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Zen大

閱讀資訊饗 在地想出版

產值衰退下的奮力掙扎~2017年台灣出版產業回顧

By
on
2018-04-23

 

產值衰退下的奮力掙扎~2017年台灣出版產業回顧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臺灣出版與閱讀 107年度No.1/原全國新書月刊)

 

年度暢銷圖書

 

2017年,《被討厭的勇氣》、《解憂雜貨鋪》持續盤旋暢銷排行榜,持續長銷中。《解憂雜貨鋪》還有電影上市推波助瀾,銷售成績更上一層樓。《被討厭的勇氣》則在今年出現了相關主題的暢銷作品,像是年初台灣本土出版的周慕姿的《情緒勒索》(寶瓶)、楊嘉玲《心理界限》(采實)等作品,帶動一系列拒絕被勒索與設立心理界限的出版風潮,甚至讓絕版多年的原版《情緒勒索》都獲得重新在台出版的機會生(舊版是智庫文化出版,新版歸入圓神集團)。

 

工作與學習方法書崛起

 

《恆毅力》、《刻意練習》、《深度工作力》在2017年成為自我進修成長類的熱門讀物,不但銷售成績長紅,還有不少商業界的讀書會都熱烈追讀,在市場上引爆一波學習熱潮,威力仍然持續延燒中。

 

磚頭人文書竟有不少人看

 

說到人文社科,向來是冷門小眾,然而《人類大歷史》、《人類大命運》的熱銷,似乎隱隱約約地改變了消費市場的閱讀習慣,越來越多磚頭書能夠開出不錯成績,也越來越多出版社肯投注心力出版厚重型作品,像是劉仲敬的《遠東的線索》、馬克思的《資本論》(經典重出)等等,是個厚重作品不斷推出的年份。

 

本土話題暢銷書

 

要說2017年台灣最有話題性的暢銷書,除了《情緒勒索》之外,就是已故的林奕含的作品《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和林立青的《做工的人》。前者因為作者自殺後爆出的消息引發社會關切,許多女性讀者讀書之後紛紛說出自己的經驗,對社會投下一顆震撼彈,讓許多人了解性侵與性騷擾在台灣的普遍性與許多至今仍然無解的難題。《做工的人》則是第一本由台灣本地的工人著手撰寫的作品,書尚未出版其文章就已經在網路上引發瘋狂轉載,出版後更是銳不可擋,此書最大的貢獻毋寧是讓更多台灣人看見做工的人的真實生活樣貌,看見那我們都知道存在卻說不出來的辛苦人的樣貌。

 

從《情緒勒索》到《做工的人》再到《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說明了圖書出版在這個年代要能暢銷,必須能說出自己土地上長久以來應該被關切卻沒能被好好關切的議題。

 

新體裁講老中文

這些年以白話文重新解讀老中國文化的作品不少,2017年陸續出版陳茻的《地表最強國文課本》、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與謝金魚的《崩壞國文》,都令人耳目為之一新,自然也吸引了不少目光,銷售成績也不算太差。

 

中文學習的議題在台灣持續爭論中,課外補充類的作品只要認真經營,都仍大有可為。誰多中文學習一定要正經八百呢?

 

中國來的書暢銷

 

2017年有不少中國非文學類作家的作品開始在台灣暢銷,像是《你的善良要有點鋒芒》、《斜槓青年》、《通往財富自由之路》、《精進的力量》等等,代表中國作家的論述已經逐漸為台灣市場所接受,而反觀台灣作家在中國的心佔率卻是一年不如一年,此消彼漲之下,未來台灣的閱讀文化勢必會繼續受到來自中國的新觀念影響,是好是壞還很難定論?

