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心靈處方箋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書籍品評介 心靈處方箋 在地想出版

做人良善當好人可以,不過有但書…

By
on
2019-05-13

做人良善當好人可以,不過有但書…

文/Zen大

這兩年,做人良善不過要有但書類型的作品幾乎可以說本本暢銷,甚至捧紅了一位在中國不算有名(沒有暢銷),在台灣出書後爆紅又回頭賣給中國的作家(你的良善必須要有點鋒芒)。

 

這類書我也看了一些,再跟較早一些的李尚龍咪蒙等人的作品比對之後,發現良善但書系列作品的筆觸比較不那麼銳利而直接,雖然也是提倡右派努力論,也是辣雞湯的一種,但修飾的比較符合台灣社會自認是溫良恭儉讓的環境。

 

更深層來說,這類書從被討厭的勇氣開始,就受惠於一種預設:我們每個人都相信自己是在生活中受了委屈的好人,因為是好人我們不能更率性直接的發作不滿,但的確也有不滿…

 

這類書把好人的不滿跟問題(欠缺人我界線)說了出來,給了更精準地做好人的建議,那就是,有時候得不做過去的好人所認為的好事,才是真正的做好人,也對旁人和自己同時有幫助。

 

直白來說,這類書修正了好人的定義,以爛好人、老好人、工具人等概念,和真正的好人做出區別。真正的好人要懂得設定人我界線,保護自己,行有餘力再看情況照顧人、幫助人。

 

說起來我倒是比較能接受更直白的李尚龍等人的路線,直接承認自己其實可能不是傳統意義的好人,不要又想佔據道德至高點,又不能承受相應的壓力,乾脆放棄制高點,搬到至低點就好了。

 

坦然無懼地承認自己市儈,不是好人,很難相處,要求嚴厲,但是工作很厲害,對知交朋友很真誠,對家人很好,對愛人忠誠…

 

說起來上述不同派別也沒有對錯,書是寫來解決人內心生存焦慮和問題的,不同的類型的人有不同的問題跟解決路徑,這也是暢銷書多半能看出一時一地社會關懷與生存焦慮的原因,書能暢銷多半是能抓到時代氛圍與社會集體需求。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愛情事件簿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復仇者聯盟四的主要角色結局安排之象徵意義

By
on
2019-05-12

復仇者聯盟四的主要角色結局安排之象徵意義

文/Zen大

因為導演說可以爆雷了,我想講一下復仇者四完結的象徵符號設定。

我的感覺,導演想說,英雄也會胖老殘死,也會回歸日常,甘於平凡,也跟所有人都一樣會死,只是願意為他人犧牲。那些退隱的英雄加總起來,就是暗指人類的光景。

說起來,這是非常好萊塢的設定,英雄就是跟你我一樣平凡的每一個人,只是有事時願意挺身而出,不求名利,結束事件就歸隱山林,大隱隱於世。

雖然,這種理想其實是一種社會控制洗腦術的設定方程式。但是,其實電影的宣傳與設定社會秩序邏輯的功能,一直很強大。

又,戲外的解釋,也可以解讀成因為這些主要角色都不再繼續演了,所以將角色設定為一些不可逆的狀態作為結局,但如果哪天這些人又想演,編劇總會有辦法的。

另外說說小勞勃道尼與鋼鐵人,這是最成功的故事設定,觀眾在戲劇中不僅看到了故事劇情中的角色的成長變化(東尼從自大自戀自私到無私奉獻自我的蛻變過程),也在演員本人身上看到同樣的蛻變成長(藥物濫用成癮,僅以五十萬美金接演鋼鐵人,最後以一億美金片酬接演最新系列,且小勞勃道尼的人生與演藝事業再創高峰),這種戲裡戲外交互呼應的成功故事,可以讓整部電影上升為影史神話等級,讓後代影迷不斷討論傳誦。不只導演賭對了,小勞勃道尼自己也抓住了機會,這是很罕見的成功案例,讓人敬佩。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放棄攻讀博士是我做過最正確的選擇

By
on
2019-05-11

 

文/Zen大

現在回想起來,放棄念博士,研究所時期拼命打工,應該是我在高等教育階段做的最正確選擇。

大學考上社會系自然是意外,那個年代不太可能有高中生知道社會學是唸什麼?

