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逆社會觀察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5

By
on
2018-10-19

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5

 

文/Zen大

 

每次只要一有蘋果新手機問世,相關報導肯定滿天飛,然後,其中有一則報導是每次都會出現的類型,那就是分析新款蘋果手機的原物料成本。分析結果往往是,手機各項零件成本僅佔末端售價比例極低,藉此暗示蘋果賺很大。

 

關於這類報導,蘋果執行長庫克過去已經站出來反駁過,指稱生產成本並不只原物料,還有倉儲、研發、行銷等等。然而,卻還是有不少台灣媒體很愛拿著原物料成本跟末端售價對比,指責廠商賺很大。

 

別說零售端售價跟製造商出貨成本根本是兩回事,以手機來說,製造商還得給零售商和系統商賺,況且生產成本不只是產品的原物料而已。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真的賺很大,只要人家不偷不搶不騙,消者心甘情願掏錢買,為什麼不能賺很大?

 

看看歐洲的精品時尚名牌,愛馬仕一個數十萬台幣的包包,原物料成本佔多少?毛利又是多少?為什麼愛馬仕賣那個貴還一對人捧著錢去排隊?

 

台灣近二十年來,不少人一方面對自己被凍薪感到憤慨,二方面卻又對企業賺很大這件事情感到不滿,彷彿高毛利就是惡質企業,著實是讓人覺得弔詭的事情。

 

幾年前曾經有一家連鎖滷肉飯餐廳,想要調漲產品價格,硬是被一篇談滷肉飯就應該要俗民化、要便宜的文章引起的社會輿論反彈給壓了下去,最後出來說「不漲價了」。

 

還記得鼎泰豐原本的醬油炒飯,因為媒體窮追猛打其所使用之醬油的原物料成本極低,不應該比其他炒飯貴五十元,覺得多收五十元是暴利,搞到最後鼎泰豐索性取消這道產品不賣的事情嗎?

 

每次只要有媒體報導哪一家企業的毛利很高,那家企業就得趕快出來澄清,並表示自己很辛苦,沒有外界想的好。但如果媒體一口咬定你就是賺很大,最後幾乎都得道歉,要不是降價,要不是就停售。

 

如果我們的社會連一家企業,以合法正當手段賺取高額毛利的事情都不允許,都會被媒體報導攻擊、指責,如果當我們認為產品的生產成本不能包括品牌行銷或人員的高薪,那麼社會又怎麼擺脫凍薪?

 

台灣的媒體也三番五次透過打擊市場上高毛利之產品的手法告訴閱聽人,產品的成本只需要計算原物料就好,其他無形的成本,特別是手藝或美學方面的成本都可以忽略不計(人力更是最常被媒體忽略或低估的成本),以錯誤的生產成本計算方式,指控企業賺很大,同時也是在告訴社會大眾,「人力」不需要得到相對應的薪資。

 

或許你會說,媒體不納入非原物料的成本之計算方式當然是錯誤的,我才不會上當。或許你不會上當,但是對於沒有學過成本計算方式的民眾,卻未必不會被誤導?否則當年滷肉飯為何最後放棄漲價?鼎泰豐為何得停售醬油炒飯?

 

縱使我們知道成本不只原物料,但是在媒體暗示閱聽人高毛利是不可取的經商行為時,無形中對市場上的產品定價有了一套定錨,才是最可怕的。恐怕有不少人就算加入了其他生產成本換算出真實成本之後,仍然覺得廠商「賺很大、不應該」。

 

再好比說,如果媒體告訴你一碗牛肉麵竟然要賣五百元,你會不會覺得賣太貴?

 

如果台灣社會繼續堅持薄利多銷是美德,認為靠品牌行銷或其他合法手法,就會認定一碗牛肉麵賣五百元太貴,加個醬油炒飯多收五十元是暴利。

 

只要企業沒有威脅強迫你購買,私人企業的產品售價要怎麼定,是他的自由,不需要端著某種道德標準去譴責,甚至引來輿論公審,強迫其降價或抵制到對方倒閉。那不叫正義,那叫霸凌,更是摧毀台灣可能突破低薪、凍薪困境的一絲希望。企業沒有高毛利,要如何給員工一個好薪水和工作環境?

 

別再跟著媒體對某項產品的價格很貴,原物料跟末端售價差很大的報導起舞了,就算賺很大也不是罪惡,不應該被譴責,不用酸人家的產品沒有好到值那個價格,也不要一位追捧便宜就一定好,便宜也有可能是以糟糕的原物料來壓低成本。

 

東西真的不好市場會抵制、令其自然淘汰,不如大方承認自己買不起,接受人家有辦法賣高價,希望對方生意興隆之後願意好好善待員工、回饋社會就好了。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4

By
on
2018-10-19
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每隔一陣子,就有人用台灣小吃來議論、點評台灣社會,像是前一陣子的對岸已經在談大數據,台灣還在辦滷肉飯節,還有更早一些時候,為了抗議台灣小吃業者漲價而端出了歷史源流來批判漲價業者。 最近似乎又友人聊起台灣小吃,這次是有人主張,應該提升台灣小吃的原物料品質,拉高售價,不必然只能走低價便宜大碗路線。 然後有人為文反駁,認為觀光...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2

By
on
2018-10-17

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2

 

文/Zen大

 

前一陣子我才在想,「奇怪鼎泰豐已經漲價了,媒體怎麼還不來報導?」

 

過沒多久,果然出現新聞了,一堆媒體大篇幅報導鼎泰豐漲價高達37%,特別是一碗番茄蛋花湯竟然要價220元,更是被拿出來狠狠修理。

 

一碗番茄蛋花湯要價220元很貴嗎?

