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文化創意考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職場煉金術 私飲食劄記 文化創意考

大胃王教我的職人魂–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20

By
on
2018-11-09
大胃王教我的職人魂 文/Zen大 說到大胃王,不少人可能會想起日本人小林尊,還有緯來日本台的綜藝節目。然而,對許多人來說,大胃王或許只是一群胃口食量異於常人的人。 剛好我自己很愛看大胃王節目,看了許多年之後,赫然發覺大胃王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而是一種專精於快速大量吃食的專家達人,更從大胃王的吃食比賽中體會了成為職人/達人的秘訣心法,非常有意思,在此跟大家分享我的觀察: 1、擅長的事情必須也要能重複...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花了許多錢跟時間學了一堆碎片知識之後…

By
on
2018-11-07

花了許多錢跟時間學了一堆碎片知識之後…

文/Zen大

學習者總有一天得面對一個實際的問題,要衝破瓶頸得潛心深入基礎進行系統化學習,這沒有任何的導讀或代讀或整理可以幫得上忙。

坊間的知識精簡服務只是引領入門,只是一種激發興趣,終究是要跨過這一段而建立自己的長期自主學習方案,才是真正有效的學習,而不是另類填鴨式的得到一堆知識碎片卻不會用也記不得,卻滿足了感官體驗的新知識追求愉悅感,那基本上只是消費知識,把知識當成電影般的娛樂來欣賞,知識終究還是知識,而你還是你~

入門型的東西其實是很沒有效益花時間且昂貴的一種知識服務,且入門型的東西提供的永遠只是知識的再應用的整理而非知識系統本身的原理原則的掌握與應用。

不信的話,多看一些坊間的知識型網紅提供的服務,從中國的到台灣,每年花那麼多時間看,到底有沒有從中型塑甚麼思想體系?

恐怕真正讓你能理解或應用那些知識的還是自己原本的知識系統。

雖說當成娛樂並非不可以,這取決於每一個人接觸知識的目的,但我相信應該有不少人接觸知識並不只是想當成打發時間的娛樂,是有真正的人生問題要解決的~

說穿了,知識型網紅也是一種注意力商人,只是將知識包裝的可口好消化或絢爛來吸引讀者目光,賺取口袋麥克~

不然,想想,每年花那麼多錢在學習或購買這類內容,有多少是真的幫助你達成目標或解決問題而派上用場的?而真正幫你解決問題與達成目標的知識又多是從哪裡來的?

講用處好像很粗俗,但卻是一個很有用的評鑑指標。

再說一次,消費或娛樂也沒有不好,但如果不僅止於如此就滿足的人,或許該多想想~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為何日本名店來台展店不久後就走鐘?–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6

By
on
2018-10-29

為何日本名店來台展店不久後就走鐘?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6

 

文/Zen大(圖文不符之照片為宇治的駿河屋)

 

記得約莫今年(2018)年初,九州來的串燒名店八兵衛全面撤出台灣,讓我著實難過了一段時間,因為,八兵衛已經算是眾多來台展店的日本餐飲業者中水準保持得還可以的一個品牌。

 

結束營業的理由不清楚,我也沒打算去打聽,只是感嘆,為何日本連鎖餐飲進駐台灣之後,走鐘是常態。

 

大連鎖如摩斯、樂雅樂還是吉野家就不去講了,那些我想幾乎只有品牌名稱是一樣,根本可以看成借日本品牌來發展餐飲。

 

就說這幾年紛紛來台展店的日系連鎖系統,幾乎吃過的人都會說比日本原版差,即便業者方面表示原料與作法全都跟日本一樣。

 

其中有幾家我原本很喜歡的店,來台之後雖不能說是慘不忍睹,但真的是對不起這些店在日本原本的名氣。

 

記得某家聽說在日本也是排隊名店的天丼連鎖店,曾經驚動日本老闆特地飛來台灣視察,因為他發現台灣門市的做法跟經營出現狀況,趕緊前來調整,雖然我覺得老闆親自來過以後也沒有改善太多。就連後來該集團再開的新品牌,試過之後的感受是不會再去。

我自己也試過幾家來台展店時排隊排的天昏地暗的所謂名店,吃完後內心的感受只有以後不要再來了(當然不是每一家都不行,有幾家很不錯,後來我也常去,而且未必是價位最高的,文章後半部會稍微提到)。

