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Zen大

私飲食劄記

高級餐廳用餐小禮儀之不要幫忙收疊盤子

By
on
2019-09-15

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一樣,有時候去一些比較高級的餐廳吃飯,吃完後,習慣性地將餐盤餐具堆疊在一起,自以為這樣能夠方便服務生收走!?

後來我才知道,如果去高級餐廳,吃完後,最好不要移動任何餐具,餐盤餐具該擺哪裡擺哪裡,讓服務生自己來收走就好!

有時候我們會想展現體貼,幫忙整理餐具這個動作,反而造成對方的困擾與麻煩。

因為,高級餐廳使用的餐具往往比較金貴。

好比說,日式料亭或割烹使用的可能是名家的陶器,西餐可能用邁森的盤子,擺放與堆疊甚至有特別講究,我們外行人隨便幫忙,可能不小心碰傷了餐具(雖說餐具的使用原本就會有耗損),可能會讓店家內心暗暗叫苦卻不好開口糾正~

既然都給了服務費,且都來高級餐廳了,就放寬心讓服務生好好服務,好好用餐就好!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不怕會一萬招的人,怕一招練一萬遍的人

By
on
2019-09-14

李小龍說,不怕會一萬招的人,怕一招練一萬遍的人。

就算有一堆人教給你他們各自的奧義

如果學的人不練習不使用,奧義再強也無用武之地,等於不存在。

其實,所謂的奧義,乃是藏在基本功夫之中

只要每天練基本功,練得扎實,祕訣與奧義就會從中浮現

以我自己為例

勤練基本功最後浮現的奧義就是速度

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工作要用的文章

我認為速度是在台灣這個環境要靠寫作活下來必須具備的技能

具體來說

除開工作需求的具體成果產出外

每天讀書
隨時寫筆記
一天試寫數則短文
以邏輯和符號學解析資訊
在粉絲團上發文評論時事
構思課程或出版品的主題與細項

每天都自我操練
以實際產出作為操練方式

基本功練的是
將腦中想法精準的以產出格式再現
好比說寫作就是將腦中想法化為精確文字

鈴木一郎說的
練習才是本體

說忙碌也是很忙碌的
只是腦子一直在運轉
反覆持續做著輸入整理判斷與產出資訊

簡單的事情只要持之以恆地做到內化成身體的一部分
內化之後還能繼續不間斷做到彷彿日常三餐呼吸一般自然

就掌握了由自己的定位與需求所創造出來的專屬奧義
所謂的奧義 不是某個明顯可見的絕招
而是任何情況下都能將基本功夫串聯成一套拆解問題的流程技法來使用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書籍曾經拯救過無數人的生命,免於走上歧路

By
on
2019-09-13

不少人都曾經在自己的書籍或文章裡寫過,年幼或年少的自己無法順利融入所生存的環境,被邊緣化或被霸凌,被環境或同儕排擠,甚至原生家庭根本一坨屎,本該教育下一代的老師也討厭自己…

在原本毫無盼望的人生光景,因緣際會接觸到書籍,一頭栽入書中世界,接著開始瘋狂大量閱讀,比任何同儕甚至身邊大人都讀的還多,為的是,投入書籍的世界,可以躲避現實的殘酷,從書裡獲得知識與拯救。

日後不少人也投入相關領域的工作,或成為學者或寫作…

閱讀書籍這個動作是很神奇的,大腦透過眼睛接觸書籍的文字,將自己的意識轉換到書籍所建構的世界中,人的意識進入了作者所創造的異世界,在現世格格不入的異端或邊緣人,在書的世界獲得了一席之地,完成了自我認同的建構,保住了自己的靈魂生命,沒被殘酷的環境吞噬!

只是我我不免在想,當實體書不斷退出社會,數位閱讀成為優先選項的時代,越來越多孩子從很小的時候就大量接受數位資訊,父母開著平板電腦或手機當數位保母養育孩子,許多孩子失去了及早接觸書籍的機會。

未來,實體書籍成為孩子們的拯救的機會就算還可能存在,也會大幅縮小吧?

