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逆社會觀察

89925829 10220290343942568 5864477298056495104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人人當老闆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加萊義民與貴族義務

By
on
2020-04-20

 
法國北部的加萊,與英國多佛隔著海峽相望,兩地距離僅34公里。
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是英法兩國的戰略要地,凡有戰事,必在此上演。
百年戰爭時期,加萊雖奮力抵抗將近一年,卻仍不敵英軍武力,落入英國手裡。
當時的英王愛德華三世,對於加萊的奮力抵抗、久攻不下,異常憤怒。
奪下加萊後,愛德華三世打算殺雞儆猴,殺光加萊市民。
當時的加萊市長代表市民,出面向愛德華三世求情,希望網開一面,不要全面屠殺。
愛德華三世最後妥協,要求加萊交出當地最富有且聲望隆崇的六位富人,將之以繩子綑綁,纏繞脖子,不准穿鞋,赤腳徒步走向英軍陣營,線上象徵臣服的市鑰之後,再接受絞刑,就會放過其他市民。
愛德華三世提出如此屈辱人心的條件,應當是看準當地仕紳富豪不可能接受。
也就是說,愛德華三世原本就沒有打算放過加萊人的性命。
沒想到,加萊當地最有錢的富人皮埃爾(Eustache de Saint Pierre)聽說愛德華三世的條件後,率先響應,接著,市長等其他六名仕紳名流也跟進,總共有七位同意。
但是,愛德華三世只要六個人,怎麼辦?
七人共同協議,行刑當天最晚到的人就自動除名。
沒想到,到了行刑當天,最先響應的皮埃爾竟然沒有現身。
原來,皮埃爾未免其他人動搖決心,一早就在家中自行上吊自殺。
得知消息的六人,義無反顧的自我綑綁,按約定前往英軍陣營,準備受刑。
沒想到,行刑之前,愛德華三世得知皇后懷孕且為這幾位自願受罰的市民求情,國王心軟,放棄了行刑。
日後人們稱這些勇敢站出來承擔苦難的仕紳為加萊義民,而加萊義民也是歐洲「貴族義務」(維基百科的解釋)論的由來。
真正的貴族,真正的統治階級,是身先士卒、苦民所苦,一肩扛起所有人的苦難,而不是只會作威作福,或靠著資產欺凌魚肉鄉民。
人們尊敬貴族,讓出權力、接受統治,是相信統治階級會挺身而出,保護我們的生活,拯救我們於危難中,因此我們願意讓統治者取得較多權力!
遺憾的是,如今仍願操持貴族義務傳統的社會菁英日少,甚至根本毫無節操可沿。當今世界的統治階級,不再具備加萊義民的貴族義務精神,反而積極推動各項有利自己累積財富的法律、社會與經濟政策,利用各種機會創造私利,綁架政治與商業,建立國中國,將普羅大眾隔離在外,弱勢窮人被當成可割可棄的免洗筷,用完就丟,真是讓人不勝唏噓!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患難時彼此陪伴 未來一起攜手轉型!

By
on
2020-04-18

 
陪伴與轉型,是瘟疫爆發三個月來,我先後領悟到的兩個概念!
一開始是陪伴,事件爆發之初,人心惶惶不安,人們需要有堅定的力量陪伴大家撐過!有能力的人,應該陪伴徬徨不安的人,度過這個難關!
政府的防疫團隊就是如此,每天開記者會,除了公布疫情,其實也是在陪伴人民度過危機。
每天盡力解說,讓資訊透明,避免讓有心人操作與分化,也是讓台灣社會安心,所以很多人已經養成每天追看記者會的習慣,且對防疫團隊產生莫大的信任。
透過每天的記者會,許多人產生一種政府正陪著我們一起面對問題的感受(資訊透明也是對抗資訊戰最好的做法)。
最近,我則是冒出了轉型這個新的想法。
瘟疫按下暫停鍵之後,應該不少人開始重新盤點眼下與過去的經歷,總結歸納,且思考未來。
無論是繼續原本選擇的道路還是轉走他途,都不可能沿用舊的模式繼續走下去,轉型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
或許這也是政府積極打造各種防疫國家隊,各國政府開始準備將廠商撤出中國或撤回本國!
不只政府防疫如此,我們與客戶之間的關係其實也一樣,如何在這段時間傳遞出我們在這裡陪伴大家,有需要的話我們可以一起研商轉型方法,是很重要的功課。
外在風浪再大,日子再艱難,總要繼續過下去,那就得想辦法撐過內心焦慮,解決外在問題。
內心問題靠陪伴,外在問題靠轉型。
是以,總結出疫情期間可以做的事情,彼此陪伴,一起攜手轉型!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89940172 10220290919916967 6820874959057846272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監督執政的合法性 在野黨身分不是選輸就自動獲得的

