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逆社會觀察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妖魔化或愚昧化的理解對手 並不會讓對手及其追隨者改變意見反而會讓他們更團結

By
on
2018-12-28

妖魔化或愚昧化的理解對手 

並不會讓對手及其追隨者改變意見反而會讓他們更團結

文/Zen大

 

 

在台灣,不少菁英在面對跟自己不一樣主張者時的態度常常是,把對方妖魔化或愚昧化,貼上標籤,然後就排除探討背後的原因,開始批判對方主張的理由。

 

如果只是學理論證,這樣做可以省去對社會脈絡的探討,也可以得到部分解釋力,通常也就夠了,如果只是要透過打臉別人來證明自己很強。

 

但若事情牽涉到實際社會行動,且是聯合的集體行動時,這類打臉文最後在生活中就成了反挫的根源,對方講不過你但還是可以用行動制衡你,只要對方直接接受你所謂的妖魔論或愚昧論,自認是如此,你的解釋力就被排除了。

從社會衝突的功能論來看,當你妖魔化或愚昧化對方時,對方的群體反而會因為來自外部的攻擊而變得更團結與緊密,所以,貼二分法標籤絕對不是瓦解對手的好方法,反而會讓自己失去優勢。

好比說,2018年的地方選舉與公投,進步派或獨派在選前不斷寫文章妖魔化或愚昧化的選民,最後反過來被這些人狠狠教訓了~

 

面對真實生活時,必須以善意理解原則思考歧異意見者之所以願意接受並使用如此想法的內在或深層原因,以對方明明不是笨蛋或壞蛋卻要這樣,肯定有其他我還沒看見的理由出發,必須找出這個理由,瓦解這個理由,甚至讓對方知道這個理由不成立,才可能改變。

 

但通常,問題解決並不是瓦解對方之所以明知仍要的原因,而是針對此原因另覓對策來防堵其繼續發生,長遠來說才能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擔心擠壓弱勢族群就反對機車格收費 有道理嗎?

By
on
2018-12-27

擔心擠壓弱勢族群就反對機車格收費 有道理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台北市長柯文哲宣布,未來將分四階段落實台北市機車停車格收費措施,以次計費,每次20元。

 

新聞出來後,不少網友留言表示「早該收費了」、「使用者付費很合理」、「那些長期霸占停車格的車子終於可以消失了」,關於政策本身,幾乎都是正面肯定(至於酸柯文哲或拿不相干的市政問題來酸這個政見就忽略不談)。

 

我自己的看法是,這是柯文哲市府整體交通改善計畫的其中一個配套,為的是透過收費將某些機車族推往購買「公車捷運定期月票」,畢竟一天如果停一次就要20元,一個月就得花上600元,已經是定期票的50%花費,再考慮油錢或維修等成本,對於某些需要經常更換移動地點,也就是一天得在至少兩個地方停車的機車族,改搭大眾運輸系統應該是比較划算的選擇?

 

不過,也有人跟我說,可是這樣會「排擠到社會弱勢」,原本就不富裕的基層民眾大多靠機車移動,這些人通常還是靠機車移動,原本是省錢又省時,現在加收停車費會導致花費增加,但是改搭大眾運輸系統卻會導致時間成本支出增加…。

 

我覺得這點很值得一談,的確在使用者付費這個政治正確底下,某些國民就是負擔不起卻是重度使用者時,該怎麼辦?

 

關於弱勢被單一政策擠壓的事情,可以分成兩方面來看。

 

首先,國家政策的制定,勢必會造成資源重分配,重分配就會導致既有結構的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受損,另外讓一些人成為新的受益者。如果既得利益者中是富裕階層,那麼,道德非議不會那麼大,人們普遍認為他們應該且能夠承受得起損失。

 

但如果是弱勢怎麼辦?

 

原本政策能讓弱勢生活稍微喘息,沒那麼辛苦,新政策卻得導致這些人支出增加,生活變辛苦?

 

附帶一說,新能源政策常常就是被這一點擋下的,每次都有人罵新能源會導致電價上漲,衝擊弱勢。實際上,真正的能源大戶是工業用電,改採新能源對工業大戶才是真正的衝擊,而真正的弱勢可以透過政策補貼來緩解衝擊(好比說某個用電比例以下不漲價)。偏偏真實情況是,政府補貼大戶而犧牲弱勢,但弱勢卻常常被拿來當成綁架政策的最好理由,著實諷刺。

 

回來說停車收費問題,市政府當然也可以比照好比說給老人交通優惠的方式給予弱勢補貼,不過,我想說的是,政府照顧弱勢可以使用社會福利政策,以福利政策的手法去彌補社會政策落實時造成的衝擊,可是,不應該因為少數弱勢可能遭受的衝擊,以此作為要脅政府不得以推動新政策的理由,目前台灣常常發生這樣的事情,以弱勢基層負擔不起為由,要求政府不可以進行政策推動或系統改革。

 

最近一例就是機車強制安裝煞車系統,政策一推出也是一堆人拿弱勢基層沒錢安裝為由砲轟,結果政府只好祭出補貼(最好其實就是連同補助政策一併宣布,以杜悠悠之口)。

 

另外一面,則是從系統面檢視政策。市政(或國家)建設往往不宜從單點檢視其成果,得跟其他政策加在一起,看總體的趨勢是否出現變化?

