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信仰主基督

2013 11 11 16 327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教育與學習

我們以為正確的事情,並不一定真的都正確

By
on
2019-11-22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你是不是認為,約拿是被上帝準備好的鯨魚,吞到肚子裡?

你是不是認為,當初亞當在伊甸園吃下後在喉嚨卡住的是蘋果?

你是不是相信,耶穌告訴過我們「施比受更有福?」

你是不是認為,天主教的教宗無誤論,是打從一開始有教宗就存在了?

如果以上幾個問題,你認為都是,那要小心了,很可能是人云亦云或讀經沒有往細處看,或是太相信自己的「想當然爾」推論法的結果。

約拿書中,並沒有說吞下約拿的是鯨魚,只有說是大魚。科學家也指出鯨魚不可能吞吃約拿,因為鯨魚的體型雖大,卻是哺乳類動物,喉嚨極小,根本吞不下人類這麼大的物種,就算上帝要安排大魚,也應該是其他魚類而不是鯨魚。

至於亞當在伊甸園吃的果子,聖經只告訴我們是從分別善惡樹上採下來的,並沒有告訴我們是蘋果。

耶穌的教導中,的確充斥著施比受更有福,不過,聖經中沒有正面記載耶穌說過這句話,這句話是保羅在使徒行傳第二十章第三十五節中,間接引述的,保羅說「要記住耶穌的話,他說,『施比受更有福。』」

至於天主教的教宗無誤論,是十九世紀末期的庇護九世制定的,距今不過一百年多一點的歷史,但是天主教會已經因為這個相對來說很新的規則,搞出一堆麻煩來。之所以在這裡特別舉出教宗無誤論,是因為我相信不少人都直覺認為,中世紀天主教會之所以會迫害科學家或異教徒,是教宗無誤論促成。

附帶一說,舊約裡曾經出現過一件事情,那就是太陽曾經暫停不動過,對嗎?

這其實可以視為聖經認同天體運行論的證據,畢竟,如果沒有運行的概念,為何要特別定住太陽不動?

還有還有,這世界上許多不信基督教的異教徒,並不拜撒旦,雖然基督徒認為他們崇拜的神就是撒旦,但是,至少對方主張那些並不是撒旦,因為撒旦是猶太-基督信仰體系特有的存在,是墮落天使,而異教中並沒有天使或墮落天使,因此,嚴格來說,他們並不崇拜撒旦(後來出現的拜撒旦教例外,這裡說的是非基督教信仰的異教徒)。

以上舉了非常多的小典故及其澄清,想要說的是,我們絕大多數人腦中認為正確或本來就是如此的訊息,並不一定都是正確的,有一些可能在源頭就出現錯謬的情況,只是因為告訴我們訊息的人是我們相信的人(例如,是我們的父母或牧師告訴我們的),或是訊息在令人相信的環境中獲得(例如,教會裡的主日學講述約拿故事時,或許有繪本把大魚畫成鯨魚,而我們聽了就信了)。

有些訊息以而傳訛,無傷大雅,有些卻可能造成嚴重的誤會,好比說異教徒重拜撒旦這個指控,這就是完全無故他人文化或信仰脈絡,以基督信仰的概念的強行解釋,對方當然不可能接受或理解,最後造成許多無謂的衝突與傷害。

這也是為什麼不少牧長都會在教會裡不斷呼籲,要多讀聖經,要熟讀聖經,藥查經,因為,認真學習都可能錯誤記憶甚至錯誤理解了,更別說只接受二手或三手訊息的傳播,甚至被人性中的確認偏誤(莫名的相信自己腦中的想法是正確的)影響,製造了許多不需要發生的紛爭與傷害。

願我們在真理面前都能夠更假審慎小心,且願意時時認真面對,仔細查驗,特別是當我們碰到別人質疑我們提出的見解時,不貿然地說出「這是聖經說的」,「這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因為實際上,我們可能根本就記錯或理解錯了,我們以為正確的並不一定正確。

2013 11 11 16 1574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面對天朝,台灣的國語教會只會談順服

By
on
2019-11-20

我是不知道只會駡民進黨卻挺國民黨且對天朝鎮壓香港,默許港警到處強姦殺人,衝進教會就放催淚瓦斯,然後抓人的事情不斷上演的主日,國語教會的基督徒怎麼克服自己的人格分裂,繼續坐在教會聚會,假裝沒事的?

