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逆社會觀察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個人環保作為,真的對生態危機的挽救有幫助嗎?

By
on
2019-06-01

個人環保作為,真的對生態危機的挽救有幫助嗎?

文/Zen大

環境保護運動,怎麼說也發展了二三十年有,若從寂靜的春天開始算起,那已經半世紀。

然而,說真的,若從客觀數據來看,環保運動真的成功嗎?

特別是關心生態危機,願意個人減少消費或留意消費方式的個人身體力行的部分?

這幾年似乎有一些大型研究結果問世,答案都都指向不樂觀。迎變時代一書中有一章花了不少篇幅在談個人環保作為的無效果。

首先是根本不作任何環保的人,數量將近四成(美國的一個民調),另外,有不少人是偶爾才做,或是以自己想到或能做到的方式做了一些(最常見就是自備購物袋,資源回收或是在地消費),然而,精密的消費研究指出,這些作為別說對生探危機之修復本身是杯水車薪,有些人因為某些地方自以為環保而做了,卻在其他地方做了其實更造成汙染與環境破壞的行為。

好比說,買車與開車這件事情非常耗能,本身就不環保,很可能是你一輩子都不使用塑膠袋都無法抵銷的部分,但卻有很多人做著環保開著名車,或經常換車。

食物消費更是複雜,不少人認為吃在地生產食物碳足跡比較少,比較環保,科學家說,這不一定,得看你吃的是什麼?如果是自己國家少量生產的食物,還不如買外國大宗生產的食物,即便加上運輸的碳足跡都可能比買本地食物來得更環保。

另外還有一點,是科學家沒說但我覺得可以想一想的事情,那就是生小孩或養寵物,這些其實從生態保育來看也是蠻耗能的事情,生一個小孩必須製造的碳足跡可能是我們一輩子都認真節能都省不回來的?養寵物也是蠻耗能。

還有像是3C電子產品的購買與使用本身也很耗能,網路購物可能比實體經濟更耗能等等。有個科學研究報告指出,真正的環保是窮人的生活方式,只要進入富裕中產階級以上的生活型態,無論個人怎麼節能做環保,總體來說,生活型態對地球的破壞就是比較大。富裕階層的移動半徑跟消費能力強,還有投入的工作本身對環境造成的破壞,這些都是高耗能的事情。

說這麼多,不是說個人努力環保不好,只是生態系統的運作相當複雜,如果只是停留在個人層次上積極做環保,效果往往未必如我們認知以為的好。

再舉一個例子,資源回收,台灣算是資源回收做得很好的國家,不少人也以自己的垃圾分類和資源回收做得好自豪,可是我們很少關心那些被回收的資源後來怎麼了?

直到最近幾年有一些追蹤研究發現,當回收的資源不值錢賣不了好價錢時,有些廠商是隨便處理,甚至是放火燒掉資源回收廠,逃避後續處理責任。歐美那些先進國家則是把回收資源賣到第三世界國家,眼不見為淨。

說了這麼多,當然不是失敗主義的要大家放棄環保,不是的,而是想說,單純只是個別公民的日常生活消費上的環保作為,節能很有限,就好像省電省水這兩件事情,長期以來國家都告訴老百姓要節能才能省碳,但是,國家卻放任企業在工業用電與工業用水上浪費不節能,甚至給予低廉價格優惠變項鼓勵。在節水部分,個人層次的節水效果是很有限的,得由國家從制度面整體設計規劃與要求,效果才能大幅提升。節電或消費方面的環境保育也是一樣,政策著力下去的效果,會比個人埋頭禁慾忍耐好很多。

就說環保購物袋好了,真正最環保的購物袋是一般塑膠袋的大量重複使用,而不是購買或拿免費的環保購物袋,後者會製造更多廠商或單位生產環保購物袋,結果生產出太多環保購物袋這件事情本身就不環保。

個人能做還是盡量做,只是要記得,我們做的未必真的有幫助,因為背後生態系統運作太複雜,最好的做法還是要求國家針對源頭指定環保等級的法規,從企業廠商到個人一體要求,且是從物資生產到最後的最後都能透明看清楚的政策。才不會努力到頭一場空,甚至造成更糟糕的結果。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不說人生計的是非,不擋人財路

By
on
2019-05-31

不說人生計的是非,不擋人財路

文/Zen大

 

上了幾年課,自然會碰到類似主題上過多個老師的人來參加。

 

有些人上完之後,會特地跟我說,某某老師上的也很棒,或是某某老師如何如何。

 

很棒的當然就附和跟著誇獎,雖然我都沒上過,至於如果是比較有斟酌的評論,我通常會說,市場需求各有不同,我也沒上過,很難說什麼!

