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Zen大

逆社會觀察

打臉文或大道理,不能贏得的民心

By
on
2019-04-14

打臉文或大道理,不能贏得的民心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幾天,聽說蠻多人的粉絲團都被詢問是否願意出售經營權?

 

開價或高或低,有些人將對話截圖後貼出,表示絕對不會賣,但是,聽說也有一些粉絲團已經悄悄易主。且多半是一些與政治無關的粉絲團。

 

再後來,又有人爆料,台灣有年輕的網美,主動擔任掮客工作,協助有意願當網美或網紅的人與對岸的培訓機構接洽,而聽說,培訓期間就有錢可以領。

 

又有聽說,詢價的是對岸來的,目的是為了擾亂接下來的總統大選。

 

一時之間,輿論爆炸開來,大肆抨擊對岸入侵台灣網路與輿論。

 

仔細觀察了幾天之後,我發現,不願意賣粉絲團的版主很為自己的行為感到自豪,其追隨者也很自豪。

 

然則,我對這種因外部攻擊而更加凝聚的自豪感,卻很是擔心。

 

社會學家很早就發現,外部攻擊有助於內團體的凝聚士氣(這也是為什麼當國家內政不穩時,常常要發明外部敵人來穩住內部),但是,這同時也會激化內外的對立與對決強度。

 

無論哪個社會,有大把時間跟精力全心投放在政治認同的爭取上的,都是極少數,某種程度上都是社會菁英、人生勝利組(雖說也有極少數是自己選擇日子過得辛苦卻仍然為了理念堅持的人)。

 

但是,多數國民並沒有那麼幸運。多數人的生活,是每天趕早起,忙工作,隨便吃,下班晚,有夠累,睡不夠,情緒差,賺不夠,沒前途,很厭世。這樣的生活節奏,令其沒有多餘的心力跟體力去關心太複雜的事情,多半習慣以個人的主觀或情緒好惡作為判斷決策的依歸(我先說,這樣的思考決策模式未必正確,但卻是不少人的日常)。

 

不管喜不喜歡,這就是所謂的主流民意,就是所謂的沉默螺旋,就是擁有堅定價值信念者必須爭取的對象(選票)。這些人並不完美,自覺貧苦,只想讓日子稍微好過一點,光是解決眼前生活的難題就已經精疲力盡,沒辦法想太長遠的事情。

 

想贏,就得爭取這些人的認同與支持,就得說出讓這些人有感的話術或故事。

 

為什麼有些人願意為了一點「小錢」就出賣自己的國家前途?

 

對菁英是小錢,很可能對這些人來說,這並不是一點小錢,而是救命錢。就說粉絲團買賣,某些粉絲團就是轉發與剪輯型,都是娛樂性或消費性資訊,人數雖多,經營者卻不知如何利用粉絲團變現甚或無法變現,只是埋頭持續做下去,今天突然有人捧著一筆錢來說要跟自己買,為何不賣?

 

這些人拿了錢,可以再開另外一個同性質的粉絲團,繼續再做同樣的事情。

 

人若自覺貧苦已極,是願意出所有以換取利益的。甚至很可能,這些人並不覺得在「出賣」,因為每個人看重的價值本不相同,民主社會就是要尊重這些差異,在任何議題上都一樣,你若覺得自己堅持的信念非常重要,就得想辦法說服其他人接受你的主張,而不是搬出「本來就應該如何」這種說法,強迫別人買單。

 

對於自覺屈居底層且無力翻身的市井小民來說,真心覺得溫飽比國族選邊站重要的,想必不少。

 

不管喜不喜歡,那些願意賣粉絲團或出賣自己的人,也是島上的居民,這些人也有投票權,除非殺了這些人,否則,他們也有決定台灣前途的權利。

 

