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生活有感想

Img 2189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在地想出版

做個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幾兩重的人

By
on
2019-10-15

人到中年,回顧前半生,挑了一條不算好走的路(寫作/Soho),還算僥倖,沒有出什麼大狀況。

如今想來,應該就是我在大多數時候,都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幾兩重,不會去瞎信天上會掉餡餅或有白吃午餐這類好事,不會覺得自己是萬中無一的天才,不會想靠著攀附派系山頭幫自己換到工作,更不會覺得萬中選一的暢銷好運會落到自己頭上。

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我的估算非常保守,以避險不出錯為最高指導原則,不能把人生的未來發展賭在不切實際的過度樂觀,甚至要讓自己刻意悲觀,盡力壓低預期,才可能稍微克服人性中的過份自我感覺良好、過分樂觀,特別是我自己家庭情況也不允許過度樂觀或承受輕忽大意造成的失敗。

在做重要的做決定之前,慎重考慮各種行為選擇背後的風險,務求降失敗可能性降到最低,寧可少而確定,也不賭報酬高但風險也大的。再加上運氣好,貴人相幫,一路走到今天。

以下說說我自己的事情,雖然有一些講過很多次了,但從避險跟自知之明的角度重新回顧,會有不同的體會。畢竟,文字才華比我高的人一堆,卻沒有多少人能夠在職業寫作這個領域上持續堅持十年以上,而且在沒有暢銷書沒得過文學獎的情況下,單靠勤勞耕耘,大量寫作,光靠寫稿出書,年收入也能有過破百(當然不是一開始,大概花了五六年左右的時間)。

好比說,不少人想走文字工作,優先都會考慮去參加文學獎,我很有自知之明,除了第一年有稍微嘗試過幾次,很快就知道,那不是我能挑戰得起或進入其中能安身的領域,早早就選擇放棄文學獎。

好比說,有些人想當作家,會幻想出書後能一炮而紅,書能暢銷熱賣,可以靠版稅維生,因為我還年輕的時代,台灣有些暢銷作家的書很能賣,且的確有一些人一炮而紅,名利雙收。

而我則知道,那些是有才能有極幸運的少數人。我這個連統一發票都只中過一次一千塊的人,沒有那種強運。

我不能奢望自己能夠成為第一等級,而是在三四流之間,能持續出書不會被婉拒的情況下,必須以書絕對不會暢銷但又有出版社願意幫我出下去作為前提,盡可能爭取大量出書,寫的東西能賣得出去就好,不求暢銷。

所以,十多年下來,出了四十幾本書,有少部分書僥倖能二三刷,甚至十刷或再版,或有一些海外版權。其他絕大多數則是一刷就結束,至少能賺到基本稿費。

為此,我開發出能在兩周到一個月內快速寫完一本書的技術,同時還能兼顧手上其他文稿工作。

不能掛名的代筆或企劃組稿類型工作我也都做,有收入比有名氣重要,是我對於自己的能耐的判定。而為了讓這樣的我能在市場上有一席之地,寫得快,橫跨主題廣且文章堪用,能幫忙救火是我自己的設定。

寫作的類型也不限,有錢能寫我就寫,且最好是比較少人競爭的冷門領域,所以一開始我寫了不少出版觀察書評書介與時事評論,十多年下來,也寫了不少(書評書介少說寫了超過一千篇,出版觀察也寫了數百篇)。今天可能很難理解,但是在我二十年前剛投入文字工作時代開始兼差寫稿的時代,書評那些東西都是冷門領域,是苦差事,知名作家多半不願意做,不若今天評論與書評的熱門且多人投入,還樂於無償供稿!

再說遠一點,考上台大的研究所之後,我很快的判斷自己沒有走學術路的能耐,開始大量打工,累積未來轉進出版業所需的資歷。

只求畢業就好,成績其次,盡量在資源豐厚的地方累積自己日後用得到的資源跟能力。

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沒有才能,知道自己個性外貌不討喜,不懂攀附與結交人脈,所以大量讀書,不能比別人懂得深,那就要追求比別人知道的多更廣(當職業作家,什麼都要能寫,不用深,但要廣,接觸領域多)。