 

以機車格收費來說,屬於交通政策的一環,那就得搭配其他交通政策一起看,像是北市府過去四年推的巷弄畫設人行道專區,增設Ubike站,部分公車路線重新規劃與命名,公車與捷運定期票的推出等等。

 

政策的制定與落實,要從系統的角度看,也就是系統內的各點是否能夠環環相扣,最後形成一個新系統取代舊系統,改變系統中的人的行動方式,從而促成更好的交通系統的誕生,不能只看單點政策。

 

所以我認為,檢驗這項政策的指標,還可以納入定期票使用人數,如果人數有再創高,且路面機車數量減少,那就達到其政策目標。

 

近年來國家各項政策推動最大的問題就是,在單點政策上遭逢反對時,政策制定方跟反對方的論辯,淪於單點的意氣之爭,政府沒能從宏觀系統的角度論述,不能有效清楚說明系統變革完成後的好處,是以最後有許多政策被擊潰,連帶系統也被擊潰。

 

好比說韓國瑜市長上任後,立馬決定廢止輕軌第二期。高雄的環狀線輕軌,其實也只是大高雄的交通建設的一環,為政者如果不能讓完成後的新交通系統的好處徹底讓市民了解,那麼,就會有市民因為陣痛期的痛苦與成本代價過高而產生反對意見。

 

當年台北開始大興土木,改造交通系統,導入捷運時,也經歷了非常恐舖的交通陣痛期,許多人通勤時間變得更漫長,然而,如今新的交通系統幾近完成,在新系統下,使用者日增,效益則愈加明顯,陣痛期的成本代價也就逐漸為人所遺忘。

 

好的政策,絕對不是單點式,而是跟其他點組合成系統,且新系統必然取代舊系統,取代過程固然有陣痛,但完成後的新系統對人民與國家發展都更好。

 

為政者必須找出能讓國民撐過陣痛期,熱切期待新系統的溝通表達方式,如果淪於單點爭執,只怕很多良法美意最後將胎死腹中。

 

台灣的教育改革、能源政策、產業政策乃至轉型正義,也是經常淪於單點政策激烈攻防,看不見新系統成形後的好,結果一堆都半路夭折。更別說,的確有一堆政策根本就是撒錢玩補助在討好民意,根本不能跟其他政策串聯成系統,好比說遍布全台的蚊子館,還有一堆短期刺激的經濟振興補助方案。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面對變動未來世界的自主生存之道

By
on
2018-12-25

面對變動未來世界的自主生存之道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台灣閱讀與出版)

 

前言

 

如今這個世界的發展型態,唯一不變的可能就是持續變動了。

 

面對變動不居的世界,過去上一代那種「穩定不變的世界觀」應該被揚棄了,我們要重新建構一套面對與應對世界的新觀點,在這套觀點中,能夠協助我們因應不斷變動的世界,找出生存之道。

 

本次要介紹的書籍,盼望能幫助大家找到變動世界的自主生存方法,不被變動的過程中所帶來的新現象或震盪干擾,從而做出錯誤判斷,影響人生。

大退潮/寶鼎

 

過去三十餘年,呼籲解除管制,讓市場接手,讓人自己來的新自由主義論述大勝,世界各國政府的監控機制逐漸放鬆,出現了貌似十分活絡的全球化,甚至有人高唱「世界世平的」,一切阻撓世界變得更加融合的崎嶇都將被彌平。

 

然而,《大退潮》的作者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近年來的全球化或世榮景,不過是更大的景氣循環論中的一小段,從歷史過去的經驗來看,眼下貌似繁榮與全球化的世界已經走到盡頭,一如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的世界其實也非常的全球化(當年叫做國際化),但因為全球化的過度發展的負面風險沒能被正視,貧富不均等現象接二連三發生,最後以兩次世界大戰的發生阻止了上一次的全球化進程,且帶來了許多動盪。

 

在《大退潮》中作者比對了上一次跟這一次的全球化現象,指出目前的世界其實處於高度風險,隨時都可能出現讓人承受巨大損失且讓世界發展倒退的大退潮,作者呼籲人們應該更審慎而帶著風險意識看待未來,不要太過盲目樂觀。

資本的世界史/遠足文化

 

要了解眼下與未來世界,最好的方法是窺探歷史、追本溯源,看看當今世界是從哪裡走過來的?曾經又發生過那些影響世界發展的大事?

 

如果說,我們都承認今天所生活的世界叫做資本主義,那麼花點時間掌握「資本的世界史」當有其必要性才對。

 

《資本的世界史》一書作者赫爾曼指出一個非常有趣的點,他提及早在古羅馬帝國或古代中國,就出現了財富群聚的現象,人們也懂得類似今天的期貨交易行為,且放眼古今中外,可以說沒有人不愛錢的。

 

但是,偏偏財富轉化為資本開展成新的經濟型態一事,沒有在富庶的古羅馬帝國或中國發生,反而出現在並不能算是富裕的英國。雖然後來的英國是富裕且成為日不落帝國,但資本主義萌芽的時候,英國卻是最欠缺資本的地方。

 

作者認為,關鍵在於,帶來資本主義的並非財富而是生產方式,工業革命驅動了生產方式變革,生產力的大幅提升成了創造財富的動能之後,財富累積的方式出現了革命性的變化,財富可以不靠資本而靠創新/生產方式創造,資本主義才有了立足的空間。作者更直言,正式在最欠缺資本的地方,正式在最窮的地方才會萌生資本主義,只不過得要有爆炸性提升生產力的生產工具配合。

 

所以,資本主義並不是市場經濟,資本主義毋寧是創意經濟的擴大延伸,而且需要國家強力干預、積極調控市場才得以讓剛發芽的資本主義茁壯。市場經濟講究競爭,但是資本主義卻試圖壟斷/寡占。

 

資本並不是貨幣或財富的累積,資本有一種帶著生產性的動能,能捲動國民財富的累積並擴大,以提高生產力的方式。

 

錢能生錢並不是甚麼嶄新的發明,但優化的生產力卻也能生錢且創造讓財富自行增值的動能才是資本主義的嶄新發明。

 

資本主義的前提不是財富或市場,而是創造成長的生產動能。也因此,觀察當下與未來世界的重點便在於「成長何時會終結?」如果一旦出現成長的終結,屆時人類可能面臨是否要繼續走資本主義道路的抉擇?至於未來是否會有更好的經濟型態,這個問題作者無法給出答案,只能由全體人類一起思考!

