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在地想出版

職涯發展,永遠可以重新設定

By
on
2018-08-27
職涯發展,永遠可以重新設定
 
文/Zen大
 
如今的我所從事的工作,與二十幾年前初上大學的我所想像的完全不同。
 
上大學沒多久之後,我發現自己還蠻喜歡社會科學也認真鑽研,後來在心裡立了一個志願,將來在大學教書,也因此努力考上研究所(以我大學的成績跟分配到的分組學習單位,要考上理想研究所是不太容易,因為主要核心課程幾乎都是自修,老師都沒能教)。
 
不過,考上研究所之後沒多久,我就放棄繼續升學與在學校教書這條路。
 
原因有好幾個,像是學術政治的盤根錯節,論文寫作的束縛太多,同儕與後進還有前輩當中優秀者太多,外語能力不佳,不善與人交,少子化的未來大學注定大量減少名額,博士班攻讀年月太久,經濟狀況不許可等等…
 
於是,當下我隨即開始尋找新的方向,不多久就在當時的打工機會中找到新的方向,於是我又立志要進入出版業,於是研究所的生活重心全都放在打工,在書店打工也到處找外包編輯工作,甚至開始投稿專業媒體或網路平台,總之,風風火火的做了好幾年,甚至年紀輕輕就出書,擔任從書副主編(實際負責執行人)。
 
畢業後出社會,自然選了出版業,雖然不是出版社卻也是我喜歡的圖書賣場,而靠著學生時代豐富的相關打工經驗,第一份工作就找到算是很不錯的就職機會,工作待遇加上寫稿,月入不算差。
 
原本我以為就會在選定的大型組織中落腳,不過,大抵是年少輕狂再加上當時組織裡的各種因緣際會,還有產業發展前景的考量,很快的我就決定離開大組織,除了決定以後都不進入大組織外,且立定不久的將來也要離開出版產業的心志(某種程度和當時我讀了不少查爾斯韓第的書有關,他算是很早期就開始談獨立知識工作者的工作型態的管理大師,很多觀念啟蒙的很早)。
 
於是,我開始邊工作邊思考獨立後要做甚麼的階段,就這樣過了異常忙碌的三年,期間有一段時間同時在兩家公司上班,下班或周末還要寫稿,日子轉得飛快,常常八九點才吃晚餐一大早又得出門。
 
鄰近三十歲時,我找到了未來打算投身的行業:全職寫作,再次重新定義職涯發展方向,且在滿三十歲那年離開職場,成為獨立Soho。
 
全職寫作六年多左右,碰上了開課邀約,過去雖然有不少演講邀約,但課程是第一次,秉持著剛好是我擅長加上分享的心態,答應了,便一路堅持下來,到今年也進入第六年,職涯路徑再一次重新定義,只是這次不是全然改換跑道而是加乘,在原本的專業上加上一個新的模式,發展出第二曲線。
 
今年剛好是大學畢業二十周年,若從上研究所開始打工算起,也算出社會二十年,二十年來數度重新定義職涯,有時候是重新開展嶄新道路,有時候是修正微調,但我以為,無論是走不下去了所以趕快換還是雖然有前景但可以再加乘,都是重新定義職涯路線的契機。
 
如今回頭想,很慶幸當初的幾次轉折都奮勇脫離原先的優渥環境,冒險投入嶄新領域,越是看著還留在那些場域的人,更是如此。
 
個人無力改變大環境,但看準環境趨勢,找出能跟個人專業與興趣結合之路,還是有可能的。
 
職涯道路並非一條路堅持走到底不能換,想換固然就要積極努力去思考轉換的方式,有時候環境衝擊來時也要積極思考如何轉換,才能夠讓自己的工作累積透過時間複利慢慢發酵,而不是日復一日的同意反覆。
 
不妨想想,現在的你是否是應該重新定義職涯道路並且規畫執行策略的時候?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