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書訊與書評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閱讀資訊饗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台灣需要更多的志文出版社加入公版書出版的行列

By
on
2018-10-19

台灣需要更多的志文出版社加入公版書出版的行列

 

文/Zen大(照片源自網路,若有侵權還請告知)

 

不久前,志文出版社(1967年成立)的創辦人張清吉先生謝世,不少我這一代(含以上)的人都經歷過志文的洗禮,有些人早一點從高中,晚一點從大學(我就是那種晚一點的)…

 

志文的書在當年有其時代價值,只是我必須說,也因為當時時空環境引進翻譯書的去脈絡跟開啟閱讀後的缺乏引導者,不是每一個早早接觸志文作品的人(特別是西方哲學或存在主義這一塊為主的),日後都能走得很好,因為,沒有扎實的理解能力就貿然闖進挑戰西方知識結構的系統,是可能搞壞腦子的。

 

當然,問題是時代是國民黨不是志文,志文很努力打開了一扇窗。

 

不過,我沒打算談志文的書對我的影響,我想說說出社會擔任採購後的一些事情。

 

612大限後,志文砍掉不少仍有版權的作品,因為志文的特色應該就是不拿版權的出書,剩下的書,幾乎都是公版書或是當時灰色地帶的書(如百年孤寂),且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再出新書,只是將已經出版的作品重新排版打字放大字級(所以有一些書封面有標上大字版之類的提示),換新封面,調漲定價。

 

當時我心想,這樣能活嗎?

 

後來聽公司其他負責志文的同事說,志文不出新書也不主動做行銷,但每個月結款金額不小。我換算了一下全通路的銷售金額,應該是可以維持不錯的運轉(小規模的)。

 

這套模式後來我寫了文章,也蠻積極嘗試與推廣,那就是多出人文社科與文學經典的公版書,而且不要老是出那些已經有很多譯本(明顯就是參考前譯作出新版本),因為我們社會需要補課補脈絡,公版書的出版成本低而如果順利的話,後續毛利不錯…

 

後來也真的有某各大出版社的新編輯部門的創業作就走出整套公版書…

 

毋寧說,台灣社會需要新型態的志文,各種出版類型的志文,把公版書的市場缺口補起來,也把閱讀脈絡跟體系架構建立起來。

 

以下附幾篇以前寫過的公版書文章 :

 

公版書,還能怎麼做?

 

聊聊公版書/系的選題與編製

 

從長尾理論看暢銷書冷門書與長銷書的發展

 

小出版社如何殺出書市紅海?

 

台灣公版圖書出版狀況初探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書籍品評介 心靈處方箋

誰能決定什麼狀態下的人是幸福的?

By
on
2018-10-11

誰能決定什麼狀態下的人是幸福的?

文/Zen大

青山拓史在

幸福為何是哲學的問題呢?

一書中,提了一個有名的哲學上的思想實驗問題:

假設有個成年人因為意外事故而退化回幼年狀態,只要有人給吃給喝就覺得很幸福,請問,這樣的人是幸福的嗎?為什麼?

幸福的,因為他的內在主觀覺得幸福。

不幸的,因為他身邊的人覺得他很不幸。

誰能決定什麼狀態下的人是幸福的?

又,什麼是幸福的?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閱讀資訊饗

種族清洗—除了屠殺生靈,還要消滅文化思想

By
on
2018-10-04

種族清洗—除了屠殺生靈,還要消滅文化思想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廈門書香兩岸)

 

書名:偷書賊—建構統治者神話的文化洗劫與記憶消滅

作者:安德斯﹒李戴爾

出版社:馬可孛羅

 

儘管仍有一些人不相信,不過,納粹在二戰期間屠殺六百萬猶太人一事,已經被當成歷史事實記錄了下來,且至今仍然以各種方式挖掘出新的史料事蹟,編寫成書,提醒後人。

 

納粹迫害猶太人這一支歷史研究,每當人以為再無新的事蹟可被挖出時,偏偏就會再出現新的資料,端賴有心人投身龐雜史料與資料考察,抽絲剝繭,釐清端倪。

 

《偷書賊—建構統治者神話的文化洗劫與記憶消滅》一書,毋寧是近期關於納粹迫害猶太人的研究中最讓人驚嘆的一部成果。

 

此一事件被挖掘出來後,顯得理所當然,似乎本該如此,但再被有心人說出來之前,卻深深藏於歷史的密室裡,一如那些一直都存在但卻無人可以處理的龐雜書籍清單一樣。

 

《偷書賊》說的是什麼樣的一則故事?

