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文化創意考

52605361 10217093280577982 3246280412829319168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書店行銷發想之買書送付費課程或讀書會

By
on
2020-06-30

前幾天突然想到一件事。
書店都有會員卡,計算會員購買額度。
通常就是換成點數,抵現金或加價購購買商品。
於是我在想,怎麼不讓會員換購課程或付費演講活動?
買書滿額送課程或讀書會,不覺得是棒的延伸嗎?
好比說誠品,二十年前就有誠品講堂。算是很早開始付費演講課程活動。
我印象參加的人不少。我去過的有場都有近白百人!
當年付費上課風氣遠不如今天,才剛開始吧!?
當年我跑去參加了幾個系列主題(員工參加不用錢),其中一個印象很深,劉維公老師的消費社會,因為跟我當年學校主修主題有關,我還在一家出版社做了好幾本消費社會學的作品。老師某堂課還嫌棄了某本我找人翻譯的書(譯者現在是大牌教授,當年是研究生)。
書店其實可以成為課程與讀書會的主要舉辦平台,且用這個幫助鞏固書店核心客戶的忠誠,做出與其他書店的差異區別,創造實體書店的特色。
課程設計與邀約,甚至可以再跟其他課程平台單位合作。
以上是非常粗略的發想,其實是很多書店原本就有在做的事情,只是重新定位使用方式與收費方式!但是,重新設計後的感受體驗會有很大不同!
付費課程的消費族群,對於書籍折扣的價格敏感度也比較低,或者說經過細膩的價格與產品定錨操作引導,讓人不要那麼以購書腦買書,而以購課(或其他產品服務)腦買書。
實體書店一定是走向體驗消費,必須創造出讓人願意走入書店買書的體驗連結與體驗鏈。

89882234 10220291011959268 7802739401007562752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小心臉書上那些中國假書的套裝販售廣告

By
on
2020-06-16

最近好多中國盜版書成套(通常是湊六或十冊一套)的在網路上下廣告推廣販售。
為什麼我說是盜版書?
一來這些書應該沒有申報入台販售,直接從中國發貨。
簡體書入台販售需要申報的,在台灣只有特定的廠商才能販售。
所以我通常都不直接跟中國買,會透過台灣的代理商或販售商買,這多花錢也很笨沒錯,但就是個人選擇。
二來多半是可以不斷複製或調整譯稿的公版書。
中國非常多用一份譯稿不斷修改後重新推出的公版書,例如烏合之眾這本書,大概有一百個版本吧?!
還有一種情況,在業界通常稱之為假書,那就是找人抄一堆稿子湊成一本,取很像經典名著的書名,但都掛編著或編譯。
如果你也有看到,我建議最好不要貪小便宜買入這些作品。
以免後悔。
假裝成台灣農產品的中國農產品廣告會被媒體踢爆,這種就很難了,很多人總覺得買書讀書是好事,其實,這裡面也還是有一些不盡然如此的狀況!
假書在普羅閱讀市場的橫行狀況很嚴重,卻也無法遏止!
中國的盜版書是印得跟正版一模一樣,但用比較差的紙質跟油墨,所以能賣得很便宜,扣除上述兩種情況外,也還有可能是真的在賣盜版書,透過網路往台灣傾銷!
補充說明一下,網路上也有正派經營的圖書銷售拉,不過通常是賣外文設計類圖書,台灣能販售簡體書的商家不多且我大多都知道,目前網路上的,抱持存疑之心比較好。至於連簡體書封面都判讀不出來而受騙的狀況,那些書的開本都是中國簡體書愛用的大開本,不是台灣常見的25開,真的被騙買了,那就真的沒辦法了!
#廣告數量也是驚人的多#正派出版社反而沒有這麼積極在網路上推#剛看到一則超扯明明是簡體書有人留言問是否是繁體對方還說是繁體喔#真是騙到無極限#心理學的理都打成裡了還繁體書#收到書再哭#真的是割韭菜#下廣告的粉絲團人數都只有數十人也一堆人信#奉勸不要跟粉絲團人數太少的粉絲團買東西啊

90432832 10220290954037820 2963159157974237184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投入付費/訂閱數位內容製作之前,最好先評估成本損益…

