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信仰主基督

90347549 10220291075880866 2297910518150594560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莫讓教會成為瘟疫蔓延的破口 瘟疫蔓延時期的聚會

By
on
2020-03-31

 
 

 
前一陣子,武漢肺炎突然在韓國大舉流行起來,深入追查才發現,原來是大邱的(異端)教會裡出現超級感染者。已經出現徵狀卻還是繼續前往教會,於是造成數百名信徒感染。
已經有數百人感染的教會,卻仍不配合政府的防疫工作,隱匿會友名單,造成政府追查感染途徑困難,甚至傳出,大邱當地的防疫官員就是該教會成員,卻值到被確診才坦承,之前都隱匿身分不說,害得其他防疫組成員也得隔離檢疫。
或許你會說,那是異端教會,甚至是邪教,我們不是,我們是正統教會!
姑且不說瘟疫並不看人的身分攻擊(要不然古代許多正統基督徒就都能免於瘟疫攻擊才對),基督徒也會染病也會生病,並非基督徒就百毒不侵,瘟疫的擴散蔓延是和人的生活習慣、健康管理與群聚習慣有關。
無獨有偶,新加坡的其中一起群聚感染,也是教會爆出來的!
不容否認,台灣的都市中的不少教會,其群聚情況與大邱的教會類似,都是在相對狹小而密閉的環境中,湧入大量的會眾一起聚會。
當然,我相信各教會都有自己的防疫措施,畢竟沒有人希望成為瘟疫擴散的破口。
不過,有一點也值得深思,那就是過往太平日子的時候,我們也有不少人因為愛主,或教會欠缺人手,或是不敢違反某種默契下的壓力,即便已經很累了,甚至已經出現生病的徵狀了,也還是強打起精神上教會,甚至不光只是聚會,還投身服事。
教會中的過勞現象,說實話的確存在,熱心愛主的基督徒可以說周間忙世俗工作周末忙教會工作,終日忙碌不得閒。
到目前台灣社會因為政府防疫工作嚴實,加上運氣好,上帝看顧,還沒有爆出大規模群聚感染或社區感染,然而,從目前各國已經發生的情況來看,宗教生活中的人群群聚,的確是瘟疫擴散的破口。
最近社會上為了媽祖是否該維持遶境活動而有不少論辯,或許我們也該認真思考各種特會或大型佈道會的暫緩,甚至是主日聚會的分流分場,更認真的關心弟兄姊妹的身體健康,「不可停止聚會」在非常時期若堅守下去,也許成為造成他人困擾的狀態,或許我們應該更懂得權變,大邱的教會就是強制信徒打卡報到且動用輿論壓力讓沒來聚會的信徒屈服,才會造就即便生病都還是堅持繼續上教會因此造成瘟疫擴散!
敬拜上帝,是用心靈和誠實,兩三人聚集一起敬拜也是敬拜,不一定要在可能造成他人風險的時候還堅持上教會,這是保護自己也保護其他人,不要覺得反正我們只是回天家而太過輕忽此世的身體照顧,身體是神的殿,且我們不該因為自己的作為而造成他人跌倒,願我們能更有智慧的處理瘟疫蔓延時期的聚會生活。

89721980 10220290958797939 2197266141481533440 N (1)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當世界放緩運轉,不如當成安息年好好休息