By
on
2020-04-14

沒承認過自己的歷史錯誤,只是選輸就自動成為在野黨的政黨,其實並沒有自動取得監督執政黨的合法性(你有看過犯罪殺人後,不用司法審判,不用服刑完畢,就能直接裝沒事,回歸社會,還當起好公民,監督政府的事情嗎?)。
我是根本就不認可國民黨這東西在台灣立足的合法性啊。殺人政黨,從沒解決自己的歷史錯誤。
很多人都跳過這一點,直接接受國民黨可以監督民進黨執政這件事情(其他在野黨監督我沒意見,沒有用國家機器亂殺過人卻不認錯就好)。然後搞出跟自己有關的不當黨產案的強力杯葛之類扯後腿的所謂監督。
新上任的年輕人一上任就放大絕,玩完全執政老梗,要求民進黨以實質獨裁手法通過他們過去推動的政策,還以為是在監督。
那國民黨長年完全執政為何不反攻大陸?戰士授田證又怎麼了?…
那人民也應該放大絕,要求國民黨先清共,認了歷史錯誤,承擔責任,做出實質改革好比說歸還不當黨產不要阻撓啊!
只想享受監督權利不想盡義務責任會不會太爽?
你國民黨的問題難道是監督執政黨不利嗎?人民失望是因為國民黨整個在舔共,幫共產黨消滅台灣,成天想賣台,還想保護韓國瑜這種選上就要往上爬的市長,好嗎?真當台灣人看不見國民黨的惡行惡狀?!
不如先學習國會運作規則先。多數不是用來合法化程序執行的工具。法治規則才是民主國家最可貴的價值。
所謂的改革是自我檢討反省與修正錯誤先,不是馬上開始把外部不同立場者當敵人,在國家有緊急狀態時玩分化策略。非常惡劣,也不敢面對民意為何強烈要求更名?
那種法西斯政黨果然不管換誰都只是鬧事扯後腿而已。
國民黨不知道今天的很多棘手問題都是你們當年完全執政時鬧出來的嗎?什麼漢戝不兩立所以退出聯合國,給後世台灣人帶來多少麻煩?
有些國民黨的支持者會說,那是歷史造成的不得已,已經過了不要成天放在心上,嗯,就算是,也不妨礙道歉認錯吧?看看你們對日本人進出中國的記恨到現在還不是成天在講?而且,就算當年的不得已,對台灣人造成的傷害卻是真實的,許多後代子孫都還在,道歉認錯賠償很難嗎?
關係破壞之後沒有修復或取得接納,是不被允許回歸共同體的,這是人類有社群以來就制定的無形法則,舉世皆然!
如果非要用歷史的不得已當理由,那只能說,未來的歷史也很不得已,只好排除這個跟不上時代,不肯向台灣社會的受害者認錯道歉並付出代價的破舊政黨機器!
擦屁股擦的慢,還要被當初亂拉不擦的人駡嗎?
到現在國民黨都還在享受當年的黨國洗腦教育與侍從主義累積的資本的庇蔭,因此還有數百萬人支持,因此還有恃無恐,還成天鬧事扯後腿,選吳斯懷這種舔共派當不分區絕對安全名單…,那要給台灣社會吳斯懷下架計時器嗎?
一早看到那則笑民進黨不敢真推華航改名的鬧事文,感觸很深,這就是國民黨選出來的改革國民黨的青年人才啊?真是讓人搖頭加上絕望!
那則發文對我來說唯一的好處大概是,讓我看到那些平常不敢表態自己支持藍營的人,紛紛以為自己支持的政黨有在做事而開始表態!很好!
台灣當然需要監督民進黨亂搞的在野黨,不過,有鑑於當初民進黨創黨時在國會裡的力量也很小,因此,長遠之計,國人應該選擇支持現在相對小的在野黨逐漸壯大,好過去選一個現成的看似比較大,但其實爛到骨子裡且完全沒救的破舊老政黨擔任在野黨…
國民黨不想面對自己在台灣所犯下的各種反人類罪與歷史錯誤的話,那就等著被掃進歷史垃圾堆裡,台灣人值得更好的在野黨來監督民進黨,來促成更好的政黨政治與民主法治,而不是成天以鼓勵民進黨走實質獨裁路線去完成民進黨的黨綱作為所謂的監督!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89550411 10220290895396354 8616433054157635584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瘟疫過後 人類已經回不去舊世界的日常了

