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教育與學習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教育與學習

學習成果檢驗,當然要以能變現為優先

By
on
2018-04-23

學習成果檢驗,當然要以能變現為優先

 

文/Zen大

 

昨天上課,有個夥伴提早到了,閒聊中提到家裡另外一位不滿他每天花時間寫部落格,雖然他都是利用中午午休時間寫,但是剛生第二胎的另一半就有一種不是滋味感~

 

他說,想來上這堂是希望轉換寫作方向,維持住寫作手感。

 

我說這就對了,而且阿,要找能夠變現的領域寫,這樣另一半可能會再重新考慮?

 

很幸運的,這位夥伴昨天寫的其中一篇,當天晚上就接到編輯來電,今天也順利刊出,聽說家裡那位聽到編輯來電時,有比較能夠接受他繼續寫~

 

這幾年上課,一些認真學習家中有另一半還有小孩的已婚男性,往往困擾不知如何跟老婆解釋自己得放下小孩跟他出去上課?

 

在我來看,讓學習跟具體變現產出連結是一個可以嘗試的方向,畢竟是能夠創造業外收益甚至能成為副業時,那是在為家裡打拼啊~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活動與課程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Zen大的寫作會—讓夥伴自由書寫與交流討論的平台(五月份場次,還有名額)

By
on
2018-04-23

Zen大的寫作會—讓夥伴自由書寫與交流討論的平台(五月份場次,還有名額)

文/Zen大(報名請來信 告知姓名人數,還有上過我的哪幾堂寫作相關課程?)

 

開始舉辦進階的文字變現系列寫作課程後,心中隱約有個新構想在成形?

某天我突然想到,為什麼讀書有讀書會,寫作不能有寫作會?

於是我在想,要來開辦寫作會。

2018年四月,試辦了一天兩場,總的來說,成效不錯,有夥伴克服了一直以來的寫作盲點,有夥伴完成了新書的具體架構,也有夥伴找到合作共創部落格經營的構想…

於是,我想就姑且繼續辦下去~

寫作會每月會舉辦一到數場,每場次人數上限八人(最少三人才開班),時間會預先公布,有興趣的夥伴可來信報名。

不過,必須是上過我的快速寫作/知識型文案/故事設計/出版提案+專書寫作或寫完就投等寫作相關課程的夥伴才能報名(報名時請告知您是上過那些寫作課程?)…

第一次參加的夥伴會,會有一分至試題組讓您撰寫,協助規畫勾勒出自己未來至少一年的寫作方向跟具體執行目標。

活動每次預計三到四個小時,進行方式很隨興,除了我每次會準備一個關於寫作方面的小技巧跟大家分享(沒有特別想寫主題的夥伴就可以練習這個小技巧),其他時間就是讓各位夥伴自由書寫或交流,任何問題跟我討論。

寫作會上會跟與會夥伴討論各種寫作中的盲點,各種寫作問題都可以在寫作會中討論,並且透過邊寫邊改的方式,及時調整寫作方面的壞習慣,破除錯誤認知,從而提升寫作能力與效率~

歡迎參加過評論與小品實戰寫作的夥伴就來這裡寫自己的投稿文章,經營粉絲團的想討論粉絲團上的文章撰寫也可以,更歡迎打算出書的夥伴來參加,一起研議書籍內容細節,想舉辦課程或活動不知道怎麼寫文宣或課程大綱的也可以來喔~

總之,原本課程結束後應該回去自己練習的部分,如今有個平台可以大家一起練習一起討論一起切磋琢磨,發展成共學的社群關係,一起尋找文字變現可能性~

費用每人每場次一千元,若要參加兩場則往上追加。

基本上場次分為周間白天/周間晚上/周末三種,可以參加周間白天場次的夥伴,盡量不要選周末。

五月場次

2018.5.23下午兩點到六點 還有05個名額

2018.5.27 下午一點半到五點半 還有03個名額

六月場次

2018.6.24 晚上五點半到九點半 額滿

場地

台北火車站附近

上課需求

得帶電腦和延長線(一定要帶)

注意事項

報名後因故不克前來,請提前一周告知,不可頂讓但可轉班一次或扣除手續費後退費。

若報名後取消次數太多,將取消未來參加資格。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教育與學習

原作者對作品的解析並非唯一理解方式

By
on
2018-04-20

原作者對作品的解析並非唯一理解方式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香港的入學考試其中一個出現爭議,記者得知後跑去詢問題目中被引用的文章原作者的看法。原作者直說,他自己也可能解不出來。然後記者以此作為論據,論證題目有偏差。