By
on
2020-06-05

這兩年不少知識工作者熱衷投入影片拍攝。
每個人投入的動機跟目的不同,若不為營利,且負擔得起成本,自然愛幹嘛幹嘛去。
若跟商業能夠結合,多少賺點本錢回來,當然更好,不行的話,似乎也沒關係,因為目的不在此。
但如果是為了賺錢,那就得好好算這筆帳。
好比說,拍攝影片上傳付費訂閱制網站販售。
有些人只看到最前面的超級明星的龐大收益,就一股腦跳進去,卻沒仔細評估一下,自己的東西是否也能收到如此龐大的人數報名?還有成本支出。
以我之前談的一個案子為例,對方要求我一個月拍四部影片,我評估之後,就算找一天密集拍,場地拍攝後製等費用加起來至少要兩萬元。
也就是一個月的固定支出是兩萬元。
合作條件是收入的七成歸我(扣分潤與稅金),也就是說,每個月訂月收入金額得達三萬塊,才勉強有營收出來。
三萬塊看起來不難,實際上並不容易,以當初洽談的案型(每人每月三百元),約莫需要一百個人購買。
而要達到經濟效益的收入,至少需要五百人訂購!
且要長期維持這個數據不掉下來。
後來我觀察市場上的運作模型,發現跟我同樣屬性的知識工作者在這類訂閱制的收入區間落在數萬到二十萬出頭之間(最頂級的是金融投資領域,月訂購收入可達百萬)。
每個月能做到二十萬(一年就是兩百四十萬),那當然有收益,雖然我觀察了一下,做到二十萬等級的人,付出的成本都不只兩萬而是更高,但是,能做到二十萬的話,可能會有其他連帶收益的發生(例如:企業內訓或顧問)。
但是我不從來覺得自己會是如此幸運的二十萬層級,就算折半,扣除成本,對比需要付出的心力(影片拍攝之前的籌備是一回事,之後的長期宣傳才是真正辛苦的事情),加上風險,後來我就放棄了。
再後來拉長觀察時間後,從統計意義來看,的確達不到目標數字的狀況比較多,某種程度上來說,我覺得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
此外,還要計算每個月投入製作影片所付出的時間?假設拍攝一天,準備一天,至少就兩天。另外,若將推廣時間也算進來,也許要花三天。
考慮到上述各種變項的變數,後來我決定放棄。
再推展開來看,線上課程也是一樣。
線上課程付出的時間比固定產出內容影片少,但心力與給出的東西則遠超過。
多數人都看到頂尖的部分,頭部有激勵效果但沒有實質參考價值,只要比對頭部人士擁有的一些數據資料跟自己的落差,就可以清楚推估。
不過,線上課程往往有開課單位的部分力量推動著銷售,表面上看起來似乎能收到一筆不錯的收益,但是,線上課程的另外一個問題是,除非主題本身很漂亮,否則,很難出現長尾,更多情況是在一段時間內密集的將市場上對此一課程有需求者囊括其中,若無法獲得口碑效應或轉介紹,後來再產生需求者未必能夠連結到這個課程,也就是能短期暢銷卻難以長銷。
再者,線上課程的打開率完課率互動性都比較差,若運課太好會出現上課者自以為學會但其實並沒有的認知落差,若運課不理想則容易被嫌棄而丟棄,處於一種很難評估上課者的學習狀況的狀態。
更嚴峻的問題,第二門以後的線上課程往往有越來越難賣的情況,因為第一門課可能就是你的最大母群體,這些人主觀產生的評估課程優劣方式會影響後續銷售狀況。
還有一點,線上課程往往售價無法訂太高,其實是減損自己原本的潛在收益。
當然,若能因此產生其他商務需求,線上課程即便不賺錢也是可以投入的,畢竟在推廣期間的行銷的確能夠鋪天蓋地的擴散出去,若本身有能力,能因此出現其他合作案件,線上課程本身的收益反倒不是太重要。
相對來說,數位廣播或音檔節目應該是投入成本較低,損益攤提較低,可以做為文字以外的第二個起步。
也就是說,先寫東西,再錄音或數位廣播,並且最好同時經營自媒體,如果都順利,到某個可信的量化數據出來之後,再投入影片內容製作會比較好,無論課程還是固定節目式的付費內容。
簡單總結,拍攝影片跟出書有點像,雖然收益比出書高,但本質上都不太能夠當成一筆穩定的常態收入,當成獎金紅利可以,但要拿來當常態收入是風險很高的事情,但是影片的推出卻可能會排擠到自己的其他服務,造成這邊的金額收入雖然提升但其他部分卻下降的情況。
我自己的評估是,除非將來不再打算開這門課,作為總結與服務社會,那就將之做成線上課程來販售,到那個時候一來不寄望這個收入,二來回饋社會,三來課程也發展成熟。
老實說我很怕一窩蜂發生的事情,雖然沒有人明說,但其實就是蛋塔效應。蛋塔效應的問題是市場資金有限卻在短時間內過度供給,太多人想要搶奪一筆固定資金的分配,卻還有頭部虎視眈眈的分走大部分收益,雖然競爭有利好東西勝出,但卻也會讓許多原本假以時日有機會脫穎而出的幼苗被壓毀,不可不慎。
不是因為搬到數位經濟上來就沒有蛋塔效應的干擾。
如果不是剛好在高成長期投入,說實在要真正獲利並不容易。還是應該審慎規劃與評估,這些線上付費活動與自己其他收入來源的連動性,以及自己必須支出的成本代價,還有收益部分應該要審慎評估不要過份樂觀看待會比較好。

90075388 10220291094601334 7667875177350299648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書籍品評介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振興出版的方法無他,每個出版人都認真賣書就對了!