 

有些人從鼎泰豐的成本結構分析,告訴你不貴。

 

其實,根本不用看成本,跟其他餐飲類型的湯品比比看就知道了。日本料理的魚湯一小碗上百元的比比皆是,牛肉清湯一小碗上百元的也比比皆是,就連鼎泰豐自己的雞湯一小碗都要價180元,這一大碗番茄蛋花湯要價220元卻可以被媒體拿出來大作文章的嫌貴,關鍵其實不是220元,而是220元竟然連結的是番茄蛋花湯,而坊間許多有提供番茄蛋花湯的小吃店一大碗可能不到半價。

 

這也是為什麼會有人用成本結構替鼎泰豐辯護的原因,鼎泰豐的各種經營成本勢必比單一小吃店來得高。很多我們覺得便宜的小吃店所聘請的員工薪資都低於最低薪資,店面成本與用料都比鼎泰豐差,且還走低毛利削價競爭路線。

 

所幸,鼎泰豐不愧是連鎖餐飲裡的扛霸子,漲價之後依然生意滔滔,任憑媒體怎麼報導也打不下來,因為鼎泰豐的客群是可以消費得起一碗番茄蛋花湯要價220元的,而且也的確餐飲水準夠,網路上那些酸民只能為酸而酸,無法攻擊說難吃還賣這麼貴(雖說難吃要賣貴也是個人自由)。

 

其實,類似鼎泰豐的事件之前也發生過一起,那是一蘭拉麵來台不久後有人發現一蘭拉麵的白飯一碗要價五十八元,讓許多人感到不滿。

 

基本上作為私人企業沒有拿政府補貼的餐廳,產品售價要訂多少錢,是他們的自由。

 

如果真的太貴沒人吃,要不就降價求售,要不就結束營業,一蘭拉麵又不是什麼政府支持的公共政策,嫌貴的鄉民要不就認真抵制讓它倒,要不然生氣歸生氣,好像什麼都改變不了?

 

比較有趣的是,在台灣總有很多人喜歡去管一些餐廳的價格,以為是在為民生物價把關。

 

更有意思的是,當台灣的珍珠奶茶在歐美等大城市熱銷狂賣,且售價遠超過台灣本地時,好像沒看到歐美大城市的鄉民網友嫌產品售價比台灣高太多而發起抵制或抨擊?

 

因為我們知道,珍珠奶茶在紐約或倫敦就不可能一杯只賣五六十塊,得賣到兩三百塊才能夠有利潤,因為那邊物價高。

 

因為物價高的地方,所以我們認為產品售價高也很合理。只不過,物價低的地方,產品售價就一定低嗎?

 

似乎也不盡然如此。

 

記得當年麥當勞剛來台灣的時候,一份套餐的價格超過當時的時薪,也是讓許多台灣人乍舌,卻也活了下來,而且愈開越多。

 

記得二十幾年前,大學時代我有機會去越南,當年的越南平均年收入還很低,汽水可樂在當地是奢侈品,一般人根本買不起。但是要說有多貴,其實也就是跟當時台灣的售價差不多。對台灣去的我們來說可以負擔,對越南當地普通老百姓來說卻是一項奢侈開銷。

 

這就是跨國零售產品的訂價奧秘了。產品非但不一定會根據各國的平均薪資或物價而調降,甚至反而可能賣得更貴。原因在於,同樣的產品在不同國家所享受的品牌聲望並不相同。這也是為什麼日本的星巴克售價竟然比台灣還低的原因,因為星巴克在台灣的品牌聲望要比在日本來得高,市占率更廣而牢靠,就算賣得貴也還是有人買,所以不用殺價競爭。

 

撇開一蘭拉麵的白飯是否有特殊煮法或使用比較高級的日本米不談,就算只是用台灣米,人家就是有辦法靠著「日本來的一蘭拉麵」這個招牌,一碗白飯就賣你五十八元,遠比我們台灣引以為傲,澆上滿滿滷汁的滷肉飯還來得貴。

 

一蘭拉麵的白飯一晚五十八元很貴嗎?如果當成普通的白飯來看當然不便宜,但如果是「日本來的一蘭拉麵店裡賣的白飯」,雖然貴但就是有人願意買單。就像日前有不少鄉民網友嘲諷日本來的王將餃子應該活不下去,因為台灣的餃子比日本的餃子好吃又便宜。但是,到如今王將餃子好像也還是活得好好的,常常還客滿,因為那是日本來的王將餃子。

 

誰叫台灣就買單日本這個文化符號,願意高價追捧,因此台灣的門市往往比日本乃至其他國家門市售價高。

 

相對於台灣不少真材實料的餐廳卻不敢漲價,因為一漲價馬上被輿論砲轟到公開道歉且宣布凍漲。關鍵其實是品牌沒有經營到能養出一群死忠粉絲,也是台灣社會對自己台灣這個品牌的自卑情結。

 

我們應該思考的難道不是,為什麼日本來的一蘭拉麵就連白飯都可以價格溢出如此多而照樣有人買單?