By
on
2020-04-10

有些人覺得,暫停鍵結束,世界將恢復過往,持續如常運轉。
這不無可能。
卻也可能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
復原論很簡單,反正以後會跟以前一樣,所以不用多做思考與準備,只是等待即可。
翻天覆地論則不然,得推敲新世界的樣貌並盡快準備與佈局。
在我看,是不會復原了,會走回保護主義與干預政策主導。會有相對大的資本與製造實業撤出中國,世界版圖會重新建構。
消費主義會暫時告歇,人命會先爭取累積更多存活資本。消費形態會改變,EASY MONEY的時代結束,甚至物價會出現一波飆升,而收入並不會。
也就是說,新一波的生存淘汰賽將會在暫停鍵結束後,開啟。
最近讀了不少橫跨時間長度較大的作品,有種感觸,當代人真的太習慣資本主義社會形態,誤以為人類自古都是這套經濟主導社會秩序運作的格式,誤以為所有人都渴望成為資本主義社會的一份子,而且是勝利組那邊的人。
其實並不是,經濟主導僅百多年歷史。
且到如今也還有國家只是表面服膺資本主義社會邏輯,骨子裡卻想顛覆之。
或者說,就算人類都樂意,世界卻未必。
最近對於只在系統太平運轉時代有效的知識,無法提起購買或閱讀的興趣。
好比說,我看到一篇談人才與面試的文。作者也許好心相幫瘟疫下的轉職者,問題是,現在是老闆都難以保住企業的時期,談人才的條件或特質,會否有點不食人間煙火?
至於面試,很可能市場上完全沒有釋出職缺…
諸如此類的。
那些系統秩序穩定時才能用的知識,等世界的暫停鍵取消後再說吧!?
總覺得現在沒辦讀,書裡講的跟現實根本背道而馳,只覺得唏噓。
人類主導建構而成的世界系統,尚無法完全掌控自然系統的一切。
一切都跟以前不一樣了。
今年復活節對基督宗教的信徒來說是極大的信仰考驗~
習慣了太平盛世的現代人,不太習慣世界不按造我們構思的模型運作,不習慣世界不能按照我們的旨意行事~
但是耶穌在十字架上說,主啊,不要照我的意思!最後領受了他的死。
我想,今年是我們學習體會耶穌在十字架上所說的話的深意的時刻!
我們不能總是希望世界照我們的意思運作,我們應該傾聽上帝與自然的聲音,悔改並且做出修正。
瘟疫是不可避免的,但社會中的弱勢承受的苦難與帶來的各種破口卻是可以修改的!
願我們能夠在這慘痛的教訓後獲得一些些改變,雖然歷史告訴我們,人類總不怎麼學得會教訓,或是在一代人過去之後又故態復萌…。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89664976 10220291038479931 1344495900914876416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當形勢比人強時 退避之