By
on
2020-06-04

昨天下午原本在查資料,不小心逛到幾個出版業的小編成立的粉絲團。
略略看了一些文章,談的議題大概以前我認真寫出版觀察那十幾年間也都談過了,沒看到有趣的新解法,似乎只是問題更加嚴峻化。
好比說,出版業世道衰退,我剛開始做的世紀之交就已經盛傳衰退,然而,如今回頭看,那竟然還算是個好年代,還有很多書能賣上萬本,五萬十萬也都時有所聞。
不過,我其實不是要講這個。
我想說的是,雖然這些編輯都語重心長地提出了問題,但對於解法,說了很多他力本願,卻似乎都沒人想到,不妨從自己開始多賣書、多推廣書做起。
然而,沒有,一個都沒有,不知道是否是行業特性使然,編輯似乎更覺得自己是書籍製造者而非行銷或銷售人。
在過往如此分工固然沒錯,但如今,每一個還想待出版業的人,或是對出書乃至讀書有興趣的人,都應該肩負起圖書銷售人的角色,有機會幫忙推薦書、推銷書,甚至直接開口賣書,那就做。
光是說這本書很棒是不夠的,就是得加上"大家來買回去看吧!"這樣直接鼓勵切成交的銷售語言才行(這很粗俗或粗暴沒錯,但在這個時代,不覺得有訂單比什麼身段姿態都重要嗎?)。
但凡提到書,不管是自己家出版的還是別人的書,就是要幫忙推薦,就是要賣書。
如果不能全部的愛書人與製作書的人都化身為書籍銷售人,認為賣書是書店或行銷的工作(甚至是KOL或其他領域推薦者的事情),那麼,書很難真的被更有力道的推廣出去。
不管你喜不喜歡,作者寫書、編輯製作、書店賣書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如今是每個人都得賣書的時代!
未來,實體書還是會存在,只是會精品化、高價化與工具化,面向大眾的娛樂性需求的作品會無限萎縮,如果有出版,是作者連結鐵粉用的,不再是過去擺在書店讓人隨機購買的。
也就是說,書籍銷售會進入社群分眾化,且除了工具類圖書就是黏粉類圖書,娛樂市場基本被網路世界提供的內容文本瓦解。
想出書者,要能自帶流量,而出版社的價值則是提供品牌背書與一些行銷通路管道,讓作品的名聲往外擴散。
第二點是接續第一點而來的,存活下來的圖書類型,能夠有效鑑別出讀者的社經地位,且未來仍然願意買書的人多半也是負擔得起的人,也就是說,若不是偏中高社經地位就是特別熱愛書籍的人。
第三,既有產業鏈的分工細碎,各自分潤比重太低,不是不能獲利,而是獲利模式必須改變,從過去大眾媒體時代的衝暢銷書,轉為穩定判斷印量與銷量,透過大量分眾出版且精準銷售的方式,累積利潤。
第四,除此之外,得將作者與產業鏈的獲利商業模式擴大化,出版人不能再只想著只做書,書的前端與後端(例如作者出書後的商業活動)的各種可能性都要思考並且重新建構新的產業鏈。
第五,書籍是一種不接受業配與廣告,以知識直接面對讀者進行銷售的媒介,這個特性有別於其他靠廣告收入維生的媒體,因此,只要有人希望不被廣告干擾,願意透過書籍獲得系統性資訊,書就會存在,即便不一定是以目前的實體書的方式存在。
有空抱怨其他人出版的書爛卻很賣,或是市場蕭條或讀者不讀書不買書,還不如多寫幾篇賣書的文章!
就說今年初我認識的一位老師出書,出書前我認為出版社不是很看好,只印了兩千本,但是他單槍匹馬,自己推廣,書還沒上市就緊急加印,今年上半年景氣世道如此之差的情況下,四個月硬是賣了七千本,甚至跑去找中部的誠品書局陪他去一個七百人的大場子,當天就賣掉七百本書,而且把業績做給書店,從自立自強賣到開始上媒體打書…
因為老師真的相信自己的書很好,可以幫助很多人,加上他有身為銷售人的自豪也懂得銷售方法,雖然這是他第一次出書第一次賣書,但已經賣得比很多老鳥都好!
說個題外話,我剛進出版業那時候,不少出版社都還配有業務人員,主要工作是跑書店查補架上書單。公司會給業務一份清單讓他到各書店去查對,若架上沒書會建議門市店長或採購補書。
說實話,這樣的地面部隊很重要,因為書得出現在書架上才會被選購。
但是,當出版業績開始衰退,出版社第一個砍掉的人力就是查補書的業務,雖然聽說有一些先進跟其他出版社合聘業務,但是,總體來說,這個工作從出版業逐漸退出。
沒有業務人在第一線跟門市打交道,最後的結果就是銷售選擇權落到書店手上,特別是大門市採購手上,中小型出版社逐漸無法與大型連鎖書店對等交流,開始屈居於下風,由採購主導圖書的下量與推廣,而門市可以因為自己不喜歡某一本書,賣完之後就不補書或放任書展的書丹倒櫃(這是我以前還在第一線時聽到的,似乎還不少)。
我想說的是,感慨世道很差當然可以,但還不如抓緊機會,多賣幾本書給潛在客戶,多加強銷售或行銷能力,畢竟唯有創造銷售成績,才真正能挽救出版。
不然,難道靠國家補貼還是圖書館採購嗎?國家能買多少?圖書館早已書滿為患了!
唯有行動才能改變世界,光是說明解釋分析得頭頭是道並不夠。
這麼多年來,沒人拜託我的時候,我也總是認真地賣著書,著實想把喜歡的好的書推廣出去,且真心認為花錢買下書回家讀,才能把書裡的好東西消化吸收為自己的。
捫心自問,我們花在做書或批評出版業的時間,是否比賣書多?
如果說得多做得少,業績不振是必然的,再好的改革方案,都要有人去執行不是嗎?這個人不是出版人或愛書人,難到還有其他人?
看到機會就推,能賣一本是一本,不要害羞、不要分彼此!