By
on
2020-03-21

除非政府宣布進入社區傳染階段,公開明確呼籲公民不要出門待在家裡,否則我認為現階段的台灣,並不需要完全不出門(寧可相信對岸政權的網軍與臥底對台灣社會秩序的攻擊式發言也不相信自家政府的話,那我建議就趕快買機票飛過去,那邊現在都零確診喔!)。
做好個人衛生,避免尖峰時間出沒人潮擁擠處(還是需要通勤上班的,我建議提早出門或延後出門,公司也最好施行彈性工時,並且將員工分區辦公),暫時不要跟國外回來的人見面(國外回來的請嚴守居家隔離規定)即可!
人還是需要一些實體活動,如果不像我這種當慣Soho可以動則在家關上一兩周的人,太長時間待在家裡會悶壞!
(就學的年輕人比較會把危機當玩笑來開,在大人沒看到的時候不把防疫當回事,其實反而是讓自己陷入危險,我家旁邊就兩所學校,所以略可見一二,就是比較辛苦老師跟教官了~)
除了醫院等特殊區域外,現在社會上比較多情況是受謠言煽動而窮緊張,但是,抗疫之路還好幾個月,太早把自己繃太緊,後面不小心放鬆反而危險。
維持社會秩序如常運轉,不要被恐慌打倒,才是能夠堅持抗疫的最好作法。
雖然我們沒辦法阻止極少數刻意擾亂社會秩序的人,但我們可以規避並且向政府單位檢舉之!
倒是這段時間,不宜過勞,過勞容易注意力渙散,免疫力下滑,造成錯判或染上風寒(現在生病上醫院都很麻煩,盡可能維持個人身體健康就是幫忙防疫)!
撐過這兩周,再看之後會如何?
今年對很多人來說不好過,因為多數人腦中的世界模型是數十年不變,或者數年才更換一次,如今是一兩周就大幅更換一次,只有不斷的改換做法,沒有標準SOP,這種快速變遷的衝擊對很多人來說難以適應。
然而,正如梅克爾總理的公開演說,其實我們應該感謝那些仍然堅持在第一線為大家服務的人。想想有多少超商超市百貨買場的店員,清潔人員,各類交通運輸產業的司機物流人員,學校老師,軍人守護疆土,還有最辛勞的藥師醫護人員等等,都還堅守岡位,維持社會運轉順暢,我們沒有道理被莫名的恐懼打垮。
一個社會的運作,需要許多人的付出,當我們能夠安心躲在家裡防疫,是因為社會上仍有許多人在努力工作,堅守岡位,幫我們擋住風浪!
所以才會有許多人紛紛呼籲,不要心存僥倖,不要出國(台灣是最安全的地方了),不要給大家添麻煩。
最近常常跳出太陽花時期的回顧。
轉眼六年。
當時為了推行運動而出現的各種新工具與背後的推動人,很多在這次防疫工作上也表現亮眼。
當年我就說了,太陽花幫台灣孕育了一個有能力且願意橫向連結幫助弱勢的新世代。
六年,很多人都長大成熟,事業有成,卻還是很樂意回饋社會,幫助人。
台灣的迅速應對,不只官方指揮調度得體,還有民間力量跟得上,自動自發,超前發想並且試作推出,不計報酬。
自動自發凝聚的國家隊,官民一體,才是最強的。
2020的日子不好過,但還是要過,只是更加謹慎一點,趁這波也把個人衛生習慣建立起來,也是不錯的!
多頭時期的紀律不是紀律,是順風而行的意氣風發。
熊市還能堅持紀律才叫紀律。
能過這關,也就是至少一整個景氣週期,才可能真正活下來。
比技術更難的是練情緒穩定,平常心。推薦觀呼吸與冥想法,給所有追求透過金融工具達成財富自由或是希望度過這波混亂熊市的朋友。
雖然最近的世道很糟,各種數據都差,人心也恐慌不安,滿多人碰上了人生的關鍵時刻…
不過,我覺得現在此刻的生活運行速度正好(之前都偏快了,整個世界一直很趕著去得到什麼似的拼命衝)。
正是現在,讓我們把很多不重要的事情都放下來了,消費減少了,工作緩下來了,很多事情不能做,甚至有可能哪裡都不能去。
可是這個時候,正是使用自己的知識與經驗,好好檢視自己人生與身處環境的好機會。
模型正在修正,你能跟上修正後的未來世界嗎?
天下大亂的同時,有些人黯然退場,有些人會趁勢崛起。
您想崛起還是退場,不取決外在時勢而是內在認知。這是個格外適合沉澱的時刻,因為世界越快則心慢。
平常心,好好盤點,就是不要再按照慣性,自動化運行了!能夠真誠的反省,才可能不被未來甩拋在外。恢復後就繼續如常生活,下次災來黑天鵝時,就未必能夠如此幸運了!
當作安息年也不錯。

28516269 10156697088244119 7717709827188175954 O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有些邪惡之聲,是包裹著貌似正義的修辭在傳送

