說,關於公共運輸是否要擴及到非都會區的成本效益計算方式,不能只單看興建成本與日後的票價收入,還應該社會成本納入考量。

 

假若公共運輸的普及可以有效降低大眾運輸的票價,進而減少私家機汽車使用量,因而減少碳排放之外,是否也可能同步減少車禍事故與傷亡人數,那麼整體社會所因此而節省下來的醫藥支出,以及免於車禍事故造成家庭破碎得以維持人民生產力與經濟狀況等因素,是否也都應該納入考量?

 

說到底,公共運輸系統就是現有的道路系統的延伸,只是連同在道路上跑的車輛都由國家來提供,若票卷收入不足的部分就由國家以稅賦補貼之,就像現行的道路興建與養護一樣。

 

一個國家的全體道路交通與大眾運輸應該視為一個系統,類似全民健保那樣,有統一專責單位來分配經費的收支,而不應該將個別線路切割出來計算其興建與維運成本,這根本是違反公共運輸系統的核心精神的計算方式。

 

如果全都各別單獨考量,那可以想見的未來,在高齡化少子化與城鄉差距日益擴大等等趨勢衝擊下,非都會區的公共運輸系統遲早將會全面停擺,僅剩人口稠密區有辦法勉強維持公共運輸系統。

 

唯有讓有餘的補不足的,唯有將整個國家的道路交通運輸系統全部串連起來,才能讓公共運輸系統發揮最大綜效,也才能最有效降低成本而提升使用率,也才能真正發揮公共運輸的精神。

 

公共運輸的成本效益不該單由預算支出來考量,還應該納入社會成本才能更精準準確的評估出效益。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