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逆社會觀察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與惡的距離,決定權握在您手上的選票

By
on
2019-06-16

與惡的距離,決定權握在您手上的選票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終於,紛擾多時的民進黨初選,有了結果。

五家民調公司,合計一萬六千份問卷,結果顯示,仍由現任總統蔡英文女士代表民進黨角逐來年總統一職。敗選的賴清德也坦然接受此一結果,這就是民主競選的機制,在尊重程序正義的原則下,由勝出者擔綱領導人,如果不服,下次再來,人人都有機會競逐領導人的位置(雖然只有一個人能選上)。

另外一個主要政黨的候選人仍未確定,但我衷心期盼,這樣一個人選也會是在符合政黨政治倫理規範的前提下出線,以代表政黨角逐總統職位的候選人!

對比同時間在香港發生的反送中抗議事件,港府強力驅趕抗議示威民眾造成的各種劇烈動盪與不幸傷害,相信不少人心裡備感唏噓之餘,真心慶幸還好台灣還能夠自由的投票選舉領導人,而不是只能從一群被指派的對象中挑一個(早幾年香港社會爭取真普選失敗的結果)。

曾經有一段時間,社會上流行獨裁威權的行政效率比民主社會好的說法,就連川普都曾調侃式的說過類似的言論。

的確,如果碰上英明領袖主導的開明專制,也許獨裁威權制度推動各項政策與建設會比較迅速且確實,然而,綜觀歷史,真正能做到開明專制的領袖不多,多數時候都只有獨裁與專制,沒有開明,行政效率也未必真的好,貪污與豆腐渣工程一堆,人民也無能為力。

然而,我相信如果香港人今天可以選擇,他們肯定希望能夠落實真普選,可以自己投票選出自己的領導人,除此之外,更希望可以投票換掉做不好的領導人,且這背後沒有其他勢力下指導棋。

雖然這樣的對比太殘忍,但我還是必須要說,台灣社會應該珍惜這得來不易的自由民主,珍惜人民能夠自主投票選出領導人的自由,即便選出來的領導人的執政結果未必都能讓人滿意。

民主原本就不是選無暇聖人,也不是選出一定能夠讓人民發大財的強人,毋寧說,是讓社會上不同意見者都能充分表達想法後,開放讓所有人自行選擇,在不流血革命的情況下,就和平轉移執政權力,能順利選出國家領導人的機制。輸的人或政黨必須尊重遊戲規則而不能耍賴甚至沒收選舉。這在人類歷史上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只是生下來就享受民主制度好處的人,往往視為理所當然且輕忽其價值之貴重,甚至有些人羨慕起其他制度暫時的良好表現,願意拿這個價值信念去換他們以為更重要的東西(好比說個人財富或權勢地位),卻沒認真分析其中所必須付出的成本。

民主最弔詭也最讓人唏噓的地方是,人民竟然能夠以合法投票的方式,選出毀棄民主制度的獨裁者,當初希特勒就是人民投票選出來的國壓領袖,只是這樣一個民選領袖後來大膽的修法,結合國家機器的合法暴力,將整個社會推向獨裁法西斯路線,造成了後來的許多悲劇。

在民主國家,有一事情比人民發大財還重要,那就是國民全體與各類型組織都必須遵守的程序正義、法規制度(以憲法為核心所衍伸出來的各種由法律背書的權利義務關係),不被任何人修改或破壞,即便是我們授權擔任國家領導人的都不可以。

在民主國家,投票是決定我們與各種價值的遠近關係的方式。選得好,將能帶領我們遠離惡事與傷害;反之,別說發大財,連小命都未必能保得住。

當年台灣青年站出來反服貿,為何能擋下?不就是因為還有一個民主選舉機制制衡著當時的執政者,令其有所忌憚。

香港此次反送中的抗爭為何如此慘烈,且目前看來除了有強力外援協助斡旋,擋下的機會不大?說穿了不就是因為沒辦法透過選舉換掉賣港特首,只好站出來拼命!

當我們慶幸自己還能夠自主選擇時,更要珍惜這個其實並不理所當然而是很多人的鮮血換來的寶貴權利。盼望手上擁有選票的國民,從現在開始,可以認真思考手上神聖的一票,要投給誰?想一想,誰是真正誓言並落實保護台灣全體人民之利益福祉的人?因為您們手上的選票,能夠決定未來台灣社會與惡的距離?!

還想讀讀Zen大其他的社會評論文章者,請見此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耶穌並沒有向權勢下跪,也沒有傷害比自己更弱小的弟兄

By
on
2019-06-14

耶穌並沒有向權勢下跪,也沒有傷害比自己更弱小的弟兄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還想讀讀Zen大其他基督信仰類文章請見此)

是基督徒都應該知道的,耶穌出道之前,在曠野禁食四十天後,魔鬼撒旦來就近祂,提出了交易的價碼,只要耶穌跪下,就將世界全都給祂。

耶穌沒有跪,撒旦的試探失敗了,於是就撤退了。

接著耶穌出來傳道,三年後釘死在十字架上,死了還未復活之際,生前的追隨者幾乎四散逃光,看起來像是一場慘敗!?