台上那些要你愛鄰舍講一堆耶穌的牧長,每個都跟乖孫子一樣,一點都不像駡太陽花學運,駡民進黨執政,造謠性平教育…的時候那麼義正嚴詞。

想來,惡質的統治者從來都是底下的人默許力挺出來的。

以前我都覺得,啊,你國語教會有情感上跨不過的糾葛所以挺國民黨,駡民進黨就算了,天朝在境內迫害基督徒,默許亂殺人強姦民女,身為基督徒卻一句話都不敢公開講。現在的我覺得,根本不是情感問題無法支持民進黨,而是根本習慣站在威權獨裁政府那邊,幫忙魚肉。

國語教會的教堂越蓋越華美,裡面卻越來越瑪門與巴力。

真正的會讓人看不起,覺得開什麼玩笑呢,你們這些人還有臉繼續站在講臺上假裝太平,講耶穌?

耶穌可是得罪當權者而被釘死十字架上的,好意思說自己是基督徒?

神經錯亂,精神分裂吧!?

我看香港基督徒朋友去抗議批判政府,他們的台灣的國語教會的弟兄姊妹,每個都當成沒看到,不敢留言不敢按讚。

如果福音都只有爽爽傳,碰到真的大迫害一句都不敢說,聖經真的白讀,教會史真的白念。

真的悲哀,這種有信比沒信更不如的生命,屬靈嗎?

 

國語教會的基督徒最過份的還不是不願意對抗暴政(抗暴需要勇氣,我能接受不是所有人都有,會軟弱很正常),不是在那邊亂用羅馬書講順服,而是扯說聖經中沒有民主,所以這東西不用甩,民主不是聖經真理。

好啊,民主不是真理,但暴政也不是。

聖經時代固然沒有民主,但也從來不支持任何政權的暴政是合神心意的。

耶穌就是得罪當時政權,不才被殺嗎?

當時猶太人沒有反抗的嗎?

好多哦!

政治上可以這樣解讀,就連主張非暴力也是一樣被殺。革命或和平抗議都會被殺。

讀聖經都這樣只挑自己想信的沒關係,但是,強迫別人也只能接受自己想信的就過份了。

反同婚如此,對抗暴政如此。

如果聖經或上帝不厭惡暴政,那出埃及記裡的法老應該還是持續統治猶太人才是,對吧?

心剛硬的下場,聖經也都有記載。為什麼這些人就看不見?

哦,有可能根本不讀聖經,只聽所謂的但其實聖經沒有這個概念的屬靈長輩瞎扯吧?!

儒化的國語教會基督教在台灣,根本就是天朝帝國神學的擁護者,說自己是基督徒根本羞辱上帝。

天下歸一不等於主裡合一。

天下是儒化法家的天子的,基督徒是屬基督的。

保羅的普世主義平等,是不排除異己,讓相信的人自己加入的有機體共同體,天下則是以道統強迫加入的,不加入就血洗或洗血統。

華人教會只看漢字聖經又按字面意義的胡亂靈異解經,搞出了可怕的嫁接。

這就是漢語神學的話,漢語神學等於是為儒化法家的天朝帝國建構普世(一統式/合一)神學。根本是獨裁政權的幫兇,是希望自己能成為漢語帝國的教宗是嗎?

10388075 10204568955757689 548285268538385411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失控的正向思考,是最糟糕的負面思考

By
on
2019-10-18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日前在網路上看到一位藏書人身故後,親族拍攝其家中藏書的照片。

藏書量不小,但全都整理得很整齊。

收藏原本是很美好的事情,也沒有讓房子變成垃圾屋,看得出來房子的機能還很完善。

然而,這樣一件美好的事情在網路上發表後,卻還是引來「這人有囤積癖」、「我是斷捨離派」這個我不行的評論。

不知怎麼地,我突然想起《失控的正向思考》一書中提到的案例,書中提到在美國有婦女罹患癌症後,被信奉正向思考的朋友積極鼓勵,要有信心,不要放棄…,這些失控的正向思考人士甚至到後來開始指責起那些信心不如它們的患者,認為之所以治不好是因為信心不夠。

我突然有個感覺,會不會所謂的正向思考或負面思考,其實不是觀點本身是正面還是負面,而是將某些觀點強行用在解讀某些對象的狀況,並且不容反駁或不接受的過程所造成的態度。

好比說,要有信心對抗癌症、以斷捨離心法簡化物慾,這些原本都是好的觀點,也的確幫助很多人。然而,要人非得只能有信心,甚至覺得失敗是因為信心不足,或是拿自己能做到斷捨離來指責或嘲笑做不到的人,表面上看似在表達自己很正向,其實卻是最糟糕的負面態度。

人真的碰到不好不開心的事情,會有一些負面想法和情緒出來,需要時間消化整理,其實是情理之中,這種客觀的負向情緒或負向思考,其實也是對風險的評估與判斷,是做出最後決策過程最好要有的思考進程。都不考慮負面因子,只是過分樂天相信,自己不會那麼倒楣、一切都有神的美好旨意,會不會其實是不夠周全的思考方式,讓自己暴露在潛在風險之中卻毫無準備面對的對策?

