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逆社會觀察

53020286 10217158986140580 4350300106998677504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為什麼政府不直接發兩千,而是要人民先拿一千塊跟他買三千塊的振興券?

By
on
2020-05-26

很多人不解,政府為何不直接發兩千而是要我們花一千買三千回來用。
有些人不知道,當年凱因斯推動新政時說了什麼比喻吧?
凱因斯說,聘用工人來挖洞,挖完後再填起來也沒關係,重要的是讓人有工作做,新政的一部份是以工代賑(這次政府也有推以工代賑,但並非新政那種規模,也是因為兩者的時間長度與起因不同的緣故),重點是讓大家手上有錢可以花,以刺激市場活絡經濟。
說起來跟振興這兩個字有關係,振興要救的是經濟數字,那就得創造/增加貨幣的流通與乘數效應。
簡單說,能讓錢在市場上多流通一次,盡可能讓錢在市場上流通,效果越好。
但是,直接發錢,不缺錢的會把錢存起來(這裡的存是概念意義,資產減消費後的剩餘),所以政府打算以政策誘導人們先拿出手上的現金,跟政府買券去花,可以增加一次的貨幣流動。
你跟政府買來的三千塊是要讓你都花掉的,而且你自己也花了一千塊跟政府買真振興券(錢)。
對個人來說兩相加減後是得到兩千塊,對總體經濟卻是一個人頭就至少四千元的貢獻(懂一點凱因斯或總體經濟學,可以知道政府在做什麼!至於有沒有效不好說,不過,的確是個蠻不錯的嘗試)。
也就是說,兩者相加一個人總共能有四千塊的效益(贏過直接發3600元消費券的馬英九,政策設計上的進步原本是好事,卻因為某些原因會讓人不開心),而非兩千塊(政府還能從民間收一波貨幣回來支付振興券的成本,也就是減少納稅人負擔,減少舉債)。直接帳面算,兩者至少就差了一倍。
還有一點很重要,政府給你的三千塊振興券你終究是要花掉的,而且很可能是用你自己付的錢創造出來的乘數效應所支付的,舉債補貼的部分有可能極小化(窮人與弱勢是政府直接給三千,不用買,這部分政府得出錢)。
想一想,你拿一千塊到郵局或金融機構買入三千塊振興券時,一千塊是否存入銀行?
假設有兩千萬人花一千塊買振興券,那就是政府有兩百億入帳,拿這兩百億現金創造六百億振興券,市面上出現六百億的振興券流通,最後到銀行去兌現時,用來支付給商家的錢,可能是我們支付的兩百億存款(這些錢只要商家在兌換後不直接提領也存入銀行,那就等於政府實際上不用出錢,只是透過一些手續創造出了貨幣,這原本就是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創造信用與貨幣的技術之一;當然,以上是方便解說的簡化模型),政府甚至不需要額外拿錢出來支付。!
市場需要刺激活化的媒介,讓錢的流動再起。只給特定重災區振興方案,說得好像社會系統的貨幣流動可以一刀切一樣,給了重災區的錢就能一直在重災區流動不流到其他子系統嗎?
振興的目的是協助找回市場信心。至於嚴重受國際衝擊的,政府之前不是先紓困了嗎?
政策多半是配套的要從系統論而非個人感覺去檢視。有些人根本連檢視政策工具要用什麼檢核工具來做都不知道,只會憑個人直覺,相當民粹,且犯了合成謬誤。政府的施政有些是反直覺的,會讓個人覺得不好,實際上卻對群體有益,這在社會科學是很有名的宏觀與微觀難題,經濟學常見的說法有公地悲劇、儲蓄悖論(對個人好對群體未必好)。
如果最後的振興效果比較好,過程麻煩一點,不也是一種共體時艱的互相扶持嗎?如果為了簡化執行過程而讓效果打折,那才是真正浪費資源的事情!
救經濟數字是有一點無奈,但眼下的世界就是以經濟學那套統計數據作為評估指標,我們不可能片面說不想遵守了就丟掉,實際上也暫時沒有更好的評估社會經濟狀況的指標了。
政策都是以群體需求為出發點進行設計,當然會幫到個別的人但也很不幸會有遺漏,所以需要再有配套來補強,所以政策都是一大組的,很少單一政策能夠通盤有效。從系統論的角度看,解決一個問題後還會再衍伸出新問題,還要再解決下去,就是這樣不斷持續,沒有告一段落或從此進入某種超穩定均衡的美事,這也很反直覺,因為我們總希望能進到某種均衡後停止!
滿多人都以很多國家都全面發錢,難道他們都是笨蛋來責難台灣的振興方案。
如果已防疫成效來評估政府效能的話,某種程度我是認可他們的都是笨蛋論啦。
全民普發跟普篩一樣,那是因為他們的市場基本瓦解,只好普發。但實際上普發成效很差,很多人遲遲領不到,一堆不缺錢的多一筆,也不會花就存起來。而且普發的是紓困不是振興,外國政府還不知道得花多少錢舉多少債才能設法振興崩潰壞死的市場經濟!?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52599180 10217143399390921 2600368291297886208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歐陸不想讓你知道的世界史

