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出身平凡沒有社會積蓄卻想過體面生活,要多少年收入才辦得到?

By
on
2019-04-06
出身平凡沒有社會積蓄卻想過體面生活,要多少年收入才辦得到?
 
文/Zen大
 
窮忙或社會流動停滯或階級鞏固等等主題的書,讀了不算少之後,我發現,不少人淪落為窮忙或經濟向下流動,關鍵影響是生了孩子之後的家庭收入受到衝擊,階級狀態改變,於是開始變得養不起孩子或為了養孩子而必須放棄爭取向上流動,而其他像是沒有足夠好的收入或是生病或離婚,則都會因為有個待養育的孩子而讓問題變得更加嚴重。當然,別奢談買房了。基本生活開銷支付都成問題,如何買房?退休也是很遙遠的概念,也是幻想不起的奢望,能夠到老都有工作且身體能健康的工作下去已經很幸福了。還有,孩子長大以後不要出事或走上偏差道路,否則還多了不可預期的開銷。
 
早在就學期間,我就透過統計數字圖表,大概理解未來世代的長期薪資停滯與兩極分化是不可避免,以及靠自己努力而沒有任何家庭幫助而收入能到頂級,是極少數人才能辦到,不是普遍性現象(在台灣,月薪五萬以上的勞動人口長期僅只有佔總體勞工的17%上下)。加上當時對未來社會生態環境崩解的擔憂,以及我個人能力與生命情境方面的特殊情況等因素,我很早就在心裡做了幾個重大的人生決策,為了提升存活率的取捨。
 
 
首先,是不生小孩,從大學時代開始我就堅持不生,不是那些漂亮浪漫的頂客族觀點,而是,以我的社會階級跟生活情境,還有養育小孩成材的成功率(低),加上未來社會流動比現在還困難,以及少子化已經是既定的社會結構事實(人手不足會成為常態,以及因此而演變的許多變態),所以,在不給自己跟社會添麻煩的情況下,自主選擇放棄生育。
 
早些年很多人不能理解,一路上也有人不斷勸進,我都笑笑以對,給過的理由各式各樣,但總之,我認為以當前地球的人口總數跟生態環境來說,不需要我再多生一或兩個孩子。
 
喔,我是不相信兒孫自有兒孫福的,因為我會看統計,實際上,不成材且日後把自己跟家族搞得很慘的小孩不少,大人更是不少,基本上,人類無論在古代還是今天,能夠成材的都是極少數,而戰後曾經可以讓普通人也過上好日子的好時代即將結束,人類將進入新一波的再封建化與再等級化。
 
雖然科技樂觀論者寄望AI成為新時代的奴隸,解放人類的勞動力與創造力,實際上那是錯誤假設人性,真實的人性是會彼此吞吃攻伐,也就是說,AI只會加速幫助手上擁有資本的一方更加鞏固其地位而試圖消滅弱勢人類。
 
否則,以今天的資本分配不均的情況,1%族群早就有能力且應該全面介入改善人類社會的壓迫情形,但顯然沒有,那麼,為何會覺得以後可能會有?這個盼望看不到實質根據,根據風險來評估,我覺得不要讓基因在地球上繼續複製下去。
 
其次,是不買房。
 
理由很簡單,我錯過了早期進場的時機點,後來的房價已經偏高,我不是一個會把不合理現象長久存在之後就自動合理化並接受的人。
 
要在房價偏高時期入場買房,得支付過多不必要支付的資金影響收入分配的話,那我寧可儲蓄或投資,等待未來少子化與老屋的問題全面發酵之後的房屋市場空頭期降臨再來評估。
 
此外,以我的風險承受力來說,我不可能貸款買房(貸款意味著貸款期間你的收入水準與身體健康都不能出狀況,中年以前或許會過度自信,中年以後就會慢慢看出危機)。
 
加上買房也就是限定居住環境,這同時是侷限自我發展機遇的可能性,有多少人為了守住房子而被迫屈就於不想做的工作,或是換了工作卻離居住空間太遠而被迫長時間通勤。更慘的是,花一堆錢買了一個超小空間還甚少使用,無論怎麼看,都不是一個划算的選項。
 
不少人買房都是被長輩逼著買,甚至幫忙承擔頭期款,那意味著這些人的階級出身有某種優位性,這些人的立足點已經遠高於我,所以,不在考慮之列,我只考慮我自己的生存風險的解決,不跟和我不同社會階級的人比較,那是自找麻煩。
 
