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生活有感想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逆社會觀察

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務…

By
on
2018-10-11

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務…

文/Zen大

人的意見大多是既定的,且是在系統性的資訊接收模組下沉澱而成的,故而不是一個外人的一席談話就能輕易扭轉,外人能做的頂多是播下動搖的種子,而非想說服對方改宗。

 

如此感嘆是起因於今天早上看到某篇文章,說一個學者去按摩時碰到師父跟他說了一番中國強的論述,她忍不住學者性格跟對方說了一些,後來自己忍不住決定暫停服務,還給了對方一堆小費卻被指是南部來的台獨份子。

 

雖說故事中後來又出現一個樂天知命的計程車司機緩解了學者的焦慮,但我想說的是,學者可能需要多學接地氣的庶民溝通方式,以及人與人之間的日常閒聊對話術,如果真的有心改變這些所謂的庶民的話?

 

好比說,有人就有提到,應該提醒對岸造假氾濫已經嚴重威脅同為俗民百姓的普通人的生活,作為提醒中國沒有一定那麼好,應該更有帶入感,而不是直接談那些概念或國族等大議題的另外一種觀點,對學者來說很普通的抽象思考,對俗民大眾來說是欠缺此類資料庫的。

 

其次,今天我們花錢買服務,閒聊不是不行,但也可以不要聊,如果今天是一次性的服務,未來根本不會跟對方有來往,那就請對方安靜閉嘴就好,因為對方可能有其生活脈絡與背景,不太可能在短短一席話中完成思想改造。

 

跟俗民大眾溝通是漫長而痛苦的事情,語言要調整不說,還得見機行事,不是貿然聽到對方說了一個跟自己不同意見就改變了,要看脈絡。

 

學者是好心,也很急,但這種大結構的事情,真的不用太操切,放下那些焦慮會好一些。

 

我這人在日常生活中碰到泛藍或深藍的勞力工作者試圖跟我說明他們的觀點立場時,我都笑而不語,通常對方也會有分寸的安靜,否則要是你碰到更紅的民眾怎麼辦?好比說我搭計程車就碰過兩次在看央視節目且擺明自己很紅且認真宣傳中國強的人,難道真的要跟對方辨論嗎?

 

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務…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曾經給低潮的我許多鼓勵與幫助的一本書

By
on
2018-10-11

曾經給低潮的我許多鼓勵與幫助的一本書
文/Zen大

約莫十幾年前,還沒正式轉為全職自雇者,還在公司上班的時代,可以說是我人生最低潮的一段時間。

應該蠻多人都有類似的經驗,二十幾歲的年紀,好像很努力去做些什麼,但都踏不到地,很不踏實的感覺。

工作貌似順利但其實看不太到未來,感情則是一片空窗,很努力想要抓住什麼卻是什麼都沒有,教會生活行禮如儀,看著教會組織的敗壞卻自以為神聖也感到無力,內心已經逐漸疏遠。

每天就在幾個工作中間瞎轉,錢進來了也只是花出去,心裡有個沒辦法填補的洞。

那時候也讀很多書,不過有一本書對我的影響很大,那就是人生的四大秘密,以故事對話體寫成的勵志書,雖然講大道理但卻是循循善誘,讓人透過故事中的場景自己思考,後來這類型的書越來越多,像是在深夜的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之類,都很有啟發甚至寫得更好,但我還是很推崇這本書。

說到這本書,還有個小八卦,當年出版這本書的出版社並不是現在這家,而是另外一家,出版社老闆也很資深,但因為帶領團隊的特殊風格令其始終留不住人才(但蠻會培養人才),後來經營不下去了…

然而,這本書在該出版社的期間賣了幾十萬本,反倒是轉手之後,好像就不太跑得動了,但是非常適合做交流型讀書會的作品,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來讀讀看,一周讀一章左右,好好將書的重點整理出來,設計成實踐方案在生活裡試試看,應該會有不錯的體悟~