By
on
2020-02-15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武漢肺炎爆發後,蘇貞昌院長宣布口罩暫停出口一個月,直到台灣供給穩定後再繼續出口。
此一新聞出現後,引來不少人斥責台灣人沒有人義,不願意幫助中國人!
後來賴清德準副總統的有條件協助說出來後,有被一些台灣民眾批判。
種種跡象顯示,好像台灣人真的很沒愛心?
有些人還抓住這些點大作文章。
說台灣人不願意幫忙沒有仁愛之心,是太殘酷的操弄,四川大地震也好、東日本大地震也罷,台灣都出錢出力。
幫忙不求回報,願意禮尚往來很感恩,但沒有感謝還落井下石,願意相幫地人或許會少很多。
瘟疫蔓延時,似乎正是考驗真正人性的時候。
好比說河北路續封城,有些人想方設法出逃,有些人乖乖待在家裡,還有些人自願前往疫區協助,或想辦法幫助疫區的人。
我無意批判出逃的人,如果換作自我們,也許也會逃。
只是讓人遺憾的是,出逃求生不打緊,好比說逃回台灣的一些台商,有些人一下飛機就通報,並且自主隔離,有些人卻毫無病識感,四處趴趴走,被人舉報了才辯說自己有好好監控並且全程戴口罩。
還有一些人的行徑更讓人無法接受,隱匿自己曾經出沒疫區的訊息不說,出現疑似症狀後,還刻意跑去人多的地方咳嗽打噴嚏,想要盡可能擴散病毒,因為不能只有自己得!
我想說的是,面對無情瘟疫或天災,有些人會誠實袒露自己的軟弱,有些人反而會任憑自己的心剛硬,甚至試圖利用災難造謠生事、惹事生非。
不願幫助落難者,似乎違背基督信仰的教導,即便是過去與我們為敵的人,似乎也不能因此就忽視不理!
問題是,以過去中國的紀錄,就算台灣願意撇開過往恩怨,出手幫忙,資源也到不了真正需要的人手上,中途就被攔胡了。
每次談到中國與台灣的問題,總是有人忽略了誰才是源頭的始作傭者,而是採取柿子挑軟的吃的策略,對比較好說話的那邊進行攻擊,對明顯看起來不好惹的那邊沉默。
我想說的是,有些話切片出來看的確很有道理,但是重新放回事件的脈絡裡確未必成立,批判台灣不願意幫中國忙的意見就是,論述起來頭頭是道,確是各種扭曲與斷章取義!
實際情況是我們想幫也幫不了,撇開幫了之後還被人羞辱不談,基督徒不在乎個人榮辱只在乎需要被幫助的人是否真的得到了幫助!
若世上不可能沒有苦難與仇恨,那麼就希望願意以愛面對而非轉化為仇恨對立的人能夠多一點,願意真心幫助落入苦難憂愁挾制的人多一點,少一點利用人的苦難絕望替自己撈取好處的人。這些假裝成追求公義真理的法利賽,最該被譴責,因為他們在譴責別人不願出手相幫時,自己也毫無作為,只是一味透過仇恨言論挑釁雙方。
那些包裹著道理的聲音,本質上就是邪惡的,根本不用往心裡去。就像有些時候我們會碰到一些人以聖經的文字包裹自己的私心,偷渡自己的私慾,企圖以聖經合理化自己的仇恨與偏見,這種時候,不要畏懼,不用落入神學上的爭辯,只要直指其背後的動機之謬誤,將之攤在陽光下即可!
當動機意圖不正,論述修辭即便都正確,結論也是無效的!

28514800 10156697160524119 8351383221274200992 O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政治立場不同也不該使用羞辱言語攻擊人

By
on
2020-02-07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日前總統與立委選舉結果出爐,勝敗雙方幾家歡樂幾家愁,各有一些情緒很是自然。
不過,我卻在臉書上看到一位認識的弟兄的基督徒朋友,留言中使用了相當不堪的羞辱性字眼指稱與其不同立場的政黨與政治人物。
原本想,可能是一時無法接受選舉結果,不料稍微觀察了該人的個人社群網站,政治文章相當多之外,指涉與自己不同政黨與政治人物時,一律都採用網路上的酸民們發明的仇恨貶抑式字眼,覺得非常讓人難過。
此人在個人社群網站上並不諱言自己的基督徒身分,甚至標註清楚自己是哪一個教會,但卻在談論政治時,跳出了聖經教導的範疇,使用世間的仇恨語言來對自己不認同不支持者貼標籤甚至抹黑,我在想,這樣的身教,不是基督徒該有的行為?
可是,我又深入轉念一想,似乎也不難理解這種語言使用的人格斷裂,因為這樣的情況並不罕見。這位出口成髒的弟兄不過只是其中一位「受害者」!
最近幾年,台灣的國語教派的基督徒,不但籌組政黨,直接參與公共事務與政治選舉,在媒體與社群網路上與其他意見者進行政治或論題攻防時(好比說反同婚),早就已經毫無基督徒形象可言,惡言相向根本只是小兒科,抹黑造假說假見證的情況比比皆是。
我過去幾年常在想,為何這些基督徒,平日在教會裡也是熱心愛主,積極服事,傳福音不落人後,為何在公共事務上碰到其他意見的人,就會失控爆走,仇恨語言上身,對不同意見者大發謬論與傷人言論?
為什麼憑愛心說誠實話之類的教導,身為基督徒的品格與修養,突然都做不到,都蒸發了?
不免想,也許跟某些教會太容易走齡恩路線解釋社會世界發生的事情有關?
靈恩式的思考大概是這樣的,社會上那些跟我不同意見主張立場的人,都是魔鬼撒旦的同路人(早年基督徒對非基督徒的態度也很類似,那些信奉民間信仰的都是拜偶像,都是拜撒旦…)。既然是魔鬼同路人,那就是神的敵人,既然是神的敵人,那就不是人(將人非人化與妖魔化),既然不是人,那麼,就不用以人的禮貌或聖經中教導對鄰人的態度對待之!
香港反送中事件的抗議運動過程中,許多披著警察制服的人可以對市民大開殺戒,也頗讓一些人不解?其實,是類似的邏輯在作祟,那些披著警察制服的人平日不斷灌輸上街抗議的香港人都是蟑螂,是社會的害蟲…。這些執法者覺得自己是在消滅社會害蟲與亂源,並不覺得自己在殺人!
或許你會說,兩者怎能類比?其實,言語對人格的抹殺,並不亞於對人的肉體直接進行傷害,這些同樣都是暴力,也同樣都是主張非暴力的耶穌所反對的行為!
不少台灣人常笑基督徒是神學自助餐,也就是雙重標準,不得不說,這個評論某種程度上相當精準,我們總是律己寬而帶人嚴,對待跟我們自己不同立場的人原本應該更有愛與包容,然而,這些人執行愛與包容的方法卻是不斷使用羞辱與傷害人格的語言攻擊不同立場者,真的是把整部聖經跟耶穌都拋腦腦後,只遵循老我的情緒衝動在做事,到底是誰被魔鬼撒旦入了心呢?