 

想想LV或耐吉或蘋果手機 ,末端售價遠高於原物料成本且不少人都知道為什麼還願意買?因為人們買的是商家創造的符號效果,買的是一種生活方式與自我認同,而不只是產品的功能,唯有認真做品牌且把品質也做到一定水準之上的企業才有辦法賺取這個價格溢出。這其實是了不起的專業,只要製造端沒有涉及剝削或違法,人家有辦法把便宜原物料的產品賣高價是人家的能耐,畢竟是私人企業不是什麼公共政策,試圖透過輿論干涉者的意圖才應該被質疑與反思,不該一股腦地接受。

 

鼎泰豐一碗番茄蛋花湯漲到220元還是有人願意買單,我們應該感到感動而非憤怒,這代表台灣還是有餐飲業能做出品牌溢價效果。

 

如果台灣社會想不通這個道理(品牌帶來的符號價值遠勝過產品的功能),摸不透一蘭拉麵或鼎泰豐的高價關鍵在於品牌維護的用心經營(經商邏輯),恐怕只好繼續停留在低物價與低薪的惡性循環困境中。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過勞的照護者誰來照護?

By
on
2018-10-15

過勞的照護者誰來照護?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最近媒體報導了幾起讓人心碎的消息,都跟長照有關,都是不堪照護之疲累而出手傷害被照護者(而被照護者正巧都是照護者的至親)的事件。

 

雖說消息在網路曝光之後,輿論一面倒的聲援與同情照護者的不得已,遺憾的是,這些聲援算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實際上這些事件會曝光乃是因為照護者的鄰里爆料,且說的很難聽。

 

雖然說,政府已經積極在研擬照護者喘息服務,且積極推動長期照護公共化,無奈在台灣仍受華人傳統孝順文化影響下,仍有不少長輩希望自己老後人生可以由自己的家中晚輩照料。日前我在一場演講會後就有個與會者分享了自己的經驗,他說自己的婆婆希望他辭掉工作,在家專心照顧她。雖然被她以經濟狀況為由回絕,但對方並沒有放棄。

 

少子化與高齡化議題已經是台灣的國安危機,媒體也三不五時報導,提醒高齡長者自己的未來得自己盤算,不能只想靠子孫後輩照顧,政府也積極推動各種協助高齡長者安養的政策,然而,若是人們的觀念不能改變,仍維持以往大家族時代那套養兒防老,子孫應該放下工作盡心盡力奉養我到老死,那只會無端製造許多悲劇。

 

在日本,每年有十萬人為了照護家中長輩而離開職場,不幸的是,等照護工作完成後,這些人已經無力重返職場,已經從職場陞遷掉隊,只能靠打零工維生,人也已經由中年進入壯年且準備進入老年,直接淪為老後貧窮一族的人數比例並不低,也有因此而選擇自己結束性命,在完成照護家中長者的任務之後。

 

現在是人類歷史上高齡化人口最多且平均餘命最常的時代,偏偏也是生育新生兒數目最少的時代,人手不足是經濟進入已開發國家的社會的共通問題,因此無論是新生兒照護還是高齡人口照護都已經不是個別國民自己的家務事,而是國家和社會必須共同面對與承擔的公共事務。若我們希望家族繁衍且國家強盛,越活越久且健康的高齡長者們必須盡早盡快改變自己的想法,不要再沿用傳統。

 

教會在高齡長者的照護問題上,是很能有貢獻之處,教會可以更積極鼓勵教會內的長輩成立高齡化長者團契或小組,開出更多協助訓練照護的課程,舉辦更多適合長者參加的聚會,安排讓地方上需要照護長者的照護者喘息的服務或替換人力,也可以派出更多弟兄姊妹投入地方社區的高齡長者關懷與邀請,打造一個以教會為中心,邀請地方長者共同前來教會聚會,形成共同協力安度熟年生活的新社群。

 

俗話說危機也是轉機,在高齡長者的照護工作中毋寧隱藏著宣揚福音事工的絕佳機會,透過教會的協力邀請更多人來到教會,接受教會的服侍同時也認識主耶穌基督的平安,放下貌似無止境的照護勞苦重擔,在主裡安息。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

By
on
2018-10-15

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

 

文/Zen大

讓客戶用大排長龍來替自己的事業背書或推波助瀾,很常見,也不違法,但沒有倫理學方面的問題嗎?

