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Zen大

逆社會觀察

能生活在台灣,其實是很幸福的事情

By
on
2020-04-01

台灣長期詬病的普遍低薪,幾年前的經濟學人寫過一篇文章分析這個問題。
經濟學人的觀點是從宏觀的系統論來檢視,比起歐美選擇讓少數人維持超高薪而放棄絕大多數人的基本收入保障(歐美的窮人常常連賺錢活下去的低薪都達不到,得靠食物券之類,且負債驚人),台灣選了讓多數人勉強都能活下去的低薪,壓制受薪階級的收入成長幅度(用選擇好像有個人在決定,不是很好的用詞,應該是說系統自行發展成這個模組)。
注意,這裡不是談超級勝利組或資本家,而是指受薪階級的薪資分布狀況。歐美的超級勝利組或資本家,也很多比台灣的有錢好嗎?
(補記:這篇文章指涉的對象是弱勢窮人社會底層,不是普通中產階級更不是上層階級!當社會上就有一些基層工作無法獲得高薪,在無法分得高薪的情況下,有些國家是放給他死,讓市場機制拼命壓榨;有些則是大家都勉強能分到能基本存活的程度,我認為台灣是後者而歐美是前者,有感而發寫了一下~)
過去看這篇文章時,解開一部分困惑,突然覺得低薪好像也不全然是不好,如果有其他配套存在(穩定的物價與健保)。
而且,如果不是房價被馬英九時期開放回台的資本炒高,也就是如果可以不計房價的話。其實,台灣的薪資水準勉強可以活的不錯。
最近瘟疫爆發後,更可見讓盡可能多的人都有工作的好處很大,社會較不會馬上陷入動盪,需要補助的人或補助的幅度都可以縮小很多,可以透過一些相對較省預算的方法補強。
眼下的社會經濟發展問題,有一些不是政府能夠擋的趨勢,好比說數位科技發展出只要極少數人力就能創造高額產值,少子化高齡化等等。
我當然不是覺得低薪好,低薪當然不好,讓大家都能得到不錯的高薪更好。只是,當過往我們在追捧歐美的高薪之高與工作時數時,忽略了能夠受惠的人口比例,以及其他沒能取得高薪者的人數規模與慘狀(這方面的書我讀了很多,在台灣通常是隸屬於賣得很爛很少人讀的社會科學類作品)。
或許我們許多人都在無形中,幻象自己是能夠擠身歐美取得高薪的族群,也是過度樂觀了。
正義論的作者說,如果讓他選擇,他要能夠保障弱勢基本生存權的社會而非強者拔尖的社會。我也是,我不會幻想自己能夠成為人生勝利組,而是思考如果我是需要被幫助的弱勢族群,我希望生活在什麼形態的社會?!
歐美社會的弱勢,很多活的比台灣的窮人還慘(生活成本很高)。而且,弱勢窮人的比例很高。
在台灣也許不能超有錢,但是淪為超慘的機率也比較低一些。
至少我們擁有的健保所保障的東西,在歐美許多國家就連中產階級都得不到。美國很多人生一次病就花光積蓄甚至負債。
看薪資收入不能只看帳面數字,還要看能夠買到什麼服務?不能只看平日生活消費支出,還要看老後困頓生病時的花費。
我想說到是,延續之前我在專欄裡提到的論點,不要因為是台灣自己的經驗就否定,也不是國外的方法就一定比較好。應該從肯定面發展論述,不要急著否定。
社會的運作,往往很難有絕對的好或壞,就是看要犧牲誰來保護誰?你想自己是會被保護或犧牲的?你希望自己被保護還是犧牲?
更全方位的檢視,你會發現生活在台灣其實很幸福。