 

電子書崛起,電子書銷量聽說有成長

 

根據博客來的2017年出版年度報告指出,電子書的銷量在去年有實質的成長,特別是市場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博客來電子書服務,雖然目前的平台介面差強人意,但畢竟挾會員人數優勢,加上數位原生族時代開始邁入三十歲,也成為圖書市場的重要購書族群,電子書對新世代並不那麼感到抗拒,加上的確有價格優勢(紙本書定價的五到七折),未來銷售成績應該還能持續看漲。

 

只不過,在圖書出版總體銷售數字不斷下滑的今天,電子書遲到的成長率能否彌補低迷的出版市場產值下滑所造成的缺口,還值得持續觀察,因為還沒有通路或出版社站出來公布實際的銷售數字,大多只是銷售數字的統計百分比的樂觀解讀。

 

行銷:線上社群崛起,線上線下開始整合

 

今年在圖書行銷面最值得一提的現象,首推說書型知識型網紅(如冏星人、超級歪)崛起,說書型知識型網紅推介的作品,即便不是當期新書,卻能在影片推出後推動一波圖書銷售熱潮,甚至還有長銷化的趨勢(如冏星人推薦《斜槓青年》後持續熱銷)。

 

出版界再也不能忽視的說書人,導購力與市場影響力與日俱增。只不過,此一現象未必全都是正面,畢竟說書人知識型網紅的推薦能量固然驚人,但合作邀約乃至合作價碼恐怕也不會太便宜,對於行銷預算捉襟見肘的眾多小型出版社來說是否能夠因此波熱潮而受惠,還值得持續觀察。

 

另外一個值得觀察的熱潮,是讀書會的大量崛起與橫向串聯。去年市場上出現了一個「書粉聯盟」,積極串聯各讀書會的主事者,共同舉辦活動,推廣閱讀。

 

未來,聯盟登高一呼一起推動某一本書的閱讀,是指日可待的事情。而全國讀書會大串聯共讀一本書能否帶動閱讀乃至圖書銷售熱潮,我想許多人都引頸期盼這一天的到來。

 

從電子書和說書型知識型網紅崛起,乃至讀書會透過社群串聯結盟,說明了一件事情,未來圖書銷售的推廣行銷必然是線上與線下得充分整合,不管是要推實體書還是電子書,都需要線上與線下的愛書人與賣書人一起努力,已經無法各自為政或自顧自的經營自己一方小天地的時代,這是個得千方百計向各種社群訴說自家作品好的時代。

 

書店的進化

 

2017年,台灣出版通路界也有一些有趣的新發展,獨立書店持續發光發熱,且開始出書訴說自己的身世跟近況。獨立書店在出版界的發聲權與影響力不容小覷。

 

此外,不以賣書而以生活提案為主的書店,除了老字號的誠品之外,日系的大型連鎖集團無印良品推出無印書店,蔦屋書店更是積極拓展門市,有意在台灣這個圖書出版極度不景氣的社會奮力一搏。

 

然則,我個人認為生活提案型的書店,對圖書銷售的業績貢獻不大。這類型書店不過是看準現代人喜愛群書圍繞的氛圍,以書作為風格訴求建立起一個獨特的文化品味空間,招攬讀者前來消費空間。好比說蔦屋書店實質獲利與其說是圖書不如說是餐飲,而無印良品更是無需在乎圖書部分是否能夠實際產生利潤,只要能夠強化集團品牌形象即可。

 

出版人應該留心的是,當代消費者「更喜歡群書環繞的空間而非書籍或閱讀本身的趨勢」對出版業的影響,因為未來可能有越來越多類似蔦屋書店或無印書店的空間出現,需要很多來自出版業的作品填充空間,銷售成績卻難見利潤而出版人卻得付出極大心力去經營這些供應商…。

 

產值衰退下的奮力掙扎

 

總的來說,2017年的台灣圖書出版業在行銷上,是一個線上與線下開始整合的一年,博客來投身電子書服務與說書型知識型網紅的崛起,讓圖書的線上線下整合逐漸成形。

 

至於圖書銷售方面,關心個人情緒的解套不受旁人壓力與侵擾的趨勢仍在繼續中,短期內大概仍不會退燒。

 

