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信仰主基督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教育與學習

接納、包容而不主動介入孩子學習過程中的失敗

By
on
2018-02-17

接納、包容而不主動介入孩子學習過程中的失敗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前一陣子宥勝因為兩歲女兒不收玩具,屢教不聽之後,決定毀掉玩具,讓女兒了解不收拾玩具的下場(沒得玩)。

 

事情經宥勝自己在臉書上發表後,引發正反雙方的論辯。有些人認同宥勝的管教,並且認為不懂事的孩子就是要管教,另外一些人認為宥勝的方式會讓孩子內心留下創傷且未必有效。

 

這起父親管教女兒的事件讓我想起上帝,上帝又是怎麼「管教」我們這些孩子?

 

記得不少弟兄姊妹都分享過初信主時的隨處受庇護、恩典充滿的情況。有牧者曾經說,那是因為我們在屬靈生命裡仍是嬰孩的階段,所以天父上帝用比較多的愛與恩典澆灌我們,沒有直接就給我們過於我們所能承受的試煉,先讓我們嚐嚐主恩的豐富。

 

不過,等到我們信主一段時日之後,所會經歷的就不會總是那麼順遂,也會有波折與苦難臨到,甚至有一些人會承受很大的試煉(好比說約伯和耶穌)。那些挫折和苦難淬鍊我們的生命,幫助我們更愛主,體會神的恩典。

 

雖說也有因為挫折與苦難而對神喪氣失望,甚至逃離主恩的懷抱,否認與質疑上帝的存在(彼得都曾三次不認主),但是上帝從來不拋棄我們,祂始終愛我們,溫柔等待我們。就像聖經中浪子回頭的故事,只要願意回頭,神永遠接納,而在回頭之前,神滿懷耐心的包容等待。

 

成熟的父親看待不成熟的孩子,莫不期望孩子能夠盡早成熟,脫離不成熟狀態。然而,成熟的父親不會使用揠苗助長的方式,更不會用暴力威權管教的手段來「教育」不成熟的子女,他知道這是成長必經的過程,會在一旁默默忍耐自己想要干預介入的衝動,忍住想要幫助不成熟孩子解決問題的衝動,貌似冷漠的袖手旁觀,讓孩子自己從挫折失敗中學習、成長,等待孩子真的走投無路或是主動開口請求幫助時才會介入。因為成熟的父母知道,成長與成熟就是需要挫折與苦難來淬鍊,面對孩子面對問題的失敗,只能等候孩子自己想通並且找到新的嘗試方法,不能老是直接給答案或從旁下指導棋,因為讓孩子自己思考並且尋找到解決問題的答案才是成長與否的關鍵所在。

 

宥勝說他觀察了世界各國的民族性,發現華人社會的孩子就是要管教。也許他看見的不是民族性,而是過去的他自己所生存的錯誤教養觀的世界,因為社會人文科學早就證明沒有民族性這種虛構的東西,有的只是每一個社會透過不同的社會化方式教育出不同的成熟大人,只要改換教育方式就能培養出不一樣的下一代,基督信仰的教育方式毋寧造就了許多讓人欽羨的成熟生命,或許我們該做的是好好考察聖經,看看聖經中是如何傳遞教養下一代的訊息,畢竟猶太人雖然不多卻是全世界拿諾貝爾獎最多的民族,其基於聖經基礎所發展起來的教育觀必然甚有可觀,而我們社會不應該再繼續傳承、複製過去華人社會的失敗教育方式的結果,該來一場教養革命了。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您也會反對電玩遊戲嗎?

By
on
2018-02-01

您也會反對電玩遊戲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最近有則新聞,有個電玩團隊要進駐南港某住宅卻被該住宅的居民反對。雙方溝通無效後,該電玩團隊準備訴諸法律。

 

一個電玩團隊入住集合住宅,不知道住宅是憑甚麼理由反對?

 

的確是有一些集合住宅訂有生活公約,不許住宅居民養貓狗寵物,不過,曾幾何時台灣的集合住宅也可以管起人們的職業了?職業不是自己喜歡的就可以排除?