當然,耶穌沒有失敗,不然今天我們就不會紀念耶穌也不會如此規模的基督信仰流傳後世?!

這一切成就的源頭,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耶穌沒有取容易走的捷徑,堅持走上祂知道那條難走的荊棘路。

然而,我們這些坐在漂亮而富麗堂皇的教會裡的主的門徒,也跟當初的耶穌一樣,拒絕了來是世界或魔鬼撒旦的誘惑嗎?

老實說,的確是有,但遺憾的是,也有其實沒有拒絕偷偷在心裡跪下的。

好比說,迷戀醫治神蹟更勝十字架福音的;好比說,迷戀聖經打開有金粉有五倍鑽石更勝耶穌甘於貧窮的虛己;再好比說,迷戀於追求人數成長與教會巨大化而忘了耶穌當初是怎麼帶領門徒的;又好比說,選擇忍住不開口批判獨裁政權對其人民的凌虐甚至是對主的褻瀆,只為了換取能夠進入傳福音的資格…

常常我在想,我們明明光景沒有耶穌當年那麼苦,那個是以肉體承受四十天的禁食,那可是最疲弱最需要麵包與養分的時候,腦科學也說那樣的人體狀態是意志力最糟糕最容易屈服的時刻,但耶穌沒有屈服,祂知道自己這輩子所謂何來?要堅持的大原則底線在哪邊?

祂知道如果原則一開始就放棄了,就算結果是好的,也還是錯了!

基督徒是手段與目的都要遵從神的教導而行的人,不是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不是為了福音的緣故可以違背道德或法律或神的誡命,就可以因此欺瞞作假見證傷害人…
這幾年,教會跟社會大眾的距離越來越遠,越來越多人覺得教會充滿偽善與噁心,不就因為我們當中有一些弟兄姊妹為了口中的福音的緣故,一方面軟弱的向權勢屈服跪下,一方面卻又傷害了比我們還弱勢小眾待幫助的族群(好比說同志與教會的反同婚行動),明明今天的我們已經不是那麼軟弱而無力的群體,卻沒有變得更體恤軟弱者,而動手開始逼迫其他弱者。

世人都看在眼裡,耶穌當然也是,我們用以自我安慰的自己本來就是罪人耶穌都會幫助潔淨我們的軟弱,讓我們更肆無忌憚的向強者跪下與傷害弱者,不勝唏噓!

何時我們基督徒群體可以只為了幫助弱者而屈膝,在強者面前硬頸不屈服?!願主憐憫我們的軟弱與剛硬。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天朝的大外宣潰敗與美帝的屠龍派回歸

By
on
2019-06-11

天朝的大外宣潰敗與美帝的屠龍派回歸

文/Zen大

紅色滲透這本書講天朝在全世界的媒體佈局活動大外宣,當然也談到天朝勢力對香港台灣乃至歐美日等國的滲透。

 

不過,我想特別提的是第六章,美國對天朝入侵的覺醒的探討,共和黨的川普重寫了美國對天朝的政策基調並且已經贏得多數美國人支持,美國人反天朝的比例已經超過五成,且有越來越多資料披露過去民主黨執政時對天朝的寬容造成美國與世界的傷害。

 

所以,別癡心妄想川普如果選輸,民主黨熊貓派就會回鍋,還不如多想想原本聲望如日中天的歐巴馬為何最後沒能讓希拉蕊繼承還慘敗?

 

第六章中有一段引文是美國副總統的屠龍宣言,發表之後美國就隨即展開貿易戰。

 

如果你最近亡國感很重,我推薦你讀本書,先看最後的第六章。

 

作者說,天朝在戰後於冷戰期間居然能夠拿到國際認可地位的關鍵,是美國承認天朝並建交之後,在此之前,國際其實都不信任,而今,美國決定改換政策,重新取回主導權,並承認天朝是一大威脅應該認真對付,美國的態度會影響國際列強的態度。

 

台灣人要自強,多跟世界說我們跟天朝並不是同一國,要有骨氣,不要貪圖語言溝通的方便性與對岸的收買,就只將市場鎖定在天朝而放棄廣大的世界。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來不來都期盼能打聲招呼,而非人間蒸發

By
on
2019-06-11

來不來都期盼能打聲招呼,而非人間蒸發

文/Zen大

 

在網路的電商社團,經常看到有老闆發文埋怨下訂到貨後不取件的狀況。

 

新聞不時也會提到一些台灣客人到日本訂了飯店或民宿後,人不到也不去電取消,平白造成對方損失的情況。

 

辦活動辦了幾年,慢慢也碰到類似的情況,那就是寫信來說要報名參加活動,回信之後卻再也沒有音訊,過一陣子去信詢問,有些人勉為其難掰出個理由說不來,有些則是石沉大海,無論怎麼呼喚都不回。

 

有時候我會擔心,這些突然人間蒸發的人是不是人生碰上了什麼重大轉折,以至於回個信告訴自己原本報名要參加的主辦單位不克前來,都萬般艱難!

