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說服:情緒認同比提供事實資料更重要的時代

By
on
2018-06-04

說服情緒認同比提供事實資料更重要的時代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最近的網路很是熱鬧,先是有位搞時尚的先生在臉書上發了幾張蔡英文當選總統之前的吃麵、洗碗照片,接著開始批評蔡總統的施政與行銷手段。

 

結果引來大量按讚與轉發,即便不斷有人澄清這並不是蔡英文當選總統後才做的事情,完全無法阻止網民繼續轉發並且認同此一發言。

 

接著的一則新聞更有趣,5月4日是「星戰日」,有一群Cosplay申請穿著星戰人物裝參觀總統府。消息曝光後,有幾位李姓耆老跳出來批評政府亂來,浪費錢搞這種活動,還直說白宮才才不會這樣!殊不知,白宮搞過而且可能不只一次,此外,這活動也不是府方花錢舉辦而是民間人士申請參觀總統府的行程,是本來就一直有的行程,只是這群參觀者做了Cosplay的打扮而已。

 

這兩件事情放在一起看,彷彿都印證了「後事實」概念已經深入且普及於我們的日常生活。不再是罕見的偶一為之,而是不斷不斷的上演。

 

人們壓根不在乎拿來證明其論點的證據是否經得起驗證,反正支持自己論點的人也不會去驗證提出論點者的資料是否正確。

 

更重要的是,那些「事實」能夠率先引發閱聽人的某種想要相信並認同提出論點者所置入的情緒。

 

超越邏輯的情緒說服》一書的作者史考特亞當斯指出,事實在今天一點都不重要,今天的人們未必在乎事實真相,人們只想要相信他想相信的事情。更直白的說,人們的某種情緒需要被認同與接納,只要能夠提出令其情緒被認同與接納的說詞,即便經驗資料經不起驗證,人們也願意接受。

 

講個感動人心或能激發同仇敵愾情感的故事,比羅列事實資料更能說服人接受。再三反覆說某一件事情為真,在重複曝光效應下,說久了自然就有人相信那是真的。

 

人的情感腦先於理性腦,人們更願意相信自己的情緒而非邏輯論證。當情緒已經接受,那些拿來證明論點為真的資料即便日後被踢爆是造假或扭曲,也無法令已經相信者改變想法(更別說人有自我合理化的偏誤)。

 

從蔡英文洗碗照、總統府與星戰日,乃至五月四號當天在台大校園發生的學生掐脖子事件的各自解讀,在在印證我們已經來到了要說服人心相信某個看法,先讓支持者認同情緒,直接對人的情感腦進行非理性的、情感認同式的說服,比羅列事實資料更重要的時代。未來想要反駁不能只是指出論證的事實資料有誤,得找出讓對方的情感認同瓦解的方法,否則只怕是各說各話,「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