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創作中使用歧視字眼或行為,都是歧視嗎?

By
on
2018-01-24

創作中使用歧視字眼或行為,都是歧視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日本今年的新春節目中,有一位諧星刻意將自己的臉抹黑,假扮黑人,結果引來旅居日本的黑人抗議,抨擊在節目上開這種玩笑不適合,是歧視黑人。

 

「歧視」是現代社會非常關心的問題,國內外都曾經有人發表歧視性言論而丟了工作或一不小心變成暗黑網紅,甚至有一些國家開始立法或規勸藝術創作不要使用歧視性字眼。

 

當社會上不再使用歧視性字眼時,歧視就會消失嗎?

 

也許不會完全消失,但會讓人有所收斂,所以許多人支持生活中不該任意使用歧視性字眼。就像旅歐的一些朋友說,歐洲白人並非不歧視亞洲人,生活上也會有不少看得出是歧視或排擠的情況,但是不敢明目張膽的使用歧視性字眼,因為法律有規範且罰則並不輕。

 

生活中不該使用歧視性字眼冒犯或傷人的道理我們懂,不過,創作難道也得比照辦理嗎?

 

假設一個作家要描寫1960年代的美國種族隔離議題,有可能迴避不用黑鬼這個字眼嗎?有可能迴避不用那些當年被視為理所當然日後被視為歧視的字眼嗎?

 

創作中如果為了呈現真實世界的歧視而使用歧視性字眼進行描述,也算是歧視嗎?如果連創作都不能使用歧視性的字眼,那要如何再現現實光景,引發反思?

 

曾經台灣也發生過幾次,電影或戲劇中出現開原住民玩笑的橋段,被輿論大肆抨擊,說是導演/編劇歧視原住民。戲劇或電影中出現的歧視橋段是不是就一定是歧視?抑或者想要透過歧視的橋段來探討什麼?我想都應該根據文本本身的整體性來解讀,不應該「斷章取義」,或一概視為歧視而忽略不管創作人本身的意圖。

 

當然,我並不是說歧視只要是放在創作中就都不是歧視,也有可能創作人自己不覺得是歧視但其實卻製造了歧視(在台灣有不少政府宣導影片就不自覺的將操台灣國語的角色設定為需要被教育或糾正錯誤觀念,那裏面就有著不自覺的歧視,就應該被糾正),我只是認為,判斷一句話是否是歧視,如果是創作中出現歧視性字眼或橋斷,應該要看更大的創作意圖跟文本脈絡來解析,全面打成歧視和全面以創作的言論自由來捍衛都不妥當,我們應該根據個別案例作出更精準的判斷。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