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Zen大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最好的寫作練習:記錄事件及其感受開始

By
on
2019-12-04

歡迎參加快速寫作實戰秘訣

 

寫作的原點是紀錄事件及其感受,順序上建議先描述事件後記錄感受。

 

人之所以會產生想寫的念頭,是因為對某個事件出現感受

所以,回頭追記整個事件過程,也很重要。

特別是能透過事件的闡述讓讀者產生跟你一樣的感受!

 

你內心產生某個感受時

追問自己,是什麼觸發了這個感受?

試著寫下發生了什麼事情?

(借用新聞學的提問法,5W1H,好好彙整一個完整事件的相關訊息)

接著,寫下感受(WOW)!

當然,先記錄感受再回頭描寫事件細節也可以,兩種順序都可以。

只是感受的部分,通常會以一句格言或金句定錨。

 

好比說,人生第一次告白被拒,感受為何?過程為何?

兩者各自分開,細細地描寫清楚!

雖然文章最後呈現時,我們會讓感受與事件交織呈現,不過,在做寫作練習時,會建議將兩者分開紀錄。

 

常常練習做事件與感受的紀錄

將腦中用來描述/呈現/解釋訊息的文字排列組合寫下來

並且確認那是你的真實之聲

那麼,你關注訊息的特殊性與表達訊息的文字組合,將會形成你獨特的文字風格!

 

這是為什麼許多作家都提及

日記是最好的寫作練習

想當作家一定要寫日記,因為日記就是每天重要事件及其感受的紀錄。

 

寫日記,慢慢就會知道自己關心什麼主題?

想寫什麼東西?自己怎麼描述事件的推進?

自己對特定事件的感受反應方式與觀點為何?

這些都是未來寫作的養分!

 

若要增強表達能力,那就前往會讓你出現感受的事件發生地點,進行觀察。

可以觀察事件發生的過程,或是事件發生後引發的連鎖效應。

 

什麼是事件發生的地點?

你有興趣記錄的事件最長在那些地方發生,就前往當地去尋找事件!

若沒有特別的事件主題想記錄

則不妨去咖啡館、餐廳,或是捷運公車等大眾運輸系統

簡單說,就是人群聚且會停留並說話的場所

找個好位子,豎起你的耳朵,仔細聽旁邊的人聊天

好好的徹底地貫徹偷聽別人講話這件事情

直到聽到能喚醒你感受的事件時

拿出你的筆記本或平板,紀錄這些事件,用對方表達的口吻

寫完事件之後,回頭重看一次,接著,寫下你對這些訊息的感受。

 

抑或者,看新聞看書追劇

當某句話或某個畫面闖進你的大腦,產生感受時

先抓住那個關鍵的刺點(可能是某人說的一句話或是一個場景畫面)

仔細描述該事件之後,寫下感受。

 

再不然,你可以使用回想法

回想自己人生中情緒感受格外高亢或低昂的時刻

回到那個當下,接著將當時發生的事情,仔細地記錄下來

接著,再將感受記錄下來。

好比說,第一次告白、第一次牽手/接吻/分手…

我們的人生,就是寫作養分的寶庫。

 

以上述方法反覆練習

謹記先描述事件再寫感受的原則

就能找出自己想寫的主題方向了,且文筆也能有效的提升。

心靈處方箋 愛情事件簿

碰上相信你能撐過低潮,願意扶持你的對象時…

By
on
2019-12-01

昨晚跟朋友聚會,聊到幾年前去聯誼時,認識的一位警官。

該名警官人非常憨厚老實,一直很希望找對象,朋友有一陣子也會找憨厚警官來參加聚會。

算算警官今年也38歲了。

警官知道自己在自由戀愛市場上處於相對弱勢,因為他太憨厚木訥,不太會跟女生說話,不太懂如何討女生開心(現在不知道有沒有好一點)。

朋友說,日前他跟女朋友吃飯時,碰巧遇見憨厚警官正和女朋友及其家長吃飯。

原來警官交女朋友了,女方是學校老師,感覺兩人感情還算順利。

後來,朋友另外約了憨厚警官吃飯,聊了很多。

憨厚警官跟女朋友的感情算是穩固,樸實而生活化,平常約會就吃路邊攤或魯肉飯,女方不會吵著要吃大餐或要求禮物,不會對警官的現狀感到不滿或非要警官更加上進(上進因人而異,我個人覺得警官很上進,他在熱鬧的大台北蛋黃區服勤,卻非常節儉且生活起居正常,身體也鍛鍊的很好,無不良嗜好),就是簡單過日子。

