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Zen大

閱讀資訊饗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逛書店-不只看書買書,更是在窺探人們的大腦知識庫

By
on
2019-11-24

網路普及的今天,什麼書都可以在網路上買到,且比實體書店更便宜。

然而,不但有買書讀書習慣的人還是持續會去逛實體書店(雖然未必會直接在實體書店買書,不少人都是確認了想買的書再上網訂購,但這裡沒有要談這件事情的倫理學議題),連不太買書或看書的人也變得很愛逛書店。

實體書店,似乎成了一種新興的都會文化地景。

我一直在想,為何不買書不讀書的人也會逛實體書店,甚至很愛去?

應該不只是書店呈現的美學風格或獨特氣氛吸引人,應該還有一些別的什麼?

後來我在某本書上讀到一個概念,一個人擁有的書架上的藏書之排列組合方式,是此人的大腦的具現化。

過去有句話說,給我看你的書架,我就能知道你在想什麼,是個什麼樣的人?

兩者意思差不多,也就是說,我們選擇用來陳列的書與讀過的書,共同構成了我們腦中對於這個世界的理解樣貌(認知繪圖)。

書架上陳列的書籍集合,某種程度上來說,是書架擁有者的大腦中的知識庫的架構。

從這個角度切入,或許可以理解為何今天有許多風格樣貌與陳列方式各異的小型獨立書店如雨後春筍般成立且都頗受人青睞,我們可以這樣聯想,當我們去逛書店時,是在逛店主腦中的世界之構成。

也就是說,我們對人的想法之羅列與呈現方式很感興趣,我們渴望能夠接觸不同的羅列呈現方式,並且對此有了各種感受。

我自己就很喜歡逛書店,不只在自己住的城市有經常造訪的書店(每一家書店的書籍陳列方法都不同),就連出國也會跑去逛書店,毋寧是想探看該地人的社會大腦的構成狀況。

雖然說,知識日漸網路化的今天,網路上的知識量也許早就超過實體書,不過,以實體書的陳列方式所構成的思想地圖,我認為網路空間上的知識陳列方式仍然無法取代,且最好不要取代比較好。

網路上的知識更像星雲式的網絡集合體,可以任意連結,現存的知識主題分類架構都是借用原本在實體世界發展出來的系統,若是未來有一天,實體世界的知識陳列方式完全消失,人類的知識只剩網路呈現方式,屆時,人類的社會大腦與個人大腦的構成,恐怕將與今天大不相同。

也許對未來人是好事,但是對於今天的我們則未必,被實體世界訓練出來的認知地圖,已經將知識的空間感牢牢綁在實體世界,很難完全轉換到網路,這也是為什麼常有一些人會覺得讀電子書總覺得記不住知識,實體書比較記得住的原因。

人類每發明一種文明,大腦就得花很長時間去適應,在適應之前都得找到合適的方法學習活用,否則就容易出現大腦與新知識彼此排斥的現象,而排斥知識對人絕非好事,是以,現階段我們仍然需要實體書店與實體圖書館協助人類將知識的架構確定下來。

我常說,如果想要養成自己的思考架構,不妨多逛書店跟圖書館,觀察其知識分類方式,從中可以找出適合自己的大腦知識庫建立規則,而建立了這套知識庫的分類規則後,對於知識的吸收萃取轉化與再應用,好處很多!

逆社會觀察

三流政客口中的武統論,其實是一種文統

By
on
2019-11-22

前兩天有則新聞,台灣只有某個裝開明的統媒國際版稍微寫了一下長文報導,且頗有譴責之意,那就是川普對以色列那邊的一些疆界糾紛做了一些承諾。

很多人覺得,這太過分了,簡直是拋棄另外一邊的人。

統媒自然是拿這個威脅台灣,說川普是個會選邊會捨棄的人,暗示川普會拋棄台灣。

但是,川普或者說美國現在拉攏以色列,卻是為何?

