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信仰主基督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民代、基督徒、蔣月惠

By
on
2018-08-15

民代、基督徒、蔣月惠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前一陣子,「蔣月惠」突然席捲台灣媒體,從原本「咬女警」的壞蛋,搖身一變成為無黨無派、力抗政府強權,為民喉舌的好民代,甚至還是一社福機構的負責人。蔣議員當初更是為了支撐羅騰園,才投身選民代,並捐出九成以上薪水

…。

 

蔣月惠的爆紅,毋寧是因為他的無私、利他與奉獻,不管您喜不喜歡他的行事風格,但是,她徹底倒空自己的無私無我無欲的態度跟做法,感動了許多人。

 

雖然媒體或網友當中也有人發現蔣月惠的基督徒身分,甚至報導了她周日上教會做禮拜的新聞,不過卻比較少人深入將她的行為與信仰連結起來看。許多人將蔣月惠當成好人或善人甚至聖人,感嘆她竟能做成這樣的事情。

 

基督徒知道,蔣月惠的力量不是來自她自己,而是她所信仰的神。耶穌在登山寶訓開篇就說到,「虛心的人有福了」,這虛心就是虛己,不以自己為重,看「無」自己。蔣月惠是個虛心的人,默默耕耘多年,只是專心做好自己份內工。

 

然而,弟兄姊妹不能僅止於開心有個能夠做好見證的基督徒再次登上媒體而已,更應該去思考的是,為何社會或媒體都極少將蔣月惠的行為與心志與其所信連結起來看,為何許多人只承認蔣月惠的好行為?

 

不只蔣月惠,還有其他許許多多長期投身公益,做了利他善舉被人推崇的基督徒登上媒體時,即便被推崇者將榮耀歸於所信的神,卻仍然被媒體淡化冷處理?

 

是因為台灣是科學昌明的國家,是因為子不語怪力亂神的傳統教導嗎?

 

應該不是,畢竟在台灣,如果有了偉大利他善行的人是其他更有社會影響力的宗教信仰時,媒體很少不做連結報導,很少會刻意冷處理或忽略。

 

只怕關鍵在於,基督教在台灣社會始終不自覺的被當成外來宗教,且長期以來因為某些言行舉止讓社會大眾排斥反感使然。

 

更要命的是,社會容或有一種刻板印象,基督徒當中固然不乏願意做善事幫助人的好人,但更多是想要阻礙社會發展進步讓人傷腦筋的保守派。畢竟每次因為公益慈善被報導的大多是傑出個人,但是站出來反對公共政策的卻是一大群基督徒甚至由牧師神職人員帶頭以教會的名義發聲。從反同婚倒反性別平等教育,教會讓社會大眾看見的基督徒嘴臉,多半是保守而不理性甚至是瘋狂的。

 

明顯矛盾的兩種基督徒樣貌,在不信者眼裡會產生「認知失調」,為了平衡自己的認知,只能刻意淡化基督徒好人好事的部分。不信主的人無法理解,樂意奉獻自己幫助弱勢的基督徒的力量來源與信仰根據,竟然和發各種荒謬言論阻止同婚跟性別平等教育的落實的力量來源與信仰根據一樣?

 

也因此,當一個基督徒積極幫助弱勢卻又發言反對同婚時,不信主之人的認知失調就更嚴重了,完全不知道如何面對這樣的兩面性?

 

說起來,人非聖賢,不同事情有不同意見,不可能每一個議題都跟大家的意見一樣是很正常的事情。基督徒也不是不能站在信仰的立場反同婚或質疑性別平等教育的內容,只是其態度和方式給社會的震撼太大,才會造成認知失調的情況產生。如果能用理性溝通和平對話的方式闡述自己的見解,不端著聖經或唯一真神當作唯一證據,能夠在尊重彼此差異的情況下和社會上其他意見的公民團體溝通,也許就不會是今天這個狀況。

 

