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放棄攻讀博士是我做過最正確的選擇

By
on
2019-05-11
 
放棄攻讀博士是我做過最正確的選擇
文/Zen大
現在回想起來,放棄念博士,研究所時期拼命打工,應該是我在高等教育階段做的最正確選擇。
 
大學考上社會系自然是意外,那個年代不太可能有高中生知道社會學是唸什麼?
 
也不知道算是運氣好還是不好?
 
總之,接觸社會學之後,我自已還蠻喜歡,加上因故養成讀書習慣,開始鑽研讀書與筆記技巧,於是給自己立了一個心志,以後要當大學教授。
 
既然如此,就得先考上研究所,而我經過大四一年苦讀,也真的如願順利考上研究所。
 
只不過,一入學隨即承受各種衝擊,除了大量外星人等級的資優生遍布,到處都是英語跟母語一樣強大,同時會兩三種外國語言且腦子的思考纏繞複雜程度遠異於常人的傢伙,我自認追不上這些人的學術程度,是遠遠不如。當年能考上研究所,應該只是僥倖(後來發現能夠畢業更是僥倖)。
 
自覺要跟這些人一輩子競爭未免太辛苦,加上人口統計告訴我未來大學教授職缺僧多粥少,以及我實在很難想像自己可以一輩子跟這些唸社會學的老師或學長姐學弟妹乃至同學當同儕(社會人文科學院的傑出者的講話都非常之犀利精準而且往往也傷人,我自己是很不喜歡這種風格,但那是主流),還有最後一個最務實的理由,上研究所之後我得打工賺錢貼補生活費,於是,才上研究所沒多久,我就做了一個重大決定,我要放棄繼續升學,並且認真打工,朝出版產業方向累積資歷。雖然我的老師曾經在我煩惱是否升學時跟我說,可以先拿到入學資格再來煩惱要不要唸?且可以試看看出國唸?當時我也覺得很有道理,但因為家庭等因素我不方便選擇出國,加上當時的我覺得如果真的拿到入學資格肯定會因為虛榮心而唸下去,所以,最後我還是沒有參考老師的建議,直接選擇放棄。
 
就結果來說,多年後回頭看,我算是做對了正確選擇。
 
現在的高等教育裡的職缺已經非典型化,工作與升遷環境變得非常扭曲,位居最上位者可以分得極優渥的薪資和豐沛資源,底層的博士後或專案制助理教授卻是承受大量研究與教學壓力且薪資實在沒有比較好。我看著許多身處其中的人發展出相當特別的適應方式,以及性格上的變化,乃至拿到一個較為穩定的職缺之前的心情忐忑(當然也有看到拿到之後的截然不同的嘴臉,相當有意思的人性變化),每每覺得其實蠻慶幸自己沒有攻讀上去!
 
更誇張的是,高教系統使用類似民間血汗企業那套胡蘿蔔與棍子理論來釣年輕博士賣命賣血,實際上能夠轉正式教職的不是沒有卻是困難重重,更別說其他關於教學與行政方面的重重壓力。當然有些人還是適應得很好,我認識的人當中就有人能夠游刃有餘的應付這一切在我看來是不可思議的壓力的事情,而我也相信,大學教授就是得由這些人來承擔。
 
從系統論的角度看,過去二十年來的台灣高等教育不過是一種自我官僚化,自體生殖,越長越大,身處其中的教職人員不過是為了服務系統運作的螺絲,換掉誰基本上真的都沒差,且多的是能夠取而代之的人力,因為過去有太多人為了進入夢寐以求的學術環境而選擇攻讀博士,忽略未來一定會發生的少子化危機與一定會降臨的高教倒閉潮。當高教倒閉潮開始襲捲,也只有我前面提到那種能夠游刃有餘的承擔者最後能活下來,其他許多資質只是比我略好甚至一樣,只是拚死命唸上去且拿到一個差強人意的職位者,往後會非常辛苦,因為博士和教授這兩種光環之大,戴過之後就很難放得下來。
 
說個比較不討喜的,基本上,我認為社會福利政策保障弱勢溫飽不被餓死甚至有重新再來的機會,但並不保障追求傑出者能夠傑出的機會,也就是說,唸博士這種病非民生必須的知識追求行為及其背後的風險與後果,應該由唸博士者自己承擔,如果一個人念到碩士卻連分析基本的人口統計數字背後可能反應的社會趨勢都分析不出來,那麼唸完博士之後卻發現自己找不到工,或是落入窮忙困境,自己要承擔的責任遠超過國家或體制(當然體制也有體制的問題),因為不唸博士的話,這些人要在職場上求得還不錯的工作應該不難。
 
雖然說,國家因為失業博士問題可能造成的衝擊,反而很認真地幫這些博士們設計職缺,試圖在數據上美化,但我覺得這些補救做法是害死了更多最後注定還是得離開學術環境的博士,因為補助是一時的,體制就是沒有那麼多缺,而學術系統中的競爭除了少數背景雄厚者之外,真的是靠學術實力,而那種知識競爭是很殘酷的對決,是從很小開始的社會資本就已經決定了很大一部分,普通人家普通資質的人硬要唸博士,人生會走得比較坎坷一點。
 
回想起來,要感謝研究所時期所遭遇的那些人與事,那些看不起你是外校來念書的,還有那些聰明絕頂且眼高於頂因此出口犀利且愛傷人者,還有那些真正知識淵博認真治學卻謙虛對人者,這些人讓我知道,我不屬於這個場域,強求只會讓自己和所有人痛苦。
 
因此,研究所時期我徹底放棄學術累積,花時間打工,累積在出版與寫作方面的資歷,不管學院場域的人怎麼看,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雖然因此碩士唸了三年半,好歹混得了一張文憑且拿到一堆的對日後人生頗有幫助的打工經驗。
 
雖然我還是蠻喜歡自己所學的學科,畢業後如此多年還繼續讀且在工作與生活中大量使用,畢竟我只是在職涯規劃上做出選擇並不是在知識累積或使用上放棄,而在我看來,能夠不用遵守學術規範的使用學科知識,當個知識的轉譯者或傳布者,其實也是很有趣且有挑戰性的工作。
 
誰說人生一定要走大家都在走的體制道路?
當然,我也知道寫這許多在勝利組眼裡不過是一個失敗逃走的魯蛇的自我碎碎念而已!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