拉攏的是猶太人這個堪稱世界腦的族群,也是資產雄厚的族群,這個拉攏某種程度是美國承認自己的經濟實力需要其他奧援來相助,即便長期來說會對中東增加亂源,但是,短期拉攏對美國有好處。

反正,一切都是可以再調整的。

我倒覺得,川普對北韓跟以色列的示好,重新確認美日關係,以及之前擊斃ISIS首領,乃至通俄門爭議不斷這些事情(遠一點還有歐巴馬促成古巴跟美國的恢復關係)如果整合起來看,說明了美國打算將次要敵人或問題全都先行擱置,要專心對付主要敵人!

可以仔細盤點一遍,美國最近兩年的國際關係問題處理,收拾或者說暫時穩定住的局面有多少?

還剩下什麼?

想完,我想不少人應該會覺得,接下來就是美國聯合東亞島鏈開始嚴密防堵天朝,而香港事件剛好給了需要仁義作為理由的最好契機。

國際新聞難讀懂,是多數人都從自己國家與當時的本位主義出發進行解讀,但是國際關係的歷史盤根錯節,且不同國家各自的歷史糾葛 還有全球幾大霸權的動向與態度都必須納入考慮,才姑且可以猜出一些。

單獨對某件事情引人個人本位道德應然式的解讀或評判也很重要,但不是判斷國家級行動的關鍵。

再好比說一直存在而最近常常被討論的武統,武統這東西,不是不可行,需要非常多條件配合,但是,現在不可能,現在的天朝沒有這些實力條件,因為周邊國際關係就夠天朝中央煩惱了,不可能真的分兵力打台灣。

除非,美國有一天突然打算放棄東亞島鏈上的所有利益,放任天朝出海並且成為美利堅的威脅。

其實,就算美國願意,蘇俄都未必願意看天朝再坐大,別以為他們什麼都不懂?

伊斯蘭世界表面上跟中原天朝好像沒有交惡,但是一代一路的勢力擴張也都看在眼裡。

其次是天朝真的一統了,天朝遠遠離一統還很遠,就看上一次大一統雛形的成形,大清帝國初期,還沒有太多海外國家元素干擾,統一台灣都是最後的一步棋,更何況今天?

天朝內部有多少矛盾與鬥爭,領導班子已經搞定其他競爭團隊嗎?

軍區改革已經完成嗎?

武器已經完全不用仰賴他國供應嗎?

軍區領導的實力跟能力真的能駕馭渡海作戰嗎?

打仗花費的軍糧跟外國威脅呢?

周邊各國趁是合縱圍堵天朝,甚至進一步進逼天朝境內奪取版圖,不可能嘛?看看歷史地圖上的天朝版圖與周邊鄰國的消長?

想一個簡單的數字,天朝220萬解放軍守護多少人口跟多少土地?周邊跟多少國家不好,不需要分兵去屯防嗎?台灣的軍隊人數多少守護多大土地?

不知道天朝打算派哪個軍(戰)區迎擊美利堅合眾國以及東亞島鏈上的美軍? 

不知道該軍區出動後會否位置就被其他軍區佔領?

不知道軍費算中央的還是軍區買單?

不知道隔壁的蘇俄,二十年前才拿走天朝數十萬平方公里的蘇俄,會否趁機出兵卡油?

不知道被天朝打了二十年都打不下來的越南,以及跟天朝有南海爭議的各國會不會也趁機出兵卡油? 

這些只是很簡單的大方向思考。

一個最關鍵的,萬一打輸了怎麼辦?

我說的打輸是指,一開始某軍區出動沒能拿下,必須再增援時的額外支出造成的內部動盪,這些軍事的政治的奪權戰,難道天朝內部就不會上演?

台灣小小一個尚且一堆勢力在爭奪,你以為天朝內部沒有爭奪?不過是全部蓋起來不讓人看到,資訊控制而已!

總之,不會打也打不起來。上面都還沒談到台灣的科學園區被毀對全球電腦產業的衝擊!

台灣人看天朝往往看的世界只有天朝跟台灣,都沒有別的國家跟天朝往來的糾紛,然後成天用奇怪的武統論恐嚇自己~ 

這真的是很棒的國際觀,幫自己鎖死在天朝架構下的國際(天下)觀~

武統這東西是這樣,拿來說嘴是最低成本效益最高的使用方法,真的打下去,黑天鵝都不知道要飛出多少隻?