我在想,扣除出國玩比較開心因此覺得什麼都好吃,以及食材考量改用本地蔬果魚肉乃至水質的差異,的確都可能影響烹煮出來的結果。不過,這些原物料差異的呈現結果,專家們是可以透過某些微調去改變,不至於落差太大。

 

另有一說是,連鎖系統來台灣得配合當地口味,所以食物已經過了微調,比較喜歡日本原味的人可能無法接受,預期跟實際有落差。

微調不是不行,既然是配合台灣人口味微調,那也應該調出好吃的台灣人口味而不是…。日本本地食物有的偏鹹或太甜固然沒錯,也可能是因為氣候風土導致人們味蕾的敏銳度不一樣而發展出不一樣的口味,不過,並不是特別追求非常之好吃只是普通不難吃這樣的情況,有時候都辦不到時,我覺得問題並不在是不是使用日本當地食材或口味有所微調的緣故,畢竟也有一些標榜食材全都從日本空運來的高級日料店吃完也讓人不怎麼能接受啊?

我認為關鍵是人才培養與維持的不容易,才是這些年新的日本連鎖系統進軍台灣後走鐘的關鍵。

我絕不是說台灣人工作態度不若日本人嚴謹,雖然在頂級的職人領域或許日本人普遍遠勝於台灣的嚴謹,但我們今天講的不過是連鎖餐飲系統,這東西在日本也不可能花高薪請多麼厲害的人來上班,也有很多是靠精準SOP來維持服務與餐點品質。

我認為,關鍵在於在短時間內湧入太多日系品牌,且只要不是太過難吃全都生意滔滔。這在就業市場等於是一個很有可為的新藍海。可以預期的是,有展店與領軍管理經驗的人才稀缺(更別說還有中國餐飲業的大舉挖腳),造成有經驗的人手短缺,因此就連要精準執行日方制定的SOP都有困難,再加上差不多主義心態影響,東少一點西缺一些,最後就是格式看起來很像但內容已經大異其趣。

就好比說店面空間的整潔舒適度,台灣的日系品牌門市幾乎都遠比不上日本,原因無他,我們對於清潔環境與廁所的自我要求與需求沒有日本人高,所以在台灣有蠻多連鎖餐飲系統的門市或廁所都是髒髒舊舊。如果說連環境維持都有困難,餐點製作就更別提了。

那麼,面對此一局面該如何因應?

我自己是有一套判標準。

首先,最實在的當然就是自己直接去試吃,特別是排隊名店如果有機會剛好碰到空檔就試試看,即便吃出來的結果不如人意也可以再回想一下自己過去對這一現象所建立起來的假設印證了多少?是否需要修正?

其次,展店很快的我絕對不會去那些後來才開的門市。因為配給過去的人力與訓練可能都等而下之。如果要吃,盡可能挑一號店而且只有一號店,且過了試營運期和排隊熱潮,而日本駐台的師傅或訓練人還沒離開的時間點(因為只要整家店全由台灣人接手之後,走鐘幾乎是必然只是看能撐多久)。

第三,只需要組裝不太需要手藝的餐飲類型,可吃度比較高(所以通常情況下,拉麵是相對安全的,走鐘幅度較小比較能保持原版的再現度,但也不是都沒有問題,只是比起其他類型餐點好一些)。如果是需要烹調手藝(如炸天婦羅或是串燒),基本上我都會跳過。一個能夠煮出穩定而好吃的食物的廚師在台灣如今的餐飲市場有多麼搶手?

再者,如果他真的盡得真傳只怕也待不久。

靠嚴謹SOP組裝食物盛盤上菜的連鎖店,反而比較值得信賴。好比說吉豚炸豬排一號店就還不錯,壽司郎一號店也不錯。

 

台灣人常常自嗨的說自己是美食王國,實際上我們的餐飲業當中禁得起手藝檢驗的餐廳沒有我們以為的多,用心做好一味小吃的反而有可能還不錯,而那些什麼都想賣的餐館可能有不少雷可以爆。

 

或許這也是為什麼這些年台灣人自己開的餐廳,也越來越多是食材組裝型(如丼飯)或是吃到飽或是涮涮鍋這類用不著有好廚藝,只要有好食材就能開店做生意的店,越開越多了?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9.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1.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1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5.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17.不去排一蘭拉麵的人,就會去做更有意義的事嗎?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5

