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Zen大

活動與課程 活動訊息區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超一流商務人士的工作術–主題讀書會(加開11.03 台北)

By
on
2018-08-16

超一流商務人士的工作術

–主題讀書會(加開11.03 台北)

文/Zen大

這次去年十二月的主題讀書會,當時是公益場,回響很熱烈,在臉書上貼出詢問訊息與書單報名就額滿,是以沒有活動網頁。

因為當時不斷有人在問,因此,決定加開一次,時間是11.03下午一點到五點,費用600元,會導讀照片中的書籍(實際上不只,有些沒拍進去就當神秘驚喜囉),主題是探討超一流商務人士的工作術,到底有何特別之處,為何他們能夠憑藉獨特的工作能力上位?

想知道會工作的人與不太能掌握工作要領的人的工作態度與方法的差別嗎?

想知道自己今天的工作能力是否能夠面對未來的市場與競爭嗎?

想知道做什麼樣的工作又該怎麼做才能成功嗎?

歡迎來參加超一流商務人士工作術主題讀書會

 

有興趣提升工作能力或觀念的夥伴,歡迎報名

報名的人請來信bookhuman小老鼠(@)hotmail.com
告知 人數 姓名 連絡電話
我會附上活動地點跟繳費方式

 

 

活動與課程 閱讀資訊饗 教育與學習

過目不忘的記憶術-主題讀書會(10.14台北 僅剩32個名額)

By
on
2018-08-15

過目不忘的記憶術

-主題讀書會(10.14台北 僅剩32個名額)

文/Zen大(書單照片待補,等我將書從書堆中挖出來拍好照會上傳)

之前參加腦科學主題讀書會的其中一個伙伴來信詢問了其中一個次主題,關於記憶術的部分,有沒有機會專門辦一次讀書會講一下?

我在腦科學主題讀書會跟自己的超快速讀書法中稍微提過幾個技巧,但沒有更有系統性的介紹(時間有限之外,記憶術在上述兩個主題是輔佐式的角色)。

不過,記憶術的確是一個重要的主題,雖然說記憶術本身就需要花時間鍛鍊,但練成之後的威力很強大。

因此,決定將記憶術列為十月份的主題讀書會。

記憶術出現在人類社會有相當長一段時間,從羅馬室到人們熟知的故事聯想法(都有具體的操作技巧),記憶術已經自成一個學門,坊間也有不少大型課程。

但因為我將之設定為讀書會,時間僅只有四小時,因此本次活動主要將放在介紹記憶術中的腦科學原理跟實際鍛鍊方法,也會設計小練習讓與會的夥伴試試看,但就是沒辦法承擔起未來的持續深入內化使用需要反覆練習的責任,這部分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驗收成果。

費用七百元,時間10.14(日)下午,一點到五點,活動地點在台北市承德路二段,僅剩32個名額。

想參加這個主題到伙伴可以來信報名(bookhuman@hotmail.com),告知姓名人數聯絡方式,會再回傳活動具體的資料。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在地想出版 未分類

淡出出版產業

By
on
2018-08-15

淡出出版產業

文/Zen大

開始萌生放棄出版產業的念頭,最早應該是陸續停了出版觀察的專欄後,開始有種與業界拖鉤感。

實際比較直接的影響,應該是某次我因在臉書上的一句發言,成為被圍攻對象時,竟然連一些出版界不算小咖的人,都寫信來指責我。

那件事情我自認沒錯,因為我甚至沒有去別人的版面攻擊誰,只是在自己版上提出關於出版經營,應該留意一些地方。就連這樣,都引來一堆人的追打嘲笑和看熱鬧。

這之後我就心冷了,一個以出版言論為收入來源的產業,不能保障多元言論自由還群起而攻打自己不喜歡的言論,覺得再對這群人說什麼都是浪費生命,就不再想多說什麼,於是在心裡萌生去意,慢慢淡去。

雖然說原本我就一直是出版界的圈外人,邊緣份子,不入主流也人微言輕,但至少能夠有一方小天地說自己想說的話,也有一些人會認真看待或給予回應,但搞到群起而非理性的攻訐,那真的是不必了,我並不是非得要待在這個產業裡不可。

目前只剩下出書會跟一些出版社有合作關係,至於出版產業要怎麼走怎麼搞,那是出版產業自己都選擇了。反正說了他們不愛聽的,就以群起攻之的方式對付說出問題的人,我也是呵呵而已。

原本我就不是非要做出版,我想做的誰跟書有關的事情,想生活中持續有書且最好工作與書有關而已。所以,早年想當學者,因為學者好像被書包圍(後來發現未必,被期刊跟研究包圍倒是真的);後來當編輯,在書店工作(但這兩樣工作無法養家餬口,收入太低),再後來投入寫作工作,當個職業寫手;到如今又投入教學跟舉辦讀書會,貫穿的是想過讀書人生,而不是什麼產業或職務。

這幾年看出版業直直落,我心裡的感觸是,那不是必然的嗎?

既然有那麼多從業人員都沒打算認真面對問題,都只是走一步算一步,甚至排斥或睥睨某些市場,甚至認為發展商業模式很可恥,這樣的結果,不就是自己選擇的,說真的怨不了景氣不好或讀者不讀書。

我還是當個單純的作者或讀者就好,其他的就別自己瞎操心了,反正出版不會垮台,只是不斷縮小跟凋零或轉型而已。

職場煉金術

關於要不是XXX養不活自己,就不會選現在這個工作…

By
on
2018-08-15

關於要不是XXX養不活自己,就不會選現在這個工作…

文/Zen大

也許還是會很認真工作,不過,我很不喜歡聽到–要不是XXX養不活自己,就不會選現在這個工作這樣的話。

因為,別說屈就的工作其實也多賺不了多少錢?