打台灣沒有百分百的必勝,天朝不管誰當權都不會打,反作用力太大,最後甚至可能再回到過去的大分裂時期,別忘了春秋戰國三國五胡亂華五代十國軍閥割據,中原歷史上的分裂時期多的很,一統時期短得多!

要小心的其實是,台灣哪些人在販賣武統論?圖謀的又是什麼?

天朝要統台灣,經統政統文統都好過武統,下行損失小而效益大,慢慢統就好,急於非得在現在完成歷史那是典型的當代主義思考的自我中心,相當詭譎的驕傲。

最近很多人看香港事件,武統論就又開始熱絡起來,著實是很會利用時機。

在我看來,武統論是一種文統,也就是使用武統論述這種文化論述工具進行統戰。

況且,真的戰爭形態很花錢的,熱愛歌頌天朝武統台灣派先把賬算給大家看一下。

財政支出與額外國防支出,還要損害評估?

以及萬一美國的東亞軍事同盟全都反擊的擴大戰線支出?

還有印度越南菲律賓趁亂奪取邊防土地造成的防衛支出?

各軍區的攤提跟勢力消長變化,可能造成的一統分裂危機機率評估?

編一份預算書來看看啊?

什麼居心一直喊天朝就要打台灣?

打仗可不是玩線上遊戲,簡單課金就可以。

這麼多決策風險無法有效消除的情況下,你說為了一個什麼一統江山的霸業夢,就出手打台灣,至於嗎?天朝內部高層都是相當務實幹練的人,不然不會家人都拿外國籍,財產都趕快往外搬吧?

不是說台灣就因此不用充實國防,備戰當然很重要,但就不要成天被不懂國際關係或財務會計的外行人構造的三流武統論給恐嚇了~

最後說一點兩岸軍力的負面對比,在台灣當過兵的都知道,應付文化很強大,假設你是相信兩岸同文同種,那麼,軍隊有可能自外於普遍的華人文化陋習嗎?我是覺得不可能啦~

書籍品評介 閱讀資訊饗 私飲食劄記 千年京都事

原來也不是日本製的抹茶食品都用真抹茶

By
on
2019-11-22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日前在書店看到日本百年老店辻利監修的《抹茶BOOK:日本百年老舖「辻利」傳授!抹茶的30+種品味方法》推出中文版,隨即入手。

本書原文版是由日本主婦之友社出版,書中除了介紹坊間常見的抹茶點心(如抹茶鬆餅、抹茶生巧克力、農抹茶冰淇淋、抹茶磅蛋糕…)的作法,還介紹了一些抹茶入菜的食譜(如,抹茶油義大利冷麵、抹茶優格醬、抹茶奶油等等),以及造訪東京與京都時必去的名店。

可以說居家旅行兩相宜的一本好書。

如果您和我一樣也是抹茶控的話?

我們家有位廚藝高手,能夠將食譜上的餐點幻化為真實,好比說自從曾經吃過《京都午茶時光!日式抹茶幸福甜點:26種口感細膩、風味濃郁的手作點心》書上的濃抹茶冰淇淋與磅蛋糕配方做成的甜點後,總覺得坊間的糕點店的食物不夠精彩(因為我家趕下重本買好的抹茶粉來製作甜點)。

《京都午茶時光!日式抹茶幸福甜點:26種口感細膩、風味濃郁的手作點心》(京都丸久小山園監修),是台灣最早出版抹茶點心專門食譜出版。該書出版七年後之後,終於有另外一本由日本名店監修的作品問世,將食譜的介紹範圍從點心擴充到餐點,深化了抹茶的應用。

某種程度上來說,如此熱門的主題,竟然相隔如此之久才又有相關的著作出版,這是熱衷翻譯出版日本作品的台灣出版界來說,相當不可思議的事情。

 

雖然在兩書之間,也有一些食譜書作家推出過幾本關於茶葉入餐點或甜點的食譜書,像是《極品抹茶:甘醇微苦的深邃魅力》《濃韻抹茶菓子特選:大人風的洋菓子と和菓子~全品圖》,但是,對比近年來台灣社會對抹茶加工食品的追捧與誤解,不得不說,這樣的出版數量是相當不足以回應市場期待的。

而且據我所知,在這一波數量不多的抹茶食譜書中最早的一本作品,也就是小山園監修的《京都午茶時光!日式抹茶幸福甜點》,其實是本超級長銷書,出版以後不斷加印。

為什麼我會說,出版界應該多出一些抹茶相關的作品?