書跟其他可閱讀文章最大的不同在於個別獨立而完整,且相對來說幾乎沒有廣告存在,是單純的想法意念知識的傳遞,以動人的敘事手法。這跟充斥各種引誘的文案或廣告是很不一樣的文字呈現手法。

 

歡迎來參加超快速讀書法,領略閱讀的美妙之處

逆社會觀察

仔細檢驗言行的利益歸屬,不要只聽表面修辭

By
on
2019-09-12

(本文發表於上報)

據傳,自稱是泛綠陣營的喜樂島聯盟,也要推派自己的總統候選人。

然而,有人發現,該人選過去長期屬於泛藍陣營的身分,甚至曾經差點成為泛藍總統候選人的副手。

再深入檢視,最近一直緊咬蔡英文總統論文議題追打的教授學者,有人過去則是倒扁運動的核心份子。

另外,民進黨初選期間,則有打著自己曾經是學運籌畫者身分的意見領袖不斷呼喊著賴清德不上寧可投韓國瑜!

雖說人的政黨屬性可以改變,過去支持國民黨今天未必就不能支持民進黨,只不過,通常這樣的「改宗」行為應該伴隨著某種程度的自白或懺悔文字,透過某種宣言讓世人知道其為何改宗?

政治是有其理想信念成分存在的,雖說也有利益導向的務實主義者投身其間,但如果,宣稱自己是某陣營的群體,主事者竟然多為改宗份子,或其言行明顯是拆自家同盟的後台而非助長其擴散時,或許我們應該直接將之視為反間與臥底,不能輕率地相信其公開發言,而必須檢驗其所作之事的後果影響,利益歸屬於誰?

假設有一個群體對外宣稱自己是深綠台獨,但是做的卻多是拆毀台獨基礎的事情,那麼,即便這些人真心相信自己是最純正的台獨份子,也應該敬而遠之,不應隨之起舞。

法國哲學家布希亞曾經說過一句話,「如果他知道真理不存在,就可以玩弄所有與真理有關的符號。」這些操縱資訊者顯然不相信真理存在,因而可以大肆玩弄有關真理的符號,對於某些前人付出性命相搏的台獨,在某些玩弄符號修辭的人來看,不過是用來分化台獨勢力的有效工具,因此,輕蔑而任意的使用,且使用的力道跟頻率比那些真心推動台獨者還用力,唯有讓自己比真的台獨還獨,才能誘使人們上當。

難怪明居正老師說,最藍與最綠的地方,都有共產黨的布局。

之前我寫過一篇談資訊戰的文章就曾提到,資訊戰發起方是可能同時主動散布各種不同立場的意見,為的是盤點言論戰場上各種意見的聲量,並且透過滲透同溫層的方式進行分化。

喜樂島的行為無論是有心或無意,在效果上已經適得其反,已經造成同樣政治光譜的支持者彼此攻擊,在戰略上來看,泛綠群體是被人分化了,因此,應該格外小心。

古人有云,兵不厭詐,民主社會的戰爭毋寧就是選舉,戰爭過程會有各種合法與非法手段相繼出現,或許對老百姓來說違法是很大的事情,但對於有特定目的者來說,違法不過是需要承擔部分代價的手段,只要代價負擔得起,就算是違法手段也在所不惜。這也是為什麼過去台灣每逢選舉就有一堆抹黑消息大肆擴散,因為這些人知道就算被抹黑方提告,判決下來早已過了投票時間,且就算被判有罪也不過是繳一些罰款,相較於競選背後的利益,罰款根本小事,於是違法的代價被當成選舉的成本計算,因而各種抹黑造謠攻擊始終無法禁絕。

未來的選舉,會因為各陣營都逐漸嫻熟網路行銷工具與資訊戰的操作手法,而讓各種大亂鬥現象變得更加普遍。假新聞、後真相都會繼續上演。會有人在檯面上信誓旦旦的說自己是某派,但做的卻是拆毀該派勢力的事情。

話說回來,既然會有人自稱深綠卻幹著拆毀綠營團結的事情,會否其實也有人自稱深藍且大肆對中共宣達輸誠言論,卻幹著分化泛藍陣營的勾當?