 

《偷書賊》說的是納粹為了徹底消滅猶太民族,不只是消滅數以百萬計的活生生人命,還費盡心力試圖消滅數以千萬計的藏書,但凡與猶太人思想歷史文化傳承有關的藏書,都想方設法消滅或者竄改。

 

納粹主事者認為,若單單只是消滅猶太人卻沒有消滅猶太思想,未來難保有人挖掘出這些思想,爾後以此一思想的後世傳人自居。然而,若能順利消滅或竄改猶太思想,使其絕跡,那麼就算將來有漏網之魚存活下來,也再無可提供其建構猶太身分獨特性的思想文化,只能被其他文化吞併或消滅。

 

也就是說,納粹早已清楚,真正有效消滅猶太人的方法不單只是屠殺猶太人,不只是進行種族清洗,還要盡力剪除猶太思想文化歷史在歷史上存在過的跡象…。

 

《偷書賊》一書,正是納粹偷竊猶太思想與作品的紀錄。

 

納粹早在1932年八月就透過媒體公布了一份作家黑名單,納粹於1933年上台之後更是正式推展護國衛民的出版品禁印法令,爾後更開始限縮言論自由,先是約束共產黨與社會主義的報章與出版品,爾後則開始禁止馬克思主義、猶太民族與色情書刊。

 

納粹支持者相信,「語言是一個民族的靈魂,德國文學應該純粹化,並且去除異國的影響。猶太人是德語的死敵,猶太人僅能以猶太語的方式思考。猶太人若以德文寫作,根本是欺世盜名,而以德語寫作的德國人若在思想上反德國精神則是個叛國賊」。

 

納粹的支持者一開始只是要求猶太文學只能以希伯來文印行,並且徹底從公共圖書館中剷除。此一主張讓納粹有了驅趕非德國精神之所有創作的依據,無論是德國人寫的非德國精神的作品還是猶太人寫的德國精神或非德國精神作品都應該要禁止,甚至燒毀。

 

納粹執政期間,控制了德國的出版業,約莫兩千五百家出版社與一萬六千個書店(包含二手書店),徹底將猶太人的思想與作品剃除,且禁止猶太人與其作品出現在文學社團、作家機構出版社書商印刷廠等,徹底執行消滅猶太思想與文學的作業,一如其日後將大批猶太人送往集中營處理一樣。

 

黑名單上的書,在很多地方是以堆肥牛車送抵廣場,集中起來,讓身穿正式服裝的學生和希特勒青年團、衝鋒隊、親衛隊與準軍事組織「鋼鐵前線士兵聯盟」等成員一起進行焚燒銷毀作業,且有不少教師校長與當地領袖參與。

 

《偷書賊》一書作者在書中毫不避諱地提及,當年納粹之所以能夠順利的完成偷書與消滅作業,仰賴整個德國人民的協助。作者無意用力批判當時協力的人,只是指出此一事實,以及隱藏在此一事實背後的歷史成因(歐洲世界的反猶思想與傳統)。

 

其實,納粹除了公開焚書,也指派特定圖書館負責收書。當納粹勢力開始橫掃歐洲後,一如納粹也開始處理歐洲各地的猶太人,負責處理猶太相關作品的單位也開始處理歐洲各國猶太人的藏書。但因為不若德國本地能得到足夠多的國民協力焚燒,將徵收來的書找地方集中收藏起來,成了新的作業程序。或許也因此才能讓此一事件日後被人發現並且報導出來。

 

 

 

作者跑遍了歐洲大陸,四處尋訪曾經被當作收藏猶太作品的圖書館與機構,深入介紹這些作品的現狀,當年被徵收與整理的過程,以及目前的處理方式(造冊並且試圖歸還作品給原主人的後代,畢竟這些可能是被屠殺的猶太人少數留下來的遺物)與所遭遇的困難(沒有經費將作品歸還給該歸還的後裔)。

 

納粹在消滅猶太這件事情上,非常有系統且縝密的執行,除了人要盡力殺光且不令其繼續繁衍,思想也要修正成符合納粹史觀,而文化藝術創作與歷史象徵則是有計畫地摧毀,總之,完全的滅族要處理掉的不只是活人還有思想。

 

作者在研究納粹偷書時便發現一件事情,納粹剪除猶太思想的做法除了徵收猶太人手中的作品並將之焚毀外,還保留相當大一部分具有研究價值的作品,試圖以亞利安思想來竄改、修正與重建猶太思想的歷史脈絡,創造一個沒有猶太人的世界。只能說還好當年納粹最後戰敗了,要不然今天的我們所認識的猶太人與猶太歷史,恐怕會是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面貌。

 

讀《偷書賊》常常讓人不寒而慄之外,也不禁在想,人類這種非要找一個仇敵來消滅,以此團結自己人的心態,不知何時才能終止?而在此之前,不知有多少無辜性命得枉死犧牲在這些毫無意義的排除異己,以鞏固內部團結的偏誤心態之下?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書籍品評介 生活有感想 閱讀資訊饗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日本青年返鄉,成功再造故里

By
on
2018-10-01

日本青年返鄉,成功再造故里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廈門書香兩岸返鄉專刊)

 

日本自1990年代泡沫經濟崩盤後二十年,經濟停滯、不見起色,還有高齡化與少子化來攪局,搞得利率歸零、物價通縮,陷入流動性危機。

 

就業冰河期持續,派遣當道、過勞加班而轉正職無望的情況越來越普及,另越來越多原本從地方城市前到大都會找機會、碰運氣的青壯年人受挫,決心放棄,返鄉回故里。

 

