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旅行的筆記

Pc1 L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省出好生活 千年京都事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比起快速退燒的快時尚,我更喜歡始終如一的基本款

By
on
2019-10-04

(圖片取自一保堂官網)

記得優衣庫剛來台灣時,因為好奇,跑去逛了逛。

之所以好奇,是因為居家休閒服飾,早年我都買佐丹奴、NET等台港系的平價品牌,早年質料還不錯,都能穿蠻長一段時間。

逛了之後,買了一些內衣褲。不過,穿沒多久(還不到一年),記得洗過幾次後,布料明顯變薄變鬆,就淘汰了。

剛好剪裁也不適合我,就沒再買過了。該公司服飾品質日後有無提升,沒有多留意。雖然偶爾路過也還是會逛逛看看,但沒有特別想買。

在快時尚界品質還算相對良好的優衣庫尚且如此,其他幾個歐洲系的快時尚品牌登陸台灣後,我也都跟風去逛過,畢竟那些都是經常在書中讀到的成功品牌案例。

結論是,也許這些歐洲系品牌設計多了一些,但材質與車工於我來說實在不能忍受,即便便宜,款式多元且常更換,對我來說,那並不具吸引力,因此,一件都沒買過,甚至覺得很失望,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快時尚的成功?

有些人說,快時尚的東西便宜,因為便宜,就算壞了也不會心疼,而且可以買很多款式,這樣真的比較幸福嗎?

人會為了心愛的在乎的事情的逝去難過,不好嗎?

可以有很多壞了也不會心疼的便宜東西,整個房子都充斥著壞了也不會心疼且注定很快就會壞的次級品,生活起來又是何種品質光景?你會希望自己的生命活成一種壞了沒關係,不會心疼的便宜貨嗎?

後來這幾年,居家休閒服裝我則改買無印良品,材質與車工相對於價格和使用年限,我覺得很划算,一件衣服常常穿到八年十年。小有破洞我也繼續穿。

或許時尚產業的人會笑我這種購衣哲學,不過,一來我不混時尚產業,二來我只穿基本款與基本色,三來工作用的服裝我另有購買的品牌(價格與款式都可以算是高級貨),所以,並不在乎那些所謂的嘲諷,我更在乎東西的品質與耐久性。

因為,我希望我喜歡的東西能夠長久留在我身邊,而我買東西來用往往是因為我看了喜歡,而非品牌或當下流行。

追逐流行,更希望把流行符號穿身上表現自己的時尚感的人或許無法理解,但是,那也沒關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我就喜歡萬年常青的基本款路線。只是王爾德曾經說過,時尚是一個醜陋得讓人難以忍受的領域,因此我們每隔六個月就要將它改頭換面。王爾德要是活在今天,這句話的後半段得修改成每隔兩周就要將它改頭換面。

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您是否有發現?過去曾經被當成流行尖端的事物或風格,過十年再看反而有說不出的落伍與不合時宜?反而是極簡基本款,歷久不衰。或許後者的評價一直持平,沒有飆高過自然也不會摔下來?!

記得2003年第一次去京都,買了一只木碗,對當時的我來說要價不斐(如今回頭看也不算便宜),但如今依然很好用,且還像新的一樣。

後來多次去京都,讀了許多關於京都人生活的書之後,越來愈喜歡那裏的人使用物品的方式。京都人會認真地挑選並對待自己所挑選的物品,生活中的必需品,盡可能挑選好用且價格合宜又能長久保存的,任何器物都不馬虎,也都認真對待,真的用壞了也會好好送它們最後一程。

好比說我很喜歡的一澤帆布包,多年來都是基本款,一個可以用很多年,耐重性強,價格也不貴。其他像是碗筷、廚具、家具、茶器什麼的,也都是素雅簡約為主,歷經歲月考驗卻不退流行,品質堅若磐石,真的壞了要修,也絕對找得到工匠修補。

惜物的精神,在京都被徹底發揮,食衣住行,起居坐臥,所使用的每一方器物都是那麼典雅沉穩而不過時,且耐用。

這樣的惜物精神,很可惜的卻也是世界上其他許多標榜流行與快時尚的城市人所拋棄,我們被方便與便宜等文宣口號所綁架,認可流行時尚的推陳出新,覺得新與變化越多愈好,即便款式越來越怪異,品質越來越次級,東西越來越不耐用且不能送修(師傅會跟你說,修不如買,堅持要修,也會跟你說沒有零件)。

再來思考一件事情,在京都或日本的工匠,傑出者能夠得到令人尊敬的名聲,收入與日子也不會過得太差,雖然每天看似反覆打造同樣的工藝品,但卻精益求精。

另一方面,快時尚的製造者又如何?許多人發現,快時尚的製造工廠遠在他方,且多在落後貧窮國家,工人拼命工作卻只能賺取微薄收入,連溫飽都難,原來我們可以快速大量購買的便宜產品,是將成本轉嫁給這些人承擔?

