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死了一個弟兄之後

By
on
2018-05-22
死了一個弟兄之後
 
文/Zen大
 
前幾天在一個朋友的臉書上看到一則轉發文,得知某位太陽花時代算是很常私下寫信給我講起教會在此一事件上的態度與做法和他自己的看法的弟兄死了~
 
他比我小十歲,因此,我猜想應該不是自然死亡。
 
果不其然,今天早上看到另外一篇文章提及,是自殺,因為憂鬱症。
 
基督徒自殺是一個很敏感的議題,牽扯到死後救贖財是否能夠如常取得,但我並不想談這種神學議題,這些事情我的看法是將來有一天等我死了就知道了,所以在世時爭辯沒有太大意義,特別是為了定罪或排除式的爭辯。
 
這兩天我想了很多,因為這位自殺的弟兄跟之前選擇再回國民黨的年輕人,都是我太陽花時期認識的,他們都是所謂的覺青。
 
已去的這位弟兄,也是我後來就漸漸疏遠不再連絡的另外一位,原因有很多,但總歸來說,就是我自己忙於自己的事情吧~
 
我原不是擅長探訪與關顧其他弟兄姊妹的基督徒。比較常會找上我的也都不是政治正確意義下的基督徒,也就是不太見容於教會的一些邊緣人基督徒,因為我也是教會的邊緣人,只是我很早就挺過那些輿論與眼光壓力,因為我就不甩,但是有不少比我良善而正值的弟兄姊妹,很想融入教會又想堅持自己的社會公義夢想,辛苦掙扎著,每次碰到這些人,我總是感到很不捨跟遺憾,以及對教會的刻意忽視冷漠假裝看不見卻又要說自己很愛這些基督徒的態度感到不舒服。
 
然後我在想,太陽花四年之後,那些不是鎂光燈焦點卻認真參與的普通青年們後來怎麼了?都好嗎?
 
希望你們都好,無論還能不能堅持當初的理想,照顧好自己跟自己關心的人,推動社會變革很重要,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情,在邁向理想的過程中,不要太勉強自己,該休息就休息,就算放棄也沒關係,不要覺得非要自己扛起責任,這個社會有更多應該扛責任的人都不負責任的逃走了,不要把這些人的責任奪過來扛,然後逼死自己。
 
社會無論如何都會運轉下去的,雖然無法達到良序,但從人類史來看那是極少數的至福狀態,多數時候都是亂序之間的動態均衡,甚至不均衡~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