 

在台灣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發生過,國語文考試中的試題解析有爭議時,就找原作者詢問其本意,通常原作者就會說,「哎呀呀,其實我當初寫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那麼多」,然後記者們就很開心的拿著原作者給的尚方寶劍去斬那些出題老師。

 

先說一點,我也不覺得現今的國語文考試方式是好的,題目也的確會出現爭議或出得不夠理想的情況。不過,這不代表引用原作者的意見作為駁斥題目錯誤論證這個做法是對的。

 

原因很簡單,文本創作跟文本解析是兩回事。

 

文藝批評理論至少有兩派(讀者反應論和作者已死論)是不站在作者那邊的,解構主義更認為人類所有的閱讀都是誤讀,而且誤讀是有意義的,因為誤讀才可能出現創造性的跳躍(當然不是所有的誤讀都是如此)。

 

重點在於,怎麼寫跟如何評是兩門專業,應該要各自尊重,而非以一方為主另外一方為次。

 

雖然在素樸的理解中,不少人會尊創作為大,貶抑評論,甚至有些人嘲諷評論家,認為寫評論的是因為創作不出來才跑去搞評論。然而,實際上文學史中也不乏能創作又能評的大家。再者,就算只能評不能創作,這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作品的價值要能被看見,甚至作品本身要跟作品史接軌,要能進入作品的名人堂,主要是靠評論的剖析。

 

還有一點很重要,作者的意見固然對作品的理解很重要,但卻並非唯一絕對且不會錯的。舉個極端一點的例子,戒嚴時代撰寫追捧獨裁者或告密其他作家的作品的原作者,日後可能否認這個作品是追捧或告密,也否認評論者的文本解析方式。然而,此時我們應該相信評論員的解析還是作者的答案?

 

我認為文本解析可信與否的關鍵在於「論據」。也就是說,應該從提出解析者的論據去檢驗,而非從說話者或撰寫者的身分資格去評判。

 

今天記者跑去問原作者,言下之意就是相信原作者絕對能夠理解自己的文本原意且能充分解說。實際上,未必如此。啟動創作的可能是一股情緒或意念,而非對修辭文法、符號學詮釋學等解析文本知識的展現,一個創作人可以不懂任何文藝評論方法也能寫出好東西,可是一個好的評論者一定得懂評論的理論與論證方法,才能寫出擲地有聲的評論。

 

我也不認為今天的體制教育教導或評鑑文本解析的方法是最好的,裡面的確有不少待改進的問題。好比說解析某一文本未必只有一個標準答案,不過,這和混淆創作與評論兩件不同的事情是不一樣的。碰到爭議考題時記者用來批判考題的論據並不足以支持其結論,即便結論可能是對的,但如果論據不充分或推論方式有誤,還是不可被接受的。這正巧是評論寫作的重要堅持。

 

不少人接受記者拿原作者的話批判出題有瑕疵,代表仍有不少人接受了創作者對其創作的詮釋是正確的這一理解。但這一理解是同樣有瑕疵且需要修正的,本文想談的是這個面向,並不是替錯誤的考題或不好的考試題型辯護。未免有人誤解,僅在最後說明之。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大學教授的收入該怎麼計算與支付才合理?

By
on
2018-04-17

大學教授的收入該怎麼計算與支付才合理?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每隔一陣子,台灣就會討論大學教授的薪資偏低問題。

 

支持加薪者主張,若不加薪,留不住頂尖人才。

 

反對者認為,相對於台灣其他產業,以及考慮到台灣的少子化及將導致高教崩盤等現象,台灣的大學教授的薪資並不算太差。

 

對於台灣的教授薪資是高還是低,我想見仁見智。本文想談的一點是,大學教授是否還適用上班族式的薪資計算方式來衡量其薪資多寡?