大量寫作,既然能力遠不如其他人,那就比任何人都認真寫,寫得多,且不求流芳百世,但求能換得稿費即可。

大量投稿媒體或徵文活動,除了文學獎,能投稿的都投,從實戰的退稿中累積練習被拒絕與挫折復原力,讓被拒絕成為日常習慣,以此戒除從事寫作最容易出現的大頭症。

每天都要記帳,收入與支出,存款與應收帳款,完成的工作量等等,讓生活以工作為核心建立一個全速運轉的系統。

不放過任何機會,只要有人找我寫,不管是代筆還是可以掛名,不管是單篇文章還是專欄抑或者出書,都做。

不要怕被嘲笑,堅持變現優先,因為沒有可以靠的家世人脈或才華,只有持續不斷的寫。

除非與基本信念牴觸或違法,否則,不拒絕上門的工作,當然,沒有報酬的工作不接。我可以賺錢後捐錢給需要的人,但不做沒有報酬的工作。

沒人給工作,那就自己投稿,沒得投稿,就寫部落格。總之,就是每天寫。沒人要看就當練筆,只要有寫就有進步,能寫就是福氣。

沒在寫的時候,就學習,就進修,就讀書,每年大量的讀書,看資料,將持續學習內化成生活中的習慣,讓每天都能進步一點什麼成為一種日常,用量的長期累積來克服能力的不足。

一如幕之內一步,永遠當個挑戰者。

既然選擇了最不安穩的工作型態,那就要徹底接受焦慮與懷疑會不斷在腦中迴旋,與焦慮共處之餘,找到能活下去的最可能方法,徹底實踐,割捨其他不必要的,專心致力。

人貴自知,不幻想也不空想,不追逐短暫潮流,不跟風,認清自己的能耐與局限,按照自己設定的目標與執行策略,腳踏實地,勤懇努力用對方法打拼,設法一直留在場上,撐到撐不下去為止,就是我一路走來所堅持的信念。

無徳無才無背景無人脈無名氣卻能撐下來,一切的前提,都是人貴自知,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以市場上給予的實際報酬作為下一步的決策判斷依據。

或許一點都不帥氣,也沒有名氣,品牌形象也看不出來,但是,帳單可以繳得清,日子可以過得下去,毋寧才是最實在且最有底氣的事情。

古希臘哲人說,認識你自己,其實就是在講,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

不要自我貶抑也不要過分自我高估,恰如其分地知道自己,如此才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生存之道~

關於Soho生涯的方法學整理,我出了一本書,還有一個線上分享會,有興趣可以參考看看!

Pc1 L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省出好生活 千年京都事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比起快速退燒的快時尚,我更喜歡始終如一的基本款

By
on
2019-10-04

(圖片取自一保堂官網)

記得優衣庫剛來台灣時,因為好奇,跑去逛了逛。

之所以好奇,是因為居家休閒服飾,早年我都買佐丹奴、NET等台港系的平價品牌,早年質料還不錯,都能穿蠻長一段時間。

逛了之後,買了一些內衣褲。不過,穿沒多久(還不到一年),記得洗過幾次後,布料明顯變薄變鬆,就淘汰了。

剛好剪裁也不適合我,就沒再買過了。該公司服飾品質日後有無提升,沒有多留意。雖然偶爾路過也還是會逛逛看看,但沒有特別想買。

在快時尚界品質還算相對良好的優衣庫尚且如此,其他幾個歐洲系的快時尚品牌登陸台灣後,我也都跟風去逛過,畢竟那些都是經常在書中讀到的成功品牌案例。

結論是,也許這些歐洲系品牌設計多了一些,但材質與車工於我來說實在不能忍受,即便便宜,款式多元且常更換,對我來說,那並不具吸引力,因此,一件都沒買過,甚至覺得很失望,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快時尚的成功?

有些人說,快時尚的東西便宜,因為便宜,就算壞了也不會心疼,而且可以買很多款式,這樣真的比較幸福嗎?

人會為了心愛的在乎的事情的逝去難過,不好嗎?

可以有很多壞了也不會心疼的便宜東西,整個房子都充斥著壞了也不會心疼且注定很快就會壞的次級品,生活起來又是何種品質光景?你會希望自己的生命活成一種壞了沒關係,不會心疼的便宜貨嗎?