 

甚至還不是非法的職業,而是正在發展中的職業,只是這個職業在過去的台灣曾經被汙名化,貼上了不少標籤?

 

於是我不免在想,如果是教會的產業,能夠接受電競團隊進駐使用嗎?如果不可以,會是那些汙名化電玩的理由嗎?

 

回顧過往歷史,蠻有意思的是,教會界也常常對某些新事物提出反對,例如網際網路剛出現的時候,很多牧師都呼籲不要上網,把網路視為洪水猛獸。

 

當初就因為錯判網路,導致教會界錯失在網路插旗的時機,幾乎是被迫而狼狽地開始發展網路上的福音事工,卻早已不敵網路的萬千訊息洪流。甚至錯過了協助教會界的文字與傳播事工轉型的大好機會。

 

而今如何?別說網路已經是日常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討論也從不要上網轉為不要成癮或要設有網路安息日不說,更要命的是那些曾經大聲呼籲不要使用網路的人,今天用網路用得最多,而且是用來傳播錯誤訊息和謠言,看看台灣教會保守派的弟兄姊妹為了反同婚或是反對某些公共議題,在網路上所張貼的訊息吧?

 

教會界在面對新出現的事物,似乎總是太快的貼標籤或是以切割禁止法看待,例如有某本世俗暢銷書出現就開始說不要看,不准看。禁止的宣言容易發,實際效果卻很差,且錯失了幫助弟兄姊妹透過流行文化與世界對話的機會,反而讓社會上的人覺得基督徒是一群食古不化的奇異保守人士。

 

上帝並不怕創新,上帝本身就是日新又新,祂給我們的大腦也是一個能夠不斷學習,日新又新的神奇器官。身為基督徒應該活用神的恩賜與創造,面對嶄新的未知應該多一點探索瞭解的好奇心,先了解而後在判斷,而不是不了解緊抓著片段訊息就開始評判,結果一再的被結果打臉,也被人質疑教會界學習理解新事物的能力。

 

電玩在過去有很多汙名化的標籤,隨著腦科學的研究增加,人們逐漸了解電玩遊戲的強項和值得發展之所在。當然,任何事情只是單純的沉迷都不好,但如果能夠發展成一項專長、一項事業,其中都有值得深入理解的必要,不宜以過去的過時的錯誤認知看待升級後的現狀。

 

不知道教會界裡有多少長輩還繼續使用上一代的認知看待未來,並以此作為指導晚輩後進的標準。例如,好好讀書,考個好大學,找個穩定的工作或是考公職當老師,這些就是典型的不合時宜的舊認知,不該繼續被用來教導下一代,否則只會害了下一代,讓下一代將來長大後怪罪上一代。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與神同行》中沒說而值得深思的現世

By
on
2018-01-15

《與神同行》中沒說而值得深思的現世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韓國電影《與神同行》在台上映以來,票房勢如破竹,很可能取代《屍速列車》成為韓片在台票房冠軍。

 

《屍速列車》也好,《與神同行》也罷,可能不少弟兄姊妹因為題材看起來非常背離督信仰而選擇不看,特別是《與神同行》,故事原型脫胎自佛經中的地獄、閻羅王與審判。

 

目前新聞報導多半著重在《與神同行》的科技特效,以及韓國電影近年來的積極與企圖心,不過,電影本身的確頗有可觀之處,而且意在言外之處更多,也就是整部電影全都沒提,但卻能讓人心領神會的地方。

 

在我看來,《與神同行》是一部指控韓國社會貧富不均的急速惡化的作品,作品透漏一個訊息,現世的貧窮比往生後的地獄更加的艱苦,孤兒寡母的赤貧無人聞問,因赤貧造就的許多不幸,世間只會冷漠以對,還不若地獄有情。

 

自古談論鬼怪之故事,都是意在言外,都是藉由異世界來控訴我們所生存的真實世界,所以蒲松齡的《聊齋》其實不是在說鬼而是在說人,《與神同行》也是一樣。

 