後來開始上課時,我也常提醒來上課的夥伴,人生的重大問題就是這四個,所以無論是閱讀或是寫作或是思考工作開展,不妨多想想這四點與目前問題的連結性,應該會很有收穫。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失而復得比單純獲得更讓人開心

By
on
2018-10-04

失而復得比單純獲得更讓人開心

 

文/Zen大

 

行為經濟學中有個稟賦效應,簡單來說,就是指人對於失去所感受到的痛苦,勝過得到所得到的歡愉。

 

好比說,丟失一千塊的痛,要多過賺得一千塊。

 

因此,先賺到一千塊後搞丟,會無比痛苦,即便這一千塊是白拿,但只要變成自己的之後,搞丟了不見了或再被回去就會感到無比痛苦。

 

然而,再反過來說,失而復得可能會比單存獲得更讓人開心,因為有先感受到失去之痛,將基準點往下調了~~~

 

所以說,人生中,失而復得應該是比單純獲得還要來得開心,這也符合故事邏輯中的逆轉/反差/對比原則所製造出來的張力…

 

新約聖經裡有個浪子回頭的故事,故事裡那個得知小兒子回來的父親之所以如此開心,就是因為失而復得吧?

 

不過,也有一些人雖然曾經失而復得,但過了蜜月期之後,又對於所得無感,因為已經內化成是自己的東西時,那個愉悅感又消失了。

 

同樣是行為經濟學的研究,人們買下或獲得東西時所產生的愉悅感大概在三個月後就會慢慢磨平(反過來說,損失或丟失東西的痛苦也會在三個月後慢慢磨平),因為已經習慣了擁有,因此不感覺愉悅。

 

所以,感情的失而復得一開始也許很開心,之後回到日常時,還是會繼續吵鬧,甚至又吵到丟失了感情也說不一定~

 

咦,愛注意稟賦效應的作祟阿~~~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大樓電梯火災後的一點自我省思

By
on
2018-10-03

大樓電梯火災後的一點自我省思

文/Zen大

昨天半夜一場火警(我住的那棟大樓其中一部電梯起火燃燒,疑似電梯老舊電線走火造成),雖說沒有引發更大災情卻也讓人看出不少問題。

 

首先,不知為何,明明警衛室有全棟廣播卻始終不使用,使得我一直到濃煙飄入才得知火災,且當天也不知道為什麼火災警報的聲音變得比平常小?

 

第二,聽說社區裡的消防設備有一些狀況,沒聽到細節,但大意是說我們明明也有水栓為何還需要消防員從外面拉水進來?

 

第三,各樓層住戶在門口乃至通道堆滿東西,平常管委會就不斷警告提醒卻始終被當成沒聽見,不知道中間樓層昨天鄰居們在逃跑時是否感受到雜物的威力?

 

第四,大樓的排煙管道的位置設計不良,正好都在我家這一排的大門口,也就是說,煙可以直接從門口灌入住家~

 

第五,有一些鄰居先行離開後,竟然順手把樓梯的大門給關上,如果火勢變得更加嚴重,導致大門變形,不就增加後面的人離開的困難度?

 

第六,大樓住戶都到一樓後,無論保全還是管委會都有點狀況外,警方要求保全給住戶名冊卻拖很久,搞得警方在一樓盤點人數時也無法確知這是否就是平常入住人口?

 

第七,電梯起火,剛好是更換新電梯的時機點,而當初新電梯的標案頗多內情,投票時有種被強行帶往投下某一家的明示機制,當初就有一些人很不爽,但還是被強行通過,如果最後調查出來火災的確跟新電梯更換有關,這責任該如何追究?

 

第八,剛好本棟住宅兩部電梯一部正在更新一部燒掉,兩部電梯都不能使用,其他大樓除了某棟已經全部更新完畢,其他也都還在更新,會否出現類似情況,沒人能說明?

 

第九,社區應該要有自己的消防或地震安全演習,社區裡不必要的障礙物太多,個人自私造成意外發生時的風險飆升問題,不知道何時才能學乖?

