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生活有樂趣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5

By
on
2018-10-19

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5

 

文/Zen大

 

每次只要一有蘋果新手機問世,相關報導肯定滿天飛,然後,其中有一則報導是每次都會出現的類型,那就是分析新款蘋果手機的原物料成本。分析結果往往是,手機各項零件成本僅佔末端售價比例極低,藉此暗示蘋果賺很大。

 

關於這類報導,蘋果執行長庫克過去已經站出來反駁過,指稱生產成本並不只原物料,還有倉儲、研發、行銷等等。然而,卻還是有不少台灣媒體很愛拿著原物料成本跟末端售價對比,指責廠商賺很大。

 

別說零售端售價跟製造商出貨成本根本是兩回事,以手機來說,製造商還得給零售商和系統商賺,況且生產成本不只是產品的原物料而已。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真的賺很大,只要人家不偷不搶不騙,消者心甘情願掏錢買,為什麼不能賺很大?

 

看看歐洲的精品時尚名牌,愛馬仕一個數十萬台幣的包包,原物料成本佔多少?毛利又是多少?為什麼愛馬仕賣那個貴還一對人捧著錢去排隊?

 

台灣近二十年來,不少人一方面對自己被凍薪感到憤慨,二方面卻又對企業賺很大這件事情感到不滿,彷彿高毛利就是惡質企業,著實是讓人覺得弔詭的事情。

 

幾年前曾經有一家連鎖滷肉飯餐廳,想要調漲產品價格,硬是被一篇談滷肉飯就應該要俗民化、要便宜的文章引起的社會輿論反彈給壓了下去,最後出來說「不漲價了」。

 

還記得鼎泰豐原本的醬油炒飯,因為媒體窮追猛打其所使用之醬油的原物料成本極低,不應該比其他炒飯貴五十元,覺得多收五十元是暴利,搞到最後鼎泰豐索性取消這道產品不賣的事情嗎?

 

每次只要有媒體報導哪一家企業的毛利很高,那家企業就得趕快出來澄清,並表示自己很辛苦,沒有外界想的好。但如果媒體一口咬定你就是賺很大,最後幾乎都得道歉,要不是降價,要不是就停售。

 

如果我們的社會連一家企業,以合法正當手段賺取高額毛利的事情都不允許,都會被媒體報導攻擊、指責,如果當我們認為產品的生產成本不能包括品牌行銷或人員的高薪,那麼社會又怎麼擺脫凍薪?

 

台灣的媒體也三番五次透過打擊市場上高毛利之產品的手法告訴閱聽人,產品的成本只需要計算原物料就好,其他無形的成本,特別是手藝或美學方面的成本都可以忽略不計(人力更是最常被媒體忽略或低估的成本),以錯誤的生產成本計算方式,指控企業賺很大,同時也是在告訴社會大眾,「人力」不需要得到相對應的薪資。

 

或許你會說,媒體不納入非原物料的成本之計算方式當然是錯誤的,我才不會上當。或許你不會上當,但是對於沒有學過成本計算方式的民眾,卻未必不會被誤導?否則當年滷肉飯為何最後放棄漲價?鼎泰豐為何得停售醬油炒飯?

 

縱使我們知道成本不只原物料,但是在媒體暗示閱聽人高毛利是不可取的經商行為時,無形中對市場上的產品定價有了一套定錨,才是最可怕的。恐怕有不少人就算加入了其他生產成本換算出真實成本之後,仍然覺得廠商「賺很大、不應該」。

 

再好比說,如果媒體告訴你一碗牛肉麵竟然要賣五百元,你會不會覺得賣太貴?

 

如果台灣社會繼續堅持薄利多銷是美德,認為靠品牌行銷或其他合法手法,就會認定一碗牛肉麵賣五百元太貴,加個醬油炒飯多收五十元是暴利。

 

只要企業沒有威脅強迫你購買,私人企業的產品售價要怎麼定,是他的自由,不需要端著某種道德標準去譴責,甚至引來輿論公審,強迫其降價或抵制到對方倒閉。那不叫正義,那叫霸凌,更是摧毀台灣可能突破低薪、凍薪困境的一絲希望。企業沒有高毛利,要如何給員工一個好薪水和工作環境?