 

稍微對高等教育有一些了解的人都知道,大學教授的本分包括教學、研究或主持計畫,帶碩博士生(指導論文)、發表論文、出書、翻譯、擔任企業或基金會或政府部門的顧問、國考出題與閱卷、演講、帶工作坊、企業培訓、各種專業審查…等領域,這每一種工作,都有相應的報酬,且有許多執業項目的收入,並不掛在聘用教授的學校單位的薪資上。

 

也就是說,大學教授的薪資並不等於收入。大學教授的薪資,只是收入的一部分而非全部。某種程度上來說,大學教授更像一個獨立的工作室,教授本人是工作室主持人,在工作室底下涵蓋的營業項目,各自向不同的合作單位收費。大學只是教授相對比較長期且穩定的一項收入來源,並非全部。

 

上述各項工作的收入總和之後,一個大學教授的收入多不多,也許仍然是見仁見智。我想說的是,這些年大學教授在向政府或社會談及薪資偏低問題時,都有刻意忽略大學所給之薪資以外的其他收入來源不談的現象。

 

當然,大學所給之薪資以外的收入,教授們得付出其他勞動才能換取,而薪資本身可能的確偏低(相較於培養一個大學教授所必須花費的成本來說),但不容諱言的是,教授們的收入也不等於薪資,有能力有辦法承接各種案件計畫的教授,總收入並不會太差。

 

美國一些能夠拿超高收入的大學教授,靠的也不單純是學校給付的薪資,而是教授本人的研究能力能向企業或政府募集到多少研究經費給學校?學校再根據這些收益和教授們簽訂不同的薪資條件。雖說美國單純負責教學的大學教授們的薪水還是比台灣高不少,但考慮稅賦、物價等其他條件之下,美國單純只教書的大學教授的收入也不算高。

 

我想說的是,未來想在大學當教授的人必須捨棄上班族式薪資估算方式,必須改以工作室模式,或是科學界較為熟悉的巴斯德實驗室模式來評估與計算自己的收入情況。因為未來很少有可以和社會隔絕,只要教好書其他研究或計劃都不用承接就可以在大學活得好的教授職缺(給年輕的學者)。

 

我認同社會應該給有能力的大學教授高薪。另外,有一點我很贊成應該進行改革,那就是大學教授與商業合作之間的法律規範應該放鬆。許多學者教授的研究專利成果,政府應該協助其自行商業化並且取得合理的商業報酬,不要用公務人員不得兼職或其他法規卡死了教授們將研究成果商業化並取得商業報酬的機會,這是教授們付出勞力與智力所換來的成果,國家應該合理保障且協助擴大。一個國家的專業研究變現能力,決定一個國家的強大與否。大學教授是此一領域的命脈,我們應該要傾國家之力給予協助和支持。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教育與學習

找方法解問題比問別人答案更好

By
on
2018-04-05

找方法解問題比問別人答案更好

文/Zen大

問別人問題之前,先Google看看有沒有資料可以協助自己?

真的斗找不到,再開口。

養成自己縣設法解決問題的習慣,不要拿著問題就開始問。

因為,答案其實不重要,別人給了個正確答案你不相信不接受無法認同也沒用。反之,自己思考與尋找的過程,邁向答案的過程,那個推導建構答案的過程,會幫助自己更好的理解答案本身,內化成為身體的一部份。

訓練孩子解決問題也是一樣,給方法比給答案好。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教育與學習

當我家的乖孩子違法被逮時…

By
on
2018-04-04

當我家的乖孩子違法被逮時…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藝人狄鶯之子孫安佐在美國被捕,起因是孫安佐對外發表將進行校園槍擊的恐攻宣言,觸動美國社會的敏感神經。

 

事發後雖然不少人出面緩頰,就連李昌鈺博士都說,會這樣說不得體話的孩子在美國其實不少,但關鍵在於是否擁槍。原本李博士的意思應該是好好解釋清楚自己只是開了不恰當的玩笑,沒想到後來警方竟從孫安佐的住處搜出高達一千六百多發子彈,各種事證逐漸浮現,孫安佐似乎很難以只是開錯玩笑擺脫罪名指控。

 

本文沒有打算深入去談事件後續發展,更不想探討為什麼像孫安佐這樣的孩子會走上偏差之路。而是想談一談另外一個面向,這一面經常伴隨青少年偏差行為的發生而出現,那就是當事人的父母拒絕接受孩子的偏差行為,且多以「這孩子平常很乖」作為拒絕接受的理由。

 

在我們的想像中,「乖孩子」不會犯錯,乖孩子遵守規矩,乖孩子就是好人,好人不可能做壞事。做壞事的一定是壞人,壞人一定不乖。

 

