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61711 10217143541554475 5622886908074917888 N
人人當老闆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在地想出版

長期被出版產業鏈忽視的大量買書讀者群…

By
on
2020-06-26

最近幾年,我都有在觀察出版界推出大牌講師的作品後的行銷推廣活動,說實在的,我必須很嚴肅的說,仍有講師的實力都沒能透過出版社的行銷推廣打開新的市場(或者說,突圍有限),很可惜。

明明是要好幾千甚至上萬塊才能上課的老師,為了推廣新書而免費舉辦演講,卻沒能被有效行銷推廣,甚至連講師提出想辦活動推廣書都被出版社婉拒(在我看來很不可思議)。

這跟我過去一直以來在思考的一個主題有關,台灣的出版界做翻譯代工做太習慣了,能夠自主操盤本土作者的出版社不夠多,而出版社當中也有不少人,不太思考如何從無到有將一個作者捧紅,不太知道自己合作的作者在其專業領域裡的份量與影響力(特別是專家型名人而非大眾名人,也就是有穩固鐵粉的利基市場的專家名人),只是想在市面上找到已經走紅的人出書,想借用原本作者的名氣賣書。

出版界擁有一整套自己的行銷規廣流程,卻不能夠透過這套流程幫作者安排更多曝光,將作品推入社會,是出版社應該要反思與尋找對策的!如果真心想提振銷售業績!

一個人在其他領域再有名,出了書,出版社都應該要當成新人好好幫忙推廣!這才是互利雙贏。

出版社手上掌握著最快速能將一個人推上數位世界各種演算法排行榜的武器,是出產業的強項,但卻往往被忽略了!

試想,出書後的各種行銷宣傳轉載與推廣活動,都會幫作者留下數位足跡,這一連串的足跡本身也是相當龐大的數位資產,無論作者還是出版產業鏈,應該多想辦法活用才是~

作者(專業)X出版產業(鏈)=雙贏

至今出版界還是常把文青或文學/社科閱讀奉為主要TA,將太多資源給了特定閱讀族群,忽略了其他族群,有點可惜!

我自己也是長年大量閱讀社科與人文作品的讀者,能被重視當然是好事,只是,這樣的偏好有明顯的注意力盲視,忽視了其他許多領域的作品在出版產業鏈中的推廣占比(好比說,過去的書評園地長年以來忽視商管與生活風格類圖書的介紹,將大部分的版面都給了文學與社科人文書),也對出版業接下來要繼續長期發展沒有加分。

在我看來,其實還可以納入學習領域的夥伴,也就是以商業和學習為大宗的讀者。例如:銷售人員,這群人人數龐大,口袋有錢,且肯讀書會買書熱衷學習,卻只因為我們出版界對於閱讀的理解有自己的品味理解偏好,長期忽視了某一群對出版界業績貢獻龐大的族群的真實需要,沒能更多的給予關注~

其他像是鐵道迷、攝影御宅、動漫迷等等,都是消費力龐大卻不夠被重視的讀者群!

比起幫幫文青辦的活動數量跟質量,其他也是重度採購圖書的閱讀社群,真的是太不被重視了~

很少有一個產業像出版業一樣,把會高度重複持續購買的熟客族群丟一邊不管到這種地步(傳統的商業出版社是例外,但所想像的TA也都還是偏菁英化,商務族群其實也有自己的普羅大眾市場…),一大堆人拼命去搶擠那個越來越萎縮的閱讀社群。

當年誠品在民生東路開過一家門市,特色書區是商管書,可以說是台灣唯一嘗試做過商管專業書店,後來收了。

我一直覺,那個主題沒能再找其他地點開新門市真的很可惜,特別是這幾年,商業閱讀與學習課程崛起,成為顯學。加入課程場地,做一個商管專門書店,外掛文具館與誠品生活理的商務人士會逛的櫃,應該會很有趣。

台灣有很多社科人文文學獨立書店,卻沒有專門商業書店,有點可惜。社科人文很重要,商管也很重要,多元並存,是美好閱讀風景的具現化!

追記

前幾天突然想到一件事。

書店都有會員卡,計算會員購買額度。

通常就是換成點數,抵現金或加價購購買商品。

於是我在想,怎麼不讓會員換購課程或付費演講活動?

買書滿額送課程或讀書會,不覺得是棒的延伸嗎?

好比說誠品,二十年前就有誠品講堂。算是很早開始付費演講課程活動。

我印象參加的人不少。當年付費上課風氣遠不如今天,才剛開始吧!?

當年我跑去參加了幾個系列主題(員工參加不用錢),其中一個印象很深,劉維公老師的消費社會,因為跟我當年學校主修主題有關,我還在一家出版社做了好幾本消費社會學的作品。

書店其實可以成為課程與讀書會的主要舉辦平台,且用這個幫助核心客戶,做出差異區別。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