By
on
2020-04-07

法國人類學家李維史陀認為,當代人失去了原始心靈,沒有敏於接收來自環境的蛛絲馬跡,做出正確判斷的能力。
自大學讀了一些李維史陀,學到這個觀念後,我不斷將之放在人生中,不斷進行檢視。發現曾經地球發生過的一些事情,回頭深思,發現其實有徵兆,只是自己忽略了。當下如果接收訊息的提醒,不幸就能避開。
後來,我開始留意關於跡象的判讀方面的學習,從人生與歷史過往的經驗,進行歸納,設法加以鍛鍊,慢慢有一些自己的累積。
好比說昨天就是典型的一個案例,去程回程搭車不斷碰到卡門人,到處擋路,擋捷運擋公車擋郵局出入口,還有一堆不戴口罩的老人,不知道現在時機很敏感嗎?
收到一件寄件退貨,現在竟然要收逆物流費,以前沒記得需要收逆物流費?
去便利店,一個老人家佔住結帳櫃台超久,原來在戴手套搞超久,就慢吞吞的,也不會移到旁邊去,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特地脫掉手套再帶上,還是很難帶的合手的手套!
出門去辦事,順便去影印,跟老闆說了好幾次印十二份,結果給我印二十份,還擺爛說,已經印了耶~
等回來取件時,還漏了給一份,部還好我有當場盤點。
卻也比我家附近印貴,原本怕下雨所以帶出門去辦事的地方順便印,結果也沒下雨!
就連開個新電腦,都被靜電電到~
我當下就決定,當天剩下時間都待在家裡耍廢不出門了~
最怕這種接二連三的小挫折,所有事情都卡你,要你不斷下決策,迴避小挫折出現的狀況,真的會磨光耐性。
通常接二連三出現卡或不順時,我會明快的選擇退避,回家睡覺,而不是強迫自己繼續堅持下去。
很多事情並不急於一時,可以緩緩等等。
古代命理學裡有一派看時勢運轉做決斷,也是在練這個(或是俗民常聽到的水逆,其實也是)。決斷未必要勝過環境,人往往不能勝過環境,我們必須謙卑,在時勢比人強的時候,退到一旁等候強過於人的時勢過去。
現代社會運作的快又急,且聲光太多,干擾太多,內在之聲出不了,我們往往聽不見重要的聲音,看不見重要的訊息,錯判輕重緩急,追求不重要的事情當成功的標準,常常出現錯判,搞砸人生事小,搞砸社會國家是大。
不要輕忽身邊微小的訊息,敏於接收並且分辨,做出合宜的決斷,可以趨吉避凶。
決斷的判準,我常用傳統宗教的道德是非,法律,個人信念,功利主義,還有塔雷伯的方法進行加權。
大體上有個公式可以依循:
機率X次數(頻率)X嚴重度=真實決策風險
機率低但是發生次數多且嚴重時,千萬不要心存僥倖,因為爆一次就垮了!
例如,得病機率雖低,但只要增加暴露在風險中的次數,還是可能被感染。
因此,不順的事情不斷出現時,必須中止行動,避免累積發生不好事情的次數,不讓次數的增加催生出巨大的不幸。
反之,當我知道做某些事情可以催生好的事情發生的機會,我會加碼,例如讀書寫作這些事情,就是多做多得,所以我會盡可能加碼!
總之,長期來說,如果減少不好事件發生的次數,增加發生好事發生的次數,會有不錯的結果才是。
最好的作法就是降低頻率。
反之,如果要增加幸運則是增加頻率,例如樂透每次都買一百張之類,看是先破產還是先中獎。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89737648 10220290876195874 4408131790099709952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不懂抽樣 才會說普篩最好