Img 0929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順服執政掌權,請別搞雙重標準

By
on
2019-12-30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日前香港泛民主派大勝建制派,拿下388個席次,大勝建制派。

香港社會的民意顯然不滿中共與特區政府過去五個月來對於反送中示威遊行的處置方式,以投票表達出人民的憤怒。

不知道這樣的結果,台灣的某些教會基督徒與牧長是否會坦然接納?

過去五個月,網路與新聞媒體經常報導反送中的抗議人士被港警不當凌虐與傷害事件,甚至還有被強姦與被自殺的不幸事件。其中也包括主內弟兄姊妹。

然而,在台灣的基督教界,很遺憾的,有些牧長與基督徒假裝沒看見這些不當執法,只推說香港既然已經回歸,就應該遵守中共政府的規定,就應該順服不應當動亂。就算抗議,也只能抱持非暴力手段。

當然我個人也認同非暴力抗爭,不過,對於香港人只能以暴力抗爭的無奈,我也很能理解,而不是選擇譴責小惡卻輕放大惡。

不知道那些認為香港民眾不該反抗的基督徒,透過媒體旁觀港警不斷發射催淚彈攻擊抗議者甚至無辜市民時,內心作何感想?是不捨難過還是譴責?

當年耶穌會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若從政治的角度來看,就是因為他膽敢抨擊當時的執政掌權者的錯誤,因而被當權者視為眼中釘,所以想要除之而後快。

保羅在羅馬書中雖然說要順服執政掌權者,然而,這些教訓近年來卻益發被某些基督徒與教會扭曲使用。扭曲為當跟我的政治立場相符的政黨上台時就高舉順服論,當跟我的政治立場不合的政黨上台時就拼命砲轟。

過去十多年來,在教會界屢屢看到這種雙重標準的順服論在上演。然而,過去我總是覺得,也許某些出身背景的基督徒有其無法放下的執著,是以對某些政黨比較有偏愛因此想順服,也就算了。

然而,這一次,香港特區政府明顯得到中共授權,已經嚴重執法過當,就連國外媒體從業人員也大呼不可思議的同時,許多為了能夠進入中國傳福音的基督徒與教會,竟然可以選擇對弱勢苦難者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甚至反過頭來譴責抗暴者有錯,不應該抵抗,應該順服。

《黑天鵝效應》的作者塔雷伯曾經說過一個指導他人行為的倫理學原則,那就是切膚之痛,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人開口教你該怎麼做人處事,而他所說的卻跟他毫無切身關係,他並不會因為自己的發言而受影響或受傷害時,這些人說的話可以不用理睬。

當香港的弟兄姊妹在街頭反抗暴政而被迫害,遠在台灣的一些基督徒與教會竟然睜眼說瞎話的要求這些人順服不要抵抗,未免太過站著說話不腰疼了?!

別說身為基督徒更應該有憐憫之心,做為一個人都應該有,然而,台灣某些教會與基督徒在這次的反送中事件的表現,真是讓人瞠目結舌,不敢置信,很難相信大家讀的是同一本聖經,領受的是同一個耶穌與聖靈?

若不是還有濟南長老教會這樣願意站出來力挺香港,身為基督徒都不知道怎麼跟其他國人解說教會界當中某些極盡冷漠無情的態度與言論?

盼望我們不要成為使用雙重標準看待羅馬書的順服論,不要用聖經幫自己的政治立場或偏好背書,以免落入試探!

