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足球賽不是電影,所以谷阿莫踢鐵板了嗎?

By
on
2018-07-11

足球賽不是電影,所以谷阿莫踢鐵板了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日前二創達人谷阿莫被愛爾達的社群小編留言提醒,愛爾達已經去信FIFA告知谷阿莫未經授權擅自使用世足賽影片片段一事,也將請FIFA做出相應處理。

 

據聞,谷阿莫並沒有像過去在使用電影的片段來製作自己的商業內容那樣堅持自己的合理使用權,反而很快的就撤掉了影片。

 

有不少人嘲諷谷阿莫怕了FIFA,這次踢到鐵板,惹到不該惹的人。

 

要說好萊塢那些主事者會比FIFA弱,我是不相信,好比過去多年以來,迪士尼在告非法使用其影片者,捍衛其創作中的著作權也不遺餘力。

 

比較有可能的一點是,谷阿莫意識到足球賽並非電影,電影是創作,足球賽則不過是賽事的實況轉播。對於電影這類兜售觀看權的創作,谷阿莫可以硬拗說自己的影片有助銷售而且是合理使用的二創(雖然法律上未必站得住腳但是因為網路上非法使用的情況嚴重,且片商難以舉證自己到底因為谷阿莫的二創損失了多少票房,所以縱使能將之非授權使用告上法院卻未必能判下讓谷阿莫害怕的結果),足球賽卻是一次性的運動賽事,比完就沒有了,很難以過去對電影的非法使用之說詞替自己開脫,是以才快速撤下影片。

 

然而,就算FIFA將谷阿莫告上法院,就真的能讓谷阿莫收手嗎?

 

恐怕也有困難。

 

雖然谷阿莫出身台灣,以濃縮電影劇情的爆雷影片走紅,卻很快地將經營重心移往中國,而今谷阿莫的製作團隊和營運重心未必是台灣,假若真是中國,以過往中國保護專利著作權的態度與實際狀況來看,被侵權者要透過法律途徑讓侵權者害怕進而收斂,恐怕也有困難。

 

侵擾著作權這件事情,說實話在台灣早就屢見不鮮,也有越來越多被侵權者將親權人士告上法院。可是,依舊無法有效喝止侵權行為繼續發生。除了台灣社會對於著作權的尊重與授權事宜需要再多教育之外,我想還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法律對於侵權者的實質懲罰無法構成嚇阻作用。

 

有不少侵權行為最後的判決,都因為無法有效舉證被侵權方的實際商業損失,裁判結果的賠款金額大多只夠支付律師費,對經濟能力稍微好一點的侵權者來說根本不痛不癢。既然罰錢就能了事且自己支付得起,而且還不是每一次都欸被罰,自然會誕生像谷阿莫這樣靠著侵權製作影片好讓自己賺取商業利益的廠商。

 

俗話說得好,「殺頭生意有人做,賠錢生意沒人做」,侵權二創之所以能夠橫行無阻,和司法審判無法給予侵權者重罰也有一定程度的關係。

 

谷阿莫會栽在FIFA手上嗎?在我看來只怕未必,無論台灣還是中國的既有著作權的訴訟之罰款金額,應該達不到讓谷阿莫收手的地步。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