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處方箋 經濟與生活

為了繳交帳單而從事創作,並不可恥!

By
on
2019-06-05

為了繳交帳單而從事創作,並不可恥!

文/Zen大

 

記得幾年前有一次跟一位同樣從事商業創作的熟人吃飯,席間共同朋友對他提到,收入不穩定也許可以試著開課,畢竟他從事商業創作也二十年,累積的實力可觀。
 
沒想到,對方斷然拒絕了,說自己不會教人,個性不適合教人,也沒打算教人。
 
我們那位共同友人是他的好朋友,多年來看著他雖然案件不缺但收入始終浮浮沉沉存不了錢,還三不五時會碰到糟糕的案件或案主,所以幫他了不少主意,甚至出錢買他的作品的商業授權。
 
無奈,這位熟人的個性比較堅定,決定好的事情就不能改變也沒打算改變,也因為日子勉強還是過得去,就這樣多年不改地撐下去。
 
只是我心裡不免想,四十過後是五十,身體能幫我們撐多久?有時候也替他擔心,況且,那是因為他不需要負擔其他家人的開銷,只需賺給自己花,因此可以如此自在。當然,某方面來說他也是幸運的,可以更率性的過自己想過的生活,不用忍耐或受委屈。
 
想來要說卑微也是卑微,從開始打工以來,除非萬不得已我很少拒絕工作,除了自已想做的工作,不想做但能做的工作也都盡量以其他名義接手,因為需要錢,況且,讓人生運轉下去所花出去的錢的帳單們,不會等我有錢再上門。
 
所以,日後變得務實,甚至被某些人說成市儈,我也是默默接受,這的確是事實,只是我也知道,每個人必須承擔的生存風險配額不一樣,好人家小孩能夠多一點機會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堅持理想不須妥協不是壞事,只是,這並不代表可以不明究裡的斥責其他人為了家人或帳單的現實而做出的妥協或努力。畢竟,一個人不偷不搶不違法,只是商業了一些,為何在(廣義的)文化藝術領域就要被說成不堪,這是我一直不懂的?再者,直白一點說,那些人堅持理想拿出來的所謂文化或藝術,我也不覺得真有多少作品能進入歷史,變成長久流傳的所謂經典!
 
總之,因為必須妥協,所以各種能力都拿到市場上變現;因為必須妥協,所以不會有太多無謂的堅持或自我體恤;因為必須妥協,久而久之反而練就了很多過去沒想過的能力;因為這些不能順遂的滿足自己的挫折或攔阻,才能有更不一樣的人生道路的開展。雖說不是多麼了不起的成就,只是能夠把帳單都結清了還能存一點應對生存風險的準備金,但我想,先能盡到身為人的社會責任,其他的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這個時代,不必然從事創作就必須只能是文藝或高雅的,也可以單純只是輔助社會運轉或商業娛樂的,不打算留名青史只是單純當成一種工作來做的,我們這些不求留名的商業創作者也應該有自己的存活空間,不應該被莫名其妙的文化位階鄙視鍊傷害,不是嗎?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