哲學裡有個概念叫做「互為主體性」,借用這個概念來使用,我想,所謂正向或負向,會不會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方式,而非觀點本身是正向或負向?

好比說,聖經裡說的「與哀哭的人同哀哭」這種陪伴但不指責或過早給予建議,表面上看起來好像相當無為,甚至是縱容落入悲傷困苦境界的人繼續下墜,實際上卻是幫助落入困境者最好的方法,是正向的能量給予。

反倒是,明明看一個人落在困境裡,卻不同理其悲傷,只是一味的搬出自己信奉的大道理規勸或要求對方馬上改正,表面上貌似說了很多正向的高能量的話,其實卻是造成對方的困擾與壓力。

會不會,對錯正負除了觀點本身以外,還有釋放出觀點的態度?

即便嘴巴說的都是神的話語,但是放在錯誤的情境脈絡下,就成了最糟糕的負面思考?好比說,耶穌在世時經常斥責的文士與法利賽人?

也許最糟糕的負面思考,是我覺得你不對不好該按照我的標準進行改正,也是聖經所指出的驕傲、自以為義。只要以此態度出發,就算說的每一句話都出自神,卻可能成為傷害而幫助?

願我們都能避免自以為義的好心做壞事,不要對落入困苦光景的人逕自背出聖經上的正確答案,卻只是嘴上說得漂亮的話,實際上卻造成對方的痛苦加深,甚至更加遠離上帝?

下載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莫因新奇而否定:巴哈的馬太受難曲,也曾因於戲劇化與歌劇化被冷凍

By
on
2019-09-27

(本文部分文稿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巴哈的《馬太受難曲》,相信不少現代基督徒聽了應該會覺得感動,覺得貼近上帝吧?!

不過,根據歷史資料,當《馬太受難曲》於1727年的基督受難日在萊比錫的托馬斯教堂首次演奏時,嚇壞了當時的基督徒跟神職人員們,不少人面面相覷,彼此交頭接耳,表情與心情都很不安。

這些人之所以不安的理由,是因為《馬太受難曲》的表現形式很像當時的歌劇,當時的歌劇是通俗流行音樂,是日常生活中的娛樂休閒活動,跟教會禮拜的音樂表達方式很不一樣。

有人質疑,在基督受難日這樣嚴肅的日子,怎麼能夠以如此戲劇性的音樂來崇敬上帝?這樣的音樂未免太誇張,聽起來完全屬世,充滿慾望!這樣的音樂應該去舞廳或歌劇院表演而不是教會禮拜堂。

批判聲浪不斷,讓原本發案子給巴哈的委員會都決議要削減其酬勞,因為《馬太受難曲》違反其作為聖托馬斯學校樂監聘用書上面的規定:維護教堂良好秩序,安排時間合宜的音樂(《馬太受難曲》初版長達數小時),確保不產生歌劇效果,音樂選擇應以能夠激起群眾虔敬之情為主。

此後,《馬太受難曲》被冰封遺忘,直到一百年後的1829年才在門德爾松的改編下,再次於柏林演出,而且這一次的確是在音樂廳而非教堂演出,門德爾松也的確刪掉了不少聖經敘述的部分,讓作品僅供愛好者消遣,讓「基督的受難成了徹底的娛樂與消遣」。

過去的基督徒反對崇拜上帝的音樂中的戲劇元素,是因為不希望聖經中的敘述只是故事,因為那是又真又活的神替我們捨命的真實歷史事件,不是故事或神話。

聽過解釋之後,應該有一些人也能認同或理解其想禁止的理由吧?雖然今天的基督徒可能會覺得過去的人太大驚小怪,就算以故事或娛樂的方式表達上帝的受難事件,只要福音能傳出去讓世人聽到不就好了嗎?

為了福音的緣故,有些不擇手段(好比說某些福音機構用別人的文章不取得授權也不付轉載費,為了去極權國家宣教假裝沒看到他們在拆當地教會迫害基督徒,為了讓福音被更多年輕人聽見所以砸大錢將福音歌曲包裝成流行音樂,將福音歌手包裝成流行音樂歌手…)有什麼關係?

二十年前,第一次被邀去參加敬拜讚美的活動時,整個人被震懾了,竟然有這麼活潑熱鬧的敬拜方式!