我相信像蔣月惠這樣樂意無私奉獻的基督徒絕對不是少數,這些人當中對某些公共議題的意見也肯定跟社會主流不同,這種既有世界所認可又有世界所反對的特質並存一身是基督徒的特色,這些都是源自我們的信仰,甚至無論做了對社會好或不好的事情都是因為愛。

 

基督徒應該了解社會對基督教會的兩大印象,積極擴大社會認同且讚許的部分,在與社會有不同意見的部分則應該以減少衝突多開啟溝通對話方式表達意見,多些讓愛擴散的好見證,減少不必要的對立衝突與傷害,將基督徒的形象統合在基督的無私之愛中,爭取更多人了解基督信仰所傳遞的價值,進而跟隨,而不是因為表達方法的激烈而讓世人誤解進而遠離基督耶穌。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原住民祭不祭祖靈,教會管得著嗎?

By
on
2018-08-01

原住民祭不祭祖靈,教會管得著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日前聽說,馬太鞍長老會正式發文反對花蓮原住民恢復祭祖靈。

 

從聖經信仰的角度,不贊成祭祖靈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為違背聖經教導。

 

因此,某種程度上,教會發文要求已經受洗的原住民基督徒不可以參加祭祖靈,似乎是成立的。

 

不過,宗教信仰並沒有法律的強制力,若已經信主的原住民基督徒仍然執意參加祭祖靈,難道教會能將之「判逐出教門」嗎?

 

其次,要說基督徒就該遵守聖經教導,那麼我等其實都只是「神學自助餐」的受益者,多數人都不是完全遵守聖經中的教導,而是挑選自己覺得可以遵守的來守。

 

好比說教會也主張不可離婚,十誡要人不可說謊,難道全部人都做到了嗎?

 

美國曾經有個作家試著一年生活全都按照聖經教導來過,結果發生了許多荒唐有趣的事情。

 

聖經的教導有其時代與環境的特殊性,要橫向移植運用,需要深刻地進行神學檢驗。

 

第三,原住民不可祭祖靈的話,為何平地人基督徒可以清明祭祖?

 

過去的教會似乎也很反對祭祖,後來教會跟平地人之間發展出一套彼此都能接受的祭祖方式。

 

也就是說,祭祖這件事情本身沒有錯,教會反對的是祭祖的方式。

 

如果只是反對方式而不反對祭祖本身,解套就不難了。只要發展出雙方都能接受的新儀式就可以了。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儀式或傳統都是人為建構的,都不是絕對不可改變或調整的。

 

然而,即便可以調整或發展新的祭祖靈儀式,其有效的約束性最多也僅止於對主內的原住民基督徒,對於不信主的原住民,教會無論發什麼聲明,都是沒有用的,因為不信者並不接受此套信仰的權威或律令。

 

雖然基督教會是可以對世界上的各種事情發出自己的神學意見,但卻只僅止於神學意義上的解讀,無法將此意見變成法律或約束不信之人的律令。偏偏這些年在台灣,頗有一些教會覺得自己所發的意見就是真理,信與不信者都應該聽並且遵守,甚至有一些還強行想要通過法律或者違反現行法律,造成社會與教會之間的衝突與緊張關係。

 

教會正式反對祭祖靈,受影響的並不是不信的原住民或社會,而是已經信主的原住民基督徒,既是基督徒又是原住民,夾在兩邊的中間,想必有些人很是為難。

 

生活方式有其來自族群的傳統,其中有一些必然會與「外來」的基督教會的原本方式有所出入。然而,今天已經不是我直接拿著聖經權威跟你說這個不可以那個不可以的時代了,更不是不源自西歐基督教會的傳統都是錯的時代(附帶一說,西歐基督教會的傳統儀式也未必就是原始聖經中的傳統儀式,也未必沒有當初基督教剛到歐洲時和當地的風俗文化慣習融而的部分),與其用一種我對你錯的方式看待在地「原住民」的風俗習慣,不如多尋求雙邊的整合與理解,發展出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不違背聖經教導也能保留傳統精神的新方案。