有些人好像搞錯了一點,民主國家的國族歸屬是民族自決,是由具備身分資格的國民一起決定,只要能被列入選項都可以選,而不是某個群體的意見說了算。好一點的情況,就是不同意見的群體不斷爭辯與討論出一個共識,糟糕一點就是訴諸表決,表決就直接數人頭,而數人頭的時候,會贏的往往是最懂得召喚多數人的一方,而非信念或價值比較高尚或正確的一方。

 

人類的歷史,並不是道理說的正確的一方贏,而是懂得手段且擁有實力的贏,否則國共內戰就不是使人海戰術且裝備較差的共產黨贏了(共產黨的打法是慘無人道,犧牲大量的性命換來的勝利)。

 

拉到最高層級來看,國族認同或歸屬也只是人類大腦發明出來的虛構敘事(想像的共同體),不同的人因為不同的生命經驗或文化傳承,而有不同的選擇。

 

在上述情況下,最讓人擔心的是,自以為絕對正確的一方,往往做出最後會讓多數沒那麼堅持非得如何不可的人,選擇往光譜的另外一端靠的行為。所謂的好心做壞事,或是通往地獄的道路是由善意鋪成的。

 

如果我是普羅,看著菁英每天在網路上寫文章打臉我,我心生不滿又無法反駁(文筆不如人),最後就故意投賭爛票,教訓那些成天寫文章打臉我的人。

 

民心不是用道理去贏得的,而是靠情緒說服,是靠同理他人之苦。

 

這些年民粹崛起,被傳統政黨菁英遺棄的底層人民,抱持著要給傳統政治菁英一個教訓的態度,選擇了讓世人跌破眼鏡的結果。

 

台灣也是如此,且有越演越烈的情況。自以為擁有正確價值的意見領袖,不斷的發文羞辱或打臉他們以為錯的一方及其支持者,完全不評估彼此雙方的選票實力與選民結構,只是一股腦地堅持百分百純潔的「正義」。

 

網路上貌似眾聲喧嘩,誰都能表達意見,卻是誰都不服誰,也是某種所有人對抗所有人的趨勢,甚至同黨同志都可以因為路線之爭而對決…,如果有外來勢力打算擾亂台灣選舉結果,我想,這種到處都是對立跟對決跟互不體諒的蔓延,應該是其所樂見的。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人生自主選擇權需要雄厚資本來支撐

By
on
2019-04-14

人生自主選擇權需要雄厚資本來支撐

 

文/Zen大

 

關鍵字 資本 人生自主性 

 

在自主移動性一文中,曾經稍稍提及「資產與移動自由度的關聯」,資產越雄厚的人越有能力在全球範圍內自由移動。

 

其實,資產雄厚的人的所擁有的自由選擇權,並不僅僅限於可以隨時自由移動這件事情,而是擴及生活的方方面面。

 

好比說,當你擁有即便十年不工作也不用擔心生計的資產,那麼工作這件事情對於你來說就不會只是思考能否溫飽?更願意深入探索個人的價值願景信念如何透過工作實踐的可能性!

 

反之,一個連明天溫飽都不知道在哪裡,為了活下去甚至得鋌而走險的人,不太可能有權利挑選工作,有工作可做就已經十分感恩,即便是骯髒、辛苦的重勞力工作。

 

過去二十年,曾經是亞洲第二富強的菲律賓,有十分之一的勞動人口在全球各地幫其他國家的雇主工作,為的就是賺取比在本國工作高的薪水,好幫家裡脫貧。這些人幾乎沒有選擇自由,甚至連選雇主或換工作的自由都沒有,人生的命運很大一部分被其他人所決定。

 

說一點殘酷的現實,一個人想奪回自己的自主選擇權,歸根究底來說,需要厚實的資本來支撐。

 

翻譯成白話文,那就是只有金錢才是貨真價實的爭取自主工具,其他都是假的。

 

當然,這裡說的是在國家相對穩健,貨幣的購買力沒有崩盤的情況下的錢。這也是為什麼全世界的有錢人都會將資產分散開來,也都希望儲存在相對安全且強盛的國家(如瑞士、美國),為的就是保護自己的資產,保護自己的人生自主選擇權。

 

