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文化創意考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書籍品評介 私飲食劄記 文化創意考

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By
on
2018-07-26

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時書)

 

據說在日本,拉麵是電視收視率的保證,只要電視台介紹拉麵,就會有人看。

 

無獨有偶,台灣也很熱衷美食,像是一蘭拉麵來台灣展店時,聽說連續排隊的時間又破新紀錄。在台灣,別說海外名店來台展店初期總是排隊人潮不斷,就是周末假日去一些百貨商場的美食街,也是排隊人潮絡繹不絕。若是哪家店有推出限時優惠特價,更是萬人空巷。

 

面對上述愛排隊吃美食的現象,於是有人說,「這是貧窮化的台灣地小確幸」,因為追求完成買車買房結婚生子等大幸福不可能,越來越多人追求這種吃喝上的小確幸式滿足。

 

甚至還有人說,人們只剩下吃能夠作為煩悶生活中的慰藉。《過度飲食心理學》的作卡吉兒者就指出,當代消費社會中的一個奇特現象,就是過度追求飲食,吃了過多自己需要的食物。

 

「消費社會」存在已久,在消費社會,人們認為自己可以自由地購買取用產品或服務是個人自由的展現,是快樂的來源。消費是工業資本主義文明勝利的象徵,因為我們能夠大量生產豐富且精緻的產品,且讓人們消費得起。人們會使用所消費的物品建立階級區隔與個人生活風格來彰顯自我認同、社會地位與個人聲望。

 

奇妙的是,近年來人們的消費有過度往食物集中的現象。

 

我們的生活和吃產生過度密切的關聯。生活中出現值得慶祝的事情,舉凡業績達成朋友家人生日或是我今天覺得開心等等理由,就以吃作為慶祝。不只如此,但凡有任何不如意不順心,無論是業績未達標還是被主管罵或是跟另一半吵架,一樣找食物來吃。也就是說,不管開心不開心,我們的慶祝或解決之道竟然都是一樣的,那就是去大吃特吃。長此以往,身形走鐘是小,人生道路因此也偏差且調不回來事大。

 

是否真如坊間輿論所說,是因為人們普遍的經濟狀況不理想,不再能夠消費得起昂貴的耐久財,轉向輕薄短小的食物?

 

卡吉爾在書中舉了不少反例,指出一些高年薪且高社經地位的人,同樣受過度飲食所苦。

 

為什麼人們為吃過多於自己所需要的食物?

 

卡吉兒認為,的確有一部分是因為食物是滿足個人慾望的方式當中,相對來得便宜,每個人都能負擔得起。但其實不只於此,更有可能是因為食物的訊息透過媒體廣告鋪天蓋地的蔓延至日常生活各個角落,且訊息多元而分化,滿足各種社會階層或生活風格者的各種生活情境所需,加上某些食物特別容易讓人成癮(過度依賴),食物過度與生活連結所導致。也就是說,當代消費社會中的人們有不少人已經美食成癮,總之就是想吃,理由只是後加的。

卡吉兒認為造成此一現象的原因是國家放縱企業惡搞,沒有在食物的來源與商品標示上把關清楚所導致。不過,日本學者國分功一郎可能會有不同見解,國分在《閒暇與無聊》一書中指出當代社會的一大問題,是新富乃至中產階級們不懂得如何享受閒暇,不懂得如何奢侈,因此被消費主義的訊息綑綁所導致。

 

想要過上高品質的閒暇與奢侈,並非與生俱來,而是需要訓練的。為何土豪與暴發戶會讓人厭惡,主要原因就在於消費這個面向上沒有經過訓練(缺乏相關的教養)所導致。

 

過度飲食的問題從國分的理解脈絡來看,是人們不懂得如何安排自己下班後的休閒時間,所以這個休閒區塊被消費市場所提供的廣告占據,而當廣告鋪天蓋地都是美食的訊息時,人們自然就被食物所包圍,不管開心難過還是根本沒事都想要好好吃一頓。

 

國分毋寧認為,要擺脫過度飲食最好的辦法是學習閒暇的高品質使用方式,學會真正的奢侈,不要被消費主義綁架,不要被外部訊息決定了我們的生活方式,自己思考並決定自己的生活的過法!