活動訊息區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第二季開始了 大家要一起堅持撐下去

By
on
2020-04-01

一些人問,最近有沒有打算改成線上上課?
如果是過往一些讀書會的線上版,是有的(有九個活動有線上版,有興趣可以看我的部落格的課程區),但如果是最近的活動,則沒有。
不在這個時間點推新的線上活動,一來是台灣還沒有到那個地步,不想成為加深恐慌的一員。
二來是,如果台灣有一天,真的像歐美一些重災區,到時候需要的並不是線上課程(屆時有意願上課的人應該不多了),而是其他的連線服務。
萬一不幸真到那個地步,會再推,但是,那不會是收費服務。
配合政府社交距離規定,四月課程活動招收人數直接減半。採一人一桌交叉座位的方式入座,保持社交距離。
當然也會要求戴口罩,且居家檢疫或自主管理的不要參加本班次活動。
往好處想,差不多都額滿了!
場地方也協助更換了大場地,很感恩!
這時間點,能夠如常運轉生活已經很感恩了!
五月的部分到時候再說,還好原本母親節月份,活動就排的少且在月底。
漫長的第一季,終於要結束了~
不過,第二季會更漫長,因為第一季至少第一個月還是如常運作狀態!
心理時間認為,同樣長度的鐘錶時間下,一個人的資訊接受量越多且主觀情感越痛苦,時間感受越漫長(若情感不痛苦則時間感受趨短,類似進入心流狀態)~
身受社會科學訓練,與社會共存共榮而非傷害他人成就自己是我的基本倫理界限。
有些人到現在還在鼓吹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炫耀自己還是能找出市場商機,我覺得是白目了。有些產業受惠於風險而崛起,另外一些則是因為政府守住邊防才能讓基本的市場經濟還能運作(台灣現在的衰退,很大一部分是看太多新聞後造成的恐慌導致)。
利用這種時機創造恐慌以套利,是我所不可能去做的事情,別人如何我管不著,但是,至少我能把自己管好。
在還沒有到需要全民禁足在家的階段,做好防疫工作,還是安排時間出去走走比較好,不要看太多新聞與陰謀論自己嚇自己(社會上一些人就是想扯台灣防疫後腿,搞垮台灣而拼命造謠生事)。
然後,感恩我們僥倖選對來政府,政府也認真守住了邊防。我們能夠存活從來都不是自己好棒棒而是所有人一起努力的結果,要懂得謙卑跟感恩。
接下來三個月會比前三個月更辛苦。
特別是必須固定時間上下班通勤的人。
目前看起來就是大眾運輸人潮高鋒期風險稍高,還有學校之類會有大量人流與群聚的地方。
但其實,真正風險高的地方是醫院。還有家中有居家檢疫或隔離當親人。我們容易輕忽。
如果可以,請老闆讓你在家辦公。如果不行,提早出門是個避開人潮的方法。
百貨公司,其實可以去,真的都沒人,防疫設施也多。反而是戶外,某些景點人多,未必很安全,畢竟唸得在觀光區的餐廳吃飯或如廁。
比起餐廳,街邊店相對更不安全,因為防疫措施少且座位鄰接。
目前看來,海外歸國的感染人數雖然比之前多,但是居家隔離檢疫大致上都有落實,所以擴散情況還在可控制多階段。
我個人建議,在還沒全民禁足多階段,自己安排時間,出去走走不要都躲在家裡。萬一那天台灣也得禁足十四天,才不會太悶。
有在固定使用的外國產品,可以考慮補充一些,隨著國外疫情嚴峻,貨運與製作能否通暢少個問號?!
上半年就是這樣了,眼下台灣的狀況還沒有當年SARS嚴重,但是,大家得想辦法撐住心理壓力與恐慌感,沒有練過,不要看太多新聞。
--
真的不想出門,在家防疫不想只是追劇的朋友,我有一些活動,之前有做成的線上版,自產自銷,若有需要的夥伴可以私訊報名!
網址連結有活動介紹與參加辦法,也有公益場次,歡迎共襄盛舉:
1.全球化時代下的自由人
 
2.五本社會學導讀(實際上只導讀了四本)
 
3.廢文變黃金:斜槓大叔的知識變現秘訣(分享會)
 
4.建立心理界限,告別情緒勒索主題讀書會
 
5.論辯與說服主題讀書會
6.助你成功的習慣學主題讀書會
 
7.有錢人主題讀書會(公益場/本場次所有收入均捐給台東聖母醫院)
 
8.打造自動化學習系統-線上課程版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莫讓教會成為瘟疫蔓延的破口 瘟疫蔓延時期的聚會

By
on
2020-03-31

 
 