By
on
2020-05-23

幾年前歐洲學界就有人開始宣告後現代主義的終結。
這次瘟疫過後,我認為算是算是正式結束。
解構,小敘述,遊戲化…,感覺都是逃避歐陸/世界大歷史的一種逃逸思想路線。
歐洲的假仁假義,武漢肺炎發生後,總算是徹底見識到了!
西歐國家長年以二戰的重創(假託蘇共威脅)的可憐形象,逃避掉了自己在十九世紀之前三百年,對世界的破壞剝削與蹂躪該承擔的責任(轉型正義不是應該先究責再看要和解還是懲處嗎?),造就戰後歐洲一堆巧妙的左派。
靠著美國霸權支撐的和平安逸,發展出一套好像他們天生就充滿正義與道德,重視人權與環保,而其他國家都很糟糕,追不上歐陸的先進一般。
當然歐陸哲學家很厲害,所以要論述論證還是強辯,其他世界可能真的是贏不了!世界史的建構與詮釋權算是掌握在擁有大學系統的歐洲手上。
美國在實務上當然很強,科學也很強,但在文化與思想上的發展,美國在歐陸面前也經常是矮一截的存在,難以抗衡歐陸兩千年哲學思想史的分量(但其實,歐陸這些文明結晶之所以能夠在今天大肆宣傳,還不是靠著美國打贏二戰的緣故)!
就說亞洲的日本當初發起大東亞共榮圈,唯一的失策就是去打美國,引來美國反擊,結果丟失了一堆亞洲佔領區,否則,今天的歷史還不知道會怎麼寫?
畢竟日本佔領了亞洲各國之後,首先市區除了西歐殖民帝國的勢力,接著才接管,且因為打仗打輸了,話語權在人家贏家手上,所以,史學研究承認日本當初其實幫助了亞洲脫離殖民統治的論述不多,大多都只是抨擊日本發起戰爭,卻不想想日本為什麼要發起戰爭?日本其實也可以說成是在對抗侵略亞洲的歐洲帝國主義!
仔細回想戰後歐陸思想家的思想開展,認真對待歐洲過去三百年對世界的破壞的不多(大概就年鑑學派還有一些歷史學者),都在檢討納粹希特勒或社會主義的危害,不然就是討論工業革命後的現代社會的各種優缺點,重新發明歐洲世界對人類歷史的重要性的歷史論述(黑暗跟破壞面就放在小角落稍微帶一下,混過去)。
最糟糕的就是歐洲,特別是西歐跟南歐。最會成本外部化利潤私有化。國際責任不要扛,對我有好處的,我都用法規跟思想論辯制定好好的一群國家(環保問題無解的原因之一,不也是這些所謂的先進國家不想承擔工業革命以來,帶頭造成的汙染累積下來的破壞的責任?只是不斷地在規範現在承擔歐美產品消費生產製造的開發中國家的環境保護標準,這是非常狡猾的逃避策略)。
好好讀一下大航海以後到二戰結束前的歷史,歐洲真的是鬧很多事,破壞很會的一個地方。造成兩次大戰的原因,歐洲似乎也簡單的推給了發動戰爭國,然而從社會史的角度來看,這種都是託辭。
這些搞出一堆爛攤子的國家們,戰後靠美國的馬歇爾援助計畫活了過來,活在美國霸權的體系保護下,卻開始編織自己是西方文明的發源與建構者的神話(當然,歐洲出現的科學與哲學、政體形式、法律、會計、醫學,金融邏輯這些知識系統都很棒,也是事實,但是他們並沒有像他們說的那麼認真盡責的推動並落實這些知識系統,且開始以思想成就掩蓋真實世界史發生的鳥事),以歐陸思想的成就睥睨整個世界。
某種程度和鴉片戰爭以前的東方天朝一個德行,以重新研究與解釋世界史的聚焦方式引導大家遠離某些議題。
所以,不要太指望歐洲反共,美帝跟亞太的澳州與長年與中共邊境鄰接,彼此有仇的亞洲各國,還比較有希望一點。
不過,美國畢竟打算修改對中政策,從協助融入世界體系改為對抗,因此,接下來十年,國際地緣政治版圖開始大規模調整。
不能預先看清楚趨勢的組織或個人,可能會在這波大調整過程中被市場與國家清洗掉。
感覺上會洗掉不少人,因為大腦中的世界模型一但建立後,會隨時根據真實世界的資訊修改的人不多,往往是扭曲世界真實來配合模型。
修改模型是不斷自我否定與批判的過程,違反人類喜歡穩定與秩序的慣性。會願意且能夠持續做的人比較少。
這是為什麼典範轉移過程,有些人會殞落,有些人可以趁勢崛起。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89994881 10220291077240900 5431149294419705856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社會安全網的破口,毋寧就是瘟疫的入口