實在是,台灣坊間市面上充斥許多掛名「抹茶」,實則跟抹茶毫無關係的商品,利用抹茶這個「品牌」拉高產品售價,賺大錢之餘,還讓不知道真抹茶滋味的台灣消費者誤會,真的是讓我等抹茶控相當不能接受。

早先幾年,我就曾經在自己當時的專欄寫過一篇「台灣抹茶攏是假」的文章,踢爆台灣市場上假抹茶商品氾濫的情況。當時文章引起不小回響,後來也果恩有一些食品大廠開始和日本知名老店聯名開發抹茶商品,不再拿台灣的綠茶粉充數。

我不是說台灣的綠茶粉沫製品不好,好不好姑且無論,但這就像有人拿非阿里山產的烏龍茶,卻騙你說這是阿里山烏龍茶,還賣你真阿里山烏龍茶的價格,著實不能接受。

雖然台灣各種食品符號的借用、錯用與濫用情況相當嚴重(另一大宗是橄欖油與醬油),常讓一些不肖廠商可以透過資訊不對稱的資訊落差,大賺不該賺的暴利。

雖然最近幾年,台灣坊間使用日本來的抹茶製作加工商品的比例提高,不少店鋪都還會告知自己是跟哪個日本品牌合作,然而,不容諱言,抹茶的市場知名度也變得更高,而假抹茶之名推出的各類抹茶商品也的確仍然普遍存在,因此,我覺得有必要再花點時間談一談「抹茶」,讓真正的內行專家來告訴大家,真抹茶究竟是什麼?如何製作出來?為何售價如此昂貴?以及,一個連我也是看了書才知道,原來日本的抹茶加工食品裡的抹茶,也不盡然都是真抹茶(只是日本方的充數技巧比較高明,不若台灣直接拿一個根本不相干的綠茶來假裝抹茶)。

桑原秀樹,曾任NPO法人日本茶講師協會副理事長兼關西分部長,是個徹徹底底的茶人。桑原先生的《抹茶事典》,揭露了許多連日本人都不知道的抹茶故事。

許多人不解,為何一份好的抹茶,20公克售價就要數百日幣到上千日幣?

那是因為,抹茶從栽種、採收,到製成乃至研磨,全都非常耗費心力。

先不說栽種跟採收,就說製成,抹茶基本上不存在單一種茶葉(碾茶)直接製作,至少都是混和三總茶葉,才能調整出色香味與價格皆合宜的作品。因為單一種茶葉在色香味上,只能得其一,無法盡得其好處,所以必須調和。

再說研磨,一台研磨抹茶粉末的機器,全年運作下來,也僅只能研磨出一百公斤的抹茶粉,一台機器每個小時僅能磨出20~40公克的抹茶粉,且機器數量並不多。

桑原先生還從日本所擁有的研磨抹茶的機器的總年產量,推估出嚴格意義的抹茶的年產量(750頓),就算加上其他較不嚴格的採摘與研磨方式製成的抹茶粉,總年產量也不過1300公噸(這裡引用的數據均以書中記載年代為主)。

然而,市場上的年消費總量約4000公噸。也就是說,坊間有2700公噸號稱抹茶粉的東西,並不是嚴格意義的抹茶粉。

經桑原先生深入追查之後發現,即便是日本,只要是抹茶類的加工食品,幾乎都不是嚴格意義的抹茶,而是其他茶,像是名為Moga之加工用的抹茶粉粹原料,Moga不是用石臼研磨而是使用粉粹機加工成而成的細緻粉末,坊間的食品用抹茶加工用抹茶都是Moga。另外還有一部分叫做秋碾,就是將每年九月十月製作的番茶放入碾茶爐製成茶葉後,再以粉粹機加工製成細緻粉末,充當抹茶粉。