知性對話必備–讀懂世界的生存之書+提升素養的生存之書(究竟)

 

要能深入思考人類世界,必須對整個人類世界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乃至人類所提出來描述、解釋、批判的觀點,具有最低必要限度的理解,才能有效運用知識作為理解世界的工具,甚至是推動世界變革的武器。

 

然而,世界史與解釋世界的知識如此浩瀚,要能窮盡理解並不容易。

 

所幸,韓國知名作家蔡社長所撰寫的一套兩本「知性對話必備」《讀懂世界的生存之書》與《提升素養的生存之書》給了我們一份簡明扼要且全面又好懂的知識地圖。

這兩本書總共介紹人類的十大領域學門,分別是歷史、經濟、政治、社會、倫理、哲學、科學、藝術、宗教與神秘。蔡社長認為,要了解人類世界就必須掌握上述十個領域的基本知識及其演變。

 

也因此,蔡社長從歷史出發,以馬克思的生產工具論作為帶出人類歷史的關鍵理論模組,介紹人類各歷史階段出場。馬克思將人類歷史分成原始古代中世紀近代與現代五個階段,造成階段遷移的關鍵因素是經濟型態的變化,由此,蔡社長帶入第二個領域學門經濟,介紹人類史上曾經出現過的早期資本主義、晚期資本主義、新自由主義、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

 

在經濟型態的基礎上,蔡社長接著介紹政治出場,因為政治制度相當重要的一個(但非唯一)功能是決定經濟成果的分配,蔡社長以人類的保守與進步兩大思考模式作為切點,介紹了民主主義與菁英主義兩大政治思想陣營各自的發展與重視的問題。

 

再接著輪到社會上場,關於社會的探討,蔡社長認為關鍵在於能否理解個人與集體兩者之間的兩難矛盾,個人主義與極權主義兩者之間的千絲萬縷。

 

第五個知識體系是倫理學,蔡社長從後果論與義務論來談人類道德思想與決策背後的成因。有些人更在乎應然而有些人則看重實然,不同的側重會讓同一件事情得出不同的理解。

 

因為篇幅有限,另外五個知識學門就留給有興趣的讀者自己閱讀。總而言之,這裡想傳遞的一個重要訊息是,一個人想要深刻的理解世界甚至預測未來社會的變化,沒有一定的知識系統作為分析工具是很難窺見世界的本質與奧祕,分析社會變遷不是看著某些重大新聞事件提出個人見解而已,還要了解事件跟整個人類社會之間的關係,不同觀點者重視的面向以及緣由,在不同領域之間可能產生的影響變化。

準確預測未來的思考術/春天

 

的確,能否準確預估未來變化模式,影響的可能是你的人生?

 

而預估未來這件事,很可能和許多人想的不一樣?

 

坊間有些預估未來的書,事後諸葛證明了並不準確,但做出錯誤預估的人卻還是能夠持續出書,讓某些人覺得是在騙錢,更嘲諷那些寫書的人。

 

那是因為準確預估未來的確很難,這類作品的可看性也不是結果到底準不準,而是作者在預估未來時所提出的推論與證明方式究竟是怎麼走的?

 

也就是說,內行人看的是預估者的思考模式而不是結果。

 

事後諸葛來看,更要仔細剖析推論與證明過程,找出哪些地方是誤判或疏漏導致預估失準。因為,預估未來更重要的是鍛鍊預估的思考與判斷能力,而非結果有沒有中(中了固然能大紅特紅,但其實多數預估者都是沒中比中的情況多,只是世人多半只記得中的結果而忘掉失準的部分,就跟去算命我們只記得老師說的正確的部分卻忘了沒說中的部分)。

 

一部分原因是這類談未來發展的書在預估未來的思考方法的部分講得太少,或是讀者沒能意識到這些才是重點,所幸我們手邊有了佐藤航太《準確預估未來趨勢的思考術》一書,針對預估未來的思考方式進行深入探討,作者指出,要能夠準確預估未來,必須能夠看出科技進步背後隱藏的模式,此一新科技對未來社會系統的影響(正面的效益與負面風險),最後則是個人如何因應未來做出決策?

 

某種程度上來說,預估未來要能看出散落在世界上各種新事物(點)背後的趨勢(用線將點串聯),找出這些串聯點的線,就能看出未來可能的進展。比如說別人只看到了網際網路、雲端、電子商務、人工智慧、物聯網…,而你能看出貫穿其中使其作用或改變社會系統的「東西」,那麼你也許就可能比其他人更能精準預測未來並且做出因應之道。

全球經濟的關鍵動向/商周

 

鄧特二世就是經常提出全球經濟分析,預測卻似乎不是太準而經常被網友鄉民嘲諷的作者之一。

 

他最新的作品《全球經濟的關鍵動向》仍舊堅持以他提出的循環週期論分析全球經濟走向,且仍然堅持2019年之前會出現大落底,並且提出他認為正確的資產配置布局。

 

社會科學預測未來趨勢最棘手的一點在於,當預測的結果還未到來之前,得知預測結果與推論過程的人們,可以行動介入干預。

 

舉個例子,每個國家的人口學者都會提出未來的人口金字塔圖預測,特別是出現少子化與高齡化趨勢時,就會向政府建言,應該以政策作多的方式避免那個可預測的未來真的降臨。是以,如果最後少子化並沒有發生,可以說是預測失準嗎?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端看怎麼解讀。

 

同樣的道理,當鄧肯二世不斷從人口等各種循環指標提出建言時,假設掌握國家資源分配的關鍵人物得知預測之後,決定以政策做多干預市場,或消滅或延後預測結果發生時,可以說預測失準嗎?