朋友很感慨的跟憨厚警官說,碰到這樣的女人要好好珍惜,這時代願意一起吃苦的人不好找。

我相信憨厚警官還是很憨厚,不善言詞,他沒有因為要找對象而勉強自己改變成擅長言詞的性格,就是一直不斷的創造可以碰上能夠接受自己現狀的異性的機會。

我覺得這一點很不容易,我們總是容易因為情感挫折而產生自己不夠好,要改變或超越現狀的想法,卻反而不夠珍惜自己,甚至扭曲了原本美好的部分,去迎合市場的需要…。

人若沒有愛自己的能力只是練習了很多與人往來的技巧,也許是能夠增加和異性戀愛的機會,只怕很難長久經營下去。進入婚姻生活,往往是兩人本真自我的赤裸面對,各種缺點展露無疑。

想想,找對象這件事情,年輕時候可能在乎外貌或條件,後來可能覺得性格(或相似或互補)更重要,但是,如果不能彼此扶持,其他的條件或性格再好,都是無用的。

找對象時,若是碰上會相信你能撐過低潮,且願意支持你撐過低潮,一起共苦的人,千萬不要輕易放棄或嫌棄,願意支撐自己的伴侶更是難遇的好對象。

逆社會觀察

您身邊有不相信叛逃特工爆料的人嗎?

By
on
2019-11-28

(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一周的台灣大事,當屬中共特工「王立強」對澳洲媒體的爆料。

雖然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說這只不過是牙籤ㄧ般大的事情,到來台灣卻變成金華火腿,不過,整件事情的峰迴路轉,戲劇張力完全不輸好萊塢大片,且目前仍是現在進行式,未來也有可能變成滿漢全席也說不定?

「王立強」爆料透過網路擴散之後,在台灣大體上分成相信與不相信兩派,相信的一方又可分為全盤接受與部分質疑。

相信方姑且不談,讓我們來談談為何會有人不相信?

不相信方的理由主要有二,大多說爆料者太過年輕不可能擔任重責大任,並且是中共官方認證的詐欺犯。

詐欺犯一說,不信者以中共官方提供的證據,在網路四處發散,只不過隨即被打臉,因為「王立強」只是化名。至於爆料者太過年輕,根本是年齡歧視,誰說年輕就不能擔任重任?

此外,既然爆料者對外宣稱的姓名只是化名,那麼,出面爆料的當事人會否只是代表人?

在心理諮商界,諮商師若要出書探討個案的病理學徵狀,通常會將好幾個人的症狀整合成一個虛擬角色,在書中以虛擬角色的方式做通盤介紹。

「王立強」背後可能是一群叛逃特工,或是「王立強」所蒐集獲得的情資?畢竟特工擅長蒐集資料,應該也算合理,誰規定只能報自己才知道的料?

我認為,叛逃特工不可能只有一個,並不是每一個人都適合/願意上鏡頭爆料,且有一個明確的主角現身,以一套設計過的吸睛敘述進行爆料,勝過一群匿名特工的指控(故事法則)。

從《無聲的入侵》一書可以得知,澳洲早就被中共的大舉入侵,且有人感到不滿並試圖反擊,並不想坐以待斃,刻意挑選香港大選前夕爆料,要讓中共難看。

從《紅色滲透》一書我們看到,中共早已將手伸入全世界的媒體,那麼,有人不滿且想反制,也是很合理的不是嗎?豈有只許你打,我而我不能還手的道理?

值得深思的是,為何今天的台灣,仍然有人相信,中共沒有對台發動資訊戰?中共沒有派特工入侵台灣?這一切都是綠營抹黑!

就算這個「王立強」的爆料虛實交錯,有真有假,但是,難道我們每天在網路新聞底下碰到的五毛都是假的?難道被「王立強」點名的台灣媒體的報導立場沒有過分親中?難道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還不夠紅統?