 

別再跟著媒體對某項產品的價格很貴,原物料跟末端售價差很大的報導起舞了,就算賺很大也不是罪惡,不應該被譴責,不用酸人家的產品沒有好到值那個價格,也不要一位追捧便宜就一定好,便宜也有可能是以糟糕的原物料來壓低成本。

 

東西真的不好市場會抵制、令其自然淘汰,不如大方承認自己買不起,接受人家有辦法賣高價,希望對方生意興隆之後願意好好善待員工、回饋社會就好了。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4

By
on
2018-10-19
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每隔一陣子,就有人用台灣小吃來議論、點評台灣社會,像是前一陣子的對岸已經在談大數據,台灣還在辦滷肉飯節,還有更早一些時候,為了抗議台灣小吃業者漲價而端出了歷史源流來批判漲價業者。 最近似乎又友人聊起台灣小吃,這次是有人主張,應該提升台灣小吃的原物料品質,拉高售價,不必然只能走低價便宜大碗路線。 然後有人為文反駁,認為觀光...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3

By
on
2018-10-17

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3

 

文/Zen大(照片是京都先斗町上的一家有賣章魚燒的小店,在公園旁邊)

 

話說我家附近,有兩家很有特色的涮涮鍋店。

 

一家走的是便宜大碗路線,價格跟一般市面上最常見的連鎖店差不多,但是麵與飯等一些小配菜還有點心飲料任你吃喝,開幕以來,生意一直很好。

前幾天辦了送肉盤活動,更是排隊人龍川流不息,佔滿店面外騎樓。

 

以前只有這家店的時候,我也去吃過幾次,後來越來越不想去,仔細想了一下,價格以涮涮鍋來說是便宜沒錯(但跟附近的便當店或小吃店比卻也不算便宜),東西卻有點糟(不是很糟,是略低於普通),例如肉的品質不怎麼樣,且片的很薄。

而且,除了一般客人最常點的大眾鍋之外,其他中高價位的鍋其實也不算便宜,所以後來就沒再去。

 

雖然我沒再去,生意還是很好。

 

還有一點,他開在我們家這邊的主要交通幹道上,附近的店家也以這家最划算。

 

另外一家,也已經開了幾年,不過,因為不是主要幹道上,需要轉個小彎,而那邊屬於某個社區的範圍,雖然沒有圍欄禁止進入,平常我就不會轉進去,以至於雖然知道這家店的存在,卻一直沒有想走進去。

 

而且外觀看起來不簡單,想說應該很貴,所以開幕之後幾年都沒去過,直到去年某天,心血來潮,想說不然試試看好了,就開門闖了進去。

 

果然,是一家很神奇的店。

 

首先,是裝潢。安坑這邊,近年來雖然人口逐年增加,但算得上餐廳的店,真的不多,這家有想把自己經營成餐廳,店裡有不少木質感的裝潢設計,但沒有弄得太過高雅,程度剛好,且有很多風水陣,覺得老闆在某些奇怪的地方有講究,很是奇妙,覺得老闆有自己的用心。

 

其次,餐點不算便宜,以最便宜的基本鍋,要價280元,比上一家店貴了將近一百元。其他的鍋也都是這個價格以上(最貴的是海陸鍋650元,六種海鮮一種肉),而且,定價就是訂價,沒有午間特價。

不過,我後來發現老闆不時會自己作活動,送的食物都是大手筆,像是加碼送一盤肉或是天使紅蝦等等,這是後話。

 

因為這個價錢在安坑這邊不算便宜,所以,平日裡生意也就普通,不過,有個有趣的現象,周末或假日一定客滿不用說,來的全都是老客人,而且對於外食有自己的一套講究的客人還不少。

 

價錢高,用料自然是不錯,食材頗有講究,老闆娘自己也說很堅持,這家店裡,我覺得最厲害的是基本的豬肉鍋的豬肉,肉質很好,且不會片的太薄,煮了之後也不會老硬,也沒有某些豬肉的腥臭味,相當好吃。

