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經濟與生活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一味追求便宜大碗,最後會否令劣幣驅除良幣?

By
on
2018-04-23

一味追求便宜大碗,最後會否令劣幣驅除良幣?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近日雞排決定集體漲價的新聞,在網路上引發一片哀鴻,不少人說漲價後的雞排比便當還貴,吃不起了。

 

物價議題長年盤據台灣媒體,大概除了房價之外,但凡只要有什麼東西要漲價,媒體就會跳下去窮追猛打,打著替消費者看緊荷包的名義,斥責漲價不應該,罔顧民生。許多人也跟著媒體窮追猛打漲價企業,斥為無良黑心。

 

然而,漲價真的不好嗎?

 

若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溫和通膨(每年物價上漲約2%)是好事,有助於活絡市場,大幅飆漲或凍漲甚至通縮才是真的不好。

 

問題恐怕在於台灣的物價雖漲但薪資凍漲。當薪水停滯成為常態,任何的物價波動,都會讓人變得很敏感。

 

只不過,弔詭的是,過去十年總體物價漲幅並不大的台灣,房價漲了好幾倍。簡單的說,如果把房價移出物價波動計算公式之外,搞不好台灣的物價不漲反跌?前一陣子媒體追打的某些高價食品,背後多少都能看出高房價在干擾末端產品定價。

 

回來說薪資與物價的關係。

 

目前的台灣,陷入一種惡性循環。商家不敢漲價,怕一漲價生意就跌。所以良心商人反而拼命忍耐,直到原物料價格真的承受不住只好調漲。但又不敢漲太多,結果就是漲價中並不反應薪資。也就是說,因為不得已而調漲商品價格而非跟著通膨指數定期調漲的結果,是薪資持續停滯動漲。

 

當人們的薪資不能調漲而物價還是會推升,結果就是消費型態往追尋高CP值或便宜又大碗路線走,貴價商品如果是專攻富人階級那就自己摸摸鼻子認了,但如果主打大眾市場的一般庶民商品竟然敢打高價或想漲價就會被追打。所以連鎖滷肉飯業者每次調漲價格都登上媒體版面,被用力檢討。

 

民生用品是每一個人都要買都得用到的,所以能夠不漲最好不要漲,這是許多人非常直覺的反應,想來也沒錯,畢竟薪水不漲而民生必需品調漲,代表人們得想辦法節約或尋找替代商品,但民生必需品無法替代且不能不消費,於是民怨就不斷堆積。

 

難怪這些年量販店和吃到飽型態的餐廳會成為另類媒體寵兒,超低價或免費總能吸引媒體追捧,這些標榜超便宜又超大碗的消費型態,短暫滿足了凍漲薪資的窮忙族的內心,成了另類小確幸。而那些不體恤民意還膽敢開高價的商家則都全是無樑黑心商人,全都應該被抵制到歇業。

 

然而,量販或吃到飽的低價都是從削減人事成本來節約開支,若流行開來,對勞動力的聘用乃至薪資水準也是一種壓制。

 

便宜又大碗真的是好事嗎?

 

從過去十年來被踢爆的黑心商品史來看,我們知道答案並非全然是肯定的。有一些黑心產品的問世並非商人無良想賺暴利,而是不敢漲價的企業,為了維持產品定價只好改換次級原料,到最後只好換上不合格的黑心原料,不然根本無法滿足市場對低價的需求。

 

當企業凍漲凍到只能以不合格原物料製作產品時,也許我們應該從更宏觀的角度審視整個物價跟薪資之間的關係,不要一味追求低物價或高CP值,也多鼓勵合理反應人事成本的「正當」企業,不要讓劣幣驅除良幣了。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大學教授的收入該怎麼計算與支付才合理?

By
on
2018-04-17

大學教授的收入該怎麼計算與支付才合理?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每隔一陣子,台灣就會討論大學教授的薪資偏低問題。

 

支持加薪者主張,若不加薪,留不住頂尖人才。

 

反對者認為,相對於台灣其他產業,以及考慮到台灣的少子化及將導致高教崩盤等現象,台灣的大學教授的薪資並不算太差。

 

對於台灣的教授薪資是高還是低,我想見仁見智。本文想談的一點是,大學教授是否還適用上班族式的薪資計算方式來衡量其薪資多寡?