無論秋碾還是Moga都是其他茶,不是抹茶,抹茶的嚴格定義是,由碾茶製成的抹茶(手摘、一次收成與二次收成),且碾茶必須是覆下栽培的生茶葉,未經揉捻,直接乾燥製成。而將這樣的碾茶,以茶臼磨成粉末狀的綠茶,才能稱之為抹茶(公益財團法人日本茶葉中央會公布的抹茶粉定義)。雖然後來也納入剪刀採摘,但是,栽種方式一定要嚴格遵守規定所培育而成的碾茶,由碾茶製成的茶葉粉末才能稱之為抹茶。

根據桑原先生調查,真抹茶粉僅佔日本坊間的茶業總流通量1%。

雖然桑原先生在書中沒有著墨太多,但可以看得出來,桑原先生也對於坊間食品加工廠商利用抹茶的名號賺錢,以及因此讓消費者誤以為那些並非真抹茶的東西就是真抹茶,有其無奈與希望撥亂反正之處。

桑原先生更指出,雖然在食材原料的標示上都會明確寫上食品/加工用抹茶粉,但是,製成的商品推出後卻不會明白告訴世人,且食品包裝外觀全都只有抹茶口味的標示。

雖然書中沒說,但我覺得,可以用來分辨是否真抹茶的方法,毋寧就是向老字號且具有生產真抹茶粉的茶行直接購入抹茶粉。好比說京都老茶行一保堂,久小山園,或是宇治的老字號品牌名店。在抹茶愛好者之間,都有口耳相傳著幾款特別適合製作抹茶甜點的抹茶粉(購買原料時,請留意包裝有無註明食品/加工用)。

至於大型食品廠商所開發製作的抹茶商品,即便是日本品牌,讀過這篇文章之後您應該已經了解,只是借用了抹茶製作過程,茶葉的栽培方式並不是抹茶。

最後我想說的是,並不是食品加工用的綠茶粉做出來的甜點就一定不好吃,有很多知名品牌也都認真投入開發,成品也很不錯,但是,那就好比說近年來開始流行的焙茶甜點其實也很好吃,其烘焙香氣甚至比抹茶更適合製作甜點,未來也大有可期。也就是說,廠商應該認真發揮食材本身的特性,好好主打其特色將其建立成不亞於抹茶的品牌,而不是偷懶抄捷徑的借用既有的抹茶品牌符號發大財。

延伸閱讀
人人都喜歡的抹茶風味點心,朱雀
清爽不膩口!大人感茶甜點 ,繪紅
茶甜點:抹茶、紅茶、焙茶、調味茶…58種使用茶的甜點,樂活文化
東京茶時間,幸福文化
茶與美,日日學
認識茶風味,幸福文化
和食全史,台灣商務
茶之書,五南
世界品茶事典,笛藤
FOOD DICTIONARY 日本茶,大藝出版社
抹茶上癮,尖端
茶葉全書,心一堂

信仰主基督 教育與學習

我們以為正確的事情,並不一定真的都正確

By
on
2019-11-22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你是不是認為,約拿是被上帝準備好的鯨魚,吞到肚子裡?

你是不是認為,當初亞當在伊甸園吃下後在喉嚨卡住的是蘋果?

你是不是相信,耶穌告訴過我們「施比受更有福?」

你是不是認為,天主教的教宗無誤論,是打從一開始有教宗就存在了?

如果以上幾個問題,你認為都是,那要小心了,很可能是人云亦云或讀經沒有往細處看,或是太相信自己的「想當然爾」推論法的結果。

約拿書中,並沒有說吞下約拿的是鯨魚,只有說是大魚。科學家也指出鯨魚不可能吞吃約拿,因為鯨魚的體型雖大,卻是哺乳類動物,喉嚨極小,根本吞不下人類這麼大的物種,就算上帝要安排大魚,也應該是其他魚類而不是鯨魚。

至於亞當在伊甸園吃的果子,聖經只告訴我們是從分別善惡樹上採下來的,並沒有告訴我們是蘋果。

耶穌的教導中,的確充斥著施比受更有福,不過,聖經中沒有正面記載耶穌說過這句話,這句話是保羅在使徒行傳第二十章第三十五節中,間接引述的,保羅說「要記住耶穌的話,他說,『施比受更有福。』」

至於天主教的教宗無誤論,是十九世紀末期的庇護九世制定的,距今不過一百年多一點的歷史,但是天主教會已經因為這個相對來說很新的規則,搞出一堆麻煩來。之所以在這裡特別舉出教宗無誤論,是因為我相信不少人都直覺認為,中世紀天主教會之所以會迫害科學家或異教徒,是教宗無誤論促成。

附帶一說,舊約裡曾經出現過一件事情,那就是太陽曾經暫停不動過,對嗎?

