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854601 10220290892356278 5477779805891985408 N
逆社會觀察

防疫超英趕美 請對台灣多一點自信

By
on
2020-03-30

(本文發表於上報

這次瘟疫爆發後,絕大多數台灣人都跟政府一起認真防疫,不過,有一小部分人,卻拼命唱衰台灣的防疫政策,從禁止口罩出口,到堅持疫調、不普篩,不風城,都有意見。

任憑官方怎麼解釋,他們就是不聽。尤有甚者,抓住官方解釋的語句,製作稻草人,寫出「如果封城…」的報導。

與政府不同調的異議者,我發現大致上有以下的類型:

第一、認為能提出跟不一樣的意見,就是監督政府。

第二、不同專家的防疫對策的流派之爭,專業人士的理論對策的流派之爭。

第三、統戰勢力在扯防疫後腿,怕台灣的防疫成功會讓更多人發現中國與台灣的不一樣。

第四、雖然也愛台灣但是更真心相信中國強大,害怕得罪中國會讓中國對台灣不利,相信臣服跪拜,不惹怒中國,討好中國,跟隨中國腳步走,才是台灣活下去的唯一方法。

或許是過去黨國教育中的華夏道統論述作祟,或許是親眼看過高速成長期的中國的表面富麗堂皇,意志被懾服,真心相信台灣不能抗衡中國(白色力量與知識藍支持者中有不少)。

第五、還有打從心裡不相信台灣,認為國外的做法比較好的人。認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國外都在做的事情,台灣應該跟著做(從眾姓)。

說實話,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更是台灣社會普遍存在的心病。

若不是此次瘟疫爆發後各國防疫的荒腔走板,我自己過去也經常落入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迷思。日本比較嚴謹,歐洲有豐富歷史文化,美國科技文明昌明…。

從殖民地時代不被允許發展主體性,到威權時代未經同意而逕自強加在我們身上的主體性,長年被壓迫,導致習慣性的自我否定。

當年台客文化崛起時,不少人都認為很粗俗,無甚可觀之處,直接援引歐美日的精緻文化與之對比,輕易地就否定了我們自己土地好不容易發展出來的文化幼苗。

或許是台灣當慣了殖民地,我們很習慣以負面否定貶抑的心態,看待自己社會長出來的東西,不若歐美日等國家,會從肯定自家土地經驗的角度出發,將之發展建構成系統性論述,甚至擴散到全世界去。

我是受西方社會科學訓練的人,十分推崇西方科學實證主義精神。這次瘟疫卻讓我跌破眼鏡,素來追求精確性與重視實證資料的歐美社會,卻被WHO與中國的假資料耍得團團轉,輕信WHO與中國,甚至根本逃避面對防疫,跟我過去在書中所學大不相同。

要說大外宣修辭,已經癱瘓了過去西方社會素來自豪的邏輯思辯與科學實證主義精神也行,跪拜人民幣而對中國擺出綏靖主義政策,不敢得罪中國也可以,甚至將少數還敢說真話的科學家硬是打壓下去,拆了西方現代性的根本,著實可悲。

撇開瘟疫是否是人為病毒,是否是中國刻意往外擴散不談,這次瘟疫讓我意識到,西方社會過去所宣揚的那些特質,至少在國家層級根本施展不出來,而企業組織就算有此能力,若沒了國家守住邊界,企業再強也無濟於事。

國家的主權並不如過去新自由主義派全球化論者說的,可以丟掉了。反而我認為,未來國家的主權會再度揚升,會開始設立一些邊界阻擋過濾外來訊息,太過無邊界的自由流通,並不是全然有利無弊的事情,這個下檔風險遠超過往太平時期所創造的利潤之總和。賺十年的榮景,經不起兩個月的摧殘而倒下者大有人在。

而如果說,國族認同發展有所謂的歷史關鍵時刻,此次抗疫之於台灣,很可能就是了!如果最後台灣守住了,國民全體的自我認同感將會大幅上升,對自己是台灣人的自豪與榮譽感應該會來到史無前例的高。此後,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會不斷攀升。

能夠有此成就,當然是很多人的共同努力。只要團結且隨時警醒,抱持憂患意識,可以挺過風浪。

不過,我認為台灣還有一件事情很急需去推廣與改變,那就放下殖民主義心態,好好正視自己的主體性的發展與建構,不要輕易地以其他社會的論述否定自己社會正在發生的事情,逐步捨棄外國月亮比較圓的想法,放下拿來主義,發展自己的論述,我們應該對自己更有信心一些,台灣會逐漸走出自己的路!

聖經中,年少大衛打敗了巨人歌利亞,大不等於強,小不等於弱,我們不要妄自菲薄,我們是小國小民卻是好國好民,且能對世界人類做出屬於我們的貢獻,想讓世界接納我們,我們得先肯定自己的存在有其不可取代的獨特性,不是嗎?我相信瘟疫過後,台灣會有很長一波的上升榮景等著大家!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