 

人力可以因為得知未來趨勢的預測而進行行動的調整,避免預測的不幸結果降臨,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正是提出預測分析者期望見到的結果,畢竟真的出現不幸的結果,預測真的成真,未必讓人開心得起來。

 

好比說鄧特二世過去曾經預測的新一波金融海嘯之所以失準,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各國央行不斷以貨幣政策做多,透過量化寬鬆等政策讓問題爆發的時間往後延。遞延是否等於失準或不會發生,只能等待時間來證明。

 

這也是為什麼我前面提到,閱讀未來預測之類的作品更重要的不是去比對預測結果準不準,而是去審視作者所提出來預測的思考與模型有沒有道理。

 

鄧特的作品利基於景氣循環論,景氣循環論算是經濟學中被肯定的一套論述,而鄧特在此基礎上回顧歷史找出多項大小周期不等的指標,目的也是希望替其預測的可信度背書之外,更試圖擴大提醒更多的人群留意其所預測的問題。

 

放到大脈絡來看,鄧特二世的作品跟文章開頭介紹的《大退潮》一樣,都在提醒那些相信未來只會有榮景不會衰退的人們留意衰退指標,不要過份樂觀了。在這個意義上,我認為《全球經濟的關鍵動向》一書中的模型推估很值得一讀。

機器、平台、群眾/天下文化+2030年雇用大崩壞/大牌

 

最近幾年,未來趨勢分析類的作品,不管是樂觀預測還是悲觀預測的作家,不約而同的都會提到的共同趨勢是AI、物聯網等技術的成熟應用,以及對於就業是和經濟制度的衝擊。

 

樂觀派認為,未來人類可以更多仰賴AI或自動化科技減少勞動力,人可以從勞動力中解放,因為機器人就能創造更高的產值,人類將過上更好的生活。

 

悲觀派則認為,機器人雖然可以提高生產力,卻也會帶來驚人的失業潮,因為資本家不在需要領薪水還會抗議的工人,他們可以直接買入大量的機器人來使用即可。

 

悲觀派還看到一點,失去靠勞力換取收入的方式後,人的購買力也將大幅萎縮,很快的將會衝擊市場經濟,因為經濟是靠交易所建立起來的貨幣循環系統支撐,當一個市場只有不斷大量高效生產卻無人消費時,一定會崩盤。

 

有意思的是,樂觀派和悲觀派共同提出的一個解方式「全民無條件基本收入」,然而,截至目前為止理論雖然談的風風火火,多數人卻對此一見解抱持悲觀的態度,認為不太可能落實。

在《2030年雇用大崩壞》一書中,對上述脈絡有非常簡扼而清楚的爬梳,值得一讀。

關於自動化科技影響人類未來的作品,往後數年應該會持續出版,不過,《機器、平台、群眾》一書作者的作品則是格外值得留意,麥克費和布林優夫森是《第二機器時代》一書的作者,兩本書都對人類科技發展與社會變遷有非常深入的描繪和解讀,悲觀中帶著希望的看待AI進入人類社會後的滔天巨浪,在這個多數人類將退出生產力的提供這個注定的未來人類該如何自處,作者在《機器、平台、群眾》提出了有趣的解方。

 

簡單來說,就是提出第三條路,既不是過分天真的樂觀相信一切交給機器人就可以了,也不是悲觀的認為人類沒救了,而是更積極的相信未來人類將能更加充分的整合使用這些新科技,透過人機一體,人腦與機器的合作的方式,走出未來人類自己的道路。

 

未來是個不斷跨界整合的時代,誰能看出兩個值得結合的事物並且將之導入商業模式,就能令其發揮相乘效果,在未來社會站穩腳步,就像作者相信人類的商業模式未來是高度仰賴產品與平台的整合,一群核心的專家與廣大群眾的聯手也終將幫人類度過一次又一次的危機。善用跨界整合的力量,審慎的評估風險然後朝希望邁進,也是人類可以選擇的路。

 

你可以不只是上班族/大塊+複業時代來了/高寶+零工經濟/天下雜誌+一鍵獲利/商周+斜槓創業(實踐版)/方言文化

 

前面介紹了不少判斷時局大環境的書,那麼,接著要來談一談當個人確認大環境趨勢的判斷之後該怎麼辦這件事情?

 

大體上來說,讀完上述作品之後,應該很少人還會相信未來將如過去一般穩定,可以靠著找到一份安穩做到退休的工作過完人生才對,甚至眼尖的你應該已經發現了,別說未來轉職成為常態,薪資凍漲也將會是常態,只要留在組織裡且沒有機會爬升到高階主管的話?

 

那麼,該怎麼面對未來變動不居卻薪資凍漲的就業環境?

