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國家並不在乎個別軍公教的死活

By
on
2018-05-02

國家並不在乎個別軍公教的死活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日前才有兩位員警執勤時被過勞司機撞死,隨後又有五位消防弟兄因出任務於火場罹難。

 

事發之後,哀悼與檢討文章不斷,然而,說真的,新聞熱潮過後,改革又能落實多少?

 

好比說救火這件事情,前年也是發生在桃園的違章惡火燒死六名消防弟兄,事後整個社會認真的哀悼且檢討了,但是,那些檢討有多少日後真能落實到消防人員的日常作業中?

 

權力與輩分凌駕救火的情況有改善嗎?工廠違建的問題有緩解了嗎?救難人員的設備改善了嗎?過勞工時乃至包山包海業務情況又有改善了嗎?

 

還有一點,一直有人呼籲但始終沒人敢面對的,讓警消成立工會自己團結起來保護自己的工作權和生命權這件事情,在多久之後我們可能有希望看到被排入議程?

 

就在車禍之後火災之前,一堆反年改團體人士當著媒體與社會大眾的面痛毆執法員警,政府高層說要嚴辦,真的會嚴辦嗎?

 

從總總跡象我們不難發現,政黨高層也許害怕作為一個群體的「軍公教」的投票力量,因此在某些政策上和有能力凝聚「軍公教」向心力的團體展開斡旋甚至態度放軟,不敢得罪。

 

可是,對於個別的具體的軍公教人員,其實我們看不到國家有多麼在乎獲尊重?

 

所以,個別員警經常陷入過勞狀態,個別員警執勤時經常被特權人士嗆聲或攻擊,個別員警得自己偷偷掏錢買一些設備來保護自己,個別的軍人也得自己偷偷掏錢補充設備,個別消防人員則得協助處理許多其實不歸他們管的業務,個別公務人員前往工廠或企業執行檢查時可能被百般刁難乃至被人惡整…。

 

這些在個人層次上個別的軍公教人員所承受的不公平待遇,除非嚴重到死人的情況,才會有高層或黨政人士跳出來哀悼乃至表明要從優撫恤,可是,個別軍公教人員值勤時所承擔的風險依舊存在,特權勢力依舊在教訓不願為他們網開一面的執行業務者。

 

我覺得我們國家並不在乎個別公民身為軍公教人員時的人權,所以軍公教過勞加班沒有任何法律可以保障,雖然勞基法很破爛還常常很難用至少還有一部勞基法明文規定勞工與雇主的權利義務關係。軍公教人員表面上看起來社會各界都很忌憚,但那是忌憚其社會角色所擁有的權力,以及軍公教作為一個群體聯合起來時的社會影響力,至於個別軍公教人員的死活(特別是那些沒有後台背景且出身平凡的普通人),常常比勞工還不如。

 

希望救災不再發生救災者先罹難的情況,希望值勤員警與公務員的生命財產安全能夠被有效保護,需要引入制度的力量,需要能協助個別軍公教爭取權力的中介團體,且這個中介團體的組成份子來自軍公教人員自己,沒有特定政黨勢力介入。

 

讓文官強大到足以抗衡政黨或資本家集團,才能真正有效保護個別軍公教的日常生活的執勤與生命財產安全。

 

請不要再自欺欺人,不再用可以納入因公殉職或入忠烈祠等不著邊際的撫卹和追贈勳章的方式蒙混過關了,再繼續這樣殘害個別軍公教的生命財產安全,遲早某些高勞動與危險強度的公職會沒有人願意從事。職業軍人募集不利不就是一個擺明的警訊嗎?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