By
on
2020-05-07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瘟疫爆發,一轉眼也過了三個月。
雖然還不知道需要多久時間才能結束,至少到目前為止,因為政府防疫團隊與國人的團結努力(雖然還是有極少部分人扯後腿),台灣的疫情還沒不至於像其他國家那樣大爆發。
甚至因為超前部署防疫物資,最近還能有餘力捐贈海外的重災區。
有些人感嘆選對總統,有些人感謝防疫團隊與第一線的醫護的努力。
雖然這次台灣的防疫工作真的做的很棒,不過,卻也還是可以從零星的一些本土感染案例看到一些問題。
扣除境外移入的感染者傳染給家人或朋友的案例,其他本土感染案例大多是我們社會中的相對弱勢,從白牌車司機、醫院清潔工,到非法移工、酒店小姐等等。
於是我在想,瘟疫的入口,也許就是社會安全網的破口。
再看海外其他疫情爆發的國家,西班牙與義大利的醫療資源嚴重不足,與過去十年的撙節政策優先砍社福與醫療預算不無關係。
原本上半場守得不錯,近來疫情卻開始飆高的新加坡,爆出感染的本土案例大多來自外籍移工群聚的宿舍。
迅速成為重災區的美國,長年以來為人詬病的高昂醫療花費與脆弱的醫療系統,使得瘟疫如入無人之境,幾乎沒有抵抗的餘地,就連第一線醫護都沒有防充足的疫物資。
還有不少國家的監獄,都成了瘟疫迅速蔓延的地方。
忘了誰曾經說過,「支撐文明的,是奴隸」,古希臘羅馬時代有奴隸,西歐的殖民主義時代則是黑奴,當代社會其實也有奴隸,只是換了一些好聽的說法,或是將之隱藏在你我看不見的地方,不令其能夠隨意出現我們出沒的生活動線。
奴隸不被囊括在社會安全網之中,平日被我們以法律或各種其他方式剝削勞動力與人權,直到瘟疫入侵人類社會,我們赫然發現,平日被我們排除在社會安全網之外的窮人弱勢一旦染病,竟然可以快速蔓延到整個社會,無人能夠置身事外。
瘟疫或許是不可抗拒的天災,但是,瘟疫的蔓延卻可能是人禍,因為我們輕忽了最小的一個弟兄的生活需求與照顧,放任其被排除與剝削。
記得台灣的非法外籍移工爆出確診案例時,陳時中部長說,現在當務之急是防疫,希望警政單位不要在這時間點去強力緝捕非法外籍移工,怕的就是這些非法外籍移工萬一出現生病症狀不敢尋求協助,結果成為瘟疫擴散的破口。
或許瘟疫過後,我們應該認真思考修補社會安全網的事情,讓窮人弱勢也被納入社會安全網,沒有人被排除在社群之外的社會,才是最能抵擋瘟疫或天災侵襲的社會,我相信也是主所樂意見到的一種團契!
幫助弱勢強化社會安全網,本也是教會的事工,之前靈醫會的神父發起募款捐贈義大利,短短時間內就獲得上億捐款的回響,不正是因為多年來靈醫會深入基層與弱勢,以天主之愛幫助窮苦人的一切,台灣人都看在眼裡嗎?
在患難的時代,看見教會的責任,往普天之下的窮人去,做隨時的幫助,Church Can Help,願我們每一個弟兄姊妹都能成為強化社會安全網的幫助!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Getimage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書籍品評介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在地想出版

每個人都應該製作一張自己的未來地圖…

By
on
2020-05-06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中,拿不少好萊塢過去拍的穿越時光電影開涮,嘲諷其中的時空論錯謬百出,接著抬出自己根據量子力學所設計的一套時空論與穿梭方法。
不知道大家看到這一段的時候,是否也發出會心微笑,然後,萌生「原來我以前都被那些電影騙了?」的感受。
問題是,你又怎麼知道復仇者聯盟提出的時空穿梭版本是正確的呢?
電影只是玩了一個論辯技巧,拿一些前人的論點與自己的論點做了一些巧妙的對比式鋪陳,且已經預先設定好了結論以及引導閱聽人接受的推論過程。

或許你會說,你並沒有被騙,你知道這些全都是假的,那麼,你知道真正基於科學論述所建構起來的時空穿梭論在講什麼嗎?霍金的《時間簡史》、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或《薛丁格的貓》在講的量子力學,到底在講什麼?
深入探究之後,也許答案不是那麼讓人感到愉快,其實我們並不知道基於現實的科學所提出的時空穿梭,以及,那些掛上科學知名告訴我們的論述,是否就不會再被修改?
別擔心,本文不是要談時空穿梭論的辨別,那個我也不是很懂,我們要談的是,我們腦中的知識地圖是哪裡來的?是否堪用?該如何補強或修正出一份相對健康或好用的版本?
開頭舉例,是想說明,我們腦中的知識,有很多來自暢銷的商業戲劇作品,很有趣且迷人,讓人很想相信,我們也知道未必全都是真的,但卻不自覺被影響且在日後的思考判斷時,不自覺地引用其中的觀點。
然而,錯誤的知識地圖,會引導我們走上不怎麼美麗的未來。
2020年,相信不少人都過得不怎麼愉快。截至目前為止,全世界至少有四十億人被禁足在家,其他沒被禁足的,也不是就安全無虞,只是國家無力或不響管制,遲早會爆出疫情。