後來這幾年,居家休閒服裝我則改買無印良品,材質與車工相對於價格和使用年限,我覺得很划算,一件衣服常常穿到八年十年。小有破洞我也繼續穿。

或許時尚產業的人會笑我這種購衣哲學,不過,一來我不混時尚產業,二來我只穿基本款與基本色,三來工作用的服裝我另有購買的品牌(價格與款式都可以算是高級貨),所以,並不在乎那些所謂的嘲諷,我更在乎東西的品質與耐久性。

因為,我希望我喜歡的東西能夠長久留在我身邊,而我買東西來用往往是因為我看了喜歡,而非品牌或當下流行。

追逐流行,更希望把流行符號穿身上表現自己的時尚感的人或許無法理解,但是,那也沒關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我就喜歡萬年常青的基本款路線。只是王爾德曾經說過,時尚是一個醜陋得讓人難以忍受的領域,因此我們每隔六個月就要將它改頭換面。王爾德要是活在今天,這句話的後半段得修改成每隔兩周就要將它改頭換面。

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您是否有發現?過去曾經被當成流行尖端的事物或風格,過十年再看反而有說不出的落伍與不合時宜?反而是極簡基本款,歷久不衰。或許後者的評價一直持平,沒有飆高過自然也不會摔下來?!

記得2003年第一次去京都,買了一只木碗,對當時的我來說要價不斐(如今回頭看也不算便宜),但如今依然很好用,且還像新的一樣。

後來多次去京都,讀了許多關於京都人生活的書之後,越來愈喜歡那裏的人使用物品的方式。京都人會認真地挑選並對待自己所挑選的物品,生活中的必需品,盡可能挑選好用且價格合宜又能長久保存的,任何器物都不馬虎,也都認真對待,真的用壞了也會好好送它們最後一程。

好比說我很喜歡的一澤帆布包,多年來都是基本款,一個可以用很多年,耐重性強,價格也不貴。其他像是碗筷、廚具、家具、茶器什麼的,也都是素雅簡約為主,歷經歲月考驗卻不退流行,品質堅若磐石,真的壞了要修,也絕對找得到工匠修補。

惜物的精神,在京都被徹底發揮,食衣住行,起居坐臥,所使用的每一方器物都是那麼典雅沉穩而不過時,且耐用。

這樣的惜物精神,很可惜的卻也是世界上其他許多標榜流行與快時尚的城市人所拋棄,我們被方便與便宜等文宣口號所綁架,認可流行時尚的推陳出新,覺得新與變化越多愈好,即便款式越來越怪異,品質越來越次級,東西越來越不耐用且不能送修(師傅會跟你說,修不如買,堅持要修,也會跟你說沒有零件)。

再來思考一件事情,在京都或日本的工匠,傑出者能夠得到令人尊敬的名聲,收入與日子也不會過得太差,雖然每天看似反覆打造同樣的工藝品,但卻精益求精。

另一方面,快時尚的製造者又如何?許多人發現,快時尚的製造工廠遠在他方,且多在落後貧窮國家,工人拼命工作卻只能賺取微薄收入,連溫飽都難,原來我們可以快速大量購買的便宜產品,是將成本轉嫁給這些人承擔?

我們其實被廠商設計的計畫性報廢與創造性報廢所制約(知名案例就是1920年代美國的燈泡公司聯合成立了一個壓制燈泡壽命在一千小時的聯盟,產品若奈耐用會罰廠商錢),我們買了一堆看起來好像還可以但便宜的東西,用沒多久就壞了或因新款式上市而不喜歡舊款式,丟掉舊的再買新的…。長久下來,其實花費了更多錢,浪費了更多寶貴的物資,破壞了自然環境,得到一堆其實沒那麼喜歡的東西,卻也把我們的慾望養得不正常肥大。

惜物精神應該好好撿拾回來,好好發揚光大的重要價值。

使用好的廚具烹煮好的食材,裝盛在好的餐具,坐在好的家具,面對美好的風景,每天三餐皆是如此,即便粗茶淡飯,也是人間至味。

這種極簡,其實是一種極致的美,在貌似重複累積下獨特的美好體驗,沉澱出獨特的質地,不是三天兩頭換亂一堆包裝看似新穎的次級品,所能夠拼湊出來的生活質感。

或許你說我真的沒錢,只能買便宜貨,那麼,試著從中找出相對好且能長久的東西,以愛惜之心使用。只要能延續物品的壽命,只要是根據需要與真心喜歡來挑選(近藤麻里惠所說的怦然心動整理術,其實也能當成購物標準)。

