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Zen大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十個發想寫作主題的方法

By
on
2018-12-14

十個發想寫作主題的方法

 

文/Zen大

 

1.大家都覺得是…但你覺得不是…而是…

 

2.大家都不會,但你很擅長的

 

3.你所屬的圈子裡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

 

4.社會上正在熱烈討論的事情,但你有更好或不同的意見想補充

 

5.別人覺得痛苦,但你剛好擁有解決辦法的事

 

6.你的興趣

 

7.你的專業

 

8.你的家人

 

9.你人生過去曾經跨不過的門檻,如今跨過了,你是怎麼辦到的?

 

10.廢話,爛點子,爛想法,所有狗屁倒竈的事情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關於寫作,有稿酬且能夠持續寫就很棒了!

By
on
2018-12-14

關於寫作,有稿酬且能夠持續寫就很棒了!

文/Zen大(歡迎來參加快速寫作課程,這是多年實戰寫作秘訣)

我寫過最低的稿費是一個字五角,一篇兩百或四百(比較多是兩百),在人間福報的民意論壇版,一寫寫了兩年多,是當年主編來電約我幫忙寫,每天一篇,一周五篇。

後來主編榮升,接手主編還是讓我寫,但就改為一般投稿,且對主題要求越來越多限制,我就慢慢淡出了!

 

我不知道其他寫作人接到這樣的邀約會怎麼想?

 

我猜大概就是以稿費太低為由,拒接!

 

當年我很缺錢,畢竟寫作維生不容易,沒得挑。

實務上來說,每個月七八千塊的稿費收入,對當時的我來說很寶貴,我很感恩有這樣的機運。

 

後來回頭看的好處是,那段時間密集的鍛鍊了實戰寫作評論文章的能力,讓我後來可以同時接七八個專欄寫,天天寫,也不會覺得累,因為練成十幾分鐘就能寫完一篇的能耐(好壞是其次,寫日常專欄,總有高低起伏)。

 

之前有人在我的快速寫作課程底下留言說,倪匡是特例,他是天才,因為我很愛講倪匡的例子。

 

但其實,能像倪匡那麼快的人,世界上還有很多,只是我懶得舉太多例子,就被不相信可以靠方法練成的人說成那是天才特例。艾西莫夫,史蒂芬金,村上春樹,蔡瀾等一票香港作家等,都是寫得多又好的人。

 

我很討厭天才論,社會學裡也有一個小領域研究天才這件事情,找到的答案跟後來的一萬小時理論差不多,就是當年那些人以當下其他人不知道的方法練就了某種傑出能力。

 

我會接低廉稿費的另外一個很重要的理由是,我始終覺得,能靠寫稿維生是很幸福且幸運的事情。

 

好比說,便利超商店員貨小吃店便當店那些媽媽阿姨們,站一整天,理貨一整天,面對奧客一整天,賺不過千來塊,抵不上一篇稿費的錢。

 

所以某些知識青年或知識份子說,因為知識有價阿枝累得所以認為稿費或知識勞動所得應該要達到某個位階以上才合理,我也覺得這個道理沒錯,但是,這個價碼的基本標準國家可以保障,高標卻是得自己創造,國家沒道理保障菁英的生活水準可以拉多高,國家只負責保障不讓人餓死。

 

擁有知識沒有比較了不起,知識勞動跟體力勞動對這個社會都很重要,從功能論來看,只是各司其職,當然市場訂出了價碼,而我認為知識勞動者應該感恩的是,至少有機會向上爬升。

 

稿費高的是很高的,只是未必每個寫作人都有機會領到,領不到高的就只能領基本門檻的,嫌低而放棄,在我看來是放棄下場實戰,放棄累積資歷,放棄了未來的可能性,以一句專業被踐踏之名。

 

我也認為專業有價,也認為有些人的確踐踏剝削專業,但我是這樣看得,整體市場上高低價格都有,那就合理,只有低價那就是踐踏,只有高價也會有白搭便車者佔便宜,所以高低價都有,某種程度上很合理,畢竟沒經驗者需要累積經驗,給低報酬者就買這些人的服務,自己承擔一些買到爛貨的風險,也賺到一些目前仍被低估的強者的好處。

 

但是,我覺得時時提醒自己,自己在社會上的位階並不弱勢,已經很幸運了,只要自己未來更努力一點,持續往上轉就好。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人設崩壞的網紅、導演與麵包師傅…

By
on
2018-12-12

人設崩壞的網紅、導演與麵包師傅…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的台灣,公眾名人接二連三出事。