 

首先有一個很重要的認知要建立,未來不是單靠一份薪水就能養活自己的時代,每個人都必須要有副業(就是最近很紅的「斜槓青年」),而且,副業恐怕不只一種,而是有複數種,只要能夠變現的專長,就應該想辦法到市場上變現(透過網路媒介)。

 

雖然每一種副業都只是零工經濟,但只要販售的是知識而非單純的體力,許多副業加總起來將成為複業,而從事者將成為斜槓人,也就是同時能夠使用多種專長從多種領域賺取收入的新新人類。

 

上班族從事複業,未必要轉為全職,將來也不必然得做大到創業的規模,設定一個金額,每個月用有限的時間達到該金額,也是一種選擇。也就是在公司無法給你足夠薪水且環境短時間內很難改善的前提下,自己想辦法增加收入來補貼生活。

《複業時代來了》、《你可以不只是上班族》和《斜槓創業(實踐版)》三本書,介紹了不少上班族可以做的「零工經濟」,從如何發想概念到落實,甚至未來轉型開展成一門全職事業該思考的問題以及流程步驟,書裡都有。

就算不想搞那麼大也完全沒有關係,開頭我有提到,這類兼差只是為了幫補家用,有點像過去台灣的家庭代工,利用晚上閒暇多少做一點的概念,只是如今做的工作來自網路,且代工的方式是出售知識而非體力活。

有了網路來相助之後,任何專長或服務都可以透過網路銷售,只要掛出之後有人願意購買,工作就成立,完成之後,就能拿到報酬。在《一鍵獲利》中,作者收集了三百種可以透過網路從事的零工工作,還有提供媒合服務的平台,有的收入也許只有幾塊美金,但也相對簡單。例如,幫忙翻譯幾行外文字或幫一段簡短的影片配音,這種在過去不可能透過正式翻譯公司發包的案子,如今可以透過網路媒合,在全世界範圍內找到合適的人選。這類工作的收入少但工時也少,網路更讓接案門檻降低。

 

如果複業做得很順手,決定全職且公司化營運,那麼可以參考《給你10萬,你怎麼做到10億?》一書,本書是中國知名知識型網紅李笑來老師,逐課解讀史丹佛大學的《創業養成課》,從點子如何開展成公司?檢視自己的創業基因?如何找合夥人與首批員工?如何製作有靈魂的產品?執行產品的銷售與新創公司營運成敗,乃至天使投資人的喜好(要能討天使投資人喜歡新創公司才能拿到資金)…等,跟創業有關的大小事的全面解讀。

 

有人曾經說過,「就業已經終結」,而人生成了「永遠的測試版」,面對變動不居的世界,想通往財富自由之路,除了公民聯合推動讓更美好的政治與經濟制度降臨之外,就是靠著自己的專業知識創業,將知識變現能力提升到最極致,也是一種面對變動不居世界的方法。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人設崩壞的網紅、導演與麵包師傅…

By
on
2018-12-12

人設崩壞的網紅、導演與麵包師傅…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的台灣,公眾名人接二連三出事。

 

捲款/負債跑人的網紅、被控性侵的導演,與自表是中國台灣人的麵包師傅,無不被社會輿論強烈譴責。

 

每次出事生後,都會有人加碼爆料,像是早就發現網紅的先生愛玩期貨且虧損累累,名車名錶多如過江之鯽,還被廠商招待出國。深陷性侵疑雲的導演則是不斷被踢爆,早就有愛卡女演員油的前科。中國台灣人麵包師傅則被踢爆給薪過低,與麵包店本身的高獲利率不成正比;還有人爆料麵包師傅走紅以後就變勢利眼,原本工作上有往來的記者說自己被冷眼無視。

 

基本上,名流出事的新聞容易鬧得很大,因為圍觀者眾,大家都要來發表兩三句意見,或落井下石或代他人伸張一番正義。總之,既然有現成的落水狗了,多少就會有人湊上來胡亂打一番,趁機發洩一下自己的生活壓力。要不然,有些是真與我們鄉民有關,卻總有人氣得好像碰見殺父仇人般?

 

我自己長期觀察下來,發現一個現象,如果名人出的事情跟自己原本的人設有關,那麼即便沒有違法只是道德瑕疵都很難再翻身,就算祭出買一送一也沒用。但如果跟本身的人設無關,即便違法,沉潛幾年就可捲土重來,或是來個買一送一就能挽回人心。

 

所謂的人設,原本是指戲劇中的人物角色設定,後來被中國輿論界挪用來解讀公眾名人的公眾形象中的三觀(價值觀、世界觀與文化觀),或是說這些是公眾人物與社會大眾約定好,自己在社會行走時會遵守的些價值信念。

 

舉個以前的例子,好比說九把刀,他劈腿電視台記者後,意見領袖的聲望一落千丈,圖書銷售量不若以往,幾乎沒再出過愛情小說與部落格上連載的雜文。

 

為什麼?

 

出事後有人替九把刀緩頰,說他單身未婚,充其量只是換女朋友換得比較沒道德,也只跟當事人有關,旁人怎好多說?

 

關鍵就在於他平日的人設,總愛在網路平台上曬恩愛以建構出自己是專情男人形象,甚至有不少商業收益是因此形象成功而獲取,自然有人覺得自己被背叛,進而選擇抵制或不再消費其生產的產品。

 

再好比說福山雅治,他甚至沒有劈腿只是單純的戀愛後結婚,公布消息時經紀公司股價一落千丈,據悉是因為不少他的死忠粉絲真心相信他一輩子不會結婚,長年砸大錢買了他的周邊商品。違背個人既定人設的事情曝光後,對粉絲的傷害比當事人違法還要嚴峻,要與粉絲修復關係不是不可能但會很艱辛。

 

如今的人們,在消費公眾名流所發送的訊息時,很像當年羅蘭巴特在《神話學》中所分析的摔角比賽一樣(巴特說,人們看摔角不光只是看摔角而是在看道德劇)。我們如今也是一樣的態度在看公眾名人,因此這些人的公眾形象與言行舉止只能按照其人設來呈現,只能是活在舞台前台的演員,只能演好他們一開始告訴我們的角色,尊走角色的既定規範,不能露出其他樣貌,無論是自己故意還是媒體偷拍。這也是為什麼以玉女形象走跳的女藝人不能夠被拍到抽菸或靠在男人身上的畫面,即便這些都不違法。

 

解讀社會輿論對公眾名人的態度,不能單單只看事件的道德或法律層面,而是要從神話學或戲劇的象徵主義的角度來看,才能理解為什麼同樣的錯誤行為發生在不同公眾名人身上,得到的輿論評價或實際反映卻大不相同?

