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寧投丁守中、不要柯文哲的深綠選民,到底在想什麼?

By
on
2018-05-10

寧投丁守中、不要柯文哲的深綠選民,到底在想什麼?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近來聽說深綠支持者中出現一種聲音,若是民進黨不自己推候選人出馬角逐台北市長,寧可票投丁守中,也不要投柯文哲。

 

追究這些表態說要投丁守中的深綠支持者的理由,大抵是不滿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言論,又對五大弊案的處理進度感到不滿,認為柯文哲已經轉紅,成為共產黨同路人,且被財團收買才會查察弊案不力,所以寧可投丁守中也不要柯文哲。

 

五大弊案明明都是在國民黨籍台北市長任內出現的,且國民黨和共產黨的一家親程度並不輸給柯文哲,為什麼這些深綠支持者會說寧可投丁守中而不要柯文哲?

 

畢竟這只是一個地方首長選舉,並不是選總統,柯文哲就算繼續當台北市長也不可能宣布台北市跟中國統一,但是國民黨過去執政八年來卻是扎扎實實的讓台灣更加傾中,不是嗎?

 

這樣奇妙的現象,其實有一個類似的情況可以比擬。

 

基督教圈子裡也有對還未得救的非基督徒比已經受洗歸入耶穌但最後卻叛教離開的人更好的情況。

 

明明就親疏遠近光譜來說,曾經是基督徒的人比不曾是基督徒的人更靠近上帝才對,但有一些人在情感上更厭惡離開教會的前基督徒勝過從未近過教會的基督徒。

 

主要原因在於,非基督徒仍有機會感化,而已經來過又走掉的人很難再令其回頭,於是出現對曾經是自己人比對外面的人更壞的情況。

 

關鍵原因在於「被背叛的感覺」無法原諒與化解。

 

柯文哲某種意義上就是如此,上次競選台北市長時,主打自己被國民黨迫害,且家族長輩多是挺綠自己也是墨綠,等於是向綠陣營靠攏,以此換來民進黨禮讓,進而有機會當選。

 

沒想到當選之後的柯文哲,越來越多靠向另外一個陣營,屢屢做出吃裡扒外的行為,讓深綠支持者看不下去,抱持著寧可丟掉台北市政權也要教訓柯文哲的心態支持起國民黨的候選人。

 

然而,還留在信仰中的人很少去思考,自己這一方面出了甚麼問題,為何曾經來了且留下又受洗的人最後卻選擇離開?甚至還投效敵對陣營?

 

通常我們在情感上無法接受被背叛,因而無法冷靜思考,更別說透過出走事件看出自己內部問題進行改善,只是一味的批判出走者的背叛。

 

過去我就曾經寫過,柯文哲在我看來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馬基亞維利主義者,他的兩岸一家親言論是為了取代國民黨卡住兩岸買辦的地位,是為了削弱國民黨重新奪權的機會。他為了牽制國民黨寧可和共產黨合作,因為在台北市無法靠綠色陣營贏得選票,而想說服泛藍選民又不能認同國民黨的情況下就只能比國民黨更國民黨,選擇認同共產黨來削弱國民黨與共產黨的關係。

 

檢驗上述這套論述的方法是讓柯文哲連任,在他沒有再競選壓力的情況下,若開始回歸墨綠基本盤代表得證,若繼續深化甚至開始改口表態要選總統(雖然我覺得不可能且也選不上,因為沒有足夠支撐其競選與日後執政的團隊與人才),則我的假設會被否證。

 

但即便假設被否證也沒關係,只要不讓柯文哲更上一層樓就好,而我想民進黨可以禮讓反正自己橫豎選不上的台北市卻不可能禮讓總統大選,因此,就一個台北市長他要表態支持兩岸一家親就讓他去表態,反正他的職權裡沒有能夠讓兩岸實質獨立的權力。

 

退一步來說,就算柯文哲真的是紅的,至少他擔任台北市長時的施政能力比藍色陣營的主事者來得強。

 

不過,說真的我認為柯文哲更多的其實是「草根的」而非菁英的,要從民粹主義的角度看其崛起與日後的執政言行,他想做的是打倒或壓制傳統的政治階層菁英,他更關心的是庶民而非統獨或藍綠,只要能讓他的民粹力量施展出來,要他是藍是綠是紅都可以,因為這幾個陣營裡都有不得志且需要被照顧的草根庶民階級,而這才是他真正看重且爭取的票源。

 

至於深綠菁英的人數有多少?真的最後會改投丁守中的深綠支持者又有多少?真的能夠顛覆選舉大局嗎?我想懂得真正的選舉民調統計分析的人,應該都會覺得這群人太過自我感覺良好了,把自己的影響力和實質有效票數放得太大了。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