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Zen大

生活有感想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人沒有不迷惘或迷失的…

By
on
2020-05-27

早上有個人發信問了我一個關於信仰/價值信念的問題,問題大意是,我平日都做什麼事情,來避免自己於信仰上不迷失?
這問題有點高舉我了,或者是發問者可能只看到了我極少數的面向,才會產生如此判斷?
人到中年,我的體悟,人哪裡會有不迷失的呢?
總是會有迷惘或走錯路的時刻。
每次交出去的稿件是否可以順利傳達想法?
文章這樣寫是否真的能夠清楚表達我想說的事情?
碰到惡意攻擊自己的人是否可以不要再往心裡去,不要動怒?
看到一些無法因為開口批評就變好的事情是否應該學著找不同方法處理?
每一次跟人互動對話是否誤解他人意思?
是否不經意間又說錯話傷害了某人?
為什麼這個活動明明很好卻推不太動?
為什麼又對某些早已告訴自己不要再生氣的事情產生影響自己作息的情緒?
為什麼沒能更努力?沒能做更多幫助人的事情?
每天都有非常非常多的迷惘與困擾。
差別在於,多久能夠發現自己正在走錯路?以及發現之後多久之內能夠改轉道路?另外就是,在自己領悟並轉變之前,沒能遭致大錯誤降臨導致社會介入審判,才有機會得以修正自我!
簡單說,除了自己要能警醒外,也還要運氣好,沒被社會放大檢視。
少數一些人,一犯錯馬上就被逮住,連反省與改善的時間都沒有,就得承擔代價。
多數則如你我,老天垂憐,給我們足夠的時間和機會意識到自己的不足並且得到改善的機會,或是恰巧碰上能夠幫助我們的貴人!
我自己不能說做得多好,我自己對很多事情的選擇,經常也是會迷失或迷惘?困惑於自己是否作對選擇?
至於做了什麼?
讀書思考寫作與人談話,請益高人,見不賢而內自省、見賢思齊這些肯定都有做的,但你問我做這些事情的效果如何,我覺得不是沒有,只是真的有限!
與其說做了什麼,不如說就是運氣好!
沒有碰到非常棘手的困難狀態,沒有需要真正用生命去決斷勝負的困難,我們是太平盛世裡有著普通煩惱的普通人。
我只能說,迷惘或迷失其實是人類的常態,錯也是經常在犯的,也是經常檢討自己,就是不會天真的以為自己能夠成為不會犯錯的聖人,或者認為別人都不許犯錯必須成為聖人,這些都是另外一種制約,雖然很常見。
如果非要做點什麼,那就是平日裡盡量幫自己設定不可逾越的界線,知道這些事情會在哪些情況發生,然後,盡可能繞開不讓試煉有機會降臨。
年紀漸長,事情多經歷幾次,慢慢累積一些經驗,避開錯判,也不讓情緒干擾或傷害自己的判斷思考過程。盡力維持如常狀態的平常心(雖然並不容易)!
佛家的生活即修行,基督信仰的不住禱告,都是在學習持守自己的心,不讓犯錯的可能性有機會滲透自己。
我們其實不是那麼優秀,只是沒被逼到需要用生命決斷的情境上,說起來很大一部分是僥倖,或者說上帝的恩典。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為什麼政府不直接發兩千,而是要人民先拿一千塊跟他買三千塊的振興券?