By
on
2018-10-29

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5

文/Zen大

去年初(2017年2月)有則新聞,台中永采烘焙坊向離職建教生求償五十九萬元一事,鬧上媒體版面後,群情激憤,輿論譁然,一面倒的批判烘焙坊不合理的虐待和剝削建教生。

有趣的是,第一時間烘焙坊並沒有隨即示弱,還振振有詞地訴說著自己的委屈,後來才逐步退讓為彼此道歉就撤告,後來禁不起輿論壓力,表示會全面撤告,還會發給加班費。

不少人說,永采會這麼囂張,是因為台灣的勞動檢查無法徹底落實,加上勞動法規不嚴格使然。

的確,不管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完全執政,在勞動法規的制定與執行上,似乎都仍然有偏袒資本家的傾向。

不過,如果就這個案例來看,法規的制定與落實不足以恫嚇企業主只是其中一個部分,整體餐飲業的人才養成文化裡,甚至越是自詡為正統或是高級的領域,在學徒訓練上本身就以嚴厲苛求,乃至惡罵學徒的做法為豪的態度裡,很容易就會混入過勞與剝削的爭議。

好比說,近年來台灣最為追捧的旅外名廚,屢次在採訪中提到的訓練方式以及對台灣年輕人的批判(只有熱情、不積極、沒耐心),會否隱藏著另外一種由不一樣的人來說,會很不一樣的故事版本?為什麼台灣的年輕人進了名廚的廚房,過沒多久就找藉口想要走?嚴厲的訓練與要求的背後,是否有什麼外界不知道甚至不認可的管理與訓練方式,以及餐飲業學徒制本身與勞基法彼此牴觸的地方(好比說廚房現場的某些工作環節難以區分是正式勞動還是教育訓練,工作之後再加上培訓導致的總體勞動時間過長等等)?

過往餐飲業十分標榜師徒制,窮人家的孩子為求溫飽與出路到餐廳當學徒,薪水不一定有,但老師會教廚藝給吃住,或許還有一點零用錢,或許不合勞基法,或許師父給的比勞基法還多(因為有傳授廚藝),加上當年人們的情感連帶仍然勝過法律規範,因此,這類作為到底是剝削還是虐待比較少人質疑,畢竟是連生存餬口都有困難的時代,多數人不會計較那麼多?

然而,今天許多餐飲業以建教之名聘用便宜勞動力,貌似師徒制卻未必真有師父傳授技藝給徒弟(也不能說都沒有),而如果當人家師傅的人帶學徒的作法不夠高明,或只偏重便宜勞力的使用而少了技藝傳授,會否就從嚴格培訓的名師,淪為過勞與剝削的無良企業主?

許多傳奇主廚和名廚,都在採訪或傳記中以自己當年學徒時代的超長工時、低薪為豪嗎?許多報導作品都不約而同地提到,歐美許多知名餐廳的二三廚,都有嚴重超時工作與薪資不夠餬口的問題。

日本的餐飲類作品中,更是不乏師傅對徒弟的絕對權威與辱罵當訓練的橋段,這應該不會是全然的妄想才是?

如果這些名廚當年是這樣「苦、撐」過來的,很自然的也以自己覺得嚴厲但是立意良善的方式去「訓練、要求」下一代,不是嗎?

然而,卻不能否認,會有一些不肖人士利用這樣的「優良」傳統,幫自己的虐待剝削找藉口。

有一些人覺得永采的老闆很猛,都已經被輿論抨擊成這樣,卻還堅持要給建教生「社會教育」。從烘焙坊主人給建教生的line訊息對話,和餐飲界的師徒制文化慣習來判斷,不難看見店主人那種要給年輕小屁還一個教訓的意味,一種你們這些年輕人怎麼那麼不懂事的氣氛。

我認為像永采案例所爆出的問題是,沒有以師尊或店主的立場給予用電子通訊軟體辭職的建教生正確教育,也沒去了解對方的不適應,反而以法律對付進入餐飲場域工作的實習生/學徒文化慣習中的不適應者、退出者,沒想過自以為是嚴厲教育那一套未必適合每一個人。甚至,根本錯把自己的失控暴走誤以為是嚴厲管教文化,過於自我感覺良好。

這件事情從外面的社會常識來看,絕對是烘焙坊錯了,建教生受委屈,不過,如果放到餐飲業這個場域來看,過勞與被辱罵會否只是日常風景(雖然永采訴諸法律的做法是逾越了界限),只是不為外界所知?