有很多人覺得,2020年發生的事情是塔雷伯所說的《黑天鵝效應》。
實際上並不是,不少人在瘟疫爆發後,都在網路上看過比爾蓋茲2015年在TED的一個演講《下一場疫情爆發怎麼辦?我們還沒有準備好!》,當時他就提出類似的警訊,直指未來的人類會碰到瘟疫的衝擊而我們並沒有做好承受的準備。
甚至在比爾蓋茲提出警告更早之前,大概是我在讀大學的時候,也就是1990年代中後段,當時以及後來二十幾年,全世界出版不少未來學與環境保育類的作品,都將人類文明的不可逆點設定在2020年。
有些書預言2020年會爆發水戰爭(中國蓋水壩攔截湄公河的水,引發東南亞缺水危機,當年就有人預言了)、有些書預言了中東石油危機可能引爆戰爭,更多的書談到了極端氣候與全球暖化到了2020年會日趨嚴重,全球暖化的其中一個副作用是會釋放出人類無法承受的古病毒,造成人類重創。
其他還有一些當年預言今天會發生的事情,好比說根據人口統計圖預測富裕社會會逐漸進入少子化高齡化,高齡人口過多會造成社會的沉重負擔,年輕人太少無法承擔起社會運作的必要勞動力。
當年的許多預言,而今回頭看,都不幸言中。
說來算是幸運,我大學跟研究所主修的是社會學,且很早就對環境保育、新自由主義、風險社會乃至少子化等議題感興趣,多年來讀了不少書,認真的推估了未來可能會出現的世界樣貌。

因此,我很早就決定要脫離職場上班族身分,以Soho身分獨立接案工作,且早早捨棄了退休的想法,因為國家跟企業都不再願意承擔社會安全網的責任,無論樂不樂意,人都得靠自己想辦法活下來,因為我們活在一個得拚盡全力跑才能勉強維持在原地,這是《愛麗絲夢遊仙境》中很有名的一個寓言。
遺憾的是,多數人並沒有因為有人早早提出警告,就順利避開了本來其實可以避開的災難。
1990年代中期開始,雖然越來越多學者專家看見不久後人類社會會出現的災難,且不斷積極呼籲,無奈當時的世界已經進入市場經濟主導一切,政府逐漸退出干預,財團與跨國企業接手世界的運作,效率至上且成本外部化已經進入不可逆的高速運轉期,財團企業正因為解除各種管制而大賺不需承擔成本的容易錢,富人階級正積極掠奪中產與勞工階級的收入,貪婪的搶食著低垂的豐碩果實,財團用盡全力阻擋來自學界的呼籲與懇求(例如出大錢買下不利財團的研究報告或出版品的版權),不讓這些聲音有機會進入大眾的心裡。

也就是說,多數人腦中的《未來地圖》中沒有風險存在,只有烏托邦電影裡承諾的那些漂亮又便利的科技文明。
貧窮研究指出,一個人如果陷入貧窮,認知會出現閉鎖情況,腦力只會用在思索與解決眼前的問題,無法有餘力規畫未來(例如,儲蓄、做好財務規劃以脫貧對許多陷入貧困者來說是辦不到的難事)。學者發現,人會變窮並不是因為沒錢,而是因為認知沒有修正,就算直接給窮人一大筆錢,若腦中的認知沒有修正,很快就會揮霍殆盡,回到貧困的生活。
《未來地圖》的作者歐萊禮直言,人們「面對未知的事物,相對於簡單的套用舊地圖,經過訓練感知立和面對未知的開放態度,能夠讓我們繪製出更好的地圖。」
所謂的訓練,就是學習認識未來。這是約翰奈斯比推出《未來的衝擊》、《第三波》等作品,奠定了未來學的基礎之後,許多未來學家認真投入鑽研並希望讓更多人知道的事情。
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認真仔細思考未來,但不是沿用父母或學校給我們的舊模型,而是設法建構出對我們有用的未來地圖。為此,我們應該不斷思考以下幾個問題:
未來會是個能讓多數人幸福的好社會嗎?未來,我會/可以做什麼工作?未來,我會過什麼樣的生活?未來,我的生活幸福的機會高嗎?未來,我要怎麼提高自己的存活率與幸福的機會?我需要懂得那些知識或學會使用那些技術,防範哪些風險,才能讓我的未來更有保障?
歐萊禮提了一個思考未來,建構未來地圖的核心原則,「如果你想看到未來,你要看的就不是主流技術,而是要看那些處於邊緣的創新者。」
試圖理解未來時,要能找出未來世界運行的關鍵樞紐,什麼會是未來世界不可或缺的技術與能力,即便當下還不成熟還在開展,但假以時日如果技術成熟且使用成本大幅下降時,此一技術將能普及應用時,世界會發生什麼事情?
AI、機器人、演算法、區塊鏈…,最早開始有人談且投入的時候,世人多半是不看好甚至對其嘲諷,等到殺手級應用出現後,卻有認為其存在「理所當然」,本該如此,而紛紛投入。此時才跟著跳進去的人,遠多於早期,卻已經晚了,因為規則已經制定完成,未來地圖已經顯明。
簡單來說,人多的地方不要去,已經很多人選擇的事情不要做,要懂得另闢蹊徑,選擇跟別人不一樣的路,別輕易相信大家都相信的社會價值排序系統,要有自己的觀點跟判斷依據,不要人云亦云。
唯有站在這樣的角度思考,先放下個人的好惡獲當時主流社會價值判斷,假設未來已經降臨,反推回到現在,找出現在的自己可以且必須做的事情,或許能幫助我們擘劃出一張比較有用的「未來地圖」。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89493487 10220291068480681 1416205443688038400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關於防疫 台灣究竟做對了什麼?