 

好好發會創意,想想吃以外的美好人生的活法吧?!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學姊」是柯文哲設計出來的嗎?

By
on
2018-07-17

「學姊」是柯文哲設計出來的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前一陣子,網路節目推出「一日市府幕僚」企劃,由主持人邰智源與台北市長柯文哲聯手做了一集節目。放上網路後,一周內點擊率來到六百六十萬,除了節目本身引爆熱輿論烈討論外,還捧紅了柯文哲的幕僚,「學姊」橫空出世,成為網紅,四處受人追捧。

 

人一紅,四方勢力就都想過來沾光或了解了解,於是便鬧出了一樁事件來。台北市議員王世堅的幕僚沈志霖要求「學姊」前去說明與網路節目合作的事情,卻在「學姊」進行說明的過程發現不對勁(有一大堆記者跟去看熱鬧),結果事後王世堅一方說,這整起事件都是市政府設計的。

 

「學姊」是柯文哲設計出來的嗎?

 

我也覺得是柯文哲「設計」的,只是並不是特別針對王世堅的助理,那只是意外的收穫而已。今年是縣市長大選,柯文哲有意角逐連任,從網路起家的柯文哲,這一次選戰的打法還是以網路為主要宣傳場域,自然會跟競選團隊一起「設計」各種各樣的事件行銷,丟到網路乃至媒體上去試。

 

「學姊」的爆紅,可能是在設計之內(在台灣,炒紅某個正妹捲起話題,向來不是難事)也可能是意料之外,無論是意料之內還是之外,懂得行銷的人都不會錯過這樣的好素材,自然得要善加利用。

 

王世堅議員本身也是擅長事件行銷的高手,要說找「學姊」去質詢是被設計,那真的是會讓人呀然失笑。如果不想被設計,可以不要找「學姊」去質詢不是嗎?只要不找上「學姊」就不會引來一堆媒體,自然也就不會有後續這一些事情的發生?

 

自己想沾「學姊」的光,搏媒體版面卻發現自己被人反將一軍,才跳腳的說是別人設計自己,有點願賭不服輸的意味,未免太小家子氣?!

 

話說回來,剩下四個月就要選舉,就台北市長選舉這一塊,無論是否支持柯文哲連任,都不得不承認,台北市其他候選人的媒體曝光率太低,議題操作能力太差,人家柯文哲一個據說根本不用付費的網路節目,一個爆紅的「學姊」,就能盤據各大媒體超過一周,引爆各種討論,其他候選人卻是不管怎麼拋政策或批評柯文哲市政都無法捲起一波像樣的聲勢?

 

不管支不支持柯文哲,不得不說,此次地方首長選舉,仍是柯文哲團隊最懂得設定網路與媒體輿論議題走向,要說這一切都是柯文哲「設計」的,某種程度是對的,而且我必須說,拜託其他候選人也「設計」一下柯文哲不要老是被「設計」,畢竟想選台北市長的政黨或候選人,要是不能像柯文哲團隊這般懂得「設計」事件行銷並在媒體或網路擴散,是很難掌握選戰的議題設定主導權與話語權,打出一場漂亮的選戰的喔!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打造專業粉絲團,其實很燒錢

By
on
2018-07-14

打造專業粉絲團,其實很燒錢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前幾日突然出現一則報導,起手式就問大家是否發現「最近都沒有錕P的新聞?」(說實話,若不是這則報導提醒還真沒發現這件事情,可見網路訊息之多與可取代性之高),接著才帶出題旨,原來高達七十萬人的錕P粉絲團已經於五月底就停止再發文。

 

不是年初才聽說錕P信誓旦旦,要參選台北市長?怎麼連人數龐大的粉絲團都停止營運了?沒有粉絲團相幫,原本就不好選的市長之路只怕會更艱辛!