By
on
2020-05-26

很多人不解,政府為何不直接發兩千而是要我們花一千買三千回來用。
有些人不知道,當年凱因斯推動新政時說了什麼比喻吧?
凱因斯說,聘用工人來挖洞,挖完後再填起來也沒關係,重要的是讓人有工作做,新政的一部份是以工代賑(這次政府也有推以工代賑,但並非新政那種規模,也是因為兩者的時間長度與起因不同的緣故),重點是讓大家手上有錢可以花,以刺激市場活絡經濟。
說起來跟振興這兩個字有關係,振興要救的是經濟數字,那就得創造/增加貨幣的流通與乘數效應。
簡單說,能讓錢在市場上多流通一次,盡可能讓錢在市場上流通,效果越好。
但是,直接發錢,不缺錢的會把錢存起來(這裡的存是概念意義,資產減消費後的剩餘),所以政府打算以政策誘導人們先拿出手上的現金,跟政府買券去花,可以增加一次的貨幣流動。
你跟政府買來的三千塊是要讓你都花掉的,而且你自己也花了一千塊跟政府買真振興券(錢)。
對個人來說兩相加減後是得到兩千塊,對總體經濟卻是一個人頭就至少四千元的貢獻(懂一點凱因斯或總體經濟學,可以知道政府在做什麼!至於有沒有效不好說,不過,的確是個蠻不錯的嘗試)。
也就是說,兩者相加一個人總共能有四千塊的效益(贏過直接發3600元消費券的馬英九,政策設計上的進步原本是好事,卻因為某些原因會讓人不開心),而非兩千塊(政府還能從民間收一波貨幣回來支付振興券的成本,也就是減少納稅人負擔,減少舉債)。直接帳面算,兩者至少就差了一倍。
還有一點很重要,政府給你的三千塊振興券你終究是要花掉的,而且很可能是用你自己付的錢創造出來的乘數效應所支付的,舉債補貼的部分有可能極小化(窮人與弱勢是政府直接給三千,不用買,這部分政府得出錢)。
想一想,你拿一千塊到郵局或金融機構買入三千塊振興券時,一千塊是否存入銀行?
假設有兩千萬人花一千塊買振興券,那就是政府有兩百億入帳,拿這兩百億現金創造六百億振興券,市面上出現六百億的振興券流通,最後到銀行去兌現時,用來支付給商家的錢,可能是我們支付的兩百億存款(這些錢只要商家在兌換後不直接提領也存入銀行,那就等於政府實際上不用出錢,只是透過一些手續創造出了貨幣,這原本就是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創造信用與貨幣的技術之一;當然,以上是方便解說的簡化模型),政府甚至不需要額外拿錢出來支付。!
市場需要刺激活化的媒介,讓錢的流動再起。只給特定重災區振興方案,說得好像社會系統的貨幣流動可以一刀切一樣,給了重災區的錢就能一直在重災區流動不流到其他子系統嗎?
振興的目的是協助找回市場信心。至於嚴重受國際衝擊的,政府之前不是先紓困了嗎?
政策多半是配套的要從系統論而非個人感覺去檢視。有些人根本連檢視政策工具要用什麼檢核工具來做都不知道,只會憑個人直覺,相當民粹,且犯了合成謬誤。政府的施政有些是反直覺的,會讓個人覺得不好,實際上卻對群體有益,這在社會科學是很有名的宏觀與微觀難題,經濟學常見的說法有公地悲劇、儲蓄悖論(對個人好對群體未必好)。
如果最後的振興效果比較好,過程麻煩一點,不也是一種共體時艱的互相扶持嗎?如果為了簡化執行過程而讓效果打折,那才是真正浪費資源的事情!
救經濟數字是有一點無奈,但眼下的世界就是以經濟學那套統計數據作為評估指標,我們不可能片面說不想遵守了就丟掉,實際上也暫時沒有更好的評估社會經濟狀況的指標了。
政策都是以群體需求為出發點進行設計,當然會幫到個別的人但也很不幸會有遺漏,所以需要再有配套來補強,所以政策都是一大組的,很少單一政策能夠通盤有效。從系統論的角度看,解決一個問題後還會再衍伸出新問題,還要再解決下去,就是這樣不斷持續,沒有告一段落或從此進入某種超穩定均衡的美事,這也很反直覺,因為我們總希望能進到某種均衡後停止!
滿多人都以很多國家都全面發錢,難道他們都是笨蛋來責難台灣的振興方案。
如果已防疫成效來評估政府效能的話,某種程度我是認可他們的都是笨蛋論啦。
全民普發跟普篩一樣,那是因為他們的市場基本瓦解,只好普發。但實際上普發成效很差,很多人遲遲領不到,一堆不缺錢的多一筆,也不會花就存起來。而且普發的是紓困不是振興,外國政府還不知道得花多少錢舉多少債才能設法振興崩潰壞死的市場經濟!?
 