我們都知道,今天的韓國經濟成就斐然,連日本都被比下去,中國也是對韓國的崛起十分忌憚(才會有禁韓令)。韓國的崛起,遠因來自其民族千年的悲憤(韓國人說自己世界上單一民族被入侵最多次,超過四百次),近因則是世紀之交的國家破產,摔落谷底後的奮力一搏,結果浴火重生。

 

然而,那些表面光鮮的背後,是無數的犧牲所堆積而成的榮耀。在韓國,學生補習念書到半夜是常態,考不上好大學無法進入大企業工作,能夠得到的待遇甚至不如台灣(卻得承受比台灣高昂的物價跟競爭)。

 

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之下,《與神同行》中的孤兒寡母,豈能有和其他人公平競爭的起點?男主角為什麼要當消防員?為什麼要瘋狂兼差?為什麼終日勞苦、從不怠惰?為什麼做了很多所謂的善事?

 

歸根究柢,因為他出身的家庭貧窮,他必須賺錢,必須努力賺錢才能夠支撐起孤兒寡母的家,讓他的弟弟能夠免於辛勞好好讀書,有機會翻身。

 

《與神同行》最殘酷卻也真實的一點是,它沒給觀眾不切實際的盼望,就是在現世靠努力就能翻身,它無情地讓主角一開場就因公殉職,最後最好的結局也就只是重新投胎(暗喻:找個好人家出生吧!)。當然這些暗喻或意有所指都不能在故事中清楚明白地說出來,故事符合傳統套路,有讓人感動的圓滿大結局(我必須說,非常賺人熱淚的拍法),但故事沒說而觀眾應該解讀出來的,則是現世的殘酷與無情。

 

故事傳遞的訊息與寓意往往比故事本身更加重要,如果能夠放下宗教信仰的差異進電影院看看,應該能夠看到許多值得深思的點。

 

導演毋寧將現世的部分丟給看電影的觀眾,因為現世正是我們離開電影院之後所生存的世界。對於導演透過作品對現世的指控,我們可以默不作聲,也可以投身改變,而我想,後者毋寧是導演希望見到的。

 

身為基督徒,並不只是從教會允許的資訊來源認識世界,要更多的抱持開放之心認識世界,特別是生存在這個非基督信仰主導的社會,更多了解不同信仰者的世界觀和語言文化,將有助於雙方的溝通,減少誤會,也更能幫助我們看清楚自己的社會責任,以及擬定面對世界的對策。

 

聖經創世紀中,以諾與神同行三百年,並且生兒養女。這三百年有神同行的日子,聖經沒說到底神跟以諾一族都在做些什麼,不卻很引人聯想,韓國電影《與神同行》似乎也有異曲同工之妙,電影中沒說而值得我們深思甚至去做的事情,又是什麼?

 

面對貧窮的鄰舍,我們能夠做甚麼令其免於不幸苦難,免於終日勞苦愁煩至死方能解脫的悲劇?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信仰主基督

不妨訂個利他型的新年新希望

By
on
2018-01-14

不妨訂個利他型的新年新希望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每一年剛開始,媒體總是熱熱鬧鬧的討論起大家的新年新希望?抑或是檢討過去的新希望始終無法順利達成的原因,再提出協助解決的方法。

 

關於新年新希望,似乎我們總是立的多而達成的少。

 

然而,我想到的卻不是達成多或少的問題,而是具體來說,我們在許新年新希望的時候,到底都把什麼放進來?

 

仔細回顧了自己和一些朋友的新年新希望之後,赫然發現一件事情,甚至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很有可能是我們總是無法達成新年新希望的因素之一,那就是我們的新年新希望總是太過繞著自己的需求或問題的解決打轉。

 

或許您會說,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人當然會優先考慮自己啊?