我年輕的時候因為接觸社會學,雖然開了對於這個世界的眼界,看見了社會上許多的不平等和壓迫,卻也因此走上了批判現狀與偏左派的道路,也就是希望透過公民聯合的方式迫使政府修正錯誤,建立強大而健康的制度來協助更多國民改善生活。因為這世界上有不少富強國家都是靠良好制度來維持,而不是靠個人能力。

 

希望國家透過制度的建立變強大的理想至今依然沒有變,不過,人到接近中年時,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對於落實想法的作為有一些修正。

 

最近幾年,我的父母乃至岳父都經歷過需要住院乃至開刀動手術的病痛。後來都順利出院,但過程中我真真實實的體驗到,有健保的確幫助很大,但是光有健保卻還不夠,真正有效的醫療大多都是自費的,比較好的住院環境也需要自費。

 

也就是說,我重新思考了國家制度保障人民這件事情,我發現至少在現階段以及相當程度的未來的台灣社會來說,國家能夠提供人民的保障僅限於活下去的基本需求,至於想要活得好或有尊嚴,只能靠自己的力量,白話文說就是靠自己賺的錢、累積的資本。

 

這幾年也聽聞了不少朋友的長輩生病入院接受治療的故事,有幾位朋友的長輩之所以能夠治癒,說穿了是這些人擁有足夠支付龐大醫療開銷的經濟實力,好比說某個朋友的親人驗出癌症後醫生判斷得送到國外接受專門治療,花費得要七位數,這位朋友雖然年紀輕輕但已經連續創業成功,手上有兩家獲利優渥的企業,太太也是賺錢好手,兩人的財力供家中長輩全程在國外治療並沒有困難,最後也順利治癒。

 

難怪有一些富裕階層的人會說,錢能解決的事情都是小事。錢雖然不是萬能,但沒錢卻萬萬不能。善於使用金錢,可以令自己與家人的生活免於飢餓與病痛之外,還可以過得比較體面。

 

忘了是誰說過的一句話,但我覺得很有道理。那句話的意思是,虛名這些東西留給其他更有才能的人去追求就好,他自己只想要貨真價實的實利,積極累積能夠保障自己跟家人生活的資產才是真正的要務。

 

手邊有一些可支配的餘錢,家人生病時可以住好一點的病房,多用一些療效好的自費藥物,可以請得起全職看護,甚至可以自己多花點時間陪生病中的家人,又不用擔心丟了工作或從職場升遷路掉隊脫軌(在台灣,每年也有十多萬人為了照顧長輩而離開職場,這一離開未來就很難再回去)。

 

人到中年之後,得面對年邁的長輩可能出現的開銷(不能鴕鳥的假裝這些事情不會發生),還要自己得替人生下半場攢一點老本,也別寄望養兒防老,以台灣的社會環境的少子化趨勢,兒孫自有自己該煩惱的事情,實在沒有多餘能力來照顧我們這些長輩!

 

說了這麼多,我想說的是,盡可能的在合法的範圍內,努力賺錢,努力存錢,因為累積資產這件事情,同時在累積的是自己的人生自主選擇權,自己的命運不用外求於人,不用被國家社會或企業組織的制度約束或壓迫而委屈求全,可以讓自己的家人與關心的人過得體面且豐盛一點。

 

當然,行有餘力,我還是會支持左派的理想,在推動社會公平正義與優良制度上盡一份心力,只是無法像年輕一樣,那樣義無反顧的視金錢如糞土,視成就與發展如浮雲,只顧批判社會不公堅持內在信念而不顧家人或自己未來老後生活所需。

 

把身邊的人都照顧好,其實也是對社會盡一份責任,因為社會少一些不必要的不安因子,不至於給社會多添麻煩,也是一種強化社會安全網的概念。

人人當老闆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自主移動能力越大者越強—隨時想去哪裡就啟程,沒有任何事情能攔阻

By
on
2019-04-13

自主移動能力越大者越強

—隨時想去哪裡就啟程,沒有任何事情能攔阻

 