我們其實被廠商設計的計畫性報廢與創造性報廢所制約(知名案例就是1920年代美國的燈泡公司聯合成立了一個壓制燈泡壽命在一千小時的聯盟,產品若奈耐用會罰廠商錢),我們買了一堆看起來好像還可以但便宜的東西,用沒多久就壞了或因新款式上市而不喜歡舊款式,丟掉舊的再買新的…。長久下來,其實花費了更多錢,浪費了更多寶貴的物資,破壞了自然環境,得到一堆其實沒那麼喜歡的東西,卻也把我們的慾望養得不正常肥大。

惜物精神應該好好撿拾回來,好好發揚光大的重要價值。

使用好的廚具烹煮好的食材,裝盛在好的餐具,坐在好的家具,面對美好的風景,每天三餐皆是如此,即便粗茶淡飯,也是人間至味。

這種極簡,其實是一種極致的美,在貌似重複累積下獨特的美好體驗,沉澱出獨特的質地,不是三天兩頭換亂一堆包裝看似新穎的次級品,所能夠拼湊出來的生活質感。

或許你說我真的沒錢,只能買便宜貨,那麼,試著從中找出相對好且能長久的東西,以愛惜之心使用。只要能延續物品的壽命,只要是根據需要與真心喜歡來挑選(近藤麻里惠所說的怦然心動整理術,其實也能當成購物標準)。

況且我相信,世界上還是存在著價格合理品質合宜的好東西,只是得耐心去找尋,用我們的行動去支持,令其可以長久活下來,服務更多的人。

生活環境中所擁有的每一樣器物看似都很簡單,卻都是用心之作,使用之人也極為珍惜與用心,這所有一切交織而成的極意,就是事物本質的具現,也是美的終極展現,勝過各種繁複符號堆砌包裝,也能讓人心沉澱,鍛鍊出判斷真正重要好的美的東西的能力,不被繁華世界所迷惑。

不一定真的很貴,但可能會比用過即丟的次級品稍微高價一些,可是,如果挑對適合自己風格的產品,耐用且百看不厭之外,還可以與自己生活環境巧妙融合為一體,給人一種一切恰如其分的舒適感受。

前一陣子,我買了一個京都一保堂茶行出的瀝茶水的器具(特製茶漉),1700元日幣(最近價格好像調整到1800日元+10%消費稅),也須是相對稍微高價了一點,但品質做工與款式都很棒,重要的是,每天用自己喜歡的杯子泡茶,用看了舒服的瀝茶器具盛裝茶葉,把茶喝的好喝些,日子過得有品質一些,不是很開心嗎?認真要換算價錢,其實比在馬路上買手搖杯便宜的多!

真正重要的生活必需品,必須一點一滴地根據自己的需求與狀況和能力用心挑選,挑到合適的之後,以愛惜之心,長久的使用下去,好好的保養維修,因為是喜歡才買,希望喜歡的東西可以一直陪伴自己,而不是喜新厭舊的三天兩頭換季出清(這樣的感情未免太廉價,太自我中心,且太破壞環境,又傷害口袋中寶貴的金錢),認真長期的使用,你會發現,無謂的慾望將會減少很多,生活會開心很多(因為被喜歡的好東西圍繞)。而這樣一點一滴累積、沉澱出來的品味,將會助你經營出無可取代的人生質地!

且長期來說,總花費可能會比買一堆很快就壞的次級品便宜。

(除了書之外,我的生活中持有的器物並不多,不過,因為書很多,好像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書是在人類社會算是一種特別的物品。)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2013 11 11 16 1551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千年京都事 逆社會觀察

有朝一日珍珠奶茶會成為日本食品嗎?

By
on
2019-08-18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23

看到文章標題,相信不少人應該會直覺反感,覺得怎麼可能?

珍珠奶茶明明就是台灣發明的,而且現在在日本發揚珍珠奶茶的廠商也大多都是台灣過去的,不是嗎?

沒錯,現階段是如此,但五十年或一百年後,你還敢保證,依然會如此嗎?台灣會否成為只是珍珠奶茶史中的起源地,在歷史中聊備一格而已?

不相信嗎?

那來想想抹茶、煎茶、玉露、焙茶這些茶葉類型,是否是日本從原本的茶葉中發展出來,甚至後來更青出於藍,走紅世界的類型?

好比說,世界知名的冰淇淋品牌無不有抹茶口味的冰淇淋,但有烏龍茶口味嗎?就算有,是跟台灣的廠商合作生產的嗎?

再好比說,茶行好了,京都知名的一保堂茶行創立於1717年,剛滿三百年不久。三百年的老店在京都不算罕見,但是,放眼全世界,茶商能有三百年以上歷史的又有幾家?大中華區有嗎?