既然大都市謀生困難,不如歸去。地方城市或農村的工作機會雖然也不多,收入也不高,但物價低、生活壓力相對小,且朋友親朋都在身邊,返鄉逐漸成為另外一個可能性。

 

加上樂活、慢活、半農半X、里山資本主義等新的生活型態主張崛起,對於過度追求物質慾望的高度資本主義社會型態引發反思,更加深重青年返鄉謀職乃至創業的意願。

 

熊本縣知事浦蒲島郁夫

 

我認為,返鄉再造故里潮當中,最成功的一位,雖然不是青年,卻仍然值得一談,那就是放棄東京大學教授職位,回到故鄉熊本縣競選知事而後順利當選,並在他的努力積極推動下,催生出了熊本熊,同時讓熊本縣的能見度與知名度大幅提升到九州第二(原本堪稱墊底)的熊本縣知事蒲島郁夫。

 

某種程度上我甚至認為,因為有這麼樣一個超級成功的典範存在,才讓許多日本青壯年人願意選擇返鄉,因為返鄉就業乃至創業,再造故里是可能的。

地方創生,靠企業模式自給自足而非中央補助

 

在這波青年返鄉潮中,有幾個典範特別值得介紹,其中之一是東京都出生,一橋大學企業管理碩士畢業,日本地方創生屆代表人物木下齊。

 

木下齊跟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是他原本是東京人,不是從地方上京後就業或創業失敗才返鄉,而是原本就有意識到日本地方的魅力,自主的下鄉,以企業經營的模式,投身地方再生。

 

為什麼說木下齊的案例很重要?

 

因為日本的地方衰退已經不是三年五載的時間,各地方政府也都知之甚詳,也都致力於想要重振地方,不過,走的卻都是高度仰賴他人供養路線,無論是透過國會議員向中央爭取振興經費,抑或者鼓勵在都會的傑出人士繳交居民稅等等,都是希望為處中央或都會的富裕方,援助貧窮方的地方財政。

 

然而,木下齊卻認為這種方法不可行,必須從地方的特色出發,找出能夠經濟自立的方法,才是真正的振興地方。

 

木下齊要用市場經濟的方式,讓地方自己賺錢養活自己的方法來振興地方。2008年他成立熊本城東管理株式會社,積極在全日本各地推動地方經營與投資地方創生事業。

 

他不認同官方那種推出吉祥物就等於地區活化的觀念,他認為唯有找到願意一起打拼的命運共同體夥伴,靠著在地方找出未來會需要的商店或服務,創造出二次投資的循環,提升地方整體的利潤獲利率後將利潤投資於設備開發,在地方形成自己的經濟循環,不讓地方的利潤往外流出(所以他嚴正拒絕全國性連鎖商店進駐他所推動的地方振興計畫),且認為地方振興的資金調度必須在地方之中推動,重新檢視並強化地方原有的生活消費合作社信用合作社的產銷鏈,找出浪費的地方徹底壓低成本,逼出利潤(例如他曾經將商店街中原本各店鋪自行處理垃圾的方式改革,改為商店街統一處理,以規模量壓低了垃圾處理經費,將省下來的經費轉為振興商店街的投資經費)。

 

地方若不能自己創造經濟效益,振興都不可能真正成功。

 

也因此,木下齊也翻轉過往地方城市仰賴中央補助基礎建設預算的作法,採用BOT的方式,讓地方自己籌措基礎建設所需的經費,且將基礎建設發展成能夠兼具公共性與市場性(賺錢)的模式,讓政府與民眾和市場共同攜手合作,把振興當成所有人的共識和責任,由民間來推動主導,官方輔助協辦,從而有效活化地方。

 

東北食通信

 

另外一個值得介紹的案例,是成立東北食通信的高橋博之。高橋1974年生於日本岩手縣,高中考大學落榜後一個人來到橫濱準備重考,因為憧憬東京所以來到橫濱。當時的他還深深為自己的東北口音感到羞恥,積極學習標準語,改正自己的言行舉止好融入東京。

 

高橋後來考上青山學院,隱瞞自己出身,開始過起東京人的生活,畢業後因為想當記者所以往媒體圈投履歷卻始終沒能被錄取,直到某個擔任議員的學長看不下去讓他去幫忙,於是就這麼踏入政治界。

 

在東京打滾多年後,一直找不到出路的高橋,2004年年底選擇放棄住了十年的東京,回到岩手縣,他曾經以為自己不會再回來的地方。

 

後來高橋順利當選當地議員,投身政治工作,後來也連任議員。2011年3月11日,改變了高橋。看到災後百廢待興,他想以政治的努力推動變革於是投身岩手縣選舉,不過最後慘敗。

 

慘敗後高橋選擇退出政壇,直接投身他自己在選舉時提出的政見,必須更積極地投身農林漁牧產業,播下希望的種子。某天他來到災區海邊,碰到一個借錢想創業的年輕人,還有因為地震而從都市移居海邊改當漁民的年輕人,高橋被這些人的生命力所感動,決心做點什麼來回應這塊土地。他選擇投身災區的水產支援與復興工作,於是有了《東北食通信》。