 

我也懂,屢次去信詢問不回,就是再說,老子不去了,這不難懂,就像社群網站上的站內訊息,有些人硬是已讀不回,那當然也是一種回,就是我不跟你有任何關係,不要來煩我。

 

類似變形的情況不少,像是事後反悔不想參加,編派理由要求取消或退費,我也都能夠理解,也不會傻到跟對方說還有其他班次可以轉換,說了對方也只會說那些時間都不行。

 

其實,我的看法是,願意回覆處理都是好事,但默不作聲地回覆方法,不是不行,只是我覺得人在社會行走,是消費者同時也是生產者,買人服務的同時也都是賣人產品的,如果我們不希望自己被人這樣對待,自己在對待別人時是否也能多一點點禮貌?

 

這無關生意,而是為人處世。古人說的買賣不成仁義在,不就是這樣嗎?雖然素未謀面且以後也不會往來,但是,我總覺得,在這種無關利害關係的事情上願意做得周全顧及他人感受,對自己的人生往後也還是比較好的。

 

簡單來說也就是打個招呼,理由不是太重要,無論是真的有事還是反悔,沉默不語真的不是好的處理事情的方法。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在被組織排除之前,累積夠足自行面對市場的能力吧?

By
on
2019-06-09

在被組織排除之前

累積夠足自行面對市場的能力吧?

文/Zen大

 

在未來,能夠長時間受聘於單一組織,且能在組織待到退休的受雇者人數將會大幅衰退(大概只有中央級的公務人員勉強可以,軍教與地方公務人員都未必,更別說民間企業),也就是符合傳統意義的勞動方式的受僱人數將大規模萎縮。這代表穩定有序且線性的生涯發展模式已經不適用於規劃自己的未來!

 

長期穩定雇用的勞動人數萎縮,直接衝擊的是與資本家集團或國家議價的能力,只能仰賴勞團與政府內部願意支持勞動權利入法者的協助。

 

再者,自由市場經濟派的支持者,肯定會竭盡所能讓受雇者的聘用與支薪等權利不被法律保障,方便組織根據成本調整聘僱狀態。

 

其實,這些年已經有不少類似情況,好比說時薪排班制、無薪假、派遣與約聘化,日薪制、接案制,乃至以承攬契約合作(如Uber),還有外籍移工更是直接訂定專法來管理,非法移民則是假裝不存在或當成犯罪看待。

 

當然,如果擁有一技之長、夠專業且市場需求量大,上述的勞動型態的彈性化,未必是缺點,只要懂得經營出個人品牌或是專業上出眾,直接面對市場進行議價與提供勞務,收入可能遠勝過往。

 

問題是,其他非頂尖傑出或是提供的勞務是可替代性高卻也需求量大的(如:各類門市的店員等基層工作者),收入則直接大幅壓制(勞基法保障的最低薪資或時薪就是薪資計價單位),勞動權益也在彈性化勞動型態的確定後被大幅削減,屬於就算有這些法規也無法保障新型態勞動模式的狀態。好比說我當Soho,假如我決定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嚴重過法定勞動時間,有違法嗎?就算有,政府有辦法抓得到嗎?我猜,兩者的答案都是No。未來這類情況會越來越普片,再舉個例子來說,因為時薪低而必須同時身兼兩家門市店員的排班工作,才能勉強賺得足夠養活自己的收入者,工時即便超過法定上限,企業主會被罰嗎?應該很難,企業主會推託不知道聘用者同時還在其他地方上班,就算知道,法規可能都無法可管。

 

簡單來說,如今越來越多工作已經完成免洗筷化的轉換工程,許多人手上擁有的工作都是隨時可以被替換,且有大量勞動力可以補充而不怕找不到人。

 

就說街邊小吃店,很多人都是時薪打工,甚至老闆當天才會跟你說今天要不要上班,而今天不需要你的時候今天就領不到薪水,且薪水都是低於法定時薪(之前新北有個婦人到處應徵工作再威脅老闆要檢舉工作的地方的老闆違反勞基法,以此向老闆威脅索討賠償金,就是吃定這塊市場的違法的普及性)。

 

可以預見的未來,高齡族群中的中低收入者必須持續在勞動市場上提供勞務換取微薄收入的趨勢也會日漸明顯,雖說高齡長者能夠持續工作對健康未必是壞事,但是,那是適度的工作而非全職且高體力負擔的勞動。

 

想想,未來除了高階白領之外,其他勞動者幾乎都落入不能被法律有效保護的工作狀態,企業可以更彈性多元的聘僱方式來規避所必須承擔的聘僱責任,且法律已經為服務業化的工作開了相應的後門。

 

對此,我倒是不會像傳統左派的想法,先把過去某個時期的就業狀態視為好,再以過去跟今天對照,說不像過去的今天是不好。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都不夠好,箇中原因很多,有牽扯系統結構規則的部分,也有個人能力的部分,很難一概而論。關鍵是,未來世界的社會系統運作規則就是高度不穩定的變動,一如馬克思當年說的:所有固體都成了氣體。

 

也就是說,企業組織或國家這些過去看起來好像很穩定,可以協助維持社會秩序順暢穩定運轉的機制,在未來都也是高度變動中且隨時可以受到大衝擊而出現劇烈變化,甚至不一定能夠持續存在的東西。當這些組織在劇烈變動且可能失控的社會系統中都自身難保時,不太會想到去保護組織中的人,特別是基層勞動人力。

 

這是非常嚴峻的未來,好比說AI,會否大幅消滅人類的工作?許多預測都說會,包含白領與具有專業門檻的工作(Google與臉書其實就是受雇人數少而產值極高的企業,其中有許多受惠於自動化科技的商業應用逐漸成熟),那麼,如果連傳統的中產階級工作都大量消滅,讓更多人往下流動,削弱更多人類的勞動獲利能力,社會上的人們是否變得更加兩極分化?且落入99%這邊的都是朝不保夕,毫無穩定與安全感可言的免洗筷!