 

稍微對高等教育有一些了解的人都知道,大學教授的本分包括教學、研究或主持計畫,帶碩博士生(指導論文)、發表論文、出書、翻譯、擔任企業或基金會或政府部門的顧問、國考出題與閱卷、演講、帶工作坊、企業培訓、各種專業審查…等領域,這每一種工作,都有相應的報酬,且有許多執業項目的收入,並不掛在聘用教授的學校單位的薪資上。

 

也就是說,大學教授的薪資並不等於收入。大學教授的薪資,只是收入的一部分而非全部。某種程度上來說,大學教授更像一個獨立的工作室,教授本人是工作室主持人,在工作室底下涵蓋的營業項目,各自向不同的合作單位收費。大學只是教授相對比較長期且穩定的一項收入來源,並非全部。

 

上述各項工作的收入總和之後,一個大學教授的收入多不多,也許仍然是見仁見智。我想說的是,這些年大學教授在向政府或社會談及薪資偏低問題時,都有刻意忽略大學所給之薪資以外的其他收入來源不談的現象。

 

當然,大學所給之薪資以外的收入,教授們得付出其他勞動才能換取,而薪資本身可能的確偏低(相較於培養一個大學教授所必須花費的成本來說),但不容諱言的是,教授們的收入也不等於薪資,有能力有辦法承接各種案件計畫的教授,總收入並不會太差。

 

美國一些能夠拿超高收入的大學教授,靠的也不單純是學校給付的薪資,而是教授本人的研究能力能向企業或政府募集到多少研究經費給學校?學校再根據這些收益和教授們簽訂不同的薪資條件。雖說美國單純負責教學的大學教授們的薪水還是比台灣高不少,但考慮稅賦、物價等其他條件之下,美國單純只教書的大學教授的收入也不算高。

 

我想說的是,未來想在大學當教授的人必須捨棄上班族式薪資估算方式,必須改以工作室模式,或是科學界較為熟悉的巴斯德實驗室模式來評估與計算自己的收入情況。因為未來很少有可以和社會隔絕,只要教好書其他研究或計劃都不用承接就可以在大學活得好的教授職缺(給年輕的學者)。

 

我認同社會應該給有能力的大學教授高薪。另外,有一點我很贊成應該進行改革,那就是大學教授與商業合作之間的法律規範應該放鬆。許多學者教授的研究專利成果,政府應該協助其自行商業化並且取得合理的商業報酬,不要用公務人員不得兼職或其他法規卡死了教授們將研究成果商業化並取得商業報酬的機會,這是教授們付出勞力與智力所換來的成果,國家應該合理保障且協助擴大。一個國家的專業研究變現能力,決定一個國家的強大與否。大學教授是此一領域的命脈,我們應該要傾國家之力給予協助和支持。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經濟與生活

破除信用卡帳單的定錨效應~就算無法繳清全額也不要選最低應繳金額

By
on
2018-04-14

破除信用卡帳單的定錨效應~就算無法繳清全額也不要選最低應繳金額

 

文/Zen大

 

只給你最低繳付跟繳清全額兩個選項,實際上,人們可以選擇繳清全額到最低金額之間任何的金額,只是要自己去轉帳或臨櫃不能使用便利超商。

 

而某些付卡債者往往被制約更深,因為他們以為自己只能繳得起最低金額,其實可以多繳一些,通常也負擔得起,但被定錨在最低金額上將導致循環利息繳納太多,欠銀行更多錢~

 

記住這個原則,這輩子會少付很多不必要的利息錢給銀行,例如還房貸也是一樣,不要接受只能還最低金額的約定,要能隨時多還就多還。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陸客不來就會倒的企業,還是早一點結束營業吧?!