沒有背水一戰都覺悟就先放棄,要多少理由當然都有。

試過了,辦不到,然後放棄。

放棄了,就放棄,尊重自己後來選的工作,做好,別總是說,我是不得已才做現在這份工作。

其實在我看來,有覺悟要做某個工作很少會活不了,問題還是出在某種浪漫幻想導致不切實際的錯誤理解。

因為喜歡一個工作而不碰工作的某些區塊或太聖化之,都是常見的情況。

好比說當作家,並不是都很美美當寫邀稿或專欄或等版稅,而是得做很多企劃組稿,能賣錢能寫都寫,撐過來的。

如果工作是另一半,沒有任何人想從別人耳裡聽到這樣被評論。

信仰主基督

民代、基督徒、蔣月惠

By
on
2018-08-15

民代、基督徒、蔣月惠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前一陣子,「蔣月惠」突然席捲台灣媒體,從原本「咬女警」的壞蛋,搖身一變成為無黨無派、力抗政府強權,為民喉舌的好民代,甚至還是一社福機構的負責人。蔣議員當初更是為了支撐羅騰園,才投身選民代,並捐出九成以上薪水

…。

 

蔣月惠的爆紅,毋寧是因為他的無私、利他與奉獻,不管您喜不喜歡他的行事風格,但是,她徹底倒空自己的無私無我無欲的態度跟做法,感動了許多人。

 

雖然媒體或網友當中也有人發現蔣月惠的基督徒身分,甚至報導了她周日上教會做禮拜的新聞,不過卻比較少人深入將她的行為與信仰連結起來看。許多人將蔣月惠當成好人或善人甚至聖人,感嘆她竟能做成這樣的事情。

 

基督徒知道,蔣月惠的力量不是來自她自己,而是她所信仰的神。耶穌在登山寶訓開篇就說到,「虛心的人有福了」,這虛心就是虛己,不以自己為重,看「無」自己。蔣月惠是個虛心的人,默默耕耘多年,只是專心做好自己份內工。

 

然而,弟兄姊妹不能僅止於開心有個能夠做好見證的基督徒再次登上媒體而已,更應該去思考的是,為何社會或媒體都極少將蔣月惠的行為與心志與其所信連結起來看,為何許多人只承認蔣月惠的好行為?

 

不只蔣月惠,還有其他許許多多長期投身公益,做了利他善舉被人推崇的基督徒登上媒體時,即便被推崇者將榮耀歸於所信的神,卻仍然被媒體淡化冷處理?

 

是因為台灣是科學昌明的國家,是因為子不語怪力亂神的傳統教導嗎?

 

應該不是,畢竟在台灣,如果有了偉大利他善行的人是其他更有社會影響力的宗教信仰時,媒體很少不做連結報導,很少會刻意冷處理或忽略。

 

只怕關鍵在於,基督教在台灣社會始終不自覺的被當成外來宗教,且長期以來因為某些言行舉止讓社會大眾排斥反感使然。

 

更要命的是,社會容或有一種刻板印象,基督徒當中固然不乏願意做善事幫助人的好人,但更多是想要阻礙社會發展進步讓人傷腦筋的保守派。畢竟每次因為公益慈善被報導的大多是傑出個人,但是站出來反對公共政策的卻是一大群基督徒甚至由牧師神職人員帶頭以教會的名義發聲。從反同婚倒反性別平等教育,教會讓社會大眾看見的基督徒嘴臉,多半是保守而不理性甚至是瘋狂的。

 

明顯矛盾的兩種基督徒樣貌,在不信者眼裡會產生「認知失調」,為了平衡自己的認知,只能刻意淡化基督徒好人好事的部分。不信主的人無法理解,樂意奉獻自己幫助弱勢的基督徒的力量來源與信仰根據,竟然和發各種荒謬言論阻止同婚跟性別平等教育的落實的力量來源與信仰根據一樣?

 

也因此,當一個基督徒積極幫助弱勢卻又發言反對同婚時,不信主之人的認知失調就更嚴重了,完全不知道如何面對這樣的兩面性?

 

說起來,人非聖賢,不同事情有不同意見,不可能每一個議題都跟大家的意見一樣是很正常的事情。基督徒也不是不能站在信仰的立場反同婚或質疑性別平等教育的內容,只是其態度和方式給社會的震撼太大,才會造成認知失調的情況產生。如果能用理性溝通和平對話的方式闡述自己的見解,不端著聖經或唯一真神當作唯一證據,能夠在尊重彼此差異的情況下和社會上其他意見的公民團體溝通,也許就不會是今天這個狀況。

 

我相信像蔣月惠這樣樂意無私奉獻的基督徒絕對不是少數,這些人當中對某些公共議題的意見也肯定跟社會主流不同,這種既有世界所認可又有世界所反對的特質並存一身是基督徒的特色,這些都是源自我們的信仰,甚至無論做了對社會好或不好的事情都是因為愛。

 

基督徒應該了解社會對基督教會的兩大印象,積極擴大社會認同且讚許的部分,在與社會有不同意見的部分則應該以減少衝突多開啟溝通對話方式表達意見,多些讓愛擴散的好見證,減少不必要的對立衝突與傷害,將基督徒的形象統合在基督的無私之愛中,爭取更多人了解基督信仰所傳遞的價值,進而跟隨,而不是因為表達方法的激烈而讓世人誤解進而遠離基督耶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