雖然體驗很新鮮,旁人看起來都很投入,但我自己似乎是適應不良,日後一直沒能再鼓起勇氣參加。

就連教會主日聚會偶爾的音樂比較熱鬧,我都得學習順服。

相比之下,我比較喜歡傳統福音派的詩歌,安靜沉穩而雋永。

當然,生活在今天的我知道,這只是我個人性格對音樂的美學偏好使然,敬拜上帝的音樂有各種各樣,只要是憑心靈和誠實對神發出的敬拜,都是神所喜悅的。

我個人並不反對將當代流行文化元素與基督信仰的融匯整合,從歷史來看可以發現,上一代人覺得通俗的東西,過了幾代若還能存在就上升為經典(好比說古典音樂或歌劇在古代其實是通俗娛樂,今天卻成了高雅音樂),很多時候通俗與否是時代決定而非音樂本身(但不是全部,的確有些文化過在多時代都不可能變得經典或聖潔),我想說的是,身為基督徒不應該貿然以自己的價值觀去評判剛出現的流行文化元素,我們以為不好的,很可能並非真的不好,只是因為新穎或個人特質而無法接受。

放寬心地看待新崛起的事物,不要貿然的否定,為了證實自己的否定有理而大肆援引聖經,甚至主動對自己不了解的新事物進行排除或禁絕(好比說當年教會界在網路崛起時力勸信徒不要使用,力勸信徒不要看哈利波特等等),雖然,歷史上的教會,很多時候並不把敬拜方式的差異當成單純的美學差異,而是會援引神學教義進行批判,甚至會將之為不敬神,做出一些日後看來讓人遺憾的判斷(好比說教會對科學的誤解與誤判)。

忍耐等候更多資料證據出現再做判斷,不要因我們自己的個人好惡、急躁冒失,鬧了一堆笑話,甚至是悲劇。

2013 11 11 16 1528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讓大家都樂意參與,還是追求盛大而完美?

By
on
2019-09-03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大學時,學校團契輔導說過一段關於服事的精神,讓我印象深刻,奉為日後服事乃至工作的標準。大意是說,服事的工作可能做失敗、搞砸,但人不能因為服事而跌倒,必須能夠得造就。延伸來看,從失敗中獲得造就與成長也是人生中很常見的事情。

遺憾的是,道理我們都知道也覺得正確,實際上日常生活中卻仍會不自覺的被完美主義綁架,甚至拿出這是上帝的事工當理由,逼迫自己或他人得做到盡善盡美。

美國科羅拉多州的罪人與聖人之家(House for All Sinners and Saints)的牧師納迪亞波茲韋伯也有同樣的看見,他將教會的運作精神設定為「反對卓越,支持參與」。

具體來說,是什麼意思?

如果您有機會造訪該教會,可能會發現,負責帶領聚會的可能是第一次造訪該教堂做禮拜的人,罪人與聖人之家每次都有十五到十八位信徒參與聚會儀式的某個部分,協助聚會運作。

然後,您可能還會發現,這個教會的詩班的水準頗不敢令人恭維,因為他們並不追求詩班表現的卓越,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參加,所以就算唱得零零落落也沒關係。

韋伯牧師認為,重要的是讓人願意且樂意參與聚會,過往教會那些過度追求卓越的敬拜內容,會讓某些人自絕於服事之外,甚至不來教會。

罪人與聖人之家就連大型聚會,都不是找來一群強大的同工負責執行,而是看誰剛好現身在教會,就讓他們承擔籌備活動的責任。就算做得不盡善盡美也沒關係,重要的是讓每個人都能夠參與且樂於參與。

或許你會擔心,這樣的教會運作方式真的可以嗎?

如果就聚會人數跟吸引的族群分布來說,看起來應該是不錯!

罪人與聖人之家吸引了很多年輕世代進教會,如今在美國,青年世代不信上帝或是信上帝卻不進教會的比重日高,但是罪人與聖人之家卻能讓這群人走進教會。

常常我們以為,人們是因為被世俗吸引或心靈沉淪才不來教會,也許的確有這樣的成分存在,但是,有沒有可能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對教會生活過分追求聖潔屬靈乃至聚會運作的完美的壓力感到窒息,看到那些負責帶領聚會的人都表現傑出,自慚形穢,先是婉拒各種服事邀約,最後事慢慢退出教會?

是誰規定,服事一定要做到盡善盡美?是誰規定,唱詩歌一定不能走音或漏拍?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或多或少認為,聚會過程的每一個環節都必須優秀傑出,整體上來說必須變成一個吸引人好看的秀?

