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逆社會觀察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在地想出版 未分類

淡出出版產業

By
on
2018-08-15

淡出出版產業

文/Zen大

開始萌生放棄出版產業的念頭,最早應該是陸續停了出版觀察的專欄後,開始有種與業界拖鉤感。

實際比較直接的影響,應該是某次我因在臉書上的一句發言,成為被圍攻對象時,竟然連一些出版界不算小咖的人,都寫信來指責我。

那件事情我自認沒錯,因為我甚至沒有去別人的版面攻擊誰,只是在自己版上提出關於出版經營,應該留意一些地方。就連這樣,都引來一堆人的追打嘲笑和看熱鬧。

這之後我就心冷了,一個以出版言論為收入來源的產業,不能保障多元言論自由還群起而攻打自己不喜歡的言論,覺得再對這群人說什麼都是浪費生命,就不再想多說什麼,於是在心裡萌生去意,慢慢淡去。

雖然說原本我就一直是出版界的圈外人,邊緣份子,不入主流也人微言輕,但至少能夠有一方小天地說自己想說的話,也有一些人會認真看待或給予回應,但搞到群起而非理性的攻訐,那真的是不必了,我並不是非得要待在這個產業裡不可。

目前只剩下出書會跟一些出版社有合作關係,至於出版產業要怎麼走怎麼搞,那是出版產業自己都選擇了。反正說了他們不愛聽的,就以群起攻之的方式對付說出問題的人,我也是呵呵而已。

原本我就不是非要做出版,我想做的誰跟書有關的事情,想生活中持續有書且最好工作與書有關而已。所以,早年想當學者,因為學者好像被書包圍(後來發現未必,被期刊跟研究包圍倒是真的);後來當編輯,在書店工作(但這兩樣工作無法養家餬口,收入太低),再後來投入寫作工作,當個職業寫手;到如今又投入教學跟舉辦讀書會,貫穿的是想過讀書人生,而不是什麼產業或職務。

這幾年看出版業直直落,我心裡的感觸是,那不是必然的嗎?

既然有那麼多從業人員都沒打算認真面對問題,都只是走一步算一步,甚至排斥或睥睨某些市場,甚至認為發展商業模式很可恥,這樣的結果,不就是自己選擇的,說真的怨不了景氣不好或讀者不讀書。

我還是當個單純的作者或讀者就好,其他的就別自己瞎操心了,反正出版不會垮台,只是不斷縮小跟凋零或轉型而已。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社會排序系統中的熱門,不會是有傑出才華的你最好的歸宿

By
on
2018-08-13

社會排序系統中的熱門,不會是有傑出才華的你最好的歸宿

 

文/Zen大

 

層峰的世界,不太會再刻意區分是冷門或熱門領域,那是另外一個自成世界的地方。那是統治階級的世界,那是制定規則讓場域運轉,並決定其他人的未來的世界。

 

因此,若以攀爬上層峰為志願的人,在如今的世道,不是再去擠大家都知道的熱門領域,而是另闢蹊徑,找出沒有太多競爭者而且自己有興趣也能做好的冷門領域。

 

前幾天網路在吵一個當年可以考上台大電機卻選了清大材料的人如今竟是美國傑出教授的消息,許多人只說,厲害的人到哪裡都很厲害。

 

厲害的人到哪裡都很厲害固然沒錯,但在熱門領域裡卻可能被卡在中間動彈不得,因為前面已經排滿等上位的前輩或跟自己同樣傑出者。

 

再者,在熱門領域要爬上層峰,需要的不光是才能,可能還要家世與運氣來輔助。

 

藍海策略也出版很多年了,人生是永遠的測試版一書也告訴我們別再去排升遷電扶梯了,因為上面卡滿人了,但實際上,社會還是迷戀熱門者眾,願意深耕冷門利基市場者少,那就怨不得日後被卡在中間不上不下,動彈不得。

 

個別單一能動者是很難去撼動場域的既定結構與規則的,只能順勢而為。

 