況且我相信,世界上還是存在著價格合理品質合宜的好東西,只是得耐心去找尋,用我們的行動去支持,令其可以長久活下來,服務更多的人。

生活環境中所擁有的每一樣器物看似都很簡單,卻都是用心之作,使用之人也極為珍惜與用心,這所有一切交織而成的極意,就是事物本質的具現,也是美的終極展現,勝過各種繁複符號堆砌包裝,也能讓人心沉澱,鍛鍊出判斷真正重要好的美的東西的能力,不被繁華世界所迷惑。

不一定真的很貴,但可能會比用過即丟的次級品稍微高價一些,可是,如果挑對適合自己風格的產品,耐用且百看不厭之外,還可以與自己生活環境巧妙融合為一體,給人一種一切恰如其分的舒適感受。

前一陣子,我買了一個京都一保堂茶行出的瀝茶水的器具(特製茶漉),1700元日幣(最近價格好像調整到1800日元+10%消費稅),也須是相對稍微高價了一點,但品質做工與款式都很棒,重要的是,每天用自己喜歡的杯子泡茶,用看了舒服的瀝茶器具盛裝茶葉,把茶喝的好喝些,日子過得有品質一些,不是很開心嗎?認真要換算價錢,其實比在馬路上買手搖杯便宜的多!

真正重要的生活必需品,必須一點一滴地根據自己的需求與狀況和能力用心挑選,挑到合適的之後,以愛惜之心,長久的使用下去,好好的保養維修,因為是喜歡才買,希望喜歡的東西可以一直陪伴自己,而不是喜新厭舊的三天兩頭換季出清(這樣的感情未免太廉價,太自我中心,且太破壞環境,又傷害口袋中寶貴的金錢),認真長期的使用,你會發現,無謂的慾望將會減少很多,生活會開心很多(因為被喜歡的好東西圍繞)。而這樣一點一滴累積、沉澱出來的品味,將會助你經營出無可取代的人生質地!

且長期來說,總花費可能會比買一堆很快就壞的次級品便宜。

(除了書之外,我的生活中持有的器物並不多,不過,因為書很多,好像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書是在人類社會算是一種特別的物品。)

71233522 10218787468651625 973539042983411712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我就是個普通人,只是剛好選了文字撰寫作為謀生工具…

By
on
2019-09-30

能靠自己寫稿賺取稿費收入維生的作家,不管寫什麼主題、市場對作品的評價如何,我全都很尊敬。因為我是從同為寫作人的角度看,知道這些前輩先進的生活有多麼不容易。

西原理惠子就是其中一位我很佩服得插畫家(他的故事曾經有改編成日劇上演,主演是山田優)。西原從畫一張五百日幣的色情插畫開始努力,還沒能靠畫畫維生時,有空就去打工,只要能活下來繼續畫的事情,他都願意做。

從他開始畫到能夠靠畫畫維生,花了五年的時間(達到月入三十萬日幣),達到新的收入境界後,人生周遭往來的人也變得很不一樣,自己也獲得提升(或說救贖)。

西原的奮鬥史,讓我想起自己的寫作生涯,某種程度也很類似:人棄我取,徹底專研冷門領域(至於我做過哪些文字工作,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關於我的介紹)。

首先,一開始是靠鑽入自認或真的有才華的寫作人不會想碰的領域(書評、出版觀察、資料庫撰寫、代筆、公關公司轉包案件、組稿企劃…)跟方式(大量投稿媒體,而非等邀稿;也不投文學獎,不擠任何圈子),拼命的衝量(好比說光是書評書介我就寫了將近兩千篇,職場或兩性文章也都寫過數百篇,時事評論也寫了超過一千五百篇),累積出的寫作廣度跟速度,才能在稿費低廉的環境中,勉強換到能夠活下去的生活費(當年冷門的領域,如今有些未必就是)。

只要有稿費就寫,不會嫌錢少,所以,一個字五角一篇兩百元的稿子我寫了很多很多,因為好寫好賺,十分鐘就能寫完一篇,自我安慰的換算成時薪,其實也不算少。

後來,開始能接到十倍以上的稿費的稿件,且因為已經能大量快速的寫,所以也接了不少,多虧當年沒有嫌錢少時期的鍛鍊,才有這樣的速度跟耐力大量寫下去。

聽說有些人會標榜稿費一個字沒有多少錢不寫…,這種奢侈是我無法想像的高人世界。

說起來一點都不酷,大量投稿媒體時期,我常常徒勞無功的寫了很多被退稿的東西,甚至被要求永遠不要再投稿,還被倒帳騙稿,稿件刊登之後該單位卻倒閉收不到稿費,被寫作界或出版界中很厲害的先進嘲笑、看不起…,這些我都不在乎也都了然於心,既然選擇身處這個領域的底層,只想著累積稿費與發表量,只想著想辦法活下來,就不可能去在意無意義的名聲或面子之類的東西。