選舉其實不是選聖人或好人,而是選能為群眾做事謀福利的人。會做事的人,也許長得討厭嘴巴壞,甚至私德有損,但是,只要能為人民謀福利,我覺得好過選出一個自以為聖潔或好人,但所作所為卻都在傷害社會的人好!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通往地獄的路是善意鋪成的」,在政治場域要格外小心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人,因為,要推動眾人之事得以順利運作,不可能不傷害到某些群體的利益,不可能不得罪人,不可能不遭受特定群體的攻擊抹黑傷害與逼迫,也不可能討所有人喜歡。但是,不管你如何討厭這個人,其施政結果卻是對公眾大利益好,那就是我們應該選擇的對象。

至於如果怕有能力的壞人圖利自己,那人民就要懂得設計能夠監控執政者使壞的制度,不是選出一個人來就把國家丟給他去管,而是在透明監管的情況下讓這個人的能力為社會國家所用,野心卻能被制約而不至於外溢傷害到國家。

遺憾的是,眼下台灣大多還是喜歡選一個能說討好我們的漂亮話的人出來代表我們治理國家,卻不願意去檢視其作為的結果與後續影響。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既然都會被歧視,當然要往上爬到最能累積資源的環境死命抓住不放

By
on
2019-09-11

昨天有則我覺得感人且勵志的新聞,某個當保全的父親長年撿拾人家用過的參考書整理後給小孩使用,後來有個小孩申請上台大醫科(另外一個小孩是政大)。

在粉絲團貼了一下,談了一點網路酸民對這則新聞的評論的看法,然而,也還是有一些人指出這樣的出身考上台大醫科會很辛苦之類。

我也相信會很辛苦,歧視結構或說鄙視鏈在社會上是無所不在的。不過,會辛苦是因為社會結構與人性,不是因為考上台大醫科。

試想,如果他沒考上好學校而是落入一般人的刻板印象,認為這種底層階級的孩子就只能如何如何,難道就學或未來就業就不會被社會上其他的人鄙視或歧視嗎?

還是會嘛!?

既然都會,那當然能夠去到相對能將自己的社會地位往上拉抬的地方洗身分,比留在原本階級好。

就說我自己考上台大的研究所後,身為大學並非念台大且高中也不是建中出身,也扎扎實實的承受過不少明擺著的歧視言論跟睥睨眼神(台大的正統血脈:建中-台大本科,其他的嚴格意義上都不算台大生,都會被某些正統派鄙視),在學校期間也許會比較介意。

但是,等拿到學位文憑,離開學校,面對的不再是錙銖必較的台大正統論人士,且可以在社會上混吃混喝,的確又能因為台大光環多得到一些機會後,慢慢就會淡忘那些,且慶幸自己有去念了台大,拿到可以拿到的資源,幫助自己的人生減少一些些阻力(雖然還是有其他很多阻力,學歷並非萬靈丹,但也的確能消減一些阻力)。

而且,我也知道那些歧視是必然存在,並且,某種程度上來說並不是針對某個特定個人,而是不同身分在同一個場域相遇之後一定會發生的事情,不管在哪裡都會發生,以各種各樣的版本與型態,但是歸結於本質來說,就是歧視與鄙視。

同樣是被歧視,去一個將來能幫自己過得好一些的地方,也算是一種鍛鍊,至少能夠得到的資產與附加價值遠比留在原本的環境多多了。

而且,人只要有自己的明確目標,生活光是忙目標的事情就忙不完,其實外界怎麼歧視或嘲笑,那是外界自己的事情了!

再者,這些不如意其實都可以順便鍛鍊一個原本各方面不如人者的氣量與能耐,而如果連學校期間的歧視都撐不過,未來出社會後很可能也未必就能撐得下去?畢竟社會上的歧視結構更多元,且能拉開雙方差距的比較基準更多且更寬廣,就說我如今生存的環境,是一種無論你如何努力做出什麼程度的結果,都能有人輕鬆的超越,而且超越很多。這裡面要產生歧視結構太容易了,如果要往心裡去也是去不完的。

人類就是一種會把人身上的各種不同特質排出次序,並放入道德優劣來進行比較,從而發展出各種歧視與不平等關係的物種,因為,有些人想要站在頂端,想要勝出,想要將其他同類踩在腳下,或滿足自卑的超越或進行統治,維持他們以為必較好的社會秩序!

所以,無論如何都會被歧視,那就去最能替自己累積資源人脈和機會的地方磨練,絕對不要自暴自棄的待在原本的階級裡,後者幾乎只是活著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