那些大聲說著「王立強」爆料都是假的,未必不相信,只是不能承認,因為自己的政治立場明顯偏紅偏統,人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自打嘴巴的!

為何某些名人被抓到外遇出軌後,第一個動作就是說謊否認,聖經創世紀裡亞當夏娃犯罪之後,第一個動作也是否認。明知道否認無用,許多人第一個反應還是否認。

每個人都靠相信自己是好人而能夠坦然地活下去,否認是為了保持認知一致性,不讓自己落入認知失調、精神分裂的光景。

就算有一天中共當局站出來,親口承認自己的確有派特工入侵台灣,對台進行資訊戰與各種統戰,在台灣這邊的支持者也還是會否認到底,想辦法找出理由來自圓其說。

就像美國的一些末日教派,每一次宣告末日降臨的日期到來而末日卻依然沒來時,人們總是能夠自圓其說,找出理由替自己開脫,就是不肯承認,自己相信了一個不存在的謊言。

這是人性的求生本能,我們每一個人多多少少都有,只是執著地地方不同。

也因此,結論就簡單多了,證據明擺著卻還是寧肯相信中共的說法而否定「王立強」或澳洲媒體乃至台灣官方的說法者,就是中共的同路人。正因為是同路人,甚至根本就參與其中,所以必須抵賴到底。許多罪犯就在法庭上被宣判有罪,依然堅持主張無罪,依然堅持主張是別人栽贓,這就是人性。

當事人的說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客觀證據。讓我們靜待更多證據出爐,揭開這一整鍋的對台滲透。

特工爆料事件在台灣的後續反應,其實幫助我們看清楚身邊人的政治立場,知道如何與其應對?若免不了傷和氣時,該如何劃出彼此的界線而不讓自己受傷?

網路上有傳聞,韓國瑜支持者呼籲投票當天軟禁小孩,不讓支持蔡英文的子女們出門投票。過去也不時聽過有些人會以情緒勒索的手段,脅迫他人支持自己認同的政治人物。

英國社會學家紀登斯曾說,當前社會只有政治投票姑且已經民主化,在日常生活中還有許多領域相當封建化,也必須落實民主化,好比說面對跟不同政治立場的熟人朋友家屬的關係,該彼此尊重,不能透過權勢脅迫或情緒勒索的方式威脅對方,讓對方投票給自己並不想支持的人。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二十年間,港台兩地文化發展消長

By
on
2019-11-25

經濟選民常說,政治歸政治,不要讓政治汙染其他領域!

雖然我們知道,政治無所不在,這些人也未必不知道,但是,這是他們用來對政治(或更精準地說是某些政治立場與政黨)表達厭惡與噁心的一種姿態,從這個角度看,其實可以理解。

最近我常常在想香港的事情,不單只是抗爭,還有港台兩地的文化與流行娛樂的翻轉。

我這一輩的人,看香港電影讀香港娛樂小說看港劇長大,九七的時候守在電視前面看回歸,不是因為喜歡中國而是關心香港的未來。

當時的香港社會,對台灣其實應該是蠻瞧不起的,因為從來都是港星旋風式來台宣傳引發一片好評,台星要能愛香港立足可以以說是鳳毛麟角,跟去日本發展能夠走紅的程度差不多(難)。

退伍出社會後,除了去日本,我就是去香港玩,吃和買,也還買書。

然而,約莫回歸十年左右,開始覺得香港不好玩,港劇無聊,沒有想聽的歌手,港片在電影台看還可以,花錢是不太可能了。

再慢慢地,不怎麼想去香港了,物價又高,港人也沒多麼喜歡台灣,開始轉往日本去。

再過幾年,大概是回歸十五六年左右,台灣開始成為港客旅遊的重點選項,台灣明星去香港開演唱會宣傳的越來越多,反倒能來台灣的年輕港星或歌手越來越少…

香港突然好像只剩下金融,其他都停住甚至倒退了(偶有佳作但不若過去是系統性的大批量產)。

仔細想來,讓港台的文化娛樂地位翻轉的,除了政治體制的變遷外,其實我看不出來有什麼其他更強大的關鍵因素?