某種程度上來說,蝶戀花旅行社處理遊覽車翻車意外事件的荒腔走板,不也呈現出了類似情況?

這些熟悉自己場域規則的企業主,有一天突然被丟到社會大眾面前時,每一次發言都震驚社會大眾,會不會,遊覽車司機的過勞和餐飲業學徒的低薪血汗,其實都只是再尋常不過的日常風景?

法律固然可以規範某種行為標準的低標,可是有許多事情不是法律可以約束得了,而是關係到文化與道德層面,需要人民團結起來以社會輿論壓力去監督,並透過教育或宣導,去改變扭曲錯誤的文化慣習(好比說餐飲業中的師徒制訓練方式的各種不合理面),畢竟傳統的師徒制雖然有手把手教育的優點,也帶了不少家父長制的打罵管教陋習。縱然法律規定得再嚴格,若文化慣習不改,搞不好還會被這些場域內的專家或企業主抱怨「不知道怎麼教育下一代」?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9.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1.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1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6.為何日本名店來台展店不久後就走鐘?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閱讀資訊饗 私飲食劄記 文化創意考

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3

By
on
2018-10-28
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廈門書香兩岸月刊) 食物詐騙,無所不在 一向對自家的小吃、美食感到自豪的台灣,2014年卻因為頂新集團的黑心油事件而重創許多消費者的信心,人人自危,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吃得安心? 台灣有句俗諺「吃飯皇帝大」,意思是吃飯的時候就像當皇帝一樣,是不可以被打擾,十分重要的事情。難怪當台灣社會發現頂新集團竟然以劣質油品混充食用油賣給消費者,憤而發起...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書籍品評介 私飲食劄記 文化創意考

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0

By
on
2018-10-25

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0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時書)

 

據說在日本,拉麵是電視收視率的保證,只要電視台介紹拉麵,就會有人看。

 

無獨有偶,台灣也很熱衷美食,像是一蘭拉麵來台灣展店時,聽說連續排隊的時間又破新紀錄。在台灣,別說海外名店來台展店初期總是排隊人潮不斷,就是周末假日去一些百貨商場的美食街,也是排隊人潮絡繹不絕。若是哪家店有推出限時優惠特價,更是萬人空巷。

 

面對上述愛排隊吃美食的現象,於是有人說,「這是貧窮化的台灣地小確幸」,因為追求完成買車買房結婚生子等大幸福不可能,越來越多人追求這種吃喝上的小確幸式滿足。

 

甚至還有人說,人們只剩下吃能夠作為煩悶生活中的慰藉。《過度飲食心理學》的作卡吉兒者就指出,當代消費社會中的一個奇特現象,就是過度追求飲食,吃了過多自己需要的食物。

 

「消費社會」存在已久,在消費社會,人們認為自己可以自由地購買取用產品或服務是個人自由的展現,是快樂的來源。消費是工業資本主義文明勝利的象徵,因為我們能夠大量生產豐富且精緻的產品,且讓人們消費得起。人們會使用所消費的物品建立階級區隔與個人生活風格來彰顯自我認同、社會地位與個人聲望。

 

奇妙的是,近年來人們的消費有過度往食物集中的現象。

 

我們的生活和吃產生過度密切的關聯。生活中出現值得慶祝的事情,舉凡業績達成朋友家人生日或是我今天覺得開心等等理由,就以吃作為慶祝。不只如此,但凡有任何不如意不順心,無論是業績未達標還是被主管罵或是跟另一半吵架,一樣找食物來吃。也就是說,不管開心不開心,我們的慶祝或解決之道竟然都是一樣的,那就是去大吃特吃。長此以往,身形走鐘是小,人生道路因此也偏差且調不回來事大。

 

是否真如坊間輿論所說,是因為人們普遍的經濟狀況不理想,不再能夠消費得起昂貴的耐久財,轉向輕薄短小的食物?

 

卡吉爾在書中舉了不少反例,指出一些高年薪且高社經地位的人,同樣受過度飲食所苦。

 

為什麼人們為吃過多於自己所需要的食物?