2013 11 11 16 327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教育與學習

我們以為正確的事情,並不一定真的都正確

By
on
2019-11-22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你是不是認為,約拿是被上帝準備好的鯨魚,吞到肚子裡?

你是不是認為,當初亞當在伊甸園吃下後在喉嚨卡住的是蘋果?

你是不是相信,耶穌告訴過我們「施比受更有福?」

你是不是認為,天主教的教宗無誤論,是打從一開始有教宗就存在了?

如果以上幾個問題,你認為都是,那要小心了,很可能是人云亦云或讀經沒有往細處看,或是太相信自己的「想當然爾」推論法的結果。

約拿書中,並沒有說吞下約拿的是鯨魚,只有說是大魚。科學家也指出鯨魚不可能吞吃約拿,因為鯨魚的體型雖大,卻是哺乳類動物,喉嚨極小,根本吞不下人類這麼大的物種,就算上帝要安排大魚,也應該是其他魚類而不是鯨魚。

至於亞當在伊甸園吃的果子,聖經只告訴我們是從分別善惡樹上採下來的,並沒有告訴我們是蘋果。

耶穌的教導中,的確充斥著施比受更有福,不過,聖經中沒有正面記載耶穌說過這句話,這句話是保羅在使徒行傳第二十章第三十五節中,間接引述的,保羅說「要記住耶穌的話,他說,『施比受更有福。』」

至於天主教的教宗無誤論,是十九世紀末期的庇護九世制定的,距今不過一百年多一點的歷史,但是天主教會已經因為這個相對來說很新的規則,搞出一堆麻煩來。之所以在這裡特別舉出教宗無誤論,是因為我相信不少人都直覺認為,中世紀天主教會之所以會迫害科學家或異教徒,是教宗無誤論促成。

附帶一說,舊約裡曾經出現過一件事情,那就是太陽曾經暫停不動過,對嗎?

這其實可以視為聖經認同天體運行論的證據,畢竟,如果沒有運行的概念,為何要特別定住太陽不動?

還有還有,這世界上許多不信基督教的異教徒,並不拜撒旦,雖然基督徒認為他們崇拜的神就是撒旦,但是,至少對方主張那些並不是撒旦,因為撒旦是猶太-基督信仰體系特有的存在,是墮落天使,而異教中並沒有天使或墮落天使,因此,嚴格來說,他們並不崇拜撒旦(後來出現的拜撒旦教例外,這裡說的是非基督教信仰的異教徒)。

以上舉了非常多的小典故及其澄清,想要說的是,我們絕大多數人腦中認為正確或本來就是如此的訊息,並不一定都是正確的,有一些可能在源頭就出現錯謬的情況,只是因為告訴我們訊息的人是我們相信的人(例如,是我們的父母或牧師告訴我們的),或是訊息在令人相信的環境中獲得(例如,教會裡的主日學講述約拿故事時,或許有繪本把大魚畫成鯨魚,而我們聽了就信了)。

有些訊息以而傳訛,無傷大雅,有些卻可能造成嚴重的誤會,好比說異教徒重拜撒旦這個指控,這就是完全無故他人文化或信仰脈絡,以基督信仰的概念的強行解釋,對方當然不可能接受或理解,最後造成許多無謂的衝突與傷害。

這也是為什麼不少牧長都會在教會裡不斷呼籲,要多讀聖經,要熟讀聖經,藥查經,因為,認真學習都可能錯誤記憶甚至錯誤理解了,更別說只接受二手或三手訊息的傳播,甚至被人性中的確認偏誤(莫名的相信自己腦中的想法是正確的)影響,製造了許多不需要發生的紛爭與傷害。

願我們在真理面前都能夠更假審慎小心,且願意時時認真面對,仔細查驗,特別是當我們碰到別人質疑我們提出的見解時,不貿然地說出「這是聖經說的」,「這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因為實際上,我們可能根本就記錯或理解錯了,我們以為正確的並不一定正確。

2013 11 11 16 1574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面對天朝,台灣的國語教會只會談順服

By
on
2019-11-20

我是不知道只會駡民進黨卻挺國民黨且對天朝鎮壓香港,默許港警到處強姦殺人,衝進教會就放催淚瓦斯,然後抓人的事情不斷上演的主日,國語教會的基督徒怎麼克服自己的人格分裂,繼續坐在教會聚會,假裝沒事的?

