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By
on
2020-05-09

出版界二十年來都在探討同樣的問題(書很難賣,讀者流失,人們不看書不買書,很難賺),然後,依然找不到答案。

也不算找不到答案,而是出版界希望得到的答案(提升銷售量,讀者買書看書),市場不想給(都搬到網路上去生活了)。

不換提問方法,是無法找到不一樣的答案來嘗試。明明我們很多出版社都出了相關主題的書(問題解決,決策模型,創意思考,精實創業,破壞性創新…),怎麼不拿來用用看?

市場出現的答案(新載體與新商模),出版社未必想接受。

雙方各有堅持,沒有交集。

然後,市場狠狠甩掉了出版界,一去不回頭,二十年來產值跌掉七成。

很多問題,過去反覆講,最後就是我被當成問題處理掉,後來我就不想說了,我也淡出,就是買買書,寫寫書,賣賣書,不再多嘴,不想被群起圍攻。

文化部也去開過幾次會,看看周遭,出版人彼此之間毫無共識,一點都不團結,各種本位主義與都是別人的錯,我知道我講什麼都沒用,那些深陷場域結構既定規則已久的人,認知就是固化下來了!

細節就不細說了,反正說了不能改變什麼。

將近二十年的時間,我至少協助了幾十個人出書。雖然跟年產量比不算多,但以不是出版社員工來說,我覺得自己盡力將好東西引入出版界,都是本土的創造力,而且,有些賣的還不錯。

不是鼓吹花錢買版權回來出,不是拼命榨微薄自己國家出版業毛利的版權競拍與越來越高貴的製作成本支出(有時候作者辛苦寫的書,版稅不如封面設計費,也是很弔詭的事情),而是協助提煉本土的經驗,結晶成書(二十年衰退中,還是有些人從產業鏈中賺走了不少錢)。

我知道出版不容易做,我也算做了逃兵,跑去寫作(好像更難做),但也開始協助想出書的人,找到好的落腳處。

其實,這原本是出版人要做的,也的確有些人在做,但是老實說,認真做的很多都不是合適的出版社。

放棄或忽視業務開發力,是一大問題。

昨天看到有資深出版人在粉絲團上靠北那些打算自費出版的作者,列了一堆出書的細項,然後搬出一種睥睨的語氣說要自己做就去啊…,講了一堆發洩脾氣的自暴自棄的話。

實際上,台灣在還沒連鎖書店之前,很多書籍就是以類似自費出版的方式推出,那個時代有一種出版社只出一本書,出完後只賣那本書。某種程度上其實是自費出版。因為自己開了出版社自己弄書然後自己賣。

早年很多學者都是自己弄自己的教科書或論文。

後來,同人市場與二創也是類似自費出版,多年來堅持一套自己的商模,雖然總體銷量不大,但是省去通路經銷的抽成,不做折扣戰,也不是專靠出書維生,所以,這塊的收益反而很穩健。

出版其實很遼闊,大多數出版人並不研究出版市場只是活在自己店產業鏈的位子上,用自己的位子的常識在思考。

被自己局限。

因為廣告發行因素,所以我會推薦需要累積聲量的人找商業出版社合作,放棄收益讓產業鏈賺,靠擴散圖書資訊後的其他東西獲利即可。

若是單純想出書,沒打算牟利也沒有要搞很大,我會推薦我合作的出版社(他們有自費或其他比較低門檻的合作方式),甚至自己做(把編輯部分外包給專門編輯製作公司就好)。

或是出版電子書也可以,或是找線上影音平台合作也可以。總之,能將內容轉化為媒介進行推廣販售的載體很多,書早就不是唯一選項,而且還是所有選項中毛利最低初期銷售損益兩平所需銷售數量最高的一種(線上課程只需要賣出三十套,書要賣至少一千本),我是真的不懂,出版人到底拿什麼東西在作為支撐自己對其他人擺姿態的根據?

出版正在被這個世界的其他知識銷售方式碾壓啊…

就連發行與擴散的強項早就被線上課程平台碾壓了(銷售其實相對來說還是不錯,只是利潤率太低,其他類型的知識產品能賣到兩百套,就不錯的獲利)。只是課程平台能賣的產品類型還不夠豐富而已。

外面市場與消費者正在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認真研究,只想固守原本的模式,抗拒變化,然後用情緒性的方式發洩自己的挫折。

別說其他領域,早年出版業的很多很棒的銷售手法都被捨棄了。甚至很多人根本聽都沒聽過。

很多市場的消失,例如團購(今年一月,認識的老師出書後,訂單快速湧入,都是團購,都是老師去跑出來的銷售量),租書店的大眾閱讀,我們沒有掙扎,直接放手。好多可能的銷售機會,我們沒有去嘗試看看,直接放棄。

我們有很多關於WHY的討論,但不知道HOW與WHAT。

想想也是滿讓人唏噓的事情。可以這麼情緒化的面對自己無可逃避的生存問題。

要抱怨賣書很難賺的時候,都拿單本書的製作出版在算攤提,假裝自己家沒有暢銷書。

書這東西不是算單本攤提,是一群的攤提。有暢銷有普通有滯銷,出版社透過不斷出書,找出一群書,一個能夠接受的商品結構比例,讓自己能夠活下去。

很多書不好賣,可是不代表不好賣的書都是你家出的。

很多書賣不好,不代表所有書都賣不好。少數賣的好的書就支撐這個市場了,況且圖書在賣起來之後,後面都是淨利,還有很多方法可以套利。

看到總是一些還會賺錢的達出版社的人再抱怨,總是挑能讓自己顯得可憐的事情講,也是很會。

說穿了就是仗恃出版是特殊(文化)商品這個前提預設。

除了文化部跟同樣出版相關的人以外,其他人其實根本不在乎。這就是個小眾市廠。

然後,文化部那個出版業免營利稅,只是讓大出版社賺更多,小出版社倒更快。

我們總是不證自明的搬出文化累積那一套說詞,認為社會需要幫助我們穩住這個很重要的產業(除了出版人跟文化人,還有誰會覺得這是個重要的產業?),好讓我們繼續用同樣的方式做事,卻不管外面已經變了。

最近我家另外一位做出版的終於也看開放下了,真的不要為難自己的人生去努力一個結構無法撼動的系統性問題,那些手握資源佔據系統關鍵節點乃至能夠改寫規則的人都不想變動了…。


上面的文字是周五夜晚在冷氣壞掉的餐廳寫下的,因為陸續看到幾個出版人在抱怨出版的老問題。

回家路上,去超商取書(不改變就無法生存)。回來翻讀,這本書的內容正好回應,前面談到的書難賣這件事情,作者把他整個推廣細節都寫了出來跟大家分享。

改天我也來整理幾個我自己經手過的暢銷案例跟大家分享,幾個案例都是一個人就搞定,不用勞師動眾,關鍵是有沒有好好徹底研究思考並行動。

這本書裡面講到的一些方案,我以前都提過,但有些人無法改變認知,無法接受,那也沒辦法。

出版人跟商人最大的不同是,出版人要以他覺得有格調的方式販售,商人只想把東西賣給需要的人,不會去管一些面子自尊文化格調的事情。能賣就是有格調。

#不改變就無法生存
#西野亮廣
#第一本書首刷八千第二本三萬
#這本首刷則是七萬
#作者規劃超多推廣活動
#自己賣書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書不能當書賣而是要當成其他東西來賣
#因為書只是載體裡面的內容也就是其他東西才是銷售重點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