 

原來是「錢」的事情沒能喬好,從兩造雙方的說詞來判斷,錕P這邊應該是覺得粉絲團小編要求買下粉絲團所有權的報價太高,而粉絲團小編則認為錕P逕自停止給付營運粉絲團所需的費用,所以才停止發文,甚至將錕P告上法院。

 

這裡我想談的不是錕P和小編之間的金錢糾紛,而是想提出一個很重要卻常被 略的點,要經營好一個粉絲團其實很燒錢。

 

不管是買下七十萬粉絲團的960萬元,還是積欠小編的60萬元,在一般人來看,都不是一筆小錢。

 

原來營運一個人數規模龐大的粉絲團花費並不低,而一個人數規模七十萬的粉絲團竟然可以賣到近千萬。

 

打造專業粉絲團,並不是簡單的事情。好比說,某些業配報價讓人咋舌的A咖,除了有專屬經紀人打點接案與洽談,還有專屬攝影師協力拍攝各種照片,甚至還要有自己的隨行助理,造型師、美妝師、化妝師,懂得操作議題的網管小編等等。像樣一點的團隊,少說得要有三五人,每個人都要支薪,每個月加起來就是一筆不小的開銷,更別說日常營運粉絲團或部落格所必須支出的網站營運費用,還有針對重點文章下廣告的支出。喔,對了,還有必須上繳國家的稅金。

 

真正強大的粉絲團,其實是一盤生意。也不介意用高規格的製作方式生產優質內容,並支出必要的行銷廣告費用將內容推廣出去。因為這些主事者知道,擴散出去的內容能夠再為其帶來流量與粉絲,令其未來洽談合作時的報價可以墊得更高。

 

這或許是為什麼許多想要做部落客或網紅的人,最後被迫放棄的關鍵因素。我們素樸的相信,那些爆紅的粉絲團或網紅都是因為作品品質好而廣被傳播,不是因為懂得操作背後的商業機制所以成功。雖說不排除真的有天賦異稟的奇才不用花廣告費且不用請專門人士協力就能將自己的粉絲團炒紅,吸引數十萬粉絲加入,不過,我想若有心將網紅當成一門生意的人最好不要將那些特例當成典範,應該好好了解正確使用金錢推動粉絲團營運與擴散者的作法,否則恐怕粉絲團人數無論如何都停留在自己的朋友或人際圈內流傳為主,難以跨出同溫層。

 

聽說錕P新成立的粉絲團人數僅兩千,這顯示出要讓粉絲團人數飆漲,背後有許多專業和費用的存在。

 

聽說人力銀行上新增的網紅職缺不少,但我想若有心想成為網紅的朋友,可能要好好深入了解,要想成功打造一個爆紅粉絲團或自媒體所必須自掏腰包付費的部分,成功的機率可能會高一些。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假協力推廣之名,行榨取商品價值之實?

By
on
2018-06-24

假協力推廣之名,行榨取商品價值之實?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幾年,台灣的出版產業不可謂不悽慘,年產值剩下不到兩百億,一堆閱讀類型全都崩盤,銷售狀況一年比一年差,還活下來的出版社,幾乎都是找辦法苦撐。

 

出版產值崩落的原因有很多,像是網路崛起取代了消費性、資訊性、娛樂性的出版品。總體經濟衰退、可支配所得下降,買書預算自然萎縮。產業外移,團購市場萎縮。人才出走,購書人口也跟著外流…。

 

總之,壞消息要多少有多少,出版產值衰退看來是會繼續發酵的趨勢。不過,出版產業的產值再萎縮,還是有一群傻氣的出版人堅持推出好書,不管是本土創作還是海外授權翻譯,總之,還是砸下真金白銀買版權、製作優質內容,附上精美的美術設計,放到市場上提供消費者選擇。

 

讓我感到遺憾與不捨的是,我們這個社會上有一些人,不讀書、不買書也就算了,反正讀書買書這件事情並非民生必需品(雖然我覺得有讀書買書的習慣很重要),竟然還反過來從不斷萎縮中的出版業拿走值錢的商品內容。

 