2013 11 11 16 1830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配合時事議題與折扣活動檔期推薦書,不只是新書宣傳期才推廣

By
on
2020-06-03

寫書評書介超過二十年,推薦一本書最好的時機,未必是新書期,而是當書中內容可以回應社會上正在發生的某個議題的時候!
社會上只有少數人會定期追讀市場推出的各種新書,多數定期讀書的人則是閱讀自己工作或生活上出現問題的書,至於其他不定期讀書者,則是會因為社會開始談論或使用某一本書時而跟著讀~
理論上來說,每一本書都有機會暢銷,只是未必會在新書期,偏偏出版產業鏈只給作品新書期機會嘗試,若推出的期間與社會脈動無關,且無法有效透過行銷挖掘出社會的深層焦慮並餵給作品作為解答,通常就只會得到一小部分的銷量。
日後,就算有可以呼應該書的社會議題崛起,出版人自己甚至作者自己都未必會記得去挖出書來重新推廣,因為當時已經又在忙其他的事情。
而其他平常從事推薦書籍工作的人,也多半忙於推薦固定檔期出現的新作品,未必有時間或能想起某一本非新書期或非合作案中值得推薦的書,更別說找出來推薦給讀者了!
#當推薦成為產業鏈的一環時
首先,試試看,認真做。
看看業績有無增加先?!
很多時候,績效不好,只是根本沒有認真做。
好比說我,四月的時候,想說,好像應該多推薦好的六六折作品,之前太偷懶了,於是開始比較認真的每天看一下六六折書單,有合適就推薦一下。
會員日推薦書之外,平常讀了不錯的書也找書籍商品業推一下,不管老書新書。
兩個月下來,推了不少坑,不,是介紹了很多值得購買的好書啦,呵呵。
雖然大環境景氣不好,買書人變少,但是透過我的連結買書的人有增加(一倍)。
有趣的是,有些人是過了六六折當天,隔天才買。可見有些人買是因為需要,未必是折扣。
折扣固然是誘因,然而,誘因太多,必然導致動機的腐化。如果市場只靠誘因支持,最後結果就是對誘因的追求勝過原本的事情。排擠了動機。
動機並不等於誘因。
明明還是有單純因為動機而購買。
珍惜並深化連結這些因動機而非誘因而買的人,是很重要的出版銷售工作。
可惜的是,折扣戰這種軍備競賽短時間內很難告歇,最後就變成公地悲劇,大家貌似都有賺到一些營業額,卻是靠損失毛利造成。
當然我也是沒什麼資格說教,我自己就是折扣戰下的受惠者。每年省了很多買書錢。還靠折扣活動推廣閱讀與圖書購買。
總之,很希望大家介紹書時,不要只是講講內容,記得附上購買連結或加上鼓勵採購的文句(我有不定期的進行測試,沒放購買連結的推薦,按讚數再多都很難轉為銷售量,反之,未必很多讚卻一定會有量,或多或少而已)。
好書為何不能大方到鼓勵人們購買呢?

誠品敦南店三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職場煉金術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有緣再見,敦南誠品