By
on
2018-04-13

陸客不來就會倒的企業,還是早一點結束營業吧?!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提醒一下:我認為陸客不來是一個概念,完整使用有其意義,所以就不把字彙改換成中客不來了)

日前,謝金河社長在一篇文章中指出,沒有嚴長壽的亞都麗緻飯店去年竟然出現小規模虧損,而寒舍的獲利狀況也下降了。謝社長意有所指的表示,那些營收下降的飯店業者,多半和陸客不來有關。

 

這一年多來,但凡任何觀光產業乃至民生產業衰退,都可以歸咎於陸客不來(另外一個常被提及的理由是一例一休,堪稱民生百業衰退的兩大殺手)。

 

內行人都知道,就算陸客沒有不來,仍然穩定的來台觀光,台灣的觀光產業當中,還是會有人分不到足夠的餅吃。原因很簡單,因為陸客開始大規模來台旅遊後,台灣的飯店如雨後春筍般興起。雖說供給是著眼於需求的成長而不斷創造,但這些人卻沒有想到飽和與過度供給的問題,就是拼命砸錢,只怕已經蓋了超過台灣所能承受的觀光人數總量的飯店(一如台灣過去十年蓋了超過全台人口居住需求的建案,據說總建案量的可居住人口數已破五千萬人)。

 

過度供給本就會造成僧多粥少,人人有得吃但卻都吃不飽的情況。更別說陸客出國旅遊是掐在對岸政府手上的一個重要貿易武器,用來分賞給配合自己的國家,教訓不聽話的國家。

 

敏感的兩岸政治問題暫且不談,換個角度思考,陸客不來真的不好嗎?陸客一直來就真的好嗎?對誰好又對誰不好?

 

就拿香港和日本為例,過去幾年,陸客一直湧入,造成的爆買以及社會成本支出的問題,形成許多民怨。以香港來說就是房租高漲逼得許多老店舖停業,景氣被陸客推升後造成物價飆漲,許多中下階層民眾苦不堪言。至於日本,爆買雖然讓企業受惠,但湧入太多中國觀光客造成的觀光資源破壞也引起非常多日本人的不滿。

 

反觀台灣,如今我們都知道,陸客大舉來台的消費型態是低價團體一條龍模式,不是一條龍業者根本賺不到陸客財不說,因為低價團客模式造成的遊覽車司機過勞問題已經爆發過好多次事故,奪走許多不該被犧牲的人命。

 

如今低價團客不再蜂擁而入,不但觀光區資源可以休息,對非一條龍業者影響也不大,難怪除了少數配合業者業配的媒體大喊陸客不來喊得震天響外,社會輿論多半不太同情因為陸客不來而萎縮甚至歇業的觀光業者。

 

再說回產業發展這件事情,當一個產業高度仰賴單一客源時,本來就是非常危險的經營模式。無法承受突然的變故,無論是人為還是自然。投資上有所謂的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經營事業也應該如此才對。

 

之前有另外一個觀光飯店業者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如今的飯店早就不能全部仰賴旅客住宿,必須發展餐飲作為補充。該集團因為提早佈局餐飲,業績並沒有受到衝擊。

 

如果陸客不來就經營不下去,那代表並沒有認真想要做好自己的事業,只想靠兩岸政策的利多套利,本非經營的正道。面對政策改變非但不知找尋出路,反而只想以商逼政,要求政府繼續保護自己賺容易錢的機會。天底下起有這麼好打的如意算盤嗎?

 

如果陸客不來就做不下去,不如就早點收拾收拾,要不結束營業要不轉行吧!高齡化的台灣,很需要熟年安養機構,飯店業者不妨考慮轉型投入未來明星產業?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經濟與生活

還記得消費券嗎?

By
on
2018-04-12

還記得消費券嗎?

 

文/Zen大

 

你還記得馬英九時期發的3600元消費券,花到哪裡去了嗎?

 

可能你還記得,但我已經忘了,不外乎就是消費掉了。

 

我相信,不少人應該跟我一樣都花掉了,甚至有些人還上網便宜賣掉了,認為自己賺了一筆。

 

發消費券的時候,我手頭不寬裕,做評論工作,應該也是寫過文章檢討過消費券這件事情。

 

對於我,消費券就這樣了。

 

但是對其他有生意頭腦的人來說,不一樣。光是去年至少我就聽了兩個老闆,跟我分享當初的消費券事件對其事業的幫助。

 

我們一般人想到的都是怎麼花掉消費券?他們不一樣,他們想的是,如何推出優惠專案,讓別人的消費券留到他們手上來。

 

想想,這是人家為什麼是老闆而我們只是普通人的關鍵?