 

有些是因為我在其他地方看過上過課的人覺得很棒,更重要是因為我想課程之於學習者的適用性,常常取決於很多因素,好比說對某人來說已經太簡單對其他人來說受用無窮,程度上的差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很可能你覺得我講得不錯,但默默走掉什麼都沒說的人可能覺得不好啊。就像有人上完課跟我說,這些東西不是本來就這樣嗎?也有人說老師講得太難了,聽不懂?各種意見都有,都往心裡去就別出來上課了,評價這種事情有時候像父子騎驢,什麼意見都有人說。毋寧說,什麼意見都有反而比都是好評或負評好。

 

想起在媒體寫書評時代,我的收稿費欄位盡量非不得已不去寫那些讀完以後覺得需要開炮批評的書,因為那些多半是圖書推廣類的平台,不是學術性的書評平台,沒必要讓辛苦出了書的出版社為難,雖然我知道有些人喜歡以挑出並放大書裡的錯誤或不足作為寫作切點,如此感覺好像可以提醒讀者,順便也讓人看出自己好像水準挺高。但我的想法是,多挑好書推薦就好,實在不需要花時間談那些自己覺得不好(但其實未必不好)的書。

直白一點來說,不要擋人財路給人留活路,婉轉一點說就是市場分眾,各有巧妙不同,人家能夠在市場上有一片天自然有自己的獨到之處,只是無法讓所有人滿意,這種關於課程或作品的評價是付費者可以去說,只要有所本的舉證說清楚就好,至於我沒參加過,當然沒資格多說,就像讀書界常有一些評論的起手式我覺得不好盡力克制自己不要犯這樣的錯:我雖然沒讀過這個人的書,但是我覺得…然後以下講了幾千字不好聽的評論,這不是矛盾嗎?

其實,市場很大,受眾族群很多元,每人一片天,經營好自己的族群,那就好了,實在不用管到人那邊去,也不用有著拯救天下蒼生免於上錯課讀錯書為己任的情懷,真的不必!再者,自己挑選然後買錯讀錯都是學習,都有益處!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原本可以過上中產生活卻跌落底層常見的五大原因

By
on
2019-05-29

文/Zen大

探討社會底層悲慘光景的書,歐美日中台等國的作品我讀過不少,總結來說,撇開出身、社會制度的制約跟原本的身體狀況不談,也就是那些原本受教育水準不低,出社會時找的工作也不差,結了婚有小孩甚至還買房子,原本應該可以待在中產,最後卻下墜到社會底層者的狀況中,屬於個人的決策失誤或被決策後造成的部分,通常有以下五點:

(先說明一下,這是一種結構層次面的歸納,也就是每一個原因都只是相關,而非因果必然,也就是有這樣的原因比較可能跌落但不一定,具體個人的情況更複雜,不宜對號入座到某個人身上就說只要某人出現這個特質就一定會墜入底層,但可以作為提醒,如果同時發生的變項太多時。)

1.輕忽職場發展對中高齡族群不利的關聯性已經成為必然

如今越來越多企業,因故會開除中高齡工作者(理由在此不探討,那屬於結構成因),明知有此趨勢存在,但自己在職場工作卻太過信任組織,結果到了年紀之後,發現自己也成了被開除的對象。

離開職場後,找不到同樣薪資水準的工作,家庭支出卻已經都欠下(房貸車貸還有子女教育甚至父母照顧),支出不變收入銳減,儲蓄用光,負債上升。

這裡我最不解的個人處理方法是,不選擇盡快出脫有房貸的房子而繼續繳納,相信自己可以找到跟以前一樣甚至更好待遇的工作(通常是沒辦法,只有罕見例外可以),不選擇減輕負債卻將現金投入長期債務的償還,導致現金流短缺。甚至有些人會開始以債養債,刷現金卡支出生活費。

2.離婚+子女養育,單親照顧子女造成職涯脫隊

這裡我不想談公托等社會支援系統對單親家長的照顧不足,這些大環境的不健全問題應該改善的部分,我想指出的是,婚姻的結束與子女必須由單親家長照顧這件事情,會是讓人落入底層社會的一大成因,特別是在美國的案例,當地對於社會中下階層單親家庭的未成年子女照顧系統嚴重不足(且對單親母親更為不利,也就還加上原本的性別不平等的干擾)。

然而,即便如此,還是有不少人選擇順著自己的性子結婚生孩子與離婚,對於後果的思考與準備似乎都欠缺?