也不知道算是運氣好還是不好?

總之,接觸社會學之後,我自已還蠻喜歡,加上因故養成讀書習慣,開始鑽研讀書與筆記技巧,於是給自己立了一個心志,以後要當大學教授。

既然如此,就得先考上研究所,而我經過大四一年苦讀,也真的如願順利考上研究所。

只不過,一入學隨即承受各種衝擊,除了大量外星人等級的資優生遍布,到處都是英語跟母語一樣強大,同時會兩三種外國語言且腦子的思考纏繞複雜程度遠異於常人的傢伙,我自認追不上這些人的學術程度,是遠遠不如。當年能考上研究所,應該只是僥倖(後來發現能夠畢業更是僥倖)。

自覺要跟這些人一輩子競爭未免太辛苦,加上人口統計告訴我未來大學教授職缺僧多粥少,以及我實在很難想像自己可以一輩子跟這些唸社會學的老師或學長姐學弟妹乃至同學當同儕(社會人文科學院的傑出者的講話都非常之犀利精準而且往往也傷人,我自己是很不喜歡這種風格,但那是主流),還有最後一個最務實的理由,上研究所之後我得打工賺錢貼補生活費,於是,才上研究所沒多久,我就做了一個重大決定,我要放棄繼續升學,並且認真打工,朝出版產業方向累積資歷。雖然我的老師曾經在我煩惱是否升學時跟我說,可以先拿到入學資格再來煩惱要不要唸?且可以試看看出國唸?當時我也覺得很有道理,但因為家庭等因素我不方便選擇出國,加上當時的我覺得如果真的拿到入學資格肯定會因為虛榮心而唸下去,所以,最後我還是沒有參考老師的建議,直接選擇放棄。

就結果來說,多年後回頭看,我算是做對了正確選擇。

現在的高等教育裡的職缺已經非典型化,工作與升遷環境變得非常扭曲,位居最上位者可以分得極優渥的薪資和豐沛資源,底層的博士後或專案制助理教授卻是承受大量研究與教學壓力且薪資實在沒有比較好。我看著許多身處其中的人發展出相當特別的適應方式,以及性格上的變化,乃至拿到一個較為穩定的職缺之前的心情忐忑(當然也有看到拿到之後的截然不同的嘴臉,相當有意思的人性變化),每每覺得其實蠻慶幸自己沒有攻讀上去!

更誇張的是,高教系統使用類似民間血汗企業那套胡蘿蔔與棍子理論來釣年輕博士賣命賣血,實際上能夠轉正式教職的不是沒有卻是困難重重,更別說其他關於教學與行政方面的重重壓力。當然有些人還是適應得很好,我認識的人當中就有人能夠游刃有餘的應付這一切在我看來是不可思議的壓力的事情,而我也相信,大學教授就是得由這些人來承擔。

從系統論的角度看,過去二十年來的台灣高等教育不過是一種自我官僚化,自體生殖,越長越大,身處其中的教職人員不過是為了服務系統運作的螺絲,換掉誰基本上真的都沒差,且多的是能夠取而代之的人力,因為過去有太多人為了進入夢寐以求的學術環境而選擇攻讀博士,忽略未來一定會發生的少子化危機與一定會降臨的高教倒閉潮。當高教倒閉潮開始襲捲,也只有我前面提到那種能夠游刃有餘的承擔者最後能活下來,其他許多資質只是比我略好甚至一樣,只是拚死命唸上去且拿到一個差強人意的職位者,往後會非常辛苦,因為博士和教授這兩種光環之大,戴過之後就很難放得下來。