 

今天自表為中國台灣人的麵包師傅,走紅之初打的是台灣之光與台灣特色,國人都接受了,等於他的人設已經確定了。而今卻出爾反爾,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而妥協都不可以。

 

如果今天不是如此刻意主打台灣而走紅,一些國族認同感強烈者固然還是會生氣,但多數國人應該只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看待,因為當初沒有向我們承諾他的人設中有這些設定。

 

好比說在韓國發展的女藝人為什麼在向中國道歉反而獲得更多台灣人支持?

 

與其說他是被迫,不如說他一開始的人設裡並沒有強調這一點,只是無意間說出了讓中國不開心的話,經紀公司為了止血讓他出面道歉,人們在解讀時就會有不一樣的理解與反應。

 

網紅落跑之初,還有不少支持者到臉書平台上留言給他打氣,說相信他的說詞,某種程度也就是代表即便他的借貸與破產涉及法律糾紛,但支持者因還相信其人設所以支持他。不過,隨著爆料日多,真相的大白,那些原本的支持者所感受到的背叛痛苦,甚至因愛生恨,關鍵也在人設崩壞這件事情。

 

至於導演性侵疑雲一事,這是踩到台灣社會對所有公眾人物的基本人設。也就是誰都應該必須在性行為一事上潔身自好,不能違背他人意願侵犯他人。這也是為什麼好幾次有政府官員施政失利都沒辦法讓他下台,但一抓到不倫外遇馬上自行請辭,因為社會輿論強烈不滿。

 

據說日本有不少演藝公司跟女偶像簽約中明訂要求不准談戀愛,理由是偶像是用來滿足粉絲慾望想像的商品,談戀愛等於破壞粉絲的想像,也就是破壞偶像這個存在的基本人設,因此少女固然有戀愛衝動與慾望卻只能被禁止與壓制,否則崩壞的人設造成的商業損失,經紀公司將唯犯錯失格者是問。

 

社群網路時代,有不少人更在意的是公眾人物承諾的人設形象是否與其言行一致,勝過是否遵守法律。想成為公眾名人或意見領袖者,務必仔細盤點自己的人設與言行是否仍然一致?!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書籍品評介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用完/沒用就丟,管你是人還是物!

By
on
2018-12-07
用完/沒用就丟,管你是人還是物!--失敗的現代性計畫:廢物的全球危機 文/zen (原文發表於破周報復刊450號) 書名:廢棄的生命 作者:齊格蒙包曼 譯者:谷蕾、胡欣 出版社:江蘇人民 廢棄品-現代文明真正的產物 每天每天,我們享受著市場上推陳出新的各種新奇商品/服務,打開一些永遠不會腐爛朽壞的包裝,取出內裡的固體/液體食用,然後拋棄包裝,把拋棄的東西堆給垃圾車/資源回收車,運到我們生活環境中所...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競選是說故事比賽,不是什麼智力測驗

By
on
2018-11-28

競選是說故事比賽,不是什麼智力測驗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九合一大選與公投結束,開票結果,民進黨的縣市長席次與進步派的公投提案潰敗。

 

民進黨內出現檢討聲浪,蔡英文總統辭黨主席,承認失敗並表示將深自檢討。

 

不過,進步派對此結果卻有不同理解,不少意見領袖第一時間在網路上貼出嘲諷投給保守派與國民黨陣營的支持者的文章,不少人都大剌剌的直言此次大選「智力測驗」沒過。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民意展現就被某些進步派菁英形容成大型智力測驗,且結果不符其預期就稱之為智力測驗沒過,彷彿一堆選民都是笨蛋,只有他們最清楚。

 

忘了曾經在哪一本書上讀到過,但記得是日本社會心理學者說的,他說社會平均智商只有十一歲,這就是事實,當人或群體要跟社會溝通時就是得調降語言使用的難易度。我在想,這可能是當年日劇Change的男主角木村拓哉為何設定成小學老師,且在戲裡屢次三番提及要用小學生能懂的口吻解釋民主政治的運作機制的緣故。

 

大前研一也曾經在書裡檢討自己當年投身選舉失敗的關鍵,在於顧問出身的他,競選語言太過菁英,論述條理雖然清楚,但卻無法找出那句打動民眾之心的口號,他後來了解自己不適合直接投身選舉,但僅次此一錯誤,日後在其所建立的平成維新會裡訓練有志投身選舉者時特別重視語言的選用,後來此一維新會出了不少政治人物。

 

這幾年工作有性接觸銷售團隊,發現一件事情很有趣,銷售業績要好,跟產品本身的好壞不一定有正相關,產品好還不夠,還得銷售團隊懂得使用合適的話術賣給合適的客戶才行?最基本的就是要貼近客戶的需求,找出客戶的問題,使用客戶能懂的語言,以能感動人心(或讓人心恐懼)的故事將自己的產品推銷出去。

 

光是自顧自地說自家產品功能有多強還不夠,要能指出產品能夠解決客戶的什麼問題?給客戶帶來什麼益處?