 

卡吉兒認為,的確有一部分是因為食物是滿足個人慾望的方式當中,相對來得便宜,每個人都能負擔得起。但其實不只於此,更有可能是因為食物的訊息透過媒體廣告鋪天蓋地的蔓延至日常生活各個角落,且訊息多元而分化,滿足各種社會階層或生活風格者的各種生活情境所需,加上某些食物特別容易讓人成癮(過度依賴),食物過度與生活連結所導致。也就是說,當代消費社會中的人們有不少人已經美食成癮,總之就是想吃,理由只是後加的。

卡吉兒認為造成此一現象的原因是國家放縱企業惡搞,沒有在食物的來源與商品標示上把關清楚所導致。不過,日本學者國分功一郎可能會有不同見解,國分在《閒暇與無聊》一書中指出當代社會的一大問題,是新富乃至中產階級們不懂得如何享受閒暇,不懂得如何奢侈,因此被消費主義的訊息綑綁所導致。

 

想要過上高品質的閒暇與奢侈,並非與生俱來,而是需要訓練的。為何土豪與暴發戶會讓人厭惡,主要原因就在於消費這個面向上沒有經過訓練(缺乏相關的教養)所導致。

 

過度飲食的問題從國分的理解脈絡來看,是人們不懂得如何安排自己下班後的休閒時間,所以這個休閒區塊被消費市場所提供的廣告占據,而當廣告鋪天蓋地都是美食的訊息時,人們自然就被食物所包圍,不管開心難過還是根本沒事都想要好好吃一頓。

 

國分毋寧認為,要擺脫過度飲食最好的辦法是學習閒暇的高品質使用方式,學會真正的奢侈,不要被消費主義綁架,不要被外部訊息決定了我們的生活方式,自己思考並決定自己的生活的過法!

 

好好發會創意,想想吃以外的美好人生的活法吧?!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9.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11.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5.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眾聲喧嘩,只是不再對話的世代

By
on
2018-10-25

眾聲喧嘩,只是不再對話的世代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每天早上起床之後,相信不少人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打開手機上網或確認有無簡訊待讀吧?

 

在這個社群網站高度發達的時代,只要有心,可以跟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聯繫,地球彷彿真的成了一個聚落,每個人都能串連結交往來。

 

曾經就有人重做「六度分離」的實驗,發現要與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聯繫不再需要透過六個人,如今約莫透過三個人就行了,關鍵就是社群網站的崛起。

 

如此便利連結的通訊科技,讓每一個可以上網的人可以隨時和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說話。傳遞訊息、表達意見的成本大幅下降,然而,如此便利溝通的網路空間,實踐了德國社會學家哈柏瑪斯所說的「理想言說情境」了嗎?每一個人都能透過網路平台充分對話與溝通意見嗎?

 

很遺憾的,情況與當初網路出現時的預想背道而馳。雪莉特克在《重新與人對話》一書中,深入檢視個人、人際與社會三大層面的溝通互動情況,發現人們雖然能夠透過網路對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說話,而且也的確發出了大量的訊息,但是人們的對話溝通能力卻是不斷下降,甚至可以用崩解來形容。

 

如今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網路對世界說話,對遠方的人發布訊息,但卻不再「對話」,只是自說自話、各說各話,眾聲喧嘩卻沒有交集,彷彿各自平行的聲音線,往不知名的遠方傳布。

 

仔細回想一下,每天我們在網路社交平台上看到的大量訊息,特別是針對同一重大新聞事件發表的意見,最多的是各自留言表述意見,即便有不同意見者針對彼此的意見進行論辨惑攻防,常常也只是不了了之,甚至是更加頑固的堅持己見,無法包容或說傾聽不同意見者的說法的情況越來越普遍。

網路科技讓人可以更方便的說更多的時候,卻讓人懶得聽別人說,甚至根本不想聽別人說。雪莉在前一本書《在一起孤獨》也談過類似的現象,網路讓我們每一個人可以永不與朋友斷線的待在一起,但卻沒有讓我們變得更加親密,反而更加疏離與孤單,因為我們的心更多時候投往不知名的遠方而非眼前正和我們說話或待在一起的人。

 