 

他們在看待錢的時候,單純思考著如何聚集起來,而不會先去評估這個錢的道德性(違法與否會考慮,但道德就不一定在商人的考慮之列,畢竟道德有爭議未必違法,道德是高標的自律,不能拿來說嘴別人)。

 

發消費券是不太好,是短期的時機財,但既然木已成舟,如何將效益極大化,且對己有益處,能夠去思考這一點的人,應該都有在那一波中受惠。

 

不妨想想,再發一次消費券,你會利用消費券創造自己的收益或事業?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經濟與生活

高物價,很大一部分是房租惹的禍

By
on
2018-04-12

高物價,很大一部分是房租惹的禍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前一陣子台北米其林版公布名單後,網路上有人開玩笑說,接下來這些餐廳只怕要漲價了,因為房東們要加租了。

 

一般來說,餐飲業在估算成本時,店舖租金約落在產品售價的三成。也就是說客人在餐廳消費的三成支出是付給房東的。

 

最近媒體狂批墾丁餐點的售價太高,只是著眼於餐點食材與售價之間的關係,卻沒想過觀光區高物價的一部分原因,可能正是觀光區可用來做買賣的土地資源有限?故而被有心人壟斷之後,可以坐地喊價,承租業者只好把營運成本轉嫁給消費者。

 

記得以前高速公路上的休息站、機場管制區內的餐飲店舖,做的也是獨家壟斷生意,開價都非常高,餐點也都頗難吃。一問之下,因為得標金額驚人,只好轉嫁消費者。

 

最近還有兩則新聞,都跟房租有關。其一是台北某滷肉飯便當要價90元,許多網友紛紛留言說房租太高,店家也是不得已。其二是六福皇宮因不堪房租年年調漲,決定今年年底要歇業了。如果連財團都承擔不起營運的房租土地成本,更別說小吃店或小老百姓了。

 

在台灣,有屋可出租者自成一個階級,這群人逐利潤而居。但凡看承租者賺錢,要不要求加租,要不要求加入(當股東)。若都不同意,合約走完就讓你拍拍屁股走人,自己再去找其他承租者進駐(房東高價買入的房地產,自然也不可能低價出租)。

 

又因為黃金地段有限,是稀缺資源,許多人敢怒不敢言。

 

高房價、高租金的畸形環境,吸光了為商者的利潤,購屋者的餘錢(以至於選擇買房者遂不敢生小孩甚至索性不結婚),租屋者當中的弱勢只能承租違章建築或鳥籠式房屋,不說民間的消費動能全被房地產吃乾抹淨,弱勢租屋者的人生安全更是讓人憂慮。

 

曾經有人說,在台灣經營百貨業很輕鬆,在黃金地段坐擁土地,只要出租即可。其他的營運之事都交給廠商煩惱,自己只要坐等抽成。業績不好的還能用合約淘汰之,保障的盡是房東。

 

遺憾的是,不但政府對於房東或地產財團無可奈何,人民百姓中有不少人也成天幻想著自己能當上包租公,每天只要將房產放租出去即可愜意過活,因而對於要求政府打房、平抑房價或租金之事,並不積極,甚至對於政府興建社會住宅之事,用力反對與抗議,因為擔心社會住宅會衝擊其居住區域之房價。

 

在德國,為了保障租賃者的權益,不被自由經濟之名的漫天喊價所傷害或驅趕,施行有租金管制制度。一開始的房租租金由房東與房客雙方共同協商,簽約後如果房東要調漲房價,得經過房客同意,不是片面想加租金就能夠加租金的。這是為什麼德國近四十年來薪資成長近三倍,住宅價格僅上漲60%。

 

如果我們社會中有一群不算少的人,整天都幻想自己是不合理制度中的既得利益者而非被剝削者,房租或房價的不合理情況難以有效改善,又怎麼好去謾罵某些在黃金店舖開門做生意的商家賣高價?那些被鄉民網友大讚佛心的低售價商家,很可能不過是因為不用繳房租,減去了租金成本所以才能回饋給消費者,不是嗎?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經濟與生活

不只是一人消費也可以是一人生產的自由時代

By
on
2018-04-11

不只是一人消費也可以是一人生產的自由時代

 

文/Zen大

 