 

如果選舉是智力測驗論的話,《反民主》一書已經告訴我們結論,人民大眾的基本知識就是不足以理解複雜的公共議題或基本的國家大小事。同時告訴我們,人的行為決策更像行為經濟學所說的,充斥各種認知捷思,而非像傳統經濟學所說的完全理性。

 

面對不理性且充斥認知偏誤的選民,更需要的是能夠喚醒其想像的好故事來說服。

 

也就是說,選舉更像是說故事大賽,最會說故事的那位往往能夠勝出。說故事不等於吹牛,雖然故事裡往往充斥一些誇大的描述或能夠挑起聽故事者情緒的虛構資訊,但現實世界運作的規則就不是聽從理性論證的論辯,《超越邏輯的情緒說服》一書更是直接了當告訴我們,情緒才是人們之所以下決策的關鍵成因(腦科學有不少研究也證實這點)。

 

能夠喚醒民眾情緒的,才比較可能勝選。一如川普靠民粹式語言激發中下階層白人男性的恐懼進而投票給他,最後贏得選舉。本次台灣大選也是一樣,又老又窮論看似激怒很多人,覺得是不正確的價值判斷,但從結果來看似乎更多人認為這是事實陳述,是必須被解決的問題,然而反對方只是不斷的嘲諷又老又窮論卻沒有看見那些真心覺得有道理的人們的吶喊與不滿,更沒有看見那整套故事敘述的起承轉合,只是不斷在網路上用力開嘲諷,結果就被沉默螺旋給教訓了。

 

當然這些話未來四年會被人民檢驗,但這是後話了,這裡要談的是選舉過程的語言使用,不是執政,雖然的確在這個時代,對已經在執政的一方的確比較不利,因為經濟問題複雜難解,且的確有一些人是無法被政策照顧到而落入谷底,這些人的不滿很容易跟挑戰執政方結盟,不只台灣如此,全世界民主國家都有類似現象。

 

如今的政治不在是左右或統獨之爭,而是精英與基層之戰,基層發現不管哪一個政黨執政只要是菁英政治他們都是被捨棄的,菁英很會說大道理自己辯不過,但是自己的生活沒有因為那些大道理而變好卻是事實,所以最後開始對菁英政治產生不信任。

 

就像有人說這次並不是國民黨的勝利,只是因為討厭民進黨又沒有其他第三勢力可以選只好投給國民黨,而真正贏得勝利的關鍵高雄,無論對手怎麼解讀但在傳統藍營支持者來看,就是跟過去的國民黨政治菁英不一樣的人選。

 

後事實時代,真相不可考,不是會論辯的人引證比較多就有用,關鍵是虛構的事實能否打動選民的情緒點,使其認同。許多人會廣傳明顯就是假消息的未必不知道那是假的,其中所隱含的另類不滿與反串,某種程度和菁英進步派在撰文批評選民不買單時的酸與嘲諷其實是同一個邏輯。那些酸腐之言同樣是不符事實的虛構,不是嗎?

 

總之,光是抱怨選民水準不夠、知識不夠,不懂欣賞好貨是解決不了理念推不出去的困局,得放下身段跟選民學習,學習其所能懂的語言與之溝通,如果做不到,就算理念再好過對手一百倍,下次還是會慘敗。因為選舉是說故事比賽而不是什麼智力測驗,如果是智力測驗那選民永遠都不會達標,因為社會結構就是如此,任憑菁英族群怎麼在網路上開酸或嘲諷都改變不了選民結構(特別是有黨國七十年填鴨教育的幫助之下更是如此)。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逆社會觀察

藏在資訊裡的惡意會傷人

By
on
2018-11-26

藏在資訊裡的惡意會傷人

文/Zen大

如今是資訊氾濫的時代大家都知道,但是比較少人意識到的是,不少資訊藏有惡意或情緒,且有一些人禁不起被連續綿密無止境的衝擊,最後心理機制就崩潰了。

然後,要不是自殺,就是傷人。

不是每個人都夠強壯去抵擋言語中的敵意,我自己因為評論工作,過去幾年被大型網路霸凌過幾次,算是小小練習過,但是不好受,這也是我在評論工作上採取不再更往上開展戰鬥態度,選擇深耕小眾的一個考量點。

這個意義上,我很佩服館長成衣商人人渣文本呂秋遠谷阿莫等這些第一線的網紅。這些人靠這個做成自己的事業,很強。

能夠扛大量言論攻防的人,心智強健程度異於常人,可惜我只是普通人,禁不太起人身攻擊與潑糞誣衊。

遺憾的是,心理機制受損後傷人的,我們社會大多無情視為妖魔而非需要救治的病人,看看每次精神病患傷人新聞下面的留言,一堆說是假裝的。

這次反同過關後,司法院半夜馬上出面澄清,中央社馬上發文,我馬上在粉絲團轉發,一堆人瘋狂轉發出去,後來輔導專業人員也發了不少安撫文,這是因為,就是怕有承受不了若此強烈的惡意攻擊到同志受傷。

很遺憾,聽說就是有。

諷刺的是,聖經中很多批盼用惡言傷人的經文。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少年社會學

生活在結構中的社會人,遵循阻力最小之路過活

By
on
2018-11-23

生活在結構中的社會人,遵循阻力最小之路過活

 

文/Zen大

 

作為社會人,其實我們都不自覺的敬畏結構的力量,在結構中尋找阻力最小之路而行,要不然在台灣不會有那麼多人選擇好好念書考大學進大公司或考公職。

 

因為機率上來說,順從結構下的阻力最小之路,達到幸福的可能性最高。

 

人的身體被社會化規訓,接受了結構的存在卻沒有意識到其存在直到脫離了熟悉的結構進入了另外一個陌生的結構環境時,以自身原本的價值觀念去應對卻行不通,才發現結構之所在。

 

說這個要做什麼?