 

在人並不理性且經常犯錯的前提下,未來很有可能並不美好,越來越多人得在動盪不穩定的系統中想辦法活下來,且無法倚賴任何類型的組織給予安全感與保障(就連組織都自身難保別說保護組織中的受雇者),只能倚賴自己或自己和其他志同道合者的結盟(在這個意義上,漫畫海賊王提供了未來組織型態的類型給人們參考,有興趣者可以自己看一下漫畫,想一想哪一種船隊的組織方式自己比較能夠接受?)。

 

總而言之,弱勢在未來是難以獲得穩定有序而安全的生活,只能在不斷的變動中掙扎求生,且悲慘境遇的集體普遍化的趨勢很難逆轉。想想來台灣打工賺錢的外籍移工(或擴大來說散佈全世界的移工與非法移民)所必須承擔的各種風險,以及隨時可能被結束的工作狀態,還有法律對本國組織的保障,這就是現實的殘酷。

 

未來會有越來越多人被向下流動,就算你願意積極努力向上卻還是被向下流動的情況也會頻繁出現,許多人只能做勉強溫飽的工作,根本沒有機會向上發展(當AI可以協助極少數人處理絕大多數工作時,還需要聘用更多的勞動力嗎?),特別是原本出身的階級就不特別出眾,沒有資本或土地可以依賴的普通人。

 

學歷能夠翻身的情況還是有,只是機率上越來越低,承諾可以給人翻身的專業類型越來越少,多數人都只是完成了出社會後找不到合適工作,必須從頭進入組織學習,甚至以更低的起跳點(如實習生)。且就算順利進入組織,未來想在市場上活下來,得不斷自我培訓自我賦能,下班後的時間利用方式必須精實有收穫,必須將自己打造成能夠高度賦能且善用知識解決問題的超級個體。

 

遺憾的是,未來世界真的能夠成為超級個體的是少數,而成不了超級個體的多數人的命運,除非及早認清且在擺脫組織自己面對市場時都有辦法存活,否則的話,最晚約莫在中年轉入壯年之際(拿給壞掉老肝的錢請年輕新鮮的肝來替換),組織在榨乾最後的剩餘價值後,選擇將之排除出組織(這裡的意思是,被公司資遣或開除後,無法再透過求職等正規方式在其他組織找到跟過去相同水準的薪資或職缺,要不屈就於組織中薪水大幅萎縮的基層勞動力,要不自己面對市場)的瞬間,就已經決定了。

一個人能否在被組織排除之前,就讓自己具備自行面對市場的能力,會是人生下半場能否勉強維繫自己生活水準不致於大幅下跌的關鍵!這些能力的培養與鍛鍊,必須在自己出社會後到被組織釋出之前,在完成人生的婚姻生育與照顧長輩等其他任務之餘,還能抽出大量時間來自我進修並且完成進修中的練習,真正獲得技能的情況下才能成立。

社會上的確有這樣一群努力的人,但是,當中的多數可以說本來就不會往下流動,而真正需要進修賦能以對抗向下流動者當中卻有相當多的人並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時間與資金的分配仍然太重視眼前與傳統的生涯規畫需求之滿足,等著這些人的是相當嚴峻的未來。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高速變動的未來,不宜同時進行多項耐久財消費的分期付款

By
on
2019-06-08

高速變動的未來,不宜同時進行多項耐久財消費的分期付款-先儲蓄變現能力與本金,累積大筆收益後再一次性購買為宜佳

文/Zen大(本文數據皆為估算,作為一種參照思考現狀用的數值,不宜直接帶入,以抓大放小推估,省略很多細項。)

人生中有幾大債務,雖說其中有幾項不一定要選擇扛下,但現實生活中為了面子或所謂的過上好日子,有很多人還是會選擇扛下,那麼,撇開生活基本開銷不談,自己主動選擇扛下的幾項重大債務,金額究竟有多少,分攤到每月攤提到底要支付多少,或許很多人沒有仔細算過,我們也許可以來簡單估算一下。

首先,就是房貸了。

全面漲價之後的房價,可以分成北中南三塊來算,都抓普通房子規格的基本款,不算頭期款,假設房價全可貸,甚至利息我們也都先忽略不計,來看看光是本金攤提,每個月需要支付多少錢?