其他像是海鮮牛羊雞豬肉等也都好吃,配菜也很豐盛,醬料也都真材實料,點心飲料冰淇淋也任吃(我唯一覺得可惜的是冰淇淋,跟其他的比起來算是不夠好,整個店給我的感覺是冰淇淋應該搭哈根達斯)。另外,店裡的高價牛肉鍋,牛肉非常好吃,是那種你點了以後,就回不去吃便宜肉的,要小心~

 

老闆娘為人也很海派,後來我每次去吃,飯或麵都不選,跟他換青菜,老闆娘都不吝嗇地給一堆,甚至還問說要不要換菇類也可以,也是給一堆,總之,換給你的,都遠超過帳面價格。

 

說了一堆,我想說的是,這兩家店其實算是台灣的餐飲服務業的兩大型態,一種是用某種划算感提供客人餐點,但仔細追究,會發現其實餐點品質略糟(不是很糟,而是略糟),通常這樣的店家生意會很好,多數客人重視的就是便宜且能有膨湃感,加上如果吃不出味道的細膩處,就會選這家。

 

另外一家,則是甚麼都有自己的講究,講究之下,提供的品項與選擇就不夠多,例如老闆也是某樣食材今天狀況不夠好就會拿掉甚至不賣,很有自己的堅持,但是如此一來,價格就偏高,就會自動排擠掉某些客人,或減少客人來訪的頻率,雖然很有心,但生意就遠不如上一家店好。

 

類似的情況也常能在日本料理類的餐廳看見,生意滔滔的都是食材或師傅的手藝不算太好,店價格便宜且給的分量很多的店,反倒是認真準備食材跟手藝,但也不刻意哄抬到頂標價格的店,生意普普通通,清清淡淡,雖然老闆們好像也很雲淡風輕的自在經營者。

 

古人說,富三代之後才懂得吃穿,我想,台灣是應該開始學著懂得吃穿了~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2

By
on
2018-10-17

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2

 

文/Zen大

 

前一陣子我才在想,「奇怪鼎泰豐已經漲價了,媒體怎麼還不來報導?」

 

過沒多久,果然出現新聞了,一堆媒體大篇幅報導鼎泰豐漲價高達37%,特別是一碗番茄蛋花湯竟然要價220元,更是被拿出來狠狠修理。

 

一碗番茄蛋花湯要價220元很貴嗎?

 

有些人從鼎泰豐的成本結構分析,告訴你不貴。

 

其實,根本不用看成本,跟其他餐飲類型的湯品比比看就知道了。日本料理的魚湯一小碗上百元的比比皆是,牛肉清湯一小碗上百元的也比比皆是,就連鼎泰豐自己的雞湯一小碗都要價180元,這一大碗番茄蛋花湯要價220元卻可以被媒體拿出來大作文章的嫌貴,關鍵其實不是220元,而是220元竟然連結的是番茄蛋花湯,而坊間許多有提供番茄蛋花湯的小吃店一大碗可能不到半價。

 

這也是為什麼會有人用成本結構替鼎泰豐辯護的原因,鼎泰豐的各種經營成本勢必比單一小吃店來得高。很多我們覺得便宜的小吃店所聘請的員工薪資都低於最低薪資,店面成本與用料都比鼎泰豐差,且還走低毛利削價競爭路線。

 

所幸,鼎泰豐不愧是連鎖餐飲裡的扛霸子,漲價之後依然生意滔滔,任憑媒體怎麼報導也打不下來,因為鼎泰豐的客群是可以消費得起一碗番茄蛋花湯要價220元的,而且也的確餐飲水準夠,網路上那些酸民只能為酸而酸,無法攻擊說難吃還賣這麼貴(雖說難吃要賣貴也是個人自由)。

 

其實,類似鼎泰豐的事件之前也發生過一起,那是一蘭拉麵來台不久後有人發現一蘭拉麵的白飯一碗要價五十八元,讓許多人感到不滿。

 

基本上作為私人企業沒有拿政府補貼的餐廳,產品售價要訂多少錢,是他們的自由。

 

如果真的太貴沒人吃,要不就降價求售,要不就結束營業,一蘭拉麵又不是什麼政府支持的公共政策,嫌貴的鄉民要不就認真抵制讓它倒,要不然生氣歸生氣,好像什麼都改變不了?