這樣不自覺出現的標準,會否讓某些剛進教會的慕道友乃至覺得自己能力不足(但其實很想服事但考慮到表現的結果可能差強人意)感到壓力,甚至退卻而不再出席?

上帝更在乎的應該是我們敬拜他的心意,而不是表達出來的完美卓越?!特別如果當那份結果的卓越會反向阻擋其他人來親近祂時,祂可能寧願不要?!

心靈跟誠實的敬拜,跟表現出來是否卓越完美無關,對吧?

52598506 10217143490313194 9204832505578913792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除了禱告,我們還能為香港做什麼?

By
on
2019-08-12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今年六月中之後,香港人民的抗議動作不斷升級,港府也堅定貫徹背後大老闆的意志,不斷派出警察回擊上街抗議的民眾,日前甚至放任黑道在元朗隨機打人,種種作為,雖隔海觀看,卻讓人憤慨。

我常常在想,不斷在想,身為基督徒的台灣人,我們可以為香港人做些什麼?

前幾日,香港民眾自發的募資買下自由時報的頭版,刊登廣告,提醒台灣社會。我看了廣告,很是鼻酸,這些人自己身處危難,卻仍不忘鄰居,著實讓人感動又覺得慚愧。

總覺得是香港的朋友們在替台灣承擔我們應該承擔的重擔。

禱告,當然,禱告是免不了的,是一定要的,求主幫助香港度過這個難關。

只不過,除了禱告,其他我們還能再多做些什麼?

反送中的香港朋友,最希望看到台灣能夠做的事情,毋寧是驅除或抵擋來自中國的勢力繼續滲透與入侵台灣。

團結對抗入侵勢力,堅守自由民主法治價值,守住台灣,守住這份希望。我想,是台灣社會能夠回報香港朋友最好的。

因為台灣能夠選舉換掉對人民不利的政黨,所以,幾次的大規模抗議遊行就能改變政局,這其實是民主社會的公民才享有的特權,非民主國家的人民,無論如何聲嘶力竭的抗議反對政府的作為,都無法撼動其決心,因為無法更換政府,無法更換政府的情況下,最後勢必得有一方跪下或被摧毀。

如此想來,台灣人真的很幸福且幸運,畢竟我們當中有一些人,並不珍惜這樣的特權,還想帶著大家一起放棄,一起投靠那個只許將主政者的政策貫徹到底的政權。甚至有一些教會的牧長,為了能夠進入那片土地傳福音,選擇在不公義的暴力頻頻發生的當下,安靜沉默,甚至反過頭來譴責我們自己國家的政府。

齊克果說,人是先生而為人,才成為基督徒。我們固然是基督徒,也是台灣人,固然應該傳福音,卻不應該對不公義的暴力沉默,屈服那會擊殺傷害人民的政權,只為了自己想要傳福音。

耶穌不曾為了拯救世界而向撒旦跪拜,我們也不應該,更別說看到其他弟兄正在受苦時,不去協助反倒先跪倒在那些傷害兄弟的惡者面前,只為了換取自己想要的禾場。這絕非上帝樂見的。

我們應該成為香港社會的希望與支持,而不是反過頭來落井下石。

我知道歷史上的教會也曾經身處封建帝制,並在其中尋找傳福音的機會。但如今的世界明明有更好的政權形式可以選擇,也有許多人為此獻身爭取,身為基督徒的我們不應該開歷史倒車,不堅守民主法治反倒想要威權專制。

願我們不是拿福音當藉口,向不公義的暴力屈服的基督的教會。

2013 11 11 16 299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當代教會的示播列

By
on
2019-06-28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士師記第十二章有個故事,提到以法蓮人因為捏造謊言汙衊基列人,基列人了揪出捏造謊言的以法蓮人,派人駐守在河口處,以口音分辨以法蓮人。當時的以法蓮人在發示播列的音時,有自己獨特發音,一聽就知道,想賴也賴不掉,就這樣,基列人在約旦河口抓住並殺掉的以法法蓮人有四萬兩千人。

分辨口音,放在當代語言政治學的脈絡來看,就是分辨正統與否,好比說過去在黨國執政時期,除了禁止台灣島上人民在公開場合講方言外,若聽到講國語者有特殊口音,且通常是所謂的台灣國語或是原住民腔,就容易招來嘲笑(有意思的是,同樣不好分辨的外省腔國語,卻很少會被嘲笑),並以此嘲笑無形中在人群中樹立的族群優劣性的分辨方法。這也令許多台灣人在學國語時,務求去除台灣國語的口音。

