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2269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為何西方國家不讓國民從小學拉丁文?

By
on
2019-11-02

我不時會想,如果西方人過去就像華人社會這樣,在體制教育階段就投入大量人力心力,讓孩子在學校時期就認真學習畢業後就不會用到的文言文(拉丁文)的話,應該就不會出現啟蒙運動與工業革命甚至是宗教革命吧?

教宗還可以牢牢控制世界吧?

說起來就怪馬丁路德以德文翻譯聖經還讓古騰堡印刷機將之廣傳,整個去中心化,瓦解教皇道統,視拉丁文為無物,讓各地方能夠自由發展語言,不被某個中央的道統控制約束,甚至殘害根本的語言規則之構成。

看看台灣,到今天繼續讓年幼孩子大量學用不到的文言文(甚至課外讀物還是弟子規之類的東西),讓人們誤以為自己使用的還是那套承繼自先秦的中文,多好控制人民思想啊。

啟蒙與追上西方,就看什麼時候我們國家的統治者能認清自己使用的中文早已經不是中文,願意告訴人民真相囉!

我們的文字選用跟句子的規則,早就不是那套中文了,而是各種外來語的彙整後以漢字表達而已。

西方有沒有人學古英文或拉丁文?

當然有,但不是這種全民都學的搞法!

(說到古英文,想到一件事情,在中文世界有一些人認為,中文比英文難很多,證明方式是,我們比較會翻譯英文作品也翻得好,英文世界翻譯中文作品翻得不好,而且常拿詩詞歌賦的翻譯來說,言下之意,就是說文言文比較難翻譯成外文。

嗯,這裡面就有好幾個推論的錯誤。

首先,如果要這樣比,應該是把英文翻譯成文言文而非白話文,而且是把古英文而非現代英文翻譯成文言文,我相信,應該沒多少人做得到。最常見的錯誤類比就是拿文言文比現代英文,然後說文言文比較難英文簡單。

其次,中文世界是舉世界之力學英文,英文翻譯能力好這是應該的吧?但英文世界學中文是鳳毛麟角的事情,翻譯人才的公分母就少了,翻譯不好也是可以理解。

第三,這背後代表的是英語才是世界與而非中文,不是嗎?但是,中文世界的人就是有辦法如此精神勝利法,佩服佩服!)

語言教育就被一群什麼搶救國文聯盟的強力杯葛下,持續在教許多人根本不需要在國民義務教育時代學的文言文,就算要教好了,教法也不是這種東讀一篇西湊一篇的,而是有系統的教一套作品掌握背後的精髓,這種選集式教學方法根本是在癱瘓國民的語言使用能力。

中國歷代的文學強項,每一種都有至少上百年的淬鍊才發展成熟,基礎教育就每種讀個幾篇是要學什麼拉?

還不如好好學白話文或明清的散文小說文體,比較實用!

有興趣的上大學的國文系去學就好了,實在不需要拉所有國民賠下去! 

大多數人將來都是讀西方科學知識系統的東西(看看大學教育裡有多少純中文世界的知識構成的科系?又有多少來自西方科學世界的知識所構成的科系?),被錯誤的語言結構耽誤只會影響未來學習理解的吸收!

甚至製造一堆錯誤理解的笑話(台灣的教會界就有一堆讀著漢文翻譯聖經胡亂解經的例子,典型的悲劇之一)。

教育固然要考慮國民素養養成也更該考慮實用性,特別是今天的社會環境,資本主義社會,得靠自己謀生的時代,國家讓人民學一堆無用之物推說是素養提升卻不管人民求生能力提升,是不是本末倒置?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