網路創造了讓人得以輕鬆地同時進行多工的假象,我們好像可以一方面開會/上課/讀文章,另外一方面開啟其他頻道處理其他事情。短時間內貌似我們高校利用了時間,同時處理的遠方與眼前的事情,實際上,我們的大腦因著不斷切換且不斷渴求正向回饋的報酬而被網路科技制約,我們變得無法長時間專注在同一件事情上,非得在某幾個不同的介面間來回切換,以賺取讓大腦覺得興奮刺激的腦內啡的釋放。

結果就是我們雖然擁有史上最強的《連結力》,可以透過網際網路將全世界串聯起來,充分滿足人類的《社交天性》,實際上我們卻失去了專注力,這是為什麼《深度工作力》一書出版後引爆狂熱討論與分享,許多人赫然發現自己也一樣是網路成癮且難以專心,迷失在假性的多工效率中,實際上我們能做好的重要工作變少了,甚至我們連好好花幾個小時的時間讀完一本厚一點的書的能耐都失去了。

 

這也是為什麼越來越多人開始推廣「網路安息日」的概念,現代人需要學習適度和《手機分手的智慧》,謹記《老科技全球史》的提醒,科技並非越嶄新就越好,人們不應該執迷於嶄新科技的追逐,好東西不一定是新的,老東西也許對我們更好。

 

好比說,使用肉身跟朋友面對面接觸,不要總是透過手機或網路平台;線上課程看似能讓更多人接受教育,實際上更好的教學效果是來自面對面學習;筆記用手寫的學習與記憶效果勝過用電腦或平板…,因為我們的大腦是類比腦而非數位腦,而今的數位科技過度使用時將會讓我們罹患《數位癡呆症》而不自知,因為我們把本該由大腦自己處理的事情全都外包給電腦的同時卻讓我們的腦子變得更不靈光,而不活用腦子未來罹患阿茲海默症的機率可能會增加不少。

 

總之,是該坐下來好好檢視自己每日的數位科技使用情況的時候了?

 

記錄每天的使用時數與使用方式,有沒有頻繁的來回在不同數位媒介間切換卻其實根本沒有任何值得立即回覆的重要訊息?在與朋友或家人面對面接觸時會否不斷拿起手機來查看資訊但卻根本沒有新訊息進來?每天在網路上閱讀大量資訊卻根本不記得自己讀了什麼?對於跟自己不同意見的人是否越來愈沒耐性想聽完他們說的話?是否只在乎自己發出的訊息能夠得到多少讚與分享而非深度的討論與異見的交流?

 

如果上述問題有一項的答案是Yes,或許是該好好想一想如何找回與真實的人在真實的空間開展深度對話的能力,不要繼續在貌似無限寬廣的網路星雲中遨遊卻迷失了深度連結自己與好友至親的生命的能力?

 

 

 

 

主題書單

重新與人對話

在一起孤獨

深度工作力

連結力

後人類時代

社交天性

老科技的全球史

和手機分手的智慧

數位癡呆症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9

By
on
2018-10-24

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9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媒體報導,台北一些老字號的高檔餐飲名店或是新崛起的潮牌紛紛歇業。媒體探究其原因,指稱是房租過高加上大環境不景氣,壓垮了這些老店跟名店。

 

雖然我不是很愛引用郭台銘董事長說的「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不過,反觀剛剛才又調漲產品價格的鼎泰豐依然門庭若市、一位難求,實在很難接受媒體幫這些老店或潮牌,編派的房租過高與大環境不景氣的理由。

 

恰巧媒體報導中某些老店我去過,加上個人素來也算熱衷觀察餐飲業的變遷,不得不說,老店和潮牌歇業,不能光是外在歸因,這些店家也有自己得承擔的責任。

 

就說某家剛歇業不久的台北元祖老字號的懷石料理名店好了,早年偶爾會拜訪其分店,用餐環境跟餐點水準也都不錯,卻是一家一家收,到最後只剩下總店時也去拜訪過,到那個時候覺得服務只有表面的行禮如儀,骨子裡早就沒了靈魂。

 

好比說我去用餐那次,店內板前只兩組客人並不算忙,主廚卻只顧著照顧老客人,有說有笑,而我們這邊卻只有套餐可選,且席間主廚幾乎沒過來打過招呼。高級日本料理的用餐有其潛規則,價格之所以高不光只是餐點還有主廚與客人之間的互動,以及餐點的選擇方式,但身為元祖老店卻完全不管,這種作法不是在趕客嗎?長此以往,能留住多少新客人?