 

權充紀錄也跟其他住集合住宅的朋友分享,這跟住高中低樓層無關,單純跟起火在哪邊以及如何後撤與防範有關~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活動訊息區 生活有感想 教育與學習

2019年的一些工作計畫

By
on
2018-10-02

2019年的一些工作計畫

 

文/Zen大

 

來年預計,終於要開辦鍛造自學力V,也就是讀書法課程中一直談到的符號學,符號學知識對於讀懂文章的深層意涵與弦外之音,很有幫助。

 

另外,打算準備一個更好懂的分享版的生活邏輯課程,以講故事的方式分享關於常見的邏輯謬誤與邏輯基本定理,我想也許對一些朋友來說,目前的邏輯思考與表達工作坊都還是太難一點。

 

之前問過但沒開成的估算(建立假設,驗證與決策),也會再試試看。

 

也還有一些構想中的課程或活動,等成熟再跟大家分享。

 

主題讀書會預計舉辦六次,雙月一次,每次一整天,以上午分享主題知識原理原則下午分享實踐與鍛鍊方法的方式進行。

 

來年一樣,一年只辦一次的有專書寫作與出版提案,Soho營生術以及網聚…

 

鍛造自學力跟知識變現力系列課程,原則上都會開,但頻率會減少,雖然今年下半年原本說好的大批量專欄工作臨時腰斬,來年的專欄寫作數量雖然不若過去幾年,但想多花時間完成主題閱讀跟一些書稿(未必有出版規劃,單純有一些寫作主題的想法,如果有開筆寫,會放在部落格上開系列文,歡迎追蹤)。

 

含打工的話,今年是我出社會工作滿二十年了(全職寫作第十三年,教學第六年),工作了二十年,未來還有二十年,中間稍微有一年放緩一下,權充轉進下半場前的中場休息,好好讀點書,構思未來藍圖也是很合理的事情~

當然,歡迎企業機關團體學校組織邀約課程/工作坊或主題演講,也歡迎私人包班各式課程,或個人一對一教練式訓練或顧問諮詢(這部分以寫作與出書為主),休息歸休息,也還是得賺錢養家糊口囉~

 

#姑且寫下當記錄

#來年再來看看做了哪些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書籍品評介 生活有感想 閱讀資訊饗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日本青年返鄉,成功再造故里

By
on
2018-10-01

日本青年返鄉,成功再造故里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廈門書香兩岸返鄉專刊)

 

日本自1990年代泡沫經濟崩盤後二十年,經濟停滯、不見起色,還有高齡化與少子化來攪局,搞得利率歸零、物價通縮,陷入流動性危機。

 

就業冰河期持續,派遣當道、過勞加班而轉正職無望的情況越來越普及,另越來越多原本從地方城市前到大都會找機會、碰運氣的青壯年人受挫,決心放棄,返鄉回故里。

 

既然大都市謀生困難,不如歸去。地方城市或農村的工作機會雖然也不多,收入也不高,但物價低、生活壓力相對小,且朋友親朋都在身邊,返鄉逐漸成為另外一個可能性。

 

加上樂活、慢活、半農半X、里山資本主義等新的生活型態主張崛起,對於過度追求物質慾望的高度資本主義社會型態引發反思,更加深重青年返鄉謀職乃至創業的意願。

 

熊本縣知事浦蒲島郁夫

 

我認為,返鄉再造故里潮當中,最成功的一位,雖然不是青年,卻仍然值得一談,那就是放棄東京大學教授職位,回到故鄉熊本縣競選知事而後順利當選,並在他的努力積極推動下,催生出了熊本熊,同時讓熊本縣的能見度與知名度大幅提升到九州第二(原本堪稱墊底)的熊本縣知事蒲島郁夫。

 

某種程度上我甚至認為,因為有這麼樣一個超級成功的典範存在,才讓許多日本青壯年人願意選擇返鄉,因為返鄉就業乃至創業,再造故里是可能的。

地方創生,靠企業模式自給自足而非中央補助

 

在這波青年返鄉潮中,有幾個典範特別值得介紹,其中之一是東京都出生,一橋大學企業管理碩士畢業,日本地方創生屆代表人物木下齊。

 

木下齊跟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是他原本是東京人,不是從地方上京後就業或創業失敗才返鄉,而是原本就有意識到日本地方的魅力,自主的下鄉,以企業經營的模式,投身地方再生。

 

為什麼說木下齊的案例很重要?