後來開始開課也是,既有行規跟慣例我都不懂,就是埋頭做自己可以做的事情,盡量做,想辦法繼續留在場上奮鬥,僅此而已。

從不當自己是人才,知道自己很平庸,沒有想過會暢銷或走紅,當自己是圈子裡最沒能力的後一名,沒有包袱或面子,所以拼命學習,努力寫,大量發,就是想付清送到眼前來的帳單而已。

西原說,當他存到一百萬日幣時,覺得自己終於有資格生病了,我也很了解那種心情,當手頭預算拮据,常常要考慮之後的帳單支付時,根本不可能有餘裕生病躺在床上休養,每天都得有具體能換稿費的產出,一天都不能從戰場上退下來。

我知道不少創作人都很自負,覺得自己是天選之人,不出世的英才,國家社會市場都應該給予禮遇或補貼…

我有自知之明,自己是個毫無才華的普通人(充其量就是愛讀書了一些,讀了很多書),只是剛好選了寫作這個主題賺錢養家。我沒有打算寫什麼流傳後世的偉大創作,只是在靠文字維持社會運作的世界裡,靠寫些協助社會運作的主題糊口罷了!文字就是個謀生工具,而我是徹底在這個圈子的底層勞動者,靠自己的腦子跟雙手賺錢過日子。

快速寫作的秘訣

超快速讀書法

Img 2151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最糟糕的負面思考,是你該按照我的標準改正…

By
on
2019-09-27

這些年碰到一些凡事都先從質疑的角度出發否定別人的人。

以前我還會想解釋解釋,後來我就只是省略忽視跳過,不要浪費自己寶貴人生去讓自己不開心。

就是有些人看到跟自己價值觀不合但其實並沒有錯的事情,就習慣性的引用自己的價值觀對所看見的事情下負評(唯我論,覺得自己的價值觀放到世界也一體適用)。

好比說,看到人家家裡書很多,就說人家有囤積症,自己是斷捨離派等等。

我覺得這才是真的不好的負面思考,從自己的好惡出發斷人長短的慣性負面切入評論法。即便這人所引用的觀念客觀上來說是正向的、一般意義上來說是正確的,卻因為誤用而成為負面的與批評的,是不可取的。

最糟糕的負面思考,是我覺得你不對不好該按照我的標準進行改正…

真的碰到不好不開心的事情,會有一些負面想法出來,其實是情理之中,這種客觀的負向思考在我看來是對風險的評估,是一種思考進程。

但對於上述那種不說也不會怎樣卻硬要說,硬要挑別人的毛病,用自己的主觀去套讀別人的事情且看出負面意涵,就滿糟糕的。

而且,這些人還會覺得自己心直口快,沒有惡意,是為你好,自己是好人。

人生有些關鍵時刻必須選擇神聖的跳躍,先試試看再說。

只是以既有已知去質疑或否定未知,最後只是畫地自限的或在自己一個小圈圈。

在裡面的人也許也是快樂的吧?

但是已經在外面的人,絕對不想再回去。

一如柏拉圖的洞穴寓言。總之,就是會有人不相信,根本無須辯解,對想改變想相信的人說就可以。

只要自知沒有騙人,真的對人有益就好,對方要怎麼想,甚至要反過來糾正你的想法去順從他的想法,也是他的自由,不理他就好。

885x658 185638679968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逆社會觀察

2019年7/8月份統一發票中獎號碼

By
on
2019-09-25

如題…

照片轉引自中央社

祝大家中大獎發大財

有中大獎的朋友,記得跟辛苦人或公益團體分享分享~

上帝祝福大家~

52572737 10217124976650364 1906578361136709632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不求滿貫砲,但能確實持續擊出安打

By
on
2019-08-28

說起來,如果讓產品超級暢銷是打出滿貫全壘打的話,人到中年的我,好像還沒打過滿貫全壘打。

 

可能就連全壘打都沒打過,最多只有三壘安打左右(有個作品的累積銷量接近暢銷的數字了),更多時候,都是在揮棒落空與一二壘安打的情況下掙扎著。

 

