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Zen大

人人當老闆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向上努力,要認清自己且適可而止

By
on
2018-06-17

向上努力,要認清自己且適可而止

文/Zen大

 

看人生勝利組的生活,不只是提醒自己更努力,也要看清楚階級的那條不可見的線一直都會在各種地方做區分,然後,確實且務實的了解自己所能攀爬的社會階梯的上限,因為我們絕大多數人都不是能夠持續無止境向上爬升,都有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找到自己的社會位置與階層,好好聯合團結上下附近的人,不要看著過高的階級群體的人做不切實際的妄想,那會活的很痛苦,即便你都日子已經過的夠好。

有一種貧窮是自己覺得不如人的貧窮,那會扼殺所有的成就與值得感恩的部份,讓人覺得自己一直很不好還要更努力。

努力要適可而止,因為人生不光只有向上攀爬這件事情很重要,還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值得珍惜與用心經營。

閱讀資訊饗

把工作做好,好好累積職涯資本,不要熱血逐夢了!

By
on
2018-06-14

把工作做好,好好累積職涯資本,不要熱血逐夢了!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這幾年台灣似乎很流行翻譯國外知名大學的畢業典禮致詞,每到六月鳳凰花開的畢業季,網路上就不斷有人分享。
這些畢業致詞如果要做個關鍵字搜尋排行榜,「熱情」與「夢想」兩個字,肯定能上前三名,台上的成功者總是迫切的鼓勵台下的準社會新鮮人聽從內在聲音,「追隨自己的熱情」、「勇敢逐夢」…

 

鼓勵勇敢追夢的畢業致詞很常見,在職涯規畫或成功學類型的作品中更是常見。然而,追隨熱情,勇敢逐夢真的是最重要的事情嗎?

 

追隨自己內在之聲與熱情的人,真的都獲得成功啦嗎?

 

暢銷書《深度工作力》的作者卡爾﹒紐波特在其另一本著作《深度職場力》(So Good They Can’t Ignore You)一書中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紐波特認為,比起遵循熱情勇敢追夢,更重要的是做好眼前工作,好好累積自己的職涯資本,唯有職涯資本才是你日後轉換跑道的交易籌碼。唯有好好工作累積職涯資本的人,未來才有可能成功。

 

卡紐特舉了一個非常精彩的案例來說明他的立論。卡紐特說,那個曾經再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上致詞時,鼓勵畢業生找尋熱情、熱愛所做的事情的賈伯斯,彷彿成功是因為自己有找到自己熱愛之事的賈伯斯,年輕時根本沒想過要改變世界,只是跟朋友合夥做了一批電路板打算拿去賣掉,下班後幫自己賺點外快而已。只是賈伯斯運氣非常好,他們適逢個人電腦即將崛起的時機,加上他們做的東西很不錯,且接受通路商的追加訂單建議做出了通路商想要的產品,且品質又很好,於是獲得源源不絕的訂單,於是賈伯斯才認真思考把這個當成正職做,於是才跟人合夥一起創業。

 

卡紐特認為太多名人的擁抱熱情假說毋寧都是事後諸葛的歸因,或者說是人成功之後的確感受到熱情與事業之間的關聯,因而巴不得更多人能夠體會其中的美妙。

 

只不過,追隨個人的熱情固然很美好,但卡紐特無情地宣告,光是擁抱熱情並不足以讓一個人成功,能讓一個人成功的並不是趁年輕時就找到自己的熱情與志趣之所在,更不是為了熱情不顧一切的投入,而是把手上的工作做好,累積自己的職涯資本。

 

卡紐特深入觀察後發現,成功的人很少有年輕時就知道自己真的喜歡什麼或熱情之所在的,大多是先把眼前工作做好,累積了實力和戰績之後,以此做為轉換跑道的資本,再經過幾次轉換跑道之後,終於在某一個自己做得越來越上手的領域上發光發熱,達致成功。

 

卡紐特更發現,成功的人最後多半會喜歡讓自己成功的事情,因為裡面有某種正向循環存在,因為你做了成功所以感覺喜歡,感覺喜歡之後又願意多投入其中,如此反覆循環之後,讓人感覺好像自己原本就很喜歡自己正在做且做得很成功的事情。卡紐特說熱情是可以透過時間醞釀累積的,更像是對正在做的事情做得很得心應手之後的副產品,而非原本一開始就存在的東西。

 

反而是那些沒有能力空有熱情的人,一股腦投入自己空有熱情而沒有實力創造成績的領域後,很快地就燒光了熱情,或因為失敗到無法繼續堅持而放棄。

 

至於如何把工作做好,提升工作自己的績效好累積足夠用於未來轉換職涯跑道的資本?

