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Zen大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為何上課都聽得懂,考試卻考不好?

By
on
2019-11-16

不知道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

上課時聽老師講都懂,考試卻考得很慘?

看線上課程或聽音頻聽得很爽,可是回頭一想,怎麼忘了大半,不怎麼想得起來?

如果有,請放心,不是頭腦笨或記憶力差。

聊原因與解法之前,先再想一個問題:

這兩年網路影音節目快速崛起,許多網紅拍的流量動則上百萬,影響力驚人。

相較於暴紅文章,影片的點擊數明顯高許多。

在閱讀人口規模相當大的中國,能夠有十萬點擊已經算是爆款文,但是影音型的內容,能達十萬點擊,似乎比文章多。

有想過為什麼影音節目的點擊人數,能夠大幅超越文字嗎?

不管你的答案為何,可能也都說明了一部分情況。不過,腦科學認為,那是因為人類的大腦更習慣(注意,是習慣而非擅長,雖然兩者貌似很像,但結果並不相同,本文後面會進行解釋)處理影像資訊而非文字。

人類使用眼睛接收並以大腦處理影像資訊,以耳朵接收並以大腦處理聲音資訊已經有數十萬年歷史。

也就是說,這些機制已經寫入人類的DNA中。

但凡寫入DNA的技能,就好像某種自動化技術,生下來稍微訓練就可以熟練自如的使用。

所以,我們很快就會說話與觀看(畫面圖像)。

然而,人類的書寫與文字辨識能力卻只有數千年歷史,若考慮到普及程度,則只有百來年歷史,百來年歷史還不足以在人體中建立DNA,沒有DNA管理相關區塊的東西,就得花費很大心力學。就像開車也很得花費心力學,因為那也是很新的一種生存技能。

現代人最大的麻煩,就是生活中需要的主要技能DNA都沒有,都得自己學,還好人類發展出教育與文化系統協助人類在短時間內掌握生存必須的現代技能。

只不過,這些方法卻也還很新穎,仍未普及。

邏輯、讀書方法、寫作技巧,都是需要特別去學且不斷練習才能掌握的現代技能,原始DNA裡沒有,許多人類尚未安裝過這套程式,所以,不會用或沒有是很正常。
也就是說,人沒邏輯或不會寫或讀不懂都很正常,特別是我們身處的社會,基礎教育不是沒教就是亂搞,所以,國人長大後未必真的懂讀寫與思考。

說這些,要談什麼?

談一開頭提出來的問題。

假設一個人在學習時,只透過影像和聲音資訊接受課程訊息(上課聽講或觀看線上課程),會有一種感覺自己好像都懂了的感覺,但是,真要用卻很難用出來。

我們上課容易因為聽老師講解而感覺已經懂了,是因為大腦熟練到近乎自然狀態的接收處理訊息過程,讓人誤會了,但其實並沒有,大腦只是接收並處理了訊息而已。

輸入儲存與分類,大腦可能已經完成了,但是,輸出使用,卻不代表能夠順利。因為提取資訊跟輸入資訊,是兩種不一樣的大腦運作方式(很多人誤以為是一樣,因為運作的速度很快)。

如果說,這些訊息的輸出只需要使用口語表達,那可能狀況還好一點,因為人通常還算會說話,拼拼湊湊可以把想說的事情表達出來,就算不順暢,別人已還是能聽懂(靠自己腦補)。但是,如果輸出需要以文字書寫來表達時,狀況可能就會比較差,甚至是差很多。

書寫程度要達到讓人一看就懂的水準,需要相當程度的反覆練習才能掌握,沒有人生下來就會寫。一如使用眼睛處理文字訊號也需要相當程度的學習才能熟練的辨識與解讀文字訊號。

在我們生活的社會裡,閱讀文字跟書寫文章這兩項技能的訓練狀況並不好,甚至不少人根本沒有接受過訓練,只是憑大腦既有的運作慣性進行資料的轉換處理,於是經常出現一種明明話到嘴邊,想法在腦中已經有雛型,卻找不到合適的言詞說出來,有種卡住說不出的情況。

我的建議是,如果是重要的知識學習/接收,最好以文字為主體的書籍為佳,因為輸出與輸入都使用同一套文字系統,吸收消化的轉化少了一道工序。

千萬別小看挑選合適的文字跟聲音搭配這件事情,如果不是文字使用很熟練的人,聽到一大串代表文字的聲音想要如實記錄下來,是有難度的,因為不熟練使用文字表達或思考的人,每一次在腦中進行文字挑選都會大量耗費能量,且挑選的文字並常常不精準。

