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Zen大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經濟與生活

寧當魯蛇頭,不當溫拿尾

By
on
2019-08-09

想像一下,假設有兩份工作可以給你選,A是年收入三百萬,但是得跟一群年收入上千萬的人一起工作,B是年收入兩百萬,但身邊的人年收入約莫八十萬,先不考慮未來發展性與工作本身的困難度,單就上述薪資情況進行挑選,請問,你會選哪一個工作?又,你覺得選哪邊對自己的健康會比較好?

最近在讀談不平等的書(社會不平等+收入不平等),其實,這也不是新鮮的論點了,幾乎每一本談社會不平等的作品都會提到的一個論點,寧可當魯蛇中的贏家好過贏家中的魯蛇,因為前者對身體健康比較好,後者雖然可能資產多但貧窮感很強(相對剝奪感),生活壓力太大,長期來說,對身體健康並不好(然而有一點要提醒大家的是,若成為魯蛇尾對身體健康更加不利,因為魯蛇尾的人生,屈服於各種被動狀態,被動造成壓力造成健康受損)。

想想也是,好比說我身邊認識一堆年輕溫拿,資產沒有上億也有幾千萬,成就一個比一個高,學歷一個比一個好,公司一家一家開,股票增資拼命成長,工作接二連三來,房子買了又賣賣了又買,一直出國出國去…,活在這些人當中,讓人不免產生認知偏誤,以為整個世界全都是強者,自己則是超級魯蛇(笑)。

偶爾想要偷懶一下,看到人家那麼努力拼命,都會不自覺的萌生莫名愧疚感,覺得應該再堅持一下。

加上我們生活的環境鼓勵個人努力,鼓勵追求績效,以追求績效獲完成夢想之名反向自我剝削,長期的高效運轉,收入與資產或表面風光可能都有了,但身體卻承受了大量的壓力,埋下了不可逆的危機。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也覺得應該要拼命認真努力工作,只是要加上得體的方法讓效率能夠增加,而不只是低度勤奮。

然而,終究那還是過度的自我逼迫,長期來說,並不健康。

或許是這是為什麼選擇投資理財路線以鞏固自我生活品質的人,都會強調分散風險的資產配置方式以及建立能夠產生穩定現金流的被動收入系統的緣故吧?

不用過於拼命或操心就能穩健的創造收益,長期來說,對身體的壓力負擔會小一些。

不過,上述規劃只說對了一半,收入的多寡永遠是相對而言的,所以,最好還能夠遠離強者林立的環境,好比說搬去悠閒的鄉下定居,遠離過度競爭的商業環境。

或許你會說,可是我沒辦法搬走阿?

我也是,我的工作得在人多的地方,且離能夠自動產生被動收入以維持家庭生活運轉的安穩還有很長一段路…

所以,正因為如此,我認為在生活作息的規劃與安排上,要懂得留白,更要刻意練習放空發呆悠閒過日子,不要被過度努力過度勤奮的拚搏影響生理健康。

以我來說,扣除睡眠之外的醒著的時間,三分之一的時間工作,三分之一的時間進修學習,三分之一的時間休息與放空乃至娛樂,是最好的規劃。

社會心理學提醒我們,貧窮很少是絕對定義下的,大多是主觀認知,一個人認知上覺得自己貧窮,比客觀數據證明一個人是否落在隸屬貧窮的社會階級,更能讓一個人認為自己是否貧窮?

也就是說,有一種無解的貧窮是自己覺得自己很窮。

即便收入與存款都不差的人,只要覺得自己窮就是窮。

而如果主觀上認為自己窮又有能力的人,或是身邊一堆強者我朋友的人,很可能就會逼迫自己過度努力,過度追求成就,去填補內在的那個自我貧窮感,結果很可能是內在貧窮感無法拔除,身體也搞砸了,賠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償失!