說個比較不討喜的,基本上,我認為社會福利政策保障弱勢溫飽不被餓死甚至有重新再來的機會,但並不保障追求傑出者能夠傑出的機會,也就是說,唸博士這種病非民生必須的知識追求行為及其背後的風險與後果,應該由唸博士者自己承擔,如果一個人念到碩士卻連分析基本的人口統計數字背後可能反應的社會趨勢都分析不出來,那麼唸完博士之後卻發現自己找不到工,或是落入窮忙困境,自己要承擔的責任遠超過國家或體制(當然體制也有體制的問題),因為不唸博士的話,這些人要在職場上求得還不錯的工作應該不難。

雖然說,國家因為失業博士問題可能造成的衝擊,反而很認真地幫這些博士們設計職缺,試圖在數據上美化,但我覺得這些補救做法是害死了更多最後注定還是得離開學術環境的博士,因為補助是一時的,體制就是沒有那麼多缺,而學術系統中的競爭除了少數背景雄厚者之外,真的是靠學術實力,而那種知識競爭是很殘酷的對決,是從很小開始的社會資本就已經決定了很大一部分,普通人家普通資質的人硬要唸博士,人生會走得比較坎坷一點。

回想起來,要感謝研究所時期所遭遇的那些人與事,那些看不起你是外校來念書的,還有那些聰明絕頂且眼高於頂因此出口犀利且愛傷人者,還有那些真正知識淵博認真治學卻謙虛對人者,這些人讓我知道,我不屬於這個場域,強求只會讓自己和所有人痛苦。

因此,研究所時期我徹底放棄學術累積,花時間打工,累積在出版與寫作方面的資歷,不管學院場域的人怎麼看,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雖然因此碩士唸了三年半,好歹混得了一張文憑且拿到一堆的對日後人生頗有幫助的打工經驗。

雖然我還是蠻喜歡自己所學的學科,畢業後如此多年還繼續讀且在工作與生活中大量使用,畢竟我只是在職涯規劃上做出選擇並不是在知識累積或使用上放棄,而在我看來,能夠不用遵守學術規範的使用學科知識,當個知識的轉譯者或傳布者,其實也是很有趣且有挑戰性的工作。

誰說人生一定要走大家都在走的體制道路?

當然,我也知道寫這許多在勝利組眼裡不過是一個失敗逃走的魯蛇的自我碎碎念而已!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心靈處方箋

低調的好處與高調的缺點

By
on
2019-05-09

低調的好處與高調的缺點

文/Zen大

低調的好處就是容易被低估。

當別人低估自己時,有些人會生氣,但刻意低調的人,會在心裡洋洋自得,因為成功保持住低調了,感覺好像擁有一個額外的秘密一般,讓人雀躍。

就算被人識破也沒關係,可以變的好像跟對方共享一個秘密似的,一口氣拉近關係。

所以高調的缺點(是的,並非優點)就是被錯誤高估,雖然當事人很可能就是想被錯誤高估並從中獲得好處,實際上,這樣的人可能會引來騙子覬覦,因為詐騙心理學說,騙子只騙自以為聰明的人。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社群平台是展示美好成果的櫥窗 不是真實人生的再現

By
on
2019-05-09

社群平台是展示美好成果的櫥窗

不是真實人生的再現

文/Zen大

根據故事法則,能感動人的好故事必然有低谷事件作為鋪陳,低谷事件發生時,主角可能會顯露黑暗面,犯錯,甚至是爆氣,失控,傷人或受傷…

 

然而,社群網站並不是一個能讓人展現正在低谷狀態時的環境,只能是展示故事已經完成的環境,也就是說,只能展示美好歡樂愛希望等各種正向特質或事件,如果有低谷或不堪,那是得自己私底下承受的,不能在事件當下就在網路上轉播或告知過程的。在網路平台上,你只有扮演好預先設定好的社會角色的份,這是最保險且安全的經營策略(對絕大多數人來說)。

 