 
前一陣子,武漢肺炎突然在韓國大舉流行起來,深入追查才發現,原來是大邱的(異端)教會裡出現超級感染者。已經出現徵狀卻還是繼續前往教會,於是造成數百名信徒感染。
已經有數百人感染的教會,卻仍不配合政府的防疫工作,隱匿會友名單,造成政府追查感染途徑困難,甚至傳出,大邱當地的防疫官員就是該教會成員,卻值到被確診才坦承,之前都隱匿身分不說,害得其他防疫組成員也得隔離檢疫。
或許你會說,那是異端教會,甚至是邪教,我們不是,我們是正統教會!
姑且不說瘟疫並不看人的身分攻擊(要不然古代許多正統基督徒就都能免於瘟疫攻擊才對),基督徒也會染病也會生病,並非基督徒就百毒不侵,瘟疫的擴散蔓延是和人的生活習慣、健康管理與群聚習慣有關。
無獨有偶,新加坡的其中一起群聚感染,也是教會爆出來的!
不容否認,台灣的都市中的不少教會,其群聚情況與大邱的教會類似,都是在相對狹小而密閉的環境中,湧入大量的會眾一起聚會。
當然,我相信各教會都有自己的防疫措施,畢竟沒有人希望成為瘟疫擴散的破口。
不過,有一點也值得深思,那就是過往太平日子的時候,我們也有不少人因為愛主,或教會欠缺人手,或是不敢違反某種默契下的壓力,即便已經很累了,甚至已經出現生病的徵狀了,也還是強打起精神上教會,甚至不光只是聚會,還投身服事。
教會中的過勞現象,說實話的確存在,熱心愛主的基督徒可以說周間忙世俗工作周末忙教會工作,終日忙碌不得閒。
到目前台灣社會因為政府防疫工作嚴實,加上運氣好,上帝看顧,還沒有爆出大規模群聚感染或社區感染,然而,從目前各國已經發生的情況來看,宗教生活中的人群群聚,的確是瘟疫擴散的破口。
最近社會上為了媽祖是否該維持遶境活動而有不少論辯,或許我們也該認真思考各種特會或大型佈道會的暫緩,甚至是主日聚會的分流分場,更認真的關心弟兄姊妹的身體健康,「不可停止聚會」在非常時期若堅守下去,也許成為造成他人困擾的狀態,或許我們應該更懂得權變,大邱的教會就是強制信徒打卡報到且動用輿論壓力讓沒來聚會的信徒屈服,才會造就即便生病都還是堅持繼續上教會因此造成瘟疫擴散!
敬拜上帝,是用心靈和誠實,兩三人聚集一起敬拜也是敬拜,不一定要在可能造成他人風險的時候還堅持上教會,這是保護自己也保護其他人,不要覺得反正我們只是回天家而太過輕忽此世的身體照顧,身體是神的殿,且我們不該因為自己的作為而造成他人跌倒,願我們能更有智慧的處理瘟疫蔓延時期的聚會生活。