這種口音歧視現象,舉世皆然,例如日本有標準語,然後英國腔英語就是比美國佬的英語來得高級等等。

大體人類在世生存,就愛分類不說,還很愛分出高下,不能單單只是區分差異。

歷來的教會裡一直都有「示播列」現象,好比說過往的正統神學與異端的區別,從很久以後的今天往前看,那些當時爭得你死我活的所謂的神學差異,更像口音的誤差而非真正的異端者,所在多有。反而是真正的異教思想滲入教會歷史中而被默許存在的事情,有些並沒有被挑出來,好比說早年的聖誕節中充斥羅馬農神崇拜的儀式,當代聖誕節中充斥消費主義元素等等,都是明顯的異教思維滲入教會生活。

我想說的是,如今不該再以任何「示播列」來將人分群貼標籤,甚至進行擊殺,我們已經進入新約,耶穌為所有的罪人而死,也就是不管你是什麼人,身上有什麼罪行或人格特質,都是耶穌願意救贖的對象。

過去曾經不只一次讀到,一些基督徒寧可自己的孩子是罪犯也不願意是同志的言論,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教會裡某些好心人想要矯正同志的性向,甚至宣稱有成功矯正的案例,這些,毋寧都是以自己所認可的正統強加在他人身上迫使他人屈服的作為。

如今是縱然我們覺得某些人有錯有罪,也不宜自己出手教訓或修正的時代,因為我們已經有耶穌,除非我們認為自己可以代替耶穌對人進行審判?

人以群分,不是為了凸顯優劣,只是因為受造的多元豐富,只是各有巧妙不同,宛若花園裡開滿各式各樣的花,不能因為你覺得某種花比較醜或骯髒就想要以自己的力量將這類花移出花園,畢竟我們不是花園的主人,乃也只是花園中的一種花而已。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耶穌並沒有向權勢下跪,也沒有傷害比自己更弱小的弟兄

By
on
2019-06-14

耶穌並沒有向權勢下跪,也沒有傷害比自己更弱小的弟兄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還想讀讀Zen大其他基督信仰類文章請見此)

是基督徒都應該知道的,耶穌出道之前,在曠野禁食四十天後,魔鬼撒旦來就近祂,提出了交易的價碼,只要耶穌跪下,就將世界全都給祂。

耶穌沒有跪,撒旦的試探失敗了,於是就撤退了。

接著耶穌出來傳道,三年後釘死在十字架上,死了還未復活之際,生前的追隨者幾乎四散逃光,看起來像是一場慘敗!?

當然,耶穌沒有失敗,不然今天我們就不會紀念耶穌也不會如此規模的基督信仰流傳後世?!

這一切成就的源頭,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耶穌沒有取容易走的捷徑,堅持走上祂知道那條難走的荊棘路。

然而,我們這些坐在漂亮而富麗堂皇的教會裡的主的門徒,也跟當初的耶穌一樣,拒絕了來是世界或魔鬼撒旦的誘惑嗎?

老實說,的確是有,但遺憾的是,也有其實沒有拒絕偷偷在心裡跪下的。

好比說,迷戀醫治神蹟更勝十字架福音的;好比說,迷戀聖經打開有金粉有五倍鑽石更勝耶穌甘於貧窮的虛己;再好比說,迷戀於追求人數成長與教會巨大化而忘了耶穌當初是怎麼帶領門徒的;又好比說,選擇忍住不開口批判獨裁政權對其人民的凌虐甚至是對主的褻瀆,只為了換取能夠進入傳福音的資格…

常常我在想,我們明明光景沒有耶穌當年那麼苦,那個是以肉體承受四十天的禁食,那可是最疲弱最需要麵包與養分的時候,腦科學也說那樣的人體狀態是意志力最糟糕最容易屈服的時刻,但耶穌沒有屈服,祂知道自己這輩子所謂何來?要堅持的大原則底線在哪邊?

祂知道如果原則一開始就放棄了,就算結果是好的,也還是錯了!

基督徒是手段與目的都要遵從神的教導而行的人,不是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不是為了福音的緣故可以違背道德或法律或神的誡命,就可以因此欺瞞作假見證傷害人…
這幾年,教會跟社會大眾的距離越來越遠,越來越多人覺得教會充滿偽善與噁心,不就因為我們當中有一些弟兄姊妹為了口中的福音的緣故,一方面軟弱的向權勢屈服跪下,一方面卻又傷害了比我們還弱勢小眾待幫助的族群(好比說同志與教會的反同婚行動),明明今天的我們已經不是那麼軟弱而無力的群體,卻沒有變得更體恤軟弱者,而動手開始逼迫其他弱者。

世人都看在眼裡,耶穌當然也是,我們用以自我安慰的自己本來就是罪人耶穌都會幫助潔淨我們的軟弱,讓我們更肆無忌憚的向強者跪下與傷害弱者,不勝唏噓!