通路方面則是生活提案型書店崛起,實體書店的圖書銷售功能持續衰退(但展示與品味氛圍建構功能日漸明顯)。

 

出版人如何因應上述趨勢的變化,在2018年乃至爾後數年好好布局,將是能否扭轉持續下滑業績之頹勢的關鍵所在。

生活有感想 教育與學習

學習成果檢驗,當然要以能變現為優先

By
on
2018-04-23

學習成果檢驗,當然要以能變現為優先

 

文/Zen大

 

昨天上課,有個夥伴提早到了,閒聊中提到家裡另外一位不滿他每天花時間寫部落格,雖然他都是利用中午午休時間寫,但是剛生第二胎的另一半就有一種不是滋味感~

 

他說,想來上這堂是希望轉換寫作方向,維持住寫作手感。

 

我說這就對了,而且阿,要找能夠變現的領域寫,這樣另一半可能會再重新考慮?

 

很幸運的,這位夥伴昨天寫的其中一篇,當天晚上就接到編輯來電,今天也順利刊出,聽說家裡那位聽到編輯來電時,有比較能夠接受他繼續寫~

 

這幾年上課,一些認真學習家中有另一半還有小孩的已婚男性,往往困擾不知如何跟老婆解釋自己得放下小孩跟他出去上課?

 

在我來看,讓學習跟具體變現產出連結是一個可以嘗試的方向,畢竟是能夠創造業外收益甚至能成為副業時,那是在為家裡打拼啊~

 

活動與課程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Zen大的寫作會—讓夥伴自由書寫與交流討論的平台(五月份場次,還有名額)

By
on
2018-04-23

Zen大的寫作會—讓夥伴自由書寫與交流討論的平台(五月份場次,還有名額)

文/Zen大(報名請來信 告知姓名人數,還有上過我的哪幾堂寫作相關課程?)

 

開始舉辦進階的文字變現系列寫作課程後,心中隱約有個新構想在成形?

某天我突然想到,為什麼讀書有讀書會,寫作不能有寫作會?

於是我在想,要來開辦寫作會。

2018年四月,試辦了一天兩場,總的來說,成效不錯,有夥伴克服了一直以來的寫作盲點,有夥伴完成了新書的具體架構,也有夥伴找到合作共創部落格經營的構想…

於是,我想就姑且繼續辦下去~

寫作會每月會舉辦一到數場,每場次人數上限八人(最少三人才開班),時間會預先公布,有興趣的夥伴可來信報名。

不過,必須是上過我的快速寫作/知識型文案/故事設計/出版提案+專書寫作或寫完就投等寫作相關課程的夥伴才能報名(報名時請告知您是上過那些寫作課程?)…

第一次參加的夥伴會,會有一分至試題組讓您撰寫,協助規畫勾勒出自己未來至少一年的寫作方向跟具體執行目標。

活動每次預計三到四個小時,進行方式很隨興,除了我每次會準備一個關於寫作方面的小技巧跟大家分享(沒有特別想寫主題的夥伴就可以練習這個小技巧),其他時間就是讓各位夥伴自由書寫或交流,任何問題跟我討論。

寫作會上會跟與會夥伴討論各種寫作中的盲點,各種寫作問題都可以在寫作會中討論,並且透過邊寫邊改的方式,及時調整寫作方面的壞習慣,破除錯誤認知,從而提升寫作能力與效率~

歡迎參加過評論與小品實戰寫作的夥伴就來這裡寫自己的投稿文章,經營粉絲團的想討論粉絲團上的文章撰寫也可以,更歡迎打算出書的夥伴來參加,一起研議書籍內容細節,想舉辦課程或活動不知道怎麼寫文宣或課程大綱的也可以來喔~