逆社會觀察

防疫超英趕美 請對台灣多一點自信

By
on
2020-03-30

(本文發表於上報)
這次瘟疫爆發後,絕大多數台灣人都跟政府一起認真防疫,不過,有一小部分人,卻拼命唱衰台灣的防疫政策,從禁止口罩出口,到堅持疫調、不普篩,不風城,都有意見。
任憑官方怎麼解釋,他們就是不聽。尤有甚者,抓住官方解釋的語句,製作稻草人,寫出「如果封城…」的報導。
與政府不同調的異議者,我發現大致上有以下的類型:
第一、認為能提出跟不一樣的意見,就是監督政府。
第二、不同專家的防疫對策的流派之爭,專業人士的理論對策的流派之爭。
第三、統戰勢力在扯防疫後腿,怕台灣的防疫成功會讓更多人發現中國與台灣的不一樣。
第四、雖然也愛台灣但是更真心相信中國強大,害怕得罪中國會讓中國對台灣不利,相信臣服跪拜,不惹怒中國,討好中國,跟隨中國腳步走,才是台灣活下去的唯一方法。
或許是過去黨國教育中的華夏道統論述作祟,或許是親眼看過高速成長期的中國的表面富麗堂皇,意志被懾服,真心相信台灣不能抗衡中國(白色力量與知識藍支持者中有不少)。
第五、還有打從心裡不相信台灣,認為國外的做法比較好的人。認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國外都在做的事情,台灣應該跟著做(從眾姓)。
說實話,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更是台灣社會普遍存在的心病。
若不是此次瘟疫爆發後各國防疫的荒腔走板,我自己過去也經常落入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迷思。日本比較嚴謹,歐洲有豐富歷史文化,美國科技文明昌明…。
從殖民地時代不被允許發展主體性,到威權時代未經同意而逕自強加在我們身上的主體性,長年被壓迫,導致習慣性的自我否定。
當年台客文化崛起時,不少人都認為很粗俗,無甚可觀之處,直接援引歐美日的精緻文化與之對比,輕易地就否定了我們自己土地好不容易發展出來的文化幼苗。
或許是台灣當慣了殖民地,我們很習慣以負面否定貶抑的心態,看待自己社會長出來的東西,不若歐美日等國家,會從肯定自家土地經驗的角度出發,將之發展建構成系統性論述,甚至擴散到全世界去。
我是受西方社會科學訓練的人,十分推崇西方科學實證主義精神。這次瘟疫卻讓我跌破眼鏡,素來追求精確性與重視實證資料的歐美社會,卻被WHO與中國的假資料耍得團團轉,輕信WHO與中國,甚至根本逃避面對防疫,跟我過去在書中所學大不相同。
要說大外宣修辭,已經癱瘓了過去西方社會素來自豪的邏輯思辯與科學實證主義精神也行,跪拜人民幣而對中國擺出綏靖主義政策,不敢得罪中國也可以,甚至將少數還敢說真話的科學家硬是打壓下去,拆了西方現代性的根本,著實可悲。
撇開瘟疫是否是人為病毒,是否是中國刻意往外擴散不談,這次瘟疫讓我意識到,西方社會過去所宣揚的那些特質,至少在國家層級根本施展不出來,而企業組織就算有此能力,若沒了國家守住邊界,企業再強也無濟於事。
國家的主權並不如過去新自由主義派全球化論者說的,可以丟掉了。反而我認為,未來國家的主權會再度揚升,會開始設立一些邊界阻擋過濾外來訊息,太過無邊界的自由流通,並不是全然有利無弊的事情,這個下檔風險遠超過往太平時期所創造的利潤之總和。賺十年的榮景,經不起兩個月的摧殘而倒下者大有人在。
而如果說,國族認同發展有所謂的歷史關鍵時刻,此次抗疫之於台灣,很可能就是了!如果最後台灣守住了,國民全體的自我認同感將會大幅上升,對自己是台灣人的自豪與榮譽感應該會來到史無前例的高。此後,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會不斷攀升。
能夠有此成就,當然是很多人的共同努力。只要團結且隨時警醒,抱持憂患意識,可以挺過風浪。
不過,我認為台灣還有一件事情很急需去推廣與改變,那就放下殖民主義心態,好好正視自己的主體性的發展與建構,不要輕易地以其他社會的論述否定自己社會正在發生的事情,逐步捨棄外國月亮比較圓的想法,放下拿來主義,發展自己的論述,我們應該對自己更有信心一些,台灣會逐漸走出自己的路!
聖經中,年少大衛打敗了巨人歌利亞,大不等於強,小不等於弱,我們不要妄自菲薄,我們是小國小民卻是好國好民,且能對世界人類做出屬於我們的貢獻,想讓世界接納我們,我們得先肯定自己的存在有其不可取代的獨特性,不是嗎?我相信瘟疫過後,台灣會有很長一波的上升榮景等著大家!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接多了無報酬工作只會讓自己被市場貼上免付費的標籤

By
on
2020-03-29

對於出版業,過去我個人不會很在意邀約的報價(其他領域就不一樣,價格我都問得很清楚,沒錢的工作是不可能接的,只有推薦書是例外)。
但是,其實我最近準備收斂這個例外的每月配額,因為沒收錢的工作做多了,市場就覺得你是個不用付錢就可以找來幫自己做事的人,就逐漸不報價了。
對於這種只得到一本書的推薦工作,除非很不喜歡的書我都會答應,就看讀完後寫多寫少,發在臉書或部落格的差別!
幫忙多賣幾本,是我能對出版業略盡棉薄之力的地方。
這麼多年來,這些送書給我看的邀約者,從沒人問過我的稿費價格區間,甚至可能覺得我這種三流部落客送一本書就能打發,或是能得到贈書應該要感恩!
感恩是很感恩,畢竟有人送書。
但其實不送書也完全沒問題,買書這點錢我還付得起。如果有些話我想說的話,我會自己買。
因為我逐漸老於世故,所以不太去說那些挑書毛病的話來累積自己的名聲之類,推薦書就盡量都挑想推的書。
我覺得做人是互相,然而,慢慢的我開始不覺得給我一本書讓我寫一堆文字幫忙推薦屬於互相的領域,特別是某些書上付費買來的推薦序讓我看了覺得根本不用心幫忙寫時,更會想反悔答應…
這個問題我最近常常認真思考,也許很快會有一點決定,我應該還是要貫徹不付費不接工作的原則才對,不能因為自己曾經混過幾年出版界就傻傻地做這些付出,如果說是報恩,應該也夠了,是該回到公事公辦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