我想說的是,日本人擅長學習、改造與保存(這是和的其中一種重要精神),而這個能力,讓日本這個原本好像什麼都是從外面的文化借來的,最後卻可以青出於藍且將其行銷全世界,且讓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一想到這個文化或器物時就首先想起日本!

不相信嗎?

想想咖哩、麵、麵包、漢字、茶葉、漢堡、牛肉、汽車、洋食…等等,幾乎都有世界知名的日本版,日本版本是否都在世界上有一個自己的地位,且不亞於原始創造國?甚至反過來強壓原始版本,成為更精緻更高級更讓人嚮往追求的版本?

這陣子不少台灣人看到日本人「惡搞」珍珠,將其加入各種食物中,甚至舉辦各種與珍珠有關的周邊活動,大呼這個我不行的同時,想過嗎?日本人正在打破珍珠與奶茶的既有框架,嘗試讓珍珠與其他食物或器物融合,嘗試的過程難免會有很多不適合的情況,但如果有一天,再碰撞出一款合適的新產品時,日本會否以其強大的改進能力與優異的品質和行銷能力,將之內化為全然日本的新事物,並以此出發,向亞洲乃至世界行銷?

想想看,台灣發明出珍奶或牛肉麵數十年,卻直到近年才開始積極對外拓展,某種程度不也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嗎?

願意花時間深入鑽研,嘗試各種創新的可能性同時不斷提升品質,是日本之所以強大的原因,而當他們對某項事物集體產生興趣時所引發的風潮當中,不見然只有全盤模仿還有改造與升級,透過模仿、改造與升級的三位一體,加上時間的淬鍊,最後走出自己的獨樹一格,再過去已經有無數成功案例證明,難道這一次會是例外嗎?

我不這麼覺得!

然而,我覺得這是良性的競爭,如果創始國發現之後也願意投入積極的改造與升級,可以一起將這些事物推向更好更傑出的境界,一起享受創新後的成果,不也是很好嗎?

2019.08.20追記

今天看日本學問大,日本已經有廠商推出自己版本的珍珠奶茶。
珍珠使用蕨餅製作,查有焙茶,煎茶與抹茶三種可以選(就奶綠的概念)。
我覺得蕨餅做珍珠不錯,我喜歡吃蕨餅。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9.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1.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1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5.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16.為何日本名店來台展店不久後就走鐘?
17.不去排一蘭拉麵的人,就會去做更有意義的事嗎?
18.餐廳只要量多好拍照就可以了嗎?
19.挑選日常外食店家的幾個觀察指標
20.大胃王教我的職人魂
21.食物由生命構成,浪費食物的人不可能尊重生命
22.日本旅遊的吃食挑選原則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千年京都事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惠文社一乘寺店:溫潤的美學風格+扎實商品陳列

By
on
2019-02-25

惠文社一乘寺店:溫潤的美學風格+扎實商品陳列

 

文/Zen大(官網)

 

文青的聖地很多,不過,位於京都的惠文社一乘寺店,絕對能入聖地前十名。

 

第一次造訪,是2005年冬天,第一次去京都的時候。

 

當年的地陪跟我說,一定要去惠文社一乘寺店,於是我們就去了。

 

當年已經算有名氣,但還不若今天如此聲名在外,就連店鋪空間,也是如今比當年大。

 

經營獨立書店,可以店鋪越開越大,把隔壁店鋪都頂下來開店的,放眼全世界,大概沒幾家。

 

惠文社一乘寺店,坐落於左京區的一乘寺,稍稍遠離京都的觀光鬧區,屬於文教住宅郊區,可以搭叡鐵到一乘寺站,下車走幾分鐘路就能看見(附近也是很多名勝,像是修離宮,詩仙堂,曼殊院等等)。

 

店面對面是個大超市,如果看到超市,往對面看就是了。

 

2019年二月去京都,特地再訪了惠文社一乘寺店。

多年未曾到訪,店面的氣氛卻依然如故,一種溫暖舒適的恰當感,在你打開大門後就會迎面襲來。

 

我是傍晚左右到的,店裡人不多,書店區只有三個店員,客人也只有三五個,相當的安靜,大家都默默地逛,只有其中一個店員在跟客人聊天。

 

書區可以分為一大一小,小的那邊也有一點點雜貨,不過,主要的雜貨如今已經搬到隔壁的文具區(這裡還有一塊展覽區,從以前就一直附設展覽區,也算是該店的風格)。

 

惠文社一乘寺店吸引人的地方,除了裝潢設計與書櫃陳列的美學溫度外,商品陳列的方式與商品結構的扎實,也是讓人震撼的。

 