好比說,這一兩年網路上新崛起的其中一種衝流量的網路行銷技巧,叫做幫你讀書、抓重點,簡單說就是幫你做書摘,名氣小的就免費在網路上送這些書摘,名氣大一點的甚至做成自己的節目,要看的人還要繳費。

 

我是不知道這些拿書的內容做自己生意的單位有沒有去跟出版社談授權或分潤(我衷心希望是有的)?也不知道大量摘錄單一本書的重點做成文章發送到底有沒有著作權法的問題?我只知道,有愈來越多人投入這個領域,拿出版界砸錢製作的內容商品,換自己的流量或知名度。

 

或許不少出版人,抱持著這是幫書打廣告宣傳推廣的正面態度,看待這些書摘或導讀(嚴格來說,導讀沒有問題,導讀是帶入觀點引領讀者認識一本書,關鍵是某些已經是大量摘錄圖書重點的書摘型文章),我也相信應該會有一些人看完書摘或導讀後找原書來看,也相信應該會有一些書因此而爆紅熱賣,但是在我看來,更多人拿這些書摘或導讀文章只是想滿足「擁有」這件事情,不管免費還是付費取得這些書籍重點,只要我擁有書摘就夠了,不需要再買書來看的心態,這樣的人應該也不少。特別是某些實用型的書,關鍵重點並不多,一篇文章的篇幅大概就夠整理出重點了。

 

或許有些出版人願意相信「免費放送」幫忙曝光是好行銷,就算真的是,出版界也該把這些行銷手法收回來自己做,並且更嚴格的審視那些網路上那些拿著出版品的內容精華去創造自己商業價值,審慎挑選合作對象,甚至出手阻止某些未經同意但卻大量摘錄自家作品重點精華的文章分享活動。

 

有個現象,出版界的朋友難道不會感到荒謬嗎?

 

如今台灣的網路媒體或雜誌上不少爆紅或引發轉載的內容,是從出版業出版的新書裡摘錄出來的。這些書的重點精華文章經過轉載媒體重新下標或是配圖整理後發送出去,幫自己賺得了一堆流量,充實了自己的網站,但出版界卻不太能從中賺到多少業績?

 

如果這些行銷手法有效,那麼網路上鋪天蓋地的圖書精選內容照理說應該幫出版業創造出不少暢銷書跟銷售業績啊?

 

資訊泛濫的時代,人們每天在網路上閱讀非常多文章,但說真的,即便覺得某些文章好,又有多少作者名字被讀者記住甚至因此變成作者的粉絲?

 

不是沒有,但我覺得轉換率並沒有太好。

 

這些年我總感覺出版業所跨界合作的對象當中,有一些人是拿圖書當花瓶或裝潢,並沒能幫出版業創造出多少業績。好比說以生活提案見長的書店,很多朋友都說書店很漂亮可是書區的書很難讓人想要買,就算想買也會上網下單,甚至某些書根本就擺在讀者拿不到的地方。

 

把實體書店當行銷展示看待不是不行,只是出版界這些年行銷多了很多,轉換率到底如何,我想大家都心裡有數?!

 

過度供給的時代,內容不能再大量免費提供人看了。我舉個例子,假設我弄一個媒體欄位專門連載筆記主題的文章,每一期都介紹某一本筆記主題書的一或兩篇文章,這個專欄長期連載下來對讀者來說,某種程度是不是已經取代單一本筆記主題書的功能?對於讀書沒有太專精,或只是想知道一些新知當休閒的人來說,如果我有一個地方可以持續一直看到同一主題的好文章,我還有掏錢買這個主題的書的需求嗎?

 

如果出版與其他產業的跨界合作只能賺得一些無法轉換利潤的名氣,我衷心的建議,應該要審慎思考,縮小甚至停止這些行銷手法。當你看著別人白白拿走出版人辛苦花錢花心力做出來的內容,賺走流量跟名氣卻沒有換成實際銷售金額落袋,不正說明這樣的行銷模式是失敗(或說能夠成功的機率非常低)的嗎?不應該好好審視或調整嗎?