何時我們基督徒群體可以只為了幫助弱者而屈膝,在強者面前硬頸不屈服?!願主憐憫我們的軟弱與剛硬。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愛情事件簿

把錯都推給女人,從人類始祖亞當就開始了

By
on
2019-03-28

文/Zen大

相傳亞當和夏娃是人類的始祖,是上帝創造世界時最後造就的活物,是上帝看為美好,僅次於神的活物。

上帝首先造了亞當,把他安置在伊甸園裡,命他看守、修理園子的一切,並對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都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亞當一個人在伊甸園裡生活,雖然沒有不滿足之處,每天忙著幫上帝創造的飛鳥走獸命名,日子過得也還算充實。

只是時日一久,亞當覺得悶,其他活物都成雙成對,唯獨他孤身一人。

上帝想,該有個配偶來協助亞當治理這園子。

於是讓亞當沉睡,從他的身上取下一根肋骨,再將他的身體縫合起來。

上帝則拿亞當的肋骨造成了一個女人,再將她領到亞當面前,告訴亞當,這是她的配偶夏娃。

亞當一見夏娃,便吟出了史上第一首情詩:

這是我骨中的骨,

肉中的肉,

可以稱她為「女人」,

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

(後世人類發現XY染色體後,便有人說,其實男人是從女人所出才對,是女人折斷了X的一節,才有了男人的Y。)

亞當和夏娃,從此過上很長一段幸福快樂的生活。

直到撒旦前來拜訪夏娃。

撒旦誘惑夏娃,摘取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吃

撒旦,別名路西法,據說原本是天使長,是能力僅次於上帝的存在。但因為自豪其能力,以為能取代上帝而統治世界,於是在天庭發動了一場超大規模的叛變,有三分之一的天使跟著他,打算幹掉上帝。

結果當然是被上帝幹掉拉,貶落凡塵地獄。

不過,上帝卻沒滅絕撒旦,而且還允許他不時的出現來勾引、誘惑祂所創造的人類,只是不准親自動手傷害人。

夏娃就是撒旦第一個煽動誘惑的人類。

有一天,撒旦化身成蛇,偷偷潛入伊甸園,悄悄來到夏娃身邊,找夏娃攀談(當時伊甸園裡的活物,應該都是可以交談說話的)。

這蛇劈頭就對女人發動挑釁,說:「上帝豈是真的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

夏娃回答蛇說:「上帝曾對亞當說,亞當曾經對我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都可以吃,唯獨那棵樹上的果子,上帝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

撒旦聽完夏娃的說法,輕蔑地發出噗嗤的笑聲,對夏娃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上帝知道,你們吃了那樹上的果子之後,眼睛就明亮了,你們就能像上帝那樣知道分別善惡,擁有上帝的智慧,上帝是懼怕你們能夠像祂一樣,所以才不許你們吃。」

夏娃聽了撒旦的話,將信將疑。只是好奇那好處的心,渴望能夠跟上帝依樣有智慧能夠分別善惡的慾望,終於驅使夏娃跑去摘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自己先吃了,再拿給亞當吃。

兩人吃了之後,眼睛就大放光明,並且赫然發現自己乃是赤身露體,找來無花果樹的葉子,編成了草裙,穿在身上,遮住了身體重要部位。

赤身露體的亞當夏娃

不日天涼起風,上帝來到伊甸園,呼喊著亞當和夏娃,要他們前來面見自己。

可是亞當和夏娃聽見上帝的吩咐,卻逕自躲在園中的樹林裡,躲避上帝的面,不肯現身面見上帝。

上帝於是再次開口探問:「亞當、夏娃,你們在哪裡啊?」

亞當聽見上帝的詢問,不敢不回答,便開口說:「我在園子裡聽見您的聲音,但因為害怕而不敢出來見您,因為我赤身露體,便把自己藏了起來。」

上帝一聽亞當的話,就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但還是耐住性子跟亞當探問:「誰告訴你赤身露體是需要躲藏的呢?難道你吃了我吩咐不可吃的那棵樹上的果子嗎?」

亞當說:「還不是你拿我骨頭做的那個女人對我說,吃了那樹上的果子不一定死,又拿了樹上的果子給我吃,而且說她自己已經吃過了也沒事,所以我才吃了,才發現自己赤身露體。」