這是一家人文社科+生活風格類作品為主的人文書店,書架上的書,沒有一本會讓你覺得這是多餘不應該出現,我自己也在書店通路工作多年,逛過很多書店,要能選書選得如此扎實而精準,是很不容易的事。

這些年,有很多實體書店都埋怨作不過網路書店,但實際上,走進這些書店逛逛書架上的書,老實說,著實不怎麼吸引人的還不少。

 

厲害的書店,會透過圖書的分類,分類的商品結構以及書展的策劃,將整家店的氣氛給烘托出來,厲害的書店,會讓你逛書架上的書時,產生一種,原來可以將這些書排列在一起?原來竟然還有這些書?甚至會讓人想要整批打包帶走的衝動,即便其中有一些書你已經買過了。

 

惠文社一乘寺店在新書平台,書展平台與書區陳列的選題與選書是非常強大的,書店的美學風格偏人文抒情不難,但要讓這個風格更加扎實深化,卻是透過書架上的每一本書的集合,這是比較少書店能夠做到的部分,多數書店只追追求裝潢或美學陳列的風格,卻沒能善加利用書籍陳列將此一風格網上堆疊˙更濃郁。

 

此外,惠文社一乘寺店除了銷售新書,也有一個不算大的舊書區,展售的書卻很有風格,非常利基型的展售方式,但如果看到了喜歡的人可能整批買下(價格也不高)。

獨立書店要做出自己的獨特性,要能有別於網路書店或連鎖書店,除了基本的選題規畫之外,加入一定數量的二手書也是一種做法。

 

這些書可能不會像專營二手書店的方法進貨,可能是書店人員自己去逛其他二手書店時買入,但買入甚麼書來陳列並做出某種風格,我覺得就是考驗書店經營者的功力的時候,這裡也是一個策展以吸引客戶的關鍵,也是其他連鎖書店做不到而獨立書店可以深耕的部分。

 

就不具體描述書區的分類方式了,不過,看得出來所挑選的書都不是高周轉而是精準對焦某些閱讀族群的。想來,圖書銷售固然重要卻也不是書店的主要收入來源。

 

(因為書店說不能拍攝內部,我就沒拍了,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去逛逛。)

得從另外一個門進去的雜貨+文具+展覽區,雖然不大,卻也很值得一逛,店內所選之文具全都很有質感,且配套起來頗有美學一致性,價格也不算太高,這裡應該是承擔了不少業績責任的部分才是。

 

日本是生活雜貨大國,關鍵也不是沒有好商品,而是如何挑選出適合組成一個風格的系列商品,惠文社一乘寺店在這方面做得很好。

 

某種程度來說,書店就是選物店(select shop),畢竟全世界有那麼多書,不可能全部陳列,因此,如何透過選主題與選書,告訴讀者,我就是你應該要來逛的書店,就成了很重要的事情。

要不然,惠文社一乘寺店如何在全球實體書店垮一片的情況下,在洛北這個不算熱鬧的文教住宅郊區落角安居,且吸引全亞洲的文青前來朝聖,還店面不減反增,這其中不光只是有表面呈現出來的美學風格,還有支撐美學風格得以立足的扎實商業模式與選書思維做後盾。

 

惠文社一乘寺店是十足十的在地,非常知道自己位於京都洛北一乘寺這個地理位置的事實,店面本身也非常低調地融入街景,安靜而內斂,不張揚,迎接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者。有句話是這樣說的,越在地,越全球化。因為其他地方沒有也複製不來,只好自己跑一趟。

 

不過我得提醒懂日文且買人文書的讀者,要小心,進去再出來可能荷包會縮水很多。至於我自己是沒買書,但在隔壁文具區貢獻了不少。

 

質地與紋理是靠細節的經營才能夠滲入目標族群的骨髓之中的,台灣這些年因為政府補貼開出了不少獨立書店,經營切點讓人耳目一新者不少,但說真的,要能扎實的開出一個讓書蟲心服口服的書籍陳列的書店,還真的沒有,就連資深人文書店的老將,這些年書架上的書也是越來越潰不成軍,不忍卒讀。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旅行隨筆記 私飲食劄記 千年京都事

日本旅遊的吃食挑選原則

By
on
2019-02-21

說起來,我並沒有很熱愛冒險型旅遊,也不追求單純放鬆耍廢的度假旅遊,我比較喜歡的是換個地方過幾天去脈絡化的生活,借用他國人的日常生活作為自己激活感受的媒介。

 

所以,我幾乎都是選擇自由行,且去文明相對便利的城市,在一或兩個城市住幾天,逛逛菜市場書店,造訪當地的百貨市集或小吃,搭乘當地人使用的交通工具,住在交通便利的區域。

 

因為,我比較需要的是其他國家生活元素的刺激與啟發。

 

當然,旅遊類型沒有對錯,只是個人價值的選擇,我也只是稍微先提一下。

 

