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談一點關於國人的語言的日常使用與教學問題

By
on
2018-11-05

談一點關於國人的語言的日常使用與教學問題

文/Zen大

 

寫一點嚴肅的,但不想寫得太明白。

最近在臉書上常看到為了讓老師學習新課綱教學方法的教育培訓,台灣能換新課綱固然很好,但看了培訓內容之後卻很感嘆,這些東西在西方都是常識且早已落實到基礎教育多年,而我們卻是連第一線教師都才要學。

說起來,眼下的教育,無論形式還是內容,都是嫁接在西方科學之上,然而,非西方社會的語言學科之教育,卻還是讓傳統民族語言學科專業的人長期把持,結果就是對於真正能夠讀懂世界的文本的語言學習訓練的欠缺。

語言學科至今仍然被天朝主義綁架且難以撼動,還在用過往那一套解釋文本來教育孩子,但西方世界對於語言的構成,解析與使用的研究早已經不知道走到哪裡去了?且說真的,更有效於解析與生產文本。

想想,這也是非西方社會在接軌西方為基礎的現代性必然出現的困難,大概只有日本在這方面處理的最好,而我等則因為某些政治意識形態的緣故,語言的使用的底層邏輯是不能夠向國民公開表明的,使得整套語言訓練變得十分詭異難明~

在我們生活中同時有兩套語言系統並存於漢字這個表達方式上,但在過去的教學卻沒有將這些清楚的爬梳並告知使用者,甚至讓使用者誤以為我們使用的是單一種語言邏輯,結果造成很多問題,例如從漢字本身的字面意義去強行理解外來知識系統的專有名詞所鬧出的笑話。

我常說,我們只是用漢字說外文,語言結構中早已全都是外文與西方科學構成的元素,但偏偏我們卻還是以天朝主義思想的文本作為訓練國民語言使用規則的核心與基礎,這中間的認識論斷裂之嚴重,難以彌補。

這也是幾年前我決定開始推動超快速讀書法課程的緣故,在課程裡會談及在這樣特殊情境脈絡下該如何使用我們手上的語言工具進行閱讀思考與產出知識。

讀的慢或讀不懂幾乎都是因為不懂如今我們所操持的語言結構究竟如何構成有關…

所以某種程度上,我並不會特別認為非得要去爭取以台文替換中文,因為相對來說,如果要以台文取代中文來做為嫁接西方系統的代表性語言,需要展開的系譜爬梳與知識庫建構工作更是龐雜而驚人,這不單只是國民代表性語言的教育難度不低而已的問題,還有更多認識論的問題有待克服。不過,我贊成雙軌並行,設定一個中長期目標,將之替換,但短時間的立即替換是不可能的,那是罔顧實然的理想主義,尊重但我並不認同。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