 

比較有趣的是,在台灣總有很多人喜歡去管一些餐廳的價格,以為是在為民生物價把關。

 

更有意思的是,當台灣的珍珠奶茶在歐美等大城市熱銷狂賣,且售價遠超過台灣本地時,好像沒看到歐美大城市的鄉民網友嫌產品售價比台灣高太多而發起抵制或抨擊?

 

因為我們知道,珍珠奶茶在紐約或倫敦就不可能一杯只賣五六十塊,得賣到兩三百塊才能夠有利潤,因為那邊物價高。

 

因為物價高的地方,所以我們認為產品售價高也很合理。只不過,物價低的地方,產品售價就一定低嗎?

 

似乎也不盡然如此。

 

記得當年麥當勞剛來台灣的時候,一份套餐的價格超過當時的時薪,也是讓許多台灣人乍舌,卻也活了下來,而且愈開越多。

 

記得二十幾年前,大學時代我有機會去越南,當年的越南平均年收入還很低,汽水可樂在當地是奢侈品,一般人根本買不起。但是要說有多貴,其實也就是跟當時台灣的售價差不多。對台灣去的我們來說可以負擔,對越南當地普通老百姓來說卻是一項奢侈開銷。

 

這就是跨國零售產品的訂價奧秘了。產品非但不一定會根據各國的平均薪資或物價而調降,甚至反而可能賣得更貴。原因在於,同樣的產品在不同國家所享受的品牌聲望並不相同。這也是為什麼日本的星巴克售價竟然比台灣還低的原因,因為星巴克在台灣的品牌聲望要比在日本來得高,市占率更廣而牢靠,就算賣得貴也還是有人買,所以不用殺價競爭。

 

撇開一蘭拉麵的白飯是否有特殊煮法或使用比較高級的日本米不談,就算只是用台灣米,人家就是有辦法靠著「日本來的一蘭拉麵」這個招牌,一碗白飯就賣你五十八元,遠比我們台灣引以為傲,澆上滿滿滷汁的滷肉飯還來得貴。

 

一蘭拉麵的白飯一晚五十八元很貴嗎?如果當成普通的白飯來看當然不便宜,但如果是「日本來的一蘭拉麵店裡賣的白飯」,雖然貴但就是有人願意買單。就像日前有不少鄉民網友嘲諷日本來的王將餃子應該活不下去,因為台灣的餃子比日本的餃子好吃又便宜。但是,到如今王將餃子好像也還是活得好好的,常常還客滿,因為那是日本來的王將餃子。

 

誰叫台灣就買單日本這個文化符號,願意高價追捧,因此台灣的門市往往比日本乃至其他國家門市售價高。

 

相對於台灣不少真材實料的餐廳卻不敢漲價,因為一漲價馬上被輿論砲轟到公開道歉且宣布凍漲。關鍵其實是品牌沒有經營到能養出一群死忠粉絲,也是台灣社會對自己台灣這個品牌的自卑情結。

 

我們應該思考的難道不是,為什麼日本來的一蘭拉麵就連白飯都可以價格溢出如此多而照樣有人買單?

 

想想LV或耐吉或蘋果手機 ,末端售價遠高於原物料成本且不少人都知道為什麼還願意買?因為人們買的是商家創造的符號效果,買的是一種生活方式與自我認同,而不只是產品的功能,唯有認真做品牌且把品質也做到一定水準之上的企業才有辦法賺取這個價格溢出。這其實是了不起的專業,只要製造端沒有涉及剝削或違法,人家有辦法把便宜原物料的產品賣高價是人家的能耐,畢竟是私人企業不是什麼公共政策,試圖透過輿論干涉者的意圖才應該被質疑與反思,不該一股腦地接受。

 

鼎泰豐一碗番茄蛋花湯漲到220元還是有人願意買單,我們應該感到感動而非憤怒,這代表台灣還是有餐飲業能做出品牌溢價效果。

 

如果台灣社會想不通這個道理(品牌帶來的符號價值遠勝過產品的功能),摸不透一蘭拉麵或鼎泰豐的高價關鍵在於品牌維護的用心經營(經商邏輯),恐怕只好繼續停留在低物價與低薪的惡性循環困境中。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勝率2%的陌生開發,您覺得是高還是低?-銷售故事系列三

By
on
2018-10-16

勝率2%的陌生開發,您覺得是高還是低?