 

雖然該餐飲系統多年來培養了不少名廚,但為何紛紛獨立而不留下來一起打拼?想必內部管理也有其狀況,這些都不是經濟不景氣或是房租過高可以當藉口搪塞的。

 

另外某家剛收店的餐飲潮牌,我也曾經造訪過,吃完的感受是,店面給個冷氣,餐具換成餐廳等級,就想收餐廳等級的價格賣小吃店水準食物嗎?

 

平價市場暫且不去討論,在台灣,極少受景氣衝擊的就是高價市場,無論是高價旅遊團還是富人進出的俱樂部、高級餐廳乃至紓壓類的娛樂場所,許多仍是一位難求,經常客滿,如果單看這些場所的消費盛況,台灣並不存在不景氣。消費的M型化的一個趨勢是,高單價市場仍然火熱,只要端出來的產品和服務的品質能夠讓富人垂青。

 

簡單說,許多老店或潮牌之所以不再被消費者青睞,是因為追不上或根本沒打算追上當前的餐飲環境的變化。

 

近十年來,台灣的餐廳一家接著一家開,日韓歐美等品牌也紛紛進駐,競爭遠比以前激烈,光是字號老並不足以守住生意,得與時俱進,創新求變。

 

就說鼎泰豐好了,這些年來的餐飲品項越來越多,除了知名小籠包和炒飯還有很多菜色推陳出新,服務更是無可挑剔,對員工也很照顧,因此縱然不斷調漲價格,卻依然門庭若市,因為早就被本地富裕階層當成日常用餐的家庭餐館(而非小吃店),也是海外觀光客必訪名店,門市一家接一家開,且進駐的都是店租不斐的百貨一級戰區。

 

另外,嶄新潮牌想要快速崛起,要不就得主打份量多價格親切,要不就得好拍照讓網美網紅可以上傳分享討讚,要不就要有名人光環加持,這還不打緊,兩三年就得讓店面的餐點或服務升級一輪,或是加開新型態的分店門市。

 

當其他老字號或創新潮牌都積極努力創新突破,百般討好客人,試圖留住客人之外還對外開拓新客源,某些老字號卻只要雙手一攤,只會外在歸因,將營運不利推給房租或景氣(不如乾脆再加上幾個媒體常見的理由,像是一例一休、陸客不來、軍公教年金改革後的縮衣節食好了),難怪只能結束營業。

 

如果是社會上後百分之五十,社經地位相對弱勢的群體,工作受影響或許還能說是大環境衝擊造成,但都已經開店做生意且有志於做第一或曾經是第一的群體,是社會前百分之十的群體,實在不宜以外在歸因的方式解釋自己的事業失敗。大環境影響的是讓人活下去的基本情勢是容易或艱困,但要變成頂尖傑出不管大環境好不好,從來都是艱困而不容易的事情。

 

如今的時代,產品功能好已經是基本配備,要到市場上來討生活所推出的產品功能就得好,但光是產品好還不夠,用餐環境乃至餐後的社群媒體上的炫耀性行為的滿足都得照顧得到,才能夠成為消費者不斷上門造訪的保證。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1.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5.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文化創意考

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8

By
on
2018-10-24

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8

 

文/Zen大

 

(備註:這篇是兩年前寫的文章了,當時引起蠻大迴響的。這兩年來台灣的抹茶餐點界出現很大變化,像是使用日本抹茶的產品越來越多,且有越來越多日本廠商進駐,不過,假抹茶還是相當程度存在於台灣廠商自製商品,因此這篇某種程度還是有效,就做一些增補後,納入新進的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了。)

 

之前曾經在臉書上,看到有朋友喝了某連鎖手搖杯推出的抹茶口味飲品,大讚不錯。

 

正當我半信半疑,準備去買一杯來試試看時,知道我對台製抹茶商品有疑慮,同時也熟知真抹茶味道的朋友,奉勸我別嘗試,因為真的又是台製抹茶商品。

 

另外一個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的消息,聽說要買還買不到,一推出就缺貨。

 

過沒多久,又有大食品商推出抹茶口味的湯圓,這一次,很快就有朋友跟我回報,讓我別買來試(該廠商後來推出了與日本抹茶食品廠商合作的另一款抹茶口味版本,味道就好多了)。

 