By
on
2020-05-31

暫時封印自己竭盡全力之作品,只因為客戶嫌棄不喜歡,無法體會其中的奧妙!
但也不因此嫌棄客戶,而是根據客戶的需求開發出客戶滿意但品質也不差的作品,滿足客戶需求,贏得業績。
同時,只將竭盡全力之作品提供給少數能夠理解的客戶。
兼顧理想與現實不太容易,需要很多幸運,才能夠現實就剛好喜歡自己的理想。如若不然,是要選擇放下還是調和修正,每個人會有不同的考量。
有些人會堅持去教育市場,有些人則是責難非議市場欠缺鑑賞能力,還有一些人會全部妥協於市場而放棄理想,剩下一小部分人能將理想收好並且端出不會讓自己蒙羞的妥協市場之作!
~拉麵女神第六集有感
人們因為自己一部分曾經在那個空間裡發生過的人生即將消失而前往道別…
然而,太過用力的告別只會召喚分離焦慮。
最好的告別是如常的生活,在心裡輕聲說一句再見,找個角落收好那些記憶,繼續往前走!
當然,上述所說的是認真的告別,不是湊熱鬧那種,雖然生意往往來自於湊熱鬧份子。
我自己是很多年前就跟那些生活型態與姿勢份子告別了,賣上小商人之路。
唸研究所的時候,在一家簡體書店打工,當時的工頭的一個同學在誠品敦南店打工,值夜班。
有時候我們去找他,讓他用員工價幫我買一些英文書。
後來畢業退伍進誠品上班,就在敦南店樓下的辦公室面試。只是剛好碰到辦公室搬遷,正式上班時到松德報到,後來只有買書巡店才會去!
上班那陣子在誠品買了很多書,且會上網買人家釋出的禮券(當年常買某個人賣給我的禮券,他說他們公司都發誠品禮券,但同事大多不買書…尷尬)。他賣得很便宜(至少九折,有時候更低),因為只是想變現,禮券加上員工價,買下來很便宜,所以有一段時間都在公司買書!
我第一次去敦南誠品,是1995年搬家那次,當時大學宿舍的朋友帶我去見識當年的文化聖地。

後來則是大三的時候,為了寫空間分析的作業,跑了台北的幾家誠品,偷拍了一些空間照片回來寫分析。那個作業我印象深刻,因為當年老師就已經很有名後來更有名,且給我的分數不高因為他不認同我的觀察,只是後來我在誠品工作,更近距離觀察後確認我當年寫的沒錯,但,大學就是這麼一回事,老師說你可以暢所欲言但如果跟老師意見不同,分數並不會看論證來給而是看答案。反正我後來也沒走學術所以無妨!
後來搬到敦化南路住,雖然不在誠品工作,但開始當Soho,也常騎腳踏車去逛,下午或是半夜,總是就是趁沒人的時候去。
再後來搬到新店,就只有跟人約見面或開會偶爾有人想約那邊會去,有一種從誠品畢業的感覺,主要也是因為買不太到自己想買的書,且年紀漸長扛書實在是很重,默默地轉往網路書店!

我在還沒進公司之前,就在誠品買書買到擁有終身會員(簡單說就是要買滿十萬元,或是每年一萬元,連續十年),雖然過沒多久公司走擴大經營路線就把會員卡資格給改得更寬鬆,但還好會員卡資格都還在,雖然不常用。
對於誠品,我認為轉型活下來是對的,雖然很多出版人與文化人不滿,但放眼看國際的實體連鎖書店的發展,蔦屋的崛起或頁一堂的殞落,都證明誠品選擇的道路沒錯!
我最受不了文化人以一些情緒勒索的言詞羞辱誠品為了活下來的轉型發展過程,誠品如果不靠發展百貨部門要怎麼撐住長年虧損的書店部門呢?
就說敦南誠品的五層樓,一年租金知道要多少錢嗎?靠賣書能賺得到嗎?你的美好逛書店體驗,其實是靠其他商場的營收支撐的!
文化人總是很幸運地不用看營運數字與損益,卻以為其他人也不用就能活下來,對於任何的修正或稍微往商業靠的攻擊都是不遺餘力。
不過,也感謝這些人的攻擊和生活方式讓我知道遠離這些觀點,人生才可能真的好好的活下去。

至此,誠品首發三家門市全部告一段落。雖然原始信義店的店號轉移到現在信義店繼續使用,但已經不是原本在信義與基隆路交叉口的震旦大樓一樓那個小店舖,天母中山北路店則是最少結束,如今再加上誠品敦南(雖然1995年就搬過一次),某種程度上可以說,誠品第一期門市全部都畢業了,未來可以更名正言順的轉型往能讓公司長久經營下去的路上前進,甩掉那些情緒勒索且不負責任的攻擊發言。
突然想到,我最後幾次進誠品敦南店的其中一次,是去年底陪從日本回來,找我談合作,年輕時也曾經在誠品(116)工作過的設計師去走走。
那時候,好像從遠方回來的人,多會安排一個空檔,繞過去走走看看。
那時候我們還在那邊感慨說,敦南終於要結束營業了,沒想到才相隔一個月左右,敦南還沒結束,設計師卻在日本意外落水,先行從人世告退了。
在那之後,我好像就沒再去過了,有點怕想起來這段事情,轉眼過了將近五個月…
人生真的有很多不好說的事情。
 

Getimage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閱讀資訊饗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再不改變,就無法生存