一個人的身邊充斥比自己有錢的人,相對剝奪感的影響會很大,即便有自己明確的目標與理想,也知道不應該跟人比較,但人的身體乃至無意識就會自動啟動比較機制,且告訴自己輸慘了。

一個人無論如何提升收入與資產,只要貧窮感還在,就仍然覺得自己窮。

其實,日子過得去就好了,真的不用過多擴張都高速運轉。如果發現自己是被迫高速運轉,好比說事業與行程一直湧過來,那麼,或許應該找人分攤,或許應該將工作轉介紹給其他夥伴,不要一個人死嗑,身體是不能死嗑的,遲早會出事。

想想,許多傑出人士的快速擴張與升級發展,創造累積過多用不到都備餘卻砸掉了身體的備餘造成不可逆的悲劇,真的有這種必要嗎?賺得了財富卻賠上生命,有什麼財富是可以買回寶貴生命的嗎?

想想,也許只要能夠確保自己不會落入絕對貧窮的光景,也就夠了,向上努力固然好,但也要懂得適可而止,不要不自覺的落入某種想贏過別人(其實是想勝過內心的相對剝奪感)而對世界強者發起注定贏不了的軍備競賽而不自知(這世界上有一種絕對強者,是真正的溫拿頭,大概動一根手指就能捏碎我們畢生努力那種強度),最後卻傷了自己的身體~

當然,如果你說我就是要變強要贏,賠上性命也不在乎,那就去吧,畢竟人生是自己的,但我是覺得,能夠優游於溫拿與魯蛇之間,不被世界的規則或內心的競爭框限住的人生會更自在一點,雖然這很需要大量刻意練習來克制內心的與人競爭與比較的自動機制~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當體罰成為施虐者自我合理化的藉口時…

By
on
2019-08-08

日前新聞報導,有個小孩被阿姨罰跪在浴缸中,最後溺斃。

一開始阿姨還推說不知道為何會溺斃?只是讓他罰跪,後經警方調查才發現,被體罰的孩子還被綑綁手腳,大概是不幸跌倒溺斃,想來讓人悲憤。

最近一年,虐童事件頻頻躍上版面,案件狀況都讓人不捨與憤慨,許多人的直覺是,這些家長或父母為何如此狠心?

甚至於每次有虐童事件登上媒體版面,便有看不過去的網路鄉民跑去包圍肇事者,追打肇事者,將肇事者妖魔化。然而,眼下群眾的處理方案,卻無助於減少虐童案的發生!

以暴制暴,並不能喝止未來的暴力發生!

在我看來,撇開性虐待不談,不少虐童案多多少少都和過度體罰牽扯在一起,不少施虐者替自己辯護的理由都是「小孩不乖,教訓孩子」…過了頭,出意外。

這也許是為何歐美許多國家,後來都開始推動零體罰?

的確,沒有體罰不好管教孩子,畢竟不是每個父母或師長都有心力跟餘力對孩子使用愛的教育,大人的生活本身也很辛苦,忙了一天回到家早已筋疲力盡,無力再用於照顧小孩。另外,也的確有一些孩子真的太過頑劣,好好說不會聽,不打好像很難恫嚇或讓孩子聽話?!

父母或家中主要照顧者因為過勞或其他原因,無法花時間對未成年子女施以勸說或引導的教育風格時,打罵變成了快速方便而有效的管教方法,將體罰是為子女管教的必要之惡。

然而,如果認為體罰是必要之惡並允許其存在,就一定會發生過度體罰導致的身體創傷,乃至不可逆的悲劇意外的發生!?

常常我們人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理性,特別是體罰這件事情,下手是會越來越重的,隨著被體罰方也可能心生不滿,刻意以強度更激烈的手段違規或做錯事來對抗父母的體罰,在這種體罰與對抗的軍備競賽升級過程,遲早有一天不小心跨過臨界點時,就釀成了悲劇。

這裡撇開單純拿體罰當藉口,只是單純凌虐孩童的案例不談,我相信的,確有一些虐童案是從長輩的自以為在進行子女管教的過程,漸漸升級而未可知!?