這幾年不時有人在說,這是一人經濟的時代,指的是一個人消費成為趨勢,所以一個人也可以輕鬆買輕鬆吃輕鬆玩的商品陸續問世,不過,這其實不只是一個人可以輕鬆消費的時代,也是一個人可以輕鬆生產的時代。

 

這是一個可以一個人寫作一個人出版一人經銷一人開書店的一個人自己來時代,每個人負責產業鏈裡的一小塊,每個人把自己手上那一塊做好,不求大,很邊陲,很小眾,甚至不是本業,還得兼差來支持自己的夢想,但是,感覺也很美好。

 

每個人做好自己的核心部分,其他的就交由其他人做,大家串聯成一個厚實的堅強聯盟,這是海賊王魯夫的船隊的最理想組織型態的建立方式。

 

平常是獨立自主獨當一面的一個人,有需要時和伙伴串聯結盟成最強大的團隊。

 

不必要的中介化全都去除,每個人可以盡情的展現天賦才能投注在自己想做的領域,因為去中介化所以即便收入不是很大卻也夠用,而且一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很開心。

 

暨自由又有歸屬,或許是更適合未來世界的生存型態。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書籍品評介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貿易戰其實常常在打,也未必是壞事

By
on
2018-04-10

 

貿易戰其實常常在打,也未必是壞事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害怕英國製造業、景氣經常轉捩、有必要增加稅收,逼得北方採取保護主義。」

 

上面這句話是《貿易大歷史》的作者在談十九世紀的美國美方採取保護主義的三大因素。然而,這句話若將英國製造改成中國製造,把北方改成美國,放到眼下的美國,似乎也完全能夠成立。

 

許多人說,川普鐵了心要跟中國打貿易戰爭,所以祭出301條款來對中國製產品加稅。但川普自己則認為,美在中美的貿易戰爭中早就輸了,他現在只是在收拾戰場,遏止損害擴大。

 

說起來,世界各國開始大幅調降關稅,甚至大搞區域同盟,不過是1980年代新自由主義崛起之後的事情。在此之前很長一段時間,世界各國都是關稅壁壘的保護主義政策,而且有一部分經濟學家認為,即便各國都搞保護主義對於各國經濟並不會有重大衝擊與影響。而且,這一派的經濟學者認為,政府當然應該利用保護主義政策保護國內的幼小產業,免於被來自海外更大更具規模的競爭者的摧毀。

 

有一個說法,強國都希望施行自由主義,弱國才會寄託在保護主義政策。想想也蠻有道理,中國自己雖然不滿美國對其強大的製造業課徵高額關稅,但自己在偏弱的電影產業卻以限制外國電影的放映數量來保護自家市場不被侵蝕。

 

也就是說,也許真實的情況是,每個國家都同時在施行自由貿易與保護主義,當自家強的產業就堅持世界各國應該降低關稅令其能夠暢行無阻,但是自己弱的產業就拉高關稅阻擋國外產品進入。若是萬一因為某些緣故不能明目張膽地拉高關稅,那就祭出補貼政策,補貼自家產業令其具有足夠的競爭優勢或免於被淘汰的風險。

 

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很多國家彼此之間都在打貿易戰,當我希望自己國家的產品能夠在其他國家取得壟斷或寡占,且沒有其他國家能夠迎頭趕上,為此而祭出的各種政策,都是貿易戰爭。

其實,川普和中國政府都沒有錯,他們都是為了自己國家的經濟在奮鬥,為了佔據優勢地位和其他各國進行合縱連橫。畢竟,沒有人想要在《全球化的故事》中,淪為輸家或是後進國。

 

經濟後進國的悲劇是,被貌似有裡的比較利益法則的國際分工所壓制,淪為負責製造低價或高污染的產品,卻無法分到高階製品,在全球經濟位階中區居下為。

多年前曾經紅極一時的《經濟殺手的告白》系列中,作者就明白指出,戰後美國為了控制並分配各國的世界經濟分工角色,以協助開發等名義大量派出顧問團到世界各國,介入各國的基礎建設之規劃。

 

你有想過為什麼那些擁有豐沛原物料的國家都剛好被獨裁政府控制,明明原物料可以賣個好價錢幫國家翻身卻似乎不盡如人意嗎?