 

我想可以參考《高績效心智》,莫頓﹒韓森發現那些高績效人士未必都是辛勤努力工作的人,能夠創造傑出成就的人,有不少都是懂得取捨工作,專注在少數幾項能夠創造實績的項目上,並且懂得重新設計工作流程,讓工作運轉得更順暢且高校而不費力。高績效工作者更懂得以解決工作問題做為學習的規畫重點,透過學習不斷提升解決問題的能力。

 

真正高績效的人懂得將熱情與使命感結合,放到自己重新設計過且專注集中心力執行的少數幾項工作,不斷創造績效與成功的同時,自已也愈來越熱愛自己所投身的工作。

 

韓森與卡紐特毋寧都認為,只有把工作做好才可能真正從中萌生出熱情。

韓國知名演員河智苑在其著作《此時此刻》中也提到自己越是投入演出越喜歡表演的正向循環過程。她從剛進入演藝圈時不斷去試鏡卻不斷被拒絕,後來開始接受表演訓練,有機會上台表演,從表演中累積的實績,進而愛上自己的工作。

 

日本週刊文春總編輯新谷學在其工作論的作品《週刊文春總編輯的工作術》一書中展現的毋寧也是卡紐特所說的,透過不斷拿下實績,積攢自己對工作的愛與熱情。

 

「追尋內心的熱情」聽起來很振奮人心,很感人,卻不太實用。卡紐特建議年輕的朋友,與其追尋熱情,不如把手上的工作認真最到無人能出其右的地步再說!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有個糟糕的開始好過不開始

By
on
2018-06-13

有個糟糕的開始好過不開始
–關於寫作,你應該知道的事情系列一

 

文/Zen大

 

戰後,英國人非但沒有因為邱吉爾帶領英國打勝仗而選他當首相,反而讓他解職回家吃自己。

 

歸野的邱吉爾,成天百無聊賴,家人看不下去,把他送到鄰居家去學畫。

 

第一次來到畫室,邱吉爾盯著一張空白的畫布,不知從何下筆?

 

老師看了看害怕畫壞掉遲遲不敢動筆的邱吉爾,拿起顏料往布上潑。

 

這一潑,非但沒有惹怒邱吉爾,反而提醒了他,不用害怕失敗,因為這已經是一幅不太好看的畫。

 

放鬆之後,邱吉爾不再害怕結果,盡情投入作畫。

 

寫作其實也是一樣,不少人常常盯著空白的稿子,遲遲不敢下筆,或是邊寫邊塗改,遲遲沒有進展。

 

被內心預期應該有好結果困住的人,很難下筆,唯有拋開非得要創作出好作品的心態,甚至抱持著就算做出最爛作品也沒關係的心態,反而能夠放開筆去寫~

 

先寫再說,成果不滿意,還可以改,改到滿意再示人即可,不是嗎?

歡迎來參加快速寫作課程

–關於寫作,你應該知道的事(系列文)–

2.你的習以為常與理所當然可能是別人的新世界…
3.如果我是現在才開始發展文字工作…
4.放輕鬆,寫廢文,反而更能聚焦目標讀者

信仰主基督

教會邊緣人

By
on
2018-06-12

教會邊緣人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前一陣子,在一位相熟的弟兄的臉書上看到一位幾年前在網路上聊過一陣子的弟兄因為憂鬱症自殺的事情,覺得感觸很深。

 

憂鬱症的部分暫且不談,那畢竟需要專門的醫生來評判,我想談談這個弟兄的其他一些特質,那些特質剛好我也有,而且稍年長於他,甚至刻意以這些特質從事工作,所以別有體會。

 

什麼特質?