文/Zen大

 

關鍵字 移動力 液態性 自主性 全球化

 

全球趴趴走,世界是我家

 

我人生中第一次親眼見到並有興與之交談的全球移動族,是已故的英業達副總裁溫世仁先生。

 

全球移動族泛指雖有固定居所,卻不斷在世界各地移動的族群。

 

相信不少人都有在臉書或IG上追蹤一些神人,也隸屬全球移動族。這些人可能隸屬不同職業或國籍,但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四處趴趴走,全世界都能看見其影蹤,今天在東京明天在新加坡後天又跑香港,飛個不停。

 

當年我在溫先生創辦的明日工作室打工,溫先生每次回台灣一定會到工作室跟大家開會,甚至招待大家吃飯。這讓當年還是窮學生的我有機會吃到一些高檔餐廳。

 

我聽溫先生的秘書說,溫先生一年有三百天都在世界各地飛,甚至有時候還會在飛機上迎接新年,在台北時都住飯店。

 

流動不拘的液態性社會

 

社會學家包曼說,如今的我們生活在「液態性」的社會,「流動不拘」而非固定不動成了主要特質。好比說,如今我們越來越少人能夠在一家公司從年輕做到退休,得經常轉換跑道(無論主動或被動);我們也很少從出生到死亡就只住在一個地方不搬家,我們會為了求學工作乃至旅遊而四處移動,且習以為常。

 

以前的社會型態並非如此。過去農業社會的人類,多半安土重遷,一輩子都住在自己出生的村落,極少外出,最多每年幾次到附近城市的市集兜售所生產的農糧。在古代,連現代意義的旅遊都不存在,人們若有長距離移動通常是為了朝聖或者打仗,基本上是不動的,好像固化的型態。

 

不動的不只是物理空間的移動這件事情,每個人的社會地位或社會角色也幾乎都是不動的(除了通過科舉考試或女人結婚嫁入另外一個家庭),所以以前的社會稱之為等級社會,人生下來看生在哪個家庭大抵命運就決定了,所謂的打破階級的社會流動,幾乎不存在。

 

不若今天的世界,只要肯努力或是碰上好機運,人是可以靠著專業或努力或幸運改變自己的社會地位,可以向上流動(反之也有可能發生,出生在好家庭但沒有好好維持家庭資產也可能向下流動)。

 

能夠流動/移動這件事情,或許大家習以為常,但卻是進入現代社會之後才普及開來的一項現代人專屬的特權,應該好好珍惜,並且經常盤點自己的流動/移動能力!

 

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在世界體系中的真實生活狀況,可以從我們的自由移動/流動能力做出客觀評價。

 

自由移動/流動性的高低,決定人生成敗

 

「可自由移動/流動性」越高的人,在這個全球化的世界中所身處的社會位階越高,接近世人所說的人生勝利組。因為「可自由移動/流動性」的人代表自己的行程可以全由自己掌控與決定,不用受制於其他人或組織。此外,這些人往往擁有足夠豐厚的資產,才能夠隨時想移動到哪裡就可以移動到哪裡?

 

好比說我曾經參加過一個私人派對,派對上聽一些家裡資產雄厚的富二代閒聊,這些人共通的經驗是,經常為了吃飯而往國外飛。好比中秋要到了就飛上海吃大閘蟹,新加坡最近有一家餐廳入選亞洲五十強就約一約一起飛過去吃一頓。周末哪個朋友又在哪個城市結婚,隨即搭飛機前往。一些企業主為了工作視察,不斷的在各城市之間飛。這些全球移動族搭飛機的頻率,比我們普通人打高鐵還高,且搭的至少是商務艙以上。

 

一個並非不重要的題外話,在這個右派勢力當道,國家設置的社會安全網崩壞的全球資本主義社會,個人擁有的資產規模,相當程度決定其人生自主程度。

 

最頂級的全球移動族則是有自己的私人飛機(如郭台銘),因為連航空公司的班機時刻都不用配合不用等,隨時要往哪裡飛就可以飛。

 