但也因此,吃食挑選,基本上可以不參考網路上的推薦就不參考,憑自己的感覺來挑選。

 

如果是去日本(我算比較常跑日本 ,且國人也熱愛跑日本,一年約莫四百多萬人次訪日,是出國旅遊首選,算是超級熱門),那就簡單了,預算無上限當然是吃甚麼都可以,需要預約的名店請飯店櫃檯或當地友人幫忙預約就可以,現在甚至一些旅遊網站都可以幫忙預約餐廳,所以,預約名店不太難,除非是需要人引介的特殊餐廳。

 

但如果是預算不多或不想在吃時上花費太多又想吃得好的情況,在日本只要好好搭配便利超商,百貨公司地下街美食,連鎖餐廳,加上一些街邊食堂小店,就能夠吃得不錯且不出錯。

好比說,早餐可以吃便利超商或在地食堂,或是前一晚先去百貨公司地下美食街買好麵包或可存放的食物,甚至是超市裡的熟食也可以。

 

如果想安排一兩餐吃好一點,也未必要去預約甚麼排隊名店,去百貨公司樓上的餐廳區走走,挑一家自己看得順眼且想吃預算又能接受的,不太會出錯。

 

通常我會建議想吃好料的時間安排在中餐,挑選稍微好一點的餐廳,通常日本的餐廳都有午間優惠,像我去在大阪阪急梅田店樓上吃的一家和牛燒烤,兩個人約莫吃了七千塊日幣,但品質絕對是在台灣多花一倍價格都吃不到的。

 

晚餐的話,可以搭配拉麵店,家庭餐廳或連鎖速食餐廳,日本的連鎖餐廳非常發達,且有不少品質不錯,價位則在數百塊到一兩千塊日幣之間。

 

當然,避開中華料理,以洋食或日本食物為主選,不出錯的機率更高。

下午茶或晚上的點心甜食,無論是百貨公司地下街與連鎖餐廳乃至便利超商的點心甜食,水準都很整齊,花費其實不高,兩三百塊日幣就能吃到很不錯的點心,至少同樣的花費在台灣是吃不到同樣品質,所以以CP值來說,其實很高。

 

以我去京都幾次為例,兩人份的甜食套餐約莫兩到三千塊日幣之間,也就是五百到七百塊台幣,這個價位,在台灣挑不到但日本有很多選擇。

 

至於像黑門市場或錦市場這種有得吃熟食的菜市場,我的建議是嘗鮮玩過就好,裡面的熟食攤位的食物,未必便宜,且通常沒什麼手藝,就是主打一個食材新鮮或膨湃。除非是別處沒有,該地區特有的產品。

 

另外,日本的觀光景點附近也都會有熟食攤市集,我的觀察是,跟台灣的夜市很像,都賣差不多類型的產品,甚至賣法與做法都差不多,也是可以吃點嘗鮮,但是,CP值我覺得不高。

 

附帶一說,我是不建議出國時還花寶貴的時間去排一些消費價格不是很高的名店,近年來越來越多專門旅遊的網紅捧紅了不少名店,名店固然是有品質保證,但花時間排隊吃很多人都在吃或網紅早就吃過的食物所能創造的特殊體驗我覺得有限,還不如自己嘗試沒人吃過的在地店,就算難吃或被驚嚇,至少也是有趣的體驗。

 

記得大一寒假我去了胡志明市,有天一時興起在路邊買了一個越南三明治(因為很便宜,當時折合台幣大概五元),吃了以後驚為天人,覺得好吃且是未曾體驗過的味道。

出國旅遊的吃,其實是擴充味蕾資料庫的關鍵時刻,靠自己的雙眼與舌頭去挑選,判斷與確認食物的味道,我覺得好過餐餐都吃網紅推薦的店。

 

出國旅遊,獲得特殊體驗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不是嗎?

 

除了餐廳和街邊小吃,超市的水果也是很值得買的,以我二月去日本來說,就是每天一定要買一盒草莓回飯店吃。

 

其他當令時節的水果,也千萬不要錯過,所以挑選飯店的時候,最好是附近就有超市。加上日本超市也有不少熟食可以選,且品質來說也都不錯,各地超市也都有各地特產,因此,逛逛超市,也是一種選擇。

 

其它到日本還一定要吃的,當然就是當地的飲料或果醬,從茶水到牛奶與果汁,各類果醬,都不妨買來試試看,保證跟台灣的很不一樣。

 

如果要買食物回台灣,除了小心不要帶了不能攜帶的生鮮外,其他能挑選的品項和種類真的很多,有些人會扛米和麵或酒回來,也有些人會買和菓子點心,這些選擇固然不錯,唯一的缺點是很快就會吃光了。

 