遺憾的是,以眼下台灣社會的認知,一時半刻要讓體罰絕跡不太可能,即便法規明確不允許體罰,現實生活中卻是無法不體罰,因為有一些家長或師長甚至不知道怎麼愛的教育?畢竟,過去我的父母就是這樣打罵我把我長大等觀念仍然普遍存在大人心中時,體罰是很難禁絕的。加上體罰起來效果快速,對父母來說是好用的工具。

不過,有一點也許值得社會大眾思考思考?

如今的原生家庭早已不若過往,繼親、單親與隔代教養的不少,且若再加上經濟弱勢造成生活重壓的狀況,放任體罰子女的管教方式繼續發展下去,的確有可能變相淪為虐童,甚至讓體罰淪為大人發洩自己在社會生活上的挫折的藉口(假體罰之名行家暴之實)。

至少在這個基準點上,在保護孩子的生命安全的情況下,我認為,至少應該明訂某個年紀以下明確不能體罰(好比說十二歲),否則一律以傷害罪或沒收扶養權乃至教師資格的方式處理之。

家長拿體罰當藉口發洩挫折情緒這件事情,格外棘手,從系統論的角度看,家長會家暴或虐童,有相當一部分是因為社會生活受挫,特別是經濟的問題浮上檯面又不知如何解決?負面情緒無處發洩,最後只好回家打孩子或另一半出氣!

這些需要進行情緒管理的對象,很可能早就落入認知匱乏的窘境,長期情緒疲勞,就算學習了情緒管理的知識與方法,都未必有能力實踐。政府應該怎麼做,才可以以防堵經濟弱勢的成年人拿其他人的身體出氣,我想是個值得嚴肅對待的大問題?

唯有從系統的角度解決了根本的原因,才可能有效喝止經濟問題造成的家暴或虐童的問題。

所以我認為,政府除了給年輕家長公托或公幼還不夠,能否針對經濟弱勢或高風險家庭的父母或家中主要照護者給予必要的喘息服務或生活支援,令其有緩衝放鬆的機會,不要將過勞落生活挫折全然發洩到家人身上,也是很重要且應該被寫入社會福利政策中才對。

至於眼下的治標,則至少必須在法律方面更明確的畫出一條線來,保護孩子的身體自主權不被體罰的藉口侵犯,讓人們畏懼進而遵守不對孩子的身體施加任何體罰或傷害,以保護這些無辜孩子的未來。希望不要再有假體罰真施虐或是過度體罰一時失控造成的不幸悲劇發生了!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常常寫作的您,是否感到耗盡與疲累?

By
on
2019-08-06

–關於寫作,您應該知道的事系列40

某次去一個協會分享快速寫作的秘訣,練習時間,有個在公司擔任網路小編的夥伴問了我一些寫作上的問題。

(追加補記,好比說當公司或名人的網路小編,碰到大老闆惡搞企業,胡亂發言導致公關危機,當小編的出面還要幫忙緩頰,安撫網路上的不滿聲浪,在那種痛苦掙扎情況下寫出連自己都不相信的文字,長久下來,肯定很傷身體。)

大致問完之後,我感覺她似乎對於寫作這份工作感到疲累,於是就問她,是不是覺得有一種耗盡感?自己被掏空的感覺?

她說是,我建議她,平常要多讀書,因為輸入的作品內容除了補強知識與寫作技巧,也是一種能量的補充。

她的問題不算罕見,經常會碰到一些從事文案或網路小邊工作的人提起,過去我的建議也多半就是多讀書,補充能量,不要只是放電而不充電。

然而,針對這個問題,最近我有了新的體會。

關於工作與社會不平等的研究中有一個說法,當人從事的是非自願工作時,身心壓力大,身體容易不健康,同樣的勞累程度,如果是自主投入,身心壓力相對來得小,身體健康受影響的程度較小。

當然,凡事不能超過臨界值,不然身體還是會壞掉。

學習理論也有類似的概念,也就是說,主動選擇學習的效果比被動好。

我的領悟是,從事文案或網路小編工作者,如果並非自己主動有興趣投入,或是所寫的內容並非自己真心相信而是被迫為之,那麼,長久下來,身心可能受到影響而感覺疲累與耗盡。

想想,我自己寫了很多年,卻還是每天有很多想寫的東西,並不感覺耗盡或疲累,除了也有讀很多書,更關鍵應該是,這些絕大部分都是我想寫的東西。

文字畢竟是腦中想法的組合,多少是個人想法的呈現,不能背離個人信念與價值太遠。

因此,是不是為自己寫的,就很關鍵了。

跟好壞無關,也與賺錢與否無關,而是能不能寫自己想寫,真心相信的?!