-銷售故事系列三

 

文/Zen大

 

記得剛出社會時,曾經陪一位從事保險銷售工作的學弟到醫院的媽媽教室外面等媽媽下課,就為了發資料給這些媽媽。我在旁觀看,即便是跟育兒有關的資料,仍是拒絕的多而收受的少。

 

相信不少人應該都有碰過類似的經驗,在路上逛街時,碰到信用卡業務前來推銷信用卡申辦,或是碰到貌似業務的年輕人跟你說他們正在接受訓練,需要拿到你的名片(或其他東西)或請你收下他們給的傳單…。

 

不知道您是否會答應對方的請求?

 

我想,一般的情況下,應該是想盡各種理由拒絕甚至是迴避才對吧?

 

我也是,而且我過去跟很多人一樣,碰到這樣的情況,內心都會覺得歉疚,但實在不需要或不想給自己的資料所以回絕。

 

後來我對銷售人員的培訓比較有概念後,對於這些培訓的真正意義有了不同的理解。

 

這種名為陌生開發的培訓,關鍵從來不是讓新進人員發出去多少資料或拿回多少名片,而是練習在短時間內承受大量的被拒絕。

 

銷售業務工作是奠定在被大量拒絕的前提上,被拒絕是銷售工作的日常。頂尖的銷售人員也全都一無例外的經歷過大量被拒絕的情況,且直到頂尖時也還是經常被拒絕。拒絕永遠多過於接受,是業務工作的必然。

 

那麼,這樣的培訓是在培訓什麼?

 

是在培訓被拒絕後迅速恢復、不被挫折擊倒,不被害羞丟臉困住,不逃避面對客戶繼續勇往直前的挫折復原能力。

 

據說,陌生開發的勝率只有2%(而且已經算高了)。也就是每面對一百個陌生客戶只有兩個有機會成交,其他98個都會拒絕你。

 

如果你是銷售人員,你覺得這樣的勝率是高還是低?

 

一般人大概都會覺得如此勝率未免太慘?!

 

我過去也一直覺得這樣的勝率未免太低?

 

職棒頂尖投打守的勝率至少也都有個兩到三成,雖然也是勝少輸多,但不至於如此懸殊。

 

然而,幾年前我有機會認識一位證券業副總,他的一席話改變了我對陌生開發的勝率的理解。

 

我記得他跟我說,他很缺業績的時期,經常跑到他的營業所所在地的鬧區附近發名片和資料。他就是一直發,大多都被拒絕和丟棄沒錯,但是,慢慢他發現每發出一百張名片一定能夠收回兩個左右的客戶(跟他開戶)。他覺得勝率2%簡直太高了,因為他只要一直發就能創造客戶。發一千張就能有二十個客戶,一萬張就能有兩百個客戶,只要一直發就能接到生意,再沒有比這更容易的事情。

 

當一個人並不覺得被拒絕有任何挫折痛苦或想逃避可言,被拒絕就接著發給下一個,讓自己能夠維持如常運作,強大的挫折復原力支撐著陌生開發的大數法則的落實。那麼,在別人眼中很慘的2%勝率將成為可預期的業績根據,悲慘將被翻轉為必勝法寶。

 

實際上,陌生開發培訓過程也是觀察一個新進銷售人員能否撐過存活率的關鍵考驗(因此通常會放在培訓課程的中後段)。撐不過陌生開發的大量被拒絕產生的挫折感的人,最後能夠繼續留下來的人大概很少。因為只要從事業務工作一天,被拒絕永遠遠大於被接受。要不被拒絕挫折,只能接受拒絕為常態,不帶價值判斷的看待拒絕。

 