其實,這是非常簡化且早已被許多實證研究駁斥的錯誤想像。

 

好人其實也會做壞事,壞人也不是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的都在做壞事,更重要的是,以事情的行為之好壞回推一個人是好人或壞人的判斷可能從根本上就錯了。一個人出現偏差行為,有可能是環境逼迫也可能是預謀已久,很難一概而論也不該一概而論,得根據個別情況來看。

 

也就是說,「我兒子很乖」完全無法作為這個青少年不會出現偏差行為的論據。

 

甚至在某些心理學者的研究中發現,父母眼中的乖孩子,反而容易出現偏差行為。日本知名學者加藤諦三就發現「開朗溫順的乖孩子,是精神上的自虐者,是無法信任自己的人,只想著透過取悅他人來獲得自我認同」,「乖孩子是裝出來的,為了表現出應該表現的自我而喪失了真正的自我,放棄了自己真心渴望的事情,只為了滿足/實踐父母的願望。」

 

也就是說,和許多父母家長想的不一樣,孩子很乖是不自然、不符合孩子本性且扭曲了孩子本然性格的偏差狀態。一個孩子若長久扮演乖孩子,其本真自我可能在此一不斷扭曲自我中喪失。

 

當乖孩子可以擺脫父母的期盼與約束時,過去因為扮乖而不能宣洩出來的那些壓抑扭曲的面相極有可能一股腦地發洩出來,化成更為鋒利的偏差行為。

 

就像有多次而頻繁的小規模地震讓能量正常宣洩,好過平常都沒地震去突然來一個大的。還未完成社會化的孩子有一些不符合大人期望的不乖、反叛等行為是很自然的事情,如果父母強行以權威壓制或形塑某種讓孩子只能展現乖巧卻不能宣洩情緒的生長環境,最後可能有一些人就會出現失控暴走的情況,因為乖巧多半是被規訓出來的扭曲狀態,那些無法宣洩的能量遲早會潰堤。

 

在教會裡,我們往往也不自覺的會以某種乖巧行為典範要求年輕的弟兄姊妹遵守(例如教會最希望青少年不要碰觸的性或異性交往問題),結果往往是無法遵守又不敢對外訴說或表現時,就話明為暗,走入地下化(偷偷在外面做,回家或在教會再扮乖巧迎合大人),在父母或教會長輩不知道的地方宣洩,有些人甚至因此而遠離的信仰。

 

記住一件事情,乖不是人類的本性,父母師長若強行以權威或道德禮貌等規矩要求青少年乖巧,過度壓抑的結果就是某一些人無法承受自我的扭曲而在某個關鍵時刻暴走失控。另外一些人或許沒有在青少年時期失控暴走,但心理學家發現,這些人長大成年之後在親密關係的態度上多會出現扭曲的行為模式,例如用過度討好對方來換取關係的維繫,卻在對方婉拒之時暴怒失控,或陷入自憐自艾,總之無法健康(平等互惠)的發展關係,釀成許多親密關係的不幸悲劇。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有出書規劃的人,把書寫出來就是你現階段最重要的事情

By
on
2018-04-02

有出書規劃的人,把書寫出來就是你現階段最重要的事情

 

文/Zen大

 

語重心長說一下,也順便宣傳一下出書課(畢竟一年才開一次)。

 

如果你的人生規畫裡有躍出一本書,那麼,趕快展開進度,找點找到出版社,確認企劃方向,心無旁鶩,開始寫,早點寫完早點出版,然後,你可以感受人生境界的大幅改變~

 

有些人因為工作太多太忙賺太多錢,回看寫書太累又很辛苦版稅又少,就不斷遞延再遞延,那實在很可惜。

 

我說真的,每出一本書,就像你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幫你連結了過往你不曾想像過的人或事,讓你得以向外擴展延伸提升。

 

如果想寫書但還不知道要寫甚麼的?

 

先開粉絲團(也可以來上知識型文案課程),不要擔心一開始能不能一飛衝天,肯定是沒辦法的,一開始甚至連寫得好有人讚都很難,但只要開了,看著它,就會想放些甚麼內容上去,久而久之,就知道自己想寫甚麼?自己的讀者想看甚麼?