 

而戰後日本與亞洲四小龍之所以能夠順利翻身,也許不光是因為人民勤奮,而是美國的全球地緣政治布局需要這些國家擔任防堵共產國際跨出太平洋的第一島鏈,所以用力支援這些國家的經濟成長,沒有像培植原物料豐富的國家那樣培植極端貪腐的獨裁政權。

 

那個時代的美國,難道不也是在打貿易戰嗎?

如果我們真心相信景氣循環論,好比說像哈利﹒鄧特二世在《全球經濟的關鍵動向》等預測全球經濟走向的作品中那樣積極找出人口、經濟、科技發展等各種週期去推敲景氣週期循環的話,我們應該知道,眼下的世界經濟必須有一波落底,因為金融海嘯之後各國央行的貨幣寬鬆政策只是不斷地延後泡沫破滅、景氣落底的時間,卻沒有解決資本主義的系統性危機。《泡沫沉思錄》一書深入探索了景氣循環與金融政策之間的關聯性,對於「善意欺騙」卻讓泡沫破不了的貨幣政策所造成的潛在金融危機提出嚴厲的批判。如果資本主義的系統性危機向來是靠景氣循環的方式來處理,景氣就像春夏秋冬,有榮景也會衰敗,衰退才能帶來熊彼得所說的創造性破壞,才能為下一波榮景復甦做好準備。

 

如果川普的貿易大戰真的能夠戳破中國的大泡沫,成為二十一世紀版本的廣場協定(美國當年就透過廣場協定迫使日幣大幅升值,應是砍掉了日本的製造業榮景且讓日本落入二十年之久的衰退),啟動新一波的景氣循環,長期來說未必是壞事。因為景氣循環論學派的學者認為,各國央行不斷做多延後景氣衰退的降臨已經過分干預市場,這會導致未來無法再延後而景氣開始潰敗時,嚴重程度只怕會比1929年的大蕭條還嚴重。

 

俗話說得好,危機就是轉機,如果衰退是必然的景氣循環,那麼就讓中美貿易大戰些開序幕也好過遲遲不開始,至少未來明確了,也好知道如何制定對策,不要再懸在一個不上不下的混沌不明狀態。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月入十萬的家庭,真能養得起小孩嗎?

By
on
2018-04-07

月入十萬的家庭,真能養得起小孩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日前國內一家人力銀行公布了一份「上班族生養育計畫」調查報告,報告中指出年滿二十歲以上的勞工有63%沒有小孩,不生的主要原因是怕錢不夠,或生了之後買不起房子,不能給孩子一個好的成長環境。

 

調查還發現,人們認為生養孩子的準備金總計為580萬元,若以平均薪資四萬來計算,得將近12年的收入才能夠養一個孩子。

 

至於月入多少錢才覺得足以養一個小孩時?回答是家庭總月收入達十萬才有辦法養育一個小孩。

 

我比較感到好奇的是,「家庭月收入十萬,就能養得起小孩嗎?」「月入不到十萬,就真的養不起小孩嗎?」

 

真實社會的情況肯定更複雜,很難一概而論。

 

好比說,若住在非都會區或家中已有房產,乃至家裡有人手可以幫助照顧孩子的話,就算家庭月入不到十萬要生養小孩也不是困難之事。

 

反之,若住在都會區,夫妻兩人都身揹學貸,要給家裡孝親費,家中無其他人手可以協助照顧孩子,出社會後是租房居住且工作不能離開都會區者,恐怕即使家庭月入超過十萬也仍然無力生養小孩。

 

我想說的是,近年來國人都將低薪視為晚婚、不婚與少子化的主因,因此在提振生育率方案的規劃上,政府大抵作法就是撒錢(補助金)或是鼓勵企業加薪。

 

然而,生養子女從來就不單只是金錢的問題,還得考慮到社群結構的問題。

 

戰後的台灣,經濟不算豐裕但是子女生養數量卻很驚人。

 

姑且放下上一代人願意吃苦,而這一輩人不願意這種太過道德批判的言論,有些人說那是因為古代的房價與物價低,所以收入不多卻仍然可以養育子女。

 

房價跟物價的問題,政府可以出手平抑,或是興建社會住宅提供給願意生育子女的青年夫妻,並非全然無解。

 

然而,說實話,就算政府真的能夠平抑房價跟物價,能夠提振的生育率只怕仍然不多。

 