如果一直為別人寫,但卻不是自己想寫或相信,那不過是大人版的作文,長久下來會出現異化狀態,自己真實想法跟文字背離,然後,要不是腦子壞掉就是放棄再寫下去。

當然,極少數的天才可以遊刃有餘,但是,人間凡人還是多一些。

或許你會問,那該怎麼解決?

根本解決之道,是離開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就是寫自己真心想寫的東西。

如果暫時不行,就是得靠寫自己並不相信的東西維生,那麼,除了多讀書補充能量外,不妨每天給自己一點時間,寫一些自己想寫的東西,就算只是垃圾話也沒關係(谷歌之所以給員工20%的自主時間,應該也是為了防止員工長期投入非己工作的耗盡感,這對於高創意思考的人來說有其必要),最關鍵的是,維持住自己腦子思考並完成文字的寫作過程,不要全部成為他人的工具。

 

想知道更多關於寫作方法的秘訣嗎?

歡迎參考寫作有方法專區的文章

或是來參加快速寫作的秘訣課程
關於寫作,你應該知道的事情(系列文章)
歡迎來參加快速寫作的秘訣

1.有個糟糕的開始好過不開始
2.你的習以為常與理所當然可能是別人的新世界…
3.如果我是現在才開始發展文字工作…
4.放輕鬆,寫廢文,反而更能聚焦目標讀者
5.盡可能,寫作(工作)中不接電話
6.文章的結果,並非一蹴可及
7.部落格的被動收益不容小覷
8.想當職業作家,需要的是穩定的專欄
9.珍惜被退稿的經驗
10.你知道自己專業領域的門檻嗎?
11.抱持活用之心閱讀&檢視資訊
12.寫作人只是意見代理人而非創造者
13.累積基礎書單
14.職業作家,與現實對決的勇氣
15.關於稿費,不要管字數價格了,想想寫作時間吧!
16.寫不好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寫/刪的不夠多…

17.寫不出來的原因之一,是擔心別人覺得你寫的很糟
18.想當作家不是看作品好壞而是產出量能否換錢維生
19.沒事或低潮時就讀書啊,不然要幹嘛?
20.在故事氾濫的時代,創作人想突圍必須破格...

21.寫書的秘訣:把讀者當白紙而非白癡
22.常有人問我,不會有沒靈感,寫不出來的時候嗎?
23.學會拆書寫作技巧,人生事業受用無窮
24.可以被稱為作家的一些根據
25.散文真實性的認定界線到哪裡為止?
26.專家寫書,該披露多少看家本領?
27.專家寫作,不妨從分享業內皆知的 Know How入手
28.非文案專長卻需要寫文案時的發想秘訣
29.有出書規劃的人,把書寫出來就是你現階段最重要的事情
30.專家出書常見的三大盲點
31.能展現主體性的風格與性格,才是最好的文案
32.蒐集寫書用題材的好方法

33.閱讀訓練──觀察、思考、心得寫作的方法
34.關於寫作,有稿酬且能夠持續寫就很棒了!
35.十個發想寫作主題的方法
36.一天當三天用的趕稿作息
37.存活下來這件事情,也許找出商業模式比單純有才能更重要
38.早上快速開機&進入創作狀態的秘訣
39.設計專屬的刻意練習方案:富蘭克林提升寫作能力的方法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失敗時的損失小而成功時的獲利大時,請務必竭盡全力拚一把!

