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on
2019-05-06

不再維修壞損物品的世界…

文/Zen大

 
小時候住南部的孩子,大多有自己的腳踏車。
 
上下學不搭公車或捷運,而是騎腳踏車。
 
既然騎腳踏車,難免就會碰到車胎破掉或掉齒輪鏈,需要修理的時候。
 
跟後來到公館讀研究所時期要找個車行修車超級困難不同,在南部,至少我念書那個年代,修腳踏車的店舖還有很多。
 
修車這件事情,最好玩的地方在於在一旁看著師傅修車一邊等待,因為,修車時,師傅通常會好心的講解一些保養車輛或避免車子耗損的小技巧。
 
再來,等修車時,會在店裡閒晃,人不多時,還會東摸摸西看看,問一些有的沒的問題。
 
更重要的是,等待修車的過程,就好像在等一個自己的人生夥伴一樣,等它壞掉的地方修好了,我們可以一起上路。
 
有時候,很懷念那個東西壞掉都知道要往哪裡送修,且送修之後師傅總能拍胸脯保證修好的年代,不若今天,越來越多東西無法送修,沒有現成可見的店面可以求助不說,好不容易上網找到的可能可以維修的單位,撥電話去問維修,得到的回覆,常常是修起來比買新的還貴,就是原廠沒有可以更換的材料想修也沒辦法,總之,大概只能放棄。
 
我覺得,當世界上有越來越多東西只能買新的壞掉只能丟掉卻不能修時,人與物的關係不再是夥伴,而是主僕,甚至連主僕都稱不上,那就是物品,只是讓我們完成生活必須解決問題的工具,雖然用久了還是會有一些手澤跟感情,可是隨著廠商的計畫性報廢的設計越來越強大,我們與物相處的時間也越來越短,往往還沒培養出情誼就得送走已經耗損壞掉的東西。
 
甚至,東西還沒壞,只是退流行,我們也就忙著將之打包送走,好比說過去我們以為家具應該是能夠傳家好幾代的耐久材,而今卻成了可以跟著換季的快時尚,家裡的確是可以因為經常更換家具風格而變得嶄新,卻也有一種不踏實的感覺,感覺很虛空。
 
我當然知道,物品如果都能修,廠商的營業額和周轉率就會下滑,利潤就會下滑,國家的GDP也會下滑,甚至國家經濟發展都會不樂觀…
 
但總覺得,不再修理壞損物品而只是買入新東西的世界,潮是潮了,卻顯得無情,且有一天,當我們也被企業國家組織與親密愛人當成用過即丟的免洗筷時,那個唏噓,真是無處話淒涼~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