這裡就要提到「可自由移動/流動性」的第二個特質,除了隨時可以前往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外,能夠比任何人都快抵達想去的地方,能將阻攔的外力降至最低(大概只有不可抗拒的天候因素可以攔阻這些人的移動),更是衡量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位階的指標。

 

我等市井小民,平日工作時,身體都被侷限在某個活動半徑中,且不得不說的是,這個移動半徑與自由移動度跟薪資水準還真的有關聯。有些工作雖然移動半徑大但是沒辦法自主決定移動權(例如運輸業的司機),有些工作移動半徑極小甚至完全不能移動。

 

除了工作,日常生活也是一樣。下了班之後能夠自由移動且移動半徑越大的人,代表不受固化的社會結構或社會階層約束。移動能力越強代表自主能力越強,這是為什麼有一些人選擇當SOHO也不要待在公司,即便薪水依樣或略少於職場。因為當SOHO可以自主決定工作地點,且工作時可以選擇固定不動或自由移動。

 

能夠自主選擇這件事情,在當代社會中是難能可貴的特質,因為能夠自主選擇代表沒有外力可以干預自己的人生,代表自己的社會地位相對來得高,或是社會資產相對來得高。

 

或許你會說,能夠比別人快移動到全世界任何地方有什麼重要的?

 

如果只看臉書或IG上那些在世界各地出沒並享受美食或玩樂的照片,當然可能不覺得這個能力有那麼重要?

 

但如果是商業競爭,那可是重中之重。雖然網路可以比人的肉身更快地將訊息傳送到世界各處,可是很多時候人們必須親自出現在當地,才能完成商務工作,而比誰都快這件事情就成了不可或缺的競爭利器。

 

可以毫無阻礙的在全世界通行的自由度,於事業和人生發展至關重要。這是為什麼富人們無不致力於拿到全世界最好用的護照,透過投資在世界各地置產並且取得自由進出的權力,一堆頂級富豪從搭頭等艙改成買自己的私人飛機,積極強化自己的自主移動能力。

 

因為,越來越多企業主體認到一件事情,這個世界是快的打敗慢的。最快的人可以賺走全部,稍微慢一點的就只剩一堆庫存。

 

天下武功為快不破,商業戰略也是為快不破。盡快開始如果出現錯誤還有修正的餘裕,拖延或猶豫不決,被外力綁住而動彈不得,才是真正的商場大忌。所以,不妨每隔一段時間就好好想一想目前的自己的自主移動能力如何?可以怎麼樣再優化?常把這件事情放心上且確實提升此一能力,你會發現,你在社會上的生存力也會跟著成長強大起來!

 

 

逆社會觀察

罵不同立場者笨或智商低,就能改變現狀嗎?

By
on
2019-04-12

罵不同立場者笨或智商低,就能改變現狀嗎?

文/Zen大

去年1124之後,網路上越來越多菁英群體及其支持者,動不動就罵跟自己不同立場方面的支持者智商低或笨,看久了覺得很心痛。如果說,讓有讀書的精英改改跟其他立場的人溝通的方法,不要老是罵別人笨被洗腦是白痴,成天嘲諷相信韓導的人都很難了,為什麼你們覺得要這些庶民階層,能夠改變想法是很容易的事情?連所謂懂得思考的人都有自己的偏執執拗了,人家難道就不能有?

 

這些都跟道理無關,跟情感有關,可是有些人就堅持這些都跟道理有關而已。

 

講不聽是很正常的,誰都一樣,因為我們不喜歡被打臉。

 

大家都是用慣性的確認偏誤在看待與解讀世界而已。就認識論的角度是一樣的,注意力盲視,只看自己想看的。

 

連精英都改不了,庶民當然更難。在確認偏誤的干擾下,而今為文打臉韓導並且罵支持者是笨蛋的粉絲團或意見領袖應該早就被貼上選擇性忽視或是敵方的標籤,早已拒絕相信了吧?