 

想說的是,結構無所不在且方方面面制約著人的思想與行為,除非有意識的反思且做出不一樣的選擇,否則多數人都是順從結構而活,那就好像上班的還是比創業的多,即便明知道上班翻身的機率很低,但我們的社會結構已經讓我們習慣了上班這件事情,即便這件事情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久。

 

還有很多選擇與判斷都是。

 

結構不是不能打破或改變,但是,需要有相當的外力干擾並且重新制定規則,如若該發生的都沒有發生卻宣稱結構已經改變,那通常只是一廂情願。

 

當然,時間會改變結構,但時間的改變進程又比人為干預修正來得漫長。

 

我們生活在比我們大的結構裡,遵從結構中的規則而行動而不自知,唯有這一點不變,社會才能相對穩定的繼續運作而不崩壞。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投票是公民責任與義務,但也別因此傷了親密關係

By
on
2018-11-21

投票是公民責任與義務,但也別因此傷了親密關係

 

文/Zen大

 

台灣社會多數人仍然不太敏於討論公共事務或習慣性的簡化,因此,若發文頻率太多太頻繁容易引來側目,雖然也會有同好群聚,但就容易形成過厚的同溫層或跟不同立場意見的朋友親人出現矛盾或緊張關係。

 

這也是讓我幾年前決定將評論領域的文章另立粉絲團的一個關鍵原因,即便那是我工作中很重要的一環,而我也姑且算是一位專業評論工作者,發文算是再正當也不過,卻也仍然會多考慮一下身為社會關係中未必能夠或願意承受這些事情的朋友或親族的心情。

當然作為公民,緊急時刻也許側重某一面,發文稍微多一些,但平日裡講求的是各領域均衡,太過強調單一面向或刻意忽略,都未必是好事。

 

因為人是生活在各種社會子系統所組成的大社會系統底下的個人,所以應該更均衡的關心,太過側重某一面或忽略某一面,或責怪別人不重視我們看重的那一面但卻沒想過自己其實也可能忽視很多別人看重的面而不自知,就必須更加謙虛謹慎的處理關注領域的問題。

當然,我們不應該假裝沒看見或選擇不想關心,因為那些並不會讓那些問題自動變好,往往會變得更爛(這是為什麼我認為爛媒體更要去閱讀並理解與批判和監督的原因,因為實際上應該可以發現,當越來越多有能力的人簡單以一句媒體很爛我不看做為切割時,媒體卻是往更爛的方向走去,且以更大負能量的傷害社會)。

 

但作為公民關心的公共議題,我大多從集體與制度面看,也建議大家應該這樣做,即便從發生在個人身上的事件出發深入探討,討論問題最好也不要只是從個別人出發,不是討論個人而討論是社會事實,只是因為受過社會科學訓練的人較少,難以區分這種不同現實層次的討論差異,進而也會引起一些紛擾,而我很不愛處理這些紛擾,特別是這些紛擾來自於一些不好處理的社會關係時,但常常生活中有一些人把這所有事情繳在一起,結果就在某些時刻搞出很棘手的不必要困擾。

 

接下來幾天肯定有很多人會為了投票而論辯而爭執,但那些都只是情境式造成的短暫衝突或對立,請記得更本質核心且未必不重要的社會關係,不要為了論辯政治議題而將自己的朋友或家人妖魔化或貼標籤進而從此造成不可修復的關係破裂,真想找人吵架,網路上一堆不同意見且不認識的人或網軍可以吵得開心。

 

對於那些明顯以道德騷擾來強迫你順從其意見者,我建議一一開始就不要與之進入論辯,直接婉言規勸對方,提醒雙方的關係的不可破壞,強調彼此尊重,並以此劃定界線。

 

另外,要更多相信黑格爾的辯證法,一定能從雙方的異見中合謀出更好的意見,即便不是眼下,但如果關係進入對決與決裂,那就把未來變得更好的可能性丟失了,這是很讓人遺憾的事情,因為我們這一代做不到的事情未必下一代做不到,我們不應該破壞下一代發展民主的社會條件,而是應該鞏固與強化民主發展的社會條件才是,您說是嘛?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很遺憾,這一次的新科技並不能再創高度完全就業型態社會

By
on
2018-11-14

很遺憾,這一次的新科技並不能再創高度完全就業型態社會

 

文/Zen大

 

每一次的科技進展都會消滅一些舊工作並創造一些新工作固然沒錯但科技樂觀論者很愛拿農業轉進工業時,鄉村農夫大多順利轉型為都市勞工的例子說明,科技進步以後的勞就業狀況肯定沒問題。

 

這些人如果稍微看一下人口統計數字跟工業革命當時的發展狀況(西歐先走一直到全球普及花掉的時間),跟現在的人口狀況與普及方式,以及網路新科技跟工業社會新科技中間的巨大差別(人力需求量銳減),從實證資料是否還能說出這些樂觀論,我自己是很懷疑?

 

再者,農夫轉為無產工人,需要學的只是流水作業線的作業方式和身體接受時間管理的方式,現在的傳統工人要轉為數位知識工作者要補多少東西才可能?不是不可能轉型,但絕不是大多數人都可以順利轉職銜接,否則過去十多年台灣不會出現那麼多攤販或加盟連鎖型的微型創業剛好老闆大多都是藍領中年勞工轉業…

 

未來世界更嚴峻的情況是,企業主和股東不斷併購與重整所持有的企業,中壯年受雇人口的就業保障基本上可以當成不存在,因為公司可能明明運作良好卻被併購,而被併購方的升遷乃至基本就業保障就等於結束,還是得被迫離開現已工作多年的職場。

 

這是一個受雇方得有覺悟好好審視未來社會發展趨勢,根據社會發展趨勢盡早做好再就業的技能準備的時代,很殘酷的就是,和不少人的素樸直覺相違背的是,就業受聘不再是安穩有保障的代名詞,反而是交出主控權任人決定自己未來人生命運的開始,如果安逸於自己的受雇狀態,你很可能拼命跑卻還是不斷掉隊,完全追趕不上新科技與新產業型態的變遷速度。

 

四十五歲後半開始會出現極為嚴重的掉隊危機與職涯風險。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