By
on
2020-05-03

本文發表於上報
當確診數飆破三百萬、死亡人數超過二十萬,世界各國為了減災而紛紛封城、禁止國民隨意外出,台灣扣除磐石艦的群聚感染,本土已經連續多日零確診,就連指揮官陳時中都說,如果按此趨勢,也許六月中台灣的疫情就能趨緩!
最近我看了不少醫生的文章,這一次瘟疫爆發後到目前為止,就連醫界都很驚訝,竟然可以守住。據說,不只瘟疫沒有擴散,連原本的肺炎、流感與腸病毒都有大幅緩解的跡象,而醫院的就診人數則下降了14%,達到了原本健保署希望推動的就醫人數減量的目標,附帶收穫很多(連許多醫生都感到意外,原來維持身體健康的成本很低,就是戴口罩、勤洗手,做好個人衛生管理)。
雖然仍是有少部分人質疑,認為確診數量過低是政府蓋牌。但是,稍微用腦子想一下也知道不可能,台灣有那麼多虎視眈眈的外來勢力在尋找攻擊台灣的機會,如果真有蓋牌的動作,早就被踢爆。不要說外部勢力,就連國人自己都不可能容許蓋牌。
於是不少人感到好奇,到底台灣做對了什麼,竟然能守住這波瘟疫擴散?
最多人提及的一點,就是不相信中國放出來的說法。有人在去年年底就發現中國網路上流傳的訊息,深入研究交叉比對後寫在了PTT上,又剛好被睡不著的羅一鈞醫生看到,向上通報,政府也馬上動起來,開始調查!
後續的故事我就不細數了,最近三個月國人每天一起收看指揮中心的記者會,上網查看各方報導與資訊,乃至海外媒體的報導,大家都很熟了!
能守住,不只是不相信中國而已。
民間企業放下私利,將國家社會的需求放於首位,不計較企業利益,共組防疫國家隊。
政府組織再造與數位轉型成功,各種疫情的應對迅速、確實(軍隊不意外的成了例外)。
國人的通力合作,落實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避免出入人潮擁擠處,且能彼此提醒、相忍為國。
有位不居功且知人善任、EQ極高的指揮官陳時中,一邊防疫一邊做公民意識深化(要大家不要獵巫)。
還有一些些不可思議的幸運。好比說,今年的總統大選讓許多旅居中國的台灣人提早回國,避開了中國第一波擴散。因為中共抵制民進黨政府,陸續縮減中國觀光客來台人數。
另外,我覺得還有一點,怕死。後藤新平說,台灣人怕死。這個評價過去我們總是負面解讀,其實,似乎也有正面意義。
因為怕死,所以謹慎、認真做好個人衛生。
因為怕死,所以認真學習並執行防疫對策。
因為怕死,所以願意犧牲個人不便配合防疫。
對比法蘭西民族的不自由毋寧死精神,政府為了防止瘟疫擴散而封城,法國人第一時間竟然出來遊行抗議,真的是若為自由故,性命都可拋。
不怕死就是輕忽怠慢,因此,義大利政府宣布封城時,散漫的義大利人照樣一堆人跑出去玩,無視警告。
物競天擇是適者而非強者生存,強者很可能無視環境風險,堅持不願改變作法,反而令自己陷入危險。怕死的人識時務,不強行對抗,順應時勢採取對策。
從塔雷伯的觀點來看,怕死的台灣人毋寧是反脆弱的,我們從錯誤中快速學習,調整應對方法,跟著危機一起成長。不跟危險硬碰硬,不堅持會造成性命損傷的原理原則。
此外,我們超前部署,砸下許多事前看似浪費的資源去防堵疫情。當境外移入第一個案例我們就開始全面防疫升級,開始一連串的準備,沒有浪費任何時間。也因此,當瘟疫時間拉長,台灣各種抗疫物資才不至於斷貨。
光是看出中共的隱匿,但卻沒有足夠物資得以防堵疫情,一樣難以抵擋瘟疫擴散。美國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美國很早就限制中國人入境,卻難有成效是因為美國只剩限制中國人入境這一手段可以防疫,檢疫等其他配套對策,還有醫療設備乃至公衛系統無法跟上,都早已殘破不堪(更別說對戴口罩的反感觀念遲遲無法扭轉),只是平日裡大家得過且過不想面對現實,所謂的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說的就是面對即將爆發的瘟疫卻苦無對抗瘟疫物資的美國。
瘟疫並不會絕跡,爾後還會再現,這是人類與病毒之間的長久戰爭。只盼望世界各國可以像台灣記取十七年前的SARS的教訓一樣,瘟疫過後痛定思痛,好好檢討公衛醫療制度的缺口,補錢補人補資源,把防疫寫入正式的醫療作業流程系統中,瘟疫往往就是從社會安全網的破口滲透並擴散,期盼這次瘟疫也能讓我們好好面對自家的社會問題,好好整頓解決,做好準備,迎戰下一場瘟疫時,人類不要再輸了!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Img 3685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大隱隱於市的高人