雖然說,即便揮出滿貫砲的高手,揮棒落空的機率也是大於打中,但因為滿貫砲夠吸睛且獲利驚人,因此能夠彌補並掩蓋掉揮棒落空時的損失,總體上來說,利潤與名氣都雙收。

 

至於像我這種大概只能落在二軍第七棒左右水準的職業打者,打不出滿貫砲,成不了明星選手,想要活下來唯一的辦法,就是降低揮棒落空的比例,穩健地打出比其他人都更高的安打量,也就是說,持續揮出安打,可以持續上場打擊,不要因故丟掉上場機會,確實做好自己該做的工作,盡好本分。偶爾一軍相等席次的明星球員需要代打時可以升上去打一陣子,這樣的水準。

 

的確,明星才有辦法賺到那些因為光環外溢而滋生的衍生性收入,配角就只有本薪加上偶爾的分紅,但是,只要不鋪張浪費,確實管理好成本支出,不要忌妒強者的收益遠高於自己,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二軍第七棒也是一個很不錯的工作。

 

應該是很多人知道的故事,當初鈴木一郎在日本打球時也是能夠大量擊出全壘打的第四棒明星選手,然而,當他轉戰美國職棒大聯盟後,務實的評估過自己的實力與大聯盟的整體狀況後,擬定了新的策略,從此以每季確實拿下兩百安,站穩第一棒次,確實幫球隊上壘,作為自己的新定位。

 

連續超過十年以上的兩百安紀錄,另類的自我設定,讓鈴木一郎去到美國後依然能穩居自己的一席之地,即便不會是超級明星球員,但也依然能夠發揮。

 

現實生活是很殘酷的,能夠成為萬眾矚目的主角者只有少之又少的天選之人,多數人都是配角,不,甚至是連配角都稱不上的雜兵獲觀眾而已。對我來說,能夠持續上場比賽且拿得出成績不至於一直揮棒落空而被換下場,已經是很幸福且感恩的事情。

 

認清事實,並不可鄙,知道自己的實力,確實根據自己實力與環境,找出最適合自己生存的方法,比好高騖遠的做白日夢其實是放棄人生,我覺得更加了不起!

 

投身寫作工作以來,我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是萬人矚目的明星型暢銷作家。

 

甚至可以說更早更早之前,我就知道自己的人格特質與處世方式,並不有利於社會生活或商場競爭的開展,雖然也許奮力磨掉自己的菱角也是可以,但我選擇以強化能力,精準設定定位與商業模式的方式,接納自己的短處而不強行在還未成熟的時候改變自己。

 

承認並認清自己的局限並不丟臉,假裝侷限不存在,甚至強行逼迫自己改掉侷限,以符合社會主流價值觀的作法,如果成功了當然很好,但若失敗了卻可能遭來更大的生存風險。

 

世人都更加關心並崇拜主角,我則認為,能夠做好稱職配角,成為不可或缺的配角,也是一種生存之道,且符合更多像我這樣能力有限的人的需求。

 

我對自己的職涯設定就是不求暢銷或成為世界知名,不求成為能夠連續打出滿貫砲的高手,不會成為扛組織業績的明星員工,而是確實做好自己能做的工作,輔助組織或客戶業務運轉順暢的人,畢竟,二軍球團的第七棒次也是需要有人打,扮演好這個角色。而且說起來,能夠持續上場比賽這件事情,本身已經很不容易,這可是個超競爭世界,多的是擁有才能又肯努力的人。

Getimage (1)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日常生活的決策更像下注而非下棋…

By
on
2019-07-02

說到賭博,很可能有不少人都有自己的想像,錯誤的想像,陷入賭徒謬誤的想像,以為能夠靠高賠率的一把變成富豪…

 

實際上,賭博是更為縝密而複雜且枯燥的冗長過程,下注者得觀察各種資訊碎片,在腦中形成自己的一套假設,透過少量下注驗證假設,反覆測試,等待自己勝率大的時機降臨時,再出手相搏。

 

然而,也不必然一定能贏,對手可能運氣或實力比你更好,即便你覺得勝券在握,卻還是輸掉了賭局。

 

所幸,你賠掉的並非全部,而是可控的損害範圍之內,你可以繼續長期抗戰,最後靠著累積起來的勝率,帶走賭金。

 

實際上的賭局,需要考慮很多,才能夠設法求勝,因此,高勝算決策的作者安妮杜克認為,日常生活的決策其實更像賭博下注,而非我們以為的下棋對弈。

 

