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11 11 16 1026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既然都會被歧視,當然要往上爬到最能累積資源的環境死命抓住不放

By
on
2019-09-11

昨天有則我覺得感人且勵志的新聞,某個當保全的父親長年撿拾人家用過的參考書整理後給小孩使用,後來有個小孩申請上台大醫科(另外一個小孩是政大)。

在粉絲團貼了一下,談了一點網路酸民對這則新聞的評論的看法,然而,也還是有一些人指出這樣的出身考上台大醫科會很辛苦之類。

我也相信會很辛苦,歧視結構或說鄙視鏈在社會上是無所不在的。不過,會辛苦是因為社會結構與人性,不是因為考上台大醫科。

試想,如果他沒考上好學校而是落入一般人的刻板印象,認為這種底層階級的孩子就只能如何如何,難道就學或未來就業就不會被社會上其他的人鄙視或歧視嗎?

還是會嘛!?

既然都會,那當然能夠去到相對能將自己的社會地位往上拉抬的地方洗身分,比留在原本階級好。

就說我自己考上台大的研究所後,身為大學並非念台大且高中也不是建中出身,也扎扎實實的承受過不少明擺著的歧視言論跟睥睨眼神(台大的正統血脈:建中-台大本科,其他的嚴格意義上都不算台大生,都會被某些正統派鄙視),在學校期間也許會比較介意。

但是,等拿到學位文憑,離開學校,面對的不再是錙銖必較的台大正統論人士,且可以在社會上混吃混喝,的確又能因為台大光環多得到一些機會後,慢慢就會淡忘那些,且慶幸自己有去念了台大,拿到可以拿到的資源,幫助自己的人生減少一些些阻力(雖然還是有其他很多阻力,學歷並非萬靈丹,但也的確能消減一些阻力)。

而且,我也知道那些歧視是必然存在,並且,某種程度上來說並不是針對某個特定個人,而是不同身分在同一個場域相遇之後一定會發生的事情,不管在哪裡都會發生,以各種各樣的版本與型態,但是歸結於本質來說,就是歧視與鄙視。

同樣是被歧視,去一個將來能幫自己過得好一些的地方,也算是一種鍛鍊,至少能夠得到的資產與附加價值遠比留在原本的環境多多了。

而且,人只要有自己的明確目標,生活光是忙目標的事情就忙不完,其實外界怎麼歧視或嘲笑,那是外界自己的事情了!

再者,這些不如意其實都可以順便鍛鍊一個原本各方面不如人者的氣量與能耐,而如果連學校期間的歧視都撐不過,未來出社會後很可能也未必就能撐得下去?畢竟社會上的歧視結構更多元,且能拉開雙方差距的比較基準更多且更寬廣,就說我如今生存的環境,是一種無論你如何努力做出什麼程度的結果,都能有人輕鬆的超越,而且超越很多。這裡面要產生歧視結構太容易了,如果要往心裡去也是去不完的。

人類就是一種會把人身上的各種不同特質排出次序,並放入道德優劣來進行比較,從而發展出各種歧視與不平等關係的物種,因為,有些人想要站在頂端,想要勝出,想要將其他同類踩在腳下,或滿足自卑的超越或進行統治,維持他們以為必較好的社會秩序!

所以,無論如何都會被歧視,那就去最能替自己累積資源人脈和機會的地方磨練,絕對不要自暴自棄的待在原本的階級裡,後者幾乎只是活著等死。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