台上那些要你愛鄰舍講一堆耶穌的牧長,每個都跟乖孫子一樣,一點都不像駡太陽花學運,駡民進黨執政,造謠性平教育…的時候那麼義正嚴詞。

想來,惡質的統治者從來都是底下的人默許力挺出來的。

以前我都覺得,啊,你國語教會有情感上跨不過的糾葛所以挺國民黨,駡民進黨就算了,天朝在境內迫害基督徒,默許亂殺人強姦民女,身為基督徒卻一句話都不敢公開講。現在的我覺得,根本不是情感問題無法支持民進黨,而是根本習慣站在威權獨裁政府那邊,幫忙魚肉。

國語教會的教堂越蓋越華美,裡面卻越來越瑪門與巴力。

真正的會讓人看不起,覺得開什麼玩笑呢,你們這些人還有臉繼續站在講臺上假裝太平,講耶穌?

耶穌可是得罪當權者而被釘死十字架上的,好意思說自己是基督徒?

神經錯亂,精神分裂吧!?

我看香港基督徒朋友去抗議批判政府,他們的台灣的國語教會的弟兄姊妹,每個都當成沒看到,不敢留言不敢按讚。

如果福音都只有爽爽傳,碰到真的大迫害一句都不敢說,聖經真的白讀,教會史真的白念。

真的悲哀,這種有信比沒信更不如的生命,屬靈嗎?

 

國語教會的基督徒最過份的還不是不願意對抗暴政(抗暴需要勇氣,我能接受不是所有人都有,會軟弱很正常),不是在那邊亂用羅馬書講順服,而是扯說聖經中沒有民主,所以這東西不用甩,民主不是聖經真理。

好啊,民主不是真理,但暴政也不是。

聖經時代固然沒有民主,但也從來不支持任何政權的暴政是合神心意的。

耶穌就是得罪當時政權,不才被殺嗎?

當時猶太人沒有反抗的嗎?

好多哦!

政治上可以這樣解讀,就連主張非暴力也是一樣被殺。革命或和平抗議都會被殺。

讀聖經都這樣只挑自己想信的沒關係,但是,強迫別人也只能接受自己想信的就過份了。

反同婚如此,對抗暴政如此。

如果聖經或上帝不厭惡暴政,那出埃及記裡的法老應該還是持續統治猶太人才是,對吧?

心剛硬的下場,聖經也都有記載。為什麼這些人就看不見?

哦,有可能根本不讀聖經,只聽所謂的但其實聖經沒有這個概念的屬靈長輩瞎扯吧?!

儒化的國語教會基督教在台灣,根本就是天朝帝國神學的擁護者,說自己是基督徒根本羞辱上帝。

天下歸一不等於主裡合一。

天下是儒化法家的天子的,基督徒是屬基督的。

保羅的普世主義平等,是不排除異己,讓相信的人自己加入的有機體共同體,天下則是以道統強迫加入的,不加入就血洗或洗血統。

華人教會只看漢字聖經又按字面意義的胡亂靈異解經,搞出了可怕的嫁接。

這就是漢語神學的話,漢語神學等於是為儒化法家的天朝帝國建構普世(一統式/合一)神學。根本是獨裁政權的幫兇,是希望自己能成為漢語帝國的教宗是嗎?

10388075 10204568955757689 548285268538385411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失控的正向思考,是最糟糕的負面思考

By
on
2019-10-18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日前在網路上看到一位藏書人身故後,親族拍攝其家中藏書的照片。

藏書量不小,但全都整理得很整齊。

收藏原本是很美好的事情,也沒有讓房子變成垃圾屋,看得出來房子的機能還很完善。

然而,這樣一件美好的事情在網路上發表後,卻還是引來「這人有囤積癖」、「我是斷捨離派」這個我不行的評論。

不知怎麼地,我突然想起《失控的正向思考》一書中提到的案例,書中提到在美國有婦女罹患癌症後,被信奉正向思考的朋友積極鼓勵,要有信心,不要放棄…,這些失控的正向思考人士甚至到後來開始指責起那些信心不如它們的患者,認為之所以治不好是因為信心不夠。

我突然有個感覺,會不會所謂的正向思考或負面思考,其實不是觀點本身是正面還是負面,而是將某些觀點強行用在解讀某些對象的狀況,並且不容反駁或不接受的過程所造成的態度。

好比說,要有信心對抗癌症、以斷捨離心法簡化物慾,這些原本都是好的觀點,也的確幫助很多人。然而,要人非得只能有信心,甚至覺得失敗是因為信心不足,或是拿自己能做到斷捨離來指責或嘲笑做不到的人,表面上看似在表達自己很正向,其實卻是最糟糕的負面態度。

人真的碰到不好不開心的事情,會有一些負面想法和情緒出來,需要時間消化整理,其實是情理之中,這種客觀的負向情緒或負向思考,其實也是對風險的評估與判斷,是做出最後決策過程最好要有的思考進程。都不考慮負面因子,只是過分樂天相信,自己不會那麼倒楣、一切都有神的美好旨意,會不會其實是不夠周全的思考方式,讓自己暴露在潛在風險之中卻毫無準備面對的對策?