 

即便需要漫長的過程和不斷的討論對話與協商,但總好過直接以教會的權威發命令要求遵守來得要能夠造就人不使人跌倒,也符合聖經愛鄰人愛人如己的教導,不是嗎?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別放任錯誤資訊強化個人偏見/好惡

By
on
2018-07-31

別放任錯誤資訊強化個人偏見/好惡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正如火如荼展開中,台灣雖非足球強國平常也不太關心足球,但是到了世界盃期間,還是會掀起一股全民投入的狂熱。

 

然而,我發現世界盃同時也是證成我們平日對各國的刻板印象的時刻。

 

好比說,談到南韓,不少人直覺就是他們愛作弊、球踢的很髒。新聞報導也不斷幫忙歸納整理出南韓真的踢的很髒的一些證據。然而,在我看來,不少傳統歐梅強過也都踢得不怎麼「乾淨」,至於沒有南韓那麼「髒」,有一部分是因為個人技巧更好,拿捏尺度更精準,犯規的情況相對較少。

 

也就是說,不從道德應然或是對韓國在國際賽上就是愛作弊的既定刻板印象來解讀的話,有一種可能,是因為南韓的總體實力,還不若同樣踢法的歐美足球強國,使得犯規情況激增。

 

再者,犯規有犯規的懲罰,犯規者願意且接受了相應的懲罰,這也是遊戲規則的一部份,就像NBA也有惡意犯規戰術,一些足球比賽也有為了阻止對方進攻而強行犯規的做法,有趣的是,同樣的行為在別的國家的球隊來做就是「戰術」,放到韓國隊就是帶有道德貶抑的「髒」。

 

甚至,好不容易掙扎贏了一場,網路上就出現不少嘲諷,還有人開了很不恰當的低級玩笑,說恐怕之後韓國就要說足球是他們發明的(附帶一說,坊間流傳的韓國起源論幾乎都是假新聞製造出來的刻板印象,每次有類似報導之後韓國駐台單位都有出面駁斥與澄清,只是主流媒體從不報導放任社會輿論採用這些資訊來形成對韓國的負面印象,還有,其實中國人比較愛說足球自古中國已經有了類似的東西)。

 

上述種種,都是用負面偏見或道德應然看待單一對象的情況。在基督徒中也有類似的情況,對韓國人有偏見,對同志有刻板印象,對跟自己不同神學見解的人也有自己的看法…,而且偶爾會以非常不恰當(不符合聖經教導)的方式赤裸裸的展現出自己的歧視和偏見,任由那些錯誤虛假的訊息形成自己的偏見與判斷,不願意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或是接受其他可能性,深信自己想的就是對的。

 

如今是後真相時代,網路上流傳大量似是而非、九真一假、扭曲抹黑、斷章取義甚至子虛烏有的訊息,這些訊息的特色是能挑起人們對特定議題或對象的負面情緒,讓願意相信這些訊息者形成某種定見,甚至去做某些錯誤的事情。

 

好比說前一陣子網路上流傳一則竄改兩年前的新聞,當成最近新進發生事情,已引發民眾恐懼或對眼下治安的不滿情緒。神奇的是,當政府和相關單位都出面澄清此為謠言,卻仍有人不改其判斷,堅持相信這樣的竄改報導有其提醒價值和值得省思之處,繼續堅持要求政府要承擔責任,其中也不乏原本就不支持這個執政黨的基督徒。

 

胡適說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這個標準如果太高,那可以改用聖經的標準,聖經說要憑愛心說誠實話,被假資訊誤導誰都可能會碰到,但已經證明為假卻堅持不改判斷而要相信假新聞或自己的偏見時,恐怕是內心不肯認錯的驕傲在作祟,那是非常需要警醒禱告的事情,求主治死我們驕傲不肯認錯的罪。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樂於奉獻很重要

By
on
2018-07-23

樂於奉獻很重要

文/Zen大

當積財寶在天上。~~聖經

 