實際上,有學者研究發現,拒絕是許多人的第一反應,是無意識地就拒絕,沒有特別的好惡,只要不往心裡去,堅持下去,甚至原本拒絕你的人也會選擇再思考甚至接受,只要你沒有一聽到拒絕就放棄(當然也不是不放棄最後就一定能成交,最後不成交的情況還是很常見)。

 

我想,難怪有不少日後事業有成的人早年都是從事銷售工作而且做得很不錯,因為經過銷售工作歷練且能活下來的人,早就承受了常人難以理解的超旁大量的挫折,挫折對這些人來說習以為常,不以為苦,甚至以此為樂。既然挫折失敗都打不倒其意志,那還有什麼事情能夠難得倒這樣的頂尖業務嗎?

–銷售故事系列–

1.不銷而銷,樂於為他人助攻的銷售員

2.售後服務中藏著再銷機會

4.銷售工作想提高成交率,要靠處理拒絕力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生活有感想 寫作有方法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可以被稱為作家的一些根據

By
on
2018-10-15

可以被稱為作家的一些根據

 

文/Zen大

 

其實我是專職寫作五六年左右,才開始慢慢敢對外自稱作家,過去我總是說自己是文字工作者,或是文字勞工,不敢自稱作家,感覺作家很神聖,後來想想,一般意義來說,被稱為作家這個身分通常會做到以下一些事項,我幾乎都有了資歷,雖然是奇怪的版本,因此也應該可以稱為作家了吧?

雖然我對作家身分並沒有特別迷戀,只是剛好以寫作維生,做的是世人稱之為作家的行當而已。

 

1.持續寫作:

 

到今年已經寫了二十年,文章總字數超過百萬字沒問題。

 

2.得過文學獎:

 

雖然我常對外說我沒得過文學獎,其實得過一個,千里步道之類的文學獎,雖只有佳作,但就是試了一下寫文學獎的筆法,後來覺得那邊的路太辛苦且我對寫文學跟創作沒有很大的抱負,有得過就好。

 

3.出書

 

出超過三十本了

 

4.出書,且有海外版本

 

到目前為止有中國版,馬來西亞版,還有日文版,特別是日文版,就是有專門譯者翻譯了我寫的整本書。

 

5.出書且要暢銷(非必要條件),因為這屬於暢銷作家而非單純只指作家,但我有一本書賣破萬本,勉強在這個時代算是暢銷(而且是長銷,因為賣了十年才賣一萬本)。

 

6.有自己的專欄

 

目前專欄數量少了,但最多的時候同時有七八個專欄在寫,每個月固定刊出稿件超過三十篇,交稿將近六十篇。

 

7.寫過推薦序掛名推薦過作品

 

不少,不足一羅列

 

8.作品有授權給教科書使用

 

一次,最近有第二次被我婉拒了,但也可能最後還是會答應。

 

9.擔任文學獎評審

 

一次,也是有趣的經歷

 

10.接受媒體採訪或上廣播電視

 

都有…

 

11.靠稿費養活自己

 

不總是有,但有幾年寫稿量大的尖峰期,稿費收入有破百萬,也算是一個紀錄了(以非暢銷作家來說),因為寫的量很大才有辦法~

 

某種程度上來說,身為一個作家該做的事情該具備的條件也大致上都有了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

By
on
2018-10-15

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

 

文/Zen大

讓客戶用大排長龍來替自己的事業背書或推波助瀾,很常見,也不違法,但沒有倫理學方面的問題嗎?

 

在台灣,越來越多餐飲名店仿效日本,讓客人在外排隊苦候用餐。周末假日到百貨公司或名店門口看看,到處都有排隊人潮。

我指的不是不能排隊,而是好比說你可以發號碼牌給客人,讓客人在等待期間去做別的事情,差不多時間到再回來,而不是只能傻傻排一排在隊伍裡呆呆地等,畢竟生命所僅有的時間是很寶貴的,雖說排隊時可以聊天打電動上網,但如果可以自由移動,可以做更多事情,只是門口無法呈現大排長龍的熱鬧景象(更別說這往往會影響交通)。