如果能力傑出但自己沒有個別的志願,跟著社會排序系統也無妨,自己就是喜歡熱門領域那就去熬,但如果有自己的願景,父母師長應該放下自己的社會排序系統,尊重並接受年輕人自己的想法,因為如今是越熱門越難向上的時代,因為傑出有才華又肯努力者實在太多了,而已經在等著排隊上位或在上位路上已經很拚的前輩更是不知凡幾,就不要把自己的下一代送去…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年底選舉不是只有台北市選行政首長…

By
on
2018-08-11

年底選舉不是只有台北市選行政首長…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可能有不少人認為,今年年底的地方選舉大勢底定,都是藍綠既有勢力的鞏固,挑戰者方難以逆轉選情。

 

甚至最近的選舉新聞頗有娛樂化的傾向,先是柯文哲團隊的學姊爆紅,媒體追蹤報導,後有丁守中跟姚文智團隊的屢屢失言或廣告失焦,被輿論大肆砲轟。

 

其他地方首長的選舉,基本上也沒看到太大的威脅變數存在,國民黨在過去較為穩固的新竹桃園地區的選情也因為候選人分裂乃至政黨奧援不足而顯得捉襟見肘,南部更有民進黨初選完成即宣告選舉結束的說法流傳。

 

整個選舉新聞的目光都在台北市長選舉,甚至全都在柯文哲秀政績身上。縱然不支持柯文哲的人不少,卻也大概心知肚明,想靠藍綠兩黨的候選人拉下柯文哲是不可能的事情。原本還有人看好柯文哲與姚文智的綠白惡鬥瓜分票源讓丁守中得以上位,但前一波姚文智的民調出來後竟然只有5%的支持度,顯見連台北市的綠營基本盤都已經宣告棄保,這是大羅天仙都難救的選情。

 

在這樣的局勢下,表面看似落敗的一方,難道完全沒有可以暗中扳回一城的方法嗎?

 

我認為還是有,只是成功不必在我,並且順勢而為,讓主流媒體焦點全都放在台北市長選舉上,讓更多類似娛樂或笑話的消息佔滿版面,讓更多選民誤以為大勢底定。那麼,地方基層選舉中的議員與里長選舉,仍然很有機會鞏固不被翻盤。

 

要知道,都會區行政首長選舉或許大多以空中戰(媒體與輿論)為主,地面戰為輔,但地方基層議員與里長選舉是以地面接近戰為主,仍然是靠派系或地方勢力支持遠勝過媒體輿論。既然首長大局不可逆,那就讓大家的目光繼續聚焦在各種行政首長候選人的花邊跟秀下限。

 

不要讓媒體或輿論關切各地方的議員與里長選舉,只要議員和里長的選情穩得住,基本盤仍在,未來都還很有希望,特別是藍營在下一次的台北市長選舉將推出重量級的蔣萬安出馬,柯文哲的白色力量沒有繼承人而綠營繼續擺爛的話,國民黨未來還是有可能回鍋,爾後的選情也還在未定之天。

 

遙想2014年,因為反服貿公民運動風起雲湧,全台大串連,整個地方選舉選情對國民黨非常不利而對民進黨十分有利,當年多少挾學運氣勢投身基層選舉的青年和民進黨人士,最後在地方選舉上仍是敗多勝少,國民黨的基層勢力雖有鬆動但仍然牢不可破。

 

四年過後,民進黨完全執政下的基層民怨不少,國民黨雖然在大型主力戰場上潰不成軍但地方勢力仍舊牢不可破的情況下,本次選舉真正的看點我以為是地方的議員與里長選舉。本次選舉可以說是台灣地方民主的一次重大檢驗,四年前投身基層選舉潰敗的青年或挑戰者,四年來是否有繼續深耕基層?是否有效瓦解了國民黨的地方派系勢力?是否能夠奪下過半的席次?徹底瓦解原本既得利益者盤根錯節的地方勢力?