時不時都能看到臉書上有朋友拜訪關愛之家文山婦幼部,覺得很欣慰。

早些年我自己也是長期捐款給關愛之家文山婦幼部,包括幾年前去參加某個電視節目贏的獎金,也在錄影時,就宣布捐給他們。

後來當時其中一個主持人問了我那個單位的事情之後,自己私下也去造訪。

週末要分享的有錢人讀書會的作品中,共同提到的一點就是,要跟自己不認識但有需要複習人分享財富(奉獻)。

台灣社會很多人樂意奉獻,在還沒有賺大錢甚至自己也都滿辛苦的時候。

這是無比寶貴的人格特質。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無法糾正高層錯誤的教會

By
on
2018-07-17

無法糾正高層錯誤的教會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前一陣子,香港教會爆出牧師性侵信徒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

 

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之事,不是第一次發生,多年來天主教會飽受爭議的一點,就是教廷一直對於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一事保持過度寬容的態度,並不積極調查更別說協助讓國家法令定罪,甚至以教會的權勢跟影響力包庇犯罪的神職人員也有。

 

其實,我也說的也不光是性侵一事,而是在教會這樣的組織機構裡面擔任高層者出狀況時,往往難以有效糾正錯誤,甚至在追求一團虛假和諧的氣氛下假裝沒看見,默許錯誤繼續發生。

 

和許多人的刻板印象不同,性侵被害人大多並非衣著或行為不檢點,更不是因為容貌出眾引發覬覦。根據相關統計調查報告,性侵事件中有超過七成是熟人所為,且主要還可分為兩大項,分別是權勢性侵(利用與被害人之間的權力地位不平等要脅對方與自己發生性行為)與約會強暴。

 

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一類案件,當屬權勢性侵,神職人員利用自己在教會中的高聲望與地位,一方面對平信徒下手,二方面以自己所掌握的組織全力壓制其他人的質疑。

 

實際上,從過往的幾個比較有名的案例也不難發現,當神職人員性侵事件曝光後,所屬教會組織的態度泰半是姑息,搬出聖經中關於愛與饒恕和罪人等段落來替犯罪者開脫,甚至試圖息事寧人,讓被害人住嘴。

 

這裡面有非常多的人的罪性在運作,像是刻意強調教會裡應該以愛包容犯錯的罪人,疏遠被害人使其在教會備感孤立最後離開(典型的消滅提出問題的人而非製造問題者),強調我們都不過是蒙恩的罪人應饒恕,甚至堅持說被指控的神職人員不可能犯此類的錯誤…。

 

總而言之,大概就是逃避面對的鴕鳥心態主導。或許是我們無法承受作為神的代理人,平日負責餵養領導教會的神職人員竟然會犯錯這樣的認知,認知失調的嚴重干擾下,為了平衡自己內在的認知失調,於是作出各種外人看起來相當荒謬可笑的否認與逃避面對的行為。

 

教會裡平日過度高舉神職人員的權威,讓神職人員主導教會運作,甚至讓部分神職人員貫徹自己的牧養絕對不會出錯的權威態度,都讓不幸悲劇發生後更難有效糾錯並且建立防堵錯誤繼續發生的機制。

 

若我們不能更有效的改革教會組織的運作與監管方式,若基督徒認為某些犯罪行為仍能用愛與信仰包容而不需要先送法律審判定罪之後再來談饒恕,就是繼續放任權勢性侵的惡在教會裡四處尋找可吞噬的靈魂,你我都是助長神職人員犯錯的幫兇。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教會邊緣人

By
on
2018-06-12

教會邊緣人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前一陣子,在一位相熟的弟兄的臉書上看到一位幾年前在網路上聊過一陣子的弟兄因為憂鬱症自殺的事情,覺得感觸很深。

 

憂鬱症的部分暫且不談,那畢竟需要專門的醫生來評判,我想談談這個弟兄的其他一些特質,那些特質剛好我也有,而且稍年長於他,甚至刻意以這些特質從事工作,所以別有體會。

 

什麼特質?