 

因為日本的地方衰退已經不是三年五載的時間,各地方政府也都知之甚詳,也都致力於想要重振地方,不過,走的卻都是高度仰賴他人供養路線,無論是透過國會議員向中央爭取振興經費,抑或者鼓勵在都會的傑出人士繳交居民稅等等,都是希望為處中央或都會的富裕方,援助貧窮方的地方財政。

 

然而,木下齊卻認為這種方法不可行,必須從地方的特色出發,找出能夠經濟自立的方法,才是真正的振興地方。

 

木下齊要用市場經濟的方式,讓地方自己賺錢養活自己的方法來振興地方。2008年他成立熊本城東管理株式會社,積極在全日本各地推動地方經營與投資地方創生事業。

 

他不認同官方那種推出吉祥物就等於地區活化的觀念,他認為唯有找到願意一起打拼的命運共同體夥伴,靠著在地方找出未來會需要的商店或服務,創造出二次投資的循環,提升地方整體的利潤獲利率後將利潤投資於設備開發,在地方形成自己的經濟循環,不讓地方的利潤往外流出(所以他嚴正拒絕全國性連鎖商店進駐他所推動的地方振興計畫),且認為地方振興的資金調度必須在地方之中推動,重新檢視並強化地方原有的生活消費合作社信用合作社的產銷鏈,找出浪費的地方徹底壓低成本,逼出利潤(例如他曾經將商店街中原本各店鋪自行處理垃圾的方式改革,改為商店街統一處理,以規模量壓低了垃圾處理經費,將省下來的經費轉為振興商店街的投資經費)。

 

地方若不能自己創造經濟效益,振興都不可能真正成功。

 

也因此,木下齊也翻轉過往地方城市仰賴中央補助基礎建設預算的作法,採用BOT的方式,讓地方自己籌措基礎建設所需的經費,且將基礎建設發展成能夠兼具公共性與市場性(賺錢)的模式,讓政府與民眾和市場共同攜手合作,把振興當成所有人的共識和責任,由民間來推動主導,官方輔助協辦,從而有效活化地方。

 

東北食通信

 

另外一個值得介紹的案例,是成立東北食通信的高橋博之。高橋1974年生於日本岩手縣,高中考大學落榜後一個人來到橫濱準備重考,因為憧憬東京所以來到橫濱。當時的他還深深為自己的東北口音感到羞恥,積極學習標準語,改正自己的言行舉止好融入東京。

 

高橋後來考上青山學院,隱瞞自己出身,開始過起東京人的生活,畢業後因為想當記者所以往媒體圈投履歷卻始終沒能被錄取,直到某個擔任議員的學長看不下去讓他去幫忙,於是就這麼踏入政治界。

 

在東京打滾多年後,一直找不到出路的高橋,2004年年底選擇放棄住了十年的東京,回到岩手縣,他曾經以為自己不會再回來的地方。

 

後來高橋順利當選當地議員,投身政治工作,後來也連任議員。2011年3月11日,改變了高橋。看到災後百廢待興,他想以政治的努力推動變革於是投身岩手縣選舉,不過最後慘敗。

 

慘敗後高橋選擇退出政壇,直接投身他自己在選舉時提出的政見,必須更積極地投身農林漁牧產業,播下希望的種子。某天他來到災區海邊,碰到一個借錢想創業的年輕人,還有因為地震而從都市移居海邊改當漁民的年輕人,高橋被這些人的生命力所感動,決心做點什麼來回應這塊土地。他選擇投身災區的水產支援與復興工作,於是有了《東北食通信》。