 

不要認為不可能,當年蕭美琴深耕花蓮最後順利拿下立委席次,蔣惠月以無黨無派之姿連續投身選舉終於在第三次選上,只要願意深耕基層,人民是會看見的。

 

因此,本次選舉更需要細心查看的不是主流媒體上那些候選人鬧的笑話,而是您身邊鄰里親朋在里長或議員選舉上的投票動向和輿論,不要隨著主流媒體起舞,那些不斷秀下限的藍綠政黨候選人,或許有可能是真心如此愚昧,也可能是在轉移焦點,鬆懈選民的動員氣勢。

 

既然母雞無法像過去那樣發揮正向的帶小雞效果,那就逆向的肩負起幫小雞轉移焦點的責任,反正既然選不上了,那就用力博取媒體版面,幫小雞們護航,特別是那些地方勢力還沒被瓦解過的地盤,最好能夠一次都不上媒體就順利的完成選舉。

 

想想蔣惠月,原本無黨無派的她,堅持選到第三次才勉強當選,本次爆紅之後,不少人都大力支持,年底選情應該是牢不可破。若到年底之前再有更多這類認真做事的議員民代乃至里長被媒體報導,想必會有更多人相信挖解既有派系勢力佔據地方政治的可能性,進而做出不同的投票選擇。

 

目前的地方勢力仍舊由藍綠兩大黨把持,甚至仍然是一黨獨大,某種程度ˋ可以說地方議會層級的選舉依舊密不透風,外人難窺堂奧,地方派系勢力仍然無法撼動,青年們想要贏回台灣,公民們想要更清廉且能真正代表民意的地方議員來代理自己,需要將更多的心力轉往跟自己最相關的基層民代與里長選舉上,認真挖掘出更多蔣惠月型的候選人來,以選票給予支持,將之送入議會,讓台灣變得更好。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By
on
2018-07-27

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媒體報導,台北一些老字號的高檔餐飲名店或是新崛起的潮牌紛紛歇業。媒體探究其原因,指稱是房租過高加上大環境不景氣,壓垮了這些老店跟名店。

 

雖然我不是很愛引用郭台銘董事長說的「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不過,反觀剛剛才又調漲產品價格的鼎泰豐依然門庭若市、一位難求,實在很難接受媒體幫這些老店或潮牌,編派的房租過高與大環境不景氣的理由。

 

恰巧媒體報導中某些老店我去過,加上個人素來也算熱衷觀察餐飲業的變遷,不得不說,老店和潮牌歇業,不能光是外在歸因,這些店家也有自己得承擔的責任。

 

就說某家剛歇業不久的台北元祖老字號的懷石料理名店好了,早年偶爾會拜訪其分店,用餐環境跟餐點水準也都不錯,卻是一家一家收,到最後只剩下總店時也去拜訪過,到那個時候覺得服務只有表面的行禮如儀,骨子裡早就沒了靈魂。

 

好比說我去用餐那次,店內板前只兩組客人並不算忙,主廚卻只顧著照顧老客人,有說有笑,而我們這邊卻只有套餐可選,且席間主廚幾乎沒過來打過招呼。高級日本料理的用餐有其潛規則,價格之所以高不光只是餐點還有主廚與客人之間的互動,以及餐點的選擇方式,但身為元祖老店卻完全不管,這種作法不是在趕客嗎?長此以往,能留住多少新客人?

 

雖然該餐飲系統多年來培養了不少名廚,但為何紛紛獨立而不留下來一起打拼?想必內部管理也有其狀況,這些都不是經濟不景氣或是房租過高可以當藉口搪塞的。

 

另外某家剛收店的餐飲潮牌,我也曾經造訪過,吃完的感受是,店面給個冷氣,餐具換成餐廳等級,就想收餐廳等級的價格賣小吃店水準食物嗎?

 

平價市場暫且不去討論,在台灣,極少受景氣衝擊的就是高價市場,無論是高價旅遊團還是富人進出的俱樂部、高級餐廳乃至紓壓類的娛樂場所,許多仍是一位難求,經常客滿,如果單看這些場所的消費盛況,台灣並不存在不景氣。消費的M型化的一個趨勢是,高單價市場仍然火熱,只要端出來的產品和服務的品質能夠讓富人垂青。

 

簡單說,許多老店或潮牌之所以不再被消費者青睞,是因為追不上或根本沒打案追上當前的餐飲環境的變化。

 

近十年來,台灣的餐廳一家接著一家開,日韓歐美等品牌也紛紛進駐,競爭遠比以前激烈,光是字號好並不足以守住生意,得與時俱進,創新求變。

 