 

在台灣,越來越多餐飲名店仿效日本,讓客人在外排隊苦候用餐。周末假日到百貨公司或名店門口看看,到處都有排隊人潮。

我指的不是不能排隊,而是好比說你可以發號碼牌給客人,讓客人在等待期間去做別的事情,差不多時間到再回來,而不是只能傻傻排一排在隊伍裡呆呆地等,畢竟生命所僅有的時間是很寶貴的,雖說排隊時可以聊天打電動上網,但如果可以自由移動,可以做更多事情,只是門口無法呈現大排長龍的熱鬧景象(更別說這往往會影響交通)。

現在的技術是做得到的,有些醫院就有線上系統可以讓病人查詢自己的預約號碼大概還要多久才會到,而不用掛了號之後,只能坐在候診室外面空等。做得到而不做,在排隊名店往往不是成本考量,而是別有居心。

所以,某些排隊名店我是完全跳過,那種試圖利用從眾的社會壓力造成流行風潮,讓大家都能看到我的店生意超好,讓一堆客人傻傻排對來替自己的生意滔滔背書的事情,早在大學時期讀了齊美爾的流行社會學和社會壓力和從眾性等概念之後,我就立志要翻轉內心原本的捷思偏誤,改設定成看到越多人排隊越感到厭惡(雖然這也是流行社會學裡的另外一種機制)。

 

只讓客人排隊卻不多體貼客人,這其實也是一種成本外部化與利潤私有化,特別是排隊區間會佔領到公共領域時。

 

賺錢名店明明能引進更多技術來協助客人購買,或緩解客人等待時的不舒服狀況卻什麼都不做,只打算把客人不購買時的排隊時間當成自己的活廣告,也許很多專家認為,就是要創造出這種風潮才能賺錢,但我卻覺得倫理上不是很能接受,當然,這是我個人觀感。

所以在這一點上,其實我很不喜歡日本的那些排隊名店,也盡量不想去排(有時候不是我能控制…,好比說其他同行有人想排在某種表決結果下就還是得去排),除了排隊很浪費生命之外,我相信有其他更替客人著想且食物也好吃的名店,更值得支持。

你想想,大熱天或大寒冬讓客人在露天環境下排上幾個小時的隊只為了買到一點點(往往還限量)食物,這是什麼樣的光景?

好像這東西好到非得讓許多人集體浪費生命來證明其價值,如果本身的價格並不特別高的話?

 

不久前發哥來台宣傳電影,大家都稱讚他好親切,搭捷運或是慢跑或是在路上碰到粉絲要求合照都來者不拒,且主動出手幫忙拍(發哥說自己拍會比較好看,其實發哥攝影技術學了很多年,平常就有在拍照的確會比一般人拍得好),之所以如此親切,發哥說是因為這些粉絲是自己的米飯班主,是買票進場看自己電影,讓自己有錢賺的人。

 

相同的情況,客人難道不是成就排隊名店生意滔滔的米飯班主嗎?並不是要求多麼特別對待,只是更善盡照顧客人與社會責任的安排,難道不應該嗎?

 

然而,大家越來越把花時間排隊當成獨特消費體驗的一環,為的是可以打卡上傳或日後跟人說自己曾經歷過的排隊經驗。

這也是為什麼有一些新開的店願意花錢找人來排隊,因為隊伍排很長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制約反應已經在不少人心中留下。

另外一些期間限定的展覽或是熱門新品開賣也都會引爆排隊熱潮,這裡面有些店家會善待排隊者有些就只是冷眼旁觀,我這裡想要說的是那些不善待排隊者的店家,不是完全否定排隊這件事情,排隊本身是因為商品稀缺性高因此人們渴望擁有下,必須前來排隊等候。

 

喔,附帶一說,如果是那種給超低價造成的排隊,那我覺得有回饋消費者,那個擺明了就是用價格補貼要製造排隊熱潮以賺取眼球,我這裡說的是正常購買情況下的排隊問題。

 

擴大來看,那些大剌剌的佔用公共空間做自己生意且生意滔滔的名店,我都盡量跳過不消費,這種不公平競爭優勢如果被鈔票肯定,那對於認真實在做生意的商家真的是另一種打擊,甚至搞不好還會有人稱讚因佔外部成本便宜而能壓低價格的店家有良心,而覺得把所有成本都如實附上結果售價比較高的店家沒良心。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逆社會觀察

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務…

By
on
2018-10-11

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務…

文/Zen大

人的意見大多是既定的,且是在系統性的資訊接收模組下沉澱而成的,故而不是一個外人的一席談話就能輕易扭轉,外人能做的頂多是播下動搖的種子,而非想說服對方改宗。

 

如此感嘆是起因於今天早上看到某篇文章,說一個學者去按摩時碰到師父跟他說了一番中國強的論述,她忍不住學者性格跟對方說了一些,後來自己忍不住決定暫停服務,還給了對方一堆小費卻被指是南部來的台獨份子。

 

雖說故事中後來又出現一個樂天知命的計程車司機緩解了學者的焦慮,但我想說的是,學者可能需要多學接地氣的庶民溝通方式,以及人與人之間的日常閒聊對話術,如果真的有心改變這些所謂的庶民的話?

 

好比說,有人就有提到,應該提醒對岸造假氾濫已經嚴重威脅同為俗民百姓的普通人的生活,作為提醒中國沒有一定那麼好,應該更有帶入感,而不是直接談那些概念或國族等大議題的另外一種觀點,對學者來說很普通的抽象思考,對俗民大眾來說是欠缺此類資料庫的。

 

其次,今天我們花錢買服務,閒聊不是不行,但也可以不要聊,如果今天是一次性的服務,未來根本不會跟對方有來往,那就請對方安靜閉嘴就好,因為對方可能有其生活脈絡與背景,不太可能在短短一席話中完成思想改造。

 

跟俗民大眾溝通是漫長而痛苦的事情,語言要調整不說,還得見機行事,不是貿然聽到對方說了一個跟自己不同意見就改變了,要看脈絡。

 

學者是好心,也很急,但這種大結構的事情,真的不用太操切,放下那些焦慮會好一些。

 

我這人在日常生活中碰到泛藍或深藍的勞力工作者試圖跟我說明他們的觀點立場時,我都笑而不語,通常對方也會有分寸的安靜,否則要是你碰到更紅的民眾怎麼辦?好比說我搭計程車就碰過兩次在看央視節目且擺明自己很紅且認真宣傳中國強的人,難道真的要跟對方辨論嗎?

