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資訊饗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做好不指望子女成材的覺悟,再來生養小孩

By
on
2019-05-06

做好不指望子女成材的覺悟,再來生養小孩

文/Zen大(注意,本文談的是群體現象,談的是機率與風險,不建議直接以個案的反例反駁群體現象的探討)

戰後人類最大的期望落差,毋寧是相信自己生養的子女日後會成材,子女日後的薪資收入與社會地位能夠向上流動,超越自己,可以過上比自己好的生活。在台灣,很多藍領階級或做小吃店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讀書,將來找個好工作,當個白領中產階級,不要像自己一樣,就是最典型的案例之一。

也不是說集體向上流動這樣的事情沒發生過,正確來說,戰後嬰兒潮那一代的確普遍來說比父母過得好,集體向上流動了,但是,人類史上能夠出現這樣的集體向上流動的機會,真的很少,且大多集中在工業革命之後的一百六十年間,也不是全部都順利向上流動,只是發生的機率變得比前現代社會高些。

在此之前,工業革命之前,進入資本主義社會之前,大多數時候的社會流動是停滯狀態,什麼階級的人生的孩子未來也是同樣的階級,偶爾換掉皇帝或朝代變遷,會有一波大清洗之外,絕大多數時候就是士農工商各安其位,偶爾有極少數人通過考試或嫁娶而往上移動,僅此而已。

戰後嬰兒潮那波集體向上流動,似乎給了人類某種幻想,以為從今爾後人類都可以不斷地向上流動,下一代可以比上一代好。

然而,戰後嬰兒潮之所以可以集體向上流動,更有可能是因為上一代的起點太低的緣故,因為戰爭毀滅了一切原本的基礎,將既有社會機制推倒重新來過的原因。也就是說,是一波遊戲規則重設定下的結果,如今的遊戲規則已經全部重設好,階級重新建構起來,集體向上流動之路不是沒有,但已不若戰後嬰兒潮世代那麼相對容易。

社會學有專門探討社會流動的研究,其中的代際流動研究,就是在探討父母跟子女兩代人的社會階級與生活狀況的變化!

從父酬者一書揭示的研究研究來看,簡單來說,收入不平等程度影響代際流動程度,收入不平等越高的社會,代際向上流動狀況越差,收入不平等程度越低的社會越有可能發生代際向上流動。

直白來說,擁有資本者會試圖鞏固階級再製,讓有錢的繼續有錢,窮的繼續窮。

以這個論點來檢視台灣,所得日漸不平等的台灣社會,未來要出現像戰後嬰兒潮那樣的集體代際向上流動的機率微乎其微,甚至代際集體向下流動反而比較有可能發生。舉個簡單的例子,每年能夠考進台大的新生中,有百分之十的學生戶籍在台北市大安區,大安區向來是相對高社經地位人口的群聚區。另外,私立學校申請助學貸款的學生比例遠超過公立學校,其中以頂大最少,因為頂大的入學學子的家庭出身相對優渥(假設學歷或是教育資源分配是決定一個人未來成就的關鍵因素,那麼可以說,階級已經決定了大部分教育資源分配的結果)。附帶一說,聯考之所以相對公平,其實是基於前面我提到的,戰後嬰兒潮世代因為時代環境的緣故得以集體向上流的原因,而不是聯考真的比較公平。

我想說的是,如果現在的您想生孩子,而您的階級出身或您自己並不是明顯的富裕階層,那麼,您的孩子未來人生,最多可能維持跟您一樣的社會階級的機率不高,比較可能發生的情況是孩子將來過得比您更糟。以我自己為例,混得不算太好的我,在我諸多同輩的親族中已經算混得相對不錯,而實際上放眼看去,同輩親族中出社會後的成就或職涯發展之路能夠超越父母那輩的,非常少,不到一成。而我如果勉強算是超越父母那輩,是因為我的父母的職涯發展不算順利,結束得比較少,停下來的基準點比較低。

想生孩子不是不行,人都有想要複製自己DNA的原始慾望,但是,請務必捨棄孩子日後必定能超越自己能成材的期望,且有接受孩子未來可能成為啃老族的可能性。當自己想清楚願意承擔一切之後,即便如此你還是願意承擔時,再生孩子,未來可能比較不會被期望落差過大的衝擊而搞亂人生步調,特別是自己的老年期生活,否則,將來孩子長大之後,回頭埋怨您的機率可能不低!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