就說鼎泰豐好了,這些年來的餐飲品項越來越多,除了知名小籠包和炒飯還有很多菜色推陳出新,服務更是無可挑剔,對員工也很照顧,因此縱然不斷調漲價格,卻依然門庭若市,因為早就被本地富裕階層當成日常用餐的家庭餐館(而非小吃店),也是海外觀光客必訪名店,門市一家接一家開,且進駐的都是店租不斐的百貨一級戰區。

 

另外,嶄新潮牌想要快速崛起,要不就得主打份量多價格親切,要不就得好拍照讓網美網紅可以上傳分享討讚,要不就要有名人光環加持,這還不打緊,兩三年就得讓店面的餐點或服務升級一輪,或是加開新型態的分店門市。

 

當其他老字號或創新潮牌都積極努力創新突破,百般討好客人,試圖留住客人之外還對外開拓新客源,某些老字號卻只要雙手一攤,只會外在歸因,將營運不利推給房租或景氣(不如乾脆再加上幾個媒體常見的理由,像是一例一休、陸客不來、軍公教年金改革後的縮衣節食好了),難怪只能結束營業。

 

如果是社會上後百分之五十,社經地位相對弱勢的群體,工作受影響或許還能說是大環境衝擊造成,但都已經開店做生意且有志於做第一或曾經是第一的群體,是社會前百分之十的群體,實在不宜以外在歸因的方式解釋自己的事業失敗。大環境影響的是讓人活下去的基本情勢是容易或艱困,但要變成頂尖傑出不管大環境好不好,從來都是艱困而不容易的事情。

 

如今的時代,產品功能好已經是基本配備,要到市場上來討生活所推出的產品功能就得好,但光是產品好還不夠,用餐環境乃至餐後的社群媒體上的炫耀性行為的滿足都得照顧得到,才能夠成為消費者不斷上門造訪的保證。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看事情一定要檢視背後的脈絡,務必小心被斷章取義去脈絡化的資訊

By
on
2018-07-20

看事情一定要檢視背後的脈絡,務必小心被斷章取義去脈絡化的資訊

文/Zen大

蠻多人譴責屏東縣議員咬女警一事,從邏輯思考上來說,會加入譴責者,通常得到的是此一事件已經被去脈絡化的碎片訊息,如將訊息完整還原,多數人是可以理解其無奈的,當然,(即便後來知道事情真相也認同其慈善方面的作為),總還是會有人譴責,這些人也有他們自己的思考脈絡。

所謂的去脈絡,就是把一個事件中的片段從事件本身抽離出來,單獨討論。偏偏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放在脈絡裡跟去脈絡之後,判斷可能截然不同。

單純看咬警察一事,當然是咬的人不對。

但有幾十個警察壓制一個為民喉舌的縣議員,讓縣議員無法脫身,情急之下出口咬人以求脫困,這裡面難道只有檢討咬人沒有警方執法過當的部分嗎?

在脈絡裡看的話,雙方都有責任,去脈絡之後,就一面倒的譴責咬人議員,加入媒體的斷章取義甚至刻意擷取出醜陋的部分之後,輿論輕鬆地就沸騰了。

去脈絡,又可以稱之為斷章取義,過度化約,都是要小心的,媒體因為刻意或報導的侷限而去脈絡是常見的事情。

輿論後來之所以翻盤,是因為有人將議員的過去抖了出來,也就是將議員的行事為人的脈絡全部帶了出來,將之與此一事件連結的結果。

其實可以想一想,堂堂議員,都可以被警察如此壓制,你市井小民,抗爭時會得到什麼待遇?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發文留言就是要激怒你,不然要幹嘛?

By
on
2018-07-18

發文留言就是要激怒你,不然要幹嘛?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前一陣子我在臉書上看到某個朋友轉貼一則發文,還點評了這則發文「愚蠢」。該文原Po貌似還是個青少年,發文大意是馬雲有三百六十億元資產,如果地球上每個人都給一億元,他還剩三百億,不知道為什麼馬雲不願意這樣做?