當然,你還是大可以將那些負面的情緒跟低谷事件正在發生的當下所產生的一切訊息寫在社群網站上,也會有人給予你當下的呵護與溫暖,但是,會有更多的人默默地打量這一切並給予一個評價,後者所謂更多的人,指的是你的客戶不是那麼熟的人乃至路過的陌生人等,評價,則往往跟你的專業工作領域相關連起來,而且,大多不會是正面的。

 

不信的話,看看媒體怎麼報導那些公眾名人的低谷事件?如果膽敢有公眾名人在低谷事件發生時就在社群平台上自我揭露,只怕引來的鄉民公審與再難以有機會翻身的社會排除(懲處)。不然,下次難過生氣憤怒想罵髒話時,就上網寫下來開地球給全世界看囉~

 

所以,社群平台絕對不等於真實人生的再現,而是一種理想人生模型的建構,那只是一種美好成果展示櫥窗,只能用故事法則撰寫已經完成的故事給世人觀賞並且贏得你預期中的正面評價,好幫自己累積預期中的信與資本…。

 

而我們所居住的臉書或社群平台上的世界,就好比是生活在豪宅林立的高級住宅區,看過去都是生活中的勝利美好景色,也讓人不自覺就壓力感大,覺得怎麼每個人都超級強大,自己感覺上就很遜?!

社會比較是無窮盡的,相對剝奪感是真實輾壓自己的心情的,因為比上永遠有遠超過我們的強者存在,而臉書縮短了這種存在感的距離,讓我們得以和超強者比鄰而居,結果,我們未必能從這些強者身上獲得好處反而不斷產生自己被比下去的挫折感。

另外,還有一點,那就是看太多厲害美麗的消費訊息過程中,我們其實會在不知不覺間讓自己的消費升級,因為在身處環境都是美好亮麗且貌似常態的情況下,人是可能購買超過自己負擔等級的物品,為了跟上其他社群平台上的所謂同儕。

富裕研究指出,有些高收入族群之所以存不了錢,就是因為生活在周遭都是更有錢的族群的環境,而網路加劇了此一消費升級現象。

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要學好故事法則,學會說故事,這樣的話不但可以自我宣傳累積信譽資本與擴大商機,至少能懂得保命,不要再不該說話的時候胡亂透過社群平台放話,讓一個註定會過去的低谷事件,毀掉自己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人生。另外,懂得以故事法則看待社群平台上的訊息,解讀其寓意,不要看表面資訊,特別是風光美好的一面,不要往自己心裡去,造成自己莫名情緒困擾的來源。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經濟與生活

過敏體質與Soho生涯-選擇Soho路之生理考量面

By
on
2019-05-07

過敏體質與Soho生涯

-選擇Soho路之生理考量面

文/Zen大

說起來我之所以轉出職場,選當Soho的原因真的蠻多元的,社會變遷、產業沒落、組織人際關係與辦公室政治還有升遷、個人能力發揮與職涯規劃等等,都考慮到了,也都寫過了不少文章探討,但似乎有一點沒寫過(上課偶爾會講到一小部分),就是生理因素,生理因素也是我考慮當Soho的原因。

 

有些常來上課後來比較熟的夥伴,會問起我的過敏問題,我經常會開玩笑說,現在已經比以前好很多,而且前幾年去了相熟的醫美處理了因為長期過敏造成的極深黑眼圈與眼袋網紋問題(已經好很多的情況下還是比普通人看起來嚴重很多,就知道以前有多嚴重)。

 

我以前是換季的時候,睡覺起床時,眼睛會被眼屎全部黏住張不開,鼻水噴嚏多到旁人上課上班都被我嚴重干擾(高中時,過敏發作時常騙教官說自己感冒要請病假,因為症狀很像所以幾乎都能成功),總之,過敏發作起來非常不舒服。

 

 

除了過敏,我自己還有腸躁症,以及甲狀腺方面的問題,這幾年還加上變天氣的偏頭痛等等,總之,氣候轉變時的身體適應,需要花一兩天時間在家裡耍廢。

 

多年來不少好心或擅長醫學的朋友給了不少建議,其實,他們有的已經是看過我積極處理後的結果,大概沒能看到早期的嚴重,所以有些人會覺得我好像很不積極處理,其實並不是,但我也懶得多做解釋,只是笑笑的感謝對方推薦的各種方法。