這其實可以視為聖經認同天體運行論的證據,畢竟,如果沒有運行的概念,為何要特別定住太陽不動?

還有還有,這世界上許多不信基督教的異教徒,並不拜撒旦,雖然基督徒認為他們崇拜的神就是撒旦,但是,至少對方主張那些並不是撒旦,因為撒旦是猶太-基督信仰體系特有的存在,是墮落天使,而異教中並沒有天使或墮落天使,因此,嚴格來說,他們並不崇拜撒旦(後來出現的拜撒旦教例外,這裡說的是非基督教信仰的異教徒)。

以上舉了非常多的小典故及其澄清,想要說的是,我們絕大多數人腦中認為正確或本來就是如此的訊息,並不一定都是正確的,有一些可能在源頭就出現錯謬的情況,只是因為告訴我們訊息的人是我們相信的人(例如,是我們的父母或牧師告訴我們的),或是訊息在令人相信的環境中獲得(例如,教會裡的主日學講述約拿故事時,或許有繪本把大魚畫成鯨魚,而我們聽了就信了)。

有些訊息以而傳訛,無傷大雅,有些卻可能造成嚴重的誤會,好比說異教徒重拜撒旦這個指控,這就是完全無故他人文化或信仰脈絡,以基督信仰的概念的強行解釋,對方當然不可能接受或理解,最後造成許多無謂的衝突與傷害。

這也是為什麼不少牧長都會在教會裡不斷呼籲,要多讀聖經,要熟讀聖經,藥查經,因為,認真學習都可能錯誤記憶甚至錯誤理解了,更別說只接受二手或三手訊息的傳播,甚至被人性中的確認偏誤(莫名的相信自己腦中的想法是正確的)影響,製造了許多不需要發生的紛爭與傷害。

願我們在真理面前都能夠更假審慎小心,且願意時時認真面對,仔細查驗,特別是當我們碰到別人質疑我們提出的見解時,不貿然地說出「這是聖經說的」,「這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因為實際上,我們可能根本就記錯或理解錯了,我們以為正確的並不一定正確。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活動結束後的等車時間,最適合轉介紹

By
on
2019-11-21

通常演講或上課結束,邀約窗口都會陪老師送老師去搭車或陪老師等車,此時,大多會閒聊一下老師的工作領域與生態,而我通常會問對方的需求,因為會邀約演講的單位,通常是經年累月都需要邀約各領域的老師。

問完需求若有剛好我知道合適的老師,我就會推薦一下,但我不知道對方是否會接洽,只是覺得,就是一個幫忙轉介紹的概念,因為有一些老師跟邀約窗口也都幫過我不少,所以,魚幫水水幫魚,我都會做這件事情。

別的老師是在何時聊起我不知道,但我覺得結束活動準備離開的等車時間很適合。

反正,不聊天乾等也很無聊,既然要塞話,轉介紹通常是成交後且對方覺得還算滿意時,會做的事情~

再者,如果課程或活動效果不錯,通常此時正是窗口最感到滿意且心情鬆懈的時候,也是對講員滿意度最高的時候,此時給予推薦的效果最好,因為在窗口的心裡的信譽資本是最高的(之後就會效用遞減了)!

(廣義來說,公開班的夥伴下課後提問若有需要參加其他老師的課程或買其他作者的書,我也都會在這個時間點做推薦~)

轉介紹的技巧,也是偷偷跟解世博老師學的,不一定是業務工作才會需要轉介紹,生活中各種事情都會用上,轉介紹也未必是請客戶幫我們再多買一單,推薦其他合適的人,幫客戶解決問題,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解世博老師的業問100線上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