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0828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二十年間,港台兩地文化發展消長

By
on
2019-11-25

經濟選民常說,政治歸政治,不要讓政治汙染其他領域!

雖然我們知道,政治無所不在,這些人也未必不知道,但是,這是他們用來對政治(或更精準地說是某些政治立場與政黨)表達厭惡與噁心的一種姿態,從這個角度看,其實可以理解。

最近我常常在想香港的事情,不單只是抗爭,還有港台兩地的文化與流行娛樂的翻轉。

我這一輩的人,看香港電影讀香港娛樂小說看港劇長大,九七的時候守在電視前面看回歸,不是因為喜歡中國而是關心香港的未來。

當時的香港社會,對台灣其實應該是蠻瞧不起的,因為從來都是港星旋風式來台宣傳引發一片好評,台星要能愛香港立足可以以說是鳳毛麟角,跟去日本發展能夠走紅的程度差不多(難)。

退伍出社會後,除了去日本,我就是去香港玩,吃和買,也還買書。

然而,約莫回歸十年左右,開始覺得香港不好玩,港劇無聊,沒有想聽的歌手,港片在電影台看還可以,花錢是不太可能了。

再慢慢地,不怎麼想去香港了,物價又高,港人也沒多麼喜歡台灣,開始轉往日本去。

再過幾年,大概是回歸十五六年左右,台灣開始成為港客旅遊的重點選項,台灣明星去香港開演唱會宣傳的越來越多,反倒能來台灣的年輕港星或歌手越來越少…

香港突然好像只剩下金融,其他都停住甚至倒退了(偶有佳作但不若過去是系統性的大批量產)。

仔細想來,讓港台的文化娛樂地位翻轉的,除了政治體制的變遷外,其實我看不出來有什麼其他更強大的關鍵因素?

因為說賺錢,香港人還是比台灣能賺,物價高消費高收入也高(兩極分化也嚴重),但是,台灣在2000年後的政黨輪替以及之後的政治發展,讓本土聲音開始慢慢從被貶抑到茁壯發芽成長為一股勢力,雖然還是有不少人走紅後前往天朝賺錢,可是這塊土地依然可以孕育新生事物,且生猛有力。

可是,香港卻整個被掐住的感覺,被一國兩制被各種力量不斷地矮化壓制,土地的聲音不再能夠透過文化的方式結晶,更別說往外擴散!

政治真的沒有影響其他場域嗎?

當然不可能,只是這世界上也的確有些人只顧賺錢(或賺名)而沒什麼文化品味,如果這些人就是經濟選民,那麼大概還是會繼續相信政治歸政治,其他歸其他,好讓他們可以一方面安心地賺錢一方面繼續相信自己是好人而不用去看那些因為政治產生的影響與傷害!

今年之前,我並不覺得香港真心喜歡台灣了,香港人其實蠻驕傲且內聚性很強,只是台灣作為一種投射與逃避的方便法門,所以看起來好像出現一票人很哈台,但那還比較只是觀光心態的消費台灣的一些東西,以填補或滿足香港失落的部分。

今年之後,我是希望香港人可以真的多了解台灣的狀況,而不是只用投射的,過去港人以投射方式認識的台灣,其實有一部分造成了自己的傷害(好比說對國民黨中的某些人心存幻想)。

另外,希望香港人也不是利用台灣的便宜跟方便去做資產增值與轉移,而是能夠更多的真心地跟台灣建立緊密的關係,有更多實質且平等互惠的交流,真心把台灣當朋友夥伴,拿掉那些隱含的上對下,我相信台灣社會中會有很多人願意傾全力支援香港,而這個支援,會是挺住香港很重要的一個力量。

兩邊都曾經是殖民地也都有白人情結,殖民地社會往往是橫向交流與交好少於對宗祖母國的崇敬,我覺得是該打破的時候了。

這次反送中,台灣私下給香港的實質幫助,我相信不會輸給這世界上任何一個大國,這是台灣社會我覺得最值得驕傲的地方,我們總是慷慨幫助有難的社會,無論兩國之間的官方關係如何(四川大地震時台灣捐款不輸捐給日本的三一一)!

我認為這是台灣社會寶貴的特質,也是這個世界需要的一種聲音,或許是因為我們的處境艱難所以更多同理心,但說起來我們是一個容易激動且熱血,很願意幫助人的族群,這些共同體特質(雖然一體兩面來說也有一些缺點,例如過於濫情,呵呵),正是台灣跟其他社會不同且能作為辨識或建立台灣自己的國家品牌最有價值亮點的地方,不是嗎?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