他說,對弈太過透明了,什麼決策都在棋盤上讓人看得一清二楚,雖說勝負也要靠本事,但卻比較不像生活,因為生活中有很多決策,即便滿有自信,卻還是可能敗給了不可知的意外風險。

 

因此,安妮覺得,想提高生活決策的勝率,應該向博弈學習,甚至在生活中,試著跟人挑戰一些賭局,好比說熱愛城市生活的你願否搬到無聊的鄉下住一年?贏了可以有巨額賭金。

 

唯有下注,也就是輸了會有切身之痛的決策,才能夠驗證人使出渾身解數思考之後的決策是否真的正確?也才會讓人願意使出渾身解數!

 

安妮認為,光是改從下注的角度來進行決策,就會很有幫助。下注輸了會賠錢,會有切身之痛,正符合黑天鵝效應作者所說的一個理論,會有切身之痛之人說的話,才值得聽,也就是說,這樣的決策思考流程才是值得人們好好審視與分析的。

 

並且,下注是讓人只能以結果論成敗,不能有其他藉口或理由。讓人養成以結果作為評估當初決策的指標,這會讓人更聚焦在效益上,而非某些漂亮空話或大道理。

 

想贏,需要有好的夥伴協助自己看清楚局勢,要敢於挑戰定論,走偏鋒,且敢賭一把的勇氣,這些都是我們平日裡比較迴避的決策方案,卻是值得深思。

 

我自己很喜歡一套日本漫畫詐欺遊戲,說的正是團隊合作進行對弈,看破規則中的漏洞,找出下注後的致勝法的作品,非常有趣,可以跟高勝算決策以及一些相關作品如隨機騙局、狂賭之淵、金錢心理學、愚釣、勝算、魔球投資學等書一起讀,應該會有很多收穫!

 

總之,撇開無謂的道德應然,善用下注思維,審慎斟酌並且做出自己的生活決策吧!

 

別忘了押上賭金,讓自己感受一下失敗的切身之痛!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決策要在能夠主動時就下,不要被迫下…

By
on
2019-06-27

日昨掉了手機(有沿路回頭找過,根據我的判斷,最有可能掉落水溝,溺斃了~),趕著去辦新手機,回家後,針對這次掉手機事件,仔細想了一下,原本是可以預防的。

不是掉手機當下的應該更注意(當然也是應該更注意才對),而是原本幾個月前我就打算換手機,當時手機就摔了,螢幕裂了,且也用了幾年,是個汰換時機。

但因為陸續發生一些額外用錢狀況,加上手機堪用,於是我的窮人意識遂告訴自己,再撐久一點。

如果早點換,今天拿的是新手機就應該不會以那種方式遺失。

雖說遲早都要換,掉手機也是個契機,但是,掉手機是種沒做好風險管控的意外與失策,且原本是可以管控好這個風險。

雖說文件大多有備份,但我記了多年的數位帳款記錄因為一時不慎操作失當,全被我洗掉沒能下載到新手機。

如果是原本的換手機流程,資料的轉移會更順暢且不會出狀況(通常會讓門市人員處理)。

學到的教訓是,決策還是在游刃有餘的時候主動下,會好過被迫因應,今天也因為突然得換手機耽誤了後面的行程。

再好比說工作,是否要離開一家公司,決策的主控權應該抓在自己手上,在自己看出公司狀況時就果決離職,而不是拖泥帶水,最後反而被公司或環境決定,結果反而覺得嘔!

人生中的決策,盡可能操之在己,自己看出環境與機遇的變動而做出選擇,而非被人或被環境機運決定,即便有狀況,也能有更多時間跟餘裕因應。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安坑好生活

有很多人覺得,選誰不都一樣?

By
on
2019-06-17

文/Zen大

有很多人覺得,選誰不都一樣?

我得說,真的不一樣。

就說說我住的社區,住了十二年,多年來,就兩批人輪流擔任。管理社區的作法就是,必要的花的錢盡量壓低成本,例如找保全公司進駐這件事情,或更換電梯,管委會只想壓成本,今年換掉之前負責管理社區運作的公司後,今年的公司,真的是十多年來最糟糕的一家!