 

慢慢你就能從中找出寫書的題材~

 

出書要趁早,即便所出的那本書很鳥賣得很爛,整個過程給你的人生體驗的累積,總體上來說還是加分的。

 

#線上課程當然也有類似的效果

相關課程
專書寫作+出版提案
知識型文案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在地想出版

專家出書常見的三大盲點

By
on
2018-03-30

專家出書常見的三大盲點

文/Zen大

這些年來,接觸並聽過且親眼看過不少值得好好推廣的專家或老師的書被搞砸,覺得很可惜,總結來說,這些被搞砸的書,大概可以歸納出三點常見錯誤:

 

第一,找錯出版社

 

坊間常有一些知名老師出書後,我一看其作品的落腳處,就知道完蛋了,這書大體上書店很難買到,媒體也很難上宣傳,因為這些出版社根本不算是有在走正式產業鏈推廣與銷售的出版社。

 

台灣稀奇古怪的出版社一堆,找錯出版社,滯銷是小,害你的專業形象受損是大~

 

第二,封面沒辦法增加專業反而扣分

 

扣連第一點,往往找那些奇怪出版社的老師的書,都會被做得很奇怪,從封面看起來完全不想買,因為整個質感沒出來。

 

我就不舉例了,免得得罪人,但這樣的書真的不少,這有一部分是我們出版界的錯,因為我們太不努力開發專業達人的出書業務,讓某些人得逞~

 

第三,不要把書寫完再找出版社

 

這也是一大盲點,很多人都書稿寫完了才找出版社,這只會大幅降低出版機率,除非你夠大牌到出版社願意自己砸錢幫你改稿,不然,直接退稿的機率比較高…

 

這一點,也是讓作品繞回到第一點的原因,因為那些出版社就不會在乎你的作品到底完成度如何?他們只會讓你出錢把書印出來而已,偏偏印書出來並不算出書,出書有出書的規格,即便出版產業目前已經產值衰退,但這套規格還是很重要的…

想知道更多關於出書的事情,歡迎來參加 出版提案+專書寫作課程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活動與課程 教育與學習

現代人不可不知的腦科學~~五六月的主題讀書會(06.23 台北/僅剩05個名額)

By
on
2018-03-29

現代人不可不知的腦科學

~~五六月份的主題讀書會(06.23 台北/僅剩05個名額)

文/Zen大

五六月的主題讀書會,也是合併進行,終於,要來一直很想好好介紹的腦科學。因為這個主題很大很重要,所以花一天時間來進行。

腦科學是我長期關注的領域,讀了很多,因為是研究學習理論與課程開設,不可或缺的重要學門。

時間是2018.6.23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費用1200元,會導讀約莫三十本餘本左右腦科學作品,從腦科學史到應用性作品都有。

上午介紹基本的腦科學史,腦的基本構造跟重要原理,下午介紹重要的應用領域。

認識腦科學之所以重要,因為腦是人類最重要的器官,管理統御全身,更是強大的學習器官,了解腦的原理,各種能力都能夠充分提升。

有小孩的父母更是絕對不能錯過,不能生在連家,就要懂得腦的各種原理與生活應用。

書單如照片,想參加的請來信,會再寄活動資訊給您。

(僅剩05個名額)。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文章的結果,並非一蹴可及

By
on
2018-03-28

文章的結果,並非一蹴可及

 

文/Zen大

 

當我們讀到一些觀察入微,描述細膩貼切的文字時,總是感到莫名佩服,甚至希望自己也能夠如此。

 

然而,關於寫作或文章,很多的想像都是錯誤的,都是從已經看到的文章產生的想像。

 

實際上要能經營出那樣的成果所必須走過的路,犯過的錯,讀文章的人看不到,只有寫作者自己知道~

 

要說我的寫作課能夠跟大家分享更多一點什麼,那就是從起心動念到完成文稿的整套過程,你必須經歷哪些事情,有哪些是你的幻想?真實的情況又是如何?

 

舉個例子,一開頭說的觀察入微,描寫細膩,那並非一蹴可就,而是不斷逼近的過程(俗話說的推敲)。

 

任誰一開始都是用字模糊不精確的,那麼是如何在反覆練習下變得精確?以及要如何讓自己的文字從模糊便具體,從不精確變精確,是有一套訓練方法的,這套方法也是我在課程裡想要跟大家分享,甚至讓你親自體驗看看的~

 

快速寫作的秘訣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