我的建議是採買醬料,各種食物沾醬或是醬油都是不錯的選擇,日本不少名店都有推出自己的醬料包,醬料用得少且能幫助食物提升美味,且要做出在地食物的一大關鍵素材就是做出當地口味的醬料,因次,不妨採買醬料試試看。

 

其他旅遊型態或國家,我不太熟悉不好說,我也不是專門旅遊達人,就是平日愛看日本相關的書,到日本時多嘗試當地生活感的去挑選吃食,簡單寫成一篇跟大家分享分享。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9.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1.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1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5.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16.為何日本名店來台展店不久後就走鐘?
17.不去排一蘭拉麵的人,就會去做更有意義的事嗎?
18.餐廳只要量多好拍照就可以了嗎?
19.挑選日常外食店家的幾個觀察指標
20.大胃王教我的職人魂
21.食物由生命構成,浪費食物的人不可能尊重生命
23.生意太好之後的發展,何嘗不是巨大挑戰?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旅行隨筆記 教育與學習

出國玩,不要只是照著網紅與旅遊書推薦走

By
on
2019-02-19

出國玩,不要只是照著網紅與旅遊書推薦走

文/Zen大

說真的,出國玩,關於吃,我都覺得不妨安排一半左右到現場試試看,不要上網找推薦。

每次看觀光景點突然有一家店大排長龍且沒什麼本地人,就可以猜到,大概又是某國網紅推薦後的成果。

有些可能真的好吃,有些我覺得也是見仁見智。

自己試,好不好吃自己感覺,就算不好吃,也會是難得體驗。

什麼都規劃好,是比較安全跟安心,但也都已經可以預期,也少了精選跟驚嚇,有點可惜,畢竟旅行就是希望能邂逅意外,創造難得的非日常體驗。

選店跟挑書一樣,自己試很重要

洋食,麵包,甜點店與咖啡館這四種東西,來京都大可以碰上看了順眼就試試看,不用仰仗旅遊書或部落客推薦,與其花時間排隊,拍照上傳說也吃過,不如上傳自己試過的店。

多信任自己一點,不要老是跟網紅去吃,他們要不是業配要不也是自己挖掘出好東西來推薦。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千年京都事

京都不只兩條地鐵:造訪京都,搭電車會是比公車好的選擇

By
on
2019-02-19

京都不只兩條地鐵:造訪京都,搭電車會是比公車好的選擇

文/Zen大

最多人誤會京都的一點,就是京都只有兩條地鐵,然後,出現搭公車比較方便的說法,觀光旺季時,結果是公車塞死,人會氣死,等到慢死。

京都其實地鐵不少,除了市營兩條,還有阪急與京阪,JR,新幹線。另外,還有嵐電叡山電車等等,搭配使用也很夠了。

其實,來京都玩,以電車為主,公車為輔,會比較省時間,好比說去大原,可以在京都車站搭公車,也可以搭地鐵到國際會館站搭公車,後者時間短很多且人可能少一點。雖然貴了一點點,但也都有一日票貨周遊券可以選購。

偶爾出國,快速便利比省錢重要。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千年京都事 心靈處方箋

認真持續做好清潔之事

By
on
2019-02-19

認真持續做好清潔之事

文/Zen大

 

2019/2這次來關西,四次碰上打掃清潔的人。

真心佩服。

第一個是剛到京都,在車站男廁上廁所,一個阿嬤在刷洗手台。

不是抹過去而已,而是戴上手套,用了清潔劑,反覆來回不斷說洗。至少我上完廁所,他還沒刷完。難怪洗手台乾淨。

第二次是在大阪難波高島屋的男廁,一位清潔打掃人員拿抹布再擦小便斗附近的水跡,認真的擦乾。

再一次就是在三千院門口碰到收垃圾的,迅速確實俐落,沒有遺漏。

最後一次則是在近鐵的地下界,一位清掃人員拿吸塵器再吸路面,逐一的把每個角落吸過…

光是乾淨與整潔,貌似簡單不過的兩個概念,但要能要長期維持下來,卻是需要專業與龐大成本支出,卻也是臺灣最欠缺的基礎功夫。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千年京都事

京都的和服出租熱

By
on
2019-02-17

京都的和服出租熱

文/Zen大(關於和服的簡單歷史和說明可參考維基百科)

這幾年京都開始流行出租和服給觀光客,大概以祇園到清水寺這一段路最多,男女都有,但以女生壓倒性的多。

 

這是一種消費降級的成功案例,因為過去多和服出租是將觀光客打扮成舞伎(至少得穿振袖或及地袂),而今則是打扮成尋常日本人(所以穿的只是浴衣,簡單的,夏日花火大會會穿的那種,優衣庫都有賣),便宜不少,消費意願大升級,拍照也好看。

 

臺灣也有不少廠商過去做生意,旅遊部落客與網紅也各個力推不已。

 

對,拍照很好看,搭配古都的情調和風景,真的很好看。但具體實際在路上連續移動時,很難看的居多。

 