 

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務…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為何執法者在執法時更需要守法?

By
on
2018-10-07

為何執法者在執法時更需要守法?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前一陣子,促轉會的副主委張天欽,在私下場合說了不恰當的發言被人舉發,不久後隨即辭職,試圖止血。

 

不過,反促轉會的一方,抓住了小辮子拼命打,甚至把促轉會形容成東廠,相當不堪。

 

這些人也不想想,自己當初如果不要做一堆錯事,今天會怕促轉會調查嗎?

 

況且,促轉會中的個別人士縱然有錯,也不等於被調查對象直接可以無罪釋放。這事完全不相干的兩件事情,卻被人硬扯在一起談,且居然有人信,想想也是荒謬?

 

不過,有件事情值得稍微談一下,那就是負責執行正義的一方,是否完全不能使用違法手段?因為也有些幫張天欽緩頰的人表示,如果不是當初犯錯的一方道如今都還如此可惡,也不會讓張天欽失言說出這樣的話。再者,也有人幫張天欽抱不平,認為不過是私下發言,怎麼能被爆料出去?還被不成比例的放大與追究?

 

在我來看,這正是負責執行正義的一方(甚至廣義來說,自詡為正義的一方都算)在執行正義時非但不能夠違法(當然,警察為了抓犯人而違反交通規則之類的違法不算在此列,而是指以法律不允許的手段收集到的證據,例如屈打成招或是設陷阱釣魚抓賊之類),必須守法,甚至必須要有更高的道德標準自我要求,即便因此可能無法將某些犯罪者定罪。

 

掌握權力的一方如果為了執行勤務就能不擇手段,最後為了達成自己心目中的正義,往往會罔顧法律,那麼結果就只是讓掌握絕對權力的人絕對腐化。好比說太陽花學運後來發生的拍肩事件,整個社會都知道警察打人已經打到超過分際,但因為政府包庇到底且裝成拍肩,雖說打人的警察們至今沒有被揪出來制裁,但人民對政府的威信卻是落至谷底,放縱警察打人的政權也在日後的選舉輸到非常難看的地步。

 

再舉一個生活中比較常見的案例,為何某些以不被許可的手段偷拍交通違規的罰單最後被取消?為何這類新聞總能引起輿論的一片好評?

 

為何不是「你不要違規就不用怕被偷拍」?

 

因為在民主法治國家,更重要的不是「實質的正義」能否及時被執行,而是執行正義的程序能否被尊重且不被任何權勢破壞,因為程序正義是民主法治國家最看重的事情,而不是實質的正義,因為實質的正義往往因為時代或群體變動,難有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更別說那些假正義之名的報復或暴力。

 

最好的做法,就是讓執行法律者從一開始就守住分際,只能在法規約束下做事。

 

的確,在這樣一場警察抓小偷的遊戲中,犯罪方可以任意違法違規打破規矩而執行正義的一方卻必須嚴守法規,好像在許多時候是讓犯罪者更有利脫罪而對於正義的執行更加不利,可是,這是遏止掌握權力方腐化的唯一方法。看看過去台灣的威權政府放縱檢調司法機構惡搞,搞出了多少冤獄?看看軍隊與學校裡那些宣稱在教育士兵與學生的(早已違法的)體罰中,製造了多少悲劇?

 

有一些統派常在網路上嘲笑民進黨,說既然完全執政了為何不趕快宣布獨立?說這些話的人顯然是完全不懂民主法治的觀念,因為完全執政的民進黨並沒有獲得國民授權給其更改國號的權力。如果一個政黨執政了就能宣布更改國號,那麼不願意接受的國民難道要派出軍隊屠殺之?在民主國家,更改國號或國家狀態需要透過公民投票(住民自決),而不是某一個政黨的主事者的片面宣布。

 

守住法律,更是不要讓自己淪為和另外一邊的人一樣的邪惡,免得自己日後成為另外一個需要被打倒的魔王。

 

正因為我們心中有理想,更應該在手段與目標都遵守規範的情況下推行到底,而不是便宜行事,然後製造更多仇恨與紛爭。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關鍵是辨別訊息背後的情緒

By
on
2018-10-02

關鍵是辨別訊息背後的情緒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最近一陣子,假新聞在台灣媒體與網路瘋傳,甚至弄出人命,著實讓人憤慨!