這是非常特別的一本雜誌,每一期都介紹一項食材與生產者,並宅配一份給訂購雜誌的讀者(日後讀者也可以直接向生產者訂購食材)。《東北食通信》讓生產者與消費者可以直接互動,消費者可以較為低廉的價格享受在地美食,生產者則能夠賺取較高利潤(減少盤商剝削,產地價格與市場末端售價經常高達十倍價差)。《東北食通信》推出後備受好評,但高橋選擇了一個很不一樣的擴大經營模式,他不是直接擴大雜誌規模,而是開放加盟,只要認同《東北食通信》的經營模式者均可提出申請加盟,日後有了《四國食通信》等將近一百個當地的食通信,成為推動日本地方復興的重要力量。

 

附帶一說,311大地震之後,日本社會投注了極大心力在東北復興,NHK的晨間劇《小海女》甚至直接以東北為故事背景,大量使用當地的人物與景觀,讓戲劇與地方振興結合,讓地方隨著戲劇的熱播而帶來觀光人潮,帶入經濟效益。

 

這些年幾乎可以說被晨間劇或大河劇欽點的「地方」,都能收到一波很不錯的觀光收益,為地方振興注入不少力量。

 

佐藤可士和與今治毛巾的浴火重生

 

還有一種地方振興模式,由急需振興的地方產業主向位於都市的設計者提出邀約,借重都市中的設計能力,重建地方產業的品牌形象,其中最知名的例子當屬佐藤可士和協助四國重新整頓今治毛巾。

 

毛巾產業在日本曾經盛極一時,日後因為不敵東亞其他國家的低價代工而日漸殞落,僅剩四國今治等少數幾個地方仍有毛巾產業聚落。非但如此,毛巾在日本向來都不是高價商品,反而是各種場合的贈品,因此與廉價、免費等形象緊密連結牢不可破,如此更是重創日本僅存的毛巾製造商。

 

佐藤可士和協助今治地方的毛巾製造商重新定位品牌形象,提出今治特有的品牌標籤和意象,一口氣拉抬今治毛巾的品牌價值,成功協助原本瀕死的地方產業重生。

里山資本主義開始流行

 

里山資本主義,是藻谷浩介與日本NHK廣島採訪小組所創造的概念,是我們熟悉的金錢資本主義的相反詞。

 

藻谷根NHK廣島小組在走訪日本各地方市町村落後發現,雖然日本的經濟持續衰退,311大地震重創日本,但居住在山裡的高齡長者卻仍然過著安穩而豐裕的生活。這些長者雖然並沒有太多財富,但因為生活環境中充斥足以養活自己的資源,像是容易取得的好水與食材和燃料,生活並不虞匱乏,且因為身體勞動健康狀況不差,自外於既有的資本主義體系,反而不受影響。

 

里山指的是住家村落耕地池塘溪流與山丘的混和地景,因著居民的合理運用,不但提供當地居民所需的糧食與物資,且不會危害環境,人與自然形成一套字體循環系統、生生不息。

 

藻谷發現懂得善用地方自然資源並將自然資源轉化為經濟利益的鄉鎮,不但解決了原本的財政赤字問題,甚至有餘力接納從都市來的新移民,逐步活化地方,讓地方重現生機。

 

越來越多人視里山資本主義為解決日本少子化高齡化與經濟成長停滯的方案,畢竟更重要的視活下去且活得有品質而非經濟學數字的GDP多寡,里山資本主義點破了這層當代社會迷思,著實引人反思。

 

越後妻有藝術季

 

新瀉越後妻有一帶,靠日本海屬於裏日本,一年中有五個月都是積雪,大雪冰封的世界,卻因有著信濃川灌流而成為知名米倉,越光米就是當地知名品種。戰後的越後妻有因為產米量暢旺而成為人口群聚地,如今卻又因為米食消費的衰退而沒落,當地只剩老人小孩,學校因為招生不足而廢校。