雙北(含新竹以北)抓1200萬,台中與高雄抓600百萬,其他西部地方城市抓400萬。

分攤20年,也就是分別是每年要繳60萬,30萬,20萬,每個月要繳5萬,2.5萬,1.8萬。

其次,是車貸,車貸平均五年,買個60萬的車,1個月1萬車貸。把開車的開銷攤提計入,開10年也需支出60萬,等於每年每個月花在車子要1萬元。十年後換車,因此,這個是長期來說每個月都要支付1萬塊在買車。

再次,學貸。未來有學貸的人越來越多,且金額越墊越高,因此,應該納入考慮。

如果從高中到研究所畢業都貸款,且讀私立學校,金額應該破百萬。出社會工作後,假設每個月還五千,一年還六萬,約莫二十年還完(簡單的估算含利息總額)。這筆錢可以跟房貸並計,因為剛好都是二十年。且需要乘以二,因為一個家庭有一對夫妻,各5千塊學貸,合計1萬元。

第四,子女養育與教育支出。

也分北中南,北部一個子女一個月平均算3萬,中部2萬,南部1.5萬,都是抓基本款。假設養到20歲,北中南分別得支出720萬、480萬、360萬。養一個小孩差不多可以買一套房子,兩個就成以二再打八折(因為有些東西可以共享),分別是每個月4.8萬、3.2萬、2.4萬。

第五,孝親費

每個月給一方父母1萬,一對夫妻就得支出2萬,一年24萬,以國人退休後到平均餘命時間(80-65)約有15年計算,總計360萬。

先不管總金額,以北部來說,以各月份攤提加總,房貸5萬、車貸1萬、學貸1萬、子女教育支出3萬、孝親費2萬,加總起來,就要12萬。

生活基本開銷有水電瓦斯第四台網路費手機費勞健保商業伙食費物業管理費,就算第四台手機網路全部合為一比較便宜,但算起來一個人一個月也要1萬元,一家三口就是3萬,合計要15萬元,年收入至少要達到180萬(稅後),也就是夫妻兩人各自年收入至少要達90萬,月入至少要有7.5萬元,這還只是基本估算,沒有含商業保險或休閒旅遊人情往來與個人進修等花費。

簡單來說,若要以每月攤提方式支付上述費用,則在雙北來說,一家三口人年收入兩百萬的光景得持續二十年。

那麼,都不買房或買車嗎?

倒也不必然,只是要看,從哪個時間點開始?

如果繼續以分月攤提來說,上述估算,最早開始的時間恐怕也要三十歲,那就是三十歲到五十歲。

但是,如果買房往後延遲十到十五年,年輕時的車子可以挑有保障的二手車或以其他交通工具代步,其他債務支出不變的情況下,將花費的區間拉長與高度重疊度分散開,那麼,壓力就不會那麼大。

此外,買房改租房,假設居住支出省下一半,十年240個月,總計可以存下600萬元(如果買車支出可以想辦法再省下一些,本金可以更大,效益可以更好),一整筆資金如果可以長期穩健投資,滾出來的效益,假設順利的情況下,本金翻一倍,就能在十年後直接進場買房,不需要貸款,省去壓力。

而且,太年輕時就同時進場,債務壓力大,資金預算太緊,生活壓力太大,工作上有大決斷時可能也會趨保守而失好機會,也無法花點時間跟可支配所得在進修上,無法學習投資理財或個人職涯發展能力的培養,提升收入區間,讓自己的收入增加,著實可惜。

我認為以月攤提的情況來說,理想的狀態是先繳付學貸與子女養育支出,以租房取代買房,累積足夠本金後,將資金投入金融商品(學習投資很重要,前半段累積買房資金減少利息支出;後半段累積退休生活所需資本),再進場買房承擔房貸,並且,中年以後買房,比較能夠判斷自己老後是否要在此區塊定區,可以找到適合熟年期也能居住的房子,如今房價不是可以夠輕鬆換房的時代了!

買房可以等,實力的提升與收益的創造不能等。

又或者說,我們毋寧應該改換另外一種思考模式,把耐久財消費所需支出的主要債務總金額算出來,再看看可以怎麼壓低生活成本的情況下,存下足夠多的本金,將這些本金投入穩健的投資商品,累積出足夠收益後,再一次付清式的購買(或大幅降低貸款成數到月攤提金額與租屋無異的水準),好比說前面提到的先以租屋取代貸款,省下的錢存下還後轉作投資,以投資創造的效益進場買房,省去利息支出與月攤提壓力。

未來的時代,很難有工作可以確保二十年長期高收入不變動,若是讓月攤提債務費用長期居高不下,生活壓力大且生活品質低,生活品質低,子女教養風險增大不說,自己的人生也承受不了大風險的衝擊,風險承擔能力太低總歸不是好事,很可能讓您繳了十幾年的各項貸款,付之一炬。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個人環保作為,真的對生態危機的挽救有幫助嗎?

By
on
2019-06-01

個人環保作為,真的對生態危機的挽救有幫助嗎?

文/Zen大

環境保護運動,怎麼說也發展了二三十年有,若從寂靜的春天開始算起,那已經半世紀。

然而,說真的,若從客觀數據來看,環保運動真的成功嗎?

特別是關心生態危機,願意個人減少消費或留意消費方式的個人身體力行的部分?