這是非常特別的一本雜誌,每一期都介紹一項食材與生產者,並宅配一份給訂購雜誌的讀者(日後讀者也可以直接向生產者訂購食材)。《東北食通信》讓生產者與消費者可以直接互動,消費者可以較為低廉的價格享受在地美食,生產者則能夠賺取較高利潤(減少盤商剝削,產地價格與市場末端售價經常高達十倍價差)。《東北食通信》推出後備受好評,但高橋選擇了一個很不一樣的擴大經營模式,他不是直接擴大雜誌規模,而是開放加盟,只要認同《東北食通信》的經營模式者均可提出申請加盟,日後有了《四國食通信》等將近一百個當地的食通信,成為推動日本地方復興的重要力量。

 

附帶一說,311大地震之後,日本社會投注了極大心力在東北復興,NHK的晨間劇《小海女》甚至直接以東北為故事背景,大量使用當地的人物與景觀,讓戲劇與地方振興結合,讓地方隨著戲劇的熱播而帶來觀光人潮,帶入經濟效益。

 

這些年幾乎可以說被晨間劇或大河劇欽點的「地方」,都能收到一波很不錯的觀光收益,為地方振興注入不少力量。

 

佐藤可士和與今治毛巾的浴火重生

 

還有一種地方振興模式,由急需振興的地方產業主向位於都市的設計者提出邀約,借重都市中的設計能力,重建地方產業的品牌形象,其中最知名的例子當屬佐藤可士和協助四國重新整頓今治毛巾。

 

毛巾產業在日本曾經盛極一時,日後因為不敵東亞其他國家的低價代工而日漸殞落,僅剩四國今治等少數幾個地方仍有毛巾產業聚落。非但如此,毛巾在日本向來都不是高價商品,反而是各種場合的贈品,因此與廉價、免費等形象緊密連結牢不可破,如此更是重創日本僅存的毛巾製造商。

 

佐藤可士和協助今治地方的毛巾製造商重新定位品牌形象,提出今治特有的品牌標籤和意象,一口氣拉抬今治毛巾的品牌價值,成功協助原本瀕死的地方產業重生。

里山資本主義開始流行

 

里山資本主義,是藻谷浩介與日本NHK廣島採訪小組所創造的概念,是我們熟悉的金錢資本主義的相反詞。

 

藻谷根NHK廣島小組在走訪日本各地方市町村落後發現,雖然日本的經濟持續衰退,311大地震重創日本,但居住在山裡的高齡長者卻仍然過著安穩而豐裕的生活。這些長者雖然並沒有太多財富,但因為生活環境中充斥足以養活自己的資源,像是容易取得的好水與食材和燃料,生活並不虞匱乏,且因為身體勞動健康狀況不差,自外於既有的資本主義體系,反而不受影響。

 

里山指的是住家村落耕地池塘溪流與山丘的混和地景,因著居民的合理運用,不但提供當地居民所需的糧食與物資,且不會危害環境,人與自然形成一套字體循環系統、生生不息。

 

藻谷發現懂得善用地方自然資源並將自然資源轉化為經濟利益的鄉鎮,不但解決了原本的財政赤字問題,甚至有餘力接納從都市來的新移民,逐步活化地方,讓地方重現生機。

 

越來越多人視里山資本主義為解決日本少子化高齡化與經濟成長停滯的方案,畢竟更重要的視活下去且活得有品質而非經濟學數字的GDP多寡,里山資本主義點破了這層當代社會迷思,著實引人反思。

 

越後妻有藝術季

 

新瀉越後妻有一帶,靠日本海屬於裏日本,一年中有五個月都是積雪,大雪冰封的世界,卻因有著信濃川灌流而成為知名米倉,越光米就是當地知名品種。戰後的越後妻有因為產米量暢旺而成為人口群聚地,如今卻又因為米食消費的衰退而沒落,當地只剩老人小孩,學校因為招生不足而廢校。

 

1999年日本政府推出「平成大合併」,將行政區中人口衰退快速的區域合併,越後妻有就與其他幾個行政區重組為十日町和津南町兩區。此外,新瀉縣政府則推出「新‧新潟鄉鎮創生計劃」,強化地方復興的工作。

 

新瀉出身的策展人北川富朗趁機推出「大地藝術祭」,以三年一度的大型藝術節慶,為鄉村注入活力和生氣。活動自2000年舉辦以來,每次在融雪後的七到九月間選擇50天來過節。策展方像全世界發出藝術作品的招募,邀請藝術家到當地進行創作,知名藝術家草間彌生、Marina Abramovic、James Turrell 等人都曾進駐,透過此一活動,吸引遊客前來造訪越後妻有,活絡地方,讓留下來的人能創造美好的回憶。

 