當然也不跟能力與創造財富的能力遠高於我的人比較,有些人會看著高處幻想自己也能達到,結果往往摔得更慘而已。
 
若真要買房,我只設定了兩個條件。第一是熟年期後決定人生最終住所時,第二是我能不貸款而全額付清時。至於房價,我想如果前兩項條件我能滿足,倒不是一定那麼介意高或低。房價高低某種程度更和自己的購買力有關,未必跟市場的客觀價格有關。
 
第三,是放棄職場升遷路,轉進Soho。
 
除了我自己待的出版產業當初我就不看好,加上組織外包化盛行,以及當年台灣的產業進階困境等因素下,我以當時時空環境推估未來人生,我發現留在我身處產業的組織幾乎是死路一條(不是性別歧視,不過,產業的性別多少反應出某些有趣的現象,普遍低薪產業多由女性操持,而就業人口中有不少人的出身背景或另一半的收入可以協助補貼,而我身為主要生存風險承擔者,並無力以此一收入水準支撐家庭)。
 
以上三個重大選擇,大概都是我二十歲世代陸續決定的,日後也陸續貫徹,雖然跟許多人走的慣性之路不同,但原本我就不是非得從眾之人,加上我很客觀而務實的面對殘酷的真實世界,不對自己抱持任何浪漫幻想,以及我深信人多的地方不要去,不要跟多數人選擇一樣人生路等思維下,決定的。
 
就到目前為止的結果來說,我算是幸運的,但未來仍然是不確定的,且看起來仍然不慎樂觀,也只能謹慎以對。
 
我們生活在一個(真正意義的)社群經濟日益萎縮而市場經濟不斷擴大的社會環境,簡單說就是人與人互相幫助扶持的禮物經濟不斷縮小,必須花錢到市場上購買過去的人們彼此幫忙就可以負擔的照護勞務的情況愈來越嚴重。
 
好比說,以前大家都生小孩甚至小孩生得多,家族裡面的大孩子照顧小孩子或某個親族長輩一起照顧,也就解決了照護問題,但今天卻是每個家庭都得自己到市場上尋找保母,開銷膨脹許多,國家的GDP增加了,人們的經濟壓力卻變重了。
 
孩子照顧只是其一,長輩的老後照顧更是嚴峻,以前的平均餘命低,醫療延命科技不發達,加上社群化的大家族式生存模式,所必須支出的老後照顧成本也低。而今核心小家庭的生活模式,必須承擔的基本開銷增加,因此造成的人力不足以人力購買支出也急速增加。以聘僱外傭來照顧長輩這件事情為例,以前可以由好幾個手足一起承擔費用,未來是獨生子女得自己承擔,壓力與現在相比是沉重許多。
 
在我看來,當代社會最大的問題關鍵就是發展核心家庭,將家庭數量拆得更多,的確是可以增加房屋或耐久財的消費數量,促進一時的經濟數字,但卻也把每一個家庭的生存風險墊高了。
 
當人類誤以為自動化科技可以協助自己減經勞務,於是開心的發展核心家庭之後多年發現,我們的收入逐漸追不上支付照護人力與自動化科技的支出,還不如果往時代人們犧牲一點隱私而群聚居住的生活模式來得節省且有幫助提升存活率。
 
讓我來簡單試算一下,一個社會積蓄為零(不算更悲慘的負數情況),生活在這個社群彼此相互照護的機制不成熟,國家也不給予必要協助,凡事都得靠自己到市場上購買勞務使用的環境下,一個人想要過得體面,孝順,五子登科,大概需要花費多少錢?
 
首先,你要結婚,也就是有一個另一半。基本的生活家庭支出人際往來偶爾上館子家庭生活基本需求,就算五萬,一年就是六十萬。這還沒算婚禮的開銷與蜜月旅行的費用,但這裡姑且將非常態性的支出全都忽略不計,以下個點推估也按此原則進行。
 
其次,婚後要有至少兩個小孩。不需要富養,一個小孩一年三十萬,兩個就是六十萬。
 
第三,要買房,而且不只買一套,自己的父母與對方的父母都要各買一套(孝順父母自然要給父母買房,兩人都各自要孝順自己的父母,因此買三套房也是很合理,更何況在如今的租屋市場,高齡人口很難租房子)。假設在雙北,一套一千萬,不上不下二十幾坪的房子。三套就是三千萬,分二十年貸款,全額給你貸且不用繳利息好了,一年也要一百五十萬的花費,要連續繳二十年。
 
第四,總要有台車吧?不用太好,但也不能太差,一百萬上下的車。三個家庭各買一台,就是三百萬,一台車開五年,那就是五年三百萬,一年六十萬,還不包期間的各種車輛維修與保養與停車油錢支出。
 
第五,每年總要家庭旅遊一下吧?有小孩後更是要,因為小孩之間會比較。八個人出國玩一周,總要個三十萬吧?
 