 

關心社會不平等,在乎社會公義,對社會科學與批判思考有興趣,投身社會問題的思考、批判與行動。

 

以我自己為例,大學跟研究所都攻讀社會學,日後工作很大一部分也和社會評論有關。這樣的特質使得我在普遍重視人際關係與社會公益的教會顯得格格不入,除非我願意放棄那些自己的特質,採用教會主流思想與言語結構與其他弟兄姊妹交通,否則常常換來的就是讓話題嘎然而止的空氣凝結,因為我的發言往往會從宏觀與社會結構的角度進行探索,而這些是其他弟兄姊妹較不熟悉甚至是避諱碰觸的範圍。

 

久而久之,在教會就邊緣化了。一部分是自我邊緣化,一部分是被人刻意忽視與迴避。

 

好比說,長年以來我總是聽到許多弟兄姊妹說自己一次沒上教會聚會就被其他弟兄姊妹探訪、關心,因而感覺溫暖與感動從而回到教會。我自己則幾乎沒有被探訪或關心過,無論去不去教會,無論有沒有承擔服事或與其他弟兄姊妹熱切的交流。

 

那裏有某條界線區分我跟其他人,我私自的猜想是因為和我交通未必能夠獲得教會的標準答案式的回覆,會讓話題談不下去。

 

記得讀研究所時曾經受邀去當營會輔導,結果後來主辦營會的傳道人私下幫我的其中一個組員換組,雖然對方客氣的說該名組員的靈命還不足夠承受那些我所拋出來的信仰問題,但我想實際上並不是表面上所說的那麼簡單。

 

當然,一部分是我年輕氣盛,當年在語言使用上不懂得客氣,對很多標準答案感到不以為然。

 

只不過,多年觀察下來我發現一個蠻讓人遺憾的狀況,那就是願意深入思考信仰問題或是帶著批判思考能力的弟兄姊妹在教會裡的確是被迴避的。反正這些人是小眾,反正迴避就好。

 

我自己後來對於這樣的狀況是頗能自處,當然一部分也就是不再在個人層次上跟個別的基督徒去討論這些複雜的社會議題,如果對方毫無社會科學基礎知識,或是只接受某種區間的標準式基督信仰語言的弟兄姊妹。我後來想這是一種尊重和體貼,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應該具備此類思考能力。

 

只不過,偶爾我還是會覺得遺憾,雖然像我這樣具有社會科學思考訓練的基督徒在以個別教會的個別人數不多,教會全體來說也不算是太少,但卻始終是被忽略且被邊緣化的,且有此特質的年輕弟兄幾乎都自己一個人曾受過難以言喻的孤獨,不知道如何在教會生活中兼顧社會科學思考與基督信仰?就別提自己在外面的世界還常常得承接來自非基督徒的社會科學學子甚至老師的詰問?

 

這是一群被主流教會刻意漠視而忽略的羊,主流教會選擇以最簡單而便捷的方式處理,結果是留下來的變安靜了,再不然就默默地離開了,而教會表面上看似解決了許多「麻煩份子」,實際上卻是丟失了教會的「魔鬼代言人」,讓主流教會成了沒有煞車而一味往自己認為對的方向衝去。

 

如今台灣的主流教會與主流社會之間的彼此敵視和互不諒解,某種程度上就是無視具有社科與批判能力的基督徒的觀點的結果。

 

教會繼續忽視人數不多但並非不重要的羊,就是繼續將主的子民往外推擠。

 

自己無力牧養可以聯合牧養,但假裝沒看見或以人數優勢形塑從眾壓力讓邊緣小眾的基督徒閉嘴真的不是最好的處理辦法。

 

更別說教會需要能夠自我批判的反思能力,而這些能力就在這些為數不多但並非不重要的弟兄姊妹身上。還請多加珍視這些願意思考而不是追求表面和平的弟兄姊妹的心志。

生活有感想

強化安全感降低本體論焦慮的方法

By
on
2018-06-11

強化安全感降低本體論焦慮的方法

文/Zen大

強化安全感降低本體論焦慮大致有幾種辦法:

1.待在舒適圈裡,舒適環境讓人感到安全

2.擴大能力圈,當你能力越強時,面對變動風險的能力也越足夠

3.強化社會安全網,人不是萬能,就算萬能也有意外會干擾,降低意外干擾的方法往往不只是在對自己的投資,更重要的是建構一個當自己完全無法動彈時也會有人協助自己的安全防護網。

4.選擇一個制度健全且未來發展可期待的環境居住

1&2屬於個人層次,3&4屬於社群/集體層次。

四種全都很重要,不過多數人只重視前兩種而忽視後兩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