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罵不同立場者笨或智商低,就能改變現狀嗎?

By
on
2019-04-12

罵不同立場者笨或智商低,就能改變現狀嗎?

文/Zen大

去年1124之後,網路上越來越多菁英群體及其支持者,動不動就罵跟自己不同立場方面的支持者智商低或笨,看久了覺得很心痛。如果說,讓有讀書的精英改改跟其他立場的人溝通的方法,不要老是罵別人笨被洗腦是白痴,成天嘲諷相信韓導的人都很難了,為什麼你們覺得要這些庶民階層,能夠改變想法是很容易的事情?連所謂懂得思考的人都有自己的偏執執拗了,人家難道就不能有?
 
這些都跟道理無關,跟情感有關,可是有些人就堅持這些都跟道理有關而已。
 
講不聽是很正常的,誰都一樣,因為我們不喜歡被打臉。
 
大家都是用慣性的確認偏誤在看待與解讀世界而已。就認識論的角度是一樣的,注意力盲視,只看自己想看的。
 

連精英都改不了,庶民當然更難。在確認偏誤的干擾下,而今為文打臉韓導並且罵支持者是笨蛋的粉絲團或意見領袖應該早就被貼上選擇性忽視或是敵方的標籤,早已拒絕相信了吧?

這就是今天輿論戰最大的盲點。

重點從來不是客觀真實如何,而是感受如何,所以才會有所謂的無感復甦,所謂的相對剝奪感,有一種窮叫做我覺得自己很窮(當然,若以薪資與資產的統計數字來看,台灣真的窮的人也不少)。

觀感問題才是關鍵,但是菁英不懂,菁英只覺得這麼有道理你們聽不懂應該是你們太笨智商不足的關係,然後,雙方繼續對決跟對立跟各自不滿對方。

 

一般來說,我現在已經比較不跟反對意見者抬槓或打臉,就放任自流,不過,偶爾還是會試一下,但結果總是一無例外,不可能因為打臉式發言而讓對方改變觀點。

就我自己也不喜歡這種對嗆式的言論,我想多數人也都不喜歡。雖然我們不自覺的還是會發打臉文,但說真的,那個並不是在溝通,只是在凝聚勢力。

我不免想,整個網路輿論發展出各種以打臉別人為自豪的言論風氣,真的對溝通議題有幫助嗎?

今天最大的困擾就是互相回嗆式的發言,已經不斷削弱人們在網路上溝通的可能性,更別說還有各種高級低級反串穿插鬧場。

 
再者,詐騙心理學研究發現,成天覺得別人笨自己才聰明的,反而容易被騙。也沒有可能,對方其實也覺得我們笨不懂事很難教不好溝通早就放棄不理了?
 
所謂的平行世界就是各說各話,各自自以為正確。沒有交集。
 
罵笨是最廉價的價值判斷,最無效的溝通,其實是我們沒耐性了想走了覺得厭煩後的情緒感受,毫無同理心或憐憫之情,不管對方是甚麼原因而變成今天這樣,只以一個簡單的笨字(或智商低等同意詞)了結。
 
大學高年級跟研究所期間,社會科學讀最多最密集的時代,我也常常會對於懶得再講下去或無效溝通時,產生對方怎麼那麼笨的感受?
 
但後來我就知道,問題是自己而非對方。
 
這類情況到處可見,有信仰的人跟沒信仰的人傳教之後未果,內心覺得這些人心剛硬沒救了,其實也是一種罵笨行為。

另外,我覺得動不動再臉書上tag你那些準備羞辱打臉的人,並沒有認真打算溝通,只是想讓自己的支持者嗨而已~而對方及其支持者肯定恨你入骨,但只能假裝沒看見。

實質意義上來說,只是兩造更加分裂而彼此敵視。

民主社會的無奈就是不能殺了對立意見者,他們永遠在,而彼此敵視無可化解的仇恨,不會幫國家社會創造更好的未來,因為到最後無論哪一方都覺得自己滿身傷跟委屈,而其他人都很壞。

這跟道理或是非無關,而跟人性與情緒有關。

況且,難道因為別人做壞事就能霸凌之?

每一個霸凌人的都是這樣開始的,因為他們覺得被他們霸凌者有錯,必須出來主持正義。

這種把羞辱或凌遲他人戲劇娛樂化的做法,傅柯在規訓與懲罰一開始有談到,也是過去人類很長一段時間的娛樂(真實的歷史,把死刑當成娛樂看待)。

 
你如果把對方當白板而非白癡,會有不同的看見,找出不同的溝通方法,就算對方未必能夠馬上接受你的觀點,也會留下還可以繼續溝通的可能性。
 
還是說,其實精英們並不希望看到改變,才好保留自己可以一直罵別人笨蛋的自我感覺良好?
 

跟那些深綠老獨男非要推賴,非要逼死台灣有異曲同工之妙。

以民粹治民粹,大概是短時間要扳回一城的唯一解。只是,這個新崛起的,將成為下一個必需打倒的。

不過,老派裝B的都沒戲了,是真的。這時代的人,討厭假掰裝高級。

人類情緒反應快於理性,這是短時間內無法透過教育或思辨訓練大幅改善的狀況了,畢竟情緒機制存在幾十萬年,理性只有幾千年有系統的訓練,且只有少數精英懂的用。所以,就連佛教都得妥協,推出方便法門來吸引信徒。所以,講不合理的感人故事,就是比講道理有用。

 

我說真的,民進黨想破韓國瑜話術的話,那就找坊間教說故事,簡報,表達,銷售,溝通,談判,NLP,薩提爾的老師,好好請益。

最好再加個台語達人。

他的功夫,就是以上組合。

之前我有簡單提到過,我從超業那邊看到的表達方式跟韓高度重疊。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好好找同領域強者學習,最快找出破解法的好方法。

文青或進步青年或知識份子那些招數(特別是長篇大論說明事情,小民們看不下去啦),是破不了韓國瑜的話術對基層的情緒說服力的。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