現在的技術是做得到的,有些醫院就有線上系統可以讓病人查詢自己的預約號碼大概還要多久才會到,而不用掛了號之後,只能坐在候診室外面空等。做得到而不做,在排隊名店往往不是成本考量,而是別有居心。

所以,某些排隊名店我是完全跳過,那種試圖利用從眾的社會壓力造成流行風潮,讓大家都能看到我的店生意超好,讓一堆客人傻傻排對來替自己的生意滔滔背書的事情,早在大學時期讀了齊美爾的流行社會學和社會壓力和從眾性等概念之後,我就立志要翻轉內心原本的捷思偏誤,改設定成看到越多人排隊越感到厭惡(雖然這也是流行社會學裡的另外一種機制)。

 

只讓客人排隊卻不多體貼客人,這其實也是一種成本外部化與利潤私有化,特別是排隊區間會佔領到公共領域時。

 

賺錢名店明明能引進更多技術來協助客人購買,或緩解客人等待時的不舒服狀況卻什麼都不做,只打算把客人不購買時的排隊時間當成自己的活廣告,也許很多專家認為,就是要創造出這種風潮才能賺錢,但我卻覺得倫理上不是很能接受,當然,這是我個人觀感。

所以在這一點上,其實我很不喜歡日本的那些排隊名店,也盡量不想去排(有時候不是我能控制…,好比說其他同行有人想排在某種表決結果下就還是得去排),除了排隊很浪費生命之外,我相信有其他更替客人著想且食物也好吃的名店,更值得支持。

你想想,大熱天或大寒冬讓客人在露天環境下排上幾個小時的隊只為了買到一點點(往往還限量)食物,這是什麼樣的光景?

好像這東西好到非得讓許多人集體浪費生命來證明其價值,如果本身的價格並不特別高的話?

 

不久前發哥來台宣傳電影,大家都稱讚他好親切,搭捷運或是慢跑或是在路上碰到粉絲要求合照都來者不拒,且主動出手幫忙拍(發哥說自己拍會比較好看,其實發哥攝影技術學了很多年,平常就有在拍照的確會比一般人拍得好),之所以如此親切,發哥說是因為這些粉絲是自己的米飯班主,是買票進場看自己電影,讓自己有錢賺的人。

 

相同的情況,客人難道不是成就排隊名店生意滔滔的米飯班主嗎?並不是要求多麼特別對待,只是更善盡照顧客人與社會責任的安排,難道不應該嗎?

 

然而,大家越來越把花時間排隊當成獨特消費體驗的一環,為的是可以打卡上傳或日後跟人說自己曾經歷過的排隊經驗。

這也是為什麼有一些新開的店願意花錢找人來排隊,因為隊伍排很長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制約反應已經在不少人心中留下。

另外一些期間限定的展覽或是熱門新品開賣也都會引爆排隊熱潮,這裡面有些店家會善待排隊者有些就只是冷眼旁觀,我這裡想要說的是那些不善待排隊者的店家,不是完全否定排隊這件事情,排隊本身是因為商品稀缺性高因此人們渴望擁有下,必須前來排隊等候。

 

喔,附帶一說,如果是那種給超低價造成的排隊,那我覺得有回饋消費者,那個擺明了就是用價格補貼要製造排隊熱潮以賺取眼球,我這裡說的是正常購買情況下的排隊問題。

 

擴大來看,那些大剌剌的佔用公共空間做自己生意且生意滔滔的名店,我都盡量跳過不消費,這種不公平競爭優勢如果被鈔票肯定,那對於認真實在做生意的商家真的是另一種打擊,甚至搞不好還會有人稱讚因佔外部成本便宜而能壓低價格的店家有良心,而覺得把所有成本都如實附上結果售價比較高的店家沒良心。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儲蓄存的是未來人生進行選擇的自由度

By
on
2018-10-12

儲蓄存的是未來人生進行選擇的自由度

文/Zen大

儲蓄存的是未來人生進行選擇的自由度(機會成本),不光只是錢而已。

 

每一塊被我們在現在花出去的錢,都等於宣告其未來的機會成本/效益已經兌現,無法在貨幣本身進行複利效應的累積,因此,我們更應該思考的是,那麼在我們花出去的錢所換回來的物品或服務上,是否能創造新的累積效應?