這就是今天輿論戰最大的盲點。

重點從來不是客觀真實如何,而是感受如何,所以才會有所謂的無感復甦,所謂的相對剝奪感,有一種窮叫做我覺得自己很窮(當然,若以薪資與資產的統計數字來看,台灣真的窮的人也不少)。

觀感問題才是關鍵,但是菁英不懂,菁英只覺得這麼有道理你們聽不懂應該是你們太笨智商不足的關係,然後,雙方繼續對決跟對立跟各自不滿對方。

 

一般來說,我現在已經比較不跟反對意見者抬槓或打臉,就放任自流,不過,偶爾還是會試一下,但結果總是一無例外,不可能因為打臉式發言而讓對方改變觀點。

就我自己也不喜歡這種對嗆式的言論,我想多數人也都不喜歡。雖然我們不自覺的還是會發打臉文,但說真的,那個並不是在溝通,只是在凝聚勢力。

我不免想,整個網路輿論發展出各種以打臉別人為自豪的言論風氣,真的對溝通議題有幫助嗎?

今天最大的困擾就是互相回嗆式的發言,已經不斷削弱人們在網路上溝通的可能性,更別說還有各種高級低級反串穿插鬧場。

 

再者,詐騙心理學研究發現,成天覺得別人笨自己才聰明的,反而容易被騙。也沒有可能,對方其實也覺得我們笨不懂事很難教不好溝通早就放棄不理了?

 

所謂的平行世界就是各說各話,各自自以為正確。沒有交集。

 

罵笨是最廉價的價值判斷,最無效的溝通,其實是我們沒耐性了想走了覺得厭煩後的情緒感受,毫無同理心或憐憫之情,不管對方是甚麼原因而變成今天這樣,只以一個簡單的笨字(或智商低等同意詞)了結。

 

大學高年級跟研究所期間,社會科學讀最多最密集的時代,我也常常會對於懶得再講下去或無效溝通時,產生對方怎麼那麼笨的感受?

 

但後來我就知道,問題是自己而非對方。

 

這類情況到處可見,有信仰的人跟沒信仰的人傳教之後未果,內心覺得這些人心剛硬沒救了,其實也是一種罵笨行為。

另外,我覺得動不動再臉書上tag你那些準備羞辱打臉的人,並沒有認真打算溝通,只是想讓自己的支持者嗨而已~而對方及其支持者肯定恨你入骨,但只能假裝沒看見。

實質意義上來說,只是兩造更加分裂而彼此敵視。

民主社會的無奈就是不能殺了對立意見者,他們永遠在,而彼此敵視無可化解的仇恨,不會幫國家社會創造更好的未來,因為到最後無論哪一方都覺得自己滿身傷跟委屈,而其他人都很壞。

這跟道理或是非無關,而跟人性與情緒有關。

況且,難道因為別人做壞事就能霸凌之?

每一個霸凌人的都是這樣開始的,因為他們覺得被他們霸凌者有錯,必須出來主持正義。

這種把羞辱或凌遲他人戲劇娛樂化的做法,傅柯在規訓與懲罰一開始有談到,也是過去人類很長一段時間的娛樂(真實的歷史,把死刑當成娛樂看待)。

 

你如果把對方當白板而非白癡,會有不同的看見,找出不同的溝通方法,就算對方未必能夠馬上接受你的觀點,也會留下還可以繼續溝通的可能性。

 

還是說,其實精英們並不希望看到改變,才好保留自己可以一直罵別人笨蛋的自我感覺良好?