 

捲款/負債跑人的網紅、被控性侵的導演,與自表是中國台灣人的麵包師傅,無不被社會輿論強烈譴責。

 

每次出事生後,都會有人加碼爆料,像是早就發現網紅的先生愛玩期貨且虧損累累,名車名錶多如過江之鯽,還被廠商招待出國。深陷性侵疑雲的導演則是不斷被踢爆,早就有愛卡女演員油的前科。中國台灣人麵包師傅則被踢爆給薪過低,與麵包店本身的高獲利率不成正比;還有人爆料麵包師傅走紅以後就變勢利眼,原本工作上有往來的記者說自己被冷眼無視。

 

基本上,名流出事的新聞容易鬧得很大,因為圍觀者眾,大家都要來發表兩三句意見,或落井下石或代他人伸張一番正義。總之,既然有現成的落水狗了,多少就會有人湊上來胡亂打一番,趁機發洩一下自己的生活壓力。要不然,有些是真與我們鄉民有關,卻總有人氣得好像碰見殺父仇人般?

 

我自己長期觀察下來,發現一個現象,如果名人出的事情跟自己原本的人設有關,那麼即便沒有違法只是道德瑕疵都很難再翻身,就算祭出買一送一也沒用。但如果跟本身的人設無關,即便違法,沉潛幾年就可捲土重來,或是來個買一送一就能挽回人心。

 

所謂的人設,原本是指戲劇中的人物角色設定,後來被中國輿論界挪用來解讀公眾名人的公眾形象中的三觀(價值觀、世界觀與文化觀),或是說這些是公眾人物與社會大眾約定好,自己在社會行走時會遵守的些價值信念。

 

舉個以前的例子,好比說九把刀,他劈腿電視台記者後,意見領袖的聲望一落千丈,圖書銷售量不若以往,幾乎沒再出過愛情小說與部落格上連載的雜文。

 

為什麼?

 

出事後有人替九把刀緩頰,說他單身未婚,充其量只是換女朋友換得比較沒道德,也只跟當事人有關,旁人怎好多說?

 

關鍵就在於他平日的人設,總愛在網路平台上曬恩愛以建構出自己是專情男人形象,甚至有不少商業收益是因此形象成功而獲取,自然有人覺得自己被背叛,進而選擇抵制或不再消費其生產的產品。

 

再好比說福山雅治,他甚至沒有劈腿只是單純的戀愛後結婚,公布消息時經紀公司股價一落千丈,據悉是因為不少他的死忠粉絲真心相信他一輩子不會結婚,長年砸大錢買了他的周邊商品。違背個人既定人設的事情曝光後,對粉絲的傷害比當事人違法還要嚴峻,要與粉絲修復關係不是不可能但會很艱辛。

 

如今的人們,在消費公眾名流所發送的訊息時,很像當年羅蘭巴特在《神話學》中所分析的摔角比賽一樣(巴特說,人們看摔角不光只是看摔角而是在看道德劇)。我們如今也是一樣的態度在看公眾名人,因此這些人的公眾形象與言行舉止只能按照其人設來呈現,只能是活在舞台前台的演員,只能演好他們一開始告訴我們的角色,尊走角色的既定規範,不能露出其他樣貌,無論是自己故意還是媒體偷拍。這也是為什麼以玉女形象走跳的女藝人不能夠被拍到抽菸或靠在男人身上的畫面,即便這些都不違法。

 

解讀社會輿論對公眾名人的態度,不能單單只看事件的道德或法律層面,而是要從神話學或戲劇的象徵主義的角度來看,才能理解為什麼同樣的錯誤行為發生在不同公眾名人身上,得到的輿論評價或實際反映卻大不相同?

 

今天自表為中國台灣人的麵包師傅,走紅之初打的是台灣之光與台灣特色,國人都接受了,等於他的人設已經確定了。而今卻出爾反爾,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而妥協都不可以。

 

如果今天不是如此刻意主打台灣而走紅,一些國族認同感強烈者固然還是會生氣,但多數國人應該只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看待,因為當初沒有向我們承諾他的人設中有這些設定。

 

好比說在韓國發展的女藝人為什麼在向中國道歉反而獲得更多台灣人支持?