 

約莫十年前社群網站開始崛起時,我就跟出版界的一些先進說,出版界要趕快跨足社群,設法佔下一席之地,才能將圖書銷售的一些主控權抓在手上。只可惜眼下看來,有認真去搶佔新媒體的曝光機會的出版人並不多,而過度仰賴其他人來曝光的結果,在我看來並沒能替出版產業創造出眼下業界最需要的業績,反而被人端走不少。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大家一起上,跨界與結盟力量大

By
on
2018-06-04

大家一起上,跨界與結盟力量大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正當電影《黑豹》歡慶票房破十億美金大關(11.85億),破了一大堆影史紀錄,在北美甚至都還沒下檔,《復仇者聯盟3》就緊接著上映,且票房迅速超越《黑豹》,上映不到一個月票房已經突破15億美金,又破了一堆影史紀錄。

 

坊間很多說法,大抵不外乎「十年磨一劍」,說漫威布局多年,終於大豐收。

 

其實,大豐收的不只是漫威或《復仇者聯盟3》,還有其他那些懂得跨界與結盟趨勢的影視作品。

 

記得小時候看英雄電影,《超人》裏絕對沒有其他英雄,《蝙蝠俠》也是,甚至到了《蜘蛛人》也都還是蜘蛛人自己擔任主角,整個電影架構的世界裡完全不會聊到原來還有其他的英雄存在。

 

我認為漫威這十年來最厲害的一件事情,是打破一部電影一個英雄主導的框架,讓一堆英雄同時在一部電影裡出現,並且將各自英雄原本的世界串組起來,讓更大的宇宙現形。

 

想要看懂漫威的系列作品,你必須投入心力,不只每一部電影都必須看,甚至影集與漫畫都得看,還得到處找人討論或上網看解析,才能知道自己有沒有看錯。而這樣的過程,其實是在進行觀眾的篩選,挑選出一批不願意錯過每一部作品的重度影迷,透過反覆增強的正向回饋系統將這群人牢牢抓在手上,並且透過各種不同類型的英雄來擴大這個群體的人數,再三不五時的以大型串聯(如「復仇者聯盟」這一支系列電影)的方式將各方影迷群聚起來。

 

日前香港有個評論人批判《復仇者聯盟3》不符合傳統電影套路,既沒開頭也沒結尾,只有中間,而且就是不斷的打打殺殺,且有一堆劇情都沒有交代來龍去脈,結果被一眾影迷圍剿,指斥他不懂整個漫威宇宙與各部影片間的關係。

 

這當然是一個非常大膽的嘗試,但漫威成功了,他將電影的尺度擴大成系列,而且系列還可以分成主線(復仇者聯盟)跟支線(美國隊長、雷神索爾、鋼鐵人…)乃至細線(如死侍),全都收攏在漫威這個品牌底下。

 

漫威的成效顯著,連帶影響另外一個知名漫畫英雄系統DC,也打破讓個別英雄主導一部電影的慣例,讓一堆英雄一起出現在一部電影裏。雖然起步比漫威晚,但也正努力迎頭趕上。另外,知名老牌系列電影《星際大戰》在即將迎來最終完結篇之前也開始努力開番外篇。

 

未來的媒介勢必要懂得跨界與結盟,人們就是渴望看到自己支持的某個主角出現在另外一部作品裡,即便只是簡單客串,那是一種愛屋及烏的精神。這也是為什麼越來越多影視作品喜歡玩致敬的橋段,跨界之外還要藏一堆隱喻跟彩蛋(如《一級玩家》),其實也都是在玩跨界結盟,希望透過此一手段盡可能擴大影迷青睞自己的可能性。

 

只要能多賺一個影迷的青睞,這些作品會使出渾身解數努力跨界與結盟。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買了的書一定要讀完,是所有買書想法中最大的迷思

By
on
2018-06-04

買了的書一定要讀完,是所有買書想法中最大的迷思

文/Zen大

買了的書一定要讀完,是所有買書想法中最大的迷思。

當年我第一次踏入研究所指導教授的研究室時,我就問了跟所有人都問過的一個蠢問題:老師這些書你都讀完了嗎?