總之,原本課程結束後應該回去自己練習的部分,如今有個平台可以大家一起練習一起討論一起切磋琢磨,發展成共學的社群關係,一起尋找文字變現可能性~

費用每人每場次一千元,若要參加兩場則往上追加。

基本上場次分為周間白天/周間晚上/周末三種,可以參加周間白天場次的夥伴,盡量不要選周末。

五月場次

2018.5.23下午兩點到六點 還有05個名額

2018.5.27 下午一點半到五點半 還有03個名額

六月場次

2018.6.24 晚上五點半到九點半 額滿

場地

台北火車站附近

上課需求

得帶電腦和延長線(一定要帶)

注意事項

報名後因故不克前來,請提前一周告知,不可頂讓但可轉班一次或扣除手續費後退費。

若報名後取消次數太多,將取消未來參加資格。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一味追求便宜大碗,最後會否令劣幣驅除良幣?

By
on
2018-04-23

一味追求便宜大碗,最後會否令劣幣驅除良幣?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近日雞排決定集體漲價的新聞,在網路上引發一片哀鴻,不少人說漲價後的雞排比便當還貴,吃不起了。

 

物價議題長年盤據台灣媒體,大概除了房價之外,但凡只要有什麼東西要漲價,媒體就會跳下去窮追猛打,打著替消費者看緊荷包的名義,斥責漲價不應該,罔顧民生。許多人也跟著媒體窮追猛打漲價企業,斥為無良黑心。

 

然而,漲價真的不好嗎?

 

若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溫和通膨(每年物價上漲約2%)是好事,有助於活絡市場,大幅飆漲或凍漲甚至通縮才是真的不好。

 

問題恐怕在於台灣的物價雖漲但薪資凍漲。當薪水停滯成為常態,任何的物價波動,都會讓人變得很敏感。

 

只不過,弔詭的是,過去十年總體物價漲幅並不大的台灣,房價漲了好幾倍。簡單的說,如果把房價移出物價波動計算公式之外,搞不好台灣的物價不漲反跌?前一陣子媒體追打的某些高價食品,背後多少都能看出高房價在干擾末端產品定價。

 

回來說薪資與物價的關係。

 

目前的台灣,陷入一種惡性循環。商家不敢漲價,怕一漲價生意就跌。所以良心商人反而拼命忍耐,直到原物料價格真的承受不住只好調漲。但又不敢漲太多,結果就是漲價中並不反應薪資。也就是說,因為不得已而調漲商品價格而非跟著通膨指數定期調漲的結果,是薪資持續停滯動漲。

 

當人們的薪資不能調漲而物價還是會推升,結果就是消費型態往追尋高CP值或便宜又大碗路線走,貴價商品如果是專攻富人階級那就自己摸摸鼻子認了,但如果主打大眾市場的一般庶民商品竟然敢打高價或想漲價就會被追打。所以連鎖滷肉飯業者每次調漲價格都登上媒體版面,被用力檢討。

 

民生用品是每一個人都要買都得用到的,所以能夠不漲最好不要漲,這是許多人非常直覺的反應,想來也沒錯,畢竟薪水不漲而民生必需品調漲,代表人們得想辦法節約或尋找替代商品,但民生必需品無法替代且不能不消費,於是民怨就不斷堆積。

 

難怪這些年量販店和吃到飽型態的餐廳會成為另類媒體寵兒,超低價或免費總能吸引媒體追捧,這些標榜超便宜又超大碗的消費型態,短暫滿足了凍漲薪資的窮忙族的內心,成了另類小確幸。而那些不體恤民意還膽敢開高價的商家則都全是無樑黑心商人,全都應該被抵制到歇業。

 

然而,量販或吃到飽的低價都是從削減人事成本來節約開支,若流行開來,對勞動力的聘用乃至薪資水準也是一種壓制。

 

便宜又大碗真的是好事嗎?