3.只按照熱情選擇工作,沒考慮商業模式

這幾年有一些書籍在檢討熱情論,公允一點來說,很少作品只大談熱情不談方法,只是,讀這些書的人似乎都只抓到熱情與熱血,沒看到後面介紹的建構個人商業模式的部分,結果就是有一些人按著自己的想法投入想做的工作之後,收入銳減,又回不去職場,就是脫隊,掉入底層。

4.年邁雙親的照顧時間太長,回不了職場

總之,當年邁雙親需要照顧時,選擇脫隊離開職場照顧父母,成全孝道卻讓自己的中高齡時期落入貧困階層,因為當順利送走父母之後,自已已經無力回歸職場。

5.個人生病拖垮家庭經濟支柱

一開頭我說的不談健康問題,指的是年少時就已經身障或有特殊疾病,不包含原本健康後來才身體出狀況。

中高齡身體出狀況如果又是家中經濟支柱,有可能因為退下來養病就此退出職場,收入銳減且積蓄不斷耗盡,而家中的原本負債也沒有及時轉換處理(房貸仍是一大原因)。

以上五點最常見,如果親族手足或朋友人際網絡又偏單薄,支援人手不足時,即便原本是中產生活,也可能漸漸往下滑落。雖說上述原因都可以歸咎到某些社會制度面的支援系統不足的原因,但是我們就是生活在這樣殘缺不足的系統中,短時間內系統無法發展成足以照顧國民生存需求的情況時,個人生涯決策該如何以實然的嚴峻去制定與規劃,我覺得認真思考,從長計議,人生關鍵抉擇時不宜情緒衝動下去作!

至於具體來說做些什麼?就是盡可能從人脈與資本累積方面強化社會安全網,找工作要兼顧熱情與務實商業模式不要太過一頭熱,避免在工作上過度信任組織,幫自己做好替代方案的規劃,萬一真的不行被離職,務必放下面子好好調整生活成本支出結構,減輕債務為最優先。另外,好好經營婚姻與家庭,做好健康管理,該買的商業保險多買一點,對父母如果力有未逮時,承擔不孝的汙名請父母入住養老機構也許會比自己固執地照顧下去好一些!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逆社會觀察

當世界要淘汰九分之七的人口時,你或你的下一代準備好了嗎?

By
on
2019-05-28

文/Zen大

每次跟身邊熟人或朋友提起地球上正在發生的大規模人類滅絕計畫,都會被笑說我在說陰謀論。

我的主張是,不管你相不相信背後有一群人(是不是真有一群人,其實不重要,你也可以視為是社會系統或生態系統自己在進行調節)正在推動這樣的計畫,實際上都有這樣的趨勢正在發生(說成一群人比較符合陰謀論調調,也比較好想像),那就是未來會有相當多的人類不再繁衍後代,地球將在不久之後跨過人口高峰期然後開始下降,降到約末剩下二十億人口左右。二十億人口是地球生態可以負擔且能讓人類活得也算滋潤的上限(這數字不是我推估的,是世界上某些真心覺得人口應該減少的組織的觀點)。

也就是說,會有七十億人口被迫或主動節育。

被迫諸如經濟狀況不佳不生小孩,社經條件不佳不結婚,環境賀爾蒙等因素導致的不孕;主動則如自己決定不生的頂客族或單身者增加,或是意識到人類才是最耗能的物種應該被減少。

不是薩諾斯那種瞬間消滅一半人口,而是以五十到一百年左右的時間,緩慢的將人類數量壓低。

至於為何會出現此一趨勢轉變?

關鍵可能在於AI與自動化科技的成熟,資本市場不需要龐大的勞動人口就能維持市場生產力,因此,繼續讓人口大量繁衍的需求已經不再,生態系統自然會介入調整人口。

我個人認為生態系統崩解論比較薄弱,因為沒有人類的生態系統,沒有均不均衡的問題,只有人類才會在乎生態系統能不能夠均衡,而所謂的均衡不過是讓人類可以方便繁殖與生存,是人類自己擅自定義的。

我比較認同社會系統調節論,也就是高於個別人的人類群體意志,其實認為人類不需要維持如此多的數量,應該反向調整了。從歷史來看,人口數量原本就不是只有成長,過去每次大戰亂或飢荒或是病毒感染都會大幅削減人口,是工業革命後的預防醫學發達與嬰兒死亡率下降(還有近年來的大規模殺戮的戰爭減少)造成人口激增。