 

跟那些深綠老獨男非要推賴,非要逼死台灣有異曲同工之妙。

以民粹治民粹,大概是短時間要扳回一城的唯一解。只是,這個新崛起的,將成為下一個必需打倒的。

不過,老派裝B的都沒戲了,是真的。這時代的人,討厭假掰裝高級。

人類情緒反應快於理性,這是短時間內無法透過教育或思辨訓練大幅改善的狀況了,畢竟情緒機制存在幾十萬年,理性只有幾千年有系統的訓練,且只有少數精英懂的用。所以,就連佛教都得妥協,推出方便法門來吸引信徒。所以,講不合理的感人故事,就是比講道理有用。

 

我說真的,民進黨想破韓國瑜話術的話,那就找坊間教說故事,簡報,表達,銷售,溝通,談判,NLP,薩提爾的老師,好好請益。

最好再加個台語達人。

他的功夫,就是以上組合。

之前我有簡單提到過,我從超業那邊看到的表達方式跟韓高度重疊。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好好找同領域強者學習,最快找出破解法的好方法。

文青或進步青年或知識份子那些招數(特別是長篇大論說明事情,小民們看不下去啦),是破不了韓國瑜的話術對基層的情緒說服力的。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白手起家的成功富豪 很早就懂銷售業務力的重要性

By
on
2019-04-12

 

白手起家的成功富豪

很早就懂銷售業務力的重要性

 

文/Zen大

 

關鍵字 銷售業務 成果主義 挫折復原力

 

這幾年如果有去大學跟年輕朋友談生涯規劃,若有年輕朋友問我畢業後的出路該如何抉擇?

 

我通常都會語重心長的說,如果自己沒有特別的目標或是家裡經濟狀況不是很好的人,可以認真考慮「去做業務!」

 

因為業務工作給人的挫折與鍛鍊,絕對能讓人一生受用無窮。

 

這話也許聽在沒有業務工作經驗的人耳裡會覺得不以為然吧?

 

其實我原本對業務工作也沒有好印象,平日逛街時沒少被一些話術糟糕互動技巧拙劣的店員糾纏過,電話推銷接起來也是死硬的背話術讓人想給機會都給不下去,最後是能掛就掛,絕不多聽。

 

久而久之,自己也對業務人員產生莫名的嫌惡感,一碰到疑似業務推銷的狀態就只想迴避,不管實際上自己是否需要。

 

甚至有一種找不到工作的人才去做業務的印象,因為每次打開人力銀行履歷,看到最堆的職缺永遠是業務,錄用條件門檻永遠最低,而最常不請自來的面試邀約,一問之下,大多都是業務相關的工作。

 

我猜應該有不少人跟我有過類似的經驗,多年不見的老同學或童年時期的朋友,有一天突然來電,很熱情的邀約吃飯。

 

自己開心地答應赴約後,卻發現對方雖然沒有明說,卻是因為投身銷售工作,為了業績或是教育訓練要求(好比說每天得拿到三張名片),才來約我們吃飯。

 

敘舊只是藉口,找機會兜售商品才是真的。

 

於是,原本的激動之情瞬間被熄滅,雖然表面上仍然保持禮貌的和對方閒聊過去的往事,但已經決定回家之後要將對方列為拒絕往來戶,至少不再答應對方的邀約。

 

未必是對方兜售的東西我們不需要,而是對方的方式讓我們覺得受傷,因而對業務工作者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然而,我們每個人的生活離不開業務人員,只不過後來我發現,真正的業務高手在推薦產品與銷售服務都化於無形,讓我們根本沒意識到自己被推銷就自然的接受,並且完成購買,只當成是好朋友給了一個中肯建議,以至於碰上好業務的經驗不太會記憶深刻而糟糕經驗卻印象久遠。久而久之,對銷售業務工作產生了負面刻板印象。

 

直到出社會工作一段時間後,我發現自己身處的出版業,不少事業有成的出版社老闆,年輕時都是業績頂尖的業務人員。

 

因為業務工作做得很好,很年輕時就賺到到了人生第一桶金,順勢成立公司,擴大事業版圖,自己也成了老闆,才讓我對業務工作有了不一樣的評價。

 

看法改變之後,工作與生活中再碰到從事業務工作的人,開始會觀察這些人的優點長處,觀察久了之後,真心覺得成功的業務銷售夥伴身上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

 