 

實際上我自己也用了很多方法來預防與緩解過敏症狀的發作,像是吃偏方(不少,有幾項的確有用,但就不直接說了),保暖(戴帽子穿襪子睡覺蓋頭巾現在是我的基本配備,以前夏天進冷氣房就發作的現象如今少很多),忌生冷…等等。

 

即便如此積極處理,無奈環境氣候異常度也遠勝過往,所以兩相加減,偶爾還是會發作,好比說這幾年空汙嚴重化,而我的體質與狀況又不適合戴口罩,雖然會使用一些其他方法(如精油)緩解,但還是會碰到空氣中灰塵累積過量造成的過敏發作,有些上課場地的粉塵量比較高時,上課時間一拉長也是會過敏發作,以前剛開始跑學校演講時,發作後也常常被台下年輕學生嘲笑。

 

多年前我就考量過身體造成的影響在商務與工作上的干擾,可能發生的狀況,因此,我覺得當Soho可以自由調配時間跟行程,可以根據自己身體需要放過敏發作/偏頭痛假,可能比較適合我。

 

開始演講與上課後,我也知道身體方面的侷限(好比說我就不會選擇表演型講師之路,你有看過講師表演到一半過敏發作的嗎?),讓我必須以其他方式補強(知識與方法學供給,就算過敏發作還是能夠留住台下夥伴繼續聽),也知道這一塊自己的天險與局限在哪邊,並不強求,能做多少算多少。

 

人生下來能分到的牌卡,未必都是豐足的好貨,常常會摻一些看起來很不好的牌,我們多數人都必須用不怎麼樣的牌卡,設法替自己打出足夠好的人生牌局。說起來,也幸好我是相當年輕開始就認清自己的短處與缺點,認清手上的牌卡就是這些,不會勉強自己去配合社會價值排序系統的人,所以,我會設法更體貼自己的短處造成的問題,能修補的就修補,不能修補的就承擔並且與之共處,不會非要拿社會上的標準來強迫自己去追求,不會強逼自己。

 

也因此,年紀漸長後我很能接受各種人決定自己人生的活法,畢竟我們外人能聽到的理由都只是一小部分,決定真實人生選擇的原因非常多元且交互影響,也不是解決了某幾項就能全面改變,時間上也必須耗費相當漫長,甚至有一些事情是無法完全解決只能承受的(好比說意外事故造成的永久性身障狀態)。

 

也不會給別人過多的關心或建議,每個人有自己的進程,且人生未必都要不斷進步與成長,跟自己的困境與局限掙扎也是人生重要的功課。仗勢個人專業或過往經驗給出貌似可以解決的問題者建議,有時候是一種傲慢。

 

社會上的勵志書成功學我讀很多,但左派批判社會結構的書我也讀很多,我給自己找了一條尚且能兼顧雙邊的路,不給自己在不擅長的領域過多壓力,但還算擅長的事情務必要能做到夠好,才能以優點創造的效益補足缺點造成的虧損,兩相加減之後,維持一個基本的盈餘,把日子過下去。

 

當然我也很羨慕那些身體狀況好又夠認真鍛鍊自己身體,甚至出身階級外在容貌性格什麼都很正向健康的人,我知道這世界上就是有所謂的資優生,而我也知道自己不是,畢竟體質就是有很明顯的不平等狀態,有些人就是生下來各方面都好,有些人則未必,我也接受自己的現狀,因為我也不是最糟糕,有一些人生下後之後的日子就注定更辛苦(好比說小海豚症的力克胡哲),而我也根據自己現狀做出最恰當的規劃,是我能給自己人生的最好幫助了。

 

遺憾的是,有些人太過勉強自己去追逐社會上的標準,勉強自己跟那些各方都傑出的最上等人比,結果把自己活得辛苦疲累不已,其實真的沒必要,畢竟人生有各種活法,也不是學校考試,沒有非得選哪一條路不可的規定存在。