藝術節的確替越後妻有創造了收益,每次約有40餘億日幣的經濟效益,並帶動四百餘個就業職缺,參觀人數不斷上升,且開始吸引青年返鄉投入再建設與地方活絡,成為日本青年返鄉再造鄉村的重要典範。

日本人的鄉土情懷與在地文化

 

泡沫經濟之後二十年,日本逐漸發現高度追求GDP數字成長的資本主義生活並不能讓人安心與滿足,越來越多人放棄過去的高經濟成長思維,返回故里,試圖結合地方資源與當代科技,創造出能夠因應下一個世代需要的新經濟模式。

 

近年不少日本年輕人在工作數年後便會選擇 U-Turn (在大都市磨練後,返回原出生地工作)或 I-Turn(從外部移住至其他鄉鎮) ,也就是從大都會移居到地方鄉鎮,進駐在地的創業育成中心,以成立網路公司、設計事務所或投身顧問工作的方式回歸地方。帶著大城市學到的觀念與技能、人脈,近日地方與在地人激盪出更多新想法。秋田「五城目町馬場目」創業基地,就是一個活力十足的成功案例。

 

日本之所以有如此多的人願意返鄉,某種程度上來說和日本人非常重視鄉土與在地文化有關,日本至今仍然有許多地方的人以古代戰國時期的地名自稱,以地方的在地特性為榮(日本人不但熱愛研究日本人論也熱衷探詢縣民性)。

 

更重要的是,日本史中有一條非常有意思的傳統,那就是在當下的主流價值競爭中失敗的族群通常會返回故里,在故里投身研究次世代生活所需要的技術或能力,而當次世代來臨時,這些原本的失敗組反而翻身為勝利組,這種逐鹿中原不成就退反故里投身地方再造改革,蓄積實力的歷史運作模式,來到當今則是大量的人才陸續返鄉或下鄉,試圖以重振地方方式為日本的未來尋找出路。

 

 

參考書目

地方創生,不二家

今治毛巾的美學,野人

食鮮限時批,遠足

超人氣農特產就要這樣賣!,常常生活文創

億萬農夫,財團法人中衛發展中心

怎麼能不愛在地文化,開學文化

里山資本主義,天下雜誌

我是熊本熊的上司,野人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專業「無」價,因為專業已被民主至上的網路口水淹死…

By
on
2018-09-13

專業「無」價,因為專業已被民主至上的網路口水淹死…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最近幾年,每隔一陣子,媒體就會拿物價議題出來打,只要有企業敢漲價,打!

 

例如,連鎖小吃鬍鬚張每次要調漲滷肉飯價格時,都會被媒體修理。媒體總愛拿小吃店的滷肉飯才賣多少錢,來指責鬍鬚張的價格不合理。網路上也一堆鄉民附和,說鬍鬚張難吃,沒資格漲價!

 

那好,挑家人人都說好吃的店來看一下。就說鼎泰豐好了,鼎泰豐原本有一道醬油炒飯,因為加醬油下去炒要多五十塊,被媒體狠狠修理了一頓,覺得不過是幾滴醬油而已,成本才多少錢,竟然敢索價五十元?瘋狂狠打的下場是,負得起也願意付的老饕,再也吃不到這道美味,因為鼎泰豐不願犯眾怒,取消了這個服務,以後不賣這款菜色。

 

這兩個案例都很經典,經典在於,媒體自以為進行「專業分析報導」的時候,將別人的無形專業方面全都懸置,不許計價。計算價格只從看得見的原物料成本來評估,其他像是中央廚房的設置、人員實際薪資和手藝訓練等等所造成的成本差異,乃至因為專業而訂出較高價格一事,也狠狠被打臉了。

 

鬍鬚張的員工薪資和路邊的小吃攤的薪資是一個等級嗎?有興趣了解的朋友可以投履歷去試試看,台灣不少小吃單聘請的都是計時臨時工不說,沒有勞健保且薪資遠低於政府公布的最低薪資,因為這些小吃攤的競爭力就在於削價求售,薄利多銷。薄利多銷的背後就是薪資乃至專業手藝被剝削。

 

好比說,炒飯加幾滴醬油下去炒看似成本沒多多少,但想過沒,加了醬油的炒飯要炒得好吃美味的技術,且這個技術得要讓全部門市的師傅都同樣繼承,需要付出多少成本?

 

罔顧專業有價一事,不只餐飲業,各行各業都在發生。好比說設計業,一堆設計師都有被「隨便幫我畫兩下」、「只是畫兩筆竟然收這麼貴?」言論激怒過吧?

 

一堆自稱社會大學的人,抨擊真正科班訓練出身的公共政策專家的政策。經過異常艱難國家考試審查通過的法官或律師,被網路上只看媒體殘缺報導的犯罪事件抨擊為不專業…

 

在台灣,專業不僅不被重視,甚至還被反過頭來踐踏與嘲諷。

 

坊間有本書《專業之死》,認真而不失幽默的討論了專業之死的問題。

 

作者認為,這個時代有股以無知為榮的氛圍,知道自己無知不以為恥反而覺得很了不起。

 

之所以會讓人產生無知很棒的感受,作者認為,是民主社會的票票等值觀造成的結果。

 

相信人人平等的無知者,相信自己的意見和學者專家一樣等值,一樣該被重視。更要命的是,當自己的意見被否證時,這樣的人不覺得自己錯了,竟然產生專家的意見只不過是另外一種意見罷了?