 

我看到該則發文時,有兩千多個讚和數百個轉發,底下留言清一色是教訓或指教該則貼文的數學有問題。我稍微看了一下留言,沒發現原Po有回覆。

 

後來我再仔細研究了一下原Po文者的臉書,赫然發現,此人有一萬多人追蹤,多數發文都只是單純的轉貼且按讚數不多,偶爾按數飆高的發文都是頗有爭議或容易引發斥責的貼文,並且其所追蹤和轉發的貼文中也有一些類似路數的文字。

 

這讓我想起我自己的粉絲團上,某個粉絲留言提及的話。大意是,在臉書上留言發文,就是要激怒人啊,不然還能幹嘛?

 

想想雖然悲哀,卻不無道理。

 

社群媒體上的留言多半難以鉅細靡遺地訴說某一件事情的道理或想法,只能很簡扼的說明自己的主張。單憑如此隨片的訊息,哪有可能讓不同意見的人接受並且改變想法?

 

既然改變對方想法不可能,那不如就改成激怒對方,讓對方出糗好了?!只要在言語使用上不逾越可能被告的界線就好。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類型的文字慢慢有普及的趨勢,且從發文底下的留言開始轉進貼文本身。

 

當長篇大論,認真將一件事情說好說滿所能獲得的讚與分享數,還不及惡意的嘲諷、搞笑、裝笨更能引來讚與分享時,自然就會有人投入此一路線的文章經營。在這個時代,惡名更慘的是默默無名,有人罵比沒人理的社群排序還要高,這種殺頭但有可能有錢賺的生意就會有人做。

 

或許你會說,靠著惡搞鬧事出名,又無法拿到業配也不可能有粉絲願意花錢買單其所推薦的產品,要怎麼賺錢?

 

在國外,有一些網紅走的路線是非好感鬧事路線,聽說國際品牌大廠會刻意付錢請他們「不要」使用他們的產品,以免品牌形象被汙染而業績受影響。

 

也就是說,能把事情鬧大的人,自然也有其獲利模式,雖然是一般人所不齒或不屑的方式,但卻也是真金白銀的收入。

 

回到開頭提及的事情,我想說的是,未來的數位生活必須小心留意那些刻意想要激怒或挑撥你的情緒的文字,當你發現情緒正被某一則留言所挑起時,務必試著中斷反應,多想想對方是否能夠因為我們的回應而獲得什麼好處?小心自己的憤怒和自以為在主持正義的行為,淪為有心人利用的獲利幫兇。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學姊」是柯文哲設計出來的嗎?

By
on
2018-07-17

「學姊」是柯文哲設計出來的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前一陣子,網路節目推出「一日市府幕僚」企劃,由主持人邰智源與台北市長柯文哲聯手做了一集節目。放上網路後,一周內點擊率來到六百六十萬,除了節目本身引爆熱輿論烈討論外,還捧紅了柯文哲的幕僚,「學姊」橫空出世,成為網紅,四處受人追捧。

 

人一紅,四方勢力就都想過來沾光或了解了解,於是便鬧出了一樁事件來。台北市議員王世堅的幕僚沈志霖要求「學姊」前去說明與網路節目合作的事情,卻在「學姊」進行說明的過程發現不對勁(有一大堆記者跟去看熱鬧),結果事後王世堅一方說,這整起事件都是市政府設計的。

 

「學姊」是柯文哲設計出來的嗎?

 

我也覺得是柯文哲「設計」的,只是並不是特別針對王世堅的助理,那只是意外的收穫而已。今年是縣市長大選,柯文哲有意角逐連任,從網路起家的柯文哲,這一次選戰的打法還是以網路為主要宣傳場域,自然會跟競選團隊一起「設計」各種各樣的事件行銷,丟到網路乃至媒體上去試。

 

「學姊」的爆紅,可能是在設計之內(在台灣,炒紅某個正妹捲起話題,向來不是難事)也可能是意料之外,無論是意料之內還是之外,懂得行銷的人都不會錯過這樣的好素材,自然得要善加利用。

 

王世堅議員本身也是擅長事件行銷的高手,要說找「學姊」去質詢是被設計,那真的是會讓人呀然失笑。如果不想被設計,可以不要找「學姊」去質詢不是嗎?只要不找上「學姊」就不會引來一堆媒體,自然也就不會有後續這一些事情的發生?

 

自己想沾「學姊」的光,搏媒體版面卻發現自己被人反將一軍,才跳腳的說是別人設計自己,有點願賭不服輸的意味,未免太小家子氣?!

