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67143 10214493808712810 6599553777174836575 N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新的一年,就來練「讓」吧?!

By
on
2019-12-23

自從多年前接觸習慣學後,我會定期給自己出功課,就是得將一個新想法或行為養成習慣的功課。

六月的時候我開始培養運動習慣,上高中開始養成記帳的習慣,大學時是培養讀書、寫筆記習慣,上班後是寫工作日誌的習慣,當Soho後是每天寫三篇稿件的習慣…

最近我給自己的一個功課,就文字來說很簡單,只有一個,那就是「讓」,實際上卻不容易,因為生活中常有想要爭先或爭理爭對的時候。

但是我想,人生到了中年,應該修練脾氣,不要太容易生氣,不然對心血管也不好!

如果年輕時候就認識我的老朋友老熟人就知道,今日的我比起當年,已經少了很多脾氣,雖然還是有原則,但就比較不愛發無用之火!

可是,心裡還是會浮起生氣的感受,只是不以行為發出來,也許這樣已經不錯,但我總覺得還不夠。

總之,某天我在走路的時候,想到,那就來練「讓」這個字,讓它慢慢地滲入身體骨髓裡,內化為生命行為的一種舉止習慣。

當我最近開始意識到這件事情後,發現生活中還真的很多讓人不自覺想爭先爭理的小事,以前我會在心理念幾句但不一定表達出來,現在的我就開始刻意練習以「讓」字取替內心浮現的感受,告訴自己,正在修練「讓」,就「讓」吧?!

腦科學稱此為「觸發效應」,認知科學稱為「認知取替」,但總之就是利用刻意抓住的某個概念來替換掉原本會出現的概念,使想法與行為往其他方向發展。

目前還在刻意練的階段,但過程中有蠻多體悟,更好玩的,我發現古代許多宗教達人都擅長這個自我修練與替換想法行為模式的操作方法。

來年的功課就是練「讓」,希望涵養自己的認知餘裕,涵養一點器量,成果不得而知,可能還是會對不平事有感受會批判,但也許會漸漸不讓情緒控制行為舉止,可以冷靜的展現憤怒與該表達的不滿!

「讓」的展現具體來說有非常多的變形,不單只是退「讓」不語不爭辯,不爭先,不糾正他人而已,以寬柔之心做一些勸勉說理之事也是,「讓子彈先飛一陣子」、「讓利」、「禮讓」也都是讓的哲學,也就是抱持善意看待單從行為上是錯誤的人或行為,體恤其背後的動機與想法,不因其錯誤行為舉止而將之視為惡人(這是華人世界太多被使用卻未必正確的一種自動化思考模組)!

好比說今天晚上我回家的路上,快到時發現一台停在社區門口的車開著超刺眼的遠燈,要是以前我就會生氣或想過去理論,雖然未必真的會去理論,但是就會想對方如何如何。

今天我就走過去,看了車主,正在划手機,根本沒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我就對他說,先生阿,不好意思,你的車燈很亮喔,我剛才差點撞到人,因為亮到路前方我都看不見(我騎U-bike回去的路上的確因為車燈太亮看不清楚路,後來才撇見前面有個人正朝我走來)。

車主連忙再三道歉並把車燈關掉!

如果換個不滿的方式嗆對方,對方可能自覺理虧也可能反嗆回來,但如果心裡「讓」幾步再開口,用比較婉轉的修辭與體恤的態度去表達,也許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再好比說昨晚搭小黃回家,先繞路送一個朋友回去(順路),結果司機為了不想等紅燈而轉彎繞了遠路,我就提醒他,不要走到敦化南路底上橋,可以碰到復興南路就右轉,還跟他說,兩個路線都是要等紅燈的,你這邊不等要轉結果還是碰到紅燈,結果繞路果然費用比較高,但我也跟他說沒關係,辛苦了,他則是一直道歉,說抱歉繞遠路!

當然,我還很菜仍然在學,也不可能時沒有界線的無止盡退讓(放任自己被情緒勒索要脅並不是讓利哲學的涵蓋範圍),在有明確的主體性情況下,自主自願的放下一些原本可以堅持甚至本來就是自己的東西或權益,暫時不取不求,主動退到一旁或邊陲,以此創造出一個讓雙方能出現轉圜或溝通空間的認知餘裕,讓後續事情可以順利運轉,也就是我自己主動將心理認知空間挪出一個空間,來讓對方可以更好的去做出抉擇或行為後,我再取回。因為是我主動釋出,如耶穌說的虛己,讓自己的本我或自尊暫時懸置,不出現在當下的判斷中,給對方更多的思考轉圜空間。所以不是被侵犯界線,不覺得被壓迫,反而輕鬆!

我希望人生接下來這一年可以好好練這個字背後的良善意涵,吃透到生命裡成為一種行事法則,不是說都不爭也不糾錯,就是慢慢找出一種更能雙贏的表達方式吧?

一點點想法,跟大家分享!

新的一年,要不要也幫自己挑個能夠轉化思維邏輯的關鍵字放在心裡,練一練,讓它內化成自己新的思考與判斷依據呢?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