 

如果完全不能創造,只是衝動性的購買,買了還堆在一邊根本不用,那就是扼殺我們的未來的選擇性自由度。

 

如果眼下買了之後所創造的效益,遠大於讓貨幣停留在銀行或金融商品上所產生的複利效應還大,那就是值得的花費。

 

衡量每一分錢的機會成本與投資效益,不光只是在金融商品的購買與變現,而是生活中的每一次花費都應該審慎思考,放長遠來思考,會找出真正有助於我們累積自己的實力與未來人生自主選擇性。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運勢向上走時累積資金給下滑時用 反之時累積能力給將來向上走時使

By
on
2018-10-11

運勢向上走時累積資金給下滑時用
反之時累積能力給將來向上走時使

 

文/Zen大

 

我是很相信景氣循環論的,而且,人的運勢可能如同景氣,有起有落。畢竟人是活在景氣循環系統中的微小能動者,不可能不受影響。

 

而如果說景氣差的時候應該蹲低學習,等待機會來臨時用上蹲低時所學的東西賺取報酬,那麼,當景氣運勢往下走時,就得用上景氣運勢向上走時累積的資金度過。

 

也就是說,往上走時累積之後向下走(低潮)時度日所需的資金,以便運勢往下走時能有餘裕度日,且能穩穩地累積下一次往上走時所需要的新能力。

如此陰陽互補,相輔相成,人生就能長久走下去。

 

企業或個人之所以無法走下去,往往是在這個互為表裡的循環均衡中疏忽了某一環,好比說向上走時賺取了資金卻忘了儲蓄不時之需,等到向下滑時為了資金焦頭爛額,也就沒了心力學習下一次向上走時所需要的能力,導致下一個週期降臨時,沒有足夠的能力或資金繼續走下去。

 

至於財富自由,可以說是已經擺脫上述循環,自由生活的光景吧?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逆社會觀察

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務…

By
on
2018-10-11

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務…

文/Zen大

人的意見大多是既定的,且是在系統性的資訊接收模組下沉澱而成的,故而不是一個外人的一席談話就能輕易扭轉,外人能做的頂多是播下動搖的種子,而非想說服對方改宗。

 

如此感嘆是起因於今天早上看到某篇文章,說一個學者去按摩時碰到師父跟他說了一番中國強的論述,她忍不住學者性格跟對方說了一些,後來自己忍不住決定暫停服務,還給了對方一堆小費卻被指是南部來的台獨份子。

 

雖說故事中後來又出現一個樂天知命的計程車司機緩解了學者的焦慮,但我想說的是,學者可能需要多學接地氣的庶民溝通方式,以及人與人之間的日常閒聊對話術,如果真的有心改變這些所謂的庶民的話?

 

好比說,有人就有提到,應該提醒對岸造假氾濫已經嚴重威脅同為俗民百姓的普通人的生活,作為提醒中國沒有一定那麼好,應該更有帶入感,而不是直接談那些概念或國族等大議題的另外一種觀點,對學者來說很普通的抽象思考,對俗民大眾來說是欠缺此類資料庫的。

 

其次,今天我們花錢買服務,閒聊不是不行,但也可以不要聊,如果今天是一次性的服務,未來根本不會跟對方有來往,那就請對方安靜閉嘴就好,因為對方可能有其生活脈絡與背景,不太可能在短短一席話中完成思想改造。

 

跟俗民大眾溝通是漫長而痛苦的事情,語言要調整不說,還得見機行事,不是貿然聽到對方說了一個跟自己不同意見就改變了,要看脈絡。

 

學者是好心,也很急,但這種大結構的事情,真的不用太操切,放下那些焦慮會好一些。

 

我這人在日常生活中碰到泛藍或深藍的勞力工作者試圖跟我說明他們的觀點立場時,我都笑而不語,通常對方也會有分寸的安靜,否則要是你碰到更紅的民眾怎麼辦?好比說我搭計程車就碰過兩次在看央視節目且擺明自己很紅且認真宣傳中國強的人,難道真的要跟對方辨論嗎?

 

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務…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