好比說「挫折復原力」超級強大。幾年前我有機會認識一位證券業副總,他的一席話讓我對業務人員的「挫折復原力」產生極大的佩服。

 

我記得他跟我說,他很缺業績的時期,經常跑到他的營業所所在地的鬧區附近發名片和資料。

 

他就是一直發,大多都被拒絕和丟棄沒錯,但是,慢慢他發現每發出一百張名片一定能夠收回兩個左右的客戶(跟他開戶)。

 

他覺得勝率2%簡直太高了,因為他只要一直發就能創造客戶。發一千張就能有二十個客戶,一萬張就能有兩百個客戶,只要一直發就能接到生意,再沒有比這更容易的事情。

 

對一般人來說,伸出一百次手被拒絕98次早就崩潰放棄了,但對於頂尖業務來說,非但完全沒被納98次的拒絕打倒,反而覺得竟然就能有2次成功真是太棒了。

 

難怪會有不少業務推崇正向思考,因為這些人長期被大量拒絕到早就麻痺無感,不正是超級樂天正向,挫折復原力極快的例證嗎?

 

新進業務人員的培訓課程,有不少也都以陌生開發作為最終審核標準。記得剛出社會時,我就曾經陪一位從事保險銷售工作的學弟,到醫院的媽媽教室外面等媽媽下課,就為了發資料給這些媽媽。我當時在一旁觀觀察,發現學弟不太敢上前發放資料,當時我就想,這樣應該沒辦法通過考驗吧?

 

果不其然,他只做了一年就走人了。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沒辦法完成陌生開發訓練,撐不過陌生開發的大量被拒絕產生的挫折感的人,最後能夠繼續留下來的人大概很少。因為只要從事業務工作一天,被拒絕永遠遠大於被接受。要不被拒絕挫折,只能接受拒絕為常態,不帶價值判斷的看待拒絕。

 

名為陌生開發的培訓,關鍵從來不是讓新進人員發出去多少資料或拿回多少名片,而是練習在段時間內承受大量的被拒絕。

 

銷售業務工作是奠定在被大量拒絕的前提上,被拒絕是銷售工作的日常。頂尖的銷售人員也全都一無例外的經歷過大量被拒絕的情況,且直到頂尖時也還是經常被拒絕。拒絕永遠多過於接受,是業務工作的必然。

 

那麼,這樣的培訓是在培訓什麼?

 

是在培訓被拒絕後迅速恢復、不被挫折擊倒,不被害羞丟臉困住,不逃避面對客戶繼續勇往直前的挫折復原能力。

 

反之,能夠通過陌生開發的考驗而留下來的業務,應該都已經對大量挫折習以為常,不以為意,不往心裡去,這無形中煉成的巨大挫折忍受力,遠勝過其他人。這樣的能力也就是世人們所說的堅強意志力與鬥志吧?

 

擁有這樣能力的人,如果自己創業,很難不成功的吧?挫折失敗都打不倒其意志,那還有什麼事情能夠難得倒這樣的頂尖業務嗎?

 

《富豪的心理》的作者在書中提到,他在研究超級富豪發跡致富的過程中發現一項許多富豪都共同具備的特質,那就是超強的業務銷售能力,甚至其研究對象中有不少人從學生時代起就已經開始投身銷售工作,在銷售工作中取得巨大成功,累積了驚人的財富。

 

想有一番事業成就未必要從事業務工作,但如果有過業務銷售經驗,肯定會有不少幫助,如今我是這麼相信,而且非常積極的跟我身邊所有能夠遇見的銷售人員偷學其成功成交的撇步,那裡面藏著許多成功的秘密。

 

《未來在等待的銷售人才》作者說,如今許多人的工作,雖然沒有掛上銷售業務的頭銜,但其實都需要銷售能力,只要你的工作性質中包含說服人接受你的理念或產品,乃至說服人相信你,支持你,就都包含業務銷售元素,都需要向業務銷售人員學習。

 

銷售人員所擁有的各項能力,是我們邁向頂尖超級個體不可或缺的業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