 

說的遠了,總之,配合自己身體狀況的行程規劃,只有成為Soho或一人公司才能辦得到,因此,日後我就做了這樣的規劃。反過來說,因為有這樣的體質才規劃出這樣的人生路,像我這樣生理狀況問題一堆且不愛遵循社會規範的人,還能苟活至今,只能說天見尤憐吧?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生活雜貨探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不再維修壞損物品的世界…

By
on
2019-05-06

不再維修壞損物品的世界…

文/Zen大

 

小時候住南部的孩子,大多有自己的腳踏車。

 

上下學不搭公車或捷運,而是騎腳踏車。

 

既然騎腳踏車,難免就會碰到車胎破掉或掉齒輪鏈,需要修理的時候。

 

跟後來到公館讀研究所時期要找個車行修車超級困難不同,在南部,至少我念書那個年代,修腳踏車的店舖還有很多。

 

修車這件事情,最好玩的地方在於在一旁看著師傅修車一邊等待,因為,修車時,師傅通常會好心的講解一些保養車輛或避免車子耗損的小技巧。

 

再來,等修車時,會在店裡閒晃,人不多時,還會東摸摸西看看,問一些有的沒的問題。

 

更重要的是,等待修車的過程,就好像在等一個自己的人生夥伴一樣,等它壞掉的地方修好了,我們可以一起上路。

 

有時候,很懷念那個東西壞掉都知道要往哪裡送修,且送修之後師傅總能拍胸脯保證修好的年代,不若今天,越來越多東西無法送修,沒有現成可見的店面可以求助不說,好不容易上網找到的可能可以維修的單位,撥電話去問維修,得到的回覆,常常是修起來比買新的還貴,就是原廠沒有可以更換的材料想修也沒辦法,總之,大概只能放棄。

 

我覺得,當世界上有越來越多東西只能買新的壞掉只能丟掉卻不能修時,人與物的關係不再是夥伴,而是主僕,甚至連主僕都稱不上,那就是物品,只是讓我們完成生活必須解決問題的工具,雖然用久了還是會有一些手澤跟感情,可是隨著廠商的計畫性報廢的設計越來越強大,我們與物相處的時間也越來越短,往往還沒培養出情誼就得送走已經耗損壞掉的東西。

 

甚至,東西還沒壞,只是退流行,我們也就忙著將之打包送走,好比說過去我們以為家具應該是能夠傳家好幾代的耐久材,而今卻成了可以跟著換季的快時尚,家裡的確是可以因為經常更換家具風格而變得嶄新,卻也有一種不踏實的感覺,感覺很虛空。

 

我當然知道,物品如果都能修,廠商的營業額和周轉率就會下滑,利潤就會下滑,國家的GDP也會下滑,甚至國家經濟發展都會不樂觀…

 

但總覺得,不再修理壞損物品而只是買入新東西的世界,潮是潮了,卻顯得無情,且有一天,當我們也被企業國家組織與親密愛人當成用過即丟的免洗筷時,那個唏噓,真是無處話淒涼~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閱讀資訊饗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做好不指望子女成材的覺悟,再來生養小孩

By
on
2019-05-06

做好不指望子女成材的覺悟,再來生養小孩

文/Zen大(注意,本文談的是群體現象,談的是機率與風險,不建議直接以個案的反例反駁群體現象的探討)

戰後人類最大的期望落差,毋寧是相信自己生養的子女日後會成材,子女日後的薪資收入與社會地位能夠向上流動,超越自己,可以過上比自己好的生活。在台灣,很多藍領階級或做小吃店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讀書,將來找個好工作,當個白領中產階級,不要像自己一樣,就是最典型的案例之一。

也不是說集體向上流動這樣的事情沒發生過,正確來說,戰後嬰兒潮那一代的確普遍來說比父母過得好,集體向上流動了,但是,人類史上能夠出現這樣的集體向上流動的機會,真的很少,且大多集中在工業革命之後的一百六十年間,也不是全部都順利向上流動,只是發生的機率變得比前現代社會高些。