By
on
2020-05-15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最近一陣子的出版業,久違的熱鬧。
一些出版人在社群平台上大吐經營苦水,貌似有人以作者版稅與推薦序稿費問題,激起了出版界的一波漣漪,於是不斷有人跳出來寫文章表態與說明。
關於那些表態與說明,暫且不談了。
總而言之,就是出版產值年年衰退,然而圖書製作與營運成本逐年墊高,衝破死亡交叉之後,眼下許多新書的銷量不足以回收製作成本所衍伸的一連串變成問題的事情。
雖然這些問題,早在二十年前,出版產業年產值還有五六百億的時代就已經不少人在談,當年就有人覺得版稅稿費不合理的偏低,到了今天,勢必只會覺得更低,因為物價已經漲了快一倍。
出版產值衰退一事,不獨台灣,日本歐美皆然。主要影響因素自然是網路崛起,大量免費的內容全年無休放送,直接排擠了過往需要付費才能取得的同類型內容。好比說旅遊與美食資訊,今天網路上到處都是,無論影音還是文字都有,自然會影響出版品的銷量。
這還不算其他奪走眼球注意力與時間和口袋金錢的電玩等廣義的內容產業。
出版品跟報紙、雜誌、音樂產業一樣,都受到新科技的衝擊。

雖說這個衝擊的擴大深化,至少已經超過十年,還願意留在出版業耕耘的人,多少也都推出自己的對策,因為大家其實都知道,出版業已經到了《不改變就無法生存》的時代。
是諧星同時也是插畫家的西野亮廣,在其作品就公開了他將自己過往出版的幾本書,推上暢銷書的過程。
西野雖然有知名度,但是,出版第一本書時,也只得到跟普通新人作家差不多的待遇(首刷八千本),但是,他認為賣書不是出版社或通路的事情,而是作者自己的事情,因為「把作品交給其他人賣,等於是棄養兒女」。
然而,網路的免費內容對出版品的銷售衝擊的確存在,西野又是如何克服的?
他認真的研究了出版品因為網際網路而催生與瓦解的部分,從中找出了自己作品的推廣策略。
好比說,網路瓦解了實體書店的80/20法則,過去實體書店80%的業績來自20%的暢銷書,然而,網路書店可以無限量上架書籍資料,任何書都可以在網路上買得到,網路的齊全度遠勝過實體書店,連賣不好的書都可以上架,網路瓦解了實體書店的物理限制。
賣不好的書,無力支付場地費,因而退出實體書店,留下來的只剩還能支付場地費的書。
網路瓦解了實體書店的土地限制,讓內容可以無限供給,當供給無限增加,最後的結果就是走上無限趨近於免費提供。

因此,西野決定,要在網路上免費公開作品《煙囪小鎮的普佩》的所有內容。雖然此舉招來許多非議,但卻推升了一波銷售。
原因在於,網路免費公開內容等同於試讀,而他發現繪本書的購買者(大人)其實都會在書店先看過內容,再決定要不要買?繪本原本就是大人會先看過再決定要不要買(所以有很多大人偷懶都買自己小時候讀過的繪本,造成繪本界萬年長銷書都是固定書單的現象)?是大人買來讀給小孩子聽,跟小孩一起使用的書籍。
此外,西野在公開繪本內容的方式上也做了巧妙的設計,西野刻意讓公布在網路上的繪本內容不利於親子直接使用,翻頁與捲動內容的格故意設計的不順手。
西野在《不改變就無法生存》裡,還介紹非常多行銷自己作品的方法,就不逐一羅列,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書來看。
我想西野想透過這本書對人們說的是,賣書這件事情已經不再是書出了之後擺在書店就能自動賣起來,要讓書籍暢銷,得絞盡腦汁的思考,分析市場現狀與購買原因,找到合適的切入點。
書的確是變難賣了,讀者不管還讀不讀書,總之是不太買書了(如今的圖書館也書滿為患,圖書館員也是絞盡腦汁的想方設法希望吸引讀者來借書回去看),這就是出版人與作者所面對的實然。

或許,這是為什麼日本幻冬社社長見城徹的書,像是《編輯是一種病》、《不憂鬱,哪算是工作》、《人生是一個人的狂熱》、《讀書這個荒野》、《豁出去的覺悟》,總能在台灣的出版界能引起話題。
堪稱衰退幅度可能比台灣還大的日本出版界,見城徹及其所帶領的幻冬社軍團,卻還是能夠繼續創造出銷售破百萬的超級暢銷書。
見城自己就不用說了,從上班族時代景氣仍好的時代,就不斷引領時代推出暢銷書,獨立創辦幻冬社後,創社作一口氣推出六本,且都是超大牌作家力挺,日後還是持續推出引爆話題的暢銷書,奠定其在日本出版界神話般的地位!
只是自己很強已經夠可怕,幻冬社旗下的編輯們也都不容小覷,近年專攻商業領域圖書而崛起的編輯箕輪厚介,年紀輕輕已經能夠獨當一面,接二連三推出超級熱賣書,被譽為天才編輯、出版金雞母。
箕輪厚介說,編輯必須「站在讀者的角度,做出一本你自己會想看的書。你應該作出一本寧可丟掉飯碗也要推薦給世人的書。」

 
在《除了死,都只是擦傷》一書中,箕輪厚介介紹了他之所以能夠不斷推出暢銷書的編輯心法。
細讀這些仍能持續推出暢銷書的編輯們的自陳,不難發現,不安於產業界的既定遊戲規則,主動打破框架,不怕被人詬病或嘲笑,堅持以追上時代的方法,尋找新的銷售方法,建立新的出版商業模式,製作並推廣作品,是能讓書暢銷的主因。

