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不去排一蘭拉麵的人,就會去做更有意義的事嗎?–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7

By
on
2018-11-04

不去排一蘭拉麵的人,就會去做更有意義的事嗎?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7

 

文/Zen大

(本文原是2017年一蘭拉麵開幕後引發輿論討論時寫的文章,重新貼上,如今看來還是蠻有思考價值?到底為什麼如今的人們熱衷排隊?而且不是有超級優惠好康的排隊,而是排名店?本文從機會成本等角度談一談這個台灣人愛排隊的現象,背後的社會心理與社會結構問題~)

 

台灣的一蘭拉麵開幕後,總能引起社會輿論關切。吵完了六千元伴手禮優先入座和五十八塊一碗的白飯(附帶一說,香港一蘭的白飯一碗二十二元港幣)後,接著開始吵排隊的事情,因為台灣一蘭的排隊破了全球海外分店的紀錄。

 

雖然不少輿論斥責花大把時間排隊吃拉麵這件事情,不過,不容否認的是,還是有很多人樂意花時間排隊吃拉麵。喔,不只排一蘭拉麵,眼下台灣幾乎只要有國際知名品牌來台設店,幾乎都會引發一波排隊熱潮。就說前不久才來台灣設櫃的千層派,也引發了一陣排隊熱潮。

 

與其斥責排隊這件事情,或去思考為什麼台灣人變得愛排隊?以及為什麼可以排這麼久也不會累?不如反向思考一下,為什麼不去排隊?如果這些人不去排隊,又會做什麼?

 

很忙的人自然不太可能有時間去排隊,有錢人則直接選擇飛香港或日本吃不用排隊的一蘭還比較快。

 

會選擇花時間排隊的人,從時間成本和機會成本來考量,顯然是這段時間除了排隊以外,反正也無法從事其他更有價值的事情。

 

也就是說,既然排不排隊都「沒正事可幹」,那不如就去排隊吧?至少排了三四個小時之後,還能比其他人更早吃到一蘭拉麵,還可以打卡、拍照、上傳、寫評論,幫自己的人生創造一些事件。

 

再者,而今的行動科技十分便利,邊排隊還可以邊用手機或平板上網、逛街、打電動、追劇,跟遠方的情人聊天,甚至處理手上的工作。也就是說,當人的主要社交活動和生產消費活動都已然上網,且無論在實體世界的哪裡(只要有網路可以連線)都一樣,那麼為什麼不去排隊?

 

如果天氣不是那麼酷熱,說實話我也很想去體驗一下排隊的盛況,反正我可以邊排隊邊用手機寫稿,處理工作上的事情。再不濟也可以讀書,帶一本平常總是讀不完的磚頭書去,排著排著,書讀完了,剛好也能吃麵了。

 

記得侯文詠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談他當年追女朋友時,為了等女朋友不知何時會赴約,總是帶了很厚的書邊讀邊等。

 

以現在的科技便利性來說,可以在排隊的時候做的事情很多,已經不能用打發時間來形容,而是可以把各種庶務整合在一起,利用排隊的時間完成。覺得在定點排隊一定很蠢或很閒,那是過去的思考模式,對於生活早就高度仰賴網路的數位原住民來說,排隊是一種虛實整合。更別說搞不好只有排隊這段時間,三五好友才能夠聚在一起好好聊天。

 

看到有一群人排隊,只因為排的東西自己沒興趣,就輕易的貼上犯傻之類的負面標籤看待,其實也是一種捷思謬誤,先天認定了花很長時間排隊就是傻,卻沒想過人家可能是有計畫的安排時間去排隊,且有計畫的使用排隊時間處理其他事情(現在是複合多工時代了,同時處理很多事情是常態)。

 

即便排隊等待拉麵的人在等待的時候什麼是都不做,心心念念想著等下要吃的那碗拉麵,想著等一下就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也是一種幸福嗎?

 

反倒是我覺得好奇的是,許多在鍵盤前批評去排一蘭拉麵很蠢的朋友,人家排三四個小時之後,至少吃到了遠道而來大名鼎鼎的一蘭拉麵,拍照、打卡、上傳網路寫了評論引來周遭朋友一陣騷動與追問和討論,而在鍵盤前酸排隊的朋友們,在這四個小時的時間裡又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搞不好也只是在網路上瞎混,到處留言嗆排隊的人傻而已,什麼具體實質成果也沒有?那還不如去排隊吧?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