逆社會觀察

歐陸不想讓你知道的世界史

By
on
2020-05-23

幾年前歐洲學界就有人開始宣告後現代主義的終結。
這次瘟疫過後,我認為算是算是正式結束。
解構,小敘述,遊戲化…,感覺都是逃避歐陸/世界大歷史的一種逃逸思想路線。
歐洲的假仁假義,武漢肺炎發生後,總算是徹底見識到了!
西歐國家長年以二戰的重創(假託蘇共威脅)的可憐形象,逃避掉了自己在十九世紀之前三百年,對世界的破壞剝削與蹂躪該承擔的責任(轉型正義不是應該先究責再看要和解還是懲處嗎?),造就戰後歐洲一堆巧妙的左派。
靠著美國霸權支撐的和平安逸,發展出一套好像他們天生就充滿正義與道德,重視人權與環保,而其他國家都很糟糕,追不上歐陸的先進一般。
當然歐陸哲學家很厲害,所以要論述論證還是強辯,其他世界可能真的是贏不了!世界史的建構與詮釋權算是掌握在擁有大學系統的歐洲手上。
美國在實務上當然很強,科學也很強,但在文化與思想上的發展,美國在歐陸面前也經常是矮一截的存在,難以抗衡歐陸兩千年哲學思想史的分量(但其實,歐陸這些文明結晶之所以能夠在今天大肆宣傳,還不是靠著美國打贏二戰的緣故)!
就說亞洲的日本當初發起大東亞共榮圈,唯一的失策就是去打美國,引來美國反擊,結果丟失了一堆亞洲佔領區,否則,今天的歷史還不知道會怎麼寫?
畢竟日本佔領了亞洲各國之後,首先市區除了西歐殖民帝國的勢力,接著才接管,且因為打仗打輸了,話語權在人家贏家手上,所以,史學研究承認日本當初其實幫助了亞洲脫離殖民統治的論述不多,大多都只是抨擊日本發起戰爭,卻不想想日本為什麼要發起戰爭?日本其實也可以說成是在對抗侵略亞洲的歐洲帝國主義!
仔細回想戰後歐陸思想家的思想開展,認真對待歐洲過去三百年對世界的破壞的不多(大概就年鑑學派還有一些歷史學者),都在檢討納粹希特勒或社會主義的危害,不然就是討論工業革命後的現代社會的各種優缺點,重新發明歐洲世界對人類歷史的重要性的歷史論述(黑暗跟破壞面就放在小角落稍微帶一下,混過去)。
最糟糕的就是歐洲,特別是西歐跟南歐。最會成本外部化利潤私有化。國際責任不要扛,對我有好處的,我都用法規跟思想論辯制定好好的一群國家(環保問題無解的原因之一,不也是這些所謂的先進國家不想承擔工業革命以來,帶頭造成的汙染累積下來的破壞的責任?只是不斷地在規範現在承擔歐美產品消費生產製造的開發中國家的環境保護標準,這是非常狡猾的逃避策略)。
好好讀一下大航海以後到二戰結束前的歷史,歐洲真的是鬧很多事,破壞很會的一個地方。造成兩次大戰的原因,歐洲似乎也簡單的推給了發動戰爭國,然而從社會史的角度來看,這種都是託辭。
這些搞出一堆爛攤子的國家們,戰後靠美國的馬歇爾援助計畫活了過來,活在美國霸權的體系保護下,卻開始編織自己是西方文明的發源與建構者的神話(當然,歐洲出現的科學與哲學、政體形式、法律、會計、醫學,金融邏輯這些知識系統都很棒,也是事實,但是他們並沒有像他們說的那麼認真盡責的推動並落實這些知識系統,且開始以思想成就掩蓋真實世界史發生的鳥事),以歐陸思想的成就睥睨整個世界。
某種程度和鴉片戰爭以前的東方天朝一個德行,以重新研究與解釋世界史的聚焦方式引導大家遠離某些議題。
所以,不要太指望歐洲反共,美帝跟亞太的澳州與長年與中共邊境鄰接,彼此有仇的亞洲各國,還比較有希望一點。
不過,美國畢竟打算修改對中政策,從協助融入世界體系改為對抗,因此,接下來十年,國際地緣政治版圖開始大規模調整。
不能預先看清楚趨勢的組織或個人,可能會在這波大調整過程中被市場與國家清洗掉。
感覺上會洗掉不少人,因為大腦中的世界模型一但建立後,會隨時根據真實世界的資訊修改的人不多,往往是扭曲世界真實來配合模型。
修改模型是不斷自我否定與批判的過程,違反人類喜歡穩定與秩序的慣性。會願意且能夠持續做的人比較少。
這是為什麼典範轉移過程,有些人會殞落,有些人可以趁勢崛起。