然後我就被指正了。

撇開還有典藏功能,書存在的目的不只是閱讀,還有查找資料,資料考證等各種功能。如果你覺得書只能用來閱讀,那是你對書的定義太狹窄了!

要不然,你會把字辭典圖鑑地圖或百科全書全都讀完嗎?會把期刊論文全都讀完嗎?會把不同版本(次)或語言別的同一本書都讀完嗎?

問題的答案,往往取決於你對問題所累積的知識量有多少。

把買書與讀完書畫上等號,本身就是一個虛假相關的錯誤前設,你該面對的是為什麼你覺得書沒讀完會讓你感到焦慮或愧疚的那些真正原因(好比說沒有足夠地方藏書,家人的眼光等等)。

想要知道書講甚麼重點,只要進到書的某些地方閱讀就能取得,花不了多少時間,如果你懂書的呈現知識的結構的話?

讀書要獲得的從來不是作者的論點,而是作者的思考邏輯。

艾可京極夏彥等知名作家藏書量都很可觀,我相信他們也不會全都讀完!

我也很喜歡把書讀完,可是很多書並不需要讀完但卻需要存在於自己的知識地圖系統中所以購買並典藏。

某種程度上來說,真的把每一本買回家的書都讀完才是最不智且浪費寶貴時間的事情。

—-
鍛造自學力I:超快速讀書法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如果你很愛買書又看不完家人又會唸時,怎麼辦?

By
on
2018-05-14

如果你很愛買書又看不完家人又會唸時,怎麼辦?

文/Zen大

 

1.書不是用來讀完的,是用來收藏的

 

2.書的陳列與分類是大腦具現化/外延,對思考架構的建立非常有幫助

 

3.總有一天會讀完的,你沒看到我很認真的在讀嗎?

 

4.這些都是工具書,都是生財工具,你忍心我們賺不到錢嗎?

 

5.這些以後都會增值.

 

6.我會定期出清庫存,雖然看起來很多,但其實已經換過好幾輪了,你都沒發現吧?

 

7.很多都是人家送的,不拿白不拿.

 

8.看完我就會賣掉或送人拉,不用太擔心.

 

9.擺起來不覺得家裡感覺有氣質很多嗎?

 

10.總比在外面有不良嗜好好吧?

 

超快速讀書法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紙本霸主壹週刊的殞落

By
on
2018-05-04

紙本霸主壹週刊的殞落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日前才聽聞香港的壹週刊實體版發行最後一期,正在想比較後來才成立的台灣版竟然還屹立不搖,隨即看到新聞報導指出,台灣版的壹週刊紙本部分也要於四月停刊,未來將全面轉戰媒體。

想來真的恍若隔世,壹週刊登陸台灣不到二十年,就從當初的獨領台灣新聞報導輿論風騷到結束紙版。

想當年,壹週刊第一期要登台時,我在圖書零售通路業工作,當時聽同業先進轉述首發版鋪貨的神祕,為了不讓第一期的雜誌內容外流而做的諸多保密手續,而今,要結束了。

想當年,壹傳媒祭出高薪挖腳台灣的媒體同業,薪水之高,讓許多人決定帶槍投靠,壹傳媒更引入香港的狗仔偷拍文化到台灣,炒熱了台灣的小報文化,也從此改變了台灣的媒體生態(我稱之為全面小報化)。

想當年,壹週刊上面的連載專欄給到一個字十塊錢(一篇兩萬元),成為台灣作家最希望能夠立足的版面。

想當年,壹週刊出刊後,台灣各家有線電視媒體的報導內容全都繞著壹週刊當期獨家做延伸報導,甚至根本只是拿來照抄都有。

堪稱是實體紙本時代媒體王者的壹傳媒,都無法抵擋時代的洪流,被迫結束。
數位時代,淘汰產業的速度超快,曾經的霸主,只要幾個新時勢沒跟上,或樂於停留在某一個階段當霸主,輕忽了新崛起的後進,一不小心就被擠到最後面,甚至直接被三振出局。

