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長照悲歌,只怕無日無休了?!

By
on
2018-04-25

長照悲歌,只怕無日無休了?!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日前新北市中和發生一起不幸悲劇,親哥哥疑似不堪長期照顧罹患精神疾病的妹妹的壓力,先親手殺死妹妹之後,再自盡。

 

新聞雖被隔日發生的過勞司機撞死警察蓋過,卻無法掩蓋類似的人倫悲劇近年來有日漸增多的趨勢。記得去年還是前年,也都發生過長年照顧病重親屬而決定弒親的悲劇(有丈夫殺妻子也有父親殺兒子),想到少子化與高齡化持續發威的未來,高齡與失能人口不斷增加的台灣,欠缺照護勞動力的社會環境,只怕會發生越來越多不幸事件。

 

這讓我想起傅達仁先生之前不惜將事件鬧上媒體,也要替自己爭取安樂死的權利一事,我想傅先生除了深刻體會久病無法痊癒且死不去的病痛之苦外,也是不捨家人朋友因為他的病而無法好好過日子吧?

 

戰後台灣社會經濟持續成長之後,家庭型態也從傳統大家族轉為三代同堂,再轉為小家庭,乃至現在的繼親家庭(原本夫妻離婚後各自再嫁娶並與新的配偶生育子女,形成龐大而複雜的繼親家族關係)。

 

社會型態從傳統的社群式轉為原子式,首當其衝的就是家庭之事的處裡普遍人手不足,照護新生兒一事成為許多父母最頭痛的問題,除非有家中長輩可以協助照顧,否則選擇放棄生育的應該不少?

 

也就是說,未必是沒錢而是缺人手,才是少子化的真正原因。

 

缺人手第一個重大衝擊是少子化(因為生了沒人力照顧所以乾脆不生),接連而來的衝擊則是高齡化人口欠缺照護人手。

 

過去的台灣,還能選擇將照護高齡與失能人口的工作,外包給東協來的外籍移工。但那是過去台灣社會還相對富裕,親屬人口還相對多,大家可以一起分攤共同長輩的照護費用,且外籍移工還相對便宜負擔的起。未來台灣社會人口結構邁入超少子化與超高齡化後,可預見的台灣經濟型態應當會走上通縮或停滯,薪資所得停滯,家庭人手不足,少數且貧窮的青年世代是否有足夠的經濟實力支付照護年邁且人數比自己多的父母的費用,頗值得存疑?

 

若負擔不起這筆聘用外籍看護的費用,勢必得自己照顧。自己照顧勢的話,必得放棄工作上的競爭與升遷,留在家中好專心照顧長輩。也許長輩在世時還能以長輩的年金或退休金支應生活,但等長輩百年之後,回不了職場也年事漸高的照護者的生活該何去何從?是個註定會爆炸的社會問題,卻至今仍沒有太多人關切?

 

在日本每年有十萬人為了照護家中年邁長輩而離職,等到送長輩最後一程後自己也進入熟年期,根本回不了職場於是直接成為下流老人的情況愈來越多。也有越來越多人因為不堪長年照顧年邁或失能家屬而動手殺人(介護殺人),實在是長期照顧無法恢復自主日常生活的年邁或失能家屬的壓力太大,早已壓垮了照護者的身心。

 

哥哥殺妹妹的悲劇,其實是過勞壓力下的不幸事件。台灣社會有越來越多領域都出現過勞問題,而一個人可能身處好幾個過勞領域,身心不備壓垮才怪?日本的各種過勞致死的前車之鑒台灣完全沒有學到任何教訓,目前看來台灣正在步上日本後塵,未來令人堪憂。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