By
on
2020-04-29

(圖片是2010年我專程去香港拍樓上書店時拍的其中一張照片)
每天下樓到附近的自助餐一次,一次買兩餐份的菜。
回到店裡,自己煮白米飯。還笑說,台灣的米跟自助餐的菜,比香港好吃。
店鋪僅十餘坪,坐落南西商圈某大樓。
書店後方一角,就是老闆的起居住宿,吃飯睡覺都在這裡,極度簡單,比修行人還修行人。
前店後鋪,吃住工作都在同一空間。
開幕前夕,被有心人士潑紅漆攻擊,警告意味濃厚。三月時,店面被其他人剛好註冊佔領。都是非常有針對性的攻擊。
但是,這些都打不到老闆,塔不以個人榮辱為念,只擔心香港的年輕人的前途,擔心這些年輕人不斷的被自殺被消失。
這就是老香港人的拚搏精神,即便被迫逃來台灣,即便年以過半百,即便看似得不到社會意義的成功、卻仍然堅持貫徹自己的信念,不計較得失,活的頂天立地。
大隱隱於市的高人,讓人敬佩的中山銅鑼灣書店老闆林榮基。
以前每次去香港,銅鑼灣書店是必逛(其他還有天地圖書、序言書室,也寫過好幾篇文章介紹香港的樓上書店,希望這些店都好)!
 
香港的出版與文化圈對我的寫作生涯啟蒙很大,我準備全職寫作時,認真研究了高物價的香港的作家與出版社還有書店的生存模式,決定效法之。某種意義上來說,有這些前輩才能造就今天的我,很是感恩!
其實我們台灣人閱讀的作品,很多都是出自香港作家,例如:金庸梁羽生倪匡林夕西西董橋張小嫻亦舒等等,且多是膾炙人口的大眾文學,也因此台灣的中文裡其實也有很多香港慣用文字。早在台灣還深受殖民意識干擾時,香港一直是提供台灣重要文化養分的來源!
今天香港有難,台灣不能袖手旁觀。
話說,自我上大學開始染上買書習慣,逛書店二十多年,見過也認識了一些獨立書店的老闆。
搞生活風格的是一種,真正以命相搏的是另外一種。
後者是讓人敬佩的存在,書店是其精神意志靈魂的展現。
這真的銅鑼灣扛壩子!
大家有事沒事路過南西商圈,嚴定務必去走走看看,幫襯幫襯。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89731638 10220290869915717 2644876805458100224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地理套利式外包難長久

By
on
2020-04-29

今年本來打算辦一次介紹新富族生活與商業模式的分享/讀書會,不過,因為瘟疫關係,暫緩。且未來如果辦,我大概會相當幅度修正書裡面所提及的套利式生活方式的使用程度!
這兩年開始有人反省,新崛起的共享經濟等商業模式,是否只是對系統的占便宜與成本外部化,甚至是竊取原本該繳納的稅金當成利潤,例如日本亞馬遜就被詬病圖書銷售仍然收取消費稅,但是,他們是外商可以免繳消費稅,等於現賺10%。
除了共享經濟,另外就是新富族的崛起。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美國之所以中下階級生活日慘,是因為那些絕對花得起錢跟本地買服務的中產與富裕階級,聽信佛里曼的世界是平的說法,不再將自己的外包項目發給本國人,而是將自己的工作與生活支援系統,大量外包到印度與南美乃至全世界各地,當然,包括中國!
原本應該留在本地的基礎服務業工作,就這樣憑空消失,原本靠這些工作維生的人被迫去做更辛苦且收入更少的工作,只為了讓這些有錢人可以累積更多根本花不完的財富!
製造業外包則是更早一波的事情。
新富族是連生活跟工作都開始外包,這些人成了從中自行賺取利差的套利者,他們靠出生優勢賺取利差,在美國接高收入工作卻轉包給貧窮國家的勞工去做,且將自己的生活庶務也順便外包給外國,掏空本國就業機會。
或是生意在本國,賺本國人的錢,自己卻搬去物價便宜國家居住,享受兩地的價差,其實說穿了也是一種套利。
雖說是網路崛起造成的無國界,但是,如果有必要,國家是可以出手設下限制的,但是顯然沒有,默許這類套利與成本外部化擴散,沒有人想到時間一久對社會運作可能造成的全面掏空!
我個人也贊成適度的外包,畢竟我們都需要人手幫忙解決問題,服務業經濟也是建立在此基礎上。但是,卻一直不是很認同跨國外包,原因無他,這種在系統內的白搭便車行為,對個人是財務短期利多,對個人與社會卻是長期利空!
目前還沒有辦法檢視這次瘟疫對新富族的影響狀況,不過,習慣了到處旅遊且將生活外包到其他國家的這群人,這段時間怎麼過活,事業受到多少衝擊,很值得觀察!畢竟各國都封城且暫停商務活動了!
這次的系統性風險,沖垮的東西很多,得日後才能有時間好好盤點,一些靠著佔系統便宜的套利與白搭便車所建構起來的生活型態,是會延續還會就此瓦解也不得而知,目前都還是暫停的狀態!?
美國追捧了二三十年的全面外包,靠兩地物價差的地理套利,靠著外包所有對於計算收益不利的成本支出,靠著佔全世界貧窮國家便宜勞動力與土地和資源所建立起來的會計意義上的富庶(且僅限於美國少數富人才能享用,建立了一個徹底自私的國中國),卻將基礎公共服務玩殘,讓美國這次成為瘟疫受創最嚴重的國家(不算中國,中國是黑洞,沒人知道真實情況)。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89623791 10220290960397979 4611700256243974144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從碎片資訊推估事件未來發展