當然,我想不會有人天真的以為,壹傳媒紙本的結束或狗仔文化的影響力下滑是因為人們不愛八卦、扒糞與偷窺了,而是爆料系列公社崛起,提供更大量且即時的扒糞、偷窺與八卦訊息,即便不是名人只要夠聳動夠特別就能登上版面,甚至被媒體抄去報導,壹傳媒那套狗仔跟監偷拍的即時性跟不上,實體雜誌一周才出刊一次的速度更是無法滿足網路社群時代隨時都想獲得新訊息與新進度的閱聽人的需求…,壹傳媒的報導也逐漸向其他媒體靠攏,靠著大量抄襲/轉引網路訊息苟活,再也無法提供爆炸性獨家話題…。

 

不過,就在港台壹週刊紙本停刊之前,傳出黎智英重新回鍋執掌壹傳媒,也聽說原本要收購壹傳媒的愛國黃姓商人撤案,看來黎智英有意親自上陣,重新在社群網路時代建構狗仔媒體王國,壹傳媒砍掉紙本部門,將資源與重心全部放在網路平台上之後的新展開究竟會有甚麼讓人驚艷的表現,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有出書規劃的人,把書寫出來就是你現階段最重要的事情

By
on
2018-04-02

有出書規劃的人,把書寫出來就是你現階段最重要的事情

 

文/Zen大

 

語重心長說一下,也順便宣傳一下出書課(畢竟一年才開一次)。

 

如果你的人生規畫裡有躍出一本書,那麼,趕快展開進度,找點找到出版社,確認企劃方向,心無旁鶩,開始寫,早點寫完早點出版,然後,你可以感受人生境界的大幅改變~

 

有些人因為工作太多太忙賺太多錢,回看寫書太累又很辛苦版稅又少,就不斷遞延再遞延,那實在很可惜。

 

我說真的,每出一本書,就像你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幫你連結了過往你不曾想像過的人或事,讓你得以向外擴展延伸提升。

 

如果想寫書但還不知道要寫甚麼的?

 

先開粉絲團(也可以來上知識型文案課程),不要擔心一開始能不能一飛衝天,肯定是沒辦法的,一開始甚至連寫得好有人讚都很難,但只要開了,看著它,就會想放些甚麼內容上去,久而久之,就知道自己想寫甚麼?自己的讀者想看甚麼?

 

慢慢你就能從中找出寫書的題材~

 

出書要趁早,即便所出的那本書很鳥賣得很爛,整個過程給你的人生體驗的累積,總體上來說還是加分的。

 

#線上課程當然也有類似的效果

相關課程
專書寫作+出版提案
知識型文案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新聞報導跟專訪的審稿是兩種作業流程

By
on
2018-04-02

新聞報導跟專訪的審稿是兩種作業流程

 

文/Zen大

 

自從某次在新聞底下留言看到有人說:媒體只負責報導不負責查證好嗎?

 

我就知道,台灣的閱聽人的媒體識讀已經因為媒體產業崩壞而進一步惡化。

 

最近囧星人事件爭議也是,一堆人批評囧星人說他想要審稿很不應該,更有不少媒體人跳出來捍衛自己的稿件不容被審查等等。

 

我想說,等等,新聞報導當然是不能夠給當事人審查(但通常也會提前告知:我要報/弄你囉),可是專訪,給被採訪者過目,雙方確認意見是否有誤解,這是基本程序好嗎?

當然有時候很趕著出刊,會跟被採訪者說抱歉(我知道後來蠻多媒體就這樣沿用,以沒時間為由不給對方再確認),但這並非正常程序,專訪稿件一定要讓被採訪人過目,因為專訪是要讓被採訪人根據議題表達意見,意見本來就可以確認跟修正,跟新聞報導事實不容更改,是兩回事。說出某個意見的人也可以臨時反悔撤回意見,這很正常好嗎?

 

最好你採訪村上春樹完之後跟他說:抱歉喔,這個你不能過目,我要維持新聞報導的獨立性。

 

然後專訪文章出來後,人家說的話明顯被誤解,那你以後在想邀專訪最好人家還會答應你?

 

報導跟專訪是兩種流程好嗎?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