或許未來的人類回頭看今天這段人口數量飆升的時期,人口大爆發乃是工業革命啟動到AI與自動化科技成熟之前的一種異常狀態,地球不需要如此多的人力,過多人力將使人類彷彿癌症病毒一般傷害母體。

這是一個真正的宏觀調控過程,或許有部分資本家與政府樂於主動參與其中,但就算這些人或組織都不參與,生態系統也還是會自行調控,以更多不適合人類生存的方式。

2047年是AI全面成熟的第一期,人生奇點,屆時幾乎所有工作都能由AI接受,無論勞心或勞力都不再需要人類。

最近幾年,難得出現的左右派共識,那就是雙方的菁英都認同未來應該施行無條件基本薪資,雖然雙方的理由不同。左派認為,因為工作不斷減少,應該保障基本生存權所以應該發錢;右派則認為,要讓有能力者不再為了賺錢而工作而是真心發揮能力,無條件基本工資是個好方案,讓不想工作的人可以不用工作就能活下去,把工作讓給真正想做的人。

我們仍然難以想像只剩供給面沒有需求面的市場經濟該如何運轉,但AI成熟後人們收入銳減,沒有錢到市場上消費,沒有足夠的消費力道支撐市場是可能降臨的必然,是以人們想以無條件基本工資取代。

但我想,無條件基本工資若要施行,人口數量必然也得大幅調整過,否則會是龐大的財政壓力。

說個更慘酷的,人類對社會系統來說就只是勞動力與消費力的提供者,其他的情愛人生幸福之類並不是社會系統關切的,因此當社會系統判斷不需如此多的人類就能產生足夠產能,且減少人口還能和緩生態系統,調節人口勢在必行。

眼下有很多人仍然只是按照過往社會運作的模型在思考與決策未來人生,從受教育找工作到找對象置產與生小孩,都能假設未來會和過去一樣穩定,但其實,長期來說社會從來就不穩定,光是工業革命後近一百六十年的變遷之劇烈,每一代人都活成完全不同光景就可見一斑,未來此一變動速度與激烈程度會更強化,未來擁有超強生產力的人,富可敵國,其他人會活得無比艱辛,因為人道主義的關係不能立即大規模的讓人口從世界蒸發,因此會選擇各種緩慢的方式來調整,雖說是凌遲好還是一刀斃命好很難說,但似乎沒有意外的話,這是眼下正在發生的趨勢。

當世界要淘汰九分之七的人口時,你或你的下一代準備好了嗎?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選舉結果經常是「多數服從少數,少數統治多數」

By
on
2019-05-21

選舉結果經常是「多數服從少數,少數統治多數」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雖然不正確但卻深植人心的一句台式民主口號,相信不少人都聽過:

 

「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

 

就別說這句話的字面意義也極少有被實踐的情況(敗選的少數方常常鬧事鬧不停,完全不願意服從多數;勝選的多數方也常常罔顧少數的異見,一意孤行),且真正的民主法治社會是服從程序正義而非數量決定,重視與不同立場者的對話與折衷而非訴諸數量決勝負。

 

在台灣,真正的光景是「多數服從少數,少數統治多數。」

 

不信的話,讓我們來看幾個數據。

 

首先,得票數跟總人口數的比例。以馬英九選上第一任總統的七百多萬票來說,僅占全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三分之一的人口數決定了全部人民的未來,怎麼看都不覺得是多數決?

 

或許你會說,因為法律有規定投票年齡,加上投票當天有人無法投票,各種因素加總下造成的結果。

 

的確,不過,想過沒,是誰決定法律可以規定投票年齡的?尊重法律規定的投票年齡,是不是一種尊重程序正義勝過數量決?

 

為何投票年齡不能更低一些?以如今的教育與資訊普及程度來說,難道還非得等到二十歲才能投票?

 

等到二十歲才能投票的意思是,我們從生下來到二十歲左右,至少有十次選舉(以台灣平均兩年選舉一次的情況來推算)是無法投票,被其他人決定我們由誰統治?