 

話說回來,剩下四個月就要選舉,就台北市長選舉這一塊,無論是否支持柯文哲連任,都不得不承認,台北市其他候選人的媒體曝光率太低,議題操作能力太差,人家柯文哲一個據說根本不用付費的網路節目,一個爆紅的「學姊」,就能盤據各大媒體超過一周,引爆各種討論,其他候選人卻是不管怎麼拋政策或批評柯文哲市政都無法捲起一波像樣的聲勢?

 

不管支不支持柯文哲,不得不說,此次地方首長選舉,仍是柯文哲團隊最懂得設定網路與媒體輿論議題走向,要說這一切都是柯文哲「設計」的,某種程度是對的,而且我必須說,拜託其他候選人也「設計」一下柯文哲不要老是被「設計」,畢竟想選台北市長的政黨或候選人,要是不能像柯文哲團隊這般懂得「設計」事件行銷並在媒體或網路擴散,是很難掌握選戰的議題設定主導權與話語權,打出一場漂亮的選戰的喔!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打造專業粉絲團,其實很燒錢

By
on
2018-07-14

打造專業粉絲團,其實很燒錢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前幾日突然出現一則報導,起手式就問大家是否發現「最近都沒有錕P的新聞?」(說實話,若不是這則報導提醒還真沒發現這件事情,可見網路訊息之多與可取代性之高),接著才帶出題旨,原來高達七十萬人的錕P粉絲團已經於五月底就停止再發文。

 

不是年初才聽說錕P信誓旦旦,要參選台北市長?怎麼連人數龐大的粉絲團都停止營運了?沒有粉絲團相幫,原本就不好選的市長之路只怕會更艱辛!

 

原來是「錢」的事情沒能喬好,從兩造雙方的說詞來判斷,錕P這邊應該是覺得粉絲團小編要求買下粉絲團所有權的報價太高,而粉絲團小編則認為錕P逕自停止給付營運粉絲團所需的費用,所以才停止發文,甚至將錕P告上法院。

 

這裡我想談的不是錕P和小編之間的金錢糾紛,而是想提出一個很重要卻常被 略的點,要經營好一個粉絲團其實很燒錢。

 

不管是買下七十萬粉絲團的960萬元,還是積欠小編的60萬元,在一般人來看,都不是一筆小錢。

 

原來營運一個人數規模龐大的粉絲團花費並不低,而一個人數規模七十萬的粉絲團竟然可以賣到近千萬。

 

打造專業粉絲團,並不是簡單的事情。好比說,某些業配報價讓人咋舌的A咖,除了有專屬經紀人打點接案與洽談,還有專屬攝影師協力拍攝各種照片,甚至還要有自己的隨行助理,造型師、美妝師、化妝師,懂得操作議題的網管小編等等。像樣一點的團隊,少說得要有三五人,每個人都要支薪,每個月加起來就是一筆不小的開銷,更別說日常營運粉絲團或部落格所必須支出的網站營運費用,還有針對重點文章下廣告的支出。喔,對了,還有必須上繳國家的稅金。

 

真正強大的粉絲團,其實是一盤生意。也不介意用高規格的製作方式生產優質內容,並支出必要的行銷廣告費用將內容推廣出去。因為這些主事者知道,擴散出去的內容能夠再為其帶來流量與粉絲,令其未來洽談合作時的報價可以墊得更高。

 

這或許是為什麼許多想要做部落客或網紅的人,最後被迫放棄的關鍵因素。我們素樸的相信,那些爆紅的粉絲團或網紅都是因為作品品質好而廣被傳播,不是因為懂得操作背後的商業機制所以成功。雖說不排除真的有天賦異稟的奇才不用花廣告費且不用請專門人士協力就能將自己的粉絲團炒紅,吸引數十萬粉絲加入,不過,我想若有心將網紅當成一門生意的人最好不要將那些特例當成典範,應該好好了解正確使用金錢推動粉絲團營運與擴散者的作法,否則恐怕粉絲團人數無論如何都停留在自己的朋友或人際圈內流傳為主,難以跨出同溫層。

 

聽說錕P新成立的粉絲團人數僅兩千,這顯示出要讓粉絲團人數飆漲,背後有許多專業和費用的存在。

 

聽說人力銀行上新增的網紅職缺不少,但我想若有心想成為網紅的朋友,可能要好好深入了解,要想成功打造一個爆紅粉絲團或自媒體所必須自掏腰包付費的部分,成功的機率可能會高一些。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為何越來越多人的理智總是在日常消費糾紛上斷線?