這幾年似乎有一些大型研究結果問世,答案都都指向不樂觀。迎變時代一書中有一章花了不少篇幅在談個人環保作為的無效果。

首先是根本不作任何環保的人,數量將近四成(美國的一個民調),另外,有不少人是偶爾才做,或是以自己想到或能做到的方式做了一些(最常見就是自備購物袋,資源回收或是在地消費),然而,精密的消費研究指出,這些作為別說對生探危機之修復本身是杯水車薪,有些人因為某些地方自以為環保而做了,卻在其他地方做了其實更造成汙染與環境破壞的行為。

好比說,買車與開車這件事情非常耗能,本身就不環保,很可能是你一輩子都不使用塑膠袋都無法抵銷的部分,但卻有很多人做著環保開著名車,或經常換車。

食物消費更是複雜,不少人認為吃在地生產食物碳足跡比較少,比較環保,科學家說,這不一定,得看你吃的是什麼?如果是自己國家少量生產的食物,還不如買外國大宗生產的食物,即便加上運輸的碳足跡都可能比買本地食物來得更環保。

另外還有一點,是科學家沒說但我覺得可以想一想的事情,那就是生小孩或養寵物,這些其實從生態保育來看也是蠻耗能的事情,生一個小孩必須製造的碳足跡可能是我們一輩子都認真節能都省不回來的?養寵物也是蠻耗能。

還有像是3C電子產品的購買與使用本身也很耗能,網路購物可能比實體經濟更耗能等等。有個科學研究報告指出,真正的環保是窮人的生活方式,只要進入富裕中產階級以上的生活型態,無論個人怎麼節能做環保,總體來說,生活型態對地球的破壞就是比較大。富裕階層的移動半徑跟消費能力強,還有投入的工作本身對環境造成的破壞,這些都是高耗能的事情。

說這麼多,不是說個人努力環保不好,只是生態系統的運作相當複雜,如果只是停留在個人層次上積極做環保,效果往往未必如我們認知以為的好。

再舉一個例子,資源回收,台灣算是資源回收做得很好的國家,不少人也以自己的垃圾分類和資源回收做得好自豪,可是我們很少關心那些被回收的資源後來怎麼了?

直到最近幾年有一些追蹤研究發現,當回收的資源不值錢賣不了好價錢時,有些廠商是隨便處理,甚至是放火燒掉資源回收廠,逃避後續處理責任。歐美那些先進國家則是把回收資源賣到第三世界國家,眼不見為淨。

說了這麼多,當然不是失敗主義的要大家放棄環保,不是的,而是想說,單純只是個別公民的日常生活消費上的環保作為,節能很有限,就好像省電省水這兩件事情,長期以來國家都告訴老百姓要節能才能省碳,但是,國家卻放任企業在工業用電與工業用水上浪費不節能,甚至給予低廉價格優惠變項鼓勵。在節水部分,個人層次的節水效果是很有限的,得由國家從制度面整體設計規劃與要求,效果才能大幅提升。節電或消費方面的環境保育也是一樣,政策著力下去的效果,會比個人埋頭禁慾忍耐好很多。

就說環保購物袋好了,真正最環保的購物袋是一般塑膠袋的大量重複使用,而不是購買或拿免費的環保購物袋,後者會製造更多廠商或單位生產環保購物袋,結果生產出太多環保購物袋這件事情本身就不環保。

個人能做還是盡量做,只是要記得,我們做的未必真的有幫助,因為背後生態系統運作太複雜,最好的做法還是要求國家針對源頭指定環保等級的法規,從企業廠商到個人一體要求,且是從物資生產到最後的最後都能透明看清楚的政策。才不會努力到頭一場空,甚至造成更糟糕的結果。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不說人生計的是非,不擋人財路

By
on
2019-05-31

不說人生計的是非,不擋人財路

文/Zen大

 

上了幾年課,自然會碰到類似主題上過多個老師的人來參加。

 

有些人上完之後,會特地跟我說,某某老師上的也很棒,或是某某老師如何如何。

 

很棒的當然就附和跟著誇獎,雖然我都沒上過,至於如果是比較有斟酌的評論,我通常會說,市場需求各有不同,我也沒上過,很難說什麼!

 

有些是因為我在其他地方看過上過課的人覺得很棒,更重要是因為我想課程之於學習者的適用性,常常取決於很多因素,好比說對某人來說已經太簡單對其他人來說受用無窮,程度上的差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很可能你覺得我講得不錯,但默默走掉什麼都沒說的人可能覺得不好啊。就像有人上完課跟我說,這些東西不是本來就這樣嗎?也有人說老師講得太難了,聽不懂?各種意見都有,都往心裡去就別出來上課了,評價這種事情有時候像父子騎驢,什麼意見都有人說。毋寧說,什麼意見都有反而比都是好評或負評好。

 

想起在媒體寫書評時代,我的收稿費欄位盡量非不得已不去寫那些讀完以後覺得需要開炮批評的書,因為那些多半是圖書推廣類的平台,不是學術性的書評平台,沒必要讓辛苦出了書的出版社為難,雖然我知道有些人喜歡以挑出並放大書裡的錯誤或不足作為寫作切點,如此感覺好像可以提醒讀者,順便也讓人看出自己好像水準挺高。但我的想法是,多挑好書推薦就好,實在不需要花時間談那些自己覺得不好(但其實未必不好)的書。

直白一點來說,不要擋人財路給人留活路,婉轉一點說就是市場分眾,各有巧妙不同,人家能夠在市場上有一片天自然有自己的獨到之處,只是無法讓所有人滿意,這種關於課程或作品的評價是付費者可以去說,只要有所本的舉證說清楚就好,至於我沒參加過,當然沒資格多說,就像讀書界常有一些評論的起手式我覺得不好盡力克制自己不要犯這樣的錯:我雖然沒讀過這個人的書,但是我覺得…然後以下講了幾千字不好聽的評論,這不是矛盾嗎?