 

1999年日本政府推出「平成大合併」,將行政區中人口衰退快速的區域合併,越後妻有就與其他幾個行政區重組為十日町和津南町兩區。此外,新瀉縣政府則推出「新‧新潟鄉鎮創生計劃」,強化地方復興的工作。

 

新瀉出身的策展人北川富朗趁機推出「大地藝術祭」,以三年一度的大型藝術節慶,為鄉村注入活力和生氣。活動自2000年舉辦以來,每次在融雪後的七到九月間選擇50天來過節。策展方像全世界發出藝術作品的招募,邀請藝術家到當地進行創作,知名藝術家草間彌生、Marina Abramovic、James Turrell 等人都曾進駐,透過此一活動,吸引遊客前來造訪越後妻有,活絡地方,讓留下來的人能創造美好的回憶。

 

藝術節的確替越後妻有創造了收益,每次約有40餘億日幣的經濟效益,並帶動四百餘個就業職缺,參觀人數不斷上升,且開始吸引青年返鄉投入再建設與地方活絡,成為日本青年返鄉再造鄉村的重要典範。

日本人的鄉土情懷與在地文化

 

泡沫經濟之後二十年,日本逐漸發現高度追求GDP數字成長的資本主義生活並不能讓人安心與滿足,越來越多人放棄過去的高經濟成長思維,返回故里,試圖結合地方資源與當代科技,創造出能夠因應下一個世代需要的新經濟模式。

 

近年不少日本年輕人在工作數年後便會選擇 U-Turn (在大都市磨練後,返回原出生地工作)或 I-Turn(從外部移住至其他鄉鎮) ,也就是從大都會移居到地方鄉鎮,進駐在地的創業育成中心,以成立網路公司、設計事務所或投身顧問工作的方式回歸地方。帶著大城市學到的觀念與技能、人脈,近日地方與在地人激盪出更多新想法。秋田「五城目町馬場目」創業基地,就是一個活力十足的成功案例。

 

日本之所以有如此多的人願意返鄉,某種程度上來說和日本人非常重視鄉土與在地文化有關,日本至今仍然有許多地方的人以古代戰國時期的地名自稱,以地方的在地特性為榮(日本人不但熱愛研究日本人論也熱衷探詢縣民性)。

 

更重要的是,日本史中有一條非常有意思的傳統,那就是在當下的主流價值競爭中失敗的族群通常會返回故里,在故里投身研究次世代生活所需要的技術或能力,而當次世代來臨時,這些原本的失敗組反而翻身為勝利組,這種逐鹿中原不成就退反故里投身地方再造改革,蓄積實力的歷史運作模式,來到當今則是大量的人才陸續返鄉或下鄉,試圖以重振地方方式為日本的未來尋找出路。

 

 

參考書目

地方創生,不二家

今治毛巾的美學,野人

食鮮限時批,遠足

超人氣農特產就要這樣賣!,常常生活文創

億萬農夫,財團法人中衛發展中心

怎麼能不愛在地文化,開學文化

里山資本主義,天下雜誌

我是熊本熊的上司,野人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說說名間茶

By
on
2018-09-27

說說名間茶

 

文/Zen大

 

話說昨天(9/26)我去南投民間鄉的農會,跟當地茶農(主要是青農)分享故事行銷。

 

回程是會長李先生載我去台中高鐵,在車上小聊了一下,才知道原來名間鄉主要做的是代工跟批發,市售手搖杯或罐裝茶飲的茶業,有很多都來自名間鄉(會長說,所以很多飲料品牌都在名間鄉直接設生產線)。

名間茶跟阿里山或梨山的高山茶高價茶不同,走大眾市場,以批發代工為主要商業模式(但不代表製茶技術差或茶葉不好,就是切入的市場切點問題)。名間鄉的茶葉,市佔率高達五成。