By
on
2020-04-05

政府如果真的如某些名嘴說的是隱匿疫情,醫護跟統派會放過政府嗎?
早就被踢爆了!
這麼簡單的事情,一堆人寧可就是相信沒有實際證據的造謠指控!
看看也是,就統派鬧事,還有不被採納建議的專家一直吵。
一堆人佩服韓國新加坡德國,笑台灣只會講口罩。
可是,口罩有效的話,為何要浪費資源?
科技不是先進就好,而是有效才重要,好嗎?
別再鬧好嗎?病毒不會挑人!
反對者不能一方面尊重外國的數字卻不尊重台灣的數字。如果否定,請拿出數據證據而非空講理論模型,理論模型是可修正的好嗎?
台灣防疫若有破口也是人民不配合防疫,政府已經很拼了,沒有任何防疫措施是百分百完美的!
如果是醫療專家卻用零容忍檢視政府的防疫政策,不覺得自己的心態很可悲嗎?醫護不都知道,社區感染是遲早的問題,台灣能守到今天已經很強了好嗎?不要把不可能操作的情況當成標準反向苛責現在的防疫好嗎?
還有,誰應該被納入疫調,牽扯到統計抽樣的思考模型。
抽樣做得好,不用抽很多不用普篩也能抓得準。
沒有正確抽樣能力的話,就算抽很多就算普篩,也不準。對沒學過統計抽樣的人很難懂,但是身為專家卻在鬧事要求現在的台灣普篩,會不會太丟臉?!
母體不可知,普查也不會知道母體的狀況好嗎?最多只是採檢當下的狀況。普篩會造成需要多篩幾次的人失去篩選機會,卻讓一堆不用篩的人浪費掉了!
這些日子看一堆網路鄉民,談國家治理談,談國際關係,談防疫公衛,談民生物價,真心覺得,民主國家就是保障外行人瞎扯裝內行的言論自由!而對政治議題的表態,正好是讓非政治領域的其他領域專家現形的最好檢測儀。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89706480 10220290916356878 9015140958508941312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超越華夏文明的天花板

By
on
2020-04-05

加入日本,擺脫天朝之前,台灣是天朝系統的邊陲,來此發展的大多是混不下去的唐山公,還有住在這裡的南島語系族群,就是化外之地,天高皇帝遠,也不被視為可以獲得天朝文明教化的可有可無之地。
日本戰勝天朝後,透過兩國合約正式取得台灣,日本統治替台灣帶來了西方現代文明,直接帶領台灣人一口氣超越前宗祖國的文明天花板。
這也種下了日後大陸那邊來人,因接收台灣時的文化落差,被接管方的文化超遠接管方,從而釀成後續數十年的悲劇。228,其實只是悲劇的開端。
香港也類似台灣,原本是天朝邊陲,大英帝國從海洋文明角度看出其價值,要走了香港之後,投入開發,也讓香港超越原本宗族國的天花板,種下回歸後的悲劇。
原本華夏天朝陸路文明的邊陲,進入海洋文明後卻反而成為最先進。
原本也無不好,只是天朝這個極為自我中心又自大傲慢的文化系統,無法接受外來番邦比自己強大的現實(歷代天朝都是以竄改歷史或漢字書寫來扭曲外族比自己強大或文明的事實),更別說是自己原本不要的棄子,竟然被栽培的比自己的文化濃密度高且強大,這不是直接打臉天朝系統的文化成就嗎?
是以,動用武力或象徵暴力強行鎮壓是不可避免的必然,否則原宗族國面子掛不住。天朝沒有欣賞邊陲超越自己的雅量,天朝的核心就是文化文明必須只能從中央往外輻射。
這是為何共產黨對港台都擺出留島不留人的政策,而西藏新疆卻只是鎮壓即可,因為後兩者沒有直接接觸外國文明統治的經驗。
然而,中原陸路文明是結束了,曾經比天朝更強大的中亞文明都沒落了,更別說原本是中亞文明的周邊的天朝。
瘟疫雖然按下暫停鍵,但是,而今依然是西方系統勝出的世界體系時代,越靠近西方制度的,文明高度越高。
天朝無論德性,還是制度思想,抑或是武力,都不足以扮演輸出秩序的文明承載者的角色。
若讓天朝領導世界秩序,世界只能趨向滅亡。
別說世界,連東亞霸主都不夠格。
只是土地人口多,並不代表能夠成為系統秩序制定/輸出者。
華夏科技史乃至華夏人最大的問題,在於總想以自家早於西方就出現的一些發明,來證明華夏優於西方。
造紙印刷術羅盤火藥等所謂的四大發明,成了百年國恥後的華夏人,自我安慰仍是泱泱天朝的一種存在。
華夏對日本也經常擺出這種姿態,一種那些傳去日本的東西還不是我們先發明出來,要不然你們能拿去改良嗎的姿態!好像原創比改良好一樣,好像原創真的很了不起一樣(看看迪士尼,原創哪裡能比的上認真改良且懂商業化的好賺?)。
問題是,出現順序並不是關鍵,能否普及與商業應用才是。
也就是,華夏人試圖倒果為因(到了當代只剩事後諸葛亮),以後來的某些些東西出現強大的結果,回頭證明自幾很強,因為華夏人說這些我們早就有了。
其實,就算華夏不發明,也遲早會有人發明,根本不會影響世界史的運作。
問題是,華夏有人能發明卻無法將之實用化與擴散普及,發明根本介於有跟沒有之間,沒什麼X用!
就說漢字好了,沒有日本人的再提練,今天華夏人要接軌西方文明都不知道要多耗費多少心力跟時間?
一個只會往自己臉上貼金,卻成天怪別人造成自己陷落的巨嬰化文明系統。
劉仲敬認為,對世界輸出秩序從來都不容易。
華夏曾經輸出四周,但是歐美列強崛起後,再無力輸出秩序到周邊。
台灣,過去長年是秩序輸入方。直到這次瘟疫爆發兩個月後,各國開始接受台灣抗疫經驗的秩序輸出。
別以為只是抗疫,就因為歐美長年扮演秩序輸出方,才會輕忽怠慢從遠東的小島發展而成的抗疫秩序,延宕了防疫時機。
另一部分原因是西方過去數十年積極發展新自由主義,走小政府路線,削減政府管制與干預,推崇人民的個人自由,瘟疫爆發後政府能使用的有效控管手段不多,且成效不彰。
第三,過份相信自己過去在世界上建立的國際組織所發展出來的秩序輸出系統,因而被天朝所矇騙。
也就是說,天朝利用造假,一時間順利瞞騙了萬國,達成了甲秩序的輸出。從兵不厭詐的角度,從戰爭或兵法的角度,這是成功的,但若從希望成為秩序輸出者的角度,毋寧是華夏史上最慘烈的一次失敗,一口氣得罪萬國,包括過去幾年加入一代一路與中國交好的友邦,中國都毫不手軟的傷害了這些國家。
抗疫的結果與世界的未來如何,還不知道?但是,台灣這次在世界史層級的世界上扮演了關鍵角色。真心希望國人一起撐過這段,這是台灣的關鍵時刻,不亞於明治的日本打敗俄國那場戰爭。
因為遠東島國做到歐美日列強都做不到的事情。
這也是為什麼共產黨,台灣的統派,乃至推崇歐美派很難接受的部分。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89658544 10220290873995819 244307351933288448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連假出遊人潮 恐將成為未來防疫破口