其實,市場很大,受眾族群很多元,每人一片天,經營好自己的族群,那就好了,實在不用管到人那邊去,也不用有著拯救天下蒼生免於上錯課讀錯書為己任的情懷,真的不必!再者,自己挑選然後買錯讀錯都是學習,都有益處!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原本可以過上中產生活卻跌落底層常見的五大原因

By
on
2019-05-29

文/Zen大

探討社會底層悲慘光景的書,歐美日中台等國的作品我讀過不少,總結來說,撇開出身、社會制度的制約跟原本的身體狀況不談,也就是那些原本受教育水準不低,出社會時找的工作也不差,結了婚有小孩甚至還買房子,原本應該可以待在中產,最後卻下墜到社會底層者的狀況中,屬於個人的決策失誤或被決策後造成的部分,通常有以下五點:

(先說明一下,這是一種結構層次面的歸納,也就是每一個原因都只是相關,而非因果必然,也就是有這樣的原因比較可能跌落但不一定,具體個人的情況更複雜,不宜對號入座到某個人身上就說只要某人出現這個特質就一定會墜入底層,但可以作為提醒,如果同時發生的變項太多時。)

1.輕忽職場發展對中高齡族群不利的關聯性已經成為必然

如今越來越多企業,因故會開除中高齡工作者(理由在此不探討,那屬於結構成因),明知有此趨勢存在,但自己在職場工作卻太過信任組織,結果到了年紀之後,發現自己也成了被開除的對象。

離開職場後,找不到同樣薪資水準的工作,家庭支出卻已經都欠下(房貸車貸還有子女教育甚至父母照顧),支出不變收入銳減,儲蓄用光,負債上升。

這裡我最不解的個人處理方法是,不選擇盡快出脫有房貸的房子而繼續繳納,相信自己可以找到跟以前一樣甚至更好待遇的工作(通常是沒辦法,只有罕見例外可以),不選擇減輕負債卻將現金投入長期債務的償還,導致現金流短缺。甚至有些人會開始以債養債,刷現金卡支出生活費。

2.離婚+子女養育,單親照顧子女造成職涯脫隊

這裡我不想談公托等社會支援系統對單親家長的照顧不足,這些大環境的不健全問題應該改善的部分,我想指出的是,婚姻的結束與子女必須由單親家長照顧這件事情,會是讓人落入底層社會的一大成因,特別是在美國的案例,當地對於社會中下階層單親家庭的未成年子女照顧系統嚴重不足(且對單親母親更為不利,也就還加上原本的性別不平等的干擾)。

然而,即便如此,還是有不少人選擇順著自己的性子結婚生孩子與離婚,對於後果的思考與準備似乎都欠缺?

3.只按照熱情選擇工作,沒考慮商業模式

這幾年有一些書籍在檢討熱情論,公允一點來說,很少作品只大談熱情不談方法,只是,讀這些書的人似乎都只抓到熱情與熱血,沒看到後面介紹的建構個人商業模式的部分,結果就是有一些人按著自己的想法投入想做的工作之後,收入銳減,又回不去職場,就是脫隊,掉入底層。

4.年邁雙親的照顧時間太長,回不了職場

總之,當年邁雙親需要照顧時,選擇脫隊離開職場照顧父母,成全孝道卻讓自己的中高齡時期落入貧困階層,因為當順利送走父母之後,自已已經無力回歸職場。

5.個人生病拖垮家庭經濟支柱

一開頭我說的不談健康問題,指的是年少時就已經身障或有特殊疾病,不包含原本健康後來才身體出狀況。

中高齡身體出狀況如果又是家中經濟支柱,有可能因為退下來養病就此退出職場,收入銳減且積蓄不斷耗盡,而家中的原本負債也沒有及時轉換處理(房貸仍是一大原因)。

以上五點最常見,如果親族手足或朋友人際網絡又偏單薄,支援人手不足時,即便原本是中產生活,也可能漸漸往下滑落。雖說上述原因都可以歸咎到某些社會制度面的支援系統不足的原因,但是我們就是生活在這樣殘缺不足的系統中,短時間內系統無法發展成足以照顧國民生存需求的情況時,個人生涯決策該如何以實然的嚴峻去制定與規劃,我覺得認真思考,從長計議,人生關鍵抉擇時不宜情緒衝動下去作!