此外,當地茶農都是世代種茶,好比說會長已經是第五代,少說百年的歷史。

不過,也許是過去大多做代工跟批發,比較沒有發展自有品牌的想法,所以名氣不如阿里山或梨山杉林溪來的大。

但是,會長本身是很有想法的。

會長回家接家業後,開發了一款品牌茶(大昆名茶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試試看 ),市場好評不斷,也讓他很想把名間鄉的茶再往上推,所以和有一同的農友,將當地青農聚集起來,成立了一個產銷班。

我跟會長說,名間鄉的茶在未來很有機會發展阿,這幾年台灣社會慢慢養成喝茶的習慣,便利超商的飲料櫃從糖水飲料獨霸變成茶飲佔據大半江山,厲害的手搖杯連鎖系統一家接著一家崛起,這個大眾市場的消費者都是喝名間茶長大,口味上的親近性,是名間茶發展的契機,不一定要直接往高山茶的精緻高價衝,但若能順勢引導做出中價位的好茶,帶出自己的品牌,後勢很可觀(一邊繼續做大眾市場的批發代工,一邊做自己的品牌吃中價位)。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寫作有方法

未來的寫作計畫

By
on
2018-09-20

未來的寫作計畫

 

文/Zen大

 

最近五六年,除了演講授課工作比重日增,其實原本的寫作工作量也有逐年增加,直到今年才慢慢減掉一些。

 

其實今年原本有些邀約,量也不少,也執行了一段時間,不過邀約方撤回了整個案子,大概是評估不想繼續執行,再加上幾個寫了很久的版面也都陸續縮減與停刊(媒體業是真的很不景氣,而我跟新媒體的關係還真的不怎麼樣),目前手上專欄就只剩三個,聽起來不少,但比起最多時期有七八個來說,少很多了~

 

最近回頭看自己過去增加的寫作量,就類型來說都是我想寫的固然沒錯,文章主題也幾乎都是我自己挑的(有專欄的好處就是自主性相對寬裕很多),不像剛開始幾年都是投稿或是指定題目的合作邀約乃至採訪寫作。

 

感謝是一定的,能有那麼多專欄可以寫,每個月可以量產出不少文章換取生活收入,不過,最近卻覺得,這幾年一直在寫固定版面,卻少了探索自己真心想寫的主題的餘裕,或是雖然有想,但卻沒能多想就擱置。

 

記得剛開始全職寫作前幾年,邀約工作與固定版面工作極少,除了自己積極投稿之外,還自己訂了一大堆主題寫了很多後來看還覺得蠻有趣的東西,未來想將這一塊重新經營起來,因為固定版面的寫作工作,以目前的媒體生態跟我交手過的狀況,應該不太可能再回到過去的大量交稿時期,寫那些文章固然也全都很有意義且稿費收入不差,但我想,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永遠扮演一個挑戰未知的挑戰者更是樂趣之所在,那種擔心徬徨不知道會不會被接受能不能變現的波動感與壓力,是激發向上的關鍵所在,至少對我來說。

 

這幾年的寫作幾乎都鎖死在評論上了,但其實我自己對很多主題有興趣過去也一直都在寫,還有一直很想好好寫的幾個主題,像是學習方法或社會科學普及讀物等等,都應該好好來執行了,畢竟都進入四十世代了。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搜尋,檢驗與應用 ~~現代人必備解決問題三神力

By
on
2018-09-13

搜尋,檢驗與應用
~~現代人必備解決問題三神力

 

文/Zen大

 

關於學習或教育,傳統的觀念是,盡可能記住大量的知識碎片,然而,假設知識碎片就是問題的答案,那麼,答案這東西,在網路上要多少有多少。

 

然而,想過嗎?拿到一堆答案就會使用了嗎?怎麼知道手上的答案適合自己?自己又是怎麼找到這些答案的?