 

與其說他是被迫,不如說他一開始的人設裡並沒有強調這一點,只是無意間說出了讓中國不開心的話,經紀公司為了止血讓他出面道歉,人們在解讀時就會有不一樣的理解與反應。

 

網紅落跑之初,還有不少支持者到臉書平台上留言給他打氣,說相信他的說詞,某種程度也就是代表即便他的借貸與破產涉及法律糾紛,但支持者因還相信其人設所以支持他。不過,隨著爆料日多,真相的大白,那些原本的支持者所感受到的背叛痛苦,甚至因愛生恨,關鍵也在人設崩壞這件事情。

 

至於導演性侵疑雲一事,這是踩到台灣社會對所有公眾人物的基本人設。也就是誰都應該必須在性行為一事上潔身自好,不能違背他人意願侵犯他人。這也是為什麼好幾次有政府官員施政失利都沒辦法讓他下台,但一抓到不倫外遇馬上自行請辭,因為社會輿論強烈不滿。

 

據說日本有不少演藝公司跟女偶像簽約中明訂要求不准談戀愛,理由是偶像是用來滿足粉絲慾望想像的商品,談戀愛等於破壞粉絲的想像,也就是破壞偶像這個存在的基本人設,因此少女固然有戀愛衝動與慾望卻只能被禁止與壓制,否則崩壞的人設造成的商業損失,經紀公司將唯犯錯失格者是問。

 

社群網路時代,有不少人更在意的是公眾人物承諾的人設形象是否與其言行一致,勝過是否遵守法律。想成為公眾名人或意見領袖者,務必仔細盤點自己的人設與言行是否仍然一致?!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想像練習–做之前先想過一遍,執行效率與成功率都會大幅提升

By
on
2018-12-12

想像練習

–做之前先想過一遍,執行效率與成功率都會大幅提升

 

文/Zen大

 

每天一早,開始工作之前,我都會花幾分鐘時間,把今天要做的工作項目全都寫在一張空白紙上。從主要的幾大項核心工作(寫稿,編寫講義,上課,演講,開會)到行政支援工作(跑郵局寄包裹,去影印行拿講義等等),想到什麼都寫下來。

 

寫完之後,我會根據工作的緊急與重要原則、所需的時間長度與最佳執行時間,開始在腦中排列進行的順序,再為工作編上執行順序的號碼。

 

接著再開始一天的工作,每完成一項,就從紙張上槓掉。有時候比較順暢,好比說不需外出上課或開會,還沒到中午就完成整天的預定進度,此時就可以休息或者再追加工作項目。如果一整天下來還有工作沒做完,就得檢討是否有不可抗拒的外力阻礙工作進行,還是自己貪多,排了太多工作?

 

久了之後,漸漸就會摸出一套工作節奏與各項工作的執行時間,能夠更精準的安排工作順序。

 

我是從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就開始編寫每日工作進度表。

 

嚴格來說一開始我是撰寫工作日誌,當時的主管要求我每天下班前整理出一日所做的工作大小事項與執行狀況給他過目,因為當時的他正為公司大型專案忙碌,沒有太多時間指導身為新人菜鳥的我。

 

而我在整理工作日誌的過程中,無意間發想出了這套做法。

 

一開始我是下班時才回想整天的工作項目並加以記錄,後來覺得太花時間,改為做完一個工作項目後馬上紀錄,再後來大概是摸熟工作的大小項目,每天上班之後就開始羅列當天的表定工作進度,然後再開始工作。

 

開始預列工作項目後發現,不但工作出錯率下降了(當初主管就是為了瞭解我那些工作比較容易出狀況才讓我寫工作日誌),工作效率也提升了,在腦中想過一遍之後再做事,實際上執行工作時會變得比較流暢,因為,會自行把比較適合放在一起做的工作項目安排在一起,不但節省了零碎時間的產生,也透過安排不同類型的工作項目自然達到休息或轉換心情的功能。

 

多年後我在腦科學作品中看到了科學根據,腦科學研究發現,讓運動選手或音樂家在腦中預先演練過一遍接下來要執行的運動項目、演奏的樂譜,再實際練習時的出錯率,比不預先想過就執行來得低很多。體育界與音樂界早已積極導入想像力練習,透過讓選手冥想的方式,提升實戰能力。

 

日本知名的廚藝學院東京菓子學校在其出版的作品裡也一再提到,要開始製作甜點之前,請務必先將食譜中的製作流程全部讀過一遍,在腦中先想過一遍自己的執行順序,不要邊看食譜邊做,製作的流暢度會高很多。

 

想像練習,說穿了其實很簡單,就是讓大腦預演接下來我們即將使用身體完成的工作項目的進行順序。因為我們身體的每一個動作都會回報大腦,因此反過來說,讓大腦先想過一輪,等於是身體最好的預習,甚至比直接使用身體預演來得更有效。