 

從過去十年來被踢爆的黑心商品史來看,我們知道答案並非全然是肯定的。有一些黑心產品的問世並非商人無良想賺暴利,而是不敢漲價的企業,為了維持產品定價只好改換次級原料,到最後只好換上不合格的黑心原料,不然根本無法滿足市場對低價的需求。

 

當企業凍漲凍到只能以不合格原物料製作產品時,也許我們應該從更宏觀的角度審視整個物價跟薪資之間的關係,不要一味追求低物價或高CP值,也多鼓勵合理反應人事成本的「正當」企業,不要讓劣幣驅除良幣了。

 

 

 

 

教育與學習

原作者對作品的解析並非唯一理解方式

By
on
2018-04-20

原作者對作品的解析並非唯一理解方式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香港的入學考試其中一個出現爭議,記者得知後跑去詢問題目中被引用的文章原作者的看法。原作者直說,他自己也可能解不出來。然後記者以此作為論據,論證題目有偏差。

 

在台灣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發生過,國語文考試中的試題解析有爭議時,就找原作者詢問其本意,通常原作者就會說,「哎呀呀,其實我當初寫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那麼多」,然後記者們就很開心的拿著原作者給的尚方寶劍去斬那些出題老師。

 

先說一點,我也不覺得現今的國語文考試方式是好的,題目也的確會出現爭議或出得不夠理想的情況。不過,這不代表引用原作者的意見作為駁斥題目錯誤論證這個做法是對的。

 

原因很簡單,文本創作跟文本解析是兩回事。

 

文藝批評理論至少有兩派(讀者反應論和作者已死論)是不站在作者那邊的,解構主義更認為人類所有的閱讀都是誤讀,而且誤讀是有意義的,因為誤讀才可能出現創造性的跳躍(當然不是所有的誤讀都是如此)。

 

重點在於,怎麼寫跟如何評是兩門專業,應該要各自尊重,而非以一方為主另外一方為次。

 

雖然在素樸的理解中,不少人會尊創作為大,貶抑評論,甚至有些人嘲諷評論家,認為寫評論的是因為創作不出來才跑去搞評論。然而,實際上文學史中也不乏能創作又能評的大家。再者,就算只能評不能創作,這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作品的價值要能被看見,甚至作品本身要跟作品史接軌,要能進入作品的名人堂,主要是靠評論的剖析。

 

還有一點很重要,作者的意見固然對作品的理解很重要,但卻並非唯一絕對且不會錯的。舉個極端一點的例子,戒嚴時代撰寫追捧獨裁者或告密其他作家的作品的原作者,日後可能否認這個作品是追捧或告密,也否認評論者的文本解析方式。然而,此時我們應該相信評論員的解析還是作者的答案?

 

我認為文本解析可信與否的關鍵在於「論據」。也就是說,應該從提出解析者的論據去檢驗,而非從說話者或撰寫者的身分資格去評判。

 

今天記者跑去問原作者,言下之意就是相信原作者絕對能夠理解自己的文本原意且能充分解說。實際上,未必如此。啟動創作的可能是一股情緒或意念,而非對修辭文法、符號學詮釋學等解析文本知識的展現,一個創作人可以不懂任何文藝評論方法也能寫出好東西,可是一個好的評論者一定得懂評論的理論與論證方法,才能寫出擲地有聲的評論。

 

我也不認為今天的體制教育教導或評鑑文本解析的方法是最好的,裡面的確有不少待改進的問題。好比說解析某一文本未必只有一個標準答案,不過,這和混淆創作與評論兩件不同的事情是不一樣的。碰到爭議考題時記者用來批判考題的論據並不足以支持其結論,即便結論可能是對的,但如果論據不充分或推論方式有誤,還是不可被接受的。這正巧是評論寫作的重要堅持。

 

不少人接受記者拿原作者的話批判出題有瑕疵,代表仍有不少人接受了創作者對其創作的詮釋是正確的這一理解。但這一理解是同樣有瑕疵且需要修正的,本文想談的是這個面向,並不是替錯誤的考題或不好的考試題型辯護。未免有人誤解,僅在最後說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