非得聽音頻或看影音資料進行學習的話,記得邊進行的同時邊記筆記,且必須用自己的話(文字表達規則)重新整理所看到與聽到的訊息,養成記筆記的習慣,養成把訊息轉譯成文字的習慣,如此能夠訓練自己的大腦熟練文字的排列組合,能降低大腦處理文字訊息時的耗腦狀況。

腦科學研究發現,人的大腦一次能夠提取道意識層次的文字量極少,跟我們處理影像或聲音訊息量完全不能比,關鍵就在於大腦對於這些訊息的處理熟練度不同的緣故。

文字使用的規則需要大量訓練才能啟用,無論是輸入的閱讀與萃取重點,還是輸出的文字撰寫。

這也是為什麼越來越多人捨棄閱讀書本而改看線上課程,或是更喜歡閱讀圖像影音而不喜歡單純文字,因為多數人原本就不擅長處理文字訊息,加上如今的數位影像時代崛起,網路上一堆好看又吸睛的影片或音頻,直接服務人類的原始接受訊息的本能,自然容易吸引更多人,因為接收訊息的門檻降低且感受更好。

但是,門檻低感受好不代表吸收好,更不代表再產出的效果好。在學習上有一件反直覺得事情,那就是越順利的學習過程,往往學習效果越差(大腦騙自己,以為自己已經會了),反而是學習過程遭遇阻礙必須停下來思考與解決狀況,學習效果才好(大腦藉由解決困難而了解問題)。

不熟文字轉換與使用規則會造成大腦處理訊息時的耗能,因此,不擅長文字處理者,讀一下書就累了,寫作感覺上也常常無法專注,且一樣容易累,因為無論是將文字轉化成腦波的輸入還是腦波轉化成文字的輸出,都需要啟動能量,而越不熟啟動規則者耗能越兇,效果越差。

學習必須以終為始,要從輸出端的需求回頭找尋合適的輸入方法。如果輸出要求是文字表達,輸入時最好以文字訊息為主,或是將所接收的訊息整理成文字保存。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學會喜愛損失、擁抱風險,從失敗中學習

By
on
2019-11-16

正因為人有稟賦效應,直覺的容易厭惡損失/風險(如果曾經到手再丟失就更痛苦),所以,更要學習反直覺地去喜愛損失/風險。

能成功者往往懂得拿失敗經驗當養分,另外一些人就只是拿最初的失敗當繼續失敗到底的理由。

不要用失敗當藉口放棄自己的人生,失敗是必然的,失敗是提醒我們仍有思考與規劃執行未周全之處,是防範未然的一張網,網住我們落入不可逆的破滅終局。

擴大來說,不要厭惡低潮要喜歡低潮,不要厭惡水逆要喜歡水逆。因為低潮來臨,翻身也就不遠了;因為水逆之後,必有順行(逆行都是一種善意的提醒,提醒我們的不足與盲點,只是我們總是過分在意逆行之際的不好結果,忘了學習更重要的事情)。

世間萬物都是一體兩面,兩面合為一體,是萬物的本質,就看你是否能夠參透並且接受其並存,要能在其中自由穿行而不受影響(就像投資人要能在牛熊市中穿行而不被擊倒退場)。然後,主觀上讓其中某一面的效果發揮而另一面的影響降低。

我很喜歡聖經裡的一句話,萬事都互相效力,較愛神的人得益處。萬事,代表好事與壞事都羅列其中,好事與壞事交互作用、互相影響,但是,懂得順從傾聽天意的人,必然能從中獲得領受。

我們起初以為的不好,只是當下的自己的主觀判斷,甚至帶著盲視與偏見(好比說年輕時候的感情失敗),並非真的不好,而是提醒了我們更重要的事情。

風險議題與決策息息相關,決策與人生勝敗息息相關。也就是說,風險議題與人生息息相關。雖然談論風險的文章或書籍,多用投資做為案例進行討論,其實說的是人生。掌握判斷風險的決策工具,才是真正多了最有利的保險工具!

當然,這一切的關鍵,還是在於看見問題所在的我們,願意找對方法來修正,讓人生軌道重回可能抵達比較好結果的路上!