從符號學角度來看,觀光客穿和服但身體的姿態和移動的韻律都很不日本,打破了這整套和服文化的默慧語言系統,結果就是到處都是讓人覺得尷尬違和的身體擺動…

 

特別是某些講話很大聲,走路很不内八,又很駝背的人一多,真的很不舒服。

 

錢可能是賺路,格調則是掉了不少。

 

可悲的可能還有,就連年輕的日本學生穿起來也很沒有派頭,也是撐不起來。

 

要撐起和服,需要的是整套日本的身體語言系統作為骨架。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職場煉金術 東京的情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增田宗昭:在出版大衰退時代,以生活提案力喚醒文化消費力的男人

By
on
2018-12-21

增田宗昭

在出版大衰退時代,以生活提案力喚醒文化消費力的男人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廈門書香兩岸)

 

坐落於東京代官山的蔦屋書店,被譽為最美的書店,2011年落成以來,毋寧成為亞洲文青們造訪東京必遊景點。

 

蔦屋書店不只是建築精彩、室內裝潢陳列出眾,整體空間配置讓人深深著迷外,店內所販售的圖書陳列方式也打破過去以出版社或圖書類型擺放的方式,改以生活提案的策展方式呈現,更是吸引愛書人的目光,在一片出版業績大衰退的時代,業績不減反增,羨煞同業。

 

代官山的蔦屋書店成功之後,其營運模式很快地擴散到日本乃至台灣,每一次新的店面落成,都成為新聞追報以及愛書人與文青造訪的景點。

 

究竟是誰在出版產業一片哀鴻的時代,打造出了如此讓人迫不及待想要前往的蔦屋書店?能讓人如此著迷眷戀、流連忘返?

 

一手打造蔦屋書店的人,名叫增田宗昭,1951年出生於大阪府枚方市,父親從事建築營造業,原本家底豐厚,是個不愁吃穿的建築業小開。

 

無奈,增田的父親個性太過「爛好人」,不懂拒絕人且希望照顧每個人,結果竟然將原本豐厚的家產逐漸散盡。

 

增田後來接受採訪時有提過,自己之所以創業,有一部分是希望能夠爭一口氣,希望以成功來彌補自己與家族的遺憾。

 

1983年,增田在家鄉創業,成立了一家能夠同時租賃影音與書籍販售的蔦屋書店(後來的TSUTAYA)。增田之所以想創辦複合型零售通路,是有感於當時的日本書店歸書店、唱片歸唱片而影音歸影音,沒有一次就能讓消費者同時滿足影視影音需求的通路很是不方便,所以決定自己創辦一家。此外,由於當時的唱片與錄影帶要價不斐,年輕人不太買得起。增田心想,若是可以產品的十分之一的價格出租,想必可以滿足更多人的需求。結合以上兩點,他大膽地創辦了蔦屋書店。

 

一號店開幕後,隨即引爆人潮,大獲好評之餘在業績上也大有斬獲,很快地又接連開出新的門市,此後二十年間,在全日本高速展店,截至2016年一月為止,共有各式店鋪1459家,是個非常巨大的影視與圖書通路帝國。

 

附帶一提,增田本人在創辦蔦屋書店的前一年,就已經創業,他成立了如今也是亞洲文青訪日必去的雜貨通路 LOFT。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 LOFT的成功支持他創辦蔦屋書店,也成為日後蔦屋書店的各種轉型或挑戰的後盾。

 

增田毋寧是一位非常留意時代趨勢走向的經營者,是以1980年代初期就看見複合式通路的未來,2000年之後網路崛起,大幅取代實體零售通路之前,他再一次精準預測未來走向,調整蔦屋書店發展模式,改以生活提案與主題策展的手法來建構新的實體零售通路,將書店的商業模式推得更廣更遠,與其說是讓讀者來書店買書,不如說是創造一個讓愛書人可以一次滿足所有需求的心靈空間。

 

在《知的資本論》一書中,增田便指出過往實體書店最大的問題在於「只賣書」,以現在來看極度不可思議的單一類型商品賣場,且商品的毛利還不是很高,在過去卻是全球圖書零售業者的常識,甚至當有人想要調整改革時,還會遭致社會輿論的抨擊。

 

好比說台灣的誠品書局,也是順利轉型為生活百貨通路後,才避開了圖書零售衰退潮,沒有跟著倒閉。但是,誠品從書店轉型為生活百貨的過程中,遭致許多非難,特別是來自文化界與愛書人的指責,認為誠品背叛了他們。

 

實際上又如何?