By
on
2020-04-04

 
雖然比去年減少很多(新聞的交通流量說少了1/6),但還是看到有些趁連休出去玩,花蓮墾丁一堆人。
其實真的很危險,目前台灣並不是完全沒有本土感染,而且是找不到感染源的。
連假一堆人出去玩,接觸一堆不認識的陌生人,之後再回去上班上課,根本就是在玩交叉感染。
之前大家一直駡國外那些出去玩的年輕人跟大人,結果我們自己也是一樣?!
從現在開始兩週,大家就祈禱不會越來越多沒有感染源的本土確診案例爆發!
如果有,就不要再怪海外回來的,是非要出去玩的國人自己造成的。
待在家等到疫情過去真的很難嗎?
世界都在地獄裡了,政府都柔性的超前部署的如廁跐嚴峻了,很多人還是看不懂。
唉。覺得很擔心。
防疫政策是隨著疫情與物資不斷調整的,網路上一些統派或討厭蔡英文的極獨(嫉妒)派不斷拿之前跟現在的做法不一樣在鬧事。
之前我還可以說,反正防疫成果好不用甩他們,可是這幾天連假的人潮讓我開始擔心,某些超前部署摸黑的言論很快就會成為更加激烈的指控防疫不利的武器。好比說,普篩與封城。
早一點封城就不會一堆人跑去觀光區玩造成感染擴大,都是政府的錯。或是,早一點普篩有問題的潛在感染者就能揪出來就不會混入觀光人潮揪不會出事…
上述很難有效反駁,如果瘟疫在連假後真的開始上漲。
然後,如果瘟疫真的是人造生化武器,臥底台灣的共諜會不趁這波到處跑嗎?
當初沒能預先防範觀光區人潮爆滿一事,進行總量管制,例如看是從進出人口數,還是飯店的入住房間數進行調控。
總之,要想辦法了,因為萬一這一波真的僥倖逃過,沒有爆開,後面還有五一勞動節連假端午節等,然後,肯定會更多人跑出去玩,二月時我說過,萬一防疫太好的人民鬆懈會造成擴散破口,不幸言中,真的出現了一堆鬆懈者。
另外,呼籲政府不要再做我們防疫好棒棒的新聞了。我知道這有戰略考量,對媒體不斷推波助瀾,但是,反效果已經出現了,很多人驕傲了,鬆懈了,紛紛跑出去玩了,不覺得瘟疫對台有影響了。很恐怖。
防疫是全民的事情,如果都靠政府跟醫療系統,遲早會被不願一起承擔防疫責任的鬆懈國民的一時之爽所壓垮。
日後國外媒體可能會好奇,原本防疫第一的台灣後來怎麼垮了?嗯,原來是太有自信,驕兵必敗,碰到民俗連假紛紛跑出去玩…
這個時間點,武漢肺炎讓世界上的五萬人的性命提早消失,而人數還會增加,這還不算中共隱匿的人數。
新聞都是慘劇。
說實在,還能開心的出去玩也是很厲害,我就沒辦法,因為真實世界的薩諾斯才剛開始發威…,而我們並沒有時光機可以回到過去修正歷史,且正要開始承受世界史等級的戰爭傷亡而已。
積蓄能量,累積一切資源,設法活下來撐過去,而不是如常的以消費社會的形態過早耗盡能量,戰爭才要開始…。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89927753 10220290323222050 5466378450132533248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逆社會觀察