哲學裡有個概念叫做「互為主體性」,借用這個概念來使用,我想,所謂正向或負向,會不會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方式,而非觀點本身是正向或負向?

好比說,聖經裡說的「與哀哭的人同哀哭」這種陪伴但不指責或過早給予建議,表面上看起來好像相當無為,甚至是縱容落入悲傷困苦境界的人繼續下墜,實際上卻是幫助落入困境者最好的方法,是正向的能量給予。

反倒是,明明看一個人落在困境裡,卻不同理其悲傷,只是一味的搬出自己信奉的大道理規勸或要求對方馬上改正,表面上貌似說了很多正向的高能量的話,其實卻是造成對方的困擾與壓力。

會不會,對錯正負除了觀點本身以外,還有釋放出觀點的態度?

即便嘴巴說的都是神的話語,但是放在錯誤的情境脈絡下,就成了最糟糕的負面思考?好比說,耶穌在世時經常斥責的文士與法利賽人?

也許最糟糕的負面思考,是我覺得你不對不好該按照我的標準進行改正,也是聖經所指出的驕傲、自以為義。只要以此態度出發,就算說的每一句話都出自神,卻可能成為傷害而幫助?

願我們都能避免自以為義的好心做壞事,不要對落入困苦光景的人逕自背出聖經上的正確答案,卻只是嘴上說得漂亮的話,實際上卻造成對方的痛苦加深,甚至更加遠離上帝?

下載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莫因新奇而否定:巴哈的馬太受難曲,也曾因於戲劇化與歌劇化被冷凍

By
on
2019-09-27

(本文部分文稿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巴哈的《馬太受難曲》,相信不少現代基督徒聽了應該會覺得感動,覺得貼近上帝吧?!

不過,根據歷史資料,當《馬太受難曲》於1727年的基督受難日在萊比錫的托馬斯教堂首次演奏時,嚇壞了當時的基督徒跟神職人員們,不少人面面相覷,彼此交頭接耳,表情與心情都很不安。

這些人之所以不安的理由,是因為《馬太受難曲》的表現形式很像當時的歌劇,當時的歌劇是通俗流行音樂,是日常生活中的娛樂休閒活動,跟教會禮拜的音樂表達方式很不一樣。

有人質疑,在基督受難日這樣嚴肅的日子,怎麼能夠以如此戲劇性的音樂來崇敬上帝?這樣的音樂未免太誇張,聽起來完全屬世,充滿慾望!這樣的音樂應該去舞廳或歌劇院表演而不是教會禮拜堂。

批判聲浪不斷,讓原本發案子給巴哈的委員會都決議要削減其酬勞,因為《馬太受難曲》違反其作為聖托馬斯學校樂監聘用書上面的規定:維護教堂良好秩序,安排時間合宜的音樂(《馬太受難曲》初版長達數小時),確保不產生歌劇效果,音樂選擇應以能夠激起群眾虔敬之情為主。

此後,《馬太受難曲》被冰封遺忘,直到一百年後的1829年才在門德爾松的改編下,再次於柏林演出,而且這一次的確是在音樂廳而非教堂演出,門德爾松也的確刪掉了不少聖經敘述的部分,讓作品僅供愛好者消遣,讓「基督的受難成了徹底的娛樂與消遣」。

過去的基督徒反對崇拜上帝的音樂中的戲劇元素,是因為不希望聖經中的敘述只是故事,因為那是又真又活的神替我們捨命的真實歷史事件,不是故事或神話。

聽過解釋之後,應該有一些人也能認同或理解其想禁止的理由吧?雖然今天的基督徒可能會覺得過去的人太大驚小怪,就算以故事或娛樂的方式表達上帝的受難事件,只要福音能傳出去讓世人聽到不就好了嗎?

為了福音的緣故,有些不擇手段(好比說某些福音機構用別人的文章不取得授權也不付轉載費,為了去極權國家宣教假裝沒看到他們在拆當地教會迫害基督徒,為了讓福音被更多年輕人聽見所以砸大錢將福音歌曲包裝成流行音樂,將福音歌手包裝成流行音樂歌手…)有什麼關係?

二十年前,第一次被邀去參加敬拜讚美的活動時,整個人被震懾了,竟然有這麼活潑熱鬧的敬拜方式!