By
on
2019-08-05

早上跟一位即將展開Soho人生的夥伴,閒聊我過往為了成為全職作家所做的嘗試,說了很多,發現自己很久沒說這些了,也大概是因為之前都寫在書上了。

看著他,想到年輕時候的自己,當然他的立足點跟所擁有的資源,比當年的我多,能承受風險的能耐也比我大,好比說明確可以獲得高薪的專業,較低的生活成本(不用繳房租),即將成婚的另一半的支持,家人的支持等等(某種意義上,這樣的人願意拚一把是很了不起的,因為放棄相對優渥的薪資投入一個暫時看不見回收的道路)。

聊到最後,他說晚上他要去跟準丈母娘簡報未來一年的規劃,很怕被拒絕,甚至連延後一年結婚的覺悟都有了(有這種覺悟的人,很難會失敗的)。

我想起自己常用的一個決策思考的方法,就簡單跟他分享了一下,也寫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方法不是我獨創的,是我在反脆弱一書中學到的,後來就常常拿來做為評估一件事情該不該做的標準。

簡單說,如果一件事情投入資源下去做之後,即便失敗,損失的也很小,至少絕對不會賠上性命,但如果成功,獲利卻很大時,那麼一定要做(相反的情況也有的,那就是投入後如果失敗會導致致命危機,但是好處卻很小時,絕對不做)。

我對他說,你看你花一年時間嘗試當個全職寫作人,即便一年後萬一真的結果不如預期,大不了就回職場而已,而且你的前東家也都很樂意讓你回去。但是如果成功了,那麼你就能夠以你自己最想要的生活方式過日子,而且未來的發展無可限量,有無限可能,這是典型的本小利大的事情,幹嘛不做?

我追加說,如果丈母娘不放心,就跟他說,你過去在職場上一年的年薪,還有為了今年而準備的經費,假設萬一一整年都沒有收益,最多就是賠掉這些錢,然後回去上班而已。

但是,這一年只是賠掉這些錢嗎?

當然不是,這一年你盡力了,寫了很多很多文章,想必扎扎實實的鍛鍊了寫作能力,未來即便你真的得回歸職場,你也多了一項名為寫作的武器,而這項武器將成為你在職場上的優勢,畢竟未來很少有工作不需要寫作能力的支撐!

某種程度上,可以當成這一年就是留級重考,或是Gap Year的自我探索,別人去自我探索一年只是花錢環遊世界,而你是花時間自我鍛鍊與成長,怎麼看都是很划算的事情。

更何況,為了這一年,你已經準備好了資金,並不會影響到日常生活的運作,都做好準備,將風險降到最低了,等於是說,這一年的經驗和累積都是賺的,為什麼不做?

盡全力試了失敗,只是回歸原點,花掉一些錢,就當成買錯股票投資失利虧損而已,並不會影響人生,但如果成功了,那就會很不一樣,大有斬獲,能不拚一把嗎?

如果對於未來人生道路或某項新項目的發展是否要投入難以抉擇時,不妨想想最糟糕的情況發生時所必須要付出的代價?自己能否負擔的起?如果可以,那就拚了!

這種高利益低風險的事情,還不拚一把嗎?

想知道更多Soho工作的秘辛與祕訣嗎?請參看此區的文章

逆社會觀察

打臉對手的道理講得再多再正確,還不如好好動員提高投票率

By
on
2019-08-05

日前,國民黨總統大選的候選人也順利產生,應該說沒有太令人感到意外的,就是現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出線,將於半年後與小英總統角逐總統大位。

韓國瑜出線的消息曝光後,同一時間,網路上出現不少嘲諷式批判的反對訊息,像是若韓國與選上政府還得花一億重辦高雄市長選舉;前高雄市長陳菊最後半年才到中央當官被砲轟,韓國瑜只當半年高雄市長跑去選總統卻可以。甚至連韓國瑜萬一當選總統的恐怖內閣名單都有了!

