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網紅選議員,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

By
on
2018-04-05

網紅選議員,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日前網紅呱吉宣布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後,隨即接二連三拋出讓網路瘋轉與引爆討論的消息。

 

先是說要打倒「國民黨五個老白癡」,接著是將自己姓名改為「邱議員」,又緊接著向徐巧芯告白。

 

雖然一系列的拋梗都擺明是作秀,但卻也成功吸引網路上的眼球,且透過網路討論與傳播讓更多人知道他要選議員。

 

或許蠻多傳統政治工作者會對這樣一個網紅投身選舉的做法感到不屑或不當一回事,認為網紅只是透過選舉一事來拉抬自己的知名度好增加自己的業配收入。不過,即便就算呱吉選議員只是來鬧的,不容否認的是,網紅選議員或是網紅投入選舉,是未來不可逆轉的必然趨勢。

 

要不然,那位宣布要選台北市長的台大政治系教授就不會早在一年多前就開始積極布局,讓自己成為網紅。

 

柯文哲能夠順利當選,很大一部分就是將自己徹底變成網紅,透過網路輿論向外擴散影響力。

 

再者,網紅選議員也不是呱吉首開先例,桃園市議員王浩宇早在當選議員之前也就是一位網路名人(也就是今天的網紅的先驅),早年在PTT就已經非常有名(也爭議很多)。

 

對於出生時還沒有網路的老一輩人來說,可能很難理解這樣的趨勢,不過對於一出生就有網路的「網路原住民」來說,網紅選議員或投身各種領域取得傑出成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因為網路已經成為我們日常生活重要的消息來源乃至工作場所,許多人的生活就像電影《一級玩家》一樣,除了吃飯睡覺和洗澡之外的絕大多數時間都掛在網路上,透過網路接收訊息、社交、談戀愛、工作與購物,網路就是世界的前提下,網路上的知名人士就等於傑出人士。

 

傑出人士投身政治工作並不是什麼讓人意外的事情,就像陳水扁原本是律師、賴清德原本是醫生後來轉戰政治工作,會有人覺得奇怪嗎?

 

這些年出版教人創業的書中,都談到一個很重要的概念,那就是執行長得將自己變成網紅。唯有執行長能成功成為網紅的新創企業才有可能壯大成長,486或館長就是箇中翹楚,但其實還有不少知名企業的創辦人也都是某種程度的網紅,或是說某些我們很熟悉的A咖網紅(諸如阿滴英文的阿滴、蔡阿嘎、邏輯思維的羅胖等等),早就不是像他們所呈現在媒體面前的只是個人,運作模式早已都公司化。

 

嚴格來說,現在我們還會覺得呱吉出來選舉很特別,是因為我們還沒有真正意識到在網路上成名對於事業與社會的影響程度,所以才會覺得網紅跳出來選舉很特別。

 

但其實,網紅投入選舉,或者說得想在選舉中勝出的年輕一輩政治工作者一定會是網紅(只是不一定是呱吉這種搞KUSO的娛樂型網紅)。好比說三一八學運崛起的吳錚,其實也是一種網紅。林飛帆未來如果投身選舉,其身分中的網紅成分也不惶多讓。陳為廷更早就是一種網紅的類型。

 

其實,我認為呱吉投身選舉並不是來鬧的,而是認真思考過的結果。因為有人問呱吉為何不選里長而要選議員?呱吉的答案也很實際,因為選里長選不上。

 

為什麼選里長選不上?

 

三一八學運之後那年選舉很多年輕人投入里長選戰,幾乎全滅。原因很簡單,在政治上里長屬於地面戰,鄰里派系盤根錯節,一時半刻要靠理念的方式瓦解並不容易。空降的青年世代會鍛羽而歸乃是必然(但是很好的學習)。

 

選議員則是看情況,在大都會區選議員不全然是地面戰,有一部分是空中戰(透過媒體大知名度與打輿論戰),我認為這是呱吉之所以敢在台北市深藍選區宣布參選議員的關鍵考量。選里長百分百不會上(一個里長的競選文宣很難登上媒體去擴散,加上選區太小媒體的擴散要轉換成實質投票率有困難),選議員卻是有機會搏一把。就算最後沒上,整個過程也能成為某種教戰手冊,留給以後想選的人參考。

 

雖然選舉過程的許多手法很像鬧事,但那符合他的網紅經營模式,所以不會扣分,而且反而能幫他擋掉許多傳統選舉的抹黑烏賊戰的攻擊。

 

呱吉乃至未來其他網紅的陸續參選,現階段來看還是非常震撼社會的事情,未來卻終將成為習以為常的事情,這是因為我們正在從實體世界大規模搬遷到網路社會,這只是典範轉移的開頭,開始出現一些特殊異例試圖動搖既有的穩固典範,革命才要開始,中間縱然或有失敗,卻無法阻止典範最終的成功轉移,畢竟未來的青年世代全都是網路原生族,都是生下來就活在網路上且高度仰賴網路提供訊息,接收網路名人紅人的訊息餵養長大的世代。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