 

關心社會不平等,在乎社會公義,對社會科學與批判思考有興趣,投身社會問題的思考、批判與行動。

 

以我自己為例,大學跟研究所都攻讀社會學,日後工作很大一部分也和社會評論有關。這樣的特質使得我在普遍重視人際關係與社會公益的教會顯得格格不入,除非我願意放棄那些自己的特質,採用教會主流思想與言語結構與其他弟兄姊妹交通,否則常常換來的就是讓話題嘎然而止的空氣凝結,因為我的發言往往會從宏觀與社會結構的角度進行探索,而這些是其他弟兄姊妹較不熟悉甚至是避諱碰觸的範圍。

 

久而久之,在教會就邊緣化了。一部分是自我邊緣化,一部分是被人刻意忽視與迴避。

 

好比說,長年以來我總是聽到許多弟兄姊妹說自己一次沒上教會聚會就被其他弟兄姊妹探訪、關心,因而感覺溫暖與感動從而回到教會。我自己則幾乎沒有被探訪或關心過,無論去不去教會,無論有沒有承擔服事或與其他弟兄姊妹熱切的交流。

 

那裏有某條界線區分我跟其他人,我私自的猜想是因為和我交通未必能夠獲得教會的標準答案式的回覆,會讓話題談不下去。

 

記得讀研究所時曾經受邀去當營會輔導,結果後來主辦營會的傳道人私下幫我的其中一個組員換組,雖然對方客氣的說該名組員的靈命還不足夠承受那些我所拋出來的信仰問題,但我想實際上並不是表面上所說的那麼簡單。

 

當然,一部分是我年輕氣盛,當年在語言使用上不懂得客氣,對很多標準答案感到不以為然。

 

只不過,多年觀察下來我發現一個蠻讓人遺憾的狀況,那就是願意深入思考信仰問題或是帶著批判思考能力的弟兄姊妹在教會裡的確是被迴避的。反正這些人是小眾,反正迴避就好。

 

我自己後來對於這樣的狀況是頗能自處,當然一部分也就是不再在個人層次上跟個別的基督徒去討論這些複雜的社會議題,如果對方毫無社會科學基礎知識,或是只接受某種區間的標準式基督信仰語言的弟兄姊妹。我後來想這是一種尊重和體貼,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應該具備此類思考能力。

 

只不過,偶爾我還是會覺得遺憾,雖然像我這樣具有社會科學思考訓練的基督徒在以個別教會的個別人數不多,教會全體來說也不算是太少,但卻始終是被忽略且被邊緣化的,且有此特質的年輕弟兄幾乎都自己一個人曾受過難以言喻的孤獨,不知道如何在教會生活中兼顧社會科學思考與基督信仰?就別提自己在外面的世界還常常得承接來自非基督徒的社會科學學子甚至老師的詰問?

 

這是一群被主流教會刻意漠視而忽略的羊,主流教會選擇以最簡單而便捷的方式處理,結果是留下來的變安靜了,再不然就默默地離開了,而教會表面上看似解決了許多「麻煩份子」,實際上卻是丟失了教會的「魔鬼代言人」,讓主流教會成了沒有煞車而一味往自己認為對的方向衝去。

 

如今台灣的主流教會與主流社會之間的彼此敵視和互不諒解,某種程度上就是無視具有社科與批判能力的基督徒的觀點的結果。

 

教會繼續忽視人數不多但並非不重要的羊,就是繼續將主的子民往外推擠。

 

自己無力牧養可以聯合牧養,但假裝沒看見或以人數優勢形塑從眾壓力讓邊緣小眾的基督徒閉嘴真的不是最好的處理辦法。

 

更別說教會需要能夠自我批判的反思能力,而這些能力就在這些為數不多但並非不重要的弟兄姊妹身上。還請多加珍視這些願意思考而不是追求表面和平的弟兄姊妹的心志。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基督徒,可以進行人身攻擊嗎?

