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2266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經濟與生活

一人作業為主的工作模式

By
on
2019-10-24

雖說自雇工作者有自己建構的協力網絡,需要時可以合作處理專案,不過,從我十多年前開始投身寫作,到後來兼著開課,除了合作窗口的必要聯絡之外,大多數時候,的確我都是一個人幹,沒有建立組織。

主要是不會帶人。早年在公司上班時期,某個工作配給我一個助理,讓我自己面試然後指派工作,可是,人找到之後,我卻沒什麼工作可以指派給他,最後只好讓他去幫其他部門工作。當時除了工作量不大且我習慣自己一個人處理,還有一點很關鍵,我知道自己不喜歡帶人,不想當主管。我比較喜歡自己做事。這個工作態度就在當時確定了下來,雖然未必正確,但是我自己的選擇。

此外,我其實也沒有餘力支付固定薪水,寫作工作收入不穩定且不算豐厚,無力支付一個人的薪水,也沒那麼多工作給這個人處理。

加上我個人的工作理念是跳蚤型的協力網絡,所以,能一個人做的事情就不委託他人。

缺點是,出去開會或舉辦課程活動時,沒能擺出排場跟氣勢,因為講者兼點名,什麼都自己來,不若其他活動單位,有時光是報到處就三四個人站,講者還有專門助理。

我想的是,省下這些成本,開價低一些,可以實際回饋給來參加活動的夥伴。

雖然我知道,有一些人參加活動最在乎的是場地、講義與便當是否精美,但我想我自己的活動規模沒有打算做到很大,小利基市場裡,盡量以內容來爭取能夠認同這樣想法的夥伴來參加就好。排場與精美便當的部分,甚至是帥哥美女講員或助教,坊間很多單位能夠提供,我就PASS。

也因此,課程只在部落格跟粉絲團上宣傳,報名只有請大家寫信到粉絲團或是我的個人信箱,繳費也是要勞煩大家去轉帳匯款,活動通知只有我一封一封複製貼上的訊息。

就連活動現場的點名表,也是我自己一個名字一個名字打下來的。

從發想課程,設計大綱,製作講義,到租借場地,活動宣傳,接受報名,收費催款,活動通知,再到現場點名與報到,課程講解進行,到課後回饋,全都由我一手包辦!

其實,也不是我能做的事情很多,而是這些事情都能以流程步驟的方法管理起來,我有仔細算過規模量,與其找一個人來處理行政庶務,還不如我自己處理。加上,數量與規模不大,利用一點零碎時間或搭車時間就能處理。

演講也是我自己接洽,自行前往,講完走人!

以前有過合作的經紀公司,不過那也算是協力網絡的一部分,且非獨占約,我還是可以自己接案。

和其他單位合作的課程,自然會有對方的專案窗口,這時候就有比較固定的合作夥伴!可以稍微有點架式,但是,這些合開課程的收費通常也比較高,因為營運成本高很多!

寫作的話,大多也是我一個人埋頭寫,無論投稿還是專欄,都是一人作業

只有專書出版,需要洽談企劃與處理書籍活動相關的部分會跟人有合作,書籍的提案與撰寫也都是我一手包辦。

我的性格孤僻,不是很喜歡花時間處理人的問題再處理工作,也喜歡一個人埋頭作業,安靜且速度快,不用等來等去。

雖然也許一群人能走得比較遠,賺得比較多,力量比較大且能相互扶持,但我大概不求走得遠,只希望能夠按照自己的節奏安排與運作生活,屬於比較不懂得如何配合別人節奏的孤僻鬼!不想過著外表光鮮亮麗卻老是勉強自己,違逆自己本性的生活。在職場工作時代,雖然工作也很不錯,但每天在一個小框框空間中面對著不是自己能選擇的同事,有很多時候都得勉強自己做自己其實不想做的事情、說不想說的話,用不喜歡的方式!

自己獨立之後,接案什麼當然也得洽談,但是,面對不必要的人際往來的情況少很多,且能壓低到最低限度,那給了我某種程度的解脫,因為我一來並非外向型,二來很不擅長與人相處或猜測他人想法,卻又擔心得罪人或傷害人,因此,若身處隨時要和其他人互動的工作環境,我自己都會覺得跟自己很疏離。這單純是我自己的性格特質,我不想否認也沒打算大幅改變成開朗外向型。

也因此,無論寫作還是講課,我都跟自己身處的同領域其他先進不熟,既不混寫作圈也不混講師圈,感覺就是自己一個人把自己圈起來,埋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甚至會主動疏遠一些人,不想捲入複雜的人際關係問題。偶爾抬頭看看世界的變化,知道自己還是繼續活著就很感恩,不求打入什麼圈子或成為什麼大牌。

這樣也許真的走不遠,但是,如果為了走遠而我必須不斷的背離自己的本性去忍耐某些無止盡反覆的配合他人的節奏的事情,我可能自己的情緒會先崩潰,失控發飆罵人。

好比說寫作,有些專門為他人而寫的專業寫手,因為長年寫的都不是自己想寫的東西,最後覺得很耗盡,因為大腦費盡心力苦思出來的句子都不是自己的想法地呈現,而是各種需求的折衷整合。

而我所寫的固然不算頂尖,也未必暢銷,卻都是按著我腦中發想整理出來的自己的句子組合而成的文章!屬於我自己的想法的凝聚,可以掛上我自己的姓名。雖然偶爾也會幫人代筆捉刀或是寫點不是我的東西,但比例上還在可以承受的範圍。

我認為今天的工作異化,未必是馬克思當年所說的成品自己買不起,而是從事的工作得違背個人本性,做一堆自己其實並不想做的事情,好換取生活資材甚至是高薪高地位,這種扭曲自我本性以獲得資本利益的行為,久了會折損自己的性格與人生。

也許將來有一天順著本性活下去的日子,接不到足以養家活口的收入了,我也得逆著性子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但是,在此之前,在還沒萬不得已之前,都不堅持試試看作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未免太可惜了!

說得有點遠了,我想說的是,我希望我的工作型態是一個人單幹把可以把分內事情做完作好,單純的讀書寫作講課,養活家人,捐點錢給我認同的公益組織,所做的事情對讀我文章或來上我課的夥伴有一些幫助,不傷害社會不為惡,不因為個人利益而向惡勢力妥協,盡量不須違逆本性,就這樣過完一輩子,就很滿足開心了!

也因此,感謝一路以來支持的夥伴與先進,即便有一些人沒能繼續合作或繼續有聯繫,但是,我這一路上正因為有你們的幫助,才能繼續任性的過子自己想過的生活,十分感恩!

有案子都歡迎發給我,或是歡迎來參加我主辦的活動與課程,感謝!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