第六,不能總是把錢花掉,要儲蓄或投資或買保險什麼的,一個月總要存個兩萬五吧,一年就是三十萬,存個二十年也才有個六百萬本金,加上投資或什麼才有可能勉強讓自己老後生活還算過得去吧?
 
第七,做人不能只顧自己,總要捐點錢吧?!一年就算十萬好了。
 
第八,孝親費,兩邊父母一個月給個兩萬五,一年就是六十萬。
 
 
上述花費加總起來,一年就是460萬元(家庭年收),如果稅後收入能達到460萬(如果反推稅前數字則會更龐大),生活沒有不良嗜好不奢侈浪費,一切順利家裡都沒人生病或碰到意外事故,連續二十年可以支撐這樣的收入結構,勉強可以在台北過個體面生活吧?而且,可能要從大概三十歲左右就開始,一直能延續到五十歲,才趕得上生育年齡和職涯發展路。
 
而且,搞不好還不夠。因為都還沒談到奢侈名牌或生日慶生等花費。
 
或許你看著計算會覺得扯,覺得我又不需要幫父母買房他們自己有,我不需要給這麼多生活費父母自己也能承擔,甚至我的小孩父母可以幫忙照顧也不用花這麼多,甚至父母就已經給了我房子我根本不用買…
 
那代表這樣的你在這個社會生存的階級出身不錯,累積了不少社會積蓄供你花用,幫你有效降低了生存風險,讓你可以不用賺那麼多錢就能過上體面日子。
 
好比說,不用買三套房,甚至不用買房,那一年就省了150萬,如果不用再幫父母買車與給那麼多生活費,一年又省了40+60萬,等於省了250萬,也就是只要賺到210萬左右就足夠過上體面生活。如果出國旅遊資金可以個人自付甚至長輩幫你付,那就更省了,年家庭收入180萬就可以達到了,看起來比較不那麼遙不可及了對吧?而這個,毋寧是許多人無意識中設定的理想生活起跳門檻與收入(但實際上要辦到也很不容易,雖然是家庭年收而非個人年收)!
 
這中間的價差,就是靠你的出身階級幫你補貼。所以有些人一個家庭年收兩百過得不錯,有些卻苦哈哈,就是因為裡面的生活成本結構不同。
 
要知道,沒有相當程度的階級出身或社會積蓄,或是功課夠好,選對產業,運氣夠好,成功發達的話,要在當前時代賺到足夠支撐各種需求全部滿足,且並非只是基本達標而生有一定水準品質,是很困難的事情,因為實際需要從市場採買來使用的服務之花銷,遠高過人們想像。
 
這還沒算生存風險發生時的應急需求(或假設我們的健保跟商業保險已經足夠支付)。而且還是假設起跳是零而非負債的情況,實際上越來越多人出生時就是負債狀態,出社會時已經是百萬負翁(學貸是不能宣告破產就不繳的),更因為債務現實壓力讓這些人不能選擇長期有利短期不利的職涯規劃,得為了多賺幾千塊就屈服。
 
生存就是這麼殘酷。
 
別以為成功是因為自己厲害,那是因為社會支援系統在您身上仍然能夠產生效果,給了比較有利的起跳點。
 
社會學讓人謙卑在於,當你越了解結構,你會知道你之所以成功或有才往往不是你的能力,而是運氣好,以及更有可能是家庭出身的階級結構或生活環境幫了很大一把,因而感恩,不會犯了心理學家說的自覺高人一等謬誤。
附註:這篇我都略過不寫左派那些制度改革能夠緩解生存壓力的部分,因為很簡單,我從二十歲到四十歲看到的是不斷崩壞的社會安全網而非朝左派所說的改革路邁進,所以,推薦大家放棄奢望制度改革這個幫助力,以這個前提開始思考自己的人生未來。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