雖然體驗很新鮮,旁人看起來都很投入,但我自己似乎是適應不良,日後一直沒能再鼓起勇氣參加。

就連教會主日聚會偶爾的音樂比較熱鬧,我都得學習順服。

相比之下,我比較喜歡傳統福音派的詩歌,安靜沉穩而雋永。

當然,生活在今天的我知道,這只是我個人性格對音樂的美學偏好使然,敬拜上帝的音樂有各種各樣,只要是憑心靈和誠實對神發出的敬拜,都是神所喜悅的。

我個人並不反對將當代流行文化元素與基督信仰的融匯整合,從歷史來看可以發現,上一代人覺得通俗的東西,過了幾代若還能存在就上升為經典(好比說古典音樂或歌劇在古代其實是通俗娛樂,今天卻成了高雅音樂),很多時候通俗與否是時代決定而非音樂本身(但不是全部,的確有些文化過在多時代都不可能變得經典或聖潔),我想說的是,身為基督徒不應該貿然以自己的價值觀去評判剛出現的流行文化元素,我們以為不好的,很可能並非真的不好,只是因為新穎或個人特質而無法接受。

放寬心地看待新崛起的事物,不要貿然的否定,為了證實自己的否定有理而大肆援引聖經,甚至主動對自己不了解的新事物進行排除或禁絕(好比說當年教會界在網路崛起時力勸信徒不要使用,力勸信徒不要看哈利波特等等),雖然,歷史上的教會,很多時候並不把敬拜方式的差異當成單純的美學差異,而是會援引神學教義進行批判,甚至會將之為不敬神,做出一些日後看來讓人遺憾的判斷(好比說教會對科學的誤解與誤判)。

忍耐等候更多資料證據出現再做判斷,不要因我們自己的個人好惡、急躁冒失,鬧了一堆笑話,甚至是悲劇。

2013 11 11 16 1528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讓大家都樂意參與,還是追求盛大而完美?

By
on
2019-09-03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大學時,學校團契輔導說過一段關於服事的精神,讓我印象深刻,奉為日後服事乃至工作的標準。大意是說,服事的工作可能做失敗、搞砸,但人不能因為服事而跌倒,必須能夠得造就。延伸來看,從失敗中獲得造就與成長也是人生中很常見的事情。

遺憾的是,道理我們都知道也覺得正確,實際上日常生活中卻仍會不自覺的被完美主義綁架,甚至拿出這是上帝的事工當理由,逼迫自己或他人得做到盡善盡美。

美國科羅拉多州的罪人與聖人之家(House for All Sinners and Saints)的牧師納迪亞波茲韋伯也有同樣的看見,他將教會的運作精神設定為「反對卓越,支持參與」。

具體來說,是什麼意思?

如果您有機會造訪該教會,可能會發現,負責帶領聚會的可能是第一次造訪該教堂做禮拜的人,罪人與聖人之家每次都有十五到十八位信徒參與聚會儀式的某個部分,協助聚會運作。

然後,您可能還會發現,這個教會的詩班的水準頗不敢令人恭維,因為他們並不追求詩班表現的卓越,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參加,所以就算唱得零零落落也沒關係。

韋伯牧師認為,重要的是讓人願意且樂意參與聚會,過往教會那些過度追求卓越的敬拜內容,會讓某些人自絕於服事之外,甚至不來教會。

罪人與聖人之家就連大型聚會,都不是找來一群強大的同工負責執行,而是看誰剛好現身在教會,就讓他們承擔籌備活動的責任。就算做得不盡善盡美也沒關係,重要的是讓每個人都能夠參與且樂於參與。

或許你會擔心,這樣的教會運作方式真的可以嗎?

如果就聚會人數跟吸引的族群分布來說,看起來應該是不錯!

罪人與聖人之家吸引了很多年輕世代進教會,如今在美國,青年世代不信上帝或是信上帝卻不進教會的比重日高,但是罪人與聖人之家卻能讓這群人走進教會。

常常我們以為,人們是因為被世俗吸引或心靈沉淪才不來教會,也許的確有這樣的成分存在,但是,有沒有可能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對教會生活過分追求聖潔屬靈乃至聚會運作的完美的壓力感到窒息,看到那些負責帶領聚會的人都表現傑出,自慚形穢,先是婉拒各種服事邀約,最後事慢慢退出教會?

是誰規定,服事一定要做到盡善盡美?是誰規定,唱詩歌一定不能走音或漏拍?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或多或少認為,聚會過程的每一個環節都必須優秀傑出,整體上來說必須變成一個吸引人好看的秀?

這樣不自覺出現的標準,會否讓某些剛進教會的慕道友乃至覺得自己能力不足(但其實很想服事但考慮到表現的結果可能差強人意)感到壓力,甚至退卻而不再出席?

上帝更在乎的應該是我們敬拜他的心意,而不是表達出來的完美卓越?!特別如果當那份結果的卓越會反向阻擋其他人來親近祂時,祂可能寧願不要?!

心靈跟誠實的敬拜,跟表現出來是否卓越完美無關,對吧?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