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長年被制度剝削與犧牲的基層民意的反撲

By
on
2019-03-21

文/Zen大

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在學校的學生時期,都有所謂的放牛班的存在,人數壓倒性的多過前段班,但被學校以制度的方式壓制與管理起來,整個制度性歧視。

這些人,什麼壞事都還沒做,只是因為被判定為成績可能會比較差就被丟到放牛班,給予次級的教學資源,結果,大多數人的成績果然不太好,畢業後就去工作或進入非升學體系的學校(如高職)。

這些人當中有不少就是日後的如今的精英口中的智力測驗不及格等等難聽話的指涉對象,他們也的確因為制度性歧視沒能有機會被養育成足夠具備公民意識的國民。甚至被洗腦教育毒害最深且日後毫無翻身的機會,因為生活所迫,都在求生而已。更別說有些人還得背負原生家庭與各種人際災難。

上述是血淋淋真實存在的實然,不是任何漂亮話的道德應然可以否認的事實。

我在想,這些人的人生並非沒有怨恨,甚至可能還不少,只是過去的社會構造令其無法串連,且被工作和生活給壓制,僅有極少數進入了黑幫,另成一個世界,其他人就只能被生活追著跑。

如今,網路讓這些人也能輕易串聯,且當出現一個深知其痛苦且能假裝自己也是跟其有共同生命經驗的領袖人物,能說自己能懂得俗民語言甚至粗鄙髒話時,很難不產生親和性吧?

這些年,許多國家的失敗組和基層紛紛都起身反抗,甚至又被菁英們寫文章寫書酸了很多下,這些人只是默默地累積憤怒能量,然後透過票票等值的所謂民主精神,好好的教訓了一直以來讓自己難過的菁英跟制度。

對這些人來說,誰統治國家或獨立或統一真的差別不大,因為他們不會成為思想犯或政治犯,就算真的被整了反正本來的人生也被整夠多了,所以沒差,標準不能再低了,至少也要把一些看不順眼的上面的人拉下來墊背才行。

說真的,社會發達起來之後虧欠基層太多了,制度充滿了剝削基層,把基層當成成本外部化的工具,且只有五十步與百步的差別,不管誰統治,都是在剝削與壓榨。

困難的歷史脈絡或思辨聽不懂,他們只是有一股怨恨想要發洩,誰願意幫忙就挺誰~

#傾聽民意在某些人說起來將成為一種上對下的姿態與傲慢

#這篇講實然不是在講應然
#應然論講再多實際社會運作就不按照應然論的指示有甚麼用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