 

絕大多數情況下,現今台灣的投票制度,其實等於是設計出一套讓少數選民得以決定多數人民的未來的方案,不是嗎?在這個意義上,絕對不是什麼少數服從多數,反而是多數(因制度關係)服從少數。

 

某種程度上,這也是為什麼選輸方中總會有人不願意服從多數的原因,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是制度使然的多數,並非真多數,更別說碰上三強對決情勢時,聖者根本只是相對多數(卻是實質少數)。

 

第二,選舉花費限制投身選舉人的資格。

 

撇開得票數與國民人口數不談,再看選舉辦法中的保證金制度。想要在中華民國在台灣投身選戰,首先你得夠有錢,要能繳得起保證金,這筆保證金對多數國民來說都不算是小錢,更別說我們都知道,從事競選不光只是繳交保證金而已,還有投入競選的經費。

 

也就是說,實際有能力投身選舉的人,要不是自己夠有錢,就是得倚靠夠有錢的政黨或金主支持。這些人無論在任何意義,都是少數。擁有足夠資本力量的少數,才有資格出馬角逐代表多數運作國家的選舉。不管多數人民投票選誰,都是從少數群體中選出國家治理的代理人。

 

國家的代理人初選資格,根本是由1%的資本家集團決定的吧?

 

在台灣最明顯可見的一點就是,無論哪一黨執政,都是禮待資本家集團。

 

或許你會說,選舉就是要花錢,沒辦法啊?

 

不一定。古希臘的民主制度,選舉領導人的方式是透過一套複雜的抽籤制度,抽籤說起來並不比較不公平,如果抽籤機制夠隨機,且人民基本教育素養都能達到某種水準時。每一個人都有資格中籤,擔任統治者,不是更公平嗎?

 

也就是說,落實民主未必只能靠投票(們已經說了,民主是尊重程序正義而非多數決),還有其他方式(注意,是領導人而非文官集團,這是兩回事)。

 

第三,由政黨推派候選人

 

在台灣,大多數投身選舉者,由所屬政黨推派。然而,擁有堅定政黨立場乃至黨證的民眾,其實是少數(看各政黨的有效黨員人數)。從結果來看,這不也是一種多數服從少數?

 

第四,少數政治極端狂熱者引導輿論與投票風向。

 

大型選舉時,人們總說,中間選民決定勝負。

 

為什麼?

 

除了第三點提到的黨員人數遠低於國民人數外,多數國人投票都是看感覺看情緒看風向或看心情,而非根據政策執行成果等客觀數據或獨立思考結果投票,而這些,是能靠少數媒體工作者、政治工作者或是政治狂熱者堅定的帶風向。

 

好比說,當年陳水扁海角七億案被國民黨透過媒體炒得沸沸揚揚,民怨沸騰,最後不光民進黨輸掉總統大選,連其他的公職選舉也兵敗如山倒。然而,荒謬的是,國民黨長年在台灣透過制度優勢侵占國家資源,拿得遠比陳水扁多許多,國民黨被判刑定讞的貪汙政治人物數量也遠多過民進黨,但是,少數人順利將風向帶領成功,民進黨兵敗如山倒。

 

這又哪裡是少數服從多數了?

 

投票式民主給普羅人民最大的幻覺之一,就是自己可以用選票教訓做不好的政治人物,把不喜歡的政黨換下來。

 

實際上,人民真正能做的只是貢獻自己的選票給自己支持的輿論集團,而這些人形塑的輿論與民意才是真正決定了國家下一任統治代理人。

 

民主機制,並不是真正的落實多數決,只是盡可能不流血的更換治理國家的代理人,統治社會的還是少數,真實的情況是透過制度規則設計的巧妙安排,讓少數能看起來像多數且代表多數,少數統治多數,甚至是因為少數綁架多數以達成順利統治多數的目的,多數在各方條件運作下,只能服從少數。

 

認清這個殘酷的現實,雖然不代表能夠改變(要讓真正意義的多數人民直接進行統治,需要修改相當多的社會制度與規則),卻可以提醒我們隸屬於被統治的多數方(人民),願意審慎認真地看清楚那些宣稱代表多數的少數,投給願意好好對待多數而非奴役人民的代理人。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挑好考的名校科系,盡可能想辦法擠入名校,徹地利用學校的光環吧!