(對比上一家更是天差地別,上一家算是各方面都做得很好,可以說是十多年來最好的一家,但卻還是不敵價格競爭被換掉了/台灣社會的另外一件可悲之處,好不容易有好廠商忍受了一堆要求而順利進駐,只得到免競約續約一年就又被幹掉了,而今年這一家則是每一項都不敢恭維)

進駐後不斷出狀況,進駐已經超過兩個月還一堆事情沒搞定,保全看起來一點都沒有讓人安心感,做事動作慢,有不少都反應慢好幾拍,反映社區的設施問題也完全不想處理(好比說某次我家老婆大人被新電梯困住,按求救鈴沒有人回應,後來好不容易電梯又啟動能夠脫困,向警衛室反應卻只說他們去試過了的確有問題。我家老婆大人說,那應該張貼告示提醒住戶阿,或是暫時將電梯圍住不要讓住戶誤搭阿。對方沉默不語,不打算動作),自己覺得沒問題就沒問題了…

而本次社區請的清潔打掃人員,不是年長的長輩就是外配新移民(前兩天我在樓下碰到一個年長的清潔人員一拐一拐地走路,看得是很心酸),我沒有歧視,只是以我對社區某些住戶素質和態度的理解,覺得這些人來承擔清潔工作會是辛苦的勞務。

更慘的是電梯,這個從社區點交後就長年一直在存的費用,明明付得起錢買比較好的,但社區當時得管委會卻強行讓住戶選了某一家其實比較不好的電梯廠商(那個投票的引導意圖太明顯到讓人不爽)。該廠商接單後,整個社區的電梯更換時間已經過了一年,完成率不到一半,且不斷出狀況。

好比說我住這一棟的兩部電梯,快一年才都換好,且第二部電梯隔了很久才拿到執照,這將近一年時間就是一堆住戶等一部電梯,等到天長地久,等到了又客滿只好再等一次,浪費大家時間跟消耗大家耐性~

選誰來管理與執行真社區運作真的都一樣嗎?

只追求眼前小讓利或是給付的好處或比較省錢,就出賣整體的長遠的利益,真的沒關係嗎?

我只能說,那就祈禱運氣一直很好都不會碰上狀況吧!

小小一個社區管委會的人選與團隊都如此,更別說市政跟國家…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您今天儲蓄運氣了嗎?

By
on
2019-06-01

您今天儲蓄運氣了嗎?

 

文/Zen大

 

記得是在準備有錢人讀書會的時候,在閱讀書單裡的其中一本書提到一個讓我覺得頻頻點頭稱是的概念。

 

這本書說,人應該要儲蓄。

或許你會說,這不是廢話嗎?

可以說每一本談理財投資或當有錢人的書都會談到儲蓄。

嗯,不過這本書談儲蓄的方法有點不一樣,除了談常見的應該先存下收入的10%外,還格外體恤的說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真的很窮的人,沒辦法存10%的話,想辦法一天存一塊錢,因為,作者說,關鍵是存錢這個動作要持之以恆,因為存錢是在儲存幸運,我們存的不是錢,乃是運氣。

我覺得很有道理,而且我後來擴大解釋了這個概念,我認為可以儲存運氣的不只是存錢這個動作,任何積蓄正向能量的事情,都能儲存幸運。

好比說,自發的誇獎或感謝人,或是捐款給需要幫助的人(這次存錢在他人身上的概念),讓位給需要的人,讓其他人優先自己殿後,幫人禱告,說好話做好事,幫助人卻不求回報…其實也是在儲存自己的幸運。

不一定要做很偉大的事情,好比說,馬路上許多人爭先恐後,我們就讓這些人先走。排隊結帳時,不急著去搶排隊人數最短的那條結帳軌道。看到捷運站賣大誌的街友跟他買一本。搭計程車下車時跟司機說謝謝或是給車資的時候給個整數。搭電梯的時候幫其他人按個樓層。幫同事或家人開門或擋車。挑本書讀幾句,把書裡覺得有用的金句記下來用在生活中等等,就好像雖然存不到10%但還是可以存一點零錢一樣。

因為當我們對世界發出善的能量,有一天它可能會帶著更多的正向能量回到我們身上,善意的能量的儲存是零存整付的概念,跟我們平常儲蓄,積少成多同樣的原則,一直不斷存,某天,就跨過了那個門檻,向上晉升,能夠存的額度就變大了,人的器量也提升了,不意快哉?!

每天做點什麼來儲存運氣吧?!如果還沒養成習慣之前,那就稍微強迫自己一下吧?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