By
on
2020-04-22

昨天一早傳金正恩手術後病危,股票跌一片。南韓馬上出來說,那是假消息(CNN也是會發假消息…),原本發文的人也刪了~
或許有人說,哎呀,亞洲真是不平靜。
不過,我倒是想起過去幾個月每次看到北韓對外公布的金正恩的照片,只有一個感想,越來越胖是怎樣?
卻沒有更深入去推估,過胖然後不節制的最嚴重後果,以及如果發生的話,對東亞情勢的影響?
這就是修練不夠的地方,看到徵兆了卻沒能深入建立模型然後發展推估…
就像油價也是,之前一直在跌的時候,新聞也有說,產油國非但沒減量還繼續增產。
當時,可能只覺得,就需求大減當然會跌,不然就是覺得油價好便宜好棒棒,沒想到需求大減供給仍然持續時,物理上的儲油槽會滿到無法再裝時,會出現什麼現象?
一樣是看到了現象卻沒能深入推估,也是修練不夠,雖然也是因為上述兩則現象都不是我自己關心的範圍。
不過,該不該關心什麼新聞,看到新聞報導了事件之後,該如何找更多資料來擴充開展並進行後續沙盤推演,好像也不能只憑主觀感受,得更客觀的評估?
以前讀過談情報學的書說,情報單位其實並不是像電影演的那樣有特工跑去臥底偷資料,更多時候只是地毯式的搜羅世界上的資訊,並且從碎片資訊中看出關聯,推估出之後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我們真正想洞燭機先,超前部署,也得練習從碎片資訊推敲出後面的整個構造與可能走向。
要多練習挖掘散落四處的新聞報導與網路資訊彼此間可能的關聯性,推敲後續的發展,找出對自己有用情報。
#每天都在學習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89764618 10220291096201374 8617087620058447872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每一次的未知源與群聚感染 都是檢驗台灣防疫對策的考驗

By
on
2020-04-20

正面一點來看,磐石艦事件正是檢驗台灣防疫對策(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重視個人清潔)效果的一次機會!
扣除家庭群聚感染不談,這部分很難避免。
是否感染與擴散是機率與頻率相乘的結果。確診者與可能接觸者的互動時間,雙方的距離,雙方有沒有戴口罩,有沒有保持社交距離,有沒有身體接觸,當時確診者的病毒量…,所有的機率相乘,才是可能染病的機率。而且,過去許多研究已經告訴大家,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勤洗手可以大幅減少病毒感染。
就軍艦上長期相處,都不是百分百感染,真的不要每個人都跟著一起恐慌。
(附帶一說,九號靠港後開小差說,聽說是假消息,因為船根本沒放下梯子…)
我想觀察重點應該放在,當這些確診官兵在外面移動或定點停留時,究竟會不會造成傳染?
如果社會上大部分的人都落實個人防疫工作,戴好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
這件事情很重要阿,一如副總統大仁哥說的,我們還是得維持某種程度的社會生活,這次正式檢驗。
或者說,之前幾次查不出感染源的案件都沒擴大,清明連假也守住,其實也都是某種對我們所提出的對策的檢驗!
當然,不可能完全沒有感染,但如果數量很低且沒有大規模擴散,這代表我們只要養成防疫的好習慣,不要輕忽,是真的可以有限度的維持正常社會運轉。
這也能給過了高峰期的其他國家打氣啊?
這兩周就讓我們屏息凝神以待結果吧?!
再者,就算染疫,也不是都會變成重症,而且我們也有藥可以治療,目前的報告看起來效果都不錯。
綜合來看,目前台灣的隨機感染機率非常低除非是自己家人或好朋友確診且有較長時間近距離接觸又沒做好個人防護,要不然,真的不太可能釀成大規模傳染。
說真的,台灣接下了要做的是,率先建立一個有限度的社會生活的模型給全世界看。
徹底做好防護的情況下是可以進行社會活動,雖然不可能完全沒人感染,但是醫療與防疫物資夠的時候,可以有效控制。
這部分若能完成,會是建立人類史上一個完整的新的防疫典範。
超前佈署,口罩等必要防疫設備必須自產且禁止出口,不斷透過媒體進行衛教與公衛宣導…
既然地球不可能完全沒有病毒跟瘟疫,那麼,與其共存且將傷害降到最低是人類在這場戰役中必須找到的出路!
補充說明,台灣有很多中國網軍跟統派在見縫插針,煽動社會情緒,製造恐慌,我建議不要隨便說沒有根據的個人推斷或想像,避免成為被人帶風向造成防疫困難的幫兇。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89470505 10220290922597034 5952781078337945600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地緣政治的現實考量下 國家利益與普世人權的取捨