 

於是有一些人在網路上積極呼籲,學習媒體識讀,分辨資訊真偽,不要被假消息帶風向…

 

然而,分辨資訊真偽牽涉的必要知識不少,例如檢視統計數字的出處來源與調查方式,探查發表消息的媒體過去的聲譽與立場,還有撰文者的意識形態或社會背景等等。

 

雖說查證也不是太難,但有不少人根本懶得查證,因為,真正決定一個人是否接受或相信某則訊息的,從來不是資訊本身的真偽(一個人可以不相信明顯為真的資訊,反過來說也可以相信明明是騙人的消息),而是訊息本身所傳遞的情緒。

 

腦科學研究發現,人們是根據情緒下決斷。情感跑得比理智更快,在理智啟動來分辨訊息真偽之前,感受已經被訊息說服。

 

好比說,不少人應該都有過這樣的經驗,明明知道自己正在看的電影情節不合理太牽強,卻還是被感動且願意接受這個故事所傳遞的訊息。

 

也就是說,我認為在這個假消息、假見證氾濫的世代,對一般人來說更重要的不是檢視資訊本身的真偽(當然這也很重要),而是留意每一則自己讀過的訊息訊息所帶給自己的情緒感受,並且,小心那些讓自己的情緒出現高度起伏或是落入憤怒、焦慮不安等負面情緒感受的訊息,不管那些訊息是否全由真實資訊所構成,都要小心,不要輕易的就讓訊息所帶來的情緒在內心扎根、滋長,因為那些情緒會不斷在我們內心深處擴大,甚至佔據我們的生命。

 

某種程度來說,資訊真偽本身並不重要,因為會影響我們決斷的是情緒感受,而我們要格外提防那些擅長操弄人心情緒感受的訊息以及發訊者,這些人即便使用的全都是真實無誤的訊息,若意圖在引發我們的焦慮與恐懼進而做出不理智或錯誤的決策時,都是有毒害的。

 

還記得二十幾年前曾經在教會風行一時的一九九五閏八月事件嗎?

 

當年因為一九九五閏八月一書的出版,說台海即將有一戰的聲音繪聲繪影,進而有不少人移民海外,就連教會界也有不少弟兄姊妹聽而信之,選擇了移民。

 

這就是典型的以操弄人心情緒的方式帶風向的案例,不少人的人生都被這樣帶有恐嚇意味的虛實交錯資訊所引導,最後走向完全不一樣的道路,雖然未必不好,但卻不是我們自主決策,而是外力強行運作。

 

未來會有越來越多人投入操弄人心情緒的資訊戰,這些人又被稱之為「注意力商人」,利用各種方法奪取我們的注意力,攪動我們的情緒,讓我們最後做出對這些人有利而對我們未必有利的選擇。

 

弟兄姊妹如何防範這些直接攻擊情緒的資訊?

 

關鍵在耶穌基督所賜給我們的「平安」,我們要拒絕那些無法讓我們感受到平安的訊息,我們更要能夠真真實實的活出耶穌基督所賜的平安的生命,以平靜安息的態度面對世界,不畏懼外在環境的風浪,不要被那些刻意且惡意要攪動我們情緒造引發我們的黑暗負面思想的資訊干擾與引導走上錯誤決策。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假公民監督之名鬧事的奧客

By
on
2018-09-22

假公民監督之名鬧事的奧客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幾年,媒體上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奧客鬧事的報導。

 

有時候會拿來自省,會不會自己在某些店家眼中也算奧客?因為有時候店家出狀況時,自己也會投訴?

 

後來我再仔細想想,看到問題提出建議的客人和單純鬧事的奧客,是兩種人也是兩回事。

 

給建議的客人,必然是看到問題之所在,希望店家改進,並且不必然會向店家索討優惠,只是單純希望店家改善之後生意可以變得更好。簡單來說,是利他而非利己。並且,通常不會刻意把事情鬧大,只是私底下告知店家問題所在與解決建議。

 

奧客則不一樣,不管是不是店家真的有錯在先,總之,緊咬著店家有錯(就算沒錯也可以賴說店家態度不好)這一點不放,先是要求道歉,接著要求賠償或給優惠,並且要脅,不照做就要上媒體爆料,把事情鬧大。

 

當然,不排除有店大欺客或傲慢店家的情況,但是這部分就暫且擱置不談,單純談客人對店家的反應。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套客訴邏輯也可以套用到監督公共事務上。

 

公民批判政府的施政錯誤,是為了修正錯誤,為了讓國家與政府效能變得更好,因此提出批判者並不能也不會試圖從中換取個人私利,而通常批判者也會提出可修正錯誤的建議。

 

假公民監督之名鬧事的奧客,單純只是鬧事,只是要對方認錯道歉臣服在自己的權力之下即可,並不在乎政府會否修正錯誤,或者說,不管怎麼修正奧客都不會滿意,因為奧客的心態就是鬧到爽的自我滿足感,滿足我是老闆頭家你是下人管家的心態,不是為了改善問題。

 

公民的監督政府施政錯誤並提出批判,廣義來說也是屬於修復正義的一環,希望透過監督,將因為錯誤而分裂的雙方重新縫合,重新連為一體,一個具有共同價值信念的想像共同體。

 

奧客一來只想分出尊卑,我尊而你卑,我對而你該死。二來,這些奧客的想像共同體有可能和被鬧方根本不一樣。

 

我們都知道,在不算大的台灣島上,至少有兩個截然不同的想像的共同體並存,這兩個共同體某種程度仍然是敵對交戰狀態。

 