By
on
2018-07-12

為何越來越多人的理智總是在日常消費糾紛上斷線?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電視新聞不時會報導一些讓人看了覺得荒謬可笑的「日常消費糾紛」。例如,不久前的一則報導,某個帶孩子的媽媽因為比客運表定發車時間晚了三分鐘才上車,卻發現自己預定的座位已經被客運讓給其他候補乘客,於是在車上對乘務人員發飆,最後是其他乘客看不下去出言制止,這個失控的媽媽才悻悻然下車。

 

這類的消費糾紛事件,在日常生活中層出不窮,且似乎有越演越烈的情況。

 

好比說接下來這個例子,同樣是不久前才被媒體報導。某上班族認為自己之所以被公司遲退是因為在摩斯漢堡買早餐,被摩斯漢堡的門市延誤所導致,甚至還將摩斯告上法院求償十萬元,最後法院判決摩斯免賠。

 

網路輿論,通常一面倒的批判因為細故而失控發飆的那一方,維護無辜受非難的另一方。如果雙方都失控發飆,就雙方都各打五十大板。

 

我認為,在消費端因細故卻爆發重大情失控的案例之所以層出不窮,關鍵在於社會生活的壓力之大,讓人難以承受卻無處宣洩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平常的社會關係全都不能得罪,卻又讓人不盡滿意,只能拼命忍耐,直到哪天真的忍無可忍又被其逮到一個可以發洩的正當理由(通常出現在提供服務的賣方不小心在服務或產品中出現並不是太嚴重且可以更換的小瑕疵情況),變一股腦將生活中的壓力不滿情緒全都爆發了出來。

 

韓劇《漢摩拉比小姐》第二集中,一對母子前去烤肉店吃飯,幫忙更換烤架的服務生貌似不小心將烤架擦傷了孩子。母親見狀要求店家道歉,店家看了看孩子發現沒有明顯受傷情況,覺得是母親故意鬧事於是拉高分貝與之對峙,最後雙方引爆劇烈衝突還將彼此告上法院。

 

後來在法庭上,透過主審法官的引導,才讓我們了解了為何一個並沒有構成實際傷害的不小心,竟然引爆雙方的激烈衝突。那個獨自帶孩子去烤肉店吃飯的母親,是一個人自己照顧長期在學校被霸凌因而退化內縮有人際交往障礙的孩子,早已身心俱疲。烤肉店的服務生是來自中國的朝鮮族,家境貧困年幼就被送出來打工卻碰到只願意給低薪的老闆,還經常得加班,早已身心疲累不堪。烤肉店老闆則是拿出畢生積蓄孤注一擲於烤肉店經營但是生意卻不好做,也是生活的並不順利的人。

 

三個各自有苦楚的可憐人,因為一個細故,各自想起了自己的委屈,將不滿投射到其他兩方身上(好比說服務生誤以為能夠自己帶著孩子來吃飯的母親是家境優渥沒吃過苦的大小姐),引爆了此一事件。

 

這個故事也許是虛構的,但背後的情況卻應該是真實存在的。早已被生活折磨得不成人形,平日難以有所喘息的人,找到了一個可以明顯指責對方錯而自己受委屈的對象/事件時,比例失當的將自己過去的人生挫折全都發現在這個事件上,希望以此修補自己的痛苦。

 

這種為了讓自己好過一點的故意/過度外在歸因,當事人未必不知道自己是錯的,但因為再沒有一個可以宣洩苦悶的對象自己就要被壓垮了,只好找個方便的對象發洩了。

 

我不免想,文章開頭提到那個向乘務人員發飆的媽媽,之所以遲到也許是女兒不聽話或是家裡有其他事情,費盡千辛萬苦趕到卻還是遲到,明知道自己理虧卻還是發飆了,因為當下她需要發洩情緒。

 

附帶一說,我認為蠻多醫療現場的衝突,也是類似的原因。病患家屬不知如何處理內在挫折,於是發洩在第一線醫療人員身上。

 