關鍵原因在於,少子化的表面原因是低薪,深層原因卻是社會的原子化,也就是傳統社會安全網的瓦解,照顧子女的人手不足才是今天讓人不敢生孩子的真正原因。

 

戰後台灣之所以低薪卻能夠大量生育,是因為當時的台灣還處於大家族的家庭結構,孩子由整個家族的大人一起分攤照顧,甚至大孩子就得負責照顧小孩子。我們都聽過上一輩的人說過自己背著孩子做家事的故事。

 

在今天,這樣的照顧模式不可能再成立。縱使有家庭敢生很多且讓大孩子照顧小孩子,只怕也會被舉報到社會局,被社工介入關切。

 

今天之所以需要高薪才能養得起孩子,是因為我們把照顧孩子的工作外包化了,不再由親族鄰里(社群)提供照顧人手,而是到市場上購買照顧服務。購買就得花錢,而且花費還越來越貴。

 

過去的照顧方式也許未必最好,但實際上卻能有效解決子女照顧的人手不足問題。但是,隨著台灣社會的都市化與工商發達,大家族瓦解小家庭崛起,人們得自己承擔子女照顧的問題。但實際上如果深入觀察你會發現,都會區許多父母之所以能夠且敢於生養子女,是因為他們的父母願意幫忙帶小孩,無償提供照顧的人手的協力,成了很重要的關鍵。

 

若是真的想要提振生育率,政府該做的不是不斷發補貼給新手父母,不要讓社會環境變成只有高收入者才能夠生育子女,而是創造一個讓全體社會能夠一起共養未來下一代的友善環境。非洲有句俗諺說,「養育子女是要全村庄的人一起同心協力」。下一代的栽培並不是個別家庭或父母的事情,而是整個社會的集體責任。我們要把別人生養子女之事當成照顧自己的子女一樣來看待,唯有如此,企業才不會鄙視或排擠有子女的新手父母,讓年輕世代害怕因為懷孕生子而耽誤了工作升遷之路進而選擇放棄。如果社會並不願意一起照顧我們的下一代,那麼無論政府祭出多少補貼都無法提振生育率。

 

再者,放眼世界各國的案例來看,幾乎沒有一個國家能夠透過政策干預讓低靡的生育率拉到能夠維持人口淨平衡的程度。獎勵生育政策只是預防人口萎縮與高齡化少子化的一部分對策,另外還要搭配務實可行的移民政策,讓移民補充生育不足的部分,就好像德國廣納敘利亞移民反而解決了長期低迷的生育率問題,因為大量移民補充了人口不足的部分。

 

台灣一直是個移民社會,四百年來有許多國家的人來到此定居開墾,我們應該發揮自己的優良傳統,抱持開放之心,廣納願意移居台灣的移民,讓願意定居台灣的移民成為厚實台灣國力的助力。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經濟與生活

心理帳戶~辛苦錢與容易錢分開存

By
on
2018-04-02

心理帳戶~辛苦錢與容易錢分開存

 

文/Zen大

 
心理帳戶(Mental Accounting):心理賬戶是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理Richard Thaler提出的概念。他認為,心理賬戶是個人或家庭用來管理、評估和記錄經濟活動的一套認知操作系統,這套認知操作系統導致一系列非理性的心理帳戶決策誤區。 

同樣的一萬塊,會因為得來容易或不容易而產生不同的分量感受,在使用時也會有不同考量。

偏偏人的心理帳戶制約消費心態與行為,而我們多半又習慣將各種不同心理帳戶機制賺到的錢存再一起,最後導致在花錢時有各種情緒混淆,近而做出錯誤決斷。

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開一個存辛苦錢的帳戶,但凡覺得賺得很辛苦的錢都存到該帳戶,那麼當你想花他時,就會切換到那個記憶,就會審慎~

 

另外開一個容易錢的帳戶,如果有輕鬆就賺到手的錢就存進去(當然如果你說我沒有這種錢可以賺,那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想亂花錢想輕鬆花錢想花錢沒罪惡感就到這個帳戶去領錢出來花(同樣的,當你如果這個帳戶餘額不足,就會自己領會很多事情了)~

 

心理帳戶是很難克服的,只能因勢利導,多利用行為經濟學中所說的推力來管理~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