因為說賺錢,香港人還是比台灣能賺,物價高消費高收入也高(兩極分化也嚴重),但是,台灣在2000年後的政黨輪替以及之後的政治發展,讓本土聲音開始慢慢從被貶抑到茁壯發芽成長為一股勢力,雖然還是有不少人走紅後前往天朝賺錢,可是這塊土地依然可以孕育新生事物,且生猛有力。

可是,香港卻整個被掐住的感覺,被一國兩制被各種力量不斷地矮化壓制,土地的聲音不再能夠透過文化的方式結晶,更別說往外擴散!

政治真的沒有影響其他場域嗎?

當然不可能,只是這世界上也的確有些人只顧賺錢(或賺名)而沒什麼文化品味,如果這些人就是經濟選民,那麼大概還是會繼續相信政治歸政治,其他歸其他,好讓他們可以一方面安心地賺錢一方面繼續相信自己是好人而不用去看那些因為政治產生的影響與傷害!

今年之前,我並不覺得香港真心喜歡台灣了,香港人其實蠻驕傲且內聚性很強,只是台灣作為一種投射與逃避的方便法門,所以看起來好像出現一票人很哈台,但那還比較只是觀光心態的消費台灣的一些東西,以填補或滿足香港失落的部分。

今年之後,我是希望香港人可以真的多了解台灣的狀況,而不是只用投射的,過去港人以投射方式認識的台灣,其實有一部分造成了自己的傷害(好比說對國民黨中的某些人心存幻想)。

另外,希望香港人也不是利用台灣的便宜跟方便去做資產增值與轉移,而是能夠更多的真心地跟台灣建立緊密的關係,有更多實質且平等互惠的交流,真心把台灣當朋友夥伴,拿掉那些隱含的上對下,我相信台灣社會中會有很多人願意傾全力支援香港,而這個支援,會是挺住香港很重要的一個力量。

兩邊都曾經是殖民地也都有白人情結,殖民地社會往往是橫向交流與交好少於對宗祖母國的崇敬,我覺得是該打破的時候了。

這次反送中,台灣私下給香港的實質幫助,我相信不會輸給這世界上任何一個大國,這是台灣社會我覺得最值得驕傲的地方,我們總是慷慨幫助有難的社會,無論兩國之間的官方關係如何(四川大地震時台灣捐款不輸捐給日本的三一一)!

我認為這是台灣社會寶貴的特質,也是這個世界需要的一種聲音,或許是因為我們的處境艱難所以更多同理心,但說起來我們是一個容易激動且熱血,很願意幫助人的族群,這些共同體特質(雖然一體兩面來說也有一些缺點,例如過於濫情,呵呵),正是台灣跟其他社會不同且能作為辨識或建立台灣自己的國家品牌最有價值亮點的地方,不是嗎?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從零開始做一件事情,是最困難且容易失敗的…

By
on
2019-11-24

啟動,從零開始去做一件事情,是最難的且容易失敗。

反而,事情只要稍微開始做,人就會想把事情做完(蔡格尼效應)。

所以,不被啟動的怠惰感與拖延感困住最好的方法,就是隨便做一點門檻低簡單的,讓該做的事情稍微出現一些。

然後,丟著,讓腦袋自己開始組織與思考,就會運轉起來了。

千萬不要一開始就把標準訂太高,完美主義或自我苛求,那會讓自己怯步,反而更加逃避拖延。

當然,如果拖延的同時還是會把其他一些小事情做完,那還算有收穫。最怕就是完全耍廢式拖延。

人不想做,有時候是啟動能量的欠缺。

找到那個能讓自己匯聚足夠能量,去做某件事情的動力或儀式,也是有幫助的。

好比說,現在腦中胡思亂想與要做的事情相關的資訊,讓資訊綿延大腦。再好比說,想像完成後的美好與收穫或對人有幫助的地方。亦或者實質利益的計算也是可以的。

總之,注入啟動的第一股能量往往是最難的,除非能養成習慣。

最終極做法是養成每天都會做的習慣,就不需要費力去啟動,而是自然而然就會去做。

#習慣學線上主題讀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