能生活在台灣,其實是很幸福的事情

By
on
2020-04-01

台灣長期詬病的普遍低薪,幾年前的經濟學人寫過一篇文章分析這個問題。
經濟學人的觀點是從宏觀的系統論來檢視,比起歐美選擇讓少數人維持超高薪而放棄絕大多數人的基本收入保障(歐美的窮人常常連賺錢活下去的低薪都達不到,得靠食物券之類,且負債驚人),台灣選了讓多數人勉強都能活下去的低薪,壓制受薪階級的收入成長幅度(用選擇好像有個人在決定,不是很好的用詞,應該是說系統自行發展成這個模組)。
注意,這裡不是談超級勝利組或資本家,而是指受薪階級的薪資分布狀況。歐美的超級勝利組或資本家,也很多比台灣的有錢好嗎?
(補記:這篇文章指涉的對象是弱勢窮人社會底層,不是普通中產階級更不是上層階級!當社會上就有一些基層工作無法獲得高薪,在無法分得高薪的情況下,有些國家是放給他死,讓市場機制拼命壓榨;有些則是大家都勉強能分到能基本存活的程度,我認為台灣是後者而歐美是前者,有感而發寫了一下~)
過去看這篇文章時,解開一部分困惑,突然覺得低薪好像也不全然是不好,如果有其他配套存在(穩定的物價與健保)。
而且,如果不是房價被馬英九時期開放回台的資本炒高,也就是如果可以不計房價的話。其實,台灣的薪資水準勉強可以活的不錯。
最近瘟疫爆發後,更可見讓盡可能多的人都有工作的好處很大,社會較不會馬上陷入動盪,需要補助的人或補助的幅度都可以縮小很多,可以透過一些相對較省預算的方法補強。
眼下的社會經濟發展問題,有一些不是政府能夠擋的趨勢,好比說數位科技發展出只要極少數人力就能創造高額產值,少子化高齡化等等。
我當然不是覺得低薪好,低薪當然不好,讓大家都能得到不錯的高薪更好。只是,當過往我們在追捧歐美的高薪之高與工作時數時,忽略了能夠受惠的人口比例,以及其他沒能取得高薪者的人數規模與慘狀(這方面的書我讀了很多,在台灣通常是隸屬於賣得很爛很少人讀的社會科學類作品)。
或許我們許多人都在無形中,幻象自己是能夠擠身歐美取得高薪的族群,也是過度樂觀了。
正義論的作者說,如果讓他選擇,他要能夠保障弱勢基本生存權的社會而非強者拔尖的社會。我也是,我不會幻想自己能夠成為人生勝利組,而是思考如果我是需要被幫助的弱勢族群,我希望生活在什麼形態的社會?!
歐美社會的弱勢,很多活的比台灣的窮人還慘(生活成本很高)。而且,弱勢窮人的比例很高。
在台灣也許不能超有錢,但是淪為超慘的機率也比較低一些。
至少我們擁有的健保所保障的東西,在歐美許多國家就連中產階級都得不到。美國很多人生一次病就花光積蓄甚至負債。
看薪資收入不能只看帳面數字,還要看能夠買到什麼服務?不能只看平日生活消費支出,還要看老後困頓生病時的花費。
我想說到是,延續之前我在專欄裡提到的論點,不要因為是台灣自己的經驗就否定,也不是國外的方法就一定比較好。應該從肯定面發展論述,不要急著否定。
社會的運作,往往很難有絕對的好或壞,就是看要犧牲誰來保護誰?你想自己是會被保護或犧牲的?你希望自己被保護還是犧牲?
更全方位的檢視,你會發現生活在台灣其實很幸福。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90347549 10220291075880866 2297910518150594560 N