在此之前,工業革命之前,進入資本主義社會之前,大多數時候的社會流動是停滯狀態,什麼階級的人生的孩子未來也是同樣的階級,偶爾換掉皇帝或朝代變遷,會有一波大清洗之外,絕大多數時候就是士農工商各安其位,偶爾有極少數人通過考試或嫁娶而往上移動,僅此而已。

戰後嬰兒潮那波集體向上流動,似乎給了人類某種幻想,以為從今爾後人類都可以不斷地向上流動,下一代可以比上一代好。

然而,戰後嬰兒潮之所以可以集體向上流動,更有可能是因為上一代的起點太低的緣故,因為戰爭毀滅了一切原本的基礎,將既有社會機制推倒重新來過的原因。也就是說,是一波遊戲規則重設定下的結果,如今的遊戲規則已經全部重設好,階級重新建構起來,集體向上流動之路不是沒有,但已不若戰後嬰兒潮世代那麼相對容易。

社會學有專門探討社會流動的研究,其中的代際流動研究,就是在探討父母跟子女兩代人的社會階級與生活狀況的變化!

從父酬者一書揭示的研究研究來看,簡單來說,收入不平等程度影響代際流動程度,收入不平等越高的社會,代際向上流動狀況越差,收入不平等程度越低的社會越有可能發生代際向上流動。

直白來說,擁有資本者會試圖鞏固階級再製,讓有錢的繼續有錢,窮的繼續窮。

以這個論點來檢視台灣,所得日漸不平等的台灣社會,未來要出現像戰後嬰兒潮那樣的集體代際向上流動的機率微乎其微,甚至代際集體向下流動反而比較有可能發生。舉個簡單的例子,每年能夠考進台大的新生中,有百分之十的學生戶籍在台北市大安區,大安區向來是相對高社經地位人口的群聚區。另外,私立學校申請助學貸款的學生比例遠超過公立學校,其中以頂大最少,因為頂大的入學學子的家庭出身相對優渥(假設學歷或是教育資源分配是決定一個人未來成就的關鍵因素,那麼可以說,階級已經決定了大部分教育資源分配的結果)。附帶一說,聯考之所以相對公平,其實是基於前面我提到的,戰後嬰兒潮世代因為時代環境的緣故得以集體向上流的原因,而不是聯考真的比較公平。

我想說的是,如果現在的您想生孩子,而您的階級出身或您自己並不是明顯的富裕階層,那麼,您的孩子未來人生,最多可能維持跟您一樣的社會階級的機率不高,比較可能發生的情況是孩子將來過得比您更糟。以我自己為例,混得不算太好的我,在我諸多同輩的親族中已經算混得相對不錯,而實際上放眼看去,同輩親族中出社會後的成就或職涯發展之路能夠超越父母那輩的,非常少,不到一成。而我如果勉強算是超越父母那輩,是因為我的父母的職涯發展不算順利,結束得比較少,停下來的基準點比較低。

想生孩子不是不行,人都有想要複製自己DNA的原始慾望,但是,請務必捨棄孩子日後必定能超越自己能成材的期望,且有接受孩子未來可能成為啃老族的可能性。當自己想清楚願意承擔一切之後,即便如此你還是願意承擔時,再生孩子,未來可能比較不會被期望落差過大的衝擊而搞亂人生步調,特別是自己的老年期生活,否則,將來孩子長大之後,回頭埋怨您的機率可能不低!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專業能力可以堆疊/複合式使用-我的部落格經營術II

By
on
2019-05-04

專業能力可以堆疊/複合式使用
-我的部落格經營術II

 

文/Zen大(這篇姑且算是部落格經營技巧的第二篇,第一篇見此)

 

我在呆伯特作者寫的書中讀到堆疊才能這一個概念,跟我之前在工作術與尋找天賦讀書會中介紹的乘法式專業很像,講的是將分散的好幾種能力組合成一種獨特能力。

 

當初學到這個概念時,發現自己其實一直在使用,有種找到理論根據的安心感。

 

過去的我一直對工作術類作品提及的要讓自己專業成為最頂尖的前百分之一感到疑惑?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喬丹或是鈴木一郎,那難道我們這些才能沒有努力不夠出身普通積極樂觀挫折忍式力一般的人,就沒有機會翻身或闖出自己一番天地嗎?