另一位暢銷書製造機長倉顯太,在《父母100%是錯的》一書中直言,要勇敢質疑一切,《我決定認真地瞧不起人生》,衝撞世界,找出自己的答案,用力活出自己的人生,是讓他堅持走在出版這條路上的信念。
面對系統性的衝擊,找出超克之道並不容易卻也不是完全不可能,這是為什麼出版大衰退的今天,卻也能衝出超級暢銷書,這些碩果僅存的暢銷書顯然必定是做對了什麼事情,我們必須深入鑽研,不斷剖析,找出值得效法之處,在自己的工作領域試著使用看看,驗證看看。

松田奈緒子的《重版出來》(原文的中文意思是再刷,出版人最希望能聽到的美妙句子)是一套以日本的漫畫編輯為主角,介紹出版業甘苦的漫畫,作品裡介紹了不少出版業的嚴峻現狀,卻也說明了能夠暢銷的書籍背後所付出的努力。
在我看來,有一件事情不可或缺,那就是產業界的團結合作、上下一心。當有出版社或書店想出新的推廣圖書方法,不管聽起來是否可行,不要責難與嘲諷,先試試看再說!
當時代已經擁抱網路與社群,出版人就不能繼續逃避,必須迎頭趕上。
出版界擁有人類知識的精華,我們擁有世界級的菁英所撰寫的精彩作品,書裡有各種各樣問題的答案與操作方法,或許我們應該想一想,自己可以怎麼利用書裡的答案來重建出版產業,而不光只做個製作與販售書籍的人!
與其埋頭製作一堆書,不如好好深思書籍出版後如何推廣?
衰退是既定事實,短時間內也無法扭轉。與其要求政府紓困或補貼,呼籲讀者多讀書買書,不如也先回頭盤點盤點自己現在的工作模式與公司的商業模式是否有追上新時代的腳步?
聽到別人提出有別於過往操作方法的新想法時,聽到來自讀者、其他同業先進,其他從事知識產業的專家,或不懂出版業辛苦的人們的意見時,不要急著嘲諷、否定或反擊,多想想他們為什麼會這麼想?他們有沒有什麼改善現狀的意見?
新媒體或其他知識產業(如線上課程、教育訓練)的商業模式與操作手法,有無值得借鏡的地方?
如今的出版界,規模沒有大到可以彼此排擠與競爭,已經到了不改變就無法生存下去的地步。身處出版產業鏈裡的每一個角色,從作者、譯者,到編輯、封面設計、排版,再到印刷、發行與書店通路,乃至協助推廣的媒體部落客網紅…,每一個人都必須認真替其他人思考,替讀者思考,如何將手上這一本自己有自信的作品,推薦給可能有興趣的人。
延伸閱讀圈外編輯,臉譜編輯到底在幹嘛?,釀出版昭和微醺:門外不傳的老牌編輯術,柳橋出版社一個人大丈夫:微型出版的工作之道,柳橋出版社週刊文春 總編輯的工作術:當大家都說往右時,你敢向左走嗎?,悅知文化

89945119 10220291097961418 470569132484460544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職場煉金術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猜猜看9b年收百萬,需要繳多少稅?

By
on
2020-05-13

最近疫情的關係,文化部也推出一些紓困方案給藝文工作者。
讓我想起,政府補助藝文團體與藝文工作者的諸多政策中,比較少人談卻是每個人都能受惠的一塊,稅務!
其他暫且不論,看完之後再想想,政府對藝文人士好不好?
至少我個人認為,政府在稅務減免上對藝文工作者是沒有虧待的!
且讓身為曾經以9b收入為主要收入的人,我來跟大家分享一下,如果收入稅別都是9b,實際上賺一百萬元(二代健保暫且忽略不談),需要繳多少稅?
(稅別9b的範圍,主要是寫作與稿費收入,早年演講也都納入,近年慢慢被排除,除非能提供出版品與演講主題的直接相關證據,某些單位的會計才會幫你申報9b,要不然多半會列50/一般薪資)
 
首先,每一個國民,每年都有18萬的9b免稅額。
其次,每一筆9b收入,都可以直接扣除30%的稅金額度。假設收入一萬元的9b,在稅務系統只會認列七千塊!
更好的是,第一點提到的18萬免稅額度也自動適用30%免稅額度,實際上也就是說,每個國民擁有23萬的免稅額度(因為30%免稅會自動被系統當成零元)。
於是乎,實收一百萬元,在稅務系統上顯示的是100-30-23=47萬。
第四,即便你的收入全都是9b,其他國民享有的基本扣除額40.8萬,也全部都享有喔(補充說明,有人跟我說其中的20萬是薪資特別扣除額不能納入9b,那就修正一下)!
也就是說,47-40.8=6.2萬,才是你要申報的稅務收入額度。
薪資特別扣除額不能納入的話,則是47-20.8=26.2萬(實務上會年收9b百萬的人,應該也會有不少工作的收入來自50這項稅別,例如近年來不再把演講與授課列入9b,所以,這個薪資特別扣除額還是用得上的~)
假設你再有扶養小孩或父母(任一),扶養的扣除額再扣掉,應繳稅額的帳面數字,其實就差不多歸零了!
第五,夫妻的話,兩個人的9b額度可以共通使用喔!
我是不知道9b收入者有多少人能靠9b拿到一百萬元以上的實際收入?
過去十幾年,會計在認列稅務別上,演講之類過去會給9b的都不再給,似乎只剩稿費收入(和有些編輯工作也會列9b)。
我個人是覺得,在稅務上政府已經給藝文界很多優惠了!這是很實質的照顧!
下次你碰到藝文工作者說自己有繳稅就知道對方賺很大了!

