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高強度創意工作者,更需要時間放空發呆

By
on
2018-09-04
高強度創意工作者,更需要時間放空發呆
 
文/Zen大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我的生活中有不少放空發呆的時間,真的沒有別人想像中的那麼忙碌。
 
剛開始成為全職寫作的Soho時,一來沒有那麼多稿子可以寫,二來寫作肌耐力還沒有後來那麼強大,常常不到中午就寫不下去,或完成一整天的工作(後來則是更誇張,有時候早上八九點就完成一天的工作份量)。
 
通常,中午我就去當時住家附近的自助餐店吃個五十元的簡單自助餐,吃完後,騎腳踏車在大安區裡閒晃,最常做的是去公館逛書店,偶爾找一家店坐一下喝杯茶。
 
更多時候,是閒晃,總是就是放空。
 
然後我發現,放空一來可以幫助自己恢復思緒,降低過度用腦思考後的疲勞感,二來則是腦子可以自動運轉,各種點子飛快運轉,若是突然有了好想法,我會在腦中反覆盤點,構思出一條線來,回家之後再稍作整理一下。
 
接觸腦科學之後,才知道原來人在放空時,大腦仍然繼續工作,而且是已驚人而我們不懂的方式運轉(稱之為大腦預設模式),將我們腦中已經存放的資料重新排列組合,不斷排列組合,最後彙整出某些想法。
 
腦科學甚至直白地說,必須幫自己安排放空(或是某些人稱之為獨處,或是佛家說的打坐坐禪,或是基督教的靈修等等)的時間。
 
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也會有無意識地進入大腦預設模式的時候,像是洗澡或散步或開車,總之,當身體切換進某種不需要大腦指揮的慣性運轉的瞬間,我們就切換到大腦預設模式,而如果在此之前我們正在高速使用大腦思考某件事情,通常在切換的瞬間或不久之後,腦中會出現靈光一閃。
 
也就是說,我們需要放空的時間,如此,我們的大腦反而能夠進入預設模式,幫我們找出正在思考的問題的最佳解~
關於放空的幾本書
安德魯斯馬特,閒散的藝術與科學,商周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