By
on
2018-06-04

基督徒,可以進行人身攻擊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基督徒,可以進行人身攻擊嗎?

 

這個看似廢話,答案肯定是「不行」的問題,現狀卻非「不行」,而是看狀況。

 

這些年,反同婚或跟自己政治立場不一樣的基督徒中,頗有一些人經常口出惡言,對那些和自己立場見解不同的人進行惡意的人身攻擊。

 

例子就不舉了,網路上到處都是,只要願意誠實面對的話,用Google找一下隨便都有大把。

 

倒也不是想要譴責那些人身攻擊的事情,反正就算譴責了,犯錯的人也會拿基督徒本來就是蒙恩的罪人這些理由替自己辯解,再不然就說自己會禱告悔改認罪,總之,現狀是難以遏止的。不光在台灣如此,在一些歐美的老牌基督教國家也是,所以才三不五時傳出有同志被霸凌而後自殺的不幸事件。

 

我想講的是另外一個更可怕而幽微的潛在人性心理,那就是為什麼某些人會對跟自己意見立場不同者進行人身攻擊卻絲毫不覺得自己有愧?

 

關鍵在於,這些人把個人的意見或對事物的看法跟此人存在的本質混為一談。認為持有跟我不同意見者必然是壞人,是必須被消滅的惡者。

 

甚至更嚴重的,是將這些人視為「非人」。當眼前這些跟我不一樣意見的人不用當成人看待時,就不需要遵守聖經或關於人的道德律法,就可以任意的攻擊並且消滅。

 

和古代中國人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人以群分是一樣的道理。

 

這是人性,雖然不符合基督信仰的教導,卻是人根深蒂固的本性,想消滅跟自己不同意見者,將不同意見者視為邪惡。

 

遺憾的是,聖經的教導並不是消滅異類,而是「恨惡罪而愛罪人」,而既然我們都是罪人基督徒只是蒙恩的罪人,那麼也就是說不管眼前之人跟我們在某些事情的意見或立場一不一致,都是基督徒應該去愛的人,至少都是耶穌基督要愛的人。

 

耶穌是先上十字架替所有罪人贖罪,並不是先問了一批人要不要祂贖罪再上十字架。也就是說,耶穌替所有未來會信與不信者都獻上了祂的生命,再將選擇權交給每一個人。

 

既然耶穌都如此,我們又怎麼可以打破耶穌的教導和實踐?

 

基督徒非但不能人身攻擊,甚至要像德蕾莎修女說的,「愛,直到成傷」,即便自己受傷也仍然要愛,因為耶穌基督也是如此。

 

耶穌的榜樣是寧願自己上十字架都要愛人,我們身為跟隨者怎麼會將耶穌教導逆轉成以人身攻擊去傷害其他人,更別說其中有一些人和我們同信一主,都是主內肢體只是在某些事情上有不同見解?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死了一個弟兄之後

By
on
2018-05-22

死了一個弟兄之後

 

文/Zen大

 

前幾天在一個朋友的臉書上看到一則轉發文,得知某位太陽花時代算是很常私下寫信給我講起教會在此一事件上的態度與做法和他自己的看法的弟兄死了~

 

他比我小十歲,因此,我猜想應該不是自然死亡。

 

果不其然,今天早上看到另外一篇文章提及,是自殺,因為憂鬱症。

 

基督徒自殺是一個很敏感的議題,牽扯到死後救贖財是否能夠如常取得,但我並不想談這種神學議題,這些事情我的看法是將來有一天等我死了就知道了,所以在世時爭辯沒有太大意義,特別是為了定罪或排除式的爭辯。

 

這兩天我想了很多,因為這位自殺的弟兄跟之前選擇再回國民黨的年輕人,都是我太陽花時期認識的,他們都是所謂的覺青。

 

已去的這位弟兄,也是我後來就漸漸疏遠不再連絡的另外一位,原因有很多,但總歸來說,就是我自己忙於自己的事情吧~

 