Img 3685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大隱隱於市的高人

By
on
2020-04-29

(圖片是2010年我專程去香港拍樓上書店時拍的其中一張照片)
每天下樓到附近的自助餐一次,一次買兩餐份的菜。
回到店裡,自己煮白米飯。還笑說,台灣的米跟自助餐的菜,比香港好吃。
店鋪僅十餘坪,坐落南西商圈某大樓。
書店後方一角,就是老闆的起居住宿,吃飯睡覺都在這裡,極度簡單,比修行人還修行人。
前店後鋪,吃住工作都在同一空間。
開幕前夕,被有心人士潑紅漆攻擊,警告意味濃厚。三月時,店面被其他人剛好註冊佔領。都是非常有針對性的攻擊。
但是,這些都打不到老闆,塔不以個人榮辱為念,只擔心香港的年輕人的前途,擔心這些年輕人不斷的被自殺被消失。
這就是老香港人的拚搏精神,即便被迫逃來台灣,即便年以過半百,即便看似得不到社會意義的成功、卻仍然堅持貫徹自己的信念,不計較得失,活的頂天立地。
大隱隱於市的高人,讓人敬佩的中山銅鑼灣書店老闆林榮基。
以前每次去香港,銅鑼灣書店是必逛(其他還有天地圖書、序言書室,也寫過好幾篇文章介紹香港的樓上書店,希望這些店都好)!
 
香港的出版與文化圈對我的寫作生涯啟蒙很大,我準備全職寫作時,認真研究了高物價的香港的作家與出版社還有書店的生存模式,決定效法之。某種意義上來說,有這些前輩才能造就今天的我,很是感恩!
其實我們台灣人閱讀的作品,很多都是出自香港作家,例如:金庸梁羽生倪匡林夕西西董橋張小嫻亦舒等等,且多是膾炙人口的大眾文學,也因此台灣的中文裡其實也有很多香港慣用文字。早在台灣還深受殖民意識干擾時,香港一直是提供台灣重要文化養分的來源!
今天香港有難,台灣不能袖手旁觀。
話說,自我上大學開始染上買書習慣,逛書店二十多年,見過也認識了一些獨立書店的老闆。
搞生活風格的是一種,真正以命相搏的是另外一種。
後者是讓人敬佩的存在,書店是其精神意志靈魂的展現。
這真的銅鑼灣扛壩子!
大家有事沒事路過南西商圈,嚴定務必去走走看看,幫襯幫襯。

89623791 10220290960397979 4611700256243974144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從碎片資訊推估事件未來發展

By
on
2020-04-22

昨天一早傳金正恩手術後病危,股票跌一片。南韓馬上出來說,那是假消息(CNN也是會發假消息…),原本發文的人也刪了~
或許有人說,哎呀,亞洲真是不平靜。
不過,我倒是想起過去幾個月每次看到北韓對外公布的金正恩的照片,只有一個感想,越來越胖是怎樣?
卻沒有更深入去推估,過胖然後不節制的最嚴重後果,以及如果發生的話,對東亞情勢的影響?
這就是修練不夠的地方,看到徵兆了卻沒能深入建立模型然後發展推估…
就像油價也是,之前一直在跌的時候,新聞也有說,產油國非但沒減量還繼續增產。
當時,可能只覺得,就需求大減當然會跌,不然就是覺得油價好便宜好棒棒,沒想到需求大減供給仍然持續時,物理上的儲油槽會滿到無法再裝時,會出現什麼現象?
一樣是看到了現象卻沒能深入推估,也是修練不夠,雖然也是因為上述兩則現象都不是我自己關心的範圍。
不過,該不該關心什麼新聞,看到新聞報導了事件之後,該如何找更多資料來擴充開展並進行後續沙盤推演,好像也不能只憑主觀感受,得更客觀的評估?
以前讀過談情報學的書說,情報單位其實並不是像電影演的那樣有特工跑去臥底偷資料,更多時候只是地毯式的搜羅世界上的資訊,並且從碎片資訊中看出關聯,推估出之後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我們真正想洞燭機先,超前部署,也得練習從碎片資訊推敲出後面的整個構造與可能走向。
要多練習挖掘散落四處的新聞報導與網路資訊彼此間可能的關聯性,推敲後續的發展,找出對自己有用情報。
#每天都在學習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