有人說,貧窮不是沒錢而是認知匱乏,因為處理眼前事情的認知餘裕不足,無法做出正確判斷,長期的錯誤判斷導致讓自己身處無力翻身的困境。

 

認知餘裕卻是現代普羅大眾最為欠缺的資源,每天趕行程早已疲累不堪,於是在某些覺得關係破裂也沒關係的地方(通常就是消費場所)放縱自己發飆一下也無妨時,就允許自讓最後一根稻草壓了下來,允許自己理智斷線的失控發飆。

 

除非能夠強化社會安全網,讓更多人被自己所處的社群保護而非拋棄(社會的原子化與個人主義化是對強者變強有力卻對弱者的苟活不利),能夠更多與社會整合而非脫序,能讓多數人都能游刃有餘的生活而非為了苟活就得用盡力氣,能夠有恰當的表達挫折與發洩負面情緒的管道,否則類似的弱弱相殘情況還會繼續發生。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足球賽不是電影,所以谷阿莫踢鐵板了嗎?

By
on
2018-07-11

足球賽不是電影,所以谷阿莫踢鐵板了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日前二創達人谷阿莫被愛爾達的社群小編留言提醒,愛爾達已經去信FIFA告知谷阿莫未經授權擅自使用世足賽影片片段一事,也將請FIFA做出相應處理。

 

據聞,谷阿莫並沒有像過去在使用電影的片段來製作自己的商業內容那樣堅持自己的合理使用權,反而很快的就撤掉了影片。

 

有不少人嘲諷谷阿莫怕了FIFA,這次踢到鐵板,惹到不該惹的人。

 

要說好萊塢那些主事者會比FIFA弱,我是不相信,好比過去多年以來,迪士尼在告非法使用其影片者,捍衛其創作中的著作權也不遺餘力。

 

比較有可能的一點是,谷阿莫意識到足球賽並非電影,電影是創作,足球賽則不過是賽事的實況轉播。對於電影這類兜售觀看權的創作,谷阿莫可以硬拗說自己的影片有助銷售而且是合理使用的二創(雖然法律上未必站得住腳但是因為網路上非法使用的情況嚴重,且片商難以舉證自己到底因為谷阿莫的二創損失了多少票房,所以縱使能將之非授權使用告上法院卻未必能判下讓谷阿莫害怕的結果),足球賽卻是一次性的運動賽事,比完就沒有了,很難以過去對電影的非法使用之說詞替自己開脫,是以才快速撤下影片。

 

然而,就算FIFA將谷阿莫告上法院,就真的能讓谷阿莫收手嗎?

 

恐怕也有困難。

 

雖然谷阿莫出身台灣,以濃縮電影劇情的爆雷影片走紅,卻很快地將經營重心移往中國,而今谷阿莫的製作團隊和營運重心未必是台灣,假若真是中國,以過往中國保護專利著作權的態度與實際狀況來看,被侵權者要透過法律途徑讓侵權者害怕進而收斂,恐怕也有困難。

 

侵擾著作權這件事情,說實話在台灣早就屢見不鮮,也有越來越多被侵權者將親權人士告上法院。可是,依舊無法有效喝止侵權行為繼續發生。除了台灣社會對於著作權的尊重與授權事宜需要再多教育之外,我想還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法律對於侵權者的實質懲罰無法構成嚇阻作用。

 

有不少侵權行為最後的判決,都因為無法有效舉證被侵權方的實際商業損失,裁判結果的賠款金額大多只夠支付律師費,對經濟能力稍微好一點的侵權者來說根本不痛不癢。既然罰錢就能了事且自己支付得起,而且還不是每一次都欸被罰,自然會誕生像谷阿莫這樣靠著侵權製作影片好讓自己賺取商業利益的廠商。

 

俗話說得好,「殺頭生意有人做,賠錢生意沒人做」,侵權二創之所以能夠橫行無阻,和司法審判無法給予侵權者重罰也有一定程度的關係。

 

谷阿莫會栽在FIFA手上嗎?在我看來只怕未必,無論台灣還是中國的既有著作權的訴訟之罰款金額,應該達不到讓谷阿莫收手的地步。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