上帝轉而對女人質問說:「你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

夏娃嚇得發抖,對上帝說:「是園裡那條蛇對我說這果子吃了不一定死,是她引誘我,我就吃了。」

上帝震怒,把人趕出伊甸園

了解事情始末之後,上帝對犯錯的兩人和蛇分別做出懲治。

上帝對蛇說:「妳必受咒詛,比一切牲畜野獸更甚。只能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且和女人彼此為敵。你們的後裔也將彼此為敵女人,彼此攻擊、傷害。」

上帝對女人說:「我必多多增加你懷胎的苦楚,今後女人生產時必多受苦處,女人必戀慕你的丈夫,你的丈夫必管轄你。」

上帝對亞當說:「你既然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棵樹上的果子,這土地將因為你的緣故受詛,此後你和你的後裔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且地必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得要汗流滿面,才能從田裡栽種出得以餬口地蔬菜,直到你回歸塵土,都要終身勞苦。因為你本是出於塵土,仍要歸於塵土。」

上帝給了兩人皮製的衣服穿,便把亞當和夏娃趕出伊甸園。

為了不讓亞當和夏娃偷溜回伊甸園摘取園子裡的生命樹上的果子(相傳吃了之後將能永生不死,且擁有跟上帝一樣的能力),上帝在園子東邊設了機關障礙(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射火焰的劍),不許亞當和夏娃以及他們的後裔再回來。

人類自此被流放到塵世,每天為了得溫飽,得在田裡辛苦耕作、勞動,都是因為夏娃被蛇誘惑,和亞當一起吃了不該吃的果子。

難怪後世人類覺得女人是紅顏禍水,原來當年始祖亞當也是一個樣,愛的時候很愛,但一出事就把責任和錯誤往女人身上推,一點擔當都沒有。

 

想知道更多關於基督信仰與聖經故事的話,請參考信仰主基督區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反同婚公投過關之後,我已無言可對基督徒說

By
on
2018-11-25

反同婚公投過關之後,我已無言可對基督徒說

文/Zen大

昨晚很認真地思考了教會推動的幾個反同公投的得票狀況(身為基督徒,我深以此推動此公投還一堆基督徒贊成為恥,卻不得不承認自己是教會界的極少數叛逆份子),幾經思索之後,我決定暫停談教會與公共參與方面的評論文章寫作,雖然這幾年跟教會媒體要不就是翻臉要不就是沒什麼投稿,之前寫了幾年的專欄也陸續停刊,只剩下傳揚論壇在寫,但我在想,好好自我檢討反省一下,寫了這麼多年,批評了教會的反智說謊胡鬧國語教會的威權保守色彩…,但教會依然就更往那邊極化了,顯然這是完全失敗的溝通,我想,既然無效,不如暫時停一停,想一想,可以怎麼做?

 

其實,之前聽到某位參加太陽花學運的年輕基督徒自殺(憂鬱症)之後(他的問題我知道一些,以前他偶爾會來跟我說他的事情,他的困惑,特別是對教會和社會公共議題方面的),我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寫了文章其實是要承擔讀者的疑惑的解答甚至是某種關於生命的責任。

 

我想,這如果是結構性的問題,寫評論文章究竟到底是不是幫自己做一種好像比拉多那樣洗手撇清的動作而已?

 

暫時找不到答案,所以就先放下。

容我這個普通的平信徒告退(既然神職人員都帶頭做那麼多我個人覺得違背基督信仰的事情且受到教會弟兄姊妹的支持,想必肯定是我在聖經閱讀與理解上跟現在的教會有很大出入,雖然我不覺得我是錯的也不覺得他們是對的,但也無法假裝沒事的跟這些人來往),寫了那麼多年,不時還會被基本教義派基督徒責難辱罵(基督徒在教會持異見所必須承受的各方壓力是旁人很難理解的,雖然因此我也脫離教會生活好一些日子,且遠離身為基督徒的一些責任跟義務),於是,想歇息歇息了。

跟社會評論不一樣,社會的問題有很多公民可以一起討論甚至講難聽一點一起取暖,在教會裡去奮鬥是異常孤單的,雖然我也不是很在乎非要跟人聚在一起取暖,但我想稍微遠離一些,看看這些基督徒跟教會的作為,看看他們所謂的正義都伸張之後的社會與教會的發展,到時候再說囉~

#基督徒們好好享受這些你們贏來的勝利
#建立在壓迫與不平等上的勝利
#教會以牧師為首的組織動員方式操作公投早已違背多年來我學到的教導
#牧師跟教會原來都是騙人的
#自己想搞事情的時候什麼都可以只有在阻止別人時才會引用聖經跟搬出權威來強壓基督徒順服

#基督徒也很簡單的

#末日個別跟上帝交帳即可

#如果我最後真的也能在那邊

#希望我不會揍那些支持反同婚的基督徒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