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傳統媒體耗盡了自己的陰德值,別怪新世代閱聽人不信任

By
on
2018-05-16

傳統媒體耗盡了自己的陰德值,別怪新世代閱聽人不信任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這幾年台灣的傳統媒體三年兩頭就會爆出一些狀況,網路鄉民常常批判起來毫不留情面。

 

有意思的是,傳統媒體每次出狀況被鬧大之後,就會開始對外說自己是個講究新聞自律與新聞倫理的專業媒體工作者,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符合規範這種明顯大家都知道並不符合事實的場面話,然後兩造雙方的分歧與對立就拉得更高,閱聽人對傳統媒體的不信任甚至鄙視越發嚴重。

 

在傳統媒體工作的媒體人往往還會使出一招,那就是內部組織的單位切割。意思是說,網路鄉民指控的那些錯誤都不是我這個單位犯的,我這個單位可是競競業業,嚴守專業。

 

說真的,以偏概全或是化約思考是人性,就像台灣的媒體常常把蘇俄當成戰鬥民族、南韓就是愛說謊或作弊一樣,如果我們的專業媒體連諾大一個國家都可以簡單用一個概念套上去理解,那麼就很難怪長期接受這些媒體消息餵養的鄉民網友不會獨立思辨,只會化約思考,畢竟面對的只是「一家公司」。一家公司裡有部門專做破壞而另外一些部門說自己沒參予而想脫罪,某些人願意接受其解釋卻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接受。

 

簡單來說,這些年來台灣的傳統媒體在日常報導時,為了衝點擊率與拿業配做了蠻多破壞社會規則或是讓人想罵記者是不是沒讀書的事情,早已把自己的陰德值(社會資本)消耗殆盡了,當傳統媒體不再普遍被信任而是被質疑時,碰到一些爭議性事件發生時,閱聽人會不自覺地站在媒體的對立面而非和媒體站在同一面,因為越來越多人覺得這些媒體的作為不可支持。

 

就別說囧星人的專訪被扭曲這麼小的事情,看看台灣的媒體為了特定政治立場怎麼打不同立場的政治人物?甚至被法院判賠與刊登道歉啟示的當天,敗訴的媒體繼續用自家版面製作攻擊式的報導對付跟自己有訴訟糾紛的政治人物,這要如何讓閱聽人信任?

 

更別說碰到一些重大社會新聞時那種牽連九族式的追蹤報導,往往要把一個議題做到盡、做到爛,做到閱聽人倒胃口開始罵「不想看」,才會停。

 

信任的建立需要時間累積破壞卻是一夕之間,更別說台灣的傳統媒體自己破壞自己的社會資本以換取瀏覽點擊早已非一日之寒,實在怨不得鄉民網友不力挺,不實造假與抹黑扭曲的前科紀錄太多了。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