 

這些更認同另外一個想像的共同體的人們,多年來,一心向著天朝,透過各種管道不斷散布「凡天朝都是好的,凡台灣都是糟糕」。

 

其實,一心向著天朝,有其他認同無妨,不想搬去更認同的地方無妨,想留下來推廣另一個認同也無妨,那是民主國家允許的言論與集會結社自由。

 

但是,凡事都有底線,公共面向事情就應該僅止於公共面向,不該人身攻擊,不該侵擾不同立場的私領域,不該造成不同立場者私人領域的困擾與麻煩,甚至牽連無辜。

 

人是多面向的存有,生活於公共領域,在公共領域扮演一個社會角色的人,有其價值信念,但同時在私人領域,也扮演自己的社會角色。

 

若我們不能同理對方和我們一樣也是人,以公共領域之事逼迫壓縮甚至毀壞其私人領域,那不是言論自由所保障的部分,而是法律所應該嚴加防堵的地方。

 

為什麼之前楊偉中先生謝世,有些不同陣營的人也表哀悼,不就是因為彼此之間除了公共領域的交手也還有私人領域的情誼嗎?

 

不管兩造雙方的國族認同是否一致,只要還共同生活在這個島上,就必然應該遵守某種程度的默契與規約。因為不分政治立場的每一個人都可能會面臨需要別人施援手的時候,難道你希望將來自己需要幫忙時,好比說碰上交通意外事故(在台灣,誰都可能碰上交通意外事故,因為問題很嚴重),對方先問你「認同哪一個國族嗎?」難道你希望自己上醫院看病時,醫院或醫生先問你「認同哪一個國族嗎?」

 

如果你也同意,不能在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先詢問國族認同再做決定,那是不是應該也能同意,國族認同的論戰不應該涉及個人私領域的無差別攻擊?

 

我知道,我這樣想太理想主義,因為就是會有一些人只想佔民主國家的規矩的便宜卻不想盡義務,這些人就吃定言論自由的慷慨,大搞惡意抹黑栽贓言論殺人。

 

不過,謹守言論自由一方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不守規矩的人鬧事嗎?

 

遏止奧客鬧事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其他客人必須聯合起來為沒做錯事卻被要求道歉的店主主持正義。唯有其他客人聯合起來,伸張自己身為客人的合法權利,才能壓制惡意鬧事的奧客的氣焰。甚至必要時,聯手驅除奧客。

 

如果其他客人都默許奧客鬧事,冷眼旁觀沒有犯錯的店主被奧客欺凌,甚至想從中分得一些連帶好處,那麼遲早這家店會被奧客鬧到經營不下去。雖說有些奧客的居心就是如此,因為他們可能想趁店主經營不下去時,自己接手做,可若你是熱愛這家店的客人,難道能夠眼睜睜看著劣質奧客透過鬧事奪走好嗎?

 

國家主權或文官尊嚴的維護,不讓鬧事刁民假裝公民監督的名義鬧事,不也是一樣的道理嗎?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專業「無」價,因為專業已被民主至上的網路口水淹死…

By
on
2018-09-13

專業「無」價,因為專業已被民主至上的網路口水淹死…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最近幾年,每隔一陣子,媒體就會拿物價議題出來打,只要有企業敢漲價,打!

 

例如,連鎖小吃鬍鬚張每次要調漲滷肉飯價格時,都會被媒體修理。媒體總愛拿小吃店的滷肉飯才賣多少錢,來指責鬍鬚張的價格不合理。網路上也一堆鄉民附和,說鬍鬚張難吃,沒資格漲價!

 

那好,挑家人人都說好吃的店來看一下。就說鼎泰豐好了,鼎泰豐原本有一道醬油炒飯,因為加醬油下去炒要多五十塊,被媒體狠狠修理了一頓,覺得不過是幾滴醬油而已,成本才多少錢,竟然敢索價五十元?瘋狂狠打的下場是,負得起也願意付的老饕,再也吃不到這道美味,因為鼎泰豐不願犯眾怒,取消了這個服務,以後不賣這款菜色。

 

這兩個案例都很經典,經典在於,媒體自以為進行「專業分析報導」的時候,將別人的無形專業方面全都懸置,不許計價。計算價格只從看得見的原物料成本來評估,其他像是中央廚房的設置、人員實際薪資和手藝訓練等等所造成的成本差異,乃至因為專業而訂出較高價格一事,也狠狠被打臉了。

 

鬍鬚張的員工薪資和路邊的小吃攤的薪資是一個等級嗎?有興趣了解的朋友可以投履歷去試試看,台灣不少小吃單聘請的都是計時臨時工不說,沒有勞健保且薪資遠低於政府公布的最低薪資,因為這些小吃攤的競爭力就在於削價求售,薄利多銷。薄利多銷的背後就是薪資乃至專業手藝被剝削。

 

好比說,炒飯加幾滴醬油下去炒看似成本沒多多少,但想過沒,加了醬油的炒飯要炒得好吃美味的技術,且這個技術得要讓全部門市的師傅都同樣繼承,需要付出多少成本?

 

罔顧專業有價一事,不只餐飲業,各行各業都在發生。好比說設計業,一堆設計師都有被「隨便幫我畫兩下」、「只是畫兩筆竟然收這麼貴?」言論激怒過吧?