By
on
2020-04-20

 
(本文發表於上報)
近來政府陸續對歐美與亞洲國家捐贈口罩。
救人於危難之中,想必應該得到一聲基本的致謝吧?
沒想到,少數國家的政要非但沒感謝,還顧左右而言他,引發部分台灣民眾的不滿,要求政府不要再幫助這些「不識好歹」的國家。
好心被雷親,會憤怒或不滿是必然的。
不過,情緒過後,我們或許可以靜下心來想一想,為什麼這些國家的政要竟然違反人情義理,對於施予援手的我們擺出冷處理的態度?
相信不少人腦中已經浮現答案,是的,就是那個讓我們警覺提防因而能免於這次危難的國家在施壓。
或許你會再問,那為什麼有些國家無懼壓力,還是膽敢對台灣表示感謝,甚至還做的更多,幫我們發聲,認為我們應該加入WHO甚至獲得主權承認?
說到底,或許和「地緣政治」有關。
如今的地緣政治和戰後不同,不一定非得在地理上鄰近的國家,才有利害關係的糾葛。生產供應鏈或生存物資鏈綁在一起的國家,同樣有其「地緣政治」因素的考量。
以新加坡來說,重要生存物資全都仰賴外國供應的城邦型國家,必須妥善處理自己與世界各國的關係,誰都不能得罪,或者說,仔細權衡過國家利益後,選擇得罪誰而不得罪誰!
再以美國為例,單就人權等議題來說,崇尚自由派的民主黨的許多國家政策什麼,或許真的比保守派的共和黨,可是,對台灣來說,親中的民主黨執政,其實比較不利。反而是保守派的共和黨執政,雖然在普世人權議題上比較無法獲得人權派的青睞,卻因為其相對反共與防共,對台灣是相對友善。
這裡就出現一個問題,當魚與熊掌不能兩全時,究竟是普世人權的推崇與落實比較重要,還是國家利益與地緣政治?
對進步派的知識份子來說,也許仍會推崇普世人權。進步派知識分子的視野是全球性的,且其生存活動範圍也是跨國家的,也就是說,萬一自己生存的土地出狀況,移出是相對容易的事情。
對普羅大眾或國族認同優先者,選擇就不一樣了。普世人權是可以暫時擱置或延後處理的,國家利益成為優先考量。雖然我知道你的人權紀錄不好,但因為我的國家生存需要你的資源,我會選擇忽視或妥協。
寫到這裡,就不難理解為何歐洲一些國家也選擇對台灣的援助默不作聲了吧?
遠東國家的認同紛爭,歐洲人未必會想過問,他們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國家利益,而不是普世人權。
雖然平日裡,這些國家會到處推廣自己認可的普世人權(所以台灣每次執行死刑都會被來自歐洲的聲音譴責),但實際上普世人權對上國家利益時,我們都看得出來歐洲國家的實務選擇為何?
口惠的譴責或許仍會說幾句,實際上的利益損傷卻是萬萬不可。
我相信,政府決定推動口罩外交時,已經把這些可能出現的反應都納入考量。甚至可以說,正是有這些不肯感謝台灣的聲音,反而更能凸顯台灣在國際上的孤兒地位,更能讓關心且願意支持台灣的國家看清楚背後的干預因素!
近日,美國與日本政府紛紛宣布,願意補助資金協助在中國的企業撤出工廠,或遷回國或遷往其他地方。相信未來會有越來越多將生產製造基地外移的國家,檢討本國的製造業政策,做出必要的修正與調整。
也就是說,因瘟疫按下的全球化暫停鍵結束後,接著是全球生產製造基地的重新洗牌,台灣能否替自己爭取到更不可取代的關鍵地位,搶得更多的國際資源投資台灣,對於未來台灣的發展事關重大。
我們不是為了換得口惠的感謝而捐贈口罩,我們是為了瘟疫過後的地緣政治布局而做。我們也應該知道,眼下各國的表態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有些可能是出於情緒或迫於無奈,所有的一切,是再瘟疫過後,重新整理整頓時,才會開始,屆時各主要民主國家的人民也都會追究其政府責任,盤點瘟疫時期的各種作為,並給出結論。
台灣不只是防疫超前部署,就連日後重新建構全球生產鏈也得超前部署,畢竟我們人口與土地規模都有限,且身處幾大強權之間,必須創造出自己的地緣政治不可取代性,才能繼續在國際強權的競爭夾縫中生存下來。
普世人權當然很重要,但在國家利益之前,有些事情得暫時擱置,否則別說普世人權推不動,國家利益也會大量的喪失,而連自己都無法保護自己的國家,談普世人權只是奢望,看看那些醫療近用性崩潰導致瘟疫死亡率居高不下的國家就知道了,在沒有充足醫療物資的情況下,生命是如此脆弱而無助的存在!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