 

曾經也一度在亞洲辦得有聲有色,引領風騷的Page One,乃至美國前兩大實體零售書店,都因為轉型過晚或失敗而衰退甚至結束營業。

 

到底是建立新的商業模式,好讓企業活下來並且能夠繼續提供愛書人圖書展售空間好,還是堅持只賣書最後倒閉好?我想這個答案並非見仁見智,那些不需要實際支付營運虧損的消費者自然可以提出自己的理想書店的想像,但實際營運書店的人則有員工和生意要顧,我認為蔦屋書店跟誠品都是非常成功的完成轉型且更上一層樓的零售圖書通路的典範。

 

並且,增田所率領的蔦屋書店可以說是青出於藍(有一說是台灣的誠品書店,給了增田的蔦屋書店改革的啟發),帶著蔦屋書店走得更遠更極致,不只是書店通路的革命,甚至還跨足了家電通路的革命,也就是2015年在東京二子玉川成立的蔦屋家電。同樣以生活風格提案為軸心,建構了一個讓每一種生活風格的人都能在此找到適合自己家電的複合式賣場,滿足了家電零售通路消費者的需求。

在我看來,增田宗昭有意跨足所有類型的實體通路,各自提出再定義與重新建構,書店與家電只是開始(如果把LOFE算進來則還有生活雜貨),增田宗昭的企圖心應該是更加遠大?!

 

所以他也率領CCC協助武雄市打造嶄新型態的圖書館,另外還創辦了能夠整合大量零售店面的T-POINT與T-Card(目前使用會員人數超過5000萬人),還跨足數位電視配信事業、網路宅配服務、遊戲軟件販售,甚至推出電子貨幣T-MONEY等等,並於2014年將公司轉為控股公司,推行分社化…,這一連串的動作,全都是鎖定未來人類生活所需的購物體驗。

 

增田宗昭毋寧是借助便利超商的概念來經營大型複合通路,書店在他來看就是文化便利店、家電則是家電便利店,唯有複合化、旗艦店化、景觀化,讓實體空間結合主題遊樂園的豐富多元以及便利店的即時性,再以強調生活風格與企劃提案、主題策展的手法陳列商品滿足每一種生活風格者的需求,如此才有可能在物聯網與網路購物日漸發達普及的時代,延續甚至開展出更加美好的實體零售通路。

 

或許有些人會好奇,為何增田宗昭要如此執著於實體零售通路的經營?或許和他出身建築世家有關,對於實體建築仍有一份難以忘懷的執著?也有可能,增田相信無論人如何仰仗虛擬網路世界來滿足生活所需,人都還是需要實體空間來感受美好愉快的體驗。增田宗昭相信,實體店面仍有其優勢存在,並不是只被網路商場壓著打!

 

英國社會學家費勒史東提出過一個概念「日常生活的美學化」,意旨我們所生活的日常,已經全面被美學接手,非得有美學包裝設計的產品或服務不買(不弱過去只重視產品的功能),已經是消費的日常。

 

當購物更重視生活提案的體驗而非產品的功能甚至是個人問題的解決,如何讓美學成為企業的核心價值成了當務之急。蔦屋書店為什麼每一家門市的成立都能引爆話題且隨即成為觀光景點,毋寧就抓住了現代人對於美學體驗需求的日常生活化這個關鍵概念。所以對增田宗昭來說,「風格是一種商機」,而知識成了聚集資本的能力。增田宗昭與蔦屋書店之所以能夠成功的關鍵,毋寧是以打造出了一個又一個能夠落實「日常生活美學化」的實體空間,緊緊抓住了現代人渴望美好體驗的深層價值。這就是蔦屋書店成功之謎,也是值得每一個渴望在網路時代突圍的創業人深思借鏡的所在!

風格是一種商機:蔦屋書店創辦人增田宗昭只對員工傳授的商業思考和工作心法
知日:誰是增田宗昭?只有夢想值得實現!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千年京都事

培茶拿鐵來一杯

By
on
2018-04-02

焙茶拿鐵來一杯

 

文/Zen大

 

話說這次去京都,剛抵達準備前往搭地鐵時,先去上廁所,在地下樓層的廁所外面看到一排自動販賣機。

 

有自動販賣機不希奇,有趣的是看到一款焙茶拿鐵(旁邊還有抹茶拿鐵),是現沖的,就買了一小杯試喝,著實好喝。

 

後來幾天在路上都沒再碰過有賣焙茶拿鐵的販賣機,只好回去那天再去買一杯喝。

 

早上,我在整理家裡的茶葉,突然看到一包之前某個學生送的一保堂焙茶,想起,對喔,可以自己弄,於是拿出之前還沒喝完的另外一款一保堂的焙茶(這款味道偏厚),讓老婆大人幫忙泡了一杯,果然好喝。

 

然後,泡焙茶拿鐵的培茶要用比較重烘焙口味的,而且最好再用微波爐幫忙加熱萃取出茶葉中的茶味(不然像鍋煮奶茶的方式也可以,但比較費工夫)。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