 

一堆自稱社會大學的人,抨擊真正科班訓練出身的公共政策專家的政策。經過異常艱難國家考試審查通過的法官或律師,被網路上只看媒體殘缺報導的犯罪事件抨擊為不專業…

 

在台灣,專業不僅不被重視,甚至還被反過頭來踐踏與嘲諷。

 

坊間有本書《專業之死》,認真而不失幽默的討論了專業之死的問題。

 

作者認為,這個時代有股以無知為榮的氛圍,知道自己無知不以為恥反而覺得很了不起。

 

之所以會讓人產生無知很棒的感受,作者認為,是民主社會的票票等值觀造成的結果。

 

相信人人平等的無知者,相信自己的意見和學者專家一樣等值,一樣該被重視。更要命的是,當自己的意見被否證時,這樣的人不覺得自己錯了,竟然產生專家的意見只不過是另外一種意見罷了?

 

公共議題的討論最常見,不少連個具體論證都說不出來的鄉民,卻以為自己成功打臉官僚系統所出台的公共政策。

 

社群網路的崛起更助長了每一種意見都能夠平等的發聲的機會,結果就是大量的普通人的非專業意見占滿了社群媒體與版面,專家的意見反而被淹沒不說,還很難被看見,因為來自專業的意見常常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完,且往往並不簡單,需要專門解釋,而願意耐心閱讀與理解的人並不多。

 

如果有在逛網站的朋友應該不難發現,在某些專家或意見領袖的文章底下經常會出現某些並不專業的外行人說著自以為打臉專家的外行話,還沾沾自喜。

 

還有一點也很致命,那就是扛著專業之名的專家,並不總是對的。由於現代社會的議題日漸複雜,專家就算秉持專業進行分析還是可能錯判,甚至有一些操守或能力不足的專家刻意護短而做出錯誤判斷,這些來自專家的錯誤,透過媒體被放大之後,輿論逐漸形成一種專家也沒什麼、也沒比我強的心態,專業卻順勢被鄙視了。

 

專家引用專業可能出錯,但不代表專業本身是錯的,但兩者卻很容易被混淆。且人們樂於引用專家所犯的錯誤來否證專業的可信度,一方面也是為了拉抬非專業的自己在發表意見時的合理性。

 

好比說投資理財領域最常見,的確不乏一些專業知識不足或是為了私利而推薦錯誤資訊給客戶的理財專家,但未必表示理財一事沒有專業,或是投資專家全都是騙人的。

 

作者還發現一件事情,網路搜尋引擎的發達,知識教育的普及也讓鄙視專業一事變得風行。好比說,如今只要會用網路又能閱讀文章的人碰到問題時都會自己先上網搜尋一番,讀了幾篇文章之後,竟會出現自己在相關領域的知識不亞於專家的心態,或以為自己已經成為專家,或認為自己有足夠打臉專家的知識,進而產生某種微妙的鄙視專業心理。當專家說了自己的理解有錯時,非但不能接受反而否定專家的說法,進而否定專家。

 

這一點在教育現場發生不少,所謂的怪獸家長,通常是知識水準不錯且工作收入不差並且自認為在子女教養一事上盡心盡力的家長。這些人就是不相信教師專業,認為自己比教師專業,進而出現凡事都要自己介入,還要指導教師做事方法。

 

專家被踐踏,專業被無視,固然有來自專業菁英圈自己的錯誤與失德,不過,民粹主義風盛行也是關鍵。某些見不得貌似沒有多厲害的專家卻做享名利的人,開始鼓譟民眾群起攻訐專家。在《解讀民粹主義》一書中,穆勒發現當前世界有一種想把上位菁英拉下來的氣氛,想解決上位菁英的民粹主義者經常以「我們才是人民代表」、「我們是沉默多數」的姿態來否定專家代表社會提出解決問題的合法性,且反對有專家膽敢提出與自己意見立場不同的意見(拒絕多元主義)。

 

反智主義風在知識豐沛的時代盛行,恐怕沒有比這個更荒謬而弔詭的事情。正因為每一個人都能輕鬆取得知識,讓人誤以為自己只要稍微認真一點就能超越專家,於是花了多年時間累積專業的專家被鄙視,各種專業學門也一併被無視。

 

在專業之死的社會氛圍背後,我認為是某種自戀主義的氛圍在上升。人們以為擁有了各種取得知識並散播知識的工具之後,就能變得無所不能且能輕易超越專業,於是不再尊重專業,反而不斷高舉自己,以為自己可以成為無所不能的存在。實際上,那不過是自己大腦所建構的妄念,越以為自己可以鄙視專業無視專家的人,生活中往往越是一事無成,是不願接受自己的命運的魯蛇失敗組的一種虛擬精神勝利法。

 

是的,某些連鎖店因為這些人群起在網路上用力抨擊而不敢漲價了。無法漲價就無法改善設備或改善待遇,整個社會被某種不要漲價的氛圍壓制,最後就是找來次級黑心品代替原物料,削減人事成本壓制薪資成長,而真正在承受這些勝利所換來的「代價」的人,往往也是在網路上最用力抨擊嘲諷專業需要尊重不值錢的同一群人。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