查看文章

觀看更多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莫讓教會成為瘟疫蔓延的破口 瘟疫蔓延時期的聚會

By
on
2020-03-31

 
 

 
前一陣子,武漢肺炎突然在韓國大舉流行起來,深入追查才發現,原來是大邱的(異端)教會裡出現超級感染者。已經出現徵狀卻還是繼續前往教會,於是造成數百名信徒感染。
已經有數百人感染的教會,卻仍不配合政府的防疫工作,隱匿會友名單,造成政府追查感染途徑困難,甚至傳出,大邱當地的防疫官員就是該教會成員,卻值到被確診才坦承,之前都隱匿身分不說,害得其他防疫組成員也得隔離檢疫。
或許你會說,那是異端教會,甚至是邪教,我們不是,我們是正統教會!
姑且不說瘟疫並不看人的身分攻擊(要不然古代許多正統基督徒就都能免於瘟疫攻擊才對),基督徒也會染病也會生病,並非基督徒就百毒不侵,瘟疫的擴散蔓延是和人的生活習慣、健康管理與群聚習慣有關。
無獨有偶,新加坡的其中一起群聚感染,也是教會爆出來的!
不容否認,台灣的都市中的不少教會,其群聚情況與大邱的教會類似,都是在相對狹小而密閉的環境中,湧入大量的會眾一起聚會。
當然,我相信各教會都有自己的防疫措施,畢竟沒有人希望成為瘟疫擴散的破口。
不過,有一點也值得深思,那就是過往太平日子的時候,我們也有不少人因為愛主,或教會欠缺人手,或是不敢違反某種默契下的壓力,即便已經很累了,甚至已經出現生病的徵狀了,也還是強打起精神上教會,甚至不光只是聚會,還投身服事。
教會中的過勞現象,說實話的確存在,熱心愛主的基督徒可以說周間忙世俗工作周末忙教會工作,終日忙碌不得閒。
到目前台灣社會因為政府防疫工作嚴實,加上運氣好,上帝看顧,還沒有爆出大規模群聚感染或社區感染,然而,從目前各國已經發生的情況來看,宗教生活中的人群群聚,的確是瘟疫擴散的破口。
最近社會上為了媽祖是否該維持遶境活動而有不少論辯,或許我們也該認真思考各種特會或大型佈道會的暫緩,甚至是主日聚會的分流分場,更認真的關心弟兄姊妹的身體健康,「不可停止聚會」在非常時期若堅守下去,也許成為造成他人困擾的狀態,或許我們應該更懂得權變,大邱的教會就是強制信徒打卡報到且動用輿論壓力讓沒來聚會的信徒屈服,才會造就即便生病都還是堅持繼續上教會因此造成瘟疫擴散!
敬拜上帝,是用心靈和誠實,兩三人聚集一起敬拜也是敬拜,不一定要在可能造成他人風險的時候還堅持上教會,這是保護自己也保護其他人,不要覺得反正我們只是回天家而太過輕忽此世的身體照顧,身體是神的殿,且我們不該因為自己的作為而造成他人跌倒,願我們能更有智慧的處理瘟疫蔓延時期的聚會生活。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