 

公共議題的討論最常見,不少連個具體論證都說不出來的鄉民,卻以為自己成功打臉官僚系統所出台的公共政策。

 

社群網路的崛起更助長了每一種意見都能夠平等的發聲的機會,結果就是大量的普通人的非專業意見占滿了社群媒體與版面,專家的意見反而被淹沒不說,還很難被看見,因為來自專業的意見常常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完,且往往並不簡單,需要專門解釋,而願意耐心閱讀與理解的人並不多。

 

如果有在逛網站的朋友應該不難發現,在某些專家或意見領袖的文章底下經常會出現某些並不專業的外行人說著自以為打臉專家的外行話,還沾沾自喜。

 

還有一點也很致命,那就是扛著專業之名的專家,並不總是對的。由於現代社會的議題日漸複雜,專家就算秉持專業進行分析還是可能錯判,甚至有一些操守或能力不足的專家刻意護短而做出錯誤判斷,這些來自專家的錯誤,透過媒體被放大之後,輿論逐漸形成一種專家也沒什麼、也沒比我強的心態,專業卻順勢被鄙視了。

 

專家引用專業可能出錯,但不代表專業本身是錯的,但兩者卻很容易被混淆。且人們樂於引用專家所犯的錯誤來否證專業的可信度,一方面也是為了拉抬非專業的自己在發表意見時的合理性。

 

好比說投資理財領域最常見,的確不乏一些專業知識不足或是為了私利而推薦錯誤資訊給客戶的理財專家,但未必表示理財一事沒有專業,或是投資專家全都是騙人的。

 

作者還發現一件事情,網路搜尋引擎的發達,知識教育的普及也讓鄙視專業一事變得風行。好比說,如今只要會用網路又能閱讀文章的人碰到問題時都會自己先上網搜尋一番,讀了幾篇文章之後,竟會出現自己在相關領域的知識不亞於專家的心態,或以為自己已經成為專家,或認為自己有足夠打臉專家的知識,進而產生某種微妙的鄙視專業心理。當專家說了自己的理解有錯時,非但不能接受反而否定專家的說法,進而否定專家。

 

這一點在教育現場發生不少,所謂的怪獸家長,通常是知識水準不錯且工作收入不差並且自認為在子女教養一事上盡心盡力的家長。這些人就是不相信教師專業,認為自己比教師專業,進而出現凡事都要自己介入,還要指導教師做事方法。

 

專家被踐踏,專業被無視,固然有來自專業菁英圈自己的錯誤與失德,不過,民粹主義風盛行也是關鍵。某些見不得貌似沒有多厲害的專家卻做享名利的人,開始鼓譟民眾群起攻訐專家。在《解讀民粹主義》一書中,穆勒發現當前世界有一種想把上位菁英拉下來的氣氛,想解決上位菁英的民粹主義者經常以「我們才是人民代表」、「我們是沉默多數」的姿態來否定專家代表社會提出解決問題的合法性,且反對有專家膽敢提出與自己意見立場不同的意見(拒絕多元主義)。

 

反智主義風在知識豐沛的時代盛行,恐怕沒有比這個更荒謬而弔詭的事情。正因為每一個人都能輕鬆取得知識,讓人誤以為自己只要稍微認真一點就能超越專家,於是花了多年時間累積專業的專家被鄙視,各種專業學門也一併被無視。

 

在專業之死的社會氛圍背後,我認為是某種自戀主義的氛圍在上升。人們以為擁有了各種取得知識並散播知識的工具之後,就能變得無所不能且能輕易超越專業,於是不再尊重專業,反而不斷高舉自己,以為自己可以成為無所不能的存在。實際上,那不過是自己大腦所建構的妄念,越以為自己可以鄙視專業無視專家的人,生活中往往越是一事無成,是不願接受自己的命運的魯蛇失敗組的一種虛擬精神勝利法。

 

是的,某些連鎖店因為這些人群起在網路上用力抨擊而不敢漲價了。無法漲價就無法改善設備或改善待遇,整個社會被某種不要漲價的氛圍壓制,最後就是找來次級黑心品代替原物料,削減人事成本壓制薪資成長,而真正在承受這些勝利所換來的「代價」的人,往往也是在網路上最用力抨擊嘲諷專業需要尊重不值錢的同一群人。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閱讀資訊饗 教育與學習

讀書要能有用,得跟擅長蒐集與分析情報的人學

By
on
2018-08-28

讀書要能有用,得跟擅長蒐集與分析情報的人學

 

文/Zen大

 