這些反對聲音的出發點或許很良善,也自認為自己的分析與批判很有道理,但如果能更多懂一點行為經濟學對人性思考的運作邏輯,就不會自以為聰明的發出一堆黑韓的訊息。

因為,那些來自反對方的批判,支持者未必會想正面回應,正面回應也可能又鬧出韓粉不理性的笑話,可是,這全部的事情,對韓粉來說,都是促成其更加團結一致,認真動員組織,到投票日當天要確實前往投票的動力。

選舉從來不是靠理性分析或講道理就能贏的事情,一如國族認同最原始的內在核心並非理性或道理而是國族神話的認同,認同這件事情是先有情感依附產生後才去找理由來解釋,也就是說,先確認情緒後再解釋這個情緒,也因此,在不認同此一選擇者的眼中,完全無法理解這些解釋為何能夠成立?就好像不信基督教的人不懂為何有一堆基督徒一直拿聖經的證據來反同一樣!

如果不能搞清楚,選舉最終到頭來是比選票的數量,因此,積極的動員且確保投票數能夠提高才是勝選的唯一可能性,只是不斷的在網路上發動輿論攻擊或嘲諷羞辱對手的言論,到了最關鍵緊要的投票日卻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理由而不去投票,那麼,可以說,比較團結積極行動的那一邊,贏面較大!

講營道理卻輸了選舉的事情,過去已經發生很多次了,但是,好像還是有不少人無法從中醒悟,理解選舉從來不是智力測驗,而是情感認同的凝聚,誰能凝聚的多,誰就能拿下比較多選票,誰就能贏!

反韓方常常嘲笑韓粉不理性,綠營支持者常嘲諷藍營支持者是黨國威權主義下的餘孽,這些就道理來說也許都正確,但是,道理並不能因為正確就幫選票加權,道理再正確的人也只是一票,跟所謂的不理性的選民一樣,都只有一票。

反倒我覺得,那些愛講道理自認進步理性的選民,應該跟對手的支持者學一學。好比說國民黨,人家的支持者在初選結束後,就開始歸隊,沒有在外面拼命放話說非誰不投,不若綠營,裡面只是因為一些派系路線的小爭議,就有一些人不斷透過媒體或網路放話說不是自己支持的人出線就不投,一邊是初選後快速團結,一邊是初選後四分五裂,各擁其主且寧可支持對手都不願意支持黨內其他派系者,想一想,誰才是真的不理性?

我覺得,韓粉很理性。韋伯曾經說過,理性除了工具理性還有價值理性,這些韓粉有自己的價值信念,在其價值信念下,他們覺得自己的行為其實很理性。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沒錯,他們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讓支持的韓國瑜當選,只要他能當選支持者甚至願意承受罵名或與人起衝突(雖然這些作為未必能產生正面的影響),在旁人看到的是不理性的喧鬧,在我看是一種可怕的認同團結之凝聚。

團結力量大這件事情,並不會因為團結的前提是其他人不認同的就不能產生力量。更何況在國族認同或執政黨選擇的事情上,從系統論的角度來看,屬於更換系統目的與運作規則,也就是說,只要成功更換後,新的主事者會重寫整部規則與重新定義價值,甚至會回溯過往歷史並重新定義(贏家寫歷史,贏的就是正義,而非正義所以才贏)。

基於上述前提,那些不希望韓國瑜選上總統的人要知道,未來半年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那就是竭盡所能地幫你所支持且有可能勝選的候選人拉票,好好地對付自己同溫層中的亡國感與未投先放棄的失敗主義論者,好好勸說那些絕不頭小英的非藍營支持者回心轉意,並且確保自己無論如何,來年一定會準時抵達投開票所並投下自己那一票,否則,道理講再多,網路上得到的讚再多,都無法勝利。

只有確實的去投票,才能確保最後的勝利可能屬於自己。

當然,上述的論點,雙方陣營都適用,只是挺韓方已經很認真在落實,不斷在民間推進,而反韓方卻還是常常將焦點放在道理上論辯勝負而忽視了最後的選舉投票之動員作為的規劃,這是非常致命的思考盲點,請務必速速補強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