說了上述兩個例子,乃是因為多年來,我在台灣試過了非常多款台灣廠商推出的抹茶食品,然而,幾乎可以說,只要該款商品沒有特別標榜自己的抹茶原自哪個日本的合作廠商,吃了之後,肯定是錯愕與不解勝過覺得好吃。非常多台灣廠商自製,標榜是抹茶口味的食品,使用的都是某一款食品材料行都有販售的「綠茶粉」。

 

如果再仔細找,有一些中文標示為抹茶口味的食品,在食品原物料成分表上標註的是「綠茶粉」而非抹茶粉。再者,外包裝上的英文口味卻是「綠茶」(Green Tea)。抹茶的正式英文名稱為Matcha,雖說原料的確是「綠茶」(Green Tea),但抹茶粉的製程跟綠茶粉不同,如果真的高價買了好的抹茶粉的廠商,應該不會簡單只用「綠茶」(Green Tea)提列成分,肯定會直接寫出使用什麼品牌的抹茶(特別是台灣消費者又很迷日本品牌)。

 

至於那些明明使用綠茶粉甚至根本不是綠茶粉的台灣食品廠商並非不知道,而是故意使用「抹茶」作為商品名稱,藉此抬高售價或是拉抬銷售人氣。

 

不熟悉日本文化的朋友可能不知道,抹茶的原料雖然來自綠茶,但抹茶卻不等於綠茶這麼簡單。抹茶的製程與煎茶或綠茶不同,雖然抹茶的原料的確是綠茶,不過,抹茶只取春茶茶葉製作,且有一套特別的講究(詳細製成說明請見此)。不是將普通綠茶研磨成粉就能稱之為抹茶粉,那只是綠茶粉。抹茶的製成必須符合嚴格要求才能冠上抹茶的名稱。

 

某種意義上來說,抹茶是唯獨日本人才做得出來的食品,是日本人才能做到的細膩功夫。

 

真的好抹茶粉,小小一罐二十公克要價數千日圓,就算是製作甜點用的食用抹茶粉,最便宜一罐二十公克也要數百日幣,想以數十塊錢台幣買到真抹茶商品,用膝蓋想也知道不可能。

 

台灣當然不是沒有使用真抹茶粉製作的食品,那些重金購買高價原物料的廠商,一定都會將自己採買的抹茶粉廠商名稱標示出來,因為在日本,好的抹茶粉是非常貴重的,沒有便宜又好這回事。好的廠商也非常珍惜自己的品牌信譽,不會隨便亂搞砸爛自己的招牌。

 

那些不敢標示出自己所使用的抹茶之廠商名稱,乃至在外包裝的食品成分標示為綠茶粉的,都是假抹茶商品,奉勸吃過真抹茶的消費者切莫輕易嘗試。

 

明明知道自己不是真的抹茶食品,卻仍然敢宣稱自己是真的抹茶食品,這難道不是一種黑心作為?

 

只是商品名稱掛上抹茶比較好賣,所以明明是綠茶口味卻要謊稱是抹茶,看準的是台灣社會對於抹茶及其背後的日本文化的熱愛。這種現象,就像台灣市面上有許多明明是台灣商人製作的商品,但產品外包裝卻充滿日文字,硬要模仿日本的風格(通常模仿得不像,且包裝上的日文字有不少錯誤使用),把自己包裝成日本貨,好蒙騙那些覺得日本產品品質比較好,又不仔細檢視產品成分表或製造商資訊的消費者。

 

這類台製抹茶商品騙騙沒吃過真抹茶的消費者也就罷了,對於吃過真抹茶,乃至生活在抹茶文化的日本人眼裡,台灣廠商這種造假欺瞞與劣質山寨行為,也許賺得了短期的財富,賠上的卻是長期的品牌信譽。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8--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9.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1.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5.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飲食與社會評論7

By
on
2018-10-22
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幾年,大概只有餐飲業還能在百業蕭條的台灣內需市場中,佔得一席之地。不少人都選擇以餐飲創業,「日本料理」更成為哈日的台灣人創業時的首選,從壽司到燒烤再到丼飯、拉麵、炸天婦羅,日本料理店如雨後春筍般林立。 然而,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許多被部落客大讚的日本料理名店,連山葵都用假的,而所謂的名店,被盛讚的也多半不是師傅的手藝如...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