至於具體來說做些什麼?就是盡可能從人脈與資本累積方面強化社會安全網,找工作要兼顧熱情與務實商業模式不要太過一頭熱,避免在工作上過度信任組織,幫自己做好替代方案的規劃,萬一真的不行被離職,務必放下面子好好調整生活成本支出結構,減輕債務為最優先。另外,好好經營婚姻與家庭,做好健康管理,該買的商業保險多買一點,對父母如果力有未逮時,承擔不孝的汙名請父母入住養老機構也許會比自己固執地照顧下去好一些!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逆社會觀察

當世界要淘汰九分之七的人口時,你或你的下一代準備好了嗎?

By
on
2019-05-28

文/Zen大

每次跟身邊熟人或朋友提起地球上正在發生的大規模人類滅絕計畫,都會被笑說我在說陰謀論。

我的主張是,不管你相不相信背後有一群人(是不是真有一群人,其實不重要,你也可以視為是社會系統或生態系統自己在進行調節)正在推動這樣的計畫,實際上都有這樣的趨勢正在發生(說成一群人比較符合陰謀論調調,也比較好想像),那就是未來會有相當多的人類不再繁衍後代,地球將在不久之後跨過人口高峰期然後開始下降,降到約末剩下二十億人口左右。二十億人口是地球生態可以負擔且能讓人類活得也算滋潤的上限(這數字不是我推估的,是世界上某些真心覺得人口應該減少的組織的觀點)。

也就是說,會有七十億人口被迫或主動節育。

被迫諸如經濟狀況不佳不生小孩,社經條件不佳不結婚,環境賀爾蒙等因素導致的不孕;主動則如自己決定不生的頂客族或單身者增加,或是意識到人類才是最耗能的物種應該被減少。

不是薩諾斯那種瞬間消滅一半人口,而是以五十到一百年左右的時間,緩慢的將人類數量壓低。

至於為何會出現此一趨勢轉變?

關鍵可能在於AI與自動化科技的成熟,資本市場不需要龐大的勞動人口就能維持市場生產力,因此,繼續讓人口大量繁衍的需求已經不再,生態系統自然會介入調整人口。

我個人認為生態系統崩解論比較薄弱,因為沒有人類的生態系統,沒有均不均衡的問題,只有人類才會在乎生態系統能不能夠均衡,而所謂的均衡不過是讓人類可以方便繁殖與生存,是人類自己擅自定義的。

我比較認同社會系統調節論,也就是高於個別人的人類群體意志,其實認為人類不需要維持如此多的數量,應該反向調整了。從歷史來看,人口數量原本就不是只有成長,過去每次大戰亂或飢荒或是病毒感染都會大幅削減人口,是工業革命後的預防醫學發達與嬰兒死亡率下降(還有近年來的大規模殺戮的戰爭減少)造成人口激增。

或許未來的人類回頭看今天這段人口數量飆升的時期,人口大爆發乃是工業革命啟動到AI與自動化科技成熟之前的一種異常狀態,地球不需要如此多的人力,過多人力將使人類彷彿癌症病毒一般傷害母體。

這是一個真正的宏觀調控過程,或許有部分資本家與政府樂於主動參與其中,但就算這些人或組織都不參與,生態系統也還是會自行調控,以更多不適合人類生存的方式。

2047年是AI全面成熟的第一期,人生奇點,屆時幾乎所有工作都能由AI接受,無論勞心或勞力都不再需要人類。

最近幾年,難得出現的左右派共識,那就是雙方的菁英都認同未來應該施行無條件基本薪資,雖然雙方的理由不同。左派認為,因為工作不斷減少,應該保障基本生存權所以應該發錢;右派則認為,要讓有能力者不再為了賺錢而工作而是真心發揮能力,無條件基本工資是個好方案,讓不想工作的人可以不用工作就能活下去,把工作讓給真正想做的人。

我們仍然難以想像只剩供給面沒有需求面的市場經濟該如何運轉,但AI成熟後人們收入銳減,沒有錢到市場上消費,沒有足夠的消費力道支撐市場是可能降臨的必然,是以人們想以無條件基本工資取代。

但我想,無條件基本工資若要施行,人口數量必然也得大幅調整過,否則會是龐大的財政壓力。

說個更慘酷的,人類對社會系統來說就只是勞動力與消費力的提供者,其他的情愛人生幸福之類並不是社會系統關切的,因此當社會系統判斷不需如此多的人類就能產生足夠產能,且減少人口還能和緩生態系統,調節人口勢在必行。

眼下有很多人仍然只是按照過往社會運作的模型在思考與決策未來人生,從受教育找工作到找對象置產與生小孩,都能假設未來會和過去一樣穩定,但其實,長期來說社會從來就不穩定,光是工業革命後近一百六十年的變遷之劇烈,每一代人都活成完全不同光景就可見一斑,未來此一變動速度與激烈程度會更強化,未來擁有超強生產力的人,富可敵國,其他人會活得無比艱辛,因為人道主義的關係不能立即大規模的讓人口從世界蒸發,因此會選擇各種緩慢的方式來調整,雖說是凌遲好還是一刀斃命好很難說,但似乎沒有意外的話,這是眼下正在發生的趨勢。

當世界要淘汰九分之七的人口時,你或你的下一代準備好了嗎?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