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資訊饗 寫作有方法 逆社會觀察 在地想出版

表情符號是數位溝通的肢體語言

By
on
2019-02-01
表情符號是數位溝通的肢體語言
 
文/Zen大
 
最近在讀研究表情符號的作品佔領世界的表情包,作者從符號學的角度解讀表情符號。書寫的很棒,作者的分析與整理都對於表情符號的理解與適用方式的增強很有幫助,只是讀了之後覺得有一點沒被明確指出(雖然研究的整理已經幾乎都談到了日常生活中的肢體語言的功能與表情符號的重疊性),那就是,表情符號毋寧是數位溝通的肢體語言,是用來輔助我們的文字訊息傳達,使之文字能力一般者也能順利傳達情緒,豐富訊息使之生動化。
 
不過,表情符號因為還在發展,每個人的使用方式受個人的文化與價值觀和表達方式影響而有出入,仍不免各自理解且理解錯誤,但長期來說,表情符號是輔助數位溝通的重要肢體語言,這是不可逆的趨勢~
 
傳播學研究指出,人在面對面互動時,口中所說的內容的重要性並不高,還要加上腔調與肢體語言,才能完整傳達訊息。
 
也就是說,我們不只聽一個人說什麼?還會看他怎麼表達,怎麼說?這些的加總成為理解的基礎。
 
也因此,肢體語言的解讀,流行了好一陣子,因為人們發現自己未必懂肢體語言的使用規則,如果整套肢體的運作也是一種語言系統,對溝通影響很深的話。
 
除了肢體語言,還有臉部的微表情,西方有心理學者便透過大量蒐集人類表情建立了一套資料庫,將人臉上的每一塊肌肉與神經都編碼,將每一個表情呈現都建立了號次,幫助人更清楚了解自己的表情意涵,為的是更了解人與人之間的溝通。
 
那麼,問題來了,實體生活世界的口語表達溝通如果是內容加腔調加肢體語言,那數位生活的溝通又如何?
 
單靠文字傳遞內容訊息的可正確理解性不高,如何克服?
 
直播固然是一種解決方法,但是直播的成本較高,且只是短暫的訊息交流都得啟動直播未免沉重,有時候我們人在不方便直播的地方。
 
講電話是一種傳統方式,也很有效,但進入數位生活之後,單用聲音傳遞訊息的方法退位了,也許是因為數位世界的構成基礎是文字符號,在文字符號主導表達的世界裡開啟聲音溝通,有些人會有種莫名的抗拒,轉換的妥協之道就是錄下自己的音頻訊息透過通訊軟體寄給對方,減緩同步性的需求,讓溝通的彈性變得更大。
 
第三種也是最多人用的,是在既有的文字符號中加入表情符號,如今我們的數位訊息中充斥大量的表情符號,雖然目前都只是輔助情緒的傳遞與緩和溝通的情境,無法發展成一套以表情符號作為主要溝通文字系統,但是,這種混用格式,某種程度其實很像是把表情符號當成數位溝通的肢體語言或腔調來用,協助文字表達能力比較一般的大眾強化溝通訊息的情緒與溫度,好讓溝通可以更有效的運作。
就像標點符號是為了輔助印刷文字的閱讀便利而被發展出來的輔助工具,表情符號毋寧是為了輔助數位即時溝通的新形態標點符號,一種能夠讓我們的肢體語言順利上傳網路的符號工具。
 
也就是說,表情符號是一種數位肢體語言,以這個角度來理解表情符號的定位與功能,善用表情符號,接納他在數位溝通中的存在,而不是視為不恰當或火星文而排斥,也不高估其存在價值(能完全取代既有文字符號並讓人類進入另一種認知系統),我覺得是比較妥切的理解與使用方式。
 
延伸課程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