 

堆疊才能說,讓我看到希望,也相信自己過去做的事情是對的,即便單獨個別能力不是最頂尖,只要能組合出獨特的使用方法,還是可以有自己一片天。

 

寫書或文章也是一樣的道理,未必是在單一主題寫到最頂尖,而是能夠寫各種主題且將之以某種方式整合成一個專屬自己的系統,別人無法(或不願)複製或模仿,以此在市場上站得一席之地。所以我覺得我的部落格的經營方法不要專攻單一領域,而是我能寫的全部都寫,再根據市場需求與反應去調整或擴充,不要自我設限,要配合市場,要觀察趨勢與需求,不要以寫作者中心主義而是讀者需求去撰寫文章。

 

我覺得在發展事業或市占率這件事情上,不少人都有非得成為單一領域最大最頂尖的想法,但是,第一名畢竟只有一個,但如果是分眾第一,就可以有很多個,如果是複合式的分眾第一就能有更多,人人都可以是自己組合出的獨特性中的第一,只要這個東西市場有需要,那就有活下去的方法。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我經營部落格時,選擇了跟其他A咖部落個不同的路,他們選擇將某個主題發展到極致,成為一方之霸,我則選擇多方經營,不接葉配,專攻投稿媒體,把部落格當成存放發表文章的資料庫,暫時不多想如何跟商業結合。

 

就結果來說,當然他們很強大也賺很多,但是,我也活算是僥倖活下來了,我覺得那也是一種成就,而且我自己很滿意,那不也很好嗎?

 

每個人都能設定自己的目標達成估算方法,我的目標達成估算方法就是能夠靠寫作活下去。不用知名或暢銷也沒關係,只是經營一個小眾群也很好,只要市場對我的需求夠我存活即可。

 

捨棄非要追求單一主題的第一,也許反而有機會在自己想要走的路上堅持久一點,久到有機會活下來。多年後,回頭檢視,我因為什麼都寫,讀了很多書,也研究了很多寫作方法,發展出快速寫作各類型文章的能力,加上我原本的出版領域專業,成了日後我開展商業寫作課程的契機。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會對我們造成傷害的就是壞人,即便舉止貌似好人

By
on
2019-05-03

會對我們造成傷害的就是壞人,即便舉止貌似好人

文/Zen大

預設決定判斷。

 

我們大多數人從小就被教育成相信人性本善,多數人都是好人,因此,不自覺地慣性的以大家都是好人的預設與人來往。

 

日常生活或許真是如此,卻不是每一個場域中都是如此,有些地方就是比較多元複雜一點,很難說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但是,我後來發現,可以換成對自己是否造成負面影響來判斷眼前與自己來往的人的好或壞?!

 

我認為,是可以簡單把會對我們的未來造成負面影響的都當成壞人,並且認知一件事,世界上就是有人利用讓別人不開心的方式換取個人好處。

 

這些人某些地方看起來都是所謂的好人,但我們卻會被這些人傷害,因為他們不在乎我們的好處是否被侵害。

 

修改看待人的預設,才能更精準的判斷別人與我們的關係語互動方式,不會被傳統的好人或壞人分類方法誤導,凡爾讓自己的利裔受到侵害。

 

在這個意義上,我們也可能是某些人的壞人,即便我們並沒有刻意對他們做壞事或傷害他們,但是,這些人就是因為我們耳造成自己權益受損,就是會把我們看成壞人。

 

接受就是。

 

人活著,就是得承受各種狀況,保住自己的存活,肯定自己的價值最優先,而非順從社會的判斷標準。

 

當然,盡可能在不違法的前提下。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