#練習讓自己喜歡上損失
#幫已造成的損失找優點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書店和圖書館要逛自己沒看過的主題區

By
on
2019-11-14

有人問艾可,你買的書都讀過了嗎?

艾可是義大利知名的符號學教授,出版玫瑰的名字全球熱銷超過一千五百萬套,丹布朗的達文西密碼可以說就是艾可小說的美式通俗娛樂版。

艾可寫的書大賣後,買了一座古堡,收了他的三萬藏書(這些可不是普通書,大多都是價值不斐的古書)。題外話,他把歷代的電腦與文書處理系統也都存了一份,他說怕自己過去寫的檔案用新的電腦與軟體打不開。

艾可說,大部分都沒讀過,我收藏我不知道的事物,這些書不是為了吹噓知識,而是研究工具,因此,沒讀過的書比有讀過的有價值!

塔雷伯稱此為反圖書館,並認為人們應該專注在未知之事的探究而非已知知識的鞏固與強化。

一般人不可能也不想像艾可那樣大規模藏書,那要怎麼讓自己擁有一個反圖書館?

去逛書店或圖書館,特別去逛一下自己從來不曾走過的區塊。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逛書店或圖書館,但應該都只是看看自己熟悉的主題領域或暢銷書或新書吧?

我都是地毯式的逛,每一個區塊都會去看(所以很花時間,以前在學校讀書時,常常逛圖書館翻書記主題系統到忘了吃飯時間,白天進去晚上才出來都常有的事),特別挑一些工作或生活上完全無關的書翻翻看看,那些藏在圖書館與書店裡的未知區,那些你從來沒踏進去看過的區塊,就是你的反圖書館,藏著翻轉你人生命運的鑰匙!

 

逆社會觀察

宋楚瑜四度選總統,請廣告教母余湘擔任副手所為何來?

By
on
2019-11-13

(本文發表於太報)

老驥伏櫪,雖未歇於壯心,或者該說是「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嗎?」

此次總統大選,郭台銘表態不選後,坊間不時有傳言,宋省長將會再度披掛上陣。

沒想到,宋省長果真站了出來,表示將會投入2020總統大選。

副手人選則是由前聯廣董事長,素有廣告教母之譽的余湘女士擔任。余湘台東出生,從廣告公司總機幹起,最後成為台灣首家上市廣告公司的董座的傳奇人物,人生故事是愛拚才會贏的典型。

過去政治立場長期偏綠的知名節目主持人于美人女士,則將擔任宋的媒體發言人。

從副手與發言人的選擇,以及宋先生過去擔任新聞局長的資歷來看,旗下重量級人物全都是媒體高手,顯見競選重心將以文宣戰為主。

想來也是,距離總統僅剩兩個月時間,不可能準備地面戰,主打文宣攻勢,找專業操刀,盡力在最短時間內將優點轉化為實際投票動能!

余湘在記者會上提出的「我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則明白鎖定厭惡藍綠對決的中間選民。

台東出身的副手余湘,過去偏泛綠的于美人,加上宋先生,一場記者會,光是透過人選的宣部,就將競選團隊的訴求清楚明白勾勒出來,真不愧是大內高手的終局之戰,一出手就展現其格調,狠打另一個不知所謂的善後副手,以及勉強整合的威廉小哥。

說真的,宋先生參選不是為了贏,而是為了安民心。

讓知識藍、經濟藍,乃至出身背景偏藍而投不下蔡英文也不願支持國民黨籍總統候選人的民眾,有了可投票的選擇,不至於在2020年總統大選缺席。

民主社會的可貴之處在於,每一種聲音意見都可以有自己的代理人。社會中不同意見者能夠以對話和選票選擇領導人,但不保證哪一種立場或意識形態絕對能夠勝出,只保障每一種聲音都有權利表達而不被干擾。每一種聲音都不缺席,這是獨裁國家不容許的自由。