我原不是擅長探訪與關顧其他弟兄姊妹的基督徒。比較常會找上我的也都不是政治正確意義下的基督徒,也就是不太見容於教會的一些邊緣人基督徒,因為我也是教會的邊緣人,只是我很早就挺過那些輿論與眼光壓力,因為我就不甩,但是有不少比我良善而正值的弟兄姊妹,很想融入教會又想堅持自己的社會公義夢想,辛苦掙扎著,每次碰到這些人,我總是感到很不捨跟遺憾,以及對教會的刻意忽視冷漠假裝看不見卻又要說自己很愛這些基督徒的態度感到不舒服。

 

然後我在想,太陽花四年之後,那些不是鎂光燈焦點卻認真參與的普通青年們後來怎麼了?都好嗎?

 

希望你們都好,無論還能不能堅持當初的理想,照顧好自己跟自己關心的人,推動社會變革很重要,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情,在邁向理想的過程中,不要太勉強自己,該休息就休息,就算放棄也沒關係,不要覺得非要自己扛起責任,這個社會有更多應該扛責任的人都不負責任的逃走了,不要把這些人的責任奪過來扛,然後逼死自己。

 

社會無論如何都會運轉下去的,雖然無法達到良序,但從人類史來看那是極少數的至福狀態,多數時候都是亂序之間的動態均衡,甚至不均衡~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基督徒,您有過勞跡象嗎?

By
on
2018-05-16

基督徒,您有過勞跡象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過勞問題在台灣,已經是不容小覷的國安等級議題。

 

媒體時不時就爆出有駕駛人因為疲勞駕駛而出車禍的不幸事件,每年也都有疑似過勞致死的狀況發生。

 

就算幸運的沒被累死的,也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坊間有個新概念「三明治女孩」,說的是在職場上已經有點年資、擔任主管,可能已婚有小孩的職業婦女,上班時夾在上司與下屬之間,生活中的工作與家庭難以兼顧,理想與現實也難以兼顧,每天又忙又累,完全沒時間得以喘息,也沒有空間可以休息。

 

如果說,一般人就已經如此疲累(但也許周末假日還能稍微想辦法喘口氣休息一下),基督徒的情況是否雪上加霜?因為基督徒周間要忙工作,跟一般人一樣承受職場與家庭之間的難以兼顧難題,周末則得參加教會服事,有些大發熱心的弟兄姊妹甚至是從周六一早一路忙到周日晚上,且全年無休。

 

或許你會說,服事神是不一樣的,雖然身體勞碌,但靈裡充實。我也相信服事神絕對在靈裡充實,不過,這不代表身體就因此不會耗損,身體事遵守物理定律,過度操勞不得安息時,遲早會出狀況。

 

有時候我們看著一些靈命大好的弟兄姊妹生病,心裡不捨,認真為其脫離病痛折磨禱告,但卻少有人敢深入去想,「他是怎麼安排生活導致身體在這種情況下垮掉?」當然,某些疾病是沒來由無法預警地突然降臨,但另外一些情況卻是有跡可循,例如終日勞碌不得歇息時,身體不堪負荷,難保不出狀況。

 

或許,有些教會裡有一些弟兄姊妹周末總是忙碌異常,人卻還是神采奕奕,身體與精神都很好。其中有一些人可能天生體質強健,真的可以承擔大量工作不需休息,但其中也有一些人是放棄追求屬世成就(無論主動或被迫),專心服事主。我們似乎都更尊崇這些放下屬世成就的追尋而將心力用在服事神的人,覺得這些人更加了不起!?

 

但是,會不會我們覺得這些放下屬世成就追尋者更加了不起,是因為我們更多其實是更看重、在意屬世成就的達成,所以才會出現對願意如此行的弟兄姊妹更加推崇的感受?如果絲毫不在意世俗的成就,就不會覺得放下屬世的工作回歸教會是「了不起的選擇」?