 

當初腦科學家會發現在腦中預演的想像力練習,跟達賴喇嘛的一個小惡作劇有關。有一次達賴喇嘛應邀參觀一個腦科學研究中心,他好奇地跟正在接受測試的人聊了幾句,得知其所測試的項目之後,又偷偷在他耳邊給了一些建議。

 

原來,當時正在觀察人的大腦腦波與身體活動之間的關聯。受測者會移動手指,然後儀器就會出現腦波反應,藉此理解腦波與身體反應之間的關聯。沒想到達賴喇嘛竟然對受測者提議,下一次測試時,不要真的移動手指,只要在腦中想像那個畫面就好,而大腦腦波竟然也出現了同樣的波動,只是波動幅度比較輕微,沒有實際活動來得高。

 

腦科學家之所以發現大腦與身體活動彼此之間有關聯,是因為在被截肢者身上發現了「幻肢症」的現象。外科醫生發現,一個人因故被截肢之後,卻經常覺得已經被截肢的地方很痛,明明已經沒有的部分卻會感覺疼痛,追究其原因是因為腦中掌管該部分身體活動的波動仍然持續存在。除非當事人接受自己肢體已經不再的事實,此一連結反應才會逐漸變弱,否則幻肢症會持續相當一段時間。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商業界很是流行的PDCA(Plan-Do-Check-Act/規劃-執行-查核-行動)也是一種想像力練習,事先的規劃後再執行,接著查核執行狀況,制定修正辦法,再接著繼續行動,就是腦中預想與具體執行的反覆操作與修正的循環系統。

 

在腦中預演的想像力練習,除了有助於提高工作效率與執行良率外,對於年長者預防認知症也很有幫助。不妨從今天開始羅列自己的工作行程,在腦中預演並找出最佳執行順序,按表操課看看!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平順的過完2018年,感恩

By
on
2018-12-07

平順的過完2018年,感恩

文/Zen大

回顧了一下2018的行事曆,外出就是上課或演講,在家就是讀書編講義或寫專欄或臉書發廢文。

年初去了關西,本來九月打算再去碰上颱風攪局,延到來年二月。

其他好像沒有特別發生什麼大事?

年底時給老婆買了一台單眼,當他的生日禮物以及未來展開新領域的工具,略盡棉薄之力。

今年結算了買書花費,比去年減少了20%,說實在我也算蠻認真買書了,還不時會買到重複的書,但就覺得書市上想買該買的書,真的沒那麼多了!

然後,省下來的都捐出去了,也沒留著。

來年買書花費應該會再減,有一些表定計畫得讀大量的書,加上我自己又砍掉了幾個閱讀主題的書單堆疊(好比說神學類的書單我就砍掉了,以後不買了,也要減少讀,讀了一堆神學,對上一堆保守派的基督徒,感覺很荒謬)。

畢竟,站在中年這位置,可以看得出來自己人生,最多還能讀的書,了不起再讀一倍的量,一萬五千本吧(順利再讀各三十年,一年平均五百本的話)!

倒是希望來年真的可以順利完稿的書可以多幾本,今年到現在才在寫第一本書稿(下周應該可以寫完),還有一些等著完成。

雖然寫書算快,但說起來還是得要有個十四個工作天左右,最好不要間斷,不然手感會跑掉。最近從十一月下旬到十二月中剛好外出行程少,就開了一本稿子來寫,還算順利!

日子大多是在讀讀寫寫與上課中度過,基本上,很感恩,人到中年不在公司上班,自己胡搞瞎搞還有人支持,能夠這樣順暢的運轉,都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日子,真的是每一天都要感恩~

雖然年末選舉讓許多人不開心,但也許往前進的路上就是三步前進兩步後退,有起有落,這其實很符合故事法則,而我們都還在路途上,好像哈伯馬斯說的,這是未完成現代性(或者說,現代性總是未完成的現在進行式狀態,改革或進步也應如是)。

今年的工作還有六堂課+一場演講+2/5本書稿+一份讀書會講義+三篇專欄稿件,看起來不是很多,但全部完成大概也接近最後一周了,接著大家就要一起迎接很不樂觀的2019了,務必保守以對。

大環境不好時,就沉潛,多讀書,多思考,多寫作,構思未來吧!

不管人生還是大環境,都是有起有落,循環運轉的,只要撐過低潮,後面要不就好,要不就習慣了,總之不會再更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