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扭曲司法新聞報導,建構恐龍法官

By
on
2018-06-28

扭曲司法新聞報導,建構恐龍法官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有一件事情很弔詭,平日裡不少人愛罵新聞報導有狀況,一堆斷章取義甚至造假編派。然而,我們明知道現在的新聞有很多不可信,但在碰到司法審判案件的報導時,卻突然全部相信了,會意識到台灣媒體的通病進而深入檢驗的人不是沒有,卻是不多。

 

曾經因此有一些人無辜被貼上罪犯的標籤(如媽媽嘴事件中的咖啡店老闆),而且即便有不少司法新聞最後被證明是媒體刻意隱匿部分訊息以帶風向,某些一開始就跳進去跟著媒體報導罵的鄉民網友還是不願意改變其論斷,繼續堅持以錯誤的消息形成的錯誤判斷,並幫自己的判斷找出一堆荒謬的理由支撐。

 

為什麼我們在碰到司法新聞報導時,還是會被拼湊甚至捏造來帶風向的假新聞所蒙蔽?

 

箇中關鍵,在於這類報導很懂得如何挑起閱聽人的憤怒情緒。當情緒先於理智對某件事情做出論斷,爾後即便再有新的事實資料也很難修正其判斷。

 

腦科學研究發現,人類是以靠情緒下判斷的,而且,主管情緒的大腦區塊遠早於理性思考的區塊,在運作上情緒的起伏也會優先於理性思考(除非特別經過訓練),也就是情感腦的部分會快於理性腦就做出決斷。理性思考的部分只能幫助我們羅列並分析出各種可能性,最後做選擇的仍然是情緒(所以我們人類常常會選擇一些明知道是不對的事情,例如明知道吃宵夜會胖但還是選擇吃消夜)。

 

此外,當大腦對某件事情形成意見後,會用說故事的方法將自己所認可的事件合理化。當人合理化了自己的判斷,形成具體意見後就很難再改變了。

 

更別說,很多新聞事件我們並沒有長期追蹤,就算後來出現新事證修正了原本的錯誤報導,當初看著錯誤報導做出錯誤判斷的人也未必能夠即時更新資訊再做出新的判斷。

 

台灣的司法新聞算是非常懂得操作引發民眾憤怒情緒的報導手法,只要以二分法的方式將被害人與加害人對立起來,隱匿某些加害人的不得已,誇大或深入報導某些被害人的苦情細節,讓兩造雙方的反差極大化,原本情有可原的加害者也成了最無可赦的大惡魔,而那些輕判加害者的法官全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恐龍。

 

我並不是說,所有出現在司法新聞上的加害者都情有可原或都該被原諒或是司法界都沒有恐龍法官,而是想說,某些(不算罕見)情況下,閱聽人在司法新聞上是受媒體大幅操弄而形成了錯誤判斷,特別是對進行案件審判的司法官。所謂的恐龍法官或罪大惡極的加害人,有相當一部分是媒體透過刻意隱匿或扭曲資訊形塑出來的結果,但在目前的台灣似乎已經形成了某種「共識」,著實讓人憂心。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