 

對一般人來說或許是如此,但對於基督徒來說,優先考慮自己某種程度上是過分高舉自己、過分看重自己,忘了虛己的一種不自覺的表現。

 

人能活著,說真的沒有一個人是只靠自己就能活著,人能活著,是靠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幫助,是靠人與人的互動所建立的一張超級巨大的社會網絡。

 

於是我在想,會否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當我們不再把新年新希望的設定目光定睛在自己的需要或問題解決上,而是定睛在我們身邊有需要的人的需要或問題解決上,反而比較容易能夠達成。

 

我想到一個笑話,有人說,天堂和地獄都像是一群人圍坐在吃宴席,而且每個人都分到一雙超級長的筷子,只不過天堂上的人使用自己的筷子餵別人吃宴席上的菜,因而歡笑不斷;而地獄裡的人則只想著要把超長筷子裡的菜塞進自己的嘴巴(但卻辦不到)而挫折連連。

 

會不會有這麼一種可能性?那就是那些我們以為的問題解決或需求的達成,其實不是靠著完善自我設定的目標,而是靠著幫助別人解決別人的問題或滿足別人的需求來達成。

 

好比說,有個許多基督徒都曾經感到挫折的新年新希望「一年讀完聖經一次」,當我們把達成目標的方式放在自己身上時,想的是如何去規劃自己的時間跟閱讀進度,但如果我們把這個目標今年要在教會或生活中向人分享完一整本聖經內容,幫助更多人瞭解聖經時,會否最後我們其實也讀完了聖經一遍而且還幫助更多人也讀完了一遍聖經?

 

生涯規劃類的作品常常提醒讀者,人應該找到一份工作是能夠兼具解決市場上的問題、個人的興趣/熱忱與專業能力三個面向時,最可能找到自己真心想做且能賺取足夠收入養活自己還能幫助社會變得更好的工作。

 

我想,立定新年新希望也應該兼顧社會需要、個人興趣跟專業三個面向,也就是或許我們應該從利他而非利己的角度來思考新年希望的制定,也許成功達標的機率會高一些,您說是嗎?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不要再許新年願望了

By
on
2018-01-02

不要再許新年願望了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元旦過後,2018年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很多人都會來個新年新希望。

 

希望今年能夠如何、如何?

 

要我說,試試看今年不要定新年新希望了。回頭看看去年、前年乃至大前年所定下的新年新希望,到底實踐了多少?有多少是未來仍然想實踐的?

 

不妨先把那些撿回來,好好想一想,當初怎麼就沒能執行到底、半途而廢了?

 

好比說,基督徒常許的新年願望,「一年讀完聖經一次」,記得我小時候這件事情的設定還是一年讀完一次,最近幾年有聽說一些教會已經改成兩年讀完一次。實際情況如何?我想大概不用多說,我們多數人都是少數經文一年讀很多次而某些地方好幾年也讀不到一次。

 

也許我們應該做的,不是發下完成不了的宏願,而是好好檢討過去的失敗經驗,找出原因,導入可以克服的辦法。

 

好比說,假設發現自己對舊約中的申命記就是很有耐心讀下去,好幾年都是卡在這裡然後就逃避、就放棄。那麼今年也許你可以試著先跳過這些過去讓你卡關的地方,畢竟一年讀完聖經一遍不一定非得要按照順序讀下去,讀不下去的就跳過。等到回頭看,發現自己已經幾乎都讀完,只剩下少數跳過的章節時,也許反而更有動力來克服。

 

困難的事情未必要先做,而是能夠先能累積信心和成就感,或是能夠快速完成大部分的事情先做,剩下的部分再慢慢來解決,甚至不解決也無妨。畢竟達成百分之八十遠勝過只做了百分之十不到就放棄來得好。

 

新年希望無法達成,很多時候是我們自己的不知變通導致的挫折連連,最後因為缺乏動力或成就感的支持而選擇放棄。假若我們願意多一點變通和彈性,找尋更有創意的方法來執行,也許最後還是不會百分百完成,但肯定會比過去的作法好。

 

另外,也許讓我們多年來的新年新希望落空的那些什麼,才是新的一年真正應該去面對的,而不是不斷用更新的更美好的更漂亮的新希望,去掩蓋遲遲無法落實新希望的那些狀況。

 

真正會阻撓我們人生變得更美好的,從來不是新年新希望有沒有如期完成,而是那些讓我們最後放下新希望不再執行的什麼。

 

所以,2018年第一個工作日,讓我們好好從過去人生的失敗中找出原因、制定對策,好好對付那些讓我們的希望無法落實的老我中的軟弱吧!