By
on
2019-05-19

文/Zen大

考高中的時候,我選了回老家考嘉中而非留在當時居住地考屏中,三年後的考試成績,告訴我,的確是做對選擇。

除了我的班導師說我考得比他預期的好之外,我還參考了國中時代同儕的大學錄取成績,特別是當年成績比我好的那些同學(但我必須說,成績最頂尖的同學,大學考試結果依舊頂尖)。

後來考研究所時,我挑了三個學校,兩個國立大學一個私立大學,僥倖三校全考上,且最有名的學校考得最好,於是就貌似順理成章地跑去唸了。然而,當年我考的是本科社會學,並不難考,錄取率高,報考人數少(約莫百來人考,每校錄取十名上下,有五個學校有社會學研究所),至少比當年很多人考的傳播類所好考很多(當年傳播所總報考人數破千,簡單說都要考台大的話,社會所或國發所比傳播所好考多了)。簡單來說,我挑了一個相對容易的方式,換了一個比較好的學校當最高學歷(以從小到大學業成績都只有中段班程度的角度來看,算是順利的轉換成功,雖然最後學歷只是勉強畢業,但是能拿到畢業證書就好)。

日後的打工乃至很多工作機會,老實說靠名校光環獲得的比例不低。

學校的品牌價值是由過去的畢業生與辦學聲望累積下來的,是一種集體資源,也是社會在沒有太多時間分辨個別人的程度與品質時的一種簡單直接且多數時候有效的參考標準,因此,能夠拿到名校的入學資格與畢業證書,在個人層次上,不能說是沒有幫助的事情。

所以,如果問我升學該怎麼選擇?選個人志願還是選校好?

我會說,盡可能考入你所能考上的最好的學校,盡可能地利用學校的資源與光環幫自己創造打開人生道路契機,即便不是你心中覺得最想念的科系也沒關係。

姑且不說考上後能夠轉系,學校的各種資源(從師資到校園設備到同儕的社經地位)較為豐沛,且在台灣的話,學費還比較便宜。

我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有些人會以獎學金為主要考量來選擇學校,且有一些私立學校會祭出高額獎學金搶學生。

在我看來,除非家境問題急迫到需要這筆獎學金,否則,選總和資源比較多的學校大多數時候對自己會比較好。

當然,也有例外,那就是你的階級出身甚好,或是性格屬超級外向人格,很清楚自己未來會走靠人際關係連結的事業,甚至會自己當老闆,那麼,學歷就未必要選擇頂尖,選擇能夠自我磨練或接觸客戶的世界,也很好。

但如果性格不是積極外向型,知道自己人難相處,只能靠專業一決勝負的,最好讓自己去到同儕與各種資源最優渥的環境,不要去相對次優環境當最傑出者,因為那個環境中的絕大多數人無法給往後的你必要的支援,而你卻會因為拿了獎學金而失去了許多機會。

除了需要考證照的專業(法律/會計/醫生/建築師…),如果是要其他相對軟調性的學科或基礎學門,我真心覺得選校比選系重要。

因為學校的等級真的會影響提供的設備環境師資同儕的加總,而我是相信環境影響人的發展的一派,實際上我的人生就是透過不斷想辦法擠進比我自己資質好的環境,利用環境的力量逼我自己再成長。

而且,大學無論什麼科系,教的都是知識生產的方法,大體上唸什麼科系影響不大,學會這套方法後再轉往自己真心想攻讀的領域,效果會更好,如今的時代,同時擁有兩三個專長或跨領域是家常便飯了,不用執著於什麼第一志願。

多數年輕人其實都沒有明確具體的生涯規劃,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就算有,也是當下自己的想像多於實際,因此,選錯或選了當下的自己並不是最喜歡的科系,老實說影響不會太大,但是,選錯學校的話就不一樣了,你的人際關係資源網的連結力道將會出現相當大的影響。

當然,有原則就會有例外,只是在人生道路選擇上,多看機率數字呈現的樣貌來選擇會好過自己想像或靠未來的僥倖之力(雖然運氣也是一種實力)。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明明左派的社會圖像比較美好,為何選右派的人比較多?

By
on
2019-05-11

明明左派的社會圖像比較美好,為何選右派的人比較多?

文/Zen大

多年來,身為社科院出身的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明明左派承諾的社會平等與制度保障人民生存的社會圖像能夠落實真的比較好,北歐國家的案例更是明證,但為何,有許多社會裡的人卻毅然決然地選擇的右派論?相信個人努力更勝過改善制度?

