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個人環保作為,真的對生態危機的挽救有幫助嗎?

By
on
2019-06-01
個人環保作為,真的對生態危機的挽救有幫助嗎?
文/Zen大

環境保護運動,怎麼說也發展了二三十年有,若從寂靜的春天開始算起,那已經半世紀。

然而,說真的,若從客觀數據來看,環保運動真的成功嗎?

特別是關心生態危機,願意個人減少消費或留意消費方式的個人身體力行的部分?

這幾年似乎有一些大型研究結果問世,答案都都指向不樂觀。迎變時代一書中有一章花了不少篇幅在談個人環保作為的無效果。

首先是根本不作任何環保的人,數量將近四成(美國的一個民調),另外,有不少人是偶爾才做,或是以自己想到或能做到的方式做了一些(最常見就是自備購物袋,資源回收或是在地消費),然而,精密的消費研究指出,這些作為別說對生探危機之修復本身是杯水車薪,有些人因為某些地方自以為環保而做了,卻在其他地方做了其實更造成汙染與環境破壞的行為。

好比說,買車與開車這件事情非常耗能,本身就不環保,很可能是你一輩子都不使用塑膠袋都無法抵銷的部分,但卻有很多人做著環保開著名車,或經常換車。

食物消費更是複雜,不少人認為吃在地生產食物碳足跡比較少,比較環保,科學家說,這不一定,得看你吃的是什麼?如果是自己國家少量生產的食物,還不如買外國大宗生產的食物,即便加上運輸的碳足跡都可能比買本地食物來得更環保。

另外還有一點,是科學家沒說但我覺得可以想一想的事情,那就是生小孩或養寵物,這些其實從生態保育來看也是蠻耗能的事情,生一個小孩必須製造的碳足跡可能是我們一輩子都認真節能都省不回來的?養寵物也是蠻耗能。

還有像是3C電子產品的購買與使用本身也很耗能,網路購物可能比實體經濟更耗能等等。有個科學研究報告指出,真正的環保是窮人的生活方式,只要進入富裕中產階級以上的生活型態,無論個人怎麼節能做環保,總體來說,生活型態對地球的破壞就是比較大。富裕階層的移動半徑跟消費能力強,還有投入的工作本身對環境造成的破壞,這些都是高耗能的事情。

說這麼多,不是說個人努力環保不好,只是生態系統的運作相當複雜,如果只是停留在個人層次上積極做環保,效果往往未必如我們認知以為的好。

再舉一個例子,資源回收,台灣算是資源回收做得很好的國家,不少人也以自己的垃圾分類和資源回收做得好自豪,可是我們很少關心那些被回收的資源後來怎麼了?

直到最近幾年有一些追蹤研究發現,當回收的資源不值錢賣不了好價錢時,有些廠商是隨便處理,甚至是放火燒掉資源回收廠,逃避後續處理責任。歐美那些先進國家則是把回收資源賣到第三世界國家,眼不見為淨。

說了這麼多,當然不是失敗主義的要大家放棄環保,不是的,而是想說,單純只是個別公民的日常生活消費上的環保作為,節能很有限,就好像省電省水這兩件事情,長期以來國家都告訴老百姓要節能才能省碳,但是,國家卻放任企業在工業用電與工業用水上浪費不節能,甚至給予低廉價格優惠變項鼓勵。在節水部分,個人層次的節水效果是很有限的,得由國家從制度面整體設計規劃與要求,效果才能大幅提升。節電或消費方面的環境保育也是一樣,政策著力下去的效果,會比個人埋頭禁慾忍耐好很多。

就說環保購物袋好了,真正最環保的購物袋是一般塑膠袋的大量重複使用,而不是購買或拿免費的環保購物袋,後者會製造更多廠商或單位生產環保購物袋,結果生產出太多環保購物袋這件事情本身就不環保。

個人能做還是盡量做,只是要記得,我們做的未必真的有幫助,因為背後生態系統運作太複雜,最好的做法還是要求國家針對源頭指定環保等級的法規,從企業廠商到個人一體要求,且是從物資生產到最後的最後都能透明看清楚的政策。才不會努力到頭一場空,甚至造成更糟糕的結果。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