 

然後我得說一個更殘酷的事實,不要光是把自己的軟弱與缺乏交託給上帝,還要自己也真誠的面對。上帝垂聽我們的禱告,也給我們落實改變的契機,可是能否真正跨過難關,還是得靠我們是否願意靠著信心跨出實踐的第一步。如果不去做點什麼,只是光呼喊「主阿,幫我!」是沒有用的。

 

有人說,摩西分紅海,是因為他先跨出那一步,靠著信心跨出那一步,所以紅海才分開了,而不是紅海先分開了,摩西才走進去。

 

改變的發生,是在我們靠著對主的信心,相信改變的確會降臨之後,勇敢跨出第一步之後的事情。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怎麼會從相愛走到仇恨甚至仇殺的地步?

By
on
2017-12-17
怎麼會從相愛走到仇恨甚至仇殺的地步?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iYoung雙月刊) 記得有一次我去某科技大學談兩性關係,提到恐怖情人的時候,台下突然有個女學生舉手說他有遇過我所講述之症狀的男朋友,列席的教官和老師隨即趨前詢問細節,還好後來女學生回覆說,已經順利和對方分手。 只不過,有時候無法像這位女同學這麼幸運的全身而退,三不五時社會新聞就會爆出情殺事件的報導,從告白被拒到分手要求復合不成,乃至看...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基督徒也會陷入人以群分的謬誤

By
on
2017-12-13
基督徒也會陷入人以群分的謬誤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有一個問題,深植許多基督徒的心中,備感困惑,卻不知如何解答? 那就是,為何同信一神的基督教國家彼此會廝殺?兩個都是由基督徒組成的隊伍且賽前都向神禱告求勝,最後往往只有一個隊伍勝出? 如果對決的兩邊人馬都是基督徒且都向神求助時,神到底會幫助誰? 當然神學意義上有正確答案(這裡就姑且不說),只不過,日常生活中的基督徒又是如何面對這樣事情...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耶穌在服務低端人口,而教會又如何?

By
on
2017-12-03
耶穌在服務低端人口,而教會又如何?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日前北京當局突然開始大動作驅趕低端人口,限期搬遷,引發喧然大波。 低端人口,多入住違章建築,因為無力支付一個正常的窩所需要的費用。 低端人口,通常從事骯髒或辛苦的工作,靠出賣勞力換取勉強溫飽。 低端人口,是維持社會運轉的必要勞動力,然而社會願意給這些人的財貨乃至名望都極微薄(往往卻還要求這些人道德高尚,所以才會有從事基層工作者...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基督徒是看不見還是不在乎社會對教會的憤怒?

By
on
2017-11-12
基督徒是看不見還是不在乎社會對教會的憤怒?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說真的,各位弟兄姊妹應該時不時就問問身邊的基督徒朋友,究竟了不了解、知不知道台灣社會對於教會界的憤怒? 因為我發現,很有可能,生活在封閉的基督教圈子裡的忠心服事、愛主的弟兄姊妹,並不太了解這個社會對於基督徒的認知和評價,已經悄悄在轉變? 舉個例子,最近網路上流傳一支影片,是一個神職人員在跟一群青少年講說破除偶像崇拜,並...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Zen大新書出版)以愛制暴的人權鬥士馬丁路德金恩博士

By
on
2017-11-10
(Zen大新書出版)以愛制暴的人權鬥士馬丁路德金恩博士文/Zen大 以愛制暴的人權鬥士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終於出版了! 金恩博士(這本是我拖了很久,交稿後出版社為了做好這本書的品質,也又再花了一點時間,本月終於出版)是我一直很想完成的一本書,主要是他的社會福音跟人權運動,一直很感動我,是當代基督徒的典範,而台灣一直沒有一本比較完整的金恩博士傳記。 但,也因為這樣,找資料,讀資料,判斷資料,很花時間,因...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