之前讀過幾本關於情報蒐集類的作品,每一本書開頭就先破除我們一般人看太多諜報電影產生的誤解,作者們都說,情報其實來自於廣泛的蒐集,所收集的資料也都是大家平日看得到的那些,只是平日裡我們總是碎片式的跳躍式的沒有問題意識的瀏覽,情報工作者卻懂得在繁雜的資訊中彼此對照,找出關聯性,甚至推敲出弦外之音,以及可能的發展趨勢,並從中擬定對策~

 

有了更先進的計算工具後,從資料建立並驗證假設的流程變得更快更有效,也更能投入情報工作的使用~

 

所以,一般資訊能否產生特殊效果,關鍵在於:

 

1.帶著問題意識進去解讀

2.廣泛的蒐集

3.懂得串聯資訊

 

光是碎片式的瀏覽沒有太大幫助,其實,閱讀要能產生效果也是一樣的原理~

超快速讀書法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閱讀資訊饗

打破大腦的偽科學~~

By
on
2018-08-23

打破大腦的偽科學~~

文/Zen大

打破大腦偽科學

坊間腦科學的書不少,翻譯壞掉的不論,其他的作品要不是偏學術研究介紹,就是生活實戰演練方法,還有一個很大的區塊,是從腦科學研究成果延伸而出的偽科學知識…

我自己在讀腦科學作品時,特別著重在思考坊間關於腦的偽科學知識與腦科學研究兩者之間的可能演變關聯,後來在主題讀書會上也介紹了一些謬誤與根源。

前幾天我看到這本書的書目跟介紹,覺得很開心,這本書專門針對坊間流傳甚廣的錯誤腦科學觀念進行破除並導入正確知識,讓人撥亂反正,更多正確認識腦,並學會正確活化腦的方法~

 

也歡迎參加腦科學主題讀書會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活動訊息區 閱讀資訊饗 教育與學習

過目不忘的記憶術-主題讀書會

By
on
2018-08-15

過目不忘的記憶術

-主題讀書會

文/Zen大(照片中的書單就是本次讀書會會導讀的一部分作品/另外還會整理腦科學,筆記術跟考試讀書法中關於記憶技巧的部分進來,書單中的書可以挑一些讀或讀完,不讀想來參加也歡迎)

之前參加腦科學主題讀書會的其中一個伙伴來信詢問了其中一個次主題,關於記憶術的部分,有沒有機會專門辦一次讀書會講一下?

我在腦科學主題讀書會跟自己的超快速讀書法中稍微提過幾個技巧,但沒有更有系統性的介紹(時間有限之外,記憶術在上述兩個主題是輔佐式的角色)。

不過,記憶術的確是一個重要的主題,雖然說記憶術本身就需要花時間鍛鍊,但練成之後的威力很強大。

因此,決定將記憶術列為十月份的主題讀書會。

記憶術出現在人類社會有相當長一段時間,從羅馬室到人們熟知的故事聯想法(都有具體的操作技巧),記憶術已經自成一個學門,坊間也有不少大型課程。

因為本次活動設定為讀書會,時間只有四小時,因此活動將重心放在介紹記憶術中與腦科學相關的原理,記憶的類型,記憶術的技巧與實際鍛鍊方法(會解說書上沒有的一些關鍵練習訣竅),也會設計一些強化記憶的小練習讓與會的夥伴試試看(但就是沒辦法承擔起每個人的記憶強化成果的驗收,記憶術強調用正確方法反覆練習,讀書會只能教給大家方法)。

 

想參加這個主題到伙伴可以來信報名(bookhuman@hotmail.com),告知姓名人數聯絡方式,會再回傳活動具體的資料。

--

本次我將記憶術跟記憶研究的書通讀過(本來只打算整理記憶術的書,但後來連腦科學中的記憶研究與一些記憶學研究的書也一併都讀了),整理出了一個架構,從記憶與大腦的原理原則開始到記憶的各種種類與記憶方式的原理與鍛鍊秘訣,乃至遺忘研究等…

除了主題讀書會上會全面介紹,未來也會把相關部份併入讀書法,筆記術與考試讀書與作答技巧幾門課程中。說起來,我後來讀書工作時能快速提取掌握並應用大量資料,有不少和記憶學原理都有關係。

十七世紀的一些哲學家如培根和笛卡兒,將古代記憶術的技巧和用於演說修辭之用的目的做了一點轉化,成了日後推論/論證的某種共通的結構。

 

毋寧說,西方哲學或邏輯學的推論或論證,其實是根植於記憶術中的某些方法原理或步驟,只是從原本的記憶事物項目與順序,昇華為事物原理的理解與掌握。

 

論證工具中有不少更是直接或間接利用了人類本身的記憶原理或技巧,例如故事法與比喻(聯想)法,上述是我在讀記憶之術(記憶術的歷史)一書中歸結出來的一個領悟~

甚至包括我們如今熱衷學習的各種方法工具,其原理中也藏有記憶術的影子,因為方法往往是一套可以方便我們內化執行的步驟,這套步驟環環相扣,透過獨特的步驟扣連讓我們自然記住,並且能夠反覆練習從而內化且活用。

 

西方知識果然都是走開枝散葉派,且能在日後的發展看出原先的脈絡或影響…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書籍品評介