後來我想通了,跟左派講述的道理無關,跟人的生存時間感受有關。

人生關鍵選擇,好多年才出現一次,以我自己來說,每七八年才出現一次職涯關鍵選擇,每一次的選擇也要七八年到十幾年時間才能讓結果浮現,要等到成果浮現與穩固又要好多年。

左派在講翻轉結構跟體制改革,通往理想世界的進程時,常常讀的時候會讓你誤以為明天就會發生,後天就能穩固。

真實情況是,結構變遷的速率更加緩慢(而且,未必只會往好的一面推進),如果不讓人產生誤解,恐怕願意投身者將會更少,因為一個結構變革的成功至少要三十年,甚至更久,而結構變化完成美好變化,往往只能在次世代身上才會發生,也就是說,你跟同世代人拼命努力,卻是後面那些不用努力者坐享其成,而且他們還會覺得,世界本該如此,完全不懂(為什麼要)感念前人的努力?!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推崇個人努力論的右派討厭推動結構與制度改革的原因之一。因為我自己努力自己拚自己享受成果自己承受失敗,無論如何都是我的人生的體驗,在這一點上,右派思想更符合故事法則的個人實踐,左派卻得靠相當高的抽象化理解程度去鞏固相信者堅持下去。

畢竟努力的結果自己很可能爽不到卻會很累,真的要有熱忱或是道德高尚,或是被逼到沒退路的人,才會願意投身。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社群平台是展示美好成果的櫥窗 不是真實人生的再現

By
on
2019-05-09

社群平台是展示美好成果的櫥窗

不是真實人生的再現

文/Zen大

根據故事法則,能感動人的好故事必然有低谷事件作為鋪陳,低谷事件發生時,主角可能會顯露黑暗面,犯錯,甚至是爆氣,失控,傷人或受傷…

 

然而,社群網站並不是一個能讓人展現正在低谷狀態時的環境,只能是展示故事已經完成的環境,也就是說,只能展示美好歡樂愛希望等各種正向特質或事件,如果有低谷或不堪,那是得自己私底下承受的,不能在事件當下就在網路上轉播或告知過程的。在網路平台上,你只有扮演好預先設定好的社會角色的份,這是最保險且安全的經營策略(對絕大多數人來說)。

 

當然,你還是大可以將那些負面的情緒跟低谷事件正在發生的當下所產生的一切訊息寫在社群網站上,也會有人給予你當下的呵護與溫暖,但是,會有更多的人默默地打量這一切並給予一個評價,後者所謂更多的人,指的是你的客戶不是那麼熟的人乃至路過的陌生人等,評價,則往往跟你的專業工作領域相關連起來,而且,大多不會是正面的。

 

不信的話,看看媒體怎麼報導那些公眾名人的低谷事件?如果膽敢有公眾名人在低谷事件發生時就在社群平台上自我揭露,只怕引來的鄉民公審與再難以有機會翻身的社會排除(懲處)。不然,下次難過生氣憤怒想罵髒話時,就上網寫下來開地球給全世界看囉~

 

所以,社群平台絕對不等於真實人生的再現,而是一種理想人生模型的建構,那只是一種美好成果展示櫥窗,只能用故事法則撰寫已經完成的故事給世人觀賞並且贏得你預期中的正面評價,好幫自己累積預期中的信與資本…。

 

而我們所居住的臉書或社群平台上的世界,就好比是生活在豪宅林立的高級住宅區,看過去都是生活中的勝利美好景色,也讓人不自覺就壓力感大,覺得怎麼每個人都超級強大,自己感覺上就很遜?!

社會比較是無窮盡的,相對剝奪感是真實輾壓自己的心情的,因為比上永遠有遠超過我們的強者存在,而臉書縮短了這種存在感的距離,讓我們得以和超強者比鄰而居,結果,我們未必能從這些強者身上獲得好處反而不斷產生自己被比下去的挫折感。

另外,還有一點,那就是看太多厲害美麗的消費訊息過程中,我們其實會在不知不覺間讓自己的消費升級,因為在身處環境都是美好亮麗且貌似常態的情況下,人是可能購買超過自己負擔等級的物品,為了跟上其他社群平台上的所謂同儕。

富裕研究指出,有些高收入族群之所以存不了錢,就是因為生活在周遭都是更有錢的族群的環境,而網路加劇了此一消費升級現象。

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要學好故事法則,學會說故事,這樣的話不但可以自我宣傳累積信譽資本與擴大商機,至少能懂得保命,不要再不該說話的時候胡亂透過社群平台放話,讓一個註定會過去的低谷事件,毀掉自己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人生。另外,懂得以故事法則看待社群平台上的訊息,解讀其寓意,不要看表面資訊,特別是風光美好的一面,不要往自己心裡去,造成自己莫名情緒困擾的來源。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募資補貼型創業能走多遠?

By
on
2019-05-07

募資補貼型創業能走多遠?