 

好比說在過往台灣,高中生只有兩大群答案,要不就是考上醫學院或電機系,要不就是考上法律系或商學院,而且最好是台政清交成,這些就是人生出路的標準答案了。

 

問題是,答案固然正確,許多人未必做得到?而就算做得到,這些答案真的就能導向幸福人生嗎?

 

似乎也未必?

 

因此,有了答案遠遠不夠,還有三個問題必須解決:

 

第一,你知不知道自己怎麼找出這個答案?你的答案是自己找的還是別人給你的?

 

簡單說,你需要具備自己找尋正確答案的搜索力。

 

搜索力當中,特別需要形塑問題的能力,也就是能夠問對問題,才能透過正確問題勾勒建構出一群關於答案的假設,再以此為根據深入找尋資料。因此,還需要提問與假設力來輔助。

 

第二,找到答案之後,你未必能判斷出這個答案適不適合解決你的問題?你需要判斷答案對錯的辨別力~

 

判斷答案對錯的能力,主要仰仗有客觀工具可以依循的科學方法與邏輯思考,而非前人傳統,外在權威,主觀或偏見。

 

第三,就算判斷適合了之後,該如何實際用到生活來解決問題,需要學習轉移能力,若不具備學習轉移能力,只能等運氣夠好剛好碰上一個完全適合自己的答案,偏偏這種情況極少,答案通常需要經過轉化才能有效應用~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臉書上通貨膨脹的朋友圈

By
on
2018-09-11

臉書上通貨膨脹的朋友圈

 

文/Zen大

 

以前,我的臉書友有數千人時,一堆藝文界名人或政治工作者,後者不乏後來當部長當議員當立委…,前者也是都很驚人。

 

特別是,某些人還不是我主動去加而是對方來加我的。

 

但後來,我發現即便是主動來加我的名人,會留言的極少,即便按讚的也少,只有幾位,所以後來我就全都刪了,覺得那是自己的一種虛榮。

 

以前有時候也會一時熱血,在名人的發文下留言,漸漸覺得,那不是好交流的理想情境,而且我話很多,與其留言不如回自己版上單獨寫一篇,也就逐漸沒了留言的興致。

 

不過,有件事得說一句,也權充紀念,有一位前陣子剛過世的某位名人,在短暫的臉書友時代,承蒙不棄寄了邀請來我也加了,他不時會按讚,偶爾會留言,但我因為實際上不認識,所以後來也都刪了。

 

但我想說的是,至少有心,這點很重要,雖然是小事,卻凸顯其人的行為處世~

 

名人誰都想結識,網路時代看似能夠直接跟名人互動或結為朋友,但,久了之後冷靜想想,就知道那只不過是另外一種朋友的定義,或者說,朋友的通貨膨脹。

也可能單純是我不太會以網路社群與人交談溝通,我總覺得一件事情要講清楚得說很多事情,而口語說話式的文字表達往往掛一漏萬,只會徒增誤會,我比較擅長直接寫一整篇說明一個想法,不太能同時跟很多人對話,所以就越來越懶惰於留言。

 

我這人比較市儈(所以不被文青或文化界接受,常被罵,包括我根本不認識的算是後進的人,對我罵得亦兇),但我很坦然,因為我沒有偷拐搶騙,也不圖虛名。

 

忘了是誰說的,總之是某個中國專寫辣雞湯的作家,意思是,那些名氣就留給別人去攢,我們想辦法賺點實際的錢財,把家人朋友顧好就好,人生當中有一些難關,需要靠真金白銀才能撐過,平日裡以為的朋友到頭來會伸援手的,少得超乎你想像。

 

我不想患難時見真情之寥落再給自己加幾塊落井石,就自己先做通貨膨脹後的朋友圈的逃兵了。

 

所以我經常刪臉書友,特別是原本就不是生命中認識的朋友,我常常酌情刪除,還請見諒,若有意再聯繫,再加我便是,但我也不能保證,不會再刪。

 

其實如果只是想看文章或留言,我的臉書已經全部都開公開,其他鎖的文極少,且就是自己寫給自己的一些筆記而已~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