人人當老闆 生活有感想 私飲食劄記

社區商圈展店勝負 找出獨特性很重要

By
on
2020-05-19

(照片是京都大丸百貨地下室的三嶋亭)
我家附近有個萬年做不起來的店鋪,之前換了好幾個老闆,賣過拉麵,泰式,早餐…。
過去開店的老闆,選擇的都是附近商圈已經有的餐點類型,甚至已經有很多的,好比說早餐店,我家附近有兩所中學,已經有十幾家早餐店…
再不然就是已經有很強的老字號餐點在,例如某次開泰式餐點,附近已經有一家開很多年且深受歡迎的老店,結果開沒三個月就收了,業績之慘!
最近,終於被被新接手的老闆做起來了,甚至開沒幾個月還漲價了!
簡單分析一下,關鍵原因是他賣的東西,大家很常吃的捲餅(為主的一系列麵食,其他的蒸餃小籠包酸辣湯,別的店也有賣),但附近都沒有,只有他們賣。
而且漲完價,價格不算便宜。我猜漲價是為了加入外送平台,攤提外送費用。
之前趁著漲價還順便增加了一堆品項(炒飯炒麵系列),還有外送跟外帶服務,加入一堆支付平台。
結果生意更好,是我們家附近少數很多外送員在等的店家,每到用餐時間店外等著取餐的人一堆。
真的是很厲害。這波這麼慘人家還逆勢成長!
感想,想加入既成之社區商圈的餐飲生意的後進者,未必是拚出餐點最好吃,而是先找出該商圈還沒有,但固定一段時間會想吃一次,稍微有一點進入門檻的餐點類型!
也就是尋找社區裡的相對藍海,或是自己的獨特賣點,活下來的機率比較大。
好比說我家附近社區商圈有一家麵包店,附近大概就這一家,雖然也不難吃且常出新款,但是,幾近壟斷市場的結果就是經常漲價,某些品項甚至比台北市的麵包店還高價(但略低於便利超商的麵包,定價抓得很精準),生意還是很好!除非每次都跑很遠去買,否則為了便利還是會在這裡買。
前不久我家附近開了一個小攤子,賣港式餐點,一開始承租一個小店舖的分租,也是因為獨家,附近沒有,開沒多久就搬到比較大的店舖經營了!
深入回想一下,這些年附近商圈順利展店成功的,幾乎都是新增以前沒有的餐點類型,像是滷味、窯烤披薩(餐車型)、鵝肉,也都是後來加入但以前商圈沒有的行,也都做得很不錯!
真心覺得,社區商圈餐飲生意不是不能做,但是不要太偷懶,要認真觀察過商圈附近既有店家,找到自己的獨特切點,活下來的機會比較大!
#找到藍海還是很有用的#獨特賣點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以自己的人生原則取捨生活

By
on
2020-05-17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想人生設定,以及落實方案的規劃與執行。
我自己是為了做想做的事情就能過活,所以才從組織離開。因為想把時間花在專心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所以減少不必要的會議應酬交際派系政治與選邊站和表態,還有結黨結派。
跟一個人好不好合不合的來無關,這是對我的人生原則不是對人。當我覺得花在並非想做的事情上的心力和時間,會超過想做的事情時,我就會適度的斷捨離那些事情跟人。
即便人生因此會有一些小困擾跟麻煩,也是我選擇後主動承擔。從年輕時候起就是這樣,歷經教會、學術、出版、寫作與教學等領域,都是一樣的,會主動且不斷地捨棄與斷絕很多人事物,設定不可踰越的界線,保留自主空間過自己的生活!
當年選擇成為Soho就是希望能減少行政與人際事務,雖然後來出現了社群平台很多事情變得不太一樣,但還是盡力保留自己的那一塊。早幾年網路上可是連我的照片都找不到,呵呵。
所以很抱歉我經常會拒絕一些,在別人來看可能沒什麼的事情,我也知道邀約者是好意,單純人生規劃裡少了個塊。
希望盡力花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後能夠活下來,那就很感恩了!不需要逼死自己高速運轉,不需要拚到天下皆知或富可敵國,盡量不需要委屈自己,有時候吃點虧也就認了不想去爭。
不能讀書寫作任性過活的人生,對我來說也是無聊且痛苦。
#隨順而活但是稍微任性一點#不那麼社會化反而能夠擋掉一些不必要的時間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