文/Zen大

一早看到交友神器退出台灣的新聞,剛好有看到一連串物流業倒閉的新聞,讓我想起,這些年的創業熱潮的一種模式,那就是先靠補貼或免費衝高流量然後不斷擴大募資,用新一輪募資的錢支撐組織運轉,理論上的說法是撐到可以足夠支撐營運的營收出來為止。

然而,我不知道是創投界有意為之還是本來就有打算一些投資會放水流,有些募資案就連外行如我看起來也知道這種組織模式終究是不可能轉出足夠的現金流來維持公司營運,卻可以不斷有創投加入,募資總額越來越大。

這些人的盤算應該是募資金額衝高營收好將股票上市上櫃,再到市場上去募集資金,繼續玩補貼型資本遊戲。

另一方面,各企業為了擴大自己的市占和會員數,補貼工具也是玩到讓人不可思議的眼花撩亂。

如果說創業熱潮要有泡沫化的話,指標應該就是這些拿錢補貼消費者以衝高市佔率或會員數的企業的倒閉潮吧?

補貼熱與資金氾濫熱大概和金融海嘯後的浮濫量化寬鬆造成的熱錢流竄有點關係。

在我看,其中有一些根本就是龐氏騙局。

亞馬遜是靠長期補貼成功沒錯,但世界上已經有了亞馬遜,且有多少企業能做到像亞馬遜的規模?

很難想像只在某些區域裡搞補貼以換得市占或會員數的企業最後也能成功獲利?

補貼必然是一時的,不可能長久補貼下去。在我老派人來看,創業的根本之道是早點能夠賺進足夠運轉組織的現金流(營收),而不是拿別人的錢來補貼自己的公司發展,自己卻無力創造足夠維持組織運轉的現金流,更別說拿別人的錢來擴充自己的門面跟收入。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生活雜貨探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不再維修壞損物品的世界…

By
on
2019-05-06

不再維修壞損物品的世界…

文/Zen大

 

小時候住南部的孩子,大多有自己的腳踏車。

 

上下學不搭公車或捷運,而是騎腳踏車。

 

既然騎腳踏車,難免就會碰到車胎破掉或掉齒輪鏈,需要修理的時候。

 

跟後來到公館讀研究所時期要找個車行修車超級困難不同,在南部,至少我念書那個年代,修腳踏車的店舖還有很多。

 

修車這件事情,最好玩的地方在於在一旁看著師傅修車一邊等待,因為,修車時,師傅通常會好心的講解一些保養車輛或避免車子耗損的小技巧。

 

再來,等修車時,會在店裡閒晃,人不多時,還會東摸摸西看看,問一些有的沒的問題。

 

更重要的是,等待修車的過程,就好像在等一個自己的人生夥伴一樣,等它壞掉的地方修好了,我們可以一起上路。

 

有時候,很懷念那個東西壞掉都知道要往哪裡送修,且送修之後師傅總能拍胸脯保證修好的年代,不若今天,越來越多東西無法送修,沒有現成可見的店面可以求助不說,好不容易上網找到的可能可以維修的單位,撥電話去問維修,得到的回覆,常常是修起來比買新的還貴,就是原廠沒有可以更換的材料想修也沒辦法,總之,大概只能放棄。

 

我覺得,當世界上有越來越多東西只能買新的壞掉只能丟掉卻不能修時,人與物的關係不再是夥伴,而是主僕,甚至連主僕都稱不上,那就是物品,只是讓我們完成生活必須解決問題的工具,雖然用久了還是會有一些手澤跟感情,可是隨著廠商的計畫性報廢的設計越來越強大,我們與物相處的時間也越來越短,往往還沒培養出情誼就得送走已經耗損壞掉的東西。

 

甚至,東西還沒壞,只是退流行,我們也就忙著將之打包送走,好比說過去我們以為家具應該是能夠傳家好幾代的耐久材,而今卻成了可以跟著換季的快時尚,家裡的確是可以因為經常更換家具風格而變得嶄新,卻也有一種不踏實的感覺,感覺很虛空。

 

我當然知道,物品如果都能修,廠商的營業額和周轉率就會下滑,利潤就會下滑,國家的GDP也會下滑,甚至國家經濟發展都會不樂觀…

 

但總覺得,不再修理壞損物品而只是買入新東西的世界,潮是潮了,卻顯得無情,且有一天,當我們也被企業國家組織與親密愛人當成用過即丟的免洗筷時,那個唏噓,真是無處話淒涼~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