 

這原本只是每個人不同的追求,況且在屬世工作上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原也沒有錯,社會也許要有能力的人來引導與運轉令其更加有序而不紛亂。

 

只不過,有時候忙於世俗工作的弟兄姊妹因為時間與精力有限而疏於教會生活或服事時,就會換來另外一種關切,甚至某種靈命高下的排序和勸導。這些原也都是沒必要存在的狀況,但人心的幽微就會在各種地方去排序高低。

 

在教會服事神很好,即便是世俗工作追尋受到挫折之後才回歸教會也很好;努力做好世界上的工作以榮耀神也很棒,即便時間和精力上無法像其他弟兄姊妹那樣有多餘時間投入教會服事(畢竟台灣是一個屬世工作環境偏向過勞的地方,不合理加班與工作量常常難以避免)。

 

如果我們覺得基督徒是在主裡合一的肢體,那麼不同的肢體從是不同的職分在不同的岡位上盡責,都是榮耀神不是嗎?在這個時間與人手和精力都有限的時代,基督徒社群更應該彼此守望、彼此扶助,在主裡合一。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基督徒,別當不講道理的奧客

By
on
2018-05-03

基督徒,別當不講道理的奧客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日前有個牧師在臉書上貼出一篇文章,大意是說自己不小心買了印有媽祖肖像的啤酒,回家後越想越不是滋味,於是打電話跟啤酒公司的客服客訴,要求改善。對方馬上換了沒有肖像的啤酒給這位牧師,並向其致歉。

 

文章在網路曝光後引來不少人嘲諷與批判,大意都是不贊同該名牧師的作為。畢竟商品買賣並沒有強迫,就算買錯退貨也就是了,卻非得要搬出基督徒那套偶像崇拜與非基督教的神靈都是邪靈的說詞,讓非基督徒看了非常刺眼。

 

畢竟,最近教會界才發起了反同婚公投,在網路上被不少人批得滿頭包,此時卻來了一位基督教的牧師,自顧自地說著自己的信仰價值觀看出去的世界。

 

在廣大非基督徒眼裡,我們這些基督徒根本就是奧客。自己信仰想要推廣的東西別人不能拒絕,自己信仰不要的東西就可以拒絕,眼裡完全容不下其他信仰與價值觀的人,至於論證依據則來自一本非基督徒不信的聖經,雙方各說各話也就算了,我們這邊的姿態卻擺得很高。

 

我也不懂為什麼基督徒在台灣明明是少數卻能將姿態擺得老高?是因為我們覺得自己所信的是唯一真神的關係嗎?那這種態度會不會是一種驕傲?因為我是對的所以我就可以理直氣壯,得理不饒人,並且將和自己不一樣意見的人都打成妖魔鬼怪?

 

一個基督徒牧師錯買了印有其他信仰的神祉的啤酒,所能做出的反應就是向企業客訴,要求其不該發行印有異教神的偶像圖騰的產品嗎?這個原則是因為那是異教神所以不可以?還是所有的神都不可以?包括基督信仰?

 

還是我們基督徒可以在大街小巷的電線桿張貼「天國近了」,可以開福音車出去掃街播放聖經,但其他信仰不可以帶他們的神出來繞境?

 

台灣不是基督教國家,如今也不是神權時代而是民主法治國家了,尊重每一個宗教信仰的信仰與表達信仰的自由,甚至尊重每一個宗教信仰傳播其信仰價值的自由和權利,真的有那麼難嗎?

 

教會還活在凡我不喜歡的就要禁止,就不能在我眼前出現,就要排除消滅的觀念嗎?若真是如此,只會和社會上非基督徒群體變成對劍拔弩張的決關係,而人數與社會影響力遠少於非基督徒的基督教社群,只怕在非基督教的圈子已經敗退到再無可退的地步卻還以為自己已經為主打贏了爭戰?!

 

教會與社會的決裂與脫鉤之嚴重,讓人憂心未來要如何替耶穌基督贏得網路時代的青年世代的心!?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