既然坊間有一群人認為藍綠兩邊的候選人都投不下去時,願意承擔的第三勢力,就有存在的必要。

從宋楚瑜的參選對總統選情的牽動來看,眼下台灣,真的需要一個能夠穩住經濟藍與知識藍選民的政黨,也就是中間偏藍的第三勢力。

柯文哲曾經試圖奪取這個位置,只可惜他的兩次參選結果,證明其取得泛藍支持能力薄弱,加上自我黑化速度太快,功敗垂成。

王金平雖然也想佔據此塊版圖勢力,無奈出身本土藍加上喬了一輩子,毀譽摻半,加上沒有政黨奧援,難以取得總統大選的門票,也只能放棄。

其他第三勢力,政治底底氣尚且不足,尚無承擔此一重責大任的人選。

宋先生出馬,或許深綠獨派又會出來,大肆以宋楚瑜過往的事蹟進行抨擊。

我是這樣看的,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聯合次要敵人對付主要敵人,比什麼都重要。能夠削弱當前國民黨中的極統與極端勢力者,都是盟友。

現實是,當前民意版圖仍是藍大於綠,讓投不下藍營候選人的民意可以宣洩,對綠營與國家都是好事。

台灣島上的最大公約數,是中華民國台灣的自主獨立運作,不被外力以任何方式介入,不令其往香港化方向發展。

我一直相信,真正的藍營支持者,是熱愛民國與華夏文明中美好文化之人,不會眼睜睜看著中華民國被粗野狂放的勢力佔據,不會讓國民黨被其他勢力掏空且借殼上市。

一個有生命力的民主政黨,應該是有自我反省檢討與改革進步的能力,當政黨上位者失德時,支持者應該批判矯正甚至取而代之,而非一味盲從。很遺憾的,國民黨似乎已經失去了這種能力,質疑批判黨中央者紛紛被驅除,基層支持者盲目力挺,黨機器日漸腐化衰敗。

宋省長在此時選擇出馬競選,真的是老驥伏櫪,了不起,願意讓自己成為飄散無可託付民意的歸處,即便這樣的聲音數量不足以令其當選。他自己當然也知道,藍營分裂的大選,藍營從沒贏過,卻還是站出來,可見其心情。而台灣竟然只能靠宋先生一人來穩住中間偏藍選民,台灣的民主之路仍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斯文老派人出來選,還有一個好處,讓那些已經野掉很久的國民黨支持者,認真靜下來想一想,為何堂堂一個國民黨為,會走到今天這般田地?

當宋先生承擔起藍營支持者的期望,出馬再戰的同時,知識藍經濟藍的朋友們是否也應該想想,自己是否盡到了一個政黨支持者應盡的責任?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莫讓世上苦人被挾持

By
on
2019-11-11

昨晚下課,搭公車回家。

快到夜市時,想上廁所,就在大美超市那站下車。想說上完再走回去。

一進超市,看到幾組人零星的散坐在店家提供的座位,吃超市便當。

其中一組是一個媽媽帶兩個小孩。

或許是我多愁善感一些,覺得星期天晚上母子三人卻在廉價超市吃超市便當(大美的便當真的便宜,但不能說有多好吃)。生活想必不容易。

特別是上了一天課,對象大多是基金會輔助的清寒學生。早上的練習,好幾位都寫到缺錢,有一位甚至寫跟外婆的相處,這都是對一般學生上課很少碰到的。

休息時間,除了聊一般大學生會聊的,就是多了打工申請獎學金,沒錢,花錢要很省這些話題。

不過,他們雖然現在辛苦,未來還是滿有希望的,至少能夠憑藉社會提供的一些資源幫自己累積能力,只要未來選擇道路上,更清楚什麼能夠幫自己擺脫過去的問題。

我是有在課間碎念時建議可以去試試看業務銷售工作,如果很需要賺錢又想自我鍛鍊的話。這幾年有機會去學校演講有人問起工作如何找,我說如果缺錢就去當銷售,讓工作好好磨練一下,撐過就是你的了。

還聽到一個從小練游泳但知道自己未來只能是普通程度的女生在講他投入的事情,這世界有時候就是對體育音樂繪畫等非熱門專長的投入者很殘酷,只有極少數頂尖才能靠專長活下去,而國家社會鼓勵這些人從小投入卻不管日後轉出的接軌問題…

總之,我可以理解為何他們會說韓粉是多數,因為他們生活的世界,是社會底層。他們是底層的異類,也就是人們口中說可以翻身很了不起的那些優秀卻早年貧困的孩子。

所以,我一直覺得韓導很可怕,他真的有看見社會廣大普羅的苦(世上苦人多),只是將這些痛點拿來自己用而非幫助社會變得更好。

認真張大眼睛看非蛋黃區的世界,或基層工作者,或這些人會出沒的動線,真的是苦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