恐懼的力量

By
on
2018-08-03

恐懼的力量

文/Zen大

作者的博士論文發現一個十分違背人性直觀的人性心理,那就是願意多做善事具備利他同理心的人,竟是對於其他人臉部表情的恐懼較為敏感辨識者。

反之,若不擅長甚至無法辨識他人表情中的恐懼者,往往比較容易出現攻擊或傷害他人的行為,也比較不具備同理心或利他行為(即便有此方面表現也是刻意表演而非出於真心)。

也就是說,人因為恐懼表情的辨認產生了同理情感,將自己帶入對方的情境,進而產生感同身受,進而願意幫助對方,而如果無法產生此一情感者,將非但不會想幫助人還會對於傷害人的各種行為不覺得有罪惡感~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書籍品評介 私飲食劄記 文化創意考

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By
on
2018-07-26

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時書)

 

據說在日本,拉麵是電視收視率的保證,只要電視台介紹拉麵,就會有人看。

 

無獨有偶,台灣也很熱衷美食,像是一蘭拉麵來台灣展店時,聽說連續排隊的時間又破新紀錄。在台灣,別說海外名店來台展店初期總是排隊人潮不斷,就是周末假日去一些百貨商場的美食街,也是排隊人潮絡繹不絕。若是哪家店有推出限時優惠特價,更是萬人空巷。

 

面對上述愛排隊吃美食的現象,於是有人說,「這是貧窮化的台灣地小確幸」,因為追求完成買車買房結婚生子等大幸福不可能,越來越多人追求這種吃喝上的小確幸式滿足。

 

甚至還有人說,人們只剩下吃能夠作為煩悶生活中的慰藉。《過度飲食心理學》的作卡吉兒者就指出,當代消費社會中的一個奇特現象,就是過度追求飲食,吃了過多自己需要的食物。

 

「消費社會」存在已久,在消費社會,人們認為自己可以自由地購買取用產品或服務是個人自由的展現,是快樂的來源。消費是工業資本主義文明勝利的象徵,因為我們能夠大量生產豐富且精緻的產品,且讓人們消費得起。人們會使用所消費的物品建立階級區隔與個人生活風格來彰顯自我認同、社會地位與個人聲望。

 

奇妙的是,近年來人們的消費有過度往食物集中的現象。

 

我們的生活和吃產生過度密切的關聯。生活中出現值得慶祝的事情,舉凡業績達成朋友家人生日或是我今天覺得開心等等理由,就以吃作為慶祝。不只如此,但凡有任何不如意不順心,無論是業績未達標還是被主管罵或是跟另一半吵架,一樣找食物來吃。也就是說,不管開心不開心,我們的慶祝或解決之道竟然都是一樣的,那就是去大吃特吃。長此以往,身形走鐘是小,人生道路因此也偏差且調不回來事大。

 

是否真如坊間輿論所說,是因為人們普遍的經濟狀況不理想,不再能夠消費得起昂貴的耐久財,轉向輕薄短小的食物?

 

卡吉爾在書中舉了不少反例,指出一些高年薪且高社經地位的人,同樣受過度飲食所苦。

 

為什麼人們為吃過多於自己所需要的食物?

 

卡吉兒認為,的確有一部分是因為食物是滿足個人慾望的方式當中,相對來得便宜,每個人都能負擔得起。但其實不只於此,更有可能是因為食物的訊息透過媒體廣告鋪天蓋地的蔓延至日常生活各個角落,且訊息多元而分化,滿足各種社會階層或生活風格者的各種生活情境所需,加上某些食物特別容易讓人成癮(過度依賴),食物過度與生活連結所導致。也就是說,當代消費社會中的人們有不少人已經美食成癮,總之就是想吃,理由只是後加的。

卡吉兒認為造成此一現象的原因是國家放縱企業惡搞,沒有在食物的來源與商品標示上把關清楚所導致。不過,日本學者國分功一郎可能會有不同見解,國分在《閒暇與無聊》一書中指出當代社會的一大問題,是新富乃至中產階級們不懂得如何享受閒暇,不懂得如何奢侈,因此被消費主義的訊息綑綁所導致。

 

想要過上高品質的閒暇與奢侈,並非與生俱來,而是需要訓練的。為何土豪與暴發戶會讓人厭惡,主要原因就在於消費這個面向上沒有經過訓練(缺乏相關的教養)所導致。

 

過度飲食的問題從國分的理解脈絡來看,是人們不懂得如何安排自己下班後的休閒時間,所以這個休閒區塊被消費市場所提供的廣告占據,而當廣告鋪天蓋地都是美食的訊息時,人們自然就被食物所包圍,不管開心難過還是根本沒事都想要好好吃一頓。

 

國分毋寧認為,要擺脫過度飲食最好的辦法是學習閒暇的高品質使用方式,學會真正的奢侈,不要被消費主義綁架,不要被外部訊息決定了